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所有的生命都要死亡,那麼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問題描述:「意義」這個詞語需要解釋
, , , ,
第 72 個答案 共103 個答案在此專題人生的意義

無生:

生命的意義大概是自己賦予的吧。

有時候看到小孩夭折,路人被撞,某明星英年早逝,感覺世事無常,人生的生命就這樣消失,就跟我們吃蝦吃魚一樣,生命是廉價的,底層動物是人類的食物,頂層動物是命運的食物,最後都逃不過死亡的命運。

其實大家都要死,早死,晚死,貧死,富死,都是一樣,不一樣的是人心和境遇。世界給了最大的公平就是死亡,然後我們在死亡面前演繹生命的姿態——人生百態。
有時候活著並不一定就是活著的人,可以是死去的人,死去的靈魂,這就是死生,死去還活著的人。在未來我們將會死亡,伴隨著時間的流失,我們存在的歷史終將消失,所有記錄的文字,語言,痕跡都被抹去,彷彿不存在這個人,而現在我們就活在這個消失的歷史當中,就像我們回望過去,過去的自己已經死去,也消失在這個世上。

我們難道還活在這個世上嗎?或許我們只是遊盪的亡靈,在重複過去的行為。
今生我們終將死去,在死前還有未完成的心願,就去完成,沒有就離開這個世界,這就是你自己選擇的意義,當人生還可以被你賦予活著的希望,你必然對這個世界充滿希望,而如果你已經無法眷戀人世,就算人生再有意義,也比不上死亡有意義。

你選擇了這一世,是你自己主宰自己生死的人生,是你賦予自己人生意義的人生,與他人無關,頂多參考他人建議。

如是而已。


覺無:

謝邀~

本話題下,大部分回答審題不清。

題主問的是生命的意義是什麼,你們回答人生的意義,敢情除了人生以外,狗生、貓生、豬生等其它生命你們都不考慮了,就像它們沒有生命一樣,人類的自高自大盡顯。

只考慮人生,格局低,視野窄,答案恐怕也很難深刻。

我考慮的是眾生。

這個宇宙中物質不斷變化,能量不斷流轉,從這個角度看來,生命只是物質存在與運動的一種高級形式。

那麼物質存在與運動有什麼意義呢?很明顯,不論它們變化的的方向如何,生成、發展、衰敗、滅亡的過程是註定的,最終只有滅亡。從永恆的角度來說,它們沒有意義。

但它們畢竟存在過,並參與以後的物質變化,那麼生命的意義與其它物質運動的意義一樣,就是證明了宇宙的存在。

到這里,本題目的回答可以算是完成,不過我更喜歡深挖一下。

上面是生命的客觀意義,而對於智能的有高級意識活動的人類,我們更關心的是生命的主觀意義,也就是說,生命對我們的價值是什麼?

人的生命給了人體驗人生的機會,無限的時間與有限的生命把人生在永恆存在上變得毫無意義,但它們不能剝奪你體驗的能力,快樂不會拋棄你。

假如人可以永生呢?是不是人生就有了新的意義?即便不能,我們可不可以盡力增加自己的生命長度,這樣可以獲得更多的快樂。

把生命當作物質存在與運動形式,那就可以把人體當作一個機器,我們在人生中要做的就是盡量使這個機器運行得更順利與長久。

人是慾望驅動的,行為的背後是趨樂避苦的天性使然。那麼想要身體機器運行得順利長久,我們就應該建立科學的求樂觀,追求那種全面協調可持續的快樂。

這種求樂,你可以在求樂的同時保持真實、善良和健康。

世俗中有好人不長命,壞人活千年的說法。這個想法恐怕對長命有誤解,按照中醫的說法,人最多可活到120歲左右。那麼72歲才及格,96歲以上才優秀,也就是說96歲以上才算長壽。

你聽說過哪個壞人活到96歲以上的,很少吧。我們大部分好人也很難活到96,那是因為我們沒有科學的求樂觀,我們可能沒有做壞事傷害別人,但我們做壞事傷害自己。

不健康的求樂觀是短視的、自私的,為了眼前蠅頭小利犧牲未來巨大利益,為了個人利益,損害整體利益;追求過度快樂的人,往往情緒上控制能力也很低,導致求樂而得苦。

好人壞人,沒有明顯的界限,在求樂的道路上,我們大部分人都是短視和自私的,只是那些被別人明確地認定為壞人的人,對樂的追求更極端,觸犯了道德戒律甚至法律。

極端求樂,身心不會健康,不太可能長壽。那些活到120左右的人,我想,他們一定是大好人。

我是想到哪兒寫到哪兒,沒打草稿有些亂,總結一下:

生命的意義與物質存在的意義一樣,證明了宇宙的存在;

人生在時間的長流中看來是沒有意義的;

人生有無意義不影響人對生活的體驗;

人活著,天性求樂,以科學的態度求樂,可以讓人的快樂更長久;

科學的求樂觀讓人更長壽,極端求樂讓人短壽和不開心。

附上一個詳細的擴展:

人生的終極目的究竟是什麼?​图标

生為人傑,死才能為鬼雄。好好過自己的人生,科學求樂,和諧求樂,裡面全是大道的修行。也許當你死後,竟然發現真的有冥世,而你陽世一生科學求樂的修行,是可以把修為帶到那邊的。

你過去就滿級了,而那些極端求樂者,還要繼續在輪回中受苦。

不過,等等,如果真的有冥世,那我們豈不是都永恆了?這樣看來,人生的意義就是給我們一次修行的機會吧。

思想的最高境界是什麼?​图标


Lam:

這大概是我無聊時,思考的最多的問題……

而不管外界再給我多少雞湯,說多少冠冕堂皇的話,生命的本質是毫無意義的。

但思維思想發展到現在的人類,絕大多數的人是無法接受,我也接受不了。明白是一會事,理解接受是另一回事。

所以我們拼了命的去賦予生命意義,過的有意義,活的有意義,甚至以此來抵抗對死亡的恐懼。

ps前面看到有位Aorquer的話,我覺得很有意思,生命最有趣的地方,在於你有一個選擇……你可以選擇隨時結束你的生命——自殺,一旦你擺脫了框框條條,接受了這個自由選項以後,你會莫名的輕松很多……

不是要自殺,而是知道自己有這個選擇……


喵星人向前沖:

生命的意義是見證宇宙的偉大。


暮無井見鈴:

這么中二的問題需要中二加雞湯的回答吧。

「……命とは終わるもの。生命とは苦しみを積みあげる巡禮だ。
 だがそれは、決して死と斷絶の物語ではない。
 ゲーティア。我が積年の慚愧。我が亡骸から生まれた獣よ。
 今こそ、ボクのこの手で、おまえの悪を裁く時だ。」
「それがおまえの間違いだゲーティア。」
「確かにあらゆるものは永遠ではなく、最後には苦しみが待っている。 だがそれは、斷じて絶望なのではない。」
「限られた生をもって死と斷絶に立ち向かうもの。 終わりを知りながら、別れと出會いを繰り返すもの。」
「……輝かしい、星の瞬きのような剎那の旅路。 これを愛と希望の物語と雲う。」

「……生命就是要終結的。生命就是積累痛苦的巡禮。
 但它決不是死與斷絕的故事。
 蓋提亞,我積年的慚愧,生於我屍骸的獸啊。
 現在是時候由我親手裁決你的惡了。」
「是你錯了,蓋提亞。」
「確實所有事物皆非永遠,痛苦在最後等待著。
但是它決不是絕望。」
「以有限之生面對死與斷絕者。
了解終結,仍然重複離別與相會者。」
「……眨眼間的剎那,旅途如星辰般輝煌。
是謂,愛與希望的故事。」


三生有幸:

題主自己已經說了,「意義」這個詞需要解釋。

我們無法解釋「意義」這個詞,它離開了生活情景就是超驗的話題。

而你在問一個超驗的問題,卻想用已有的知識回答

來作出回答的人,只是通過不同的理解角度切入回答。

以下內容摘自《邏輯哲學論》

死不是生活里的一件事,人是沒有經歷過死的。

難道由於我的永生就能把一些謎解開嗎?這種永恆的人生難道不像我們此刻的人生一樣是一個謎嗎?

不但人的靈魂在時間上的不滅,或者說它在死後的永存,是沒有保證的;而且在任何情形下,這個假定都達不到人們所不斷追求的目的

時空之中的人生之謎的解答,在於時空之外。

人生問題的解答在於這個問題的消除。

對於不可說的東西我們必須保持沉默——維特根斯坦


airman888:

你認為組成我們身體的水分子和九寨溝的、太平洋的、彗核里的有什麼不同么?

沒有。

如果真的站在宇宙的角度來說,那真是萬物如芻狗,沒人會在乎你的意義。

但是我們活不成天地,也活不成聖人啊。

我們只是努力活著,好好生活,盡力不受傷害。

刀砍在身上會疼,糖吃到嘴裡會甜,奉承聽著會舒服,惡語傳來會傷心。

當你詢問意義時,你是站在哪個角度詢問的呢?

生命的意義就在於維持生命本身。

盡力的去維持一個更好一點的生命,不要去苛責留下什麼帶走什麼,什麼都留不下,什麼都帶不走。

如果有能力的話,也為其他生命維持一個更好的環境,如果有緣的話,有一天你會明白,你是世人,世人是你。

能力再大點的話,就去探索這個世界的奧秘,去回到問題的本初,為什麼萬物相同,萬物不同,為什麼世人是你,你是世人,你卻不是我,我卻不是你?

那會兒再去問自己同樣的問題,生命的意義是什麼?相信會有不同的答案。


Xin:

如果僅問生命的意義,可能有很多自定義的答案。但這個問題的重點在於題設"如果…都要死亡",然後再來問生命的意義,那麼顯然題主的根本問題在於無法理解相同終點下,漫長過程的意義所在。

事實上,這和買票進遊樂園是一個道理,一張票在遊樂園玩一天,遊樂園肯定最終要清場,但大家買票進遊樂園,不是買下了遊樂園的永久擁有權,而是買了一段可以在遊樂園玩耍的時間,這段時間對一個遊客來說有什麼意義,完全取決於他來的時候打算玩什麼,以及散場的時候他已經玩了些什麼並且對此是否滿意。

我們可以同理來說,我們獲得了生命,並不是指獲得永久的生命權,只是獲得了一段在世間生活的時間,在這段時間里,想做什麼,做成了什麼,對自己的人生是否達成目標的滿足,才是生命的實質。


無法釋懷你的浪:

之前微博上看到的一張圖,侵刪


蘇大米:

這個問題在我關注的時間線上已經很久了,在以前我一直是和答主存在著一樣的疑問。是來尋找答案的.

高票答案關於活著並不是為了意義本身的解釋。也在過去給了我很大幫助,幫助我度過了一段多巴胺低迷期。但我還是覺得,這個解釋依然不夠,依然牽強。

直到,我把注意力放到了這個問題的前半部分:人最後都是要塵歸塵土歸土的。因為這個不可控卻可以預見的結果,讓部分人對人生產生了懷疑,既然最後都是要死的,那這輩子,或輝煌,或灰暗,或快活,或痛苦,又有什麼關系,反正最後大家都是一樣的。所以,活著又有什麼意義呢?

所以說,大部分人問出這個問題的原因,都是因為想到生命最後的終點是死亡。

那麼如果反過來思考,如果人最後並不是都是要去死的呢?活著有什麼意義的這個問題是不是迎刃而解了?

反問一句,如果現在所有人都是無限壽命的,有自行作決定自己生命終點的權力,各位有多少人還會問活著的意義是什麼這個問題?

那麼!對於大部分人而言,終極答案來了!活著的意義,就是為了打破人最後都是要去世的這個現實!從個體來說就是讓自己活的更好,更長壽,從人類角度來說,就是不斷延長人類的壽命,發展生命科學,乃至打破生命的桎梏,實現永生。

很多人可能會覺得這個答案很扯,而我反而覺得,這個問題更扯。既然問出了這么沉重的問題,我們就不能期待用一些輕描淡寫的答案去一筆帶過。看起來荒唐的答案,才能回答這個看起來荒唐的問題。

剛想到這個點的時候,我一度以為我把人生的意義和人類的意義混淆了。畢竟有人打趣說過,人類的意義是實現種族的發展和延續,人生的意義是吃好睡好玩好。再認真想想,不對!人類延續的方法早已開始~不斷的繁衍後代,實現基因延續的目的。對於整個人類而言,只要不斷繁衍就能延續,作為人類個體才會追求個體的永遠存續,追求意識的不滅。

低等動物是不會問生命有什麼意義的,甚至底層辛苦勞作的農民工人也不會問生命的意義的,問得出這個問題的人,思考的深度,自己的地位起碼已經是在人類金字塔的上半部分的了。我認為,既然問的了這個問題,那麼就是時候去貢獻力量去解決它了!!

那麼問題來了,可能嗎?目前來說,還沒可能,雖然已經有了人體冷凍的技術,也開始有不少富人選擇把自己冷凍起來期待以後有技術了再次蘇醒的一天。但是目前的技術來說,現在已經凍上的這批,醒來的可能性基本是為0的。

但是總有一天,這個0,會變成1。生物技術在進步,現在人類的平均壽命實際上已經比過去延長了很多。人體冷凍就是開端,給足夠的時間給基礎科學,給生物技術,未必不能化不可能為可能。

夢想之所以被稱為夢想,在於它真的很難實現。

處於文明程度還沒達到實現永生需求的社會。人們的活著的意義是什麼?我認為,是建立在吃好睡好玩好的基礎上,對整個社會提出打生命破桎梏這個需求。不僅僅在於延長壽命,還在於發展基礎科技解決所有的疾病難題。

現代的科技還滿足不了這個需求,我們可以提出這個需求。當一個需求被越來越多人提出,生產力就會傾斜過去,技術發展的速度就會加速。

問這個問題的人越多,實際上需求就越大。

我想起一種螞蟻,在深林大火的時候,他們會抱團成一個巨大的蟻球,然後向前滾出,奮力脫離火海,沖向水裡,沖向對岸。在這個過程中,不可能所有的螞蟻最後都能到達終點。但是就是需要所有螞蟻在一起的努力,才能讓其中一部分得以到達彼岸。這個過程中,所有螞蟻的努力,都是有意義的。

認真縱觀人類發展的歷史,深林大火還沒來,但是火苗已經有了。看看各國難以掌控的生育率,各種宗教爭端,日益惡化的環境,越來越高的海平面,留給我們的時間其實也不多了。

想要成為到達彼岸的螞蟻中的一員?加油!

覺得不願意為他人做嫁衣,不願意去組成蟻球的一部分?開心就好。

然後,到達彼岸的那部分人,又會有人站出來問:反正我都是不會死的,那麼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嘿嘿嘿!

題外話:做了深入調查,現在人體冷凍頭部在美國的價格是100萬人民幣。在山東有個新開的基地是200萬左右。這個價格,其實吧,我覺得不貴哈,起碼比房子便宜。雖然說希望渺茫,但是死了燒了那希望就是0,說不定以後發展出能解凍的技術呢。100年後誰又知道科技會發展到什麼地步,100萬買一個概率,見仁見智啦。

有人問凍了誰會喚醒你,哪怕是自己的子孫後代,先考慮的都是他自己吧。這個好解決,立個遺囑,喚醒的人或者機構獲得自己一半以上的財產。

又有人問哪怕醒了你身邊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有什麼意思?哈哈,你們認識的幾個人可以一起去凍嘛。團購更優惠哦。

嘿嘿嘿,有錢,啥不可以解決。


勿忘初心不殤離別:

既然所有生活都活著過,那死亡又有什麼意義?我看到過初生的小狗,有點難看,可是小小的讓人憐愛,當時還在讀國中的我小心得捧在手心,母狗躺在旁邊。然後它們長大,玩耍,受傷,各種好的壞的事情。生命的意義在於經歷,豐富,因為活著所以才會思考意義。花草樹木,千萬生靈才構成了世界,更粗糙點,活著是本能


匿名用戶:

高三 理科生

有一次班會說到許多優秀的企業家 這時候主持人讓所有的男生站起來 接著又讓想和他們一樣擁有上億資產的坐下去 我沒坐 和我一樣的也有零星兩三個

我們的回答幾乎都是 我要那麼多錢幹什麼呢

誠然 錢很重要(想否定的人把錢給我好了)但是 我不是為了掙錢而活著的 錢是給我想做的事提供幫助的 是用一份代價換得做別的我認為值得的事的幫助

我沒要什麼宏圖大志 沒有心繫百姓蒼生 我知道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人並且早已認清了這個事實 我並不想要做出一番事業 家長老師認為的那種事業

我甚至也不想以後撫養一個孩子 我想和我愛的人(如果能有的話)一起四處遊歷 我喜歡唱歌 也在學著吉他 我想以賣唱的方式給我自己資金上的幫助 在大學里也會努力通過各種方式積攢啟動資金 如果能有幸遊歷完這個世界 我想我會從事有關音樂的職業

我並不冷漠 我也一直保持著善良 給我認為需要的人提供我所能給的幫助

我不走傳統的路不是因為帶有著不屑的態度 我一直覺得傳統的生活也有自己簡單的快樂 但是我更喜歡的是那種無拘無束的自由 享受自然和宇宙的自由

自認為三觀比較正 一直熱愛生活 心態極好 自我調節能力極好 也可以說比較沒心沒肺吧

我從小父母離異 但是父母及兩邊的家庭都對我很好 而且我的父母都比較開明 我相信我的想法他們也能接受

對了 我只是普通人家的普通孩子 非富非官

這是我的人生想法 可能有點跑題

希望我能不忘初心吧


Yinger:

是為了遇見你


雲師傅:

在已有的文字記載中,人類第一次大面積的質問和懷疑生命的意義是在一戰之後。

工業文明,高科技的出現,瓦解了人類的宗教思維,戰爭又讓原有的社會結構支離破碎,人類普遍開始缺乏歸屬感,這種無歸屬狀態讓非常多的人產生「異化」心理,認為自己是這個社會的「外人」。

在這種無歸屬的孤單之中,人類發展出了存在主義哲學,用以自我拯救——

人是在無意義的宇宙中生活,人的存在本身也沒有意義,但人可以在原有存在的基礎上自我塑造、自我成就,活得精彩,從而擁有意義。

在這之前,我們認為生命本身是有意義的,我們是上帝的孩子,我們來到人間是一種歷練,佛教講輪回,儒家又以孝道為核心,敘述個體存在從出生那一刻就是有意義的。

在存在主義哲學發展之後,這種認知發生了變化,我們開始接受我們的出生對我們自己而言是沒有意義的,如果我們此時終結自己的生命,也不會有任何影響,但是我們可以去在自己的生命中塑造自己的意義。

例如西西弗斯,他要把大石頭搬上山,這就是他的意義,個體應該自己為自己的生命探索出一個意義來。

這是一種轉變,從人生而有意義,到個體在自己的生命中,自己去定義自己的意義。

這種轉變,是一種個人意識的覺醒。

歸根結底,我們在詢問生命的意義的時候,其實是在尋找歸屬感。

當一個少男看到了自己心愛的姑娘,想要一輩子呵護她,那一刻他會覺得人生是有意義的。

當一個母親,看到自己襁褓中的孩子,想要一輩子保護他,那一刻他會覺得人生是有意義的。

西方世界在宗教文明瓦解之後,他們重新塑造了一個歸屬,就是家庭,這就是為什麼現在很多大片裡面,都會強調家人這個概念,這也是為什麼儒家會在西方有過幾次提倡。

而在我們中國,我們在封建文明中,一直都是家庭為核心的,但是市場經濟的發展,我們的家庭觀念在被緩慢瓦解,現在的年輕人,一部分依舊以家庭為歸屬,一部分更多的傾向於賺錢和事業的成功,開始以社會為歸屬。

但是社會並不能很好的承載個體的歸屬需要,這就造成了我們國家現在不少年輕人處於一種焦慮、無意義狀態。


閆玉強:

物質越發達,精神越空虛。卡巴拉智慧是一切問題的答案。


用戶已:

所謂某事物有意義,就是客體產生的結果中某一樣與主體的目的相符。對不同的主體,同一客體會有不同的意義。

生命對主體(我)有何意義?首先要問我的目的是什麼?要解答這個問題,就要明確什麼是我?

我是什麼?

是這具註定朽壞、時時更新的肉體?是那盲目的生存意志、永不停歇的欲求及欲求與環境派生出的喜怒哀樂?是一切相關社會關系的總和?還是我的理智(這現實世界的模糊扭曲的映像)?

1:更高的層次

「我」即是一切生靈共有的,永恆不變的生存意志

每個生命個體就如同精巧無比的機械,對著特定的動機做著註定的行為反應(見《叔本華論道德與自由》)。其實並沒有什麼我,非要說的話,也只是生命中共有的那奔騰不息的意欲。而這意欲又是如此盲目地尋求自身的永恆存在與延續。對這意欲而言,活著,即存在本身就是目的,換言之:生命本身即是意義,個體的生命難逃一死,但種族的生命可是永不停息。「我」是短暫的,易朽的。可「我」又是永恆的,不朽的。如果我們能跳出這落葉的視角,在春風中的樹葉中再次認出「我」的模樣,就不會哀嘆這註定死亡的生命的無意義。

2:個體的層次

「我」是從這個個體出生到死亡期間的,反應於這具肉體的一切意欲活動

生命對個體毫無意義,生命是種族的意義與目的。而個體只是種族延續永恆生命的手段與棋子。

對個體而言,生命就像是對永恆寧靜無覺的一次冒昧打擾,一場突來的鬧劇。你被突然拉到這個世界,而對死亡本能的恐懼把守著這個世界的出口。死亡是你絕望痛苦中的永恆退路(再次回歸永恆的虛無),但同時也宣告了你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勞。一場註定死亡的生命無法給你帶來什麼,反倒使你白白遭受苦痛與空歡喜。我們之所以還活著,僅僅是因為我們還沒有足夠的動力去挑戰死亡這一世界出口的守衛者。

如此看來,要個體活著並不需要給予他意義。個體對命運的安排是無力反駁的,然而個體還在追問活著有何意義,只是不願接受活著的虛無。對於不願接受這虛無本質的個體,他們大可捏造些似是而非的答案安慰自我。而接受了這虛無本質的個體,也不至於因此就決定放棄生命。

接下來的問題是,為什麼個體無法接受虛無,為什麼個體需要意義?

如果一切努力的結局只是虛無,為什麼個體會因這一事實而陷入放棄努力,放棄生命與恐懼死亡的困境中。(後者不言自明,問題就剩下前者:為什麼一件註定徒勞的努力會讓個體喪失嘗試的動力)

至此,答案就清晰了。因為個體在生命過程中沒有足夠的樂趣。追問生命意義的人一定沒有從活著這件事本身獲得樂趣


最後,開個腦洞。

所有時間空間內的一切生命體都是你,你是造物主也是被造之物。也就是說你創造了一切的「我」,你就是一切的「我」。但這一切都在你獲得生命的那一瞬被忘記了(準確說你之前是無識的,談不上忘記),你獲得自我意識後就只認識這具肉身中的我。

你為了生命受盡苦難:與大樹爭奪土地不多的養分,與隔壁的大腸桿菌菌落競爭,逃離獅子的追捕,在城市的垃圾堆里翻找食物,在耕地里拖著犁前行,在羅馬的斗獸場里撕咬,在七八線城市拾荒,在大城市裡人模狗樣。每一肉身中的我都用短暫的,虛幻不實的慾望安慰自己,使自己不去看世界的殘酷無情。

不斷掙扎、不斷獲得、不斷失去並最終一無所有。你在出生與死亡之間不斷重複這樣的過程,從亘古到未來佔據所有時間,從基本粒子到無盡宇宙佔據整個空間。從水熊蟲到人類佔據所有形式。整個時空只是這樣一種遊戲的演算紙、容納箱。

那麼,這樣的我到底是出於什麼目的在玩這種痛苦的遊戲?唯一的答案應該是(它/他/她/TA)在學習練習失去,教材就是世間的所痛苦(欲求不得便是苦)。只要有欲求,就註定有痛苦,於是就還有沒學玩的,未透徹的苦。直到死心斷念,無欲無求,一身冷寂,生性薄涼就算是從這學習中畢業了。

為什麼人會羞於在他人面前暴露性行為?因為這一行為向其它的「我」暴露這一世的「我」還是個菜鳥,還受制於肉身的慾望不得解脫。至於其它物種中的我,甚至沒有足夠的認知力認識到這一羞愧之處。

怎麼形容這種感覺,看看下面這些帖子

The egg

自然界有哪些殘酷的現象

年紀輕輕就出家的人經歷了什麼?

就我感覺,在不同境界上,同一哲學問題會有不同的答案,他們在各自的境界上都是對的。在更高的境界上,有些問題甚至不構成問題。宗教、神話只是以寓言的形式表達著真理,以謊言訴說大眾無法理解或不願理解的真相。

所以真正的基督徒不應該設法去證明聖經中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比如上帝存不存在,有沒有天國、審判)。佛教徒也不應局限於打坐誦經,放生布施。磨磚不能作鏡,打坐又豈能成佛。他們應該去關注真正核心的東西:悲觀與無常,禁慾主義與苦行持戒,愛人與慈悲,人的原罪與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阿昆:

當初看尤瓦爾·赫拉利的《人類簡史》,講人類社會是建立在故事的基礎上,也就是說,我們所追尋的,金錢、權利、信仰……都是虛幻。

而道金斯更現實,道我們人類不過是基因控制下的生存機器,我們所學的一切學問,經濟、社會、心理、生物、物理、化學,以及我們的生活,賺錢也好,當官也好,都是為了讓基因能更好地保存、傳遞下去,或者說,基因為了讓自己能更好地保存、傳遞下去。

於是想:是不是把自己的種子播下去,我的使命就完成了,就可以沒有遺憾地離開了呢?

世事無常,「積聚皆消散,崇高必墮落,合會終別離,有命咸歸死」。

這樣來看,人生是沒有意義的。

但也正是因為它沒有意義,是一張白紙,所有我們才能自由發揮,賦予它意義

孔子說,我們人生的意義是「參贊天地之化育」,彌補天地化育之不足,比如天要颳風下雨,人類發明房屋把風雨擋住,比如糧食不夠吃,研究新品種增加產量,所以人生的意義是參贊天地之化育,也就是幫助萬物。

相比向外求索,追求情感寄託、物質財富,開口閉口「賺它一個億」,古人的說法,的確讓人安心:

「大丈夫生於亂世,當帶三尺劍立不世之功」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推到一世之智勇,開拓萬古之心胸」

只是看著都覺得心潮澎湃,想必不會為了物質迷失自我,出賣靈魂,也不會因為無所得而變得焦慮、沮喪。

而關於死亡,孔子道:未知生,焉知死。莊子說:故善吾生者,乃所以善吾死也。一個人真認清了自己生命的價值,認清了生命的意義,生命的方向,才知道應該怎樣活著。所以說,善於生活,才善於死亡,才知道如何面對死亡。

人從出生開始便隨時在生死,不只一年一月的衰老,而是每時、每分、每秒都在衰老,上一秒死亡,這一秒出生,「方生方死,方死方生」。

如此來說,是不是就能更從容地面對死亡?也不需「死」一次來找出人生的意義。

後來又翻看道金斯《自私的基因》,看到了一些之前自己忽視的東西。

所謂的覓母就是一種「文化基因」,它存在於我們的大腦中,並且也能通過模仿實現自我復制。它可以是一首歌曲、一本書的內容或者某些人的觀點。這些覓母通過人類的大腦進行復制傳播,就好比基因通過身體復制傳播一樣。當你把一個有生命力的覓母移植到我的心田時,事實上你把我的大腦變成了這個覓母的宿主,使之成為傳播這個覓母的工具,就象病毒寄生於一個宿主細胞的遺傳機制一樣。

我們是作為基因機器而被建造的,是作為覓母機器而被培養的,但我們具備足夠的力量去反對我們的締造者。在這個世界上,只有我們,我們人類,能夠反抗自私的復制基因的暴政。


米小羅:

這個問題自從我母親查出胃癌之後我就在思考了。

中國人特別避諱討論生死,但是生死確是你無論如何都逃不掉的事情。

有句話叫做父母是一道簾子,把子女和死亡隔開了。什麼時候簾子沒了,做子女的就要直面死亡。

現在我的簾子已經被掀開一半了。

人這一生不過短短幾十年,其實很短暫。

放在歷史上就是一個瞬間。

那人活著是為什麼呢。

我覺得是為了享受生活的過程。

因為生活的目的可能有很多,但都只有一個最終的目的,那就是死亡。

也就是說你從出生開始,一路走下去,就是沖著墳墓去的。你途中的每一個目標,都意味著你離墳墓更近了一步。

無法避免。

目的地是死亡,但是過程不是。

奔赴一個個小目標的途中,你會遇到很多人與事。

喜怒哀樂,嬉笑怒罵。

你在其中成長。

感受痛苦,體會快樂。

賺了錢,並不是讓你數著銀行賬戶里的一堆數字,而是讓你把這堆數字變成你的衣食住行。

娶了老婆,不僅僅是搭夥過日子,更重要的是有那麼一個人,你倆可以吵架,可以和好,可以同甘共苦,可以一起還貸款,也可以摟著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生兒育女,不僅僅是為了把她撫養成人自立門戶。更重要的是看著小傢伙一天天的長大,哭了笑了,牙牙學語,第一次喊爸爸媽媽,第一次走路,第一次上幼稚園 ,上學,考試,畢業,交男朋友,結婚……

這每一步,都標志著你離死亡更近了一步,本身其實是負面意義。

但是精華在這過程中間。你體會到了為人子,為人夫,為人父的酸甜苦辣。

人死之後一切皆化為虛無,幾十年後你的子女也死了,甚至不會有人記得你來過這個世界。

你生時的一切,統統會給你奪走。

甚至連記憶都給你奪走。

唯有那一個個瞬間的或好或壞的體驗,誰都奪不走。

對於你來說,那一刻就是永恆。

生命無常,誰也不知道能不能看見下一秒的太陽。

每一刻都有可能是你的最後一瞬。

在還活著的時候,好好享受生活吧


笑穆南:

生命像魚缸里的魚終結在塑料袋子里, 也可能終結在飯桌上。

大人們就像窗戶上的蒼蠅,在世界這個大魚缸里撞來撞去。

——《刺蝟的優雅》(芭洛瑪)

生命的意義太廣大,僅引用一句話以表達些許看法——

「生活意味著對同伴有興趣,成為整體的一部分,對整個人類的幸福做出自己的貢獻」。

簡而言之,難道就是「為了世界的愛與和平」嗎?

哎呀哎呀,請忽略鄙人的簡陋的詞匯。

我們可以看看在《刺蝟的優雅》這部電影里,芭洛瑪(女主)小小年紀彷彿就看破了紅塵,打算在13歲的時候死去,並燒毀日記。

在她看來,大人們就像窗戶上的蒼蠅,在世界這個大魚缸里撞來撞去,她覺得「生命毫無意義」,「生命像魚缸里的魚終結在塑料袋子里, 也可能終結在飯桌上」一樣。她對大人們談論「死亡」這個問題的敏感嗤之以鼻。

她要拍出一部,一部關於生命是如何得荒誕不經的電影。

在這個過程中,她認識了勒尼,並和她成為了忘年之交。

勒尼也找到了不論身份貴賤而與自己相愛的人——

然而,正如勒尼在書中找到藏身之所一樣,芭洛瑪也尋到了自己的知己,或者自己可以暫且獲得心靈慰藉的人——勒尼。但這一切的平和卻戛然而止了,勒尼因意外去世了,一切來得那麼突然,讓人猝不及防。

勒尼的去世讓芭洛瑪的沖擊是很大的。帕洛瑪哭的很傷心,唯一一個有著與他靈魂共鳴的人也失去了

或許那一刻她對生命有了新的理解。曾經那個彷彿看破紅塵的厭世女孩或許也意識到了生命並非「毫無意義」。

專題導航<< 既然所有的生命都要死亡,那麼生命的意義是什麼?既然所有的生命都要死亡,那麼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