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痛的手術是哪種?

問題描述:最痛的手术是哪种?
, , ,
嘉言懿行:

糖尿病→剖宮產


米衙:

最痛的手術是變性手術,因為疼的是其父母。

最揪心的手術是人流手術,疼的也是父母。

最不疼的手術是包皮手術,割掉包皮,大家都開心。


張晶垚:

非專業人士的回答。完全是自己的經歷與體會。
2008年初由於長期尿酸高的關系,我的痛風越來越嚴重了,看了中醫西醫一大堆,葯吃了口忌了,可效果並不明顯。
而且比較嚴重的是,左腳的腳面上鼓起來一個大包,直徑大概有一塊錢那麼大,關鍵凸起的地方比較高,這里正好是穿鞋摩擦最厲害的地方。時不時的就整個腳都腫了,腫到和電影《滿漢全席》里那個熊掌一樣,而且發亮,可以說膨脹到極限了。去醫院檢查被告知炎症,打吊針,消炎!的確有效,每次打好針第二天就消腫。
但是腳面腫的概率越來越高,而且裡面慢慢的出現一個硬塊,一開始大概一粒米大小,後來就到了黃豆,再到蠶豆。
當時有的時候連鞋也穿不進,工作中有的情況推不了,我當時負責一個地產項目的營銷工作,每個月的推廣會,還有與甲方的匯報工作都必須出席,項目推進了一半,我也不好意思拍拍屁股走人,所以很多時候我都是穿著西裝打著領帶,穿著拖鞋,一瘸一拐的去開會。非常痛苦也非常尷尬,徹底解決這件事在我看來是當前最重要的事情。
可怕的事情馬上就要發生了,前面都是鋪墊,希望不要嫌我啰嗦。
春節的時候我去探望父母,父母都在醫院工作,但都不是醫務工作,不過耳聞目染也懂點醫學知識,身邊的朋友也都是醫生。就諮詢了骨科主任,該主任十分熱心,說你這個先拍片子,然後再說,片子拍了以後說腳面有個很細小的骨裂,估計是你以前傷了沒注意看,有點凸起,所以總是炎症。我說那怎麼辦呢?他說做個小手術,十幾分鐘,把小凸起切除就是了。
一切看來都是被安排好的,安排的人叫上帝。應驗那句話,這就是命!
三天後萬事俱備我被推進手術室,本來說小手術門診就可以完成,但是畢竟我父母都是醫院的職工,所以對我這么小的手術也算認真對待了。
上了手術台主任說我用止血帶把你左腿箍起來,這樣手術時就不太會流血了,現在技術先進了,痛苦和損傷都要少很多了。我心裡滿滿的感激之情。
然後就是麻藥了,主任指揮護士拿葯的時候說用計量最小的,他這個十幾分鐘的事情。我只當是拔牙一樣的手術,聽完這個話後非常放心,安穩的等待中我都快睡著了。
打麻藥針的時候還不太疼,打好針就是等待,時不時的主任用探針試試我腳問我有沒有感覺。我這時候都不知道,三十多年人生中第一次體會到死去和活過來再死去活過來……的命運馬上就要降臨了!
等腳部沒有知覺了以後就開始開刀了,一切正常。
然後看到主任的表情有點不自然了,他和旁邊的護士嘀咕著什麼,我昏昏沉沉的沒聽清楚。
然後我能感覺到主任在用手術刀在我的創口裡刮,當時還在想,關雲長那時候沒麻藥,不容易,這要是讓我沒麻藥刮我可能會砍人。
大腿被箍住了時間長很不舒服,酸脹的感覺讓我冒冷汗,我抬手看了看錶,咦!這都半個小時了?怎麼還沒縫針?
我看了主任一眼,他感覺到了,對我說,打開裡面都是白色的石膏狀物質,大概是痛風石,都把肌腱給侵蝕了,我幫你弄乾凈,但是太深了,估計還要往下挖!
挖!好嚇人的用詞!主任說你忍忍啊,我盡快,我表示感謝和可以配合。
然後主任讓護士把我扶起來看我的創口,像一張嘴,美劇里經常看到這種鏡頭,但是看到自己的腳上一個深深的大口子,感覺都快吐了
過了一會麻藥葯效退了,我開始感覺到疼了,關雲長刮骨療毒,我老張刮骨療痛風!
大概快五十分鐘的時候總算刮好了,疼痛的感覺越來越重,麻藥的葯勁已經完全過去了,然後就是縫合了。本來醫生跟我說大概也就是四針左右的小手術,沒想到由於創口深,要縫四層,一層七針!一共二十八針,我就一針一針得數著,疼暈過去然後又一針扎進來我又醒了,然後拉線,每一針打個結,我都清清楚楚,就在我肉上操作。打完結我又疼暈過去,然後又是一針。每一針也就是十秒鐘左右,對我來說都是很多年的感覺!當時就在想,活著為啥啊?但是我忍著沒出一聲,一方面是對自己的懲罰(都說痛風是吃出來的毛病)一方面這是我爸的朋友,我不能罵他。一方面我也覺得現在停下來是不可能的了。
整個手術一個小時多一點。麻藥大概半小時就完全失效了,忍了四十分鐘,身下的手術台已經可以滴汗了。
最後縫合好的時候主任為了讓現場氣氛輕松一點對旁邊的護士說你們看,他皮膚很好,是A類皮膚。我聽到這句話以後人就暈過去了。
有的朋友可能會說不就沒打麻藥么?至於這么嚴重么?的確,我的朋友有麻藥過敏的,氣胸開刀也是咬著紗布開的。這的確不算什麼,可以忍受。
Aorqu上有一個回答我覺得很好,他說疼有兩種,一種是肉體的疼,一種是內心的疼。後來這件事給我帶來的就是長久的內心疼痛了。
大概半個月以後我傷口基本癒合了,心情很好,舊治不愈的毛病治好了,雖然當時疼的死去活來,但是有好的結果,這一切當然是值得的。可是沒多久,腳面上的包又出來了,而且更大了。主任說傷口深,吸收的慢,不要急。我就耐心等待,
由於止血帶箍的時間太長,我大腿細了兩圈,很長時間才恢復。
後來我終於知道了,這個毛病不能這樣治。在哪裡開刀就會在哪裡更嚴重的堆積,後來很長一段時間我的腳面上有個核桃一樣的硬塊,時不時的有痛風石會鑽出來,流出白色的糊狀物。
每次都是鑽心的疼。還不能穿鞋!
就寫這么多吧,不能一直想著這個事,你們說對么?


匿名用戶:
不打麻藥的清宮手術。什麼外傷我都能忍,這個。絕望是一種什麼感覺,被醫生不理解是一種什麼感覺。為什麼就不相信本人子宮比別人更敏感呢。


詩人西貝:

切除你愛的那個人。她只負責從眼前來一刀,接著你要從心裡,夢里,記憶里來一場凌遲。


曲大貓:

我想說…生孩子的痛是我經歷的最痛的…


卿故佳人:

創面特別大,術後還不用鎮痛泵的手術。


匿名用戶:
這里是患者視角:

終於等來了一個自己可以大顯身手的問題了。手術如果比較大的話,應該都會麻醉,做的過程痛感通常不是很明顯,但是術後恢復的時候。。。。呵呵,那整個痛的你哭爹喊娘!!!

答主先說下基本情況吧:我是自發性血氣胸,急性,晚送醫院一會兒就就不回來那種,入院當晚,插了胸引管,簡單來說就是在右胸打孔,插一根管子放積液,另一端接個塑料盒,一晚上光血水就放了兩盒。手術期間病危通知書下了兩次,我媽心理有如過山車,由於大範圍內出血,血壓一度接近0.右胸有超過15cm』的口子。因為肺大皰破裂,肺部積液把肺壓得特別小,呼吸困難,這里是鋪墊。

推出手術室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直接進了ICU,這個時候氣若遊絲,並沒有感覺到很痛,傷口剛剛縫線,估計神經什麼的感覺還不敏銳吧。意識逐漸恢復的時候,馬上就開始嘔吐,兩天前晚飯吃的炒飯全部吐了出來,一點不剩,那個味兒啊,幸好周圍人發現得早,否則直接給嘔吐物憋死了。當時我就知道自己病很重了,胃在兩天里完全沒有工作,吃的東西完全停留在胃裡。幾天之後,出了ICU,轉入了普通病房,魔鬼般的痛苦才剛剛開始。

真正做過開胸之類大手術的人應該都會懂,最痛的是傷口癒合的時候。就像你的身體忘了最自然的姿勢是什麼,躺在床上七扭八扭,稍微一變姿勢,傷口撕扯著撕心裂肺的疼。由於長期卧床,四肢無力,肌肉完全癱軟,細細想來也就不到一周的功夫,手舉起來都累,兩周之後才能在爹媽的攙扶下勉強下床,睡覺的時候一不小心「體位」異常的話,傷口錯位,瞬間疼得撕心裂肺,但是由於四肢無力,你連換個姿勢躺著都困難,只有掙扎著讓爹媽起來幫忙。整個過程異常痛苦。由於插了胸引管,「體位」一變的話大家應該可以想像一個塑料管在你胸里攪動!!!盡管不見得很痛,但是那種奇怪的觸感,請大家自行感受下。由於經常打點滴,為了不把手戳的千瘡百孔,所以放了留置針,簡單來說就是用一個加大號的針頭插到靜脈里,留了個介面,隨時可以往裡注點滴,避免經常在手上戳孔。但是留置針長期不換的話,那個部位會腫大,那個疼啊,而且腫了之後輸液的速度變得奇慢,痛苦加倍,你們可以想像哪怕是留置針我左手上戳的空都快布滿了么?!

更加折騰人的是術後恢復,手術的時候為了縫合傷口,我的肺切掉了15%,為了恢復肺功能,醫生會讓患者吹—–氣————-球!!!!傷口動一下都疼,更別說吹氣了。稍稍鼓氣就疼得不行。(額,客觀的來說,這的確是為了病人好,因為術後肺通常會不同程度的萎縮,這個時候需要外部刺激,強行吹氣讓肺部鼓脹起來,否則的話長期卧床會讓肺部產生不可逆的傷害,嚴重的甚至半殘疾,因為稍微一動就氣喘吁吁)。我始終不能狠下心來吹氣球,實在是痛的受不了,有過類似經歷的病友肯定清楚!!!但是醫生可不管這一些,每次查房就是一副冷言冷語,各種嘲笑你軟弱,懦夫,小心成廢人這種話,對人的身心真是徹徹底底的折磨啊!!!

這還不算完,肺科手術恢復過程中有一種特別讓人驚心動魄的檢查手段———–纖支鏡(音譯,具體學名記不清了),具體來說就是從鼻孔伸一根小拇指粗的管子到肺部,觀察傷口癒合的情況,不好的話還要開胸再來一次。當我得知有這項檢查的時候真箇人都不好了,因為我自己實在受不了吹氣球的疼,基本沒怎麼配合,想著要是傷口癒合情況不好的話開胸再來一遍,以及可能的半殘結局。。。。。。。當時整個人都不好了好么!!!!不過這一天還是到來了,一開始醫生讓你用鼻孔吸入一種氣體,讓你的呼吸道處在半麻木的狀態(人自身的保護機制很強的,如果有異物進入呼吸道的話,會引起劇烈的咳嗽,根本無法檢查),然後我躺在床上,醫生緩緩拿出了一根管子,我一看好粗!!!這玩意能伸到鼻孔里?!還不容我多想,醫生直接插入,那是一種極其怪異的感覺,身體馬上有了反應,開始了劇烈的咳嗽,但是你們知道我的肺傷口還沒好啊,每次一咳嗽那個疼現在一想就頭皮發麻,隨著管子的深入,咳嗽愈發的深,頻率也越來越規律,不停地咳出些粘稠的液體,最痛苦的階段過去後,再咳嗽感覺反而好了一些,感覺我的肺第一次湧入了大量的新鮮空氣,彷彿迎來了重生,這個時候醫生輕描淡寫來了句:「回復的馬馬虎虎吧」。之後把管子往外抽,之後那個酸爽難以言表,通體舒泰。走回病房的路上,陽光撒在身後,整個人彷彿迎來了新生。
——————————————————————-
先到這里啦,如果大家對我得病的原因等其他情況感興趣的話,百贊後更新!!!!


楚子軒:

08年小年夜做的包皮環切手術,起因是聽著電台兩性節目的介紹漸漸發現我就是他們所說的天選之子…要命的是居然還包莖。
後來我爹給認識的醫生塞了500過年沒排隊就動手術了,雖然打了麻藥但依然能感覺到冰冷的手術器械在我下體上遊走,護士姐姐輕輕的撫摸讓我忘記了危險…
那個年我基本沒過好,每時每刻都感覺我的弟弟不再是我的弟弟了,醫生叫我注意休息注意飲食少吃醬油不然傷口會吧啦吧啦並且猥瑣的告訴我不該看的不要亂看。那個年的每天晚上的輾轉反側,每天早上的生機勃勃,都讓我痛苦不已,和女朋友基本也沒什麼聯系,但一貫正經的她不知是出於何心理不時發露骨簡訊給我,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一種體驗,我捂著下體看著親戚肆意的有想法的狂笑或者調侃感到十分尷尬,但一想到以後終於能有用武之地了就默默安慰自己痛並快樂著。不久魚線化了傷口好了,拆了紗布養了幾天,望著整容後的弟弟,我內心真時百感交集……
一周後看了部艾薇,我永遠忘不了我鬼使神差的用與以往不同的操作方式,釋放了許久的情緒,灑滿大地的那刻,那時那刻的那段釋放,我感覺我就是地球之父。
這是天性,不用教的天性。

奉勸大家,包皮環切手術,還是成年前做的好,為他人,為她人,為自己都是一種負責的行動。

永遠忘不了那段生理心理雙重痛苦壓身的半個月(´・_・`)


胡鑫:

沒有最疼的手術,只有是否用麻醉的差別,以及。。。萬一出現術中知曉的可能性。


Aorqu用戶葯理老師跟我們講過一個故事,一個醫學生去牙科實習。。。。。。。。。。。。。。。。。。剛好有一天有個人來拔智齒,醫生就叫那個實習醫生去準備麻醉針………打完以後病人說怎麼不會麻啊,醫生說等下就會麻了,然後就開始動手了。。。。。。。。。。。。。。。。。。從下刀開始那個病人就一直在嚎叫,醫生聽得有點煩,就跟他說你一個大男人這點痛都忍不了啊,病人聽了以後覺得也是,於是含著淚默默地忍著拔掉了。。。。。。。。。。。。。。。。。。後來他們發現實習醫生給他打的根本不是麻醉藥,是維生素C…


匿名用戶:
說下自己的經歷吧,沒有到最痛那個程度。上月做精索靜脈曲張手術,順便割了個包皮。
本人屬於生理和心裡極其矯情的人,術前特意跟麻醉師說給我來點鎮靜劑讓我睡過去,到底給沒給我也不知道,反正整個手術我都精神抖擻,跟醫生談笑風生(吱哇亂叫)。麻醉過程完全沒感覺,就是雙腿不聽使喚了,可動刀時疼成傻逼,一直詢問大夫是不是沒麻好啊,整的醫生都無奈了,又給我肚子上補了一針局麻藥,尼瑪還是疼啊,強烈要求再補一針,醫生說都浮腫的發亮了,沒法補了。然後在這個狀態下進行手術,我也沒閑著,聚精會神的感受醫生的手法,腦補著這一刀割到肚皮了,這一刀割到腹肌了,這一下扯著我的血管了,這下應該是縫合了……重點是我實時直播我的感受,哎呀疼,哎呀脹,哎呀針扎,哎呀脹痛……醫生說我太緊張,麻醉師說不像啊,心率穩的一逼啊。
這還沒完,術後還是疼啊,疼的我吭哧吭哧的,一直到第三天……

不過割包皮的時候完全沒感覺疼,只能感覺到醫生的手暖暖的,很窩心……


一世長安:

用錘子鑿碎的智齒
老公的甲溝炎
小時候不麻醉的扁桃體
太多了…


金水十六:

不打麻醉的根管治療


三十分:

說割包皮最痛的?開什麼玩笑,手術以後就能下地行走,完全不用卧床休息,就這還最痛?
別侮辱各種大型手術了,割個包皮就嘰嘰歪歪痛的要死的麻煩去大醫院各大病房瞅瞅吧,你那個也算手術?


李未來:

肛瘺!肛瘺!肛瘺!不服來辯!


白屍:

睾丸切除咯?傻逼半吊子醫生麻醉沒有打好導致基本上失效疼了爸爸我快兩個小時,干毛巾被咬濕透了


喵大神:

根管治療!!!!!!!!!!!!!!


我不是二笑:

你們能想像出來刀口快被撐崩的感覺嗎???
本人是個大吃貨!!!
之前做闌尾炎手術,因為餓了一天沒吃飯,排完氣可以吃東西了一下沒收住吃了一個大饅頭一大盆粥還有一個雞腿!!!!
吃東西肚子鼓起來撐得刀口處特別疼,我一手雞腿一手捂刀口邊哭邊吃。。。。。醫生過來強行不讓吃採取半卧位緩解。
從此以後我就在科室出了名,哎哎哎,你就是那個吃雞腿把刀口撐開的姑娘吧!!!!才不是才不是我還沒撐開呢好不好!!!好不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