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痛的手術是哪種?

問題描述:最痛的手术是哪种?
, , ,
鐵加曼戰斧:

我來說個冷門的吧,其實回答這么晚應該沒有人看了,我就當作是吐槽好了。
我要說的就是…包莖手術。
有些小孩子(比如我)天生有包莖,包皮裹住龜頭翻不出來,為了避免將來發育了龜頭仍然頂不出,就必須要在小時候通過手術解決這個問題。其實原理就是包皮和龜頭粘連長在一起了,那麼這個手術也很好理解,就是拿刀把粘連在一起的地方割開,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問題只是…
這手術媽的不能打麻藥!還有…
根據粘連程度不同要連做數台手術!

我做這個手術的時候正值國中,那是我第一次上手術台,有點小興奮,有點小緊張,腦海里翻來覆去的回想課文上讀到的那些忍受酷刑寧死不屈的烈士,正胡思亂想間,一位眼睛水靈靈的護士走上前來扒下我的褲子,扶起我的小弟弟,醫生在旁拿著刀和鉗子,跟我說小朋友,這會有點痛的,稍微忍一忍,為了你以後舒服,乖,護士在旁撲哧一笑,當時的我尚不知這一笑的深意。

然後,醫生嵌住我的弟弟,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把我噎住了,我清晰感覺到皮肉被剝離的痛苦,剛想放聲大叫,護士姐姐贊許地說,小朋友你真勇敢,姐姐還么看過哪個男孩子像你這樣一聲不吭的,把我一聲痛嚎憋回肚子里,現在想想護士姐姐套路真深…

割完只是痛苦的第一步,小便才是另一噩夢的開始,每次尿液從尿道口出來都如萬根燙紅的小針在尿道攢刺一般,痛的我齜牙咧嘴,而且一日要抹三次葯膏,每次抹葯都要把手術切開的包皮再翻下來,傷口粘連的那種滋味現在想來仍是叫我直吸冷氣…
如此這般過了兩周,第二次手術開始…
我總共做了三次…

但話說回來,做過這個手術之後好像在發育的時候小弟弟長得格外的好…確實帶來不少好處


Aorqu用戶:
說一個我的親身經歷吧,我自己覺得很痛,不曉得你們怎麼看,不要噴我哈,記得那是10年的時候吧,當時我在讀高三,快要聯考了也就三個月左右的時間了吧,父母都不在家我借宿在親戚家,後來發現我耳朵背後長了一個什麼東西,也沒多想就沒管,後來變大了,害怕有什麼問題,然後親戚就帶我去醫院檢查,醫生給我拍了一個片子,說是什麼瘤之類的,讓我做手術切除了,然後親戚就幫我預約了醫生,記得手術是在一個周末做,然後我們去了醫院,醫生是個老阿公挺慈祥的,他說怕你害怕讓家屬進來陪你,然後在懞懞懂懂中被推進了手術室,啥子都不清楚的我躺在了手術台上,醫生給我蓋了一個布在頭上,聽到他把我的頭發剪了,然後給我打麻醉針,局部麻醉,打的時候我說有點痛,他說一會就不痛了在給你打麻醉濟,後來就感覺那一坨沒有知覺木木的,我能清楚的感覺到醫生做手術的過程,似乎他的刀不是很利,割的時候緊都不斷的樣子,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好了,給我縫上了,弄了個疤,讓我出去坐著,讓親戚把從我頭里拿出來的東西送去活檢,後來才知道活檢就是看是良性還是惡性的,做完手術回家我就去了學校,那天晚上晚自習,麻藥過了,好痛,那種痛撕心裂肺,忍著痛眼淚大顆大顆的掉,老師進教室看到我,說怎麼才做了手術就來了哦都不休息下,看到我痛得哭,他讓同學去葯店給我拿了震痛葯,後來慢慢的不痛了,然後過了一周,報告出來了,說的是良性的,毛母質瘤,還好是良性的,哈哈~


Aorqu用戶:
我自己,經歷剖宮產兩次。手術過程中倒是不痛,痛的是手術之後。第一次沒用鎮痛泵,醫生還老來按壓,說是可以幫助淤血排出,還打了三天縮宮針,痛的我狂喊,手術完第一夜通宵沒合眼。所以去年得知必須再做一次剖宮產,心裡充滿了畏懼。結果第二次鎮痛泵沒用,白花了四百多。剛下手術台就全身發抖,嘔吐。依然按壓,依然三天縮宮針,寒冬臘月的,痛得我全身發燙。見多識廣的月嫂阿姨,說我是她見過的對疼痛最敏感的人,沒有之一。
我爹,年輕的時候得了肺炎,很嚴重的那種,做了開胸手術,摘除掉一根肋骨,至今背上有一條大大粗粗紅紅的傷疤,肩膀一高一低。他從沒說過手術有多疼,但是看看那道疤,完全可以想像。


坑我餓了:

聽我說完,你絕對會覺得我是最痛的。。。。

小時候不聽話,剪指甲一直剪到肉里,然後指甲長肉里了,然後去天津醫院拔指甲,專門掛了了個副主任醫師的。然後往大腳趾打麻藥,割指甲(打麻藥的時候,腳趾頭上神經很多的嘛,然後我就疼的直抽抽,醫生說,你動什麼!我當時心想。要不讓我用針戳戳你?)。。。

然後這並不讓我感到疼痛,因為打完麻藥就不疼了。。。兩個禮拜指甲長出來,好死不死去踢球了。。。回上海的火車上,腳成功的發炎了,去上海的醫院復查,指甲沒拔乾淨,踢球踢歪了又往肉里長了。。。

然後!!!!!重點來了!!!!!老步驟,打麻藥,疼的死去活來。想著等會就不疼我就忍住了!。。過了一會醫生動我腳趾甲,我說怎麼有感覺?醫生說。不會吧,估計少了,又給我打了一針。。。。疼的死去活來,然後我跟醫生說我兩個月之前也割過。。。。醫生說大概麻藥

免疫了!!!!

免。。。。。疫。。。。。

。。。。在一個手術室的咆哮聲中結束了手術。。


yummy隊長:

看了上面,覺得我割扁桃體不打麻藥,腳小拇指和無名指中間被麥桿戳進去,天天被酒精棉簽捅進去消毒真的不算大事


匿名用戶:
先說答案 針灸麻醉開胸手術

有沒有聽過九十年代末20世紀初那股中醫熱?

那時候針灸的鎮痛功效正在逐漸被認可,當然並沒有像現在這樣得到國際公認,類似放衛星的事件便出現了,上海某醫院開展了個項目,還被列為國家國家重點實驗室,聲稱可以僅在針灸麻醉下完成開胸手術,以彰顯中醫之神奇,並以此為主要研究工作。
實際情況是什麼呢?並沒卵用好么,不合用其他麻醉劑(區域麻醉 全麻),那就擦邊球用點局麻,好歹緩解一下實驗對象的痛苦;鎮靜催眠葯物是必須的,睡著了可能就不疼了;此外,患者手術前還會接受大量的疼痛忍耐訓練,並獲得一大筆實驗津貼,你們懂了?

最後好像也完成了幾例手術,真是,當時的倫理委員會幹什麼吃的?

那個重點實驗室的牌子現在還在,贊夠多我就去拍。

其實並不完全是西醫們真的相信中醫才去做相關研究,只是那個時代的大背景,你的標書帶著中醫倆字就能伸到項目、課題、重點實驗室,一切都是經費鬧的

利益相關:該醫院在職小醫生一枚 匿了


土掉渣:

算不上最疼,說一個我經歷過最痛的吧,聯考暑假的那天晚上,我正睡覺呢(側身睡得),突然覺得耳朵孔進東西了,一個激靈就醒了。然後耳朵里進了類似於這個的甲殼類的bitch比這個圓一點,體積和小拇指蓋部分差不多,最坑的是這b在耳朵里不能轉彎,一直往裡面拱。我直接從床上跳下來,側著頭希望它能出來,然後就聽見特別大的吱吱聲,這個蟲渣是頭旁邊有兩個腿,加上嘴三個刀一樣的東西在我耳朵里隨便割,真的是痛,我瘋一樣的沖到水龍頭旁邊,用手接水往耳朵里灌,一邊灌一邊急切的喊;媽,媽。然後我媽急忙從房間出來,我真的是痛瘋了(應該是嚇瘋了),一直喊我耳朵要聾了,我要聾了。當時以為他會一直前進把我ko掉。然後媽媽去廚房拿香油往我耳朵里灌,這b被淹死了。我側頭讓油就出來,然後自己就再次蒙蔽了,右耳朵聽不見了,很奇妙,明明看媽媽張嘴就是聽不清楚,轉個身左耳朵對著老媽的嘴就能聽見,我以為自己要聾了,吸口氣盡量平靜的對老爸老媽說沒事。
接著把自己鎖屋裡,用衛生紙堵住耳朵,側身躺著一夜未眠,在想我聾了以後怎麼辦(太年輕),第二天起來衛生紙上全是血,嚇尿了。簡單吃個飯給老爸老媽說自己去醫院看看。然後就是枯燥的掛號,找醫生。還好醫生很年輕,三十多歲,簡單檢查了一下,說了句腫的很厲害嘛,拿了個鉤子要給我勾出來,疼!由於周圍都發炎了,根本碰不到蟲子就疼的想死!說實話,我不是一個矯情的人,換個地方我吭都不會吭,確實是受不了。醫生沒辦法,換了個噴霧式的,噴的我半死不活的,由於我坐在椅子上,雙手緊抓著,這b調侃緊張個什麼嘛。噴不出來……又換了辦法:大的注射器,調好溫水(挺人性)。高潮來了,這b讓我托著個托盤,防止水流到地上,拿著注射器對著耳朵這一陣猛噴。來回近十次,沖出個翅膀,手托酸了,頭是真蒙逼,真想把椅子給他掰折了,問了句有沒有不痛的,又被這b調侃,小夥子一點也不勇敢(這b一頭汗)。再這樣只能做個小手術了。
!!!戳到我軟肋了!!來,拿鉤子快速解決,然後咬著牙讓他給勾出來了。
以後大家耳朵里進東西,爽快點,早死早托生。過來人的經驗,唉,說多了都是淚。


浮生若夢:

我姐姐說

明明還有救

明明很努力救了

可是還是走了

心痛


Sam Cannon:

分娩的時候,有個蚊子盯你


池白唐:

拔水準阻生齒…
割開牙齦,切開槽骨,挖那顆牙,過程中不幸根斷了的話要剔根,清理完了縫上,半個月左右能正常吃東西,之前臉頰都是腫的,不幸感染了的話再加上幾天的吊水。
沒錯是有麻藥,但葯勁兒過了之後每天都要吃東西喝水撩騷傷口啊ˊ_>ˋ
準備去拔右下ˊ_>ˋ先佔個坑,拔得不順利的話…掏出智齒和大家分享下
——————————————————————


我來拔右下了_(:3」∠)_


璟兒:

對急性牙髓炎治療不要求打麻藥的同志,我都覺得他們是烈士!


文苑闌珊:

做手術不都是麻醉嗎?難道還有人學劉伯承不打麻藥,關羽刮骨療傷?


Aorqu用戶:
我來說一個包皮手術

其實包皮手術是很健康衛生的一個開始,看日報還說過能預防艾滋

他的過程是這樣的

高能預警(圖片拿來科普)
當然了,其實有打麻藥的

確實過程確實不疼,大概的感覺就像是聽到衣服被撕開來,但是沒什麼感覺(廢話····)

在這里建議,如果家裡有小孩,或者將來有小孩的話,建議早早做,去正規醫院做

現實情況是,很多人都是成年之後做的

成年做了之後會怎樣呢?

晨勃(麻煩說清晨是美好的,那個人過來讓我給你丁丁來一刀)

走路

等等等等
只要你能想到的行為方式,就算是踮腳,都能帶來和往常不一樣的感受(抖腿治不好,越疼越抖,越抖越疼)


Freeman:

看了幾條,感覺健康真好


小蘑菇:

最痛的手術是手術室外沒人等你沒人陪你的手術


驪歌哀哭三萬里:

甲溝炎手術。 雖然打了麻醉但是看到醫生拿著剪刀在你的指甲里挖啊剪啊再摳幾下最後把指甲拽出來把甲創破壞掉然後血流一腳的感覺真是想想就抽。


張小抽:

產後兩個月,剖腹產刀口開了,脂肪液化,裡面灌了很多膿血,我站那裡,冬天加厚睡衣都透了!去醫院外科大夫說這個病很少見啊,沒事,你去換葯室躺著我給你把刀口剪開,我當時就尼瑪傻逼了,剪開?哥你不是再開玩笑呢????我以為至少得給我打個麻藥把????
藍後哈,我去換葯室,大夫來了,麻利的剪開,然後清理膿水,經典的來了,他要護士拿濃鹽水棉球來給我泡傷口!!!然後護士嚇跑了,嚇跑了……………
再藍後,他泡夠了哈,給我刀口裡放了一堆面紗布條,說是引流,估計就是把濃吸出來…告訴我每天來泡濃鹽水,換面紗布條…後來每天來都是護士長換,小護士不敢碰,護士長就跟他們說女人生個娃多麼痛苦,我每天當教材…
換了半個月,我去語重心長的找醫生談,你能不能給我縫上?每天肚子上的肉里有個繩子感覺很奇怪!而且膠布貼的皮膚都爛了…醫生說多大個口子還縫上,自己就漲好了,我就這么苦逼的換了一個多月葯,居然真長好了,護士特別興奮的還給我往兩邊扒看看會不會開裂!什麼仇什麼怨啊大姐!??
刀口現在凹陷進去了,長得歪歪扭扭的,因為脂肪化了,而且自己長得特別就難看!別問我多疼,我昏過去幾次!自己腦補把,畫面太美我不敢看啊!!!!


白公子:

不打麻藥的話,哪種都比較痛


[已重置]:

如果2選1,那是痔瘡,因為肛門的神經遠此牙齒敏感。但如果是世界上最疼的,不能說是那個手術,只能說是哪種人,有人天生麻醉過敏。手術是不建議打麻醉的。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