既然所有的生命都要死亡,那麼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問題描述:「意義」這個詞語需要解釋
, , , ,
第 58 個答案 共103 個答案在此專題人生的意義

黃辛:

你是什麼時候感覺到「自己」的存在的?也許那是很久遠以前的事情,可能比你的記憶還要早,比意識還要早。

越是成長,你的「自己」的意識就越發強烈,然後你認識到了「死亡」。

既然生命的意義難以解釋,那麼死亡的意義是什麼呢?

我第一次接觸死亡是六歲的時候,我的老太(外婆的媽媽)去世了,我還記得那是個夏天,電視里好像還在放還珠格格,我記得我媽媽哭的很傷心,吐的一塌糊塗。我那時候並不理解,我不知道什麼叫做死亡,所以我也沒有難過,我知道的是,我經常跑到老太的房間指指自己的嘴巴,老太就會拿糖給我吃,這件事情我再也做不了了,雖然還是會有人給我買糖吃,但是那種感覺,再也找不到了。

「死亡」在我六七歲的時候的意義,可能就是,死掉了就不能和我們再呆在一起了吧。

那時候我慢慢的意識到死亡的殘酷,我開始害怕,很多深夜,只有七八歲的我,就會因為想到父母也會有一天離開我而哭濕了枕頭。

第二次的親人去世,是我最難過的一次,那是我剛上大學的第一個寒假,我回國陪家人,去看望我最親愛的外公,那時候外公外婆身體都不是太好,都在生病。有天我去看望外公,走的時候,外公喉嚨發炎不能說話,在門口手背在身後,看著我走,我怎麼也想不到,那是我見外公的最後一面,第二天他他去醫院還是自己走過去的,結果人就那麼沒了(細節不談了),我還記得外婆卧病在床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的哭聲,那時候我才知道,原來死亡這么的痛苦,除了父母之外我最親愛的人,再也沒有了。

在外公的葬禮上,我第一次向一個人跪下,跪了好久不願意起來,後來的很多個夜晚,我都夢見外公紅光滿面的活了過來,甚至是七八年後的今天,我還是會因為想年而難受的痛哭。

那麼死亡對於那時候的我,意味著什麼呢?

意味著少了一個強大的精神寄託,意味著一個家散了,意味著我只能在回憶里和外公談天說地,下棋喝茶了。

後來在讀大學期間,阿公阿么也相繼去世,愛我的人,一個一個的離開了。

一個人有著「自己」這個意識開始,就與身邊的很多人,分不開關聯,他們給我們的愛,給我們的關心,都讓我們成長和快樂,同樣的,我們也在給他們帶來快樂。

他們是燈,你也是,那些我們尊敬的,崇拜的人也是我們的燈,我們自己也是很多人的燈,我們不希望這些燈熄滅,因為我們喜歡被照亮,喜歡那種熱乎乎的感覺。

當你身邊的燈一盞一盞熄滅,熄滅到暗淡無光的那一刻,你會覺得人生「好沒意義啊」,這時候,意義到底是什麼呢?你說的「沒意義」,又是什麼呢?

沒意義,沒的是你作為一個人的能量,不畏生死的人總會超脫於身而為人這個前提,他們覺得生為萬物,終會泯滅,自己不過滄海一粟,又或者沒有都沒有差別。

但是人沒有那麼偉大,站在宇宙里,每個人都很渺小,都可以忽略不計,但是我們並沒有站在宇宙里,我們也不是超脫萬物的神靈,我們只是帶著「自己」這個意識的一個生物,我們和身邊的所有人都有關系,我們會愛,會恨,會發光,有血有肉,有情有義,我們影響著別人,這不就是意義么?


人王明陽:

「我本想這個冬日就死去的,可最近拿到一套鼠灰色細條紋的麻質和服,是適合夏天穿的和服,所以我還是先活到夏天吧。」-太宰治


履齋:

有邀,試著回答一下。

我們經常思考生命的意義,希望獲得一個答案。就如同一個人坐在椅子上,用手薅著自己頭發,看看是否能令自起,終不可得。吾嘗終日而思矣,不如須臾之所學也,吾嘗跂而望矣,不如登高之博見也。

這個問題,「既然固有一死,生有何意義」,其實前面還有兩個問題,是更值得思考的。

第一,死亡,人是怎麼知道死亡這件事的,又是如何知道生而固有一死的。

第二,面對死亡或思考生命的意義,為什麼人生出的是惆悵、迷惑、哀傷等負面情緒,未能生出快樂。

有人說,死亡嘛,不都那樣嗎,人人都一樣,不然。不論聽來的,看來的,即便是眼看著一個人的故去、裝殮、焚化,又看到親友的痛哭,這都是人的感知,脫離感知,人對於死亡,並不能實證其境界。

眼前有一桌子,平米見方,高也一米,看的清清楚楚,剎那閉眼,復又睜眼,桌子絲毫不變。但就是這剎那閉眼,脫離了感知,桌子的情況不能實證。它就不能是八條腿?不能是圓的?不能是氣體?不能實證。有人說,有儀器嘛,有攝像頭嘛,儀器攝像頭也是感知的延申,摒卻感知,不能實證。

一人昏迷,被塞入馬車中,馬車不能望外,復沒有任何顛簸異動。這時人再睜眼,只知被囚禁於暗室,馬車日行千里,不能實證。

我們見輩輩皆死,人人皆死,我也是人,當然也有一死,死後也要入殮,也要焚化。這是延續式的推演,但在邏輯上,卻沒有任何關系。只是落一個不能實證。

我們感知與記憶範圍內,可以算得上是眉目清朗。兩頭,是暗昧。生之前,死之後,一是混沌,一是未知,有共通處。所以說,不知生,焉知死。

其實這個過程我們時時刻刻在經歷,過去的一瞬間,歸於混沌,未來的一瞬間,尚且未知,當下夾著一個瞬間的眉目清朗,這個三明治式的生死體驗,時刻在,所以說,百姓日用而不知。

現在回答為什麼人面對這個問題,多有惆悵,而未能生出快樂。不外乎對於暗昧的恐懼,夾雜著對眉目清朗的失去。

大家發現沒有,人是怕死的,但沒有人畏懼睡眠。因為他知道睡一覺還會醒來。每天醒來,如果想起來睡眠的意義,大部分人會說,睡眠,可以保證休息,保證第二天工作學習精力充沛。倘若是生死前後,人都能實證,都不暗昧,那麼,人是不是也可以把生命當作一種緩釋或休息。

所以實證兩頭,免於暗昧,是我認為生命的意義。

如何證,按照前哲留下的路,好好做學問。這些學問,是借眉目清朗傳達出的消息,正要抓緊這個眉目清朗時,它的意義還不大嗎?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

不就是這樣嗎。

一旦等學問到手,學到家,譬如一件事,無論它發生在哪個年代,過去未來,你都會那樣做。

無論身份如何,富貴還是窮困,你都會那樣做。

無論千萬人當面,還是一人獨處,你都會那樣做。

乃至於無論處於夢境,還是現實,遇到這個場景,你都會那樣做。

這時,暗昧在何處?


遁一:

毛主席不忌諱談死,曾對護士吳旭君說:「我在世時吃魚比較多,我死後把我火化,骨灰撒到長江里餵魚。你就對魚說:魚兒呀,毛澤東給你們賠不是來了。他生前吃了你們,現在你們吃他吧,吃肥了,你們好去為人民服務。這就叫物質不滅定律。」


沈梵鶴:

有一次幹完活兒,回程的車上,伸了伸腰,蹬了蹬腿,滿身疲憊,問隊長:「難道這就是我們存在的意義嗎?每天做一樣的工作,做上個幾十年?」

隊長說:「不然呢?你還想幹嘛?」

我說:「我不知道哇。」

然後隊長說:「雖然我們的工作是這樣,比較無聊,但是你也要做好它,認認真真的對待它,它是你人生的一部分。」

有一次我問司機老周,老周五十多,就快退休了,我說:「周叔啊,你覺得我們活著有什麼意義嗎?」

老周說:「幹活唄!」

我說:「除了幹活呢?」

老周想了一會兒,說:「我覺得我的意義在於等待吧。」

我說:「怎麼說?」

老周說:「我現在等你們幹活,你們幹完活我就把你們送回去,然後就可以下班回家,等老婆一起吃飯。以前等孩子長大,現在孩子長大了,等過幾年退休,跟老婆享享福,再等就等入土了。所以我覺得人活著就是等待,等該來的來,也等該去的去。」

有一次在江邊散步的時候,女朋友跟我說:「這個星期過得好累,事情太多了,天天加班忙不完,下個星期還得加班,活得好累,都有些厭世了。不知道活著有什麼意義。」

我把她摟在懷里,不知道怎麼寬慰她。突然一陣江風吹過,帶來一絲涼意,時值月中,皓月當空,我攬著她輕輕的說:「你看今晚的月亮美不美?」

她抬頭看了看,說:「美呀。」

我說:「那風吹著舒不舒服?」

她說:「挺舒服的。」

我說:「其實這個星期我也挺累的,但是我一想到周末可以放下所有的事情跟你待在一起,我就覺得其實工作也還好,就那麼回事兒,周末才是最重要的。你看現在,我可以在這里吹吹風,看看月亮,可以跟你散散步,聊聊天,還能抱著你,我已經覺得很滿足了。哪怕今天沒有風,也沒有月亮,沒有雲,但是能抱抱你,跟你說說話,我也是很滿足的。其實我也不知道生命有什麼意義,但是我覺得現在能抱著你,聞你的發香,我就挺開心的,也覺得挺有意義的。」

她抱緊我,說:「我現在也挺開心的。」

我說:「那你還厭不厭世了?」

她說:「不厭了,剛剛只是太累了,一瞬間的情緒,現在好了。」

我輕輕的撫她的背,說:「那就好,那就好。其實我沒什麼大追求,有個房子有個車,有個老婆有個娃,你要是不反對,再養條狗就好了。能有這樣,我覺得我的生命就圓滿了。」

她笑了笑說:「這還不算大追求呀?!這是很多人都想有的生活呢!」

我說:「其實我還有個大的追求。」

她看著我,問:「什麼呀?」

我看著她明亮的眸子,微笑著說:「兩個房子兩個車,一個老婆兩個娃,再有兩個狗。什麼都能兩個,但是老婆只能是你一個。」

她抱著我說:「哼,誰要嫁給你這個胖子。」


李海音:

家裡一直有一大袋煤炭,本意是想著跟朋友一起燒烤的時候用的,不過後來他們咕了,一群鴿子。

這袋子東西已經跟了我很久了,每次搬家都捨不得扔。煩惱的時候總是想著睡前把它們都點起來,關上門窗,就不用考慮起床的事兒了。

可每次總有這么些人和事讓我想著過兩個月再考慮燒碳的事吧。

這些事可以很大:

父母關切的問候,笑容,以及漸漸花白了的頭發。

妹妹一天到晚發的沙雕圖,蠢蠢的臉蛋捏一整天都不會膩。至少在她結婚前,她的笑容就由我來守護(好中二XD)

兄弟們爽朗的笑聲,不合時宜的冷笑話葷段子,以及出門摸飯陽光下的剪影。

啊對了,還有那個除了煎蛋以外啥菜都不會做的心上人,我要是一走了之那她怎麼辦。不過要是她能沒心沒肺地找個做飯比我更好的我也就沒什麼牽掛了。但那怎麼可能呢

這些事又可以很小:

喜歡的遊戲再過兩個月更新,預告片和試玩看的心動到不行。

聽說隔壁餐館老闆要出新菜,以他的手藝我絕對要吃爆。

喜歡的動漫聽說第二季有消息了,不行我絕對要活到那個時候。

這段代碼要是我不寫完就要交給那個二愣子寫?不行不行,說什麼也要寫完了再說。

對於我來說,活下去的意義也就是些瑣碎的日常。人類的存亡什麼的,我還是太弱太渺小了,維持現有生活的平靜消耗了我太多的體力和精神。

既然都是要死的,那我還這么努力做什麼?害怕父母空洞的雙眼;妹妹凝固的表情;兄弟們永遠少一個人的組隊以及頻道;心上人的淚水以及咕咕叫的肚子。我害怕這些事發生在我像個懦夫一樣逃離現實之後的世界。

意義?如果沒有意義那的確可以去死啊,但是我有。

這是你陪伴我的第274天


dciifo:

意義這個詞本身就沒意義


忽與一觴酒:

出自畢淑敏《人生沒有意義》節選

我看完了紙條說,有一些表揚我的話,我就不念了。除此之外,紙條上提得最多的問題——「人生有什麼意義,請你務必說真話,因為我們已經聽過太多言不由衷的假話了。」

我念完這個紙條後,台下響起了掌聲。我說今天你們提出的這個問題很好,我會講真話。我在西藏阿里的雪山之上,面對著浩瀚的蒼穹和壁立的冰川,如同一個茹毛飲血的原始人,反覆地思索過這個問題。我相信,一個人在他年輕的時候,是會無數次地叩問自己——我的一生,到底要追索怎樣的意義。

我想了無數個晚上和白天,終於得到了一個答案。今天,在這里,我將非常負責地對大家說,我思索的結果就是:「人生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這句話說完,全場出現了短暫的寂靜,如同曠野。但是,接著就響起了暴風雨般的掌聲。

那是我在講演中獲得最激烈的掌聲。在以前,我從來不相信有什麼「暴風雨」般的掌聲這種神話,覺得那隻是一個拙劣的比喻。但這一次,我相信了。我趕快用手做了一個「暫停」的手勢,但掌聲還是綿延了若干時間。

我說,大家先別忙著給我掌聲,我的話還沒有說完。我說人生是沒有意義的,這不錯,但我們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確立一個意義。

是的,關於人生的意義的討論,充斥在我們的周圍。很多說法,由於熟悉和重複,已讓我們從熟視無睹滑到了厭煩。可是,這不是問題的真諦。真諦是,別人強加給你的意義,無論他多麼正確,如果它不曾進入你的心理結構,它就永遠是身外之物。比如我們從小就被家長灌輸過人生意義的答案。在此後的漫長歲月里,諄諄告誡的老師和各種類型的教育,也都不斷地向我們批發人生意義的補充版。但是,有多少人把這種外在框架,當成了自己內在的標桿,並為之定下了奮斗終生的決心。

那一天結束之後,我聽到了有的同學說,我覺得最大的收穫是聽到了一個活生生的中年人重新評說,人生是沒有意義的,但你要為之確立一個意義。


有書:

「春去秋來,旅人們在路旁看著慢慢凋零的鮮花,不由得感到惋惜。生命將要終結,花朵毫不憂傷,她已經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給這個世界帶來一瞬間的美好,就是她生命的意義。」

01.

「生命的意義」猛然聽來,彷彿是一個空泛宏大的詞。是呀,生活中的世俗,已經折磨得我們心力交瘁,怎麼還有精力追尋如此空泛的東西?

可也正因如此,很多人的自我存在感開始喪失。

曾經聽到過兩個年輕人聊天,其中一個問:「我們工作、生活的意義是什麼?」另一個回答:「就是沒有意義……」

的確,這種虛無縹緲的感覺是一個較為普遍的現象。其實也可以理解,從人類進化之初,就喪失了動物最基本的安全感。這種安全感好比天堂一樣,人類永遠地失去了。

於此同時,人類還喪失了告訴他必須怎麼做的本能,喪失了告訴他應該做什麼的傳統,甚至連自己想做什麼都不知道。

於是要麼隨著大流,做別人所做的事,要麼一切聽從他人的安排。

總之就是喪失了生命的意義。

02.

那到底什麼才是生命的意義?

意義像遼闊夜空中的繁星,點綴著你的生命;意義像海岸上的燈塔,給予你指引;意義像山間的小路,雖然有時毫不起眼,卻能帶你翻山越嶺。

大到為了家國無畏的犧牲,小到為讓愛人會心一笑而做的點點滴滴,都可以成為你生命的意義。

《活出生命的意義》作者弗蘭克爾曾經用這樣的話語,引導過那些喪失生命意義的人:「要像是在經歷第二次生命,彷彿你已經獲得重生。不要再像過去那樣生活。「

沒有任何話比這句格言更能激發人的責任感了。首先它要求你設想,現在就是過去;其次,過去能夠被改變和修補。這就讓人能夠直面生命。

意義療法的核心就是要讓人們認識到自己的責任,因此必須讓他們自己決定為什麼負責,對什麼負責以及對誰負責。

打個比方,意義療法的醫生扮演的是眼科醫生而非畫家。畫家試圖通過自己的表達讓他人看見世界是什麼樣子;而眼科醫生,卻讓我們觀察世界是什麼樣子,他們拓寬了我們的視野,讓我們「發現」生命潛在的所有意義。

之所以我們用「發現」這個詞,是因為生命的意義早就潛伏在我們的世界。就像之前說過的一般,「我們的生命早就充滿了意義,只是少了我們的擁抱。」

03.

那天城市的天空被霧霾所籠罩。月光試圖穿過它們,將僅有的微弱的光芒灑向人間。但是卻被城市裡色彩斑斕的燈光所掩蓋。賞月的人,失望地離開了,僅剩寥寥數人。「恐怕今晚看不到月亮了吧!」

夜漸漸地深了,街上的霓虹也抵抗不過慢慢長夜,一點點晦暗下來。就在那時,城市突然颳起了大風,在風的威逼下,陰霾四處消散。

「看!藍月亮!」那些堅持的人,興奮地叫著。那被掩蓋已久的明月,終於重現了它應有的光芒。

這種絕望中升起的希望,比輕易看到的美景更讓人激動,興奮。

或許,這就是等待的意義。

生命的意義並非命運給予你的東西,而是你賦予自己曾經、現在和未來的含義。

有書君藉此推薦:《活出生命的意義》

若說人類歷史上的最大苦難,你想到的一定是第一、二次世界大戰。特別是慘絕人寰的二戰。

說到二戰,在我們現在很多人印象里,都是較模糊的一個歷史片段。

我們腦海中浮現的或許是一片城市的廢墟,或許是希特勒殘酷的面龐,或許是華夏大地上鮮血遍地。

我想,最令人顫抖的,是納粹集中營的滿目瘡痍。

可是,慘痛,卻很遙遠。哪怕電影、文字幫我們還原得再真實,我們再感同身受,也無法理解當事人的痛苦。

我們作為「旁觀者」,會對許許多多現象不解,甚至誤解。

比如我們自然地以為,最殘忍的集中營一定是諸如奧斯維辛這樣著名的大集中營,其實不然,大多數的死亡都發生在未有耳聞的小集中營,那裡的囚頭往往更加兇狠,鞭打折磨「囚犯」時也更加無情。

我們對被關押的「囚徒」之間為了生存的殘酷鬥爭,一無所知,很容易抱有一種錯誤的同情。我們不知道他們每一天都面臨著生離死別,每一天都要為了麵包、為了生活、為了朋友,與命運抗爭。

1945年4月27日,最最著名的奧斯維辛集中營中的黨衛軍升起了白旗。

納粹快要滅亡了。

在解放他們的美國陸戰軍看來,已經重獲自由的「囚徒」的行為,令人十分困惑。

他們拖著疲憊的身體,走向大門外寬闊的世界,他們怯懦地望著周圍,看著彼此,疑惑不解。他們緩慢地走著,或是滿是傷痕的腿、或是體力已經支撐不起他們的身體,不停地跌倒,不停地爬起,蹣跚地繼續走著。

「自由了……自由了……」他們嘴裡不停地念叨著,可是臉上卻沒有流露出一絲興奮之情。

晚上他們其中一些人聚在一起,有人悄悄地問:「你高興嗎?」

另一個人回答:「說實話,不!」他不知道,所有人都是同樣的感覺。幾年極端環境的折磨,他們已經喪失了感知快樂的能力。

集中營奪走了他們的一切,包括他們的妻子、兒女、父母兄弟,甚至連自己完好的身體都沒有留下。他們喪失了目標,失去了生命的意義。

可是在他們之中,尚有一個人,眼神依舊充滿信仰地仰望著天空的星光。他與其他大部分人不同,他依舊擁有堅定的目光。

他叫維克托·弗蘭克爾,本周我們將要一起共讀的《活出生命的意義》的作者。

支撐他在集中營中堅持的只有兩個意義:愛與希望。愛就是對於和他妻子重逢的渴望,不久後他才知道,在納粹投降前的一段時間,他的妻子被殺害了。

可是他的生命還有一個意義,那就是重現他在納粹集中營中的經歷,和他如何堅持下來的過程,以幫助其他陷入絕境的人,重獲生的希望。

他回到家後,將自己關進房間,帶著憤怒與對這個世界的希望,連續書寫9天,寫成了這樣一本小書。而這本小書,開創了一個心理學流派:意義療法。它幫助無數絕望的人,尋找到生命的意義。

一位失去雙腿的年輕士兵,因抑鬱無數次試圖自殺。有一天他的面龐突然變得從容而堅定。他告訴朋友,正是這本《活出生命的意義》,使他得以療愈。

正如弗蘭克爾所說:「人所擁有的任何東西,都可以被剝奪,唯獨人性的自由。也就是在任何逆境下都能堅持自己的態度和生活方式的自由,不能被剝奪。」

就算在再極端的環境下,每個人都有自由選擇的權力。

你可以厭惡苦難,但是無法阻止它的降臨。它也可能使你暫時屈服,但無法阻止你去追尋生命的意義。

戰爭雖然已經離我們遠去,可是隨時可能到來的苦難,卻尚未離開。

說苦難可能略有誇大,但在我們平淡的生活和生命中的確存在太多會讓我們迷失方向的東西,也許此書能帶給你幫助。

也許你還會喜歡以下內容:

女性一輩子不結婚會怎樣?

如何理解「墨菲定律」?

如何評價《霍亂時期的愛情》一書?


榮景:

我們可能都聽過人要死三次,

第一次是離世,代表著這個人的再也不會與外界發生交流。
第二次是葬禮,代表著這個人不再承擔社會責任,社會關系裡的這一環斷掉了。
第三次是遺忘,這個世界再沒有人會想起這個人,所有的痕跡都被抹除,徹徹底底的從這世界消失乾淨。

我們的祖先首先想到的便是「拒絕離世」,所以就有了長生不老之說。

後來發現「離世」拒絕不得,便想拒絕「葬禮」。故帝王陵寢按生時布置,更有水銀江河匯成大海,萬千陰兵駐守皇陵。你們認為我死了,不好意思,我不認。

再然後這些被寫在史書里,那些名字,事跡,流傳下來,沒能拒絕前兩項的祖先們,終於把遺忘拒之門外。

如果始皇的想要的「意義」是流芳百世,他做到了。

我在醫院工作的時候,見過了太多能活作死的,想活卻活不了的,不想活又反悔的。

走到生命盡頭的人那麼多,我沒看到有一個人在為意義而活。

我曾想,生命是什麼,活著是什麼,後來想明白了,是過程。

一個國家,有這么多人構成,個體的生命在國家概念上都微不足道。

那麼國家的生命,意義是什麼呢?可能是文明,也可能是別的。

史書和考古記載著很多燦爛的文明,那是印記,證明這個星球上曾經存在過他們。

而人呢?

我們可以想像,每個人都是一個「國家」,每個細胞都是一個「個體」,那人的生命,意義是不是也是「來過」呢?

我們活著,為了留下足跡;

我們活著,為了找尋意義;

我們活著,存在必有道理。


軍事麻薯洗髮露:

我不知道人生的意義是什麼,我也不知道人生有沒有意義。我曾經思考過這些問題,可是沒法得到一個令我信服滿意的答案。

我站到很高的地方往下看會害怕,我不敢去碰百草枯,看到鐵軌我也會提醒自己一定要注意安全。我不會因為不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就會覺得要放棄生命,我沒這膽。

我知道的是,我每天餓了的時候吃飯會吃得很香,學一天習聽歌玩遊戲會很爽,和朋友出去浪會很開心,看到爸爸媽媽都還健康精神,我會感覺很幸福。

所以我不會一直讓自己處於思考這個問題的狀態,因為思考這個問題很難得到答案,也不快樂。

所以如果題主你因為思考這個問題感覺憂慮什麼的,多沉浸在生活中吧。又想不出來個所以然,還不如快快樂樂地享受生活。

(/ω\)


聖范錦意:

生命的意義在於傳播基因。

這句話看似特別冰冷,一開始我也是這么認為的,而且還有點悲涼,似乎我們是基因的奴隸。

可後來想深入了,覺得這簡直是最精妙絕倫的設計。

第一,因為需要傳播基因,所以出現了性高潮這種獎勵反饋機制,延伸出了愛情,無數才子佳人的風流韻事,皆來於此。

第二,傳播基因不一定必須由自己來傳播,也可以是另一個人身上帶有和我一樣的基因版本,通過他傳播出去也可以。所以,出現了上陣父子兵,兄弟齊心其力斷金這樣的故事。

第三,再延伸一些,我們願意為後代犧牲自己,我的親兄弟姐妹身上有我的基因,關鍵時刻我可以為兄弟姐妹犧牲自己,我的堂兄弟姐妹,表兄弟姐妹身上也有我的基因,所以我可以為親戚而犧牲自己。親情就此產生。

第四,不做亡國奴,亡國滅種的事情,絕對不能做。這也是一種宏觀的基因復制。都是華夏民族,犧牲我一個,幸福千萬家。軍人保家衛國的動力就是這么來的。

如果遠古時代有兩種人類,一種是願意保留我相似基因的人可以犧牲自己,一種是不願意犧牲自己。那在集體就是力量的時候,沒有犧牲精神的人類,一定會被滅絕。所以,我們都是有犧牲精神的古人類的後代。

不是我們選擇成為這樣,是進化論把我們變成了這樣。

隨著漫長的演變,我們不再局限於生物的基因,我們有了精神。精神也是一種基因,為了信仰,我們依舊可以犧牲自己。

所以,整個生命的意義,皆來自於底層最簡單的一個邏輯,基因需要復制,基因需要傳播。

就這么簡單的一個設計,就演變出了恩怨情仇,兒女情長,親情愛情,父子情深,兄弟情義,母愛,忠君愛國,捍衛信仰這些人類璀璨的文明。

寫完這篇回答,終於明白了,什麼叫天生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這里的天,就是生命的意義,傳播基因。


Gamit God:

謝邀,此文很長。

因為這真的是一個很難的問題,幾千年來,紛擾不休。帝王要霸業,百姓要苟存,李廣要封侯,王守仁要成聖,李時珍要嘗遍百草,徐霞客要遊歷天下,楊慎一心報國,混跡朝堂幾十年,最後選擇浪跡江湖,一首《臨江仙》成為絕唱: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北宋大家張載說: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這就是著名的「橫渠四句」,後來成了讀書人一生的標榜。

但我們中絕大多數人是做不到的,甚至相當多的人終其一生窮困潦倒,鬱郁不得志,他們中不乏胸懷韜略,能治世安邦的。大人物追求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小人物追求老婆孩子熱炕頭,但無論偉人或俗夫,所有人從一出生就被耳提面命的告知要追求卓越,追求出人頭地,追求成功,追求有價值的人生。但沒人告訴我們什麼樣的人生才是成功的人生,什麼樣的人生才是有價值的人生。

出生在我們這一代的人相較於之前之後,顯得更加迷茫,焦慮,壓力也會倍增,我們會無休止的在一時的志得意滿與不斷的彷徨無措中徘徊前進或者停滯不前,會不斷有人以過來人身份告訴你,你應該這樣做,你不應該那樣做,這樣做是對的,那樣做是錯的。你會覺得他們這是好為人師,頤指氣使,卻有找不到反駁的理由,因為他們說的都是普世價值下的標配人生。甚至有人會給你做出一個「標配人生」表來清晰對你的人生做出指導和規劃,告訴你在多少歲應該是怎樣的成就,怎樣的狀態。

人最深的恐懼來自於未知,比如黑暗,比如鬼神;而人更為致命的擊垮來自於清晰到極致的已知,越清晰越可怕,一眼望不到頭的人生總覺得很漫長,但也來日可期,一眼看到底的餘生才讓人徹底失去奮斗的想法。當你苦苦奮斗,卻發現無形之中早已經被安排好了既定的人生軌跡,痛苦始然。

怎樣的人生是成功的人生,怎樣的活著是有意義的存在?比如考上好的高中,大學?找到好的工作,找到優秀的另一半?或者有了多少的存款?有什麼多大的房子,多高級的車?有人信報應但沒人真的相信命運,不過當你最終發現你苦苦追求的人生其實大抵如此,命運的每一步都被精確的計算好了,準確的難以置信,你又開始迷茫了:

我們終其一生追求的成功,不過如此罷了。改變不了歷史,撼動不了世界,默默無響碌碌無為,最終身死湮滅,永不存在。既然所有的生命都要死亡,那麼生命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其實很簡單,生命的意義就是活著,成功的活著。

在一次新生典禮上一位校長這樣說道:「今天的集會是關於一段新的開始,它將開啟你們今後的餘生,再過三年,你們就會開啟自己的職業生涯,十年之後,你的人生就會安定下來,再過十五年,你就三十歲了那你的人生軌跡就會定形!

這時候一個男生站起來反駁:對不起,校長,我想告訴你你的這些話是錯的:

有的人21歲畢業到27歲才找到工作;

有的人25歲才畢業,但馬上就找到了工作;

有的人沒上過大學,卻18歲就找到了熱愛的事;

有的人一畢業就有好工作,賺很多錢卻不開心;

有的人選擇間隔年去尋找自我;

有的人16歲就清楚自己要什麼,卻在26歲改變想法;

有的人有了孩子,卻還是單身;

有的人結了婚,卻等了10年才生孩子;

有的人身處一段感情,愛的卻是別人;

有的人明明彼此相愛,卻沒有在一起。

25歲才拿到文憑,依然值得驕傲,30歲沒結婚但過得快樂也是一種成功,35歲再成家也完全可以,40歲買房也沒什麼丟臉。

人生中的每一件事都取決於我們自己的時間,你身邊的朋友也許遙遙領先於你,也許有些落後於你。但凡事都有它自己的節奏,他們有他們的節奏,你有你自己的。耐心一點,不要讓任何人打亂你的人生節奏。最重要的事,是可以創造屬於自己的重演意義的人生,學會用這些去影響點亮別人的生活,這,才是真正的成功。

我在大學部的時候十分追捧當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兒》,不只因為他詼諧幽默的手法講述了幾百年間的王朝覆滅,興衰更替,更多的他對人生的領悟,我很喜歡他在文章結束後的一段文字:

用如此之多的篇幅,講述一個王朝的興起和衰落,在終結的時候,卻說了這樣一個故事,你到底想說什麼?我重複一遍,我要講的那樣東西,就在這個故事裡,已經講完了。所以後面的話,是講給那些不明白的人,明白的人,就不用繼續看了。

此前,我講過很多東西,很多興衰起落、很多王侯將相、很多無奈更替、很多風雲變幻,但這件東西,我個人認為,是最重要的。

因為我要告訴你,所謂千秋霸業,萬古流芳,以及一切的一切,只是糞土。先變成糞,再變成土。

現在你不明白,將來你會明白,將來不明白,就再等將來,如果一輩子都不明白,也行。

而最後講述的這件東西,它超越上述的一切,至少在我看來。

但這件東西,我想了很久,也無法用準確的語言,或是詞句來表達,用最欠揍的話說,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然而我終究是不欠揍的,在遍閱群書,卻無從開口之後,我終於從一本不起眼,且無甚價值的讀物上,找到了這句適合的話。

這是一本枱曆,一本放在我面前,不知過了多久,卻從未翻過,早已過期的枱曆。

我知道,是上天把這本枱曆放在了我的桌前,它看著幾年來我每天的努力,始終的堅持,它靜靜地,耐心地等待著終結。

它等待著,在即將結束的那一天,我將翻開這本陪伴我始終,卻始終未曾翻開的枱曆,在上面,有著最後的答案。

我翻開了它,在這本枱曆上,寫著一句連名人是誰都沒說明白的名人名言。

是的,這就是我想說的,這就是我想通過徐霞客所表達的,足以藐視所有王侯將相,最完美的結束語:成功只有一個——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度過人生。

是的,人生本就從無定數,松柏傲雪,曉梅依寒,鐵樹永恆,曇花一現,落紅化泥,流水逐葉,大江東逝,泥沙浮沉。歷史的車輪踽踽獨行從不因任何人而稍有停滯,人之於天地,不過一葉扁舟,滄海之一粟而已,偉人有偉人要影響的歷史,我們也有我們要去做的瑣事,沒人能規定怎樣的人生才是成功的人生。兩情相悅是愛情,偷偷喜歡也是愛情,自作多情也是情,一廂情願也是情,如果自己開心又不妨害他人,又有何不可呢?可以高傲的表白也可以卑微的愛慕,怕失敗就努力奮斗,怕錯過就盡力爭取,怕失去就緊緊握在手中,怕遺憾就勇敢邁出步伐。我們只要按著自己的方式去度過餘生,就是成功。

人生並非如某些人所說,很短暫,事實上,有時候,它很漫長,特別是對苦難中的人,漫長得想死。

但我堅持,無論有多絕望,無論有多悲哀,每天早上起來,都要對自己說,這個世界很好,很強大。

這句話,不是在滿懷希望光明時說的,很絕望、很無助,很痛苦,很迷茫的時候,說這句話。

要堅信,你是一個勇敢的人。

所以你問生命的意義是什麼,那就是活著。

因為你還活著,活著,就要繼續前進。

最後也如當年明月一樣,送一首食指的詩,所要表達的,大約都在裡面了吧:《相信未來》

當蜘蛛網無情地查封了我的爐台
當灰燼的余煙嘆息著貧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執地鋪平失望的灰燼
用美麗的雪花寫下:相信未來

當我的紫葡萄化為深秋的露水
當我的鮮花依偎在別人的情懷
我依然固執地用凝霜的枯藤
在凄涼的大地上寫下:相信未來

我要用手指那湧向天邊的排浪
我要用手掌那托住太陽的大海
搖曳著曙光那枝溫暖漂亮的筆桿
用孩子的筆體寫下:相信未來

我之所以堅定地相信未來
是我相信未來人們的眼睛
她有撥開歷史風塵的睫毛
她有看透歲月篇章的瞳孔

不管人們對於我們腐爛的皮肉
那些迷途的惆悵、失敗的苦痛
是寄予感動的熱淚、深切的同情
還是給以輕蔑的微笑、辛辣的嘲諷

我堅信人們對於我們的脊骨
那無數次的探索、迷途、失敗和成功
一定會給予熱情、客觀、公正的評定
是的,我焦急地等待著他們的評定

朋友,堅定地相信未來吧
相信不屈不撓的努力
相信戰勝死亡的年輕
相信未來、熱愛生命

是的,這個世界還是很有趣的

無需害怕

無需絕望

要相信自己

公眾號:庭前閑筆。


趙六六:

我很喜歡這個問題。

1.

我曾無數次思考過一個問題:至今為止,我已經在學校里度過了16年了。我這16年的意義在哪裡?

國中為了上高中,高中為了上大學。

而上大學,是為了找工作。

到了年紀開始相親,娶個媳婦生個娃,還完車貸還房貸。

這樣的一生,我抬眼就能望到盡頭。

那我生命的意義在哪裡?

我活著的意思在哪?

好像我的存在與否對這個世界不會產生什麼影響,好像我的生活沒有什麼意義。

2.

小時候我幻想自己是個舉世無雙的大英雄。

整個城市都陷入了滅亡的危機只有我一個人能拯救。

我勇敢的站出來抖一抖身後的風衣,在學校里曾經看不起我的姑娘流著悔恨的淚水。

我擺脫父母的手掌,對著面前的怪物大吼

「操你媽,我來了。」

曾經給我不及格的老師流著淚拉著手,他們說早就看出我是個英雄。

這些都沒有。

這么多年過去了我依然是那個平凡的我。

小時候家住二樓,長大了還是住在二樓。

小時候看不起我的姑娘,如今早已和我沒了聯系。

小時候給我不及格的老師,我站在他們面前也不再記得有我這個學生。

我和這塵世中萬萬千的人一樣。

連根特別的雞巴毛都沒有。

3.

有一段時間我因為這個問題每當深夜都很抑鬱。

我看不到未來。

我的存在也沒什麼特別的。

這個世界上每天無數人出生,每天無數人死亡。

我也是無數人。

反正我早晚要死,那我早死晚死有什麼區別?

早死不是還能早超生?

這種無聊的生活,不要也罷。

這個想法我有了很久很久。

直到有一天早上,媽媽過生日,我拉著她出去吃了一碗陽春面。

她嘴裡說著不想去,可當坐下時我依然能看到她很開心。

隔著面上的熱氣。

聽著媽媽說的話,我突然就找到了生活的意義。

她說

真好吃呀。

4.

這是我長這么大第一次請我媽媽吃面。

我知道,這就是生活的意義。

生活的意義不是你能不能功成名就。

也不是你能不能月薪過萬。

生活的意義其實很簡單。

身邊每一件我們喜歡的,能讓我們開心的,讓我們感到美好的。

那都是生活的意義。

好吃的陽春面。

清晨的豆漿包子。

路邊打鬧的孩子。

拯救世界那不是生活的意義

你用你第一筆工資給媽媽買一件她喜歡的衣服

那才是。

5.

最後送給大家一首歌

《凡人歌》

幼稚園殺手

每天清晨鴿子成群結隊飛向天

地下室里蝸居的人們走向地面

投遞員把晚報報紙塞到門縫裡面

物業接到電話上門維修水電

把運動汗流浹背只為了幾塊錢

十幾歲的孩子開始四處打工賺錢

堅守的妻子照顧癱瘓的丈夫

中國85%買不起房屋

多少個家庭擺放著獎狀和遺像

多少個人故事每天都一樣

搖滾青年在舞台上歌唱著理想

我在音樂中又寫下了不輝煌的一章

在平凡的人也有一生的希望

只是他們微笑讓你看不到跡象

……


張幼薇:

於茫茫滄海一栗,於浩渺蒼穹一沙,

亦或於親朋故舊一生,於有緣無份擦肩而過以永恆。

無法橫跨的空間維度,無法抵抗的時間波流,渺小與偉大矛盾而並存於一體,便是你我的一生。

— 有感於 @Never never 的回答。


胡曉東:

把無意義活出意義


丁長老:

正是因為死亡,我們才會努力生活,珍惜這有限的時光,活出自己的精彩,讓生命變得有意義,而不是枉走著一回。


Zzzyyyww:

因為感覺被需要了,親人需要我,朋友需要我,戀人需要我,或許社會也有可能需要我,以後孩子也會需要我,所以我選擇活著,即使生活有時候並不那麼如意。假如這個世界已經沒人需要我了,那我的存在也沒有意義了,那麼我的生命也走到了盡頭。正是這種需要和被需要的關系維持著生命的運作,不可能所有人都能給社會留下點什麼。我是這樣想的,不喜勿噴。


王雙:

生命的意義就是,生命可以思考自己有什麼意義。

宇宙是層層疊疊的系統組成,生命不過是各種系統運動的一種形式,系統的運動本身就是一種新陳代謝,生命也不過如此,在浩瀚的宇宙運動中,有一些能量平衡的區域,就可能誕生生命,而隨著宇宙的運動這些生命可能會灰飛煙滅,無論你思考或者不思考生命的意義。宇宙只是「生產」一些生命,並「毀滅」生命,至於生命本身思考了什麼,宇宙並不在意。所以,生命的意義就是完成自己生命過程,僅此而已。

Rate this post
專題導航<< 既然所有的生命都要死亡,那麼生命的意義是什麼?既然所有的生命都要死亡,那麼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