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所有的生命都要死亡,那麼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問題描述:「意義」這個詞語需要解釋
, , , ,
第 63 個答案 共103 個答案在此專題人生的意義

蝴蝶夢裡醒來:

故鄉的風俗,是在清明前的某一天,冬季走到末尾而春季尚未臨近的某一天,在厚厚的積雪旁,鋪開幾堆黃紙,燃燒出濃烈的煙幕。而這時,往往會有稀鬆而冰涼的飛雪落在父親的肩頭。

「這一處,是你阿公的。你小的時候,你阿公抱過你。

這一處,是你阿么的。阿么對你最好。

這一處,是你二姥爺的……

這一處……」

父親的雙手此刻顯得極巧。左傾一些,右邊再顧一些,從小店裡買來的機器切得整整齊齊地一折黃紙,不一會兒就如同一折綻開的黃花。

父親一邊說著。叼著的煙頭落下了一些灰色的灰,落在粗糙的黃紙上,和灰色的雪花化在一起,頃刻就不見蹤跡。

「這邊,是給過路人的。也燒一些。」

我蹲在一旁,幫父親的忙,也學著他旋開黃紙。可到底是生疏,越旋卻越亂。

「要向這邊偏。這邊沒有做好,不能急著去做那邊……你太笨。」

父親呼出一陣煙霧。失去了溫度的煙氣,撲在我的臉上。

「這我做不好。太難。」

「你要學會。不然爸爸死了以後,誰來給爸爸燒紙呢。」

父親熄滅了指間夾著的殘損的煙,把手中旋開的黃紙移到火焰旁。濃稠的火,將黃紙燒成了使人禁不住流淚的濃煙。一旁積厚的雪堆,彷彿也隨之化下了一面涼涼的水。

「如果,人間真能送什麼禮物去天國的話,我想,就送去一捧雪吧。」

我想了一會,認真地說。

父親笑了笑,不置可否。

雖然過一些日子,就算是春季了。但雪還是下得很大。我將染在頭頂的一簇雪花拂落,卻想起了另一場大雪。

小時候,每次坐車去阿么家時,路上必經歷一場小小的地震。開進一條崎嶇且狹長的林間小路,速度就放得很緩。如果碰上大雨天,還有車輪陷進泥坑的危險。路邊兩旁的瘦樹長得奇高,大雪壓下來的時候,樹枝就掛滿或長或短的冰凌。

阿么住的老房子前有一條頗深的溪流,夏季時可以下水,在黑黝黝的岩石下摸一些小螃蟹。隆冬時,溪水大多就凝固成了鋒利的冰。溪旁,有一台盛滿雪的水車,再往前步行數十步,就是阿么小小的老房子。

阿么平日里料理著屋後的一塊田,離屋不遠。田與屋之間,栽種了一些桃樹,秋天時,阿么時常會帶幾個桃子坐著通運的大巴車,送到我家來。可每每父母都不在家,阿么陪我一日,又幹了一下午家務活,便趕著傍晚最後一班車,匆匆回去了。

有一次,我問阿么,為何只種桃樹?比起甜膩到發軟的桃子,我更喜歡咬起來脆甜中有一些沙沙感覺的梨子。

阿么舒展開面上黃褐色的皺紋,笑著說:

「你爸爸小時候就歡喜吃桃子。

那時候經常有騎著單車賣桃子的人,從隔壁村一路賣過來,一個桃子賣一毛錢。

但那時候阿么家很窮,從來沒有給你爸爸買過桃子吃。有一次你爸爸就聞著那個桃子的香味,追著單車跑了一路,鞋子都跑掉了。

結果踩在了一堆玻璃渣上,扎得全是血。你爸爸回家後,跑掉了鞋子,不敢說。阿么一看,氣不打一處來,就教訓了你爸爸一頓。」

我坐在阿么腿上,吃著一顆碩大的桃子,輕輕地「哦」了一聲。

「然後怎麼樣呢?」

「後來。後來阿么就把長頭發剪了,拿去賣換了幾毛錢。之後賣桃子的人再騎著單車過來時,阿么就買了幾個桃子,給你爸爸吃。不過後來你爸爸說,不愛吃桃子了。」

這時窗外的雪勢變得更大了。飛雪茫茫,將陳舊的玻璃窗蒙上一片白。門外的空地上,幾只小巧的鳥兒在積雪上留下淺淺的爪印,又忽地飛走了。

我抬頭望著天邊一閃而過的飛鳥。斜陽快要隱去,夜色已初見端倪。我要去哪裡才能吃到飯?今晚去哪裡睡,難道要去公園橋洞底下嗎。

或許這些現實的問題很難在十歲時想清楚,但無法回家是擺在眼前的難題。已經不是第一次如此了,恐怕也不會是最後一次。輕輕嘆了一口氣,我搖搖頭,走入了悶熱的夏夜。

小區里的桂花樹還未來得及開花。有一兩段枝葉已經斷開了,掉在地上,一些細小的蟲蟻爬在上面。我蹲著看它們爬來爬去,拉出一條扭曲的黑線,像時斷時續地樂符。雖然沒有來得及戴手錶就被趕出了家門,但夜黑的明顯,我已經快看不清這些蟲了,大概快九點了,我想。

當我站起身離開時,看見小區路口站著的母親,她依然是在瞪著我。我低下了頭,不敢去看。再抬頭時,她已不見身影。沒有地方可以去,也沒有去睡橋洞的膽量,我只好回到六樓的家門處,蹲在冰冷的鐵門邊,打算渡過一晚。

晚風從白牆上吹來,在悶熱的夏夜裡透出絲絲涼意。正當我蹲在門外模模糊糊快要入睡時,一陣轟鳴的巨響震撼了我。

「給我進來!」

母親的尖叫使我不敢抬頭,我勾著身子走進了鐵門後的家,被罰在客廳電視前跪著。我做錯了什麼,要被一而再再而三地趕出家門,然後還要遭受這樣的對待?這是我當時無論如何都想不通的一件事。大抵,沒有考上九十分,或者貪玩一會,是死罪吧。

夜劃過十二點,有光投射在卧室的窗簾上。窗簾上畫著一棟小小的房子,覆著雪,雖然下雪的冬天該是冷的,此時卻也暈染出一圈溫暖的,淡黃色的光。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雪花飛舞的夢。這個溫暖而透明的夢,到今日我都記得,今生都不會忘卻。

飛舞的雪,下得凌厲了,這一次確實是寒冷的。

「炒飯十塊!加雞腿五塊!」

賣快餐的大媽將桌椅敲得震天響,大聲叫賣著。排隊排的很長,不夠厚的校服已經濕透了。排在我前面的胖子,後背上和袖口都沾滿了水粉顏料,從這些臟臟的顏色來推斷,他的色彩水準必然不會高明。

今日是某某大學的校考。招十人,卻有三千人報考,這個胖子,我,以及排著隊的,沒有排隊的,絕大多數的人都是這條獨木橋下的敗者。但這樣的形勢已經算很不錯了。前些天,一個民辦學校有一萬人報考,那個學校的考生擠滿了整個考點。省聯考分數早就放榜,不必來校考的亦不會在大雪中趕來考一個民辦學校。換言之,無懼風雪趕來報考那個民辦學校的,都是無退路的人。但凡有退路,我想不出會來的理由。

雖然買到了快餐,可沒有坐下來吃的位置。我看到路邊坐滿了一身灰一臉憔悴的人,他們大多沉默地吃著手中迅速失去熱氣的廉價飯菜,由於沒有空閑的地方放沉重地畫包,大多背在背上。

一個女生蹲著吃完了,又重新站起來,背起比她的肩膀寬得多的畫包,踩著大片骯臟的雪水,緩緩消失在了風雪中——下午還有色彩考試,她要去提前準備好顏料與清水。

我猶疑了一會,終於也蹲了下去,低著頭往嘴裡快速塞進那些無味道的飯菜。

黃昏的雪花,透著徹骨的涼意。我走在路上,一走就是兩年。

這里一切都沒變。冷,累,全身酸痛,還有藝考。唯一有變數的,有人爬上高樓跳了下去,有人作弊被通報禁考,校考來招生的學校越來越少,錄取率越來越低——看似是有變化,其實本沒有變。

黃昏下,雪花如常。

黃昏下。

「阿么走了。」

小阿姨抹著眼角的淚,告訴我。

「……哦。」

我木然地說了一句,但又似乎沒有說出口。

雪花飄如紙錢。

「都是你!你就沒有對媽……」

「我有嗎!明明是你……」

黃昏下還是熟悉的小雪。我看著大伯家裡,父親和小姑這一對親兄妹吵得不可開交。

阿么是突然去的。醫生說,平日操勞過度,留了隱患。阿么忙碌了六十年,最終留下一鍋未燉完的雞湯,倒在了小姑家的廚房裡。

阿么一生見過六十場飛雪,最終也隨著飛雪一起消失在了春將到來之際。但這場雪,下得太大。太累了。

人的一生還要見幾多次雪?來時無聲,去時亦無聲。雪原來是人間的匆匆過客。

我想,我和阿么,是彼此生命中最長久的過客。

天氣預報說,明日就是春分。還說,雪已經停了。還說,氣溫將回升。我看向窗外,積雪已經大多消融了,似乎將有無數草木要在世間里長起來。

走出車站,我不自禁掬了一捧未化的雪。透明,又渾濁的雪,迅速帶走了我手上的溫度。隨後,又化作一縷縷清水,沿著指縫流下去,落在春季的泥土上。凍得僵硬的手掌,突然又注入了新的熱量,變得溫暖而澎湃。

人的一生有幾多次飛雪,就有幾多次春陽。除非,除非。

又是一年飛雪時,我躺在沙發上做了一個淺淺的午夢。兩千零四年,大院子里陽光和煦。阿么坐在一旁扇著扇子,弟弟玩弄著玩具車,而我低著頭試圖戴一個美猴王的緊箍咒。但我不再是我,我成了夢中的一粒塵土,在浮空中凝望著。

這時無聲落下的飛雪驚醒了我的夢。推開窗,雪花撲面而來。

我們大概,生來是塵,死去是雪。


張豐:

其實大部分人的生命都沒有意義,就像一棵草生了死了,沒有任何意義,但生命的目標是讓你活的有意義,這個很難,空了再完善吧


碟仙:

我姐夫說,生命就是吃喝玩樂。我不要太同意。

首先,從最早最早的人開始,除了躲避危險,人們就是吃喝玩樂的,餓了就找食物,困了就睡覺。

隨著人類繁殖數量越來越多,資源越來越不夠用,人類之間開始競爭,人們開始抱團取暖。進化讓人類智力開化,團體內部開始分化,有些人就想著怎麼用最少的勞動佔有最多的資源。於是某些遠古人就學會了運用貨幣,比如石子等。少數強壯的遠古人聯手,佔據著這些貨幣並開始劃分地盤,用貨幣交換資源。

然後人類進步了,武器出現了,強壯的少數人類開始掌握武器的使用權,並開始推行紙幣,因為石子黃金等也總有枯竭的一天。他們還要依靠其他人類懶惰的活著,於是其他人的土地都給沒收了,就算象徵性的給你土地,也要收保護費(稅)。在那個物質貧乏的年代裡,其他人免費獲得自然食物的權利也被剝奪了,他們必須要用紙幣去交換才能獲得生存資源。而從某種角度來說,紙幣是可以隨便印的。

隨著生存資源不斷的被生產出來,資源不再貧乏,而浪費越來越嚴重。誇張點說,某些懶惰的人可以通過撿著吃來過活,這種懶惰可是不能被允許的。然後大量的洗腦教育讓那些人認識到這是可恥的,不體面的。同時通過洗腦,讓其他人類創造出更多需求來,比如脫毛,比如香水,比如ysl的包包。讓他們有追求更疲於奔命創造價值,維持自己的所謂體面小資生活。但是此時某些底層人類開始醒悟,他們的狀態就像倉鼠在轉輪上停不下來,他們開始反抗,不生不結婚不工作。

得到好處的上層人類發現,沒人生孩子了,沒人創造資源了,沒辦法,消費洗腦還是要的,同時某些族群開始使用掠奪的策略,發動戰爭或者用其他軟方法將其他族群的資源交換過來。或者某些族群會誘騙其他弱小的族群中的低等人類加入他們,讓他們繼續賣命。

綜上所述,大多數底層人類的生命都是虛幻的,沒有意義的。回歸生命的本質,就應該是吃喝玩樂,快樂才是最大的意義。現代消費主義,是生命價值最大敵人,是罪惡的。


更新一波,好多人不知道地獄是啥樣子的,也恐懼下地獄,其實每個人都在地獄中了,有些一生下來就被迫接受競爭教育,不斷的通脹和慾望的增長就像掛在眼前的胡蘿卜一樣,永遠要你奔跑向前。更可悲的是,這些壓力往往是身邊最親近的人給的。終日的勞作還不算,人類還必須面對身老病死肉體上的折磨。有人說,家庭和睦,兒孫滿堂就是最大的幸福。但是這種愛越深,未來身離死別的痛苦就越大。有些人看起來高高在上,但上層勾心鬥角更可怕。就算沒有這種勾心鬥角,肉體的痛苦永遠逃不掉。跑題了,想到再更。。。


喜歡我就關注我吧。


隔壁的顧叔叔:

這個問題早就有回答了: 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

看起來很雞湯,很敷衍對吧?但是仔細想想,多數人的一生實際上都是沒有什麼意義的,無聲無息地來到這個世界上又無聲無息地死去。有多少人一生也就是放羊,又生了個放羊的娃,結果還覺得很有意義?

每個人生命的意義都是自己去尋找的。有人覺得放羊,舒服的放羊就很好。但是也有人覺得要做點不一樣的事情。不管怎樣,活一次很難得,好好珍惜吧,不後悔就好。


白衣的黑魔導:

當你們談論意義的時候,總是忘記意義的主體和時間限制,即「在何種時間段對誰而言有意義」。

公曆2018年11月6號上午9:25,小明口渴了。水壺里沒有水,小明去燒開水。於此同時,小紅剛喝過水,並不渴。

那麼很顯然此時燒開水對於小明有意義,對於小紅沒有意義。

同一天上午11:30小明已經喝過水了了,而且水壺里已經有足夠的水。那麼此時小明就不必燒開水。

燒開水對於小明沒有意義。

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即便是如此簡單的一個場景。即便是燒開水這樣簡單的活動,對於同一個個體而言也會隨著時間的變化而變得有意義和無意義。而同一時間段,也會對A有意義,對B無意義。

認識這一點非常重要,只有如此,我們才能明白有關於意義的一切問題,而一旦無法認識到這一點,即便得出多麼溫情脈脈的回答,隨著思考的深入,也必然會陷入讓人痛苦的虛無主義。

對於生命意義的探尋就是個典型的例子。

因為

生命的意義在於使個體可以對環境做出應激反應,以便更好的適應環境。這跟生命會不會消亡無關。

人只有同時犯下混淆時限和混淆主體兩種錯誤,才會這樣問

「既然所有的生命都要死亡,那麼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首先說時限上的錯誤。

對於年輕人來說,未來比過去和現在更長,所以理當有更多的考量。但是你們卻因此膚淺的歸納出一種錯覺——越是未來的越有意義。於是你們錯誤的認為意義總是相對於未來而言的(而非不同時限下有不同的意義)。

而死後是對於個體的未來的極限。因此,忽略了意義的時限並認為未來是一切意義所在的人。就會得出一切事物只有死後有意義才是真正的有意義,死後的意義大於一切。實際上當下所做大多數事情,都和死後無關,死後的事情其實也大多無關當下。現有的意義不必依附死後而存在,而是依附於當下。過去的意義也是依附於過去而存在。任何的意義都必然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改變。

其次是主體的變更。

雖然死者是由生者轉化而來,但實際上死者和生者已經是截然不同的個體。是生物與非生物。是有思想的和無思想的。對於生者再有意義的事,都可以和那盒灰無關。那盒灰只是被人賦予特殊象徵的無機物而已。思考對它而言的意義,不陷入虛無主義才怪。

如果我們分析一下此問題下的高贊答案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88017836/answer/458790354

我們就會發現,這個答案仍不過是將意義的主體轉移罷了。實際上畢加索的畫對社會而言再有意義,也不是畢加索的畫對於其自身的意義。人們主觀上認可這樣溫情脈脈的答案,就像人們相信【正義不會遲到】一樣。這種認可基於感性,並且在思考之前。但當你們先是基於這種認可,錯誤的以為對於社會的意義可以替代對於個體的意義。然後才思考「為什麼社會的意義可以替代,或者覆蓋個體的意義」時。你很可能得出這樣的答案,「因為個體在社會中。」於是進一步的膚淺歸納出,如果a在b中,那麼b的意義高於a的意義,這里的高於有可覆蓋的意思在裡面。於是,在「社會有什麼意義,人類有什麼意義,宇宙有什麼意義」這樣的毫無關聯的三個問題中,再次陷入了虛無主義。因為實在很難想像什麼東西對於宇宙這種非生物有意義,而包含宇宙的又是什麼。

正如我所說,認識不到時限與主體,必然會隨著思考的深入陷入虛無主義。而反之,則可以解答關於意義的一切問題。包括「追求意義有什麼意義呢?」這種。

當然,我願意把「追求意義有什麼意義」和此提問下的最後一個問題「意義如何定義」一併回答。

條件在主體完成目的中的作用就是該條件(對於主體而言)的意義。使我們更好的達成目的就是我們追求意義的意義。


凡森:

這世界的美讓人啞口無言,說不出話來,你也在這幅美景之中啊,忘了嗎?

當向四處的空氣,河流,樹枝,星辰張望時,感覺它們寧靜的愛。

就不再四處張望了,你知道這是為了什麼,你不會懷疑生命的意義。

你不能跳出來找意義,你得進入你的生命,進入此刻此地,沉浸在寧靜之中。

然後意義就像一口噴涌的泉水,你知道這就是生命。

Beloved, life does not seem to want to be pinned down. It wants to roam the range. Naturally, you want life to be hail-fellow well-met. Instead, life seems too often to be like a pig-in-a-poke. What a fine kettle of fish life is. Did your life happen to skid on a banana peel?

親愛的,生活似乎不太想被固定在一個地方。它想要在四處漫遊。自然而然,你想讓生活親熱而隨和。然而生活經常不是你想像的那個樣子。生活是多麼讓人糟心呀。你的生活碰巧踩到香蕉皮了?

You may wonder what all the fuss is about. What is this attention on landing at a destination about? You might as well relax in the first place. It』s okay to keep rising and not have to plop down somewhere. You don』t have to nail yourself down. Life just keeps rolling around like clouds in the sky, and life is like a well in the country that just fills up to the brim. Hail to life!

你可能會想知道這一切都是什麼鬼。這想要降落在目的地的注意力是什麼?你不如先放鬆一下。保持上升是可以的,你不必在某處徘徊。你不需要把自己固定在一處。生活就像天上的雲彩在不停地四處飄動,生活也一口慢慢的快要溢出的井。

Does it matter if you walk upright and spin around and be amazed and keep wondering at what seems to be going on while you gasp for breath? What information must you leave for your grandchildren to know about you after you toddle off from earth? What is the importance of what you stomp your foot about today? Does life have to be a package you tie up with a ribbon, beloved?

如果你直立行走並原地旋轉並感到頭暈目眩並且在你喘氣時仍然想知道似乎正在發生的事情,這重要嗎?在你離開地球之後,你要留下什麼資訊來讓你的孫子們了解你?你今天踩腳的重要性是什麼?親愛的,生活必須是一個把各種東西捆綁在一起的包裹嗎?

Take My Word for it that We are all One. What is this big need to differentiate one angel from another and sprout different wings and what different stories to tell all over the place and nail everything down? It』s okay for you to float and consider yourself dispersing in air. The sun rises. Dust settles. All is well. Nothing is amiss except your consternation.

接受我的話,我們都是一個。把一個天使和另一個天使因為不一樣的翅膀區分開有必要嗎?把不同的故事區分開重要嗎?非要把所有的東西都確定下來?你可以漂浮起來並認為自己分散在空氣中。太陽升起。塵埃落地。一切都很好。除了你的驚愕,沒有什麼不妥。

If you didn』t have so many questions, would you crave so many answers?

Does peace amount to so many questions being erased? Who says that life is a puzzle that must be answered right away? Why wouldn』t it be all right to be Heavenbound and this to be enough? I say Heaven is undeniable. I say Heaven is inevitable.

如果你沒這么多問題,你還會這么需要答案嗎?真的需要把這些問題消滅掉才能讓你平靜嗎?你聽誰說的生命是個必須馬上回答的腦筋急轉彎?為啥不能說它就是一個無限的問題,然後這就把它放下?我說天堂是不可否認的,天堂是不可避免的。

No one is overlooked in Heaven. You will land lightly in Heaven and be reassured once and for all. You will return Home and be welcomed as ever. You will bounce on air. You will rise to all the heights imaginable. You are to the manor born. You land exactly where you are supposed to. Start smiling now. There are no tests you are bound to take. Flowers bloom as ever. Petals open. All is well in Heaven and on Earth, and you are as fine as any star that twinkles in the Heavens.

沒有人會被天堂忽視。你會輕輕的降落在天堂然後一勞永逸的安寧。你會回家並一如既往的被歡迎。你會在空氣里彈跳。你會上升到你可以想像到的高度。你就是那天命之子。你準確的在你本來就要去的地方。開始微笑吧。你不需要接受任何測試。花兒一如既往地綻放。花瓣伸展開。在天堂和地球一切都好,你也像天堂里閃爍的每一刻星辰一樣美麗。

You speculate whirlwinds and pockets with holes in them and bedazzled hearts hoping above hope for something not quite yet discernible. You ask yourself why it all matters so much that you must carry hope even at the same time you hang on to the idea that all is lost. Beloved, truth is endless. Truth cannot be lost.

你腦子里裝著旋風和有洞的口袋,還期待著一些不那麼明顯的東西。你問自己為啥必須懷抱希望即使你依然覺得一切都離你遠去。親愛的,真相是無窮無盡的,真相是不會離開你的。

All returns to its origin. It isn』t that hope springs eternal. It is life that springs eternal. It』s okay to jump into life. Dive in. The swimming is fine. Stars sparkle. There is room for all. No one is denied. All are welcomed. There is no need for you to worry about your having to be protected.

My love protects you. You tend to look for measurements when love has none. Love never runs out. Love is immeasurable. There is no hole in the bottom of the bag of love. Love is effervescent and evermore.

一切回到原點。希望不是永恆的,生命才是。你可以直接跳入生命,潛進入,在裡面游泳是不錯的選擇。星辰閃耀。每個生命都有它需要的空間。沒有人能被否決。每個人都是被歡迎的。你沒有必要擔心自己有沒有被保護著。我的愛保護著你。你傾向於測量數據但是愛沒有數據。愛從來不會用完。愛是不能測量的。愛的包包下面沒有洞。愛是永恆的,熱情的。

You seek for the real world without awareness of what real means. Real isn』t outlined. Real is bountiful. There is no end to the meaning of truth, yet Truth is eternal, and so are you. Therefore, Truth is measureless. There is no ladle big enough to fill the bowl of life, for life is already brimming over with love.

你尋找著真實的世界卻不明白真實意味著什麼。真實是豐富的。真實的意義是無盡的,而真實是永恆的,你也是。所以。真實是不可測量的。沒有一個大到可以裝滿生活的勺子,因為生活早就被愛填滿了。


斯南:

為什麼會有人邀請我回答這個問題???

我如果知道有什麼意義,就不至於每天懷疑人生懷疑我活著是要幹什麼了


Alone:

每天刷Aorqu,刷抖音,刷天涯,刷到各種大神之後,我發現我來到這個世界上的意義就是來湊人數的,因為我男女老少以及動物我都比不過,所以我生命的意義在於湊熱鬧。


阿愚:

蘇子愀然,正襟危坐,而問客曰:「何為其然也?」客曰:「『月明星稀,烏鵲南飛』,此非曹孟德之詩乎?西望夏口,東望武昌。山川相繆,郁乎蒼蒼,此非孟德之困於周郎者乎?方其破荊州,下江陵,順流而東也,舳艫千里,旌旗蔽空,釃酒臨江,橫槊賦詩,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況吾與子漁樵於江渚之上,侶魚蝦而友麋鹿,駕一葉之扁舟,舉匏樽以相屬。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挾飛仙以遨遊,抱明月而長終。知不可乎驟得,托遺響於悲風。」 

蘇子曰:「客亦知夫水與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而又何羨乎?且夫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 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 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而吾與子之所共適。」


挽煙:

在很小的時候我就思考過這樣一個問題,那時我的夢想是成為一名作家,覺得生命的價值便是能夠實現自己的夢想,又能像無數成功人士一樣,站在眾人矚目之中,面對來自各方的採訪,笑容滿面。

後來長大了些,我的夢想還是成為一名作家,我開始試圖從一些網路網站發表自己所寫的小說,希望有人能夠喜歡我筆下的文字。

但慘淡的數據,學業的壓力,讓我開始力不從心,我選擇了放棄,想要重新努力學習。

中考數學考試失利,我辜負了自己的希望,沒能考進市重點,在多重問題下,我心灰意冷,開始重新思考這個問題,但沒有得到答案。

再後來,高一那年,我第一次真正地意識到生命的可貴,我們班一個女孩因為家庭和學習多方面復雜的原因,選擇離開了人世。

我知道消息時是在她跳河後的第二個早晨,當時心情無比復雜,那是我第一次覺得原來我們可以離死亡如此之近。

如今事情已經過去一年了,她的存在也開始被所有人淡忘,彷彿從未存在過一樣,偶爾我會想到她,有些遺憾也有些難過。

現在我高二,我的夢想依然是成為一名作家,但卻不再試圖動筆去寫,我想,理應先成為更好的自己再去完成自己的夢想,未來時間足夠久,足以讓我成為我想成為的人吧。

最後,我認為,也許生命本身的意義就是存在吧,我們可以選擇生,或是選擇死,但當我們選擇生活在這個人世間時,一切選擇卻彷彿都具有了意義,所以,我覺得存在本身就意義非凡。


到此一游:

浩瀚星海中,你出生在了這個世界上

你擁有了獨立的意識,你開始思考為什麼你會存在於世上

有人說,這是為了奉獻

有人說,這是為了享受

而你自己覺得,何必想這么多。在自己可以自由思考、自由活動的時候,好好體驗你遇到的每一件事情,就很棒了吧。

畢竟如果死了,就什麼也不知道了呀~


伯郝:

10年前

我當時正在教室上晚自修

我記得時間接近7點的時候,我突然覺得心口很堵很堵,然後很難受,眼淚奔涌而出。

我不斷地打電話給我媽,我希望她可以告訴我我爸怎麼樣。

可是電話一遍遍打,那邊卻是深邃而又漫長的待機鈴聲。

我就知道我爸應該是走了。

我人生中從來都沒有想過會是這樣,要承受這樣突如其來的痛失,並且是無法彌補的。

那幾年來我家陷入了一個好黑暗好漫長的漩渦

我媽一下子變得又老又顯瘦

我變得越來越來沉默寡言

我兩個妹妹也像個無頭蒼蠅一樣,不知人生如何。

很多時候我想避開所有的人,我不想看見我媽不開心的樣子,我不想看見親戚虛情假意的樣子,我不想被朋友看見我落魄的樣子……

我覺得人生非常灰暗,人生那麼長卻讓我們那麼早承受痛失至親的痛苦,一點意義都沒有。

我設想過如果我自殺的話我就可以擺脫這痛苦又糟糕的人生。

可是我媽怎麼辦?我妹怎麼辦?

我怎麼可以讓她們再痛不欲生多一次

我不可能讓她們跟我一樣,我怎麼可以不給我爸留點香火……

經過了很多年很漫長的內心煎熬,我試圖一直在尋找生命的意義,我希望我不再沉默寡言,我希望我媽能長點肉,我希望我能和妹妹順利地交流想法。

人或許就是這樣,當一些腐蝕人心志的東西植下的時候,它就像魔一樣去擾亂人的正常意志,每當我試著跟以前一樣生活的時候就會覺得非常別扭,非常不適應,覺得別人的眼光非常奇怪,我很害怕讓別人看穿我的改變,我很想鑽回到那個黑暗的角落。

可是未來的人生很漫長啊,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來到這個世界上,我不知道我能不能為這個世界創造點什麼。

可是我不能因為我爸的離世而一直沉浸在痛苦之中放棄自己未來幾十年精彩的人生。

我要帶著我媽我妹走出多年的悲傷籠罩。

我要靠自己了,不能一輩子活在過去活在別人眼裡。

在某天里,我突然有了以上醒悟。

我開始和別人交流的時候提高聲調

我開始去接觸一些有趣的事情

我開始在遇到問題的時候往正面思考

我開始去爬山用力地呼吸新鮮空氣

我逐漸取消關注那些戾氣很重的人

我不再去聽那些悲傷的音樂煽情的影視

半年之後我回到了老家

我不再往外面跑

我在這里找到了一個舒適的環境

好好生活工作


靜以修身:

櫻子決定死亡。

生活無聊,心也很累了。

浴缸里放滿溫暖的水,櫻子曾無意中聽朋友說,血液流出身體後,會很冷,是一種沒辦法靠外界獲取溫暖的冷。血液流光後,臉色會變得鐵青,恐怖的很。朋友一邊說著,一邊朝櫻子做個鬼臉,櫻子一臉恐懼的表情,連連擺手,請朋友不要再說了。朋友大笑。

櫻子沒想到,自己也會有這樣一天。

舒舒服服的躺在浴缸里,手腕淺在水面,像一艘漂泊的輪船,手指隨意的撥弄水,水紋散開,接觸到浴缸邊緣時又彈回來。櫻子抬起頭,注視著牆壁上的畫,那是在一個商場里舉辦的小型拍賣會上購買的,當時櫻子看到這幅畫後就呆住了,畫上的姑娘正靠在牆角哭泣,這讓櫻子想起了一些過往。

「真是直擊心靈的震撼。」櫻子自言自語,不顧身邊男友的反對,連續四次和「對手」競拍,男友再次勸說:「你這個瘋女人,你不明白競拍的人都是事先安排好的嘛。」櫻子不理睬他,一次又一次的舉手示意,男友只得嘆了一口氣。她從來沒有過沖動消費的經歷,可是今天,櫻子毅然決然的抱走和她一樣傷心的她。

櫻子有一副令任何男人都會聯想到床的身材。

她並不是個放縱的人,相反,她可以稱得上是勤儉持家,她燒的一手好菜,而且習慣把地板擦的能反射出人的影子,衣著也不會追求某些品牌,但衣著的品味絕對稱得上得體優雅,除了偶爾讓朋友代購些略「奢侈」的護膚品和內衣。有她在的房間,永遠飄著令人愉悅的香氣。不過即使這樣,男友還是義無反顧的和她分手,不出一個月,又和一個有錢的姑娘閃了婚,櫻子在朋友圈給前男友點了贊,第二天發現被拉了黑名單,櫻子無奈的笑笑,七年的愛情就此結束。

對於女孩子來說,這七年的時間是最珍貴的,她們只能享受一次珍貴的七年。

櫻子給panda(貓)準備了三個月的糧食,panda是一隻英國短毛懶貓,一天能睡20個小時,自從櫻子把panda從寵物商店帶回家,panda便是除了睡覺就是吃食。櫻子與他的唯一互動,就是抱著他睡覺。櫻子原來準備把panda還給寵物店,換一隻活潑的狗狗,可現在不需要了,櫻子穿過大廳走向浴室。

櫻子長呼了一口氣,慢慢放鬆下來,用身體的每一個細胞來感受,浴缸的溫水裡,存在一種久違的安全感,那是一種被包裹、被保護的感覺,即溫暖又柔軟。櫻子感覺自己在做夢,她綳緊的神經,終於完全放鬆下來。

浴室里靜的能聽到水泡泡破裂的聲音,牆上畫的保護玻璃也因水霧而變得模糊,英子抬起頭,看到那姑娘消失在霧中,不知道那姑娘現在是喜是悲。扭過頭來,寒光閃閃的刀子依舊安靜的躺在架子上。

時間彷彿凝固了,呼吸也慢了下來,櫻子注視著一滴一滴,鮮活的血液從手腕處的傷口滴落,鮮血觸及水面後發散開,顯出一種夢幻又美麗的姿態。除了血液「滴答」碰撞水面的聲音外,還有櫻子炙熱的眼淚,與溫水融為一體。

櫻子哭泣了,她從來沒想到自己會哭出來,而且這眼淚甚至不受控制,櫻子一直認為自己是一個堅強的女人,可以一邊承受生活的苦痛,一邊積極向上的生活。

「這浴缸里的水還是透明的,要用多少血液才能染紅啊?」

「哭說明你忍受了疼痛,心裡或生理上。」

櫻子無法感知這傷口,因為心裡忍受的疼痛過多了。

櫻子下了狠心,右手發力,左手的傷口更深了,一種意想不到的生理上的疼痛,強迫櫻子停了手,血流如注,櫻子曾在大學選修過基礎醫學,她知道現在的傷口離動脈還有4、5毫米的距離。

呼吸變得沉重,視野有些模糊了。

過了好長一會兒,櫻子的眼淚已經流幹了,情緒也比剛才緩和了些,浴缸里,櫻子這邊的水已經被染紅些了。

櫻子面無表情的靠在浴缸內壁,左手腕的傷口又快凝固了,右手蠢蠢欲動。

櫻子長呼一口氣,想著這時候誰要是來個電話就好了,櫻子突然覺得自己不是那麼想死。

可是電話已經關了,這怪不得別人。生活中處處有機遇,但機遇不可能主動找上門來。

櫻子閉上眼睛,準備下一輪的戰斗,可隱約中聽見「沙沙」的聲音,就好像鋸木廠在鋸木頭,聲音愈演愈烈,櫻子心煩意亂,她認為一定是隔壁剛搬進來的新婚夫妻,又玩什麼新花樣呢。

她舉起刀,可是遲遲下不了手。

她早就想和鄰居大吵一架了,現在正是時候,於是她穿上浴袍,準備在臨死前和鄰居大吵一架。

她用力拽開門,只看到胖成球的panda坐在浴室門口輕輕的撓。

panda抬起頭,瞪著圓圓的大眼睛注視櫻子。


盧溪:

1.喬布斯曾經得了胰腺癌,差點死去。他在斯坦福大學的一次演講中,談了以下觀點:

死亡是生命中最好的一個發明,它將舊的清除,以便給新的讓路。

死亡是給後代留下生存空間。

人死的是個體,延續的是種族。

2.蘇格拉底被雅典人處死的時候,他說:「現在分手的時候到了,我去死,你們活著。究竟誰過得更幸福,只有神知道。」

蘇格拉底還留下謎一般的遺言——「克里同,我們應該向阿斯克勒庇俄斯獻一隻雞」。

阿斯克勒庇俄斯是醫葯之神,蘇格拉底如此說,蘊含著某種不尋常的意義:

死亡,可能只是一場治療性的沉睡。


Paperfox:

每個生命都要死亡

包括你最愛的人

也包括你

人生像一場遊戲

當你打開一場遊戲的時候

你明知道這場遊戲一定會結束

你為什麼要打開呢?

就是這樣的吧

我們活過一生就是為了

讓自己不留遺憾

轟轟烈烈的活成一段故事吧

為了讓最愛的人幸福

為了讓身邊的人快樂

像一個英雄

加戲不是無謂的

每一段故事都有它自己的意義。

可能這是一個十五歲小女孩的天真想法

但我希望

我的天真的人生觀

能夠貫穿我整個人生

當我離開的那一天

我還能有一顆小女孩的燃著的心


寂恆:

人生無常,終將一死,活在當下最為重要,該幹嘛幹嘛去,別留下遺憾!


無寵不驚過一生:

我們每個人都生活在一個充斥著各種意義的世界裡,但很奇怪的是,你問一個路人:「生命的意義是什麼,我們為什麼而活著的時候?」。

很多人是答不上來的。

因為人總是迷迷糊糊的活著,只有在被現實當頭一棒的時候,頭腦才能暫時的清醒點,才會想起來關心一下自己。才會問一些稀奇古怪的問題

「我是誰?」

「我從哪裡來?」

「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活著的意義是什麼?」

……

然而人又都是那種好了傷疤忘了疼的生物,漸漸的也會在生活中忘掉之前的一串串疑問?

那麼生命的意義是什麼?我覺得對於人而言,生命的意義簡而言之就是取悅

生命的意義就好像一件藝術品的價值,你自己的生命意義就是你創造出來的藝術品,而社會就是你的顧客。

一件藝術品的價格由它的創作者和顧客決定,而你的生命價值則是由你自己和社會給你定下的。

而取悅則是幫助你改變生命價值的魔術。

取悅自己

正如蘇軾所說的那樣「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我們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都是純屬偶然,就連離開也一樣。

我們要珍惜每一時每一刻,在有限的生命中,做些自己真正熱愛的事,愛上一個真正愛的人。

不僅僅為了生存而活著,而應為了生活。

別等待生命終結時,把懊惱帶進墳墓。

作為藝術品的創作者,如果連你自己都對自己的作品不滿意,那麼又怎麼期望別人為你買單呢?

取悅社會

我們並不是人類這個物種中唯一的成員。

我們的身邊還有其他的人,我們與他們共同生活著。

如果一個人獨自生活,試圖靠自己來解決問題的話,那麼這個人最終會滅亡,人得跟別人協作。

你得做些對社會有用的事。

公車上的讓座,

隨手將手中的垃圾丟入垃圾桶。

研究治療癌症的方法

……

這樣你死去的時候,至少還有人記得你。

你的生命就像展櫃里的藝術品一樣,會被後來的人欣賞,懷念。


夏蟲不知冰:

看了幾個高贊的回答,毫無價值的心靈雞湯,典型的AorquHowto式問答,告訴你如何去活,卻絲毫不講為什麼去活。大概Aorqu混久了,腦子里只有Howto,沒有Why。

此類回答,幾乎都經不起仔細推敲。「畢加索的生命的意義在於他留下的作品。」,這么說來兒童時代以及老到無力創作的畢加索的生命就毫無意義?「樹葉變成肥料」跟生命的意義有半毛錢關系?動物每天都在製造肥料,是不是意義爆棚?

這種雞湯咋看很有道理,其實看了等於沒看。它帶給人短期心理安慰,像麻醉劑一般。然而它對於好奇的智慧生命毫無價值,如同它本身的淺薄無法承載任何意義。

生命的意義是終極問題,是為什麼活。必須要用因果的形式來給出回答。

首先,你必須認可理性(因果律),甚至你應當是一定程度的決定論者。

其次,因果的鏈條是否要限定時間。

倘若給予一定的時間限制,即在可見生命內,解釋其意義。那麼這將是一個科學問題。你只有從生物性的角度出發,從生物學、心理學、資訊科學、認識論等方向去尋找答案。

然而同時,我們又不可避免地面臨一個時代性特徵——即當下的意義是否具備普遍性。人工智慧將有可能帶來不同的意義解釋,那麼石器時代、工業時代、資訊時代,人是否有統一的存在意義?如果有,那麼歷史對於人類的價值何在?如果沒有,此問題就不具備終極屬性。(因為終極是唯一必然的。)

回到上面,如果因果鏈條不設定時間限制,即在此生之外亦可討論生命的意義。那麼這將是一個宗教問題。猶太教的應許之地,天主教的救贖,佛教的輪回等等,都是將生命的意義放置於生命之前、或生命之後。這樣存在的問題就有了標准答案,知曉了我們從何而來,明白了我們往何處去,生命的意義不言而喻。

科學無法給出答案,宗教的答案無法證偽(超驗)。科學從絕對理性的角度去審視,生命是沒有意義的,唯一的意義可能就是活著。宗教從非理性的角度給出答案,既然是非理性,當然也就無法用理性的方式去證實

如果當前非要給出一個我個人思想能力所能企及的回答。生命的意義可能在於自由!不是通常意義上的自由的生活,而是自由意志、自因、自在之物(物自體、我自體),這是康德哲學里的內容。

我們必須限定理性為自由留有餘地。在絕對理性的世界裡,如同意義的消解,自由也毫無空間。為此,我們假設某種不可知的至高無上的存在,這種存在為因果律的起點,為物體的真實面目,為自我的真實內容。它是宇宙第一推動力,它是造物主,它創造了第一個單細胞,它使自由具有可能性,它使道德和法律有價值。

我們生活在物與我的之間。如同無法企及物的本源,我們同樣無法抵達我的本源。確切來說,我們是永遠無法知曉真實答案,而追尋的企圖可能只會走向超驗、消解和矛盾。

但有一點非常的明確,必須擺脫決定論的枷鎖,生命才有可能擁有意義。因此,我將與決定論相反的自由作為生命的意義,在我個人看來,可能是唯一比較接近的答案。盡管、但是、所以、…,我們並不知道這種自由的真實面目。


2018.9.2

一直在思考類似問題。往大了說,人類存在的意義;往小了說,個人存在的意義。這兩者可能是同一答案,可能相似,也有可能完全不同。

特此開一坑,打算從歷史、宗教、哲學、科學等多方面去探討,但願有生之年能填好此坑。按Howto的方式而言,或許這就是我生命的意義吧。

——————————————————————

2018.9.2

我的探討可能是零散的。在內容未豐滿之前,不對其進行體系化。

1、從人工智慧講起

一切思想都具有時代性。我不得不套用狄更斯的老話,「這是個最好的時代,這是個最壞的時代。」少年起,我就強烈認同這一句式的表達;它的凝鍊、它的視角的高遠、它的內在心理,無不表現出語言所能達到的極致典範。

這是一個走向未來的時代,未來是人工智慧的時代。人工智慧將代替人類從事大多數體力、腦力勞動。司機、服務員、工人被取代,甚至律師、醫生也不再需要……一種頗有市場的謬論由此而來——人工智慧帶來大量失業,使多數人不再創造價值,人工智慧使人失去存在的意義。

這種謬論與AorquHowto異曲同工,它巧妙地避開了意義本身,而將創造價值作為人活著的意義。它與畢加索、一片樹葉的說法本質上是一致的——將生命的意義物化。

然而,人不應該也不可能是通過外在的虛妄來存在。倘若如此,比爾蓋茨的生命比大多數人更有意義,剛出生的嬰兒幾乎沒有意義;意義將會有高下之分。

2、時間、空間統一性出發的證明失敗

生命的意義,必須也只能是內在的。生命雖然有高低貴賤,但其意義極有可能應當是統一的。一個難以接受的事實是,Aorqu的每一個用戶並不比社會龍哥的生命更有意義。生命的意義只能是一種質的可能,而絕非量的表述。

我試圖用清晰邏輯來說明,盡管很難做到。我將從時間、空間的統一性來進行推演,這類似於先天認識形式的證明。

生命必然存在於時間和空間中,時間和空間是生命的先決條件。我們可以設想沒有生命的時空,但無法想像不在時空里的生命。在生命的軀殼之外,時空是生命的必要承載。

時間、空間是一種整體的概念,它先天存在於我們的認識系統中。我們通常會人為的將之分割,稱為「某段時間」、「某個空間」。然而這種分割可能只是認知的需要,所有的「個體」僅僅是整體的組成部分。

我們活在完整連續的時空中,這連續的時空承載我們的肉體和思想,但我突然發現這並不能證明生命的統一性。時空可以是必要條件,可以為生命的眾因之一;但卻無法成為完整條件,故此也就無法將時空的特性加之於生命。

——————————

2018.9.3

3、我的統一

我們必須證明過去的我、現在的我是同一個我;童年的、青年的、老年的我是同一個我;家庭里的我、工作中的我是同一個我;慾望中的我、理想中的我是同一個我。

3.1心理學的自我同一性

心理學的自我同一性,更多地注重人的社會屬性。它以洛克的「白板」為基石,認為人是在發展中豐富起來的眾多人格的統合。所謂自我同一,即是在社會生活中尋找自己確切的身份證明。這一表述包含三個層次:(1)清晰的自我認識;(2)時間維度上的延續感;(3)社會角色的良好適配。

然而這一表述有著致命的缺陷。以經驗主義為基礎的理論,必然走向休謨的懷疑。當經驗與對象之間的恆常聯結失去必然性時,我們何以證明由此引發的概念能夠成為可能。

反映在心理學的自我同一性上,漸進連續地塑造自我人格的社會生活的經驗,是否能夠正確地表達社會這一對象真實面目?在休謨的語境中,經驗與對象之間的必然聯系是存疑的,我們必須將科學歸於證偽。通過休謨的闡釋,人根本沒有統一的自我,有的僅僅是一束知覺的延續,或稱之為意識流。因此,以經驗論為基石的心理學的自我同一性,僅僅是一種不完備的描述,而非概念。(這里有一個問題,心理學上自我同一性,必須要建立在統一自我的基礎上,也就是說他是默認我是恆常統一的,並以之為前提;而絕非我的統一的推理論據。)


2018年9月15日(題外話:因言論涉及政治內容被舉報而長期禁言,我的言論得罪了很多人嗎?)

3.2先驗自我

自我意識的統一,是先驗哲學的核心概念。從主觀演繹的角度,可以推導出自我的統一性。讓我們回到《純批》的內容中去,同時結合科學的觀點,嘗試能否給出相關恰當的描述。

在認識事物靜態結構中,知性功能不離不棄,兩句話即「是什麼使對象成為可能」,「我思必須伴隨我的一切表象」。

當我們的感性直觀獲得雜多表象時,這些不成體系的雜多如何成為經驗?雜多停留於無意義的狀態,如單純感覺官能上的作用,可能是神經的一束電流。我們如何在神經刺激中提煉出有效的資訊,以說明我們眼中的經驗α是我們的對象a。

(1)我們假設第一層次的A為物自體,物自體可能存在我們無法企及的領域。(2)第二層次的a為實指對象,其釋放出眾多的信號,a1,a2,a3……a∞。(3)這些信號通過我們的感覺被動接受,但因感官能力的限制無法完全接受,假設我們僅能夠接受a1到a100的一百種信號。(4)這一百種信號a1到a100通過我們的大腦識別功能進行翻譯,翻譯為人類可識別的信號方式α1到α100(如將一定波長的電磁波翻譯為可見光中的各種顏色)。(5)想像力(或構圖能力)依據知性範疇的原則將α1到α100綜合為一個經驗α。(6)我們用經驗α來表徵對象a


2018年9月18日

α如何能夠恆久地表徵a?對象如何可能(經驗對象與實指對象如何能夠匹配相符)?必須具備一種統一性,這種統一性能夠確保各種屬性在對象和經驗中保持穩定,不會因雜多、變化、孤立而失去意義。

首先是實指對象的統一,即在a的層面必須就具有這種統一。然而這種統一是無須證明的,從a1到a∞的諸多屬性是由a這一主體中抽離區分出來的。因此,它是分析判斷的形式——a是a1、a2、a3……的部分或全部,這一表述即為「我是我、我的一部分是我、我的全部是我」。

作為具有先天統一性的實指對象a(先天:實指對象a的統一不依賴於主觀,它發生在經驗之前,並作為經驗的條件。),將其各種部分或屬性投影於我們的感官中,當然必須符合我們我們的先天直觀形式,並且與我們的感覺功能相適配,才能夠走進我們的世界。正是因為感官的局限性,我們從a的完整資訊(a1到a∞)中,只能獲取a1到a100有限資訊。

至於a100以外的資訊,可能是不同緯度的存在,對於人類而言即為不可知或不存在。先驗哲學中,這一部分的a屬於超驗。

傳統超驗中的上帝,因其超出人類經驗範圍,在形而上的過程中,將之賦予「全知、全能、全善」的屬性。顯然這種方式將導致上帝和形而上學同時失效,試圖用科學的方式和手段,來達致科學盡頭之外的超驗,必然帶來超驗與經驗的矛盾。

非統一的a,此類的超驗是面向另一相對去處,即認識的超驗,理性(或知性)之外的未知。關於理性的源頭或界限,我們同樣無法從經驗範圍里找到。任何一種關於本源的本體論,最終都不可避免地走向誇誇其談、空洞無物。先驗哲學的獨特之處,可能正在於此。對於經驗之外的兩大核心:本體論的本源——上帝(物質、自因)、認識論的本源——理性(邏輯、數學)的源頭;康德將之束之高閣,將物的本源之於物自體,將我的本源之於我自體。物自體之內的對象必須具有統一性,我自體之外的自我意識同樣如此。一切認識活動,都局限於物自體與我自體兩者之間,且永遠無法達到兩端。


2018年9月21日

a的層面是物(我)或實指對象的統一;α層面是認識或經驗對象的統一。實指對象的統一和經驗對象的統一是互為根據的,因為我們在此已經假設一個大前提——對象是可以被認識的,即我們的經驗對象是能夠一定程度表徵實指對象,經驗對象具有獨立對應實指對象的能力。

實指對象的是一,它只是按照人類感性直觀的形式抽離出諸多屬性,並將之激動我們的感覺。然而其本身是確認無疑的獨立個體,因此我們說「a是統一的」是分析命題,作為獨立個其必然具有統一性——先天的統一。

我們現在有兩個前提:經驗對象α與實指對象a是明確對應的;實指對象a是獨立統一的。我們要證明:通過我們認識形式所獲取的經驗對象α是統一的。

經驗對象是作為實指對象的縮略版,這一縮略過程是由於主體認識形式的限制引發的。經驗對象作為表徵實指對象的概念,其是符合人類的理性需求和能力的;否則人類將無法認識世界。以上種種,無非表明,因人類自身的有限性,我們在認識世界構造出一個無限接近實指對象,卻又永遠無法完全契合的經驗對象;經驗對象可當做不完全的實指對象,同時也必然具備實指對象的一切限制條件。

其中一個必要條件為統一性。我們必須具備將諸多α1到α100雜多表象,統一為α經驗的能力,才能夠用此經驗去表徵具備諸多a1至a∞信號統一結合的a。這種由雜多表象綜合統一的經驗對象α,可近似地看作一個一個構圖的過程,先驗哲學中將之稱之為先天想像力。將α1到α100雜多表象素材,按知性範疇的規則來進行綜合,最終構成一副完整統一的畫面——經驗。

因此,在先驗哲學的認識論中,在實指對象層面必須有統一的物和自我,他是認識的根基。否則,我們永遠無法對同一事物形成統一認識。也就是說此刻的蘋果,下一刻在我們眼裡變成了石頭。同一條路,卻每次都要走錯。

這種感知能力,是不符合正常人類認知特徵的。沒有統一的我,必然無法對雜多表象進行綜合,雜多表象無法構成人類的經驗,沒有經驗,人類是無法認識世界的。因此自我(實指對象)的統一性、經驗對象的統一性是構成經驗的必要條件,統一性至此不言而喻。無論是做為實指對象的我,還是作為認識層面經驗的我,我的統一無時無刻都在伴隨我的一切表象。


2018年九月22日(部分碎思)

生命的意義是什麼?絕不是如何去活。如何去活,是在生命具有意義後的行為。倘若沒有底層意義,如何去活只是空中樓閣。

我們習慣於看到大廈的富麗堂皇,卻忽略了它的地基,忽略了它腳下的大地。意義在大地里!

倘若自由是這片大地的土壤,當自由喪失殆盡時,活著就是毫無意義的。盡管在哲學、政治、社會學領域,對於自由有著諸多不同的定義。然而對於生命而言,可能最底層的是活著的自由。我們假設一個人,在時間、空間、思想、行為上都面臨非死不可(非消失不可)的境地,且連所謂的「面臨」都失去了短暫時間的可見性;那麼他的生命確實已經毫無意義。

如果剝離宗教的層面,將生命的意義僅存在於活著的世界。那麼在死亡的那一瞬間,生命為完全失去意義。這一層意義的喪失,是活的自由喪失,是完全失去活的可能性。

所以從生物性的角度來看,生命的意義就是活著。但我們假設一個「我」的存在,「我」能夠是自己的思想、行為的主體。那麼「活著」就是我這一主體的基礎思想、行為。但人卻會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或者主體能夠具有在思想、行為中選擇的可能性。現在,我們將這種「選擇的可能性」賦權為生命之意義,即自由為生命之意義。


2018年9月22日(部分碎思)

人類文明,從圖騰巫術,到神話,到宗教,到科學。這一思想歷程可以看做認識論的發展。感性與理性的相互作用與促進,它們是怎樣影響人類思想進程的?


2018年9月29日。

http://space.bilibili.com/104246869?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26DDF536-1349-42BC-84D5-4A22D8E10C0E12219infoc&ts=1538199734353。與翻轉電台一起了解人的天賦。中國自媒體知識傳播者中,沒有一個具有李厚晨的深度。今天,我突然發現,翻轉電台最新的內容,終於將其視角轉向人性這一復雜領域中。


已經有一個系統的答案了;活著的意義是什麼,以及如何證明這一點。但是,需要更多內容來充實。我目前能夠想到的可能證明的途徑有三條。三個前提假設,得出三個論點,指向同一個結論。(如此號不被封,半年內公布。)


wildmaa:

一個小夥伴說特別想聽聽我的答案,我也答應了,但生活有時的繁忙能超出你所有的想像,不是什麼時候都能寫的,便在所有能看見的空暇,湊上幾句,慢慢寫來。我想,這或許也是生命的意義吧。
這個問題有無數人回答過,從古至今,川上的夫子,菩提下的佛陀,牛背上的老子,十字架上的耶穌,還有路人甲、乙、丙、丁……數不勝數,可以說,每個存在過的生命都有回答。戀人會說,只為遇見你;父母會說,為了養育你;朋友會說,為了插自己兩肋一刀。我的答案絕對超不出他們的圈圈,因為我是路人,連一個小妖甲都算不上。也不會抖什麼機靈,真實寫下我的感受吧。
最近這兩年,經歷了大伯、外公先後去世,父母先後重病,甚至一人癱瘓在床,也有小兒子的降生,這都讓人感覺到生命的輪回。
從物理的角度而言,我們與螻蟻,甚至一頭豬都沒有什麼區別,最基本的粒子都是一樣的,如果有,也是數量不同罷了。但正如世界上沒有相同的兩片樹葉一樣,也沒有相同的兩個人,雙胞胎也不行。
夫子說過,未知生,焉知死。在生命的前與後,至今猶未可知。佛陀說,或許是西天亦或是阿鼻;耶穌說,可能在天堂,或者在地獄;安拉說,在天國,在火獄。他們都把生交給了凡人。
生命的根本意義在於存在,生命不在,討論也沒有什麼意義。如果有鬼魂,讓他們去討論吧,反正我未曾見過。存在一種為自己,另一種為別人,如失戀的人了結生命,沒有他或她的另一半,存在就沒有意義,生命也沒有意義。說實在的,曾在某一時刻,在高速上跨過長河時,我想一把方向,也就再沒有什麼痛苦了。
生命的終極意義在於活出存在的價值。這個價值,可以對於自己,對於家人,對於社會,乃至於人類,也可以好,可以壞。造物把基本的粒子組成我們這與與眾不同的生靈,便是讓我們在這世上畫出自己的痕跡,有擦不掉的,還有更多被擦掉的。前年,讀《西藏生死書》,突然想到,我等路人,多年之後誰人記得。或許是秦箭簇上匠人的姓名?或是某片古籍上不知某的一個人名?向前歷代古跡碑刻,人名不知凡幾,我等努力,卻還不一定能掙個凡幾。但我理解,這個世界,沒有任何人可以取代,凡存在的都有價值。與我,你可能沒有任何價值,唯一的聯系可能只是微弱的萬有引力,但,與父母、孩子、戀人、伴侶、朋友,可能就是天、是地。嗯,應該說,可能也還有聯系,或許,造物再創造出一個生靈、草木等等時,用了你的一部分、還有我的一部分。
8月4日於CCU病房外。

專題導航<< 既然所有的生命都要死亡,那麼生命的意義是什麼?既然所有的生命都要死亡,那麼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