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弟弟是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
, ,
陸天真:

有一個比自己長的好看的弟弟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先爆照,有人理我再填坑

哇哈哈,Aorqu首答。居然獲得了人生第一個贊。

嗯,分享一件小事吧。

上個寒假回家,我帶著他去逛圖書館。然後他路上吵著要吃肯德基,我有點不耐煩,但還是帶他去了。

我記得我當時挺凶的,沒好氣的跟他說話,付了錢之後就自顧自玩手機沒注意他。

然後我玩著玩著覺得怎麼沒聲兒了,一看他吃著上校雞塊吃的可開心了。

然後我突然就被他吃上校雞塊的樣子感動到了。

怎麼就能這么開心呢?只是一份雞塊而已啊我的老弟。
而且我剛剛對你這么凶。

後來我就想啊,希望他永遠都擁有一盒上校雞塊就讓自己開心起來的能力。

——–
再給我兩個贊就更~

2016.8.12

晚飯一家人(爸媽,弟弟和我)難得下了躺館子,他一進店就說要吃羊排羊排,爸爸就給他點了兩斤羊排。他吃的可開心了。

▲ 一本滿足

下半年五年級,還差兩個月就11周歲。想想也是快發育的年紀了。有時候他站在那兒看著他突然覺得有點小夥子的感覺了。現在還瘦條條的,細胳膊細腿,或許再過半年回家看到他就會突然長大了。

————

給我三個贊就更

2018.10.25

看到兩年前弟弟的照片,覺得當時的他長的真「可愛」,是個「男孩子」,看看現在,身高都比我高兩公分了,看起來像個「男生」了。

今年是他小升初,在暑假期間讓他去學了吉他。也是他學的第一門課外技能。在報班之前他還表現得懶得去學,可能是覺得不想給家裡多花錢。不過在爸媽和我的認真的支持之下,他還是很開心得拿起了吉他,開始上課。

上了兩三個月,已經能彈一些好聽的曲子了。

我能感受到他在彈吉他的時候的那種驕傲、滿足、快樂,我也很認真地保護著他的那份驕傲(當他要彈吉他給我聽的時候我會放下手中其他的事認真聽,並且和他討論)。

發朋友圈的十秒鐘

我每次看這個視訊都花痴臉,糟了是心動的感覺(噗

再給我4個贊就更啦


Aorqu用戶:
( •̀∀•́ )!他!的!名!字!是!我!取!的!

去接國小二年級的表弟放學
拉著他的手 到小店門口
當著他所有小夥伴的面
指著一排衛龍和麻辣雞絲…

“你想吃什麼姐姐都給你買!!”

在小夥伴羨慕嫉妒恨加垂涎欲滴的眼神中

又給他買了一堆三國殺和什麼亂七八糟的卡

二十塊錢極大的滿足了本寶寶買買買的虛榮心23333


Aorqu用戶:
我弟弟比我小兩歲,但差了四個學年。
也就是說,我上國中時候,他國小,我高中時候,他國中,我大學了,他才剛苦逼高中生涯開始啊!!我們從來木有在一個學校過啊!
後來我工作了,他開始悠哉大學生活啊!這時候就要吐槽了哇!媽啊你為啥不給我生個哥哥不要非得給我錢花花花而是要生個弟弟要錢要的逼臉不要不要的啊!

我們姐倆從小就是相愛相殺。因為年齡差小,所以根本不要指望我會有長姐風范好嘛!!也不要指望那小子尊敬長輩!啊呸!

1、吃喝事件。
凡是爸媽買了吃的,按個顆盒瓶等能分開的,我們都會你一個啊我一個,我一個啊你一個這樣先分開,在儲存起來來吃。
然後我懶,我弟饞,我就會把吃的喝的拿出來指使他做事。
所以現在我只學會了花錢,我弟學會掙錢。

2、電視事件。
看電視的時候,一定會爭!電!視!
開始沒遙控器時候,坐在電視機旁,然後一人死死按一個按鈕,面對面互瞪!後來有遙控器,搶遙控器,沒搶到的人坐到電視旁擋住那個接收器,然後遙遙相望互瞪!!
當然最後都是我爸輕輕的來把台換成體育頻道,我們偃旗息鼓窩在我爸身邊一起看。
當然現在……有了手機再也不用搶電視了呢!想想還是有些懷念的來!

3、打架事件。

他國中之前都是我們勢均力敵,誰都打不過誰。後來有一天我忘記是為了什麼了,只記得我被一隻呼嘯而來的皮帶打懵逼了,直直打在眼睛上啊!!!後來請了兩天假在家養傷。因為當時我國中班導和我媽一個辦公室,所以我回校之後,班導第一句話就是,喲,聽說被你弟弟揍了?

後來我接受了「麻痹我已經打不過那小崽子了還是老老實實用爸媽來壓他吧」這種現實。
而我弟也非常愧疚難安的接受了「我姐姐是天仙打殘了嫁不出去得我養啊而且爸媽那裡很難交代」的現實。
於是我們就和平相處到了現在。



中秋快樂哦。
Ꮚ°͈ꈊ°͈Ꮚ Ꮚ ்́ꈊ ்̀Ꮚ Ꮚ•̀ꈊ•́ᏊᏊ°͈ꈊ°͈Ꮚ Ꮚ ்́ꈊ ்̀Ꮚ Ꮚ•̀ꈊ•́Ꮚ

趁著關注的人不多,悄悄上圖。噗哈哈哈。
看過的都說這絕逼是親的。

還是幾年前的舊照了。可惜他現在都和女朋友一起玩自拍,不和我玩了,大概也是怕我傾國傾城的容貌把他比的十分猥瑣不堪吧。
哦呵呵呵呵~


獨自等待:

更新一下,想起一個特有意思的事兒,就是從小到大,他從來不叫我哥,我也從來不叫他弟弟,大概是因為只差了十來分鐘他從小就不願意叫我哥,我也懶得喊他弟弟,雙方一直都是:哎,哎,哎……我倆只在別人面前稱呼對方為我哥我弟。一回到家,就又是:哎,哎,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咳,看見這個問題我就點進來了,我有一個弟弟,一個親弟弟,一個雙胞胎弟弟~
對,沒錯,雙胞胎弟弟,長得一模一樣的那種,同卵雙生,身高一樣,長相一樣,嗓音一樣~
感覺他是我從小到現在上天給我最好的禮物吧,我倆一起上學,從幼稚園 開始就一起走,別的孩子第一次上幼稚園 看著家長越走越遠,哇哇大哭,我和弟弟互相看著彼此哈哈一直傻樂~
幼稚園 的事太久遠了記不清了,唯一記得的就是我倆在學校無論幹什麼都在一起~

國小,還是一起,只是在不同班,我在四班,他在一班,同學一開始不知道,後來發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比如:哎我剛看見你在校門口呢,怎麼突然走的比我快了先到班級了?在比如:哎剛才在操場我喊你半天怎麼不答應啊?……對於這些我都習以為常了,解釋到我有個雙胞胎弟弟,同學一開始不信,後來看見我倆一起走了,都驚呆了,從這開始都知道了。不過好多人反應在路上看見單獨的我或我弟弟都不敢打招呼生怕認錯~
在國小我倆做過一件特別耍小聰明的事兒,我倆同級不同班,所以有時候老師的教學進度不一樣,導致有時候留的作業時間不一樣,就是今天我寫的作業極有可能就是明天他將要寫的作業。我倆偶然發現了這一規律,那肯定是美滋滋嘍,互相抄了一個多月,後來不知道為什麼被發現了,被我爸一頓胖揍……

國中還在一個學校,就是離家遠了點,我倆不願意騎單車,每天走著走去走著走回,一邊走一邊互相說班裡那些趣事兒~國中開始知道好好學習了,我的英語一直不好,但他是個英語大神。我倆的班級是兄弟班,任課老師是同一批,所以都知道我倆,經常拿來一起做比較,尤其是英語老師,在課堂上訓斥我而誇我弟弟,課下被叫去訓話這都是常事,讓我多向他學習。但是國中生你們也懂,叛逆心強,不屑和他一起學英語,(想想那時真的傻~)導致英語基礎一直都不好,到現在還是個弱項。
後來人家高分輕松上了高中,我費了老鼻子勁才以體育生的名義考上了高中,當然還是在同一所~
國中畢業放假,有兩件事我記得特別清楚,因為這兩件事讓我明白了什麼叫 親兄弟~
第一件事是有一天晚上我倆和一個朋友去我們那一個廣場散步,我們三個走累了就找了個草坪坐著聊天和飲料~忽然來了一群小痞子,那群痞子我們在學校見過,互相不認識。一群人十幾個吧,徑直向我們走來,走到我三個身邊說要煙抽,我說我們不抽煙,沒有。那個領頭的說,我不管我就要,你給不給吧。其實他們就是來找茬的,一直對我推推搡搡的,我想著他們人多盡量不惹事,否則吃虧。後來他們對我動手的幅度越來越大,忽然我就看見我弟弟在旁邊噌的站起來抬手就是一拳,那個領頭的就倒地上了,說:今天誰碰我哥,我讓他躺著回去。我正懵逼呢,一群人就朝他招呼過去了,我看著他們一群人打我弟弟,頓時紅了眼,撿了兩塊磚就朝他們招呼過去了~結局當然不用說,我倆一個比一個慘,但我倆都心裡都明白,下次要是還遇見類似的事,就是一個子:干!
還有一件事,這事挺小的,但想想真的很暖~
我倆假期沒事干,經過家長的同意就一起去了當地一個飯店干一個月兼職,說是兼職,就是打一個月工掙點零花錢,去了做服務生,說白了就是啥活也干,到了飯點兒就傳菜,不是飯點兒就干雜活~有一天中午人特多,我倆傳菜傳了一中午,累的要死,下午還不容易能歇會,我倆坐著呢,領班說你倆來個人把泔水倒一下,我以為不是很多就和弟弟說,你歇著吧我去。到地方一看,我去,那麼大一桶,本來就沒勁了,我一步一挪的提著往前走,想著有人來幫幫我多好~可旁邊的人就和沒看見一樣不鳥我~我嘆了口氣接著挪,看著地面,忽然看見前面一雙腳,我一抬頭,是他,我正奇怪他怎麼來了不好好歇著,他啥也不說,伸出手,我倆一起挪了半天把泔水倒了~就是一件小事,但給我有印象特別深,當你特別需要幫助的時候及時來到你身邊,我想,這就是親兄弟吧~
高中開了學,我是體育生,他是普通文化生,我是理科,他是文科。由於平時訓練,英語成績還是一直不好~他一直都想著教教我,但我推了好幾次,真是不想學,累,尤其是經過一天的訓練,累的死狗一樣,體育生應該體會的到~
高中都大了,心智成熟了,有時候放假我倆在一起喝點酒,也會互相具體問問對方的學業,他也關心我的體育成績。每次訓練受了傷,我的房間有時候多出來一些按摩乳和紅花油,不用說,肯定有他給我放的~
高中印象最深的一次是高三下學期,我體考失敗,三年的汗白流了,苦白吃了。晚上他請我喝酒,我倆沒說什麼話,我一邊喝一邊哭,他就在一邊陪著我喝,他心裡想什麼我也知道。那時候我是真慶幸身邊有個懂你的親兄弟~後來也慢慢過去了~
聯考他考上了本省的一所外國語大學,我則去了外省的一所工科類大學。
大學不在一起了開始真的不習慣,畢竟在一起20年了,開始經常打電話,後來也是覺得倆大男人老是打電話煽情沒意思,慢慢就少了,電話後來少的可憐,但我倆心裡都懂,隔得再遠,都是一家人,都是親兄弟~放了假,都是最想先看見的那個~
悲催!這小子在外國語大學,男生少的可憐,有一次他和我說,他有一天在學校夜跑,跑了個五公里,有三個女生和他搭訕~卧槽當時我就炸了,心裡想你小子行啊!我在我們學校跑了一年也沒有一個女生和我搭訕~後來他也找到了一個女朋友,祝他幸福吧!

這個問題問有個弟弟是什麼體驗,體驗就是很幸福~
我倆生活中還有好多小事,慢慢寫
寫的有點著急,有點亂~各位看官理解


張小瑜:

有一個弟弟,於我而言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弟弟比我小四歲,從小就是跟屁蟲,小的時候就開始折磨他,每天給他扎小辮穿裙子,每天美美的帶他出去,他還笑的很開心,很自豪的跟人家講我穿的是我姐的。
小的時候別人逗他,說你不好好學習以後怎麼辦啊,我弟就說還有我姐呢;人家問他,長大了娶不到媳婦怎麼辦啊,拿我姐換啊……張口閉口都是找我姐啊。當然,事情也並不都是那麼美好的,小的時候換牙階段好幾顆牙,都時拜我弟幫助,一拳就給K下來了,本來倆人打架,我弟一拳,我一張嘴哇哇大哭的時候牙掉出來,倆人就開始哈哈大笑。
後來高中去上了寄宿制學校,頭一次離開家,剛開始的一個月基本上給家裡打電話沒說出幾個字,每次拿起電話就開始哭,哭的不能自已,說不出話,然後呆個半天,媽媽說快回去睡覺吧,別哭了啊,乖,就使勁點頭,然後掛電話,回去哭到睡著,第一次大休回家,我媽跟我說,我弟在家也吃不進飯,就對著炒好的菜獃獃的看著,然後嘴裡說著我姐怎麼還不回來,當時感動的嘩啦啦的~~
後來的後來就開始上大學,交了男朋友,每每給我弟看,我弟就開始臉歪眼斜的說你這都什麼眼光,我的天哪,你怎麼看上的,丑的這么說,帥的也這么說,然後我爸媽問他的時候他就開始含糊的說,還可以啊,當兩面派……後來我問他,什麼樣的你才覺得可以啊,我弟說不知道,老覺得我老姐這么好,誰都配不上,再次淚奔……
現在弟弟也上大學了,跟我的人生軌跡完全相同,一樣的國小,一樣的國中,一樣的高中,一樣的大學,剛開始連專業都一樣,不過他後來換了個專業,人家問他找工作去哪兒,他說找我姐啊~~
有個弟弟,我覺得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不知道他以後會不會找了女朋友忘了姐。


吳酩子:

我弟小我12歲,小時候他總說老媽給你生個玩具就不錯了!!!老姐你做人不能太過分!!
然而今年回家我悲傷的發現我已經打不過他了=_=所以誰是誰的玩具真的不一定……

弟弟今年9歲(holy crap!我都21了!?)

他真的很崇拜我*\(^o^)/*,雖然他天天說我是臭老姐,說我是「白富美」,意思是瞎掰、負債(好像是這個雖然我沒負債)、發霉(諷刺我天天呆在家裡要發霉了)。但是每次問問題,要是我和老媽說的不一樣,他就只相信老姐的^_^我爸問他個啥,他總說:哎呀老姐說的呀,肯定是這樣的呀!他小時候還堅決表示以後要讀老姐的高中,老姐的同學都是他同學^o^

他很小的時候我好像真的天天欺負他,讓他坐在沙發上,要腳並齊手放好,還拍照為證。主要是他可配合,每張照片都笑得可開心了!

他有段時間天天說,老姐是垃圾桶里撿來的,他是森林裡撿來的,他來我家的時候帶了好多好吃的蘑菇,我來的時候一身臭氣,所以我是臭老姐……

今天他跟我說,想給我買幾件衣服……看我總穿這幾件也不新鮮……男友力max有木有!

今年寒假回來的時候我把錢都花光光了,他辛辛苦苦攢了兩千塊!竟然給了我一千塊!!!還特主動,我說老姐沒錢了他就真的給!感動哭!

有次我生病了,給我媽說晚上睡覺冷,他就讓我蓋他被子,還說老姐我的蠶絲被又輕又暖你蓋吧。那會兒他大概也就六七歲的樣子。

有次期中考試他英語沒考好跟我打電話,我說我覺得挺好的啊,他說老姐是外國語大學的他才考這么低……誒誒!老媽還是英語老師呢哈哈哈哈哈

然而我倆是真的會打架的……而且我現在年紀一大把也打不過他了……說出來感覺好丟人哈哈哈哈哈

他毛絨玩具比我多多了,而且自從我把我的大黃拿回家後他就超喜歡,天天抱著大黃…(大黃是只狗)

在家的日常就是:
弟弟,給姐抽張紙~
弟弟,給姐拿下拖把~
弟弟,給姐拿個酸奶~
弟弟,給姐手機充個電~

然後他就一邊說臭老姐東西就在你手邊還讓我拿這不是玩我呢么一邊給我把這些做好……哈哈哈哈哈

有弟弟真的是很好很好的呀。


生煎孢子:

我媽說我弟不像我,我出生時奇醜無比,加上在羊水裡泡久了,紅得發脹,像極了一顆盤出包漿的老核桃。我弟弟呢,他在初夏的午後呱呱墜地,晶瑩剔透的一個小人,濃眉大眼,皮膚雪白,活靈活現一個定窯孩兒枕。當然了,在我知道我弟弟是我弟弟之前,這些話她不敢提。而在我知道我弟弟是我弟弟之後,他已經被皖北農村粗糲的黃土地磨損的皮糙肉厚,比作半坡彩陶都勉強。

我記不清我和弟弟是如何相認的,那個年紀,對這種事的記憶總是影影綽綽的,看不真切。我記得他牙很白,額角凸起,黑,真黑啊。我認識他,他是我大舅的孩子,他愛哭,表哥一嚇他就哭,他老是抱個毯子,走到哪兒抱到哪兒,臟兮兮的。不,他是爸爸媽媽的孩子,他是你弟弟,他以後就住咱們家不走了,你們倆要互相讓著點兒對方,知道嗎?我猜大概是這么回事。

後頭更記不清了,也不愛記。吵,整天吵,滾回你家去!我吼過他。你就是個意外,他們沒想生你,我獻寶似的向他告密。也好過,有一天打完架在外頭罰站,正趕上火燒雲,他眉飛色舞地給我講,老家的雲是怎麼怎麼好看,田裡有大片的桔梗。過了半年,他身上農村孩子的影子淡了許多,張嘴是流里流氣的北京腔。他開始喊我喊姐,但談話間提到父母,一直到現在,仍然是「你爸」、「我爸」。犯錯了爸媽批評他時,他不再哭嚎著要「回家」了——逢寒暑假他是一定要回去的,而每次再回來,弟弟就又變回原樣了,城市生活彷彿沒在他身上留一點印記,他又開始踩馬桶圈、蹲著吃飯、說老家話了。國中畢業,他逃也似地奔回老家讀書,大學也選在了離安徽更近的南京。四年裡,他每個假期都呆在鄉下,跟我們只在電話里一陣嗯嗯啊啊。他跟你姥姥姥爺親,我媽這樣說,大概是在安慰自己。

我和弟弟因此並不親近,而現在弟弟回到了北京,除了留給我們更多的相處時間之外,更讓我意識到了我們不親的事實。我們有限的聊天話題里,小時候一起打的遊戲佔了一多半,剩下的是我對他的挑剔——他的頭發七扭八歪地支棱著,一臉青春痘;衣服是我媽給置辦的,「金利來」、「七匹狼」一類的牌子,穿起來不像樣子。我帶他買衣服、護膚品,教他用牙線,他似乎沒學會。我倆的微信聊天記錄不長,除了我勸他出國讀書的長篇大論之外,就只有「我媽問你這周回不回家」之類。你是不是對這事兒挺介意的啊?我有次問他。嗨,他似笑非笑地看我,不承認也不否認。我猜他心裡有很多苦,真盼他跟我講講,但沒轍,我倆還沒熟到那份兒上——可能這輩子都熟不到那份兒上了。

除此之外,爸媽和弟弟也並不親近:他一天一多半的時間都把自己鎖在屋子裡,只在吃飯時出來。一天晚飯時,他突然問我們,你們知道我拿到第一份工資時打算幹嘛嗎?幹嘛?帶阿公和阿么坐飛機去海南——他喊姥爺姥姥「阿公」和「阿么」——我只想好好孝順他們。他然後就不再說話了。我記憶中,只這一次,弟弟和我們談起了自己。他的世界只想讓我們看這么一點,而即使是這一點,也帶了一絲挑釁的意味。

而我呢,我弟弟是我弟弟這回事兒,我大概是早猜到了,不過是差一個官方說法。不然在我們相認一年之前,我怎麼會突然質問我媽,你到底是更喜歡大舅的那個孩子,還是喜歡我?這件事我記得清楚,我和她躺床上說到半夜,我步步緊追地逼問。你要不是更喜歡他,為什麼鬧起來時你總凶我?要不是更喜歡他,他把我打哭了你跟我生什麼氣?你老接他來我家幹嘛?他憑什麼住我家?「大概是我覺得虧欠他,總要對他好一些……」,她囁嚅道。我哭得更凶了,哭了有一夜,第二天沒去上學,她知道自己理虧,便由著我撒潑。

做小孩的時候,人總會想,爸爸媽媽老了死掉了怎麼辦?想著想著就哭起來。可是從那天起,我再也沒有過這樣的念頭和這樣沒有由頭的傷悲。大概就是那時候,我第一次意識到,人和人之間不存在「獨一無二」,也沒什麼一桿稱兩頭平。我祈禱自己被人拐走,數年之後歸家,與他們後生的女兒相遇,且並不感到驚訝;我企盼那種復仇的快意。我還攢了些錢,想離家出走時用,但最終並沒有得逞——那些錢攢到來年夏天,都買冰棍吃了。

我爸不承認這件事對我的傷害,或是對弟弟的傷害。「爸爸是更喜歡你的」,他說過很多遍,當著弟弟也說,場面尷尬。我知道他更喜歡我,但他只是喜歡我像他罷了,而我像他,也不過是因為從小跟著他長大,看的書多,似乎是能夠傳承他的衣缽。但如果給予弟弟同樣的條件,他保不齊也會長成這樣。所以爸爸更喜歡我,說到底,沒什麼特別的。他不喜歡也罷,這件事彌補不了我的心碎,反倒讓我覺得對弟弟虧欠,因而更傷心了。你能不能寫個書講講我跟我弟這種孩子?你知道,就這種因為計劃生育鬧的,心理不健康,跟家人不親,跟誰都不親的孩子?我有天暗示他,你怎麼不健康啦?他說,我看你挺健康。廚房正燜著一鍋大閘蟹,蟹螯急促地劃擦著鍋蓋內緣,簌簌作響,不多會兒,又被水沸的聲音蓋過去了。

開放二胎的第二天,我爸在微信上一氣兒傳了五六張照片給我:一個小女孩,手比V字,笑得楞頭獃腦。「我小女兒,長得有點像你」,他說,又解釋說這是在邊城認養的孤兒。真的挺像,我媽附和。一個梗用多了煩不煩啊,你們真當自個兒段子手嗎,我累得半個玩笑都不想開。跟帶一個回來還不夠似的,這個帶回來我不會認,你們親生的我也不認。我惡狠狠地戳著熒幕,彷彿這樣他就能明白我的委屈。末了,我沒這么回。我什麼都沒有回,並把這視作是和自我的妥協。說到底,我爸媽有權利生他們的二胎、三胎、愛幾胎幾胎,他們過去就有權利,現在就更正大光明了。而我弟弟這個二胎,就算是生在陽光下,抑或是從未出生,也並不妨礙我長成一個自怨自艾的人。可能人生下來就是有受難的慾望的,也可能人越早意識到愛並不博大,愛就那麼點,而活著就是和人爭愛,這你有我就沒有的玩意兒,反而能活得更清醒、更置身事外一些。是這樣吧,我猜,又大概是在安慰自己。


雙兒:

現在凌晨五點四十二分,我睡不著。
今晚和老弟吵了幾句,心有點疼。
弟弟比我小五歲,我很愛他,他也很愛我。
我知道的。
今晚因為我叫他抬一罐桶裝水上樓然後開封後裝好。
他就把桶裝水開口打壞了,裝不了水機了。
我嘮嘮叨叨的說了幾句,他沒有生氣,知道自己錯了。
打不到水,沒辦法,只能從桶裡面倒出來了。
水太重,打滑了,一地水。
我火了,開罵。
一點事都做不好,昨天叫你打掃陽台也沒有做得好,現在開個水都⋯⋯⋯⋯
他說:那你自己做啊,為什麼叫我。
我:做什麼事情都做不好,昨天幫我看店子兩個單子都登記錯⋯⋯那麼大的人了總是做什麼都做不好,粗心大意。
他:那你別叫我啊,你自己做。
我:好啊,你說的。
—————————————————————情景如上。
我弟弟脾氣很好,一點都不像我,他很少頂撞我,不是很少,就這一次而已吧。
他沒有很大聲。
今晚我不應該這樣吼他的。
現在冷靜下來,的確我不對的。
整天我叫爸爸媽媽多鼓勵他,他什麼都好,就是沒自信。
可能他沒自信主要也是因為我吧,這個從小到大都是強悍的姐姐,什麼事情都有姐撐著的天。
我只會叫他幫我做事,只會依賴他洗碗,在家,我從不洗碗。
弟弟很少這樣和我說話,因為他知道,我愛他。
我的支付寶密碼,銀行卡密碼,他都知道。
話費沒了,賣個萌,姐沖!班導殺到,姐擋!看上喜歡的衣服鞋子,買!姐付款!電話壞了,姐修!喜歡新款單車,買!報考什麼學校拿不定主意,姐安排!有什麼問題不會,問姐!但可能這一切一切都是害了他。
我好像也沒有多少關心過他的感受。
每次一家人在一起開玩笑,我總是笑他像媽媽比較笨,而我像爸爸,比較聰明。
當然,很多人都贊同這個觀點。
他就會說,是啊是啊,可你就長那麼矮。
今晚好像就是爆發了。
言外之意不外乎就是既然你覺得我做的不好為什麼還要我做。
我一下子答不上來。
好像就是他放假就要幫我做事,是理所當然,然而發現,他不欠我什麼。
心裡一下冷了,不是因為他冷,我因為我自己。
我真的懂得怎麼去做一個好的姐姐嗎?
好像我做了那麼多,為他安排了那麼多,反倒對他沒有半絲幫助,甚至是對他一種反對。
我不是個好的姐姐,不是個好的榜樣。
醒了。


Aorqu用戶:
那年,我十二歲,他兩歲。
他會喊錯,把姐姐喊成媽媽,我一遍遍糾正,叫姐姐,姐姐。
那年,我十五歲,他五歲。
我給他洗腳,他摸著我的頭頂,說,姐姐,有個姐姐真幸福。
那年,我二十三歲,出嫁。
他不喜歡那個男人,一臉不開心,但是忙裡忙外,把我大大方方送出門。
那年,我二十五歲,離婚。
他把那間朝陽的卧室讓給我住,說這永遠是姐姐的家。
從我看到爸爸從醫生手裡接過那個跟我血脈相同的孩子時,我就知道,這一生,我們都要同手同腳的走下去。
溫嵐有首歌,同手同腳。
我們的生命先後順序
在同個溫室里
也是存在在這個世界
唯一的唯一
未來的每一步一腳印
踏著彼此夢想前進
路上偶爾風吹雨淋
也要握緊你的手心
未來的每一步一腳印
相知相惜相依為命
別忘記彼此的約定
我會永遠在你身邊陪著你
現在我唱的這首歌曲
給我最親愛的弟弟
在我未來生命之旅
用和你同手同腳地走下去


神奇女俠:

記得小時候和弟弟打架,我阿么問我弟:你以後還給錢你姐姐花么?
我弟弟說:不給。過了幾秒鐘 我弟弟哭著說:給 但是我不全給 我只給一半。
對了 就是每次吵完架之後 還厚著臉皮要我給他煮泡麵 我特么每次還都給他煮了。
我弟弟做過最讓我感動的事情是去年過年的時候,我第一年工作 一年沒回家,過完年要離開的那天晚上 我買的早晨6點的動車 我弟弟晚上要我早點睡,他第二天叫我,還給我蓋好被子,放好熱水袋把自己的零食都拿給我要我帶著路上吃。當時我就睡了,結果早上我醒的時候發現我弟弟一夜沒睡,我說你咋不睡,我弟弟說我怕我睡著了沒人叫你,我睡了醒來就又看不到你了。然後跟我爸一起幫我提包把我送到火車站。當時我就淚目了。我弟弟13歲 其實我寫這段事情的時候,我是哭著寫完的 感動的淚水。雖然經常和我弟吵架 但是我知道 他還是愛我的。 我也很幸運我有個這么好的弟弟。


樹樹樹:

1.小時候照顧他不小心腦袋戳進了垃圾桶,威脅他不要告訴媽媽,他真的沒敢說,十幾歲之後有次吃晚飯雲淡風輕的講給大家聽— —
2.呆萌,帥比,足球隊長,吉他很666,遊戲大咖,學習更不用說,好煩— —
3.我脾氣暴躁,他異常溫和。有一次我大發脾氣之後關門進了自己卧室,半夜跑進我房間趴在我頭頂上問:你是不是不愛我了— —瞬間沒脾氣
4.他長大後逐漸有了點錢,所以沒錢的時候總是找他代付— —從不拒絕
5.靠譜。簡直不能再靠譜,多半時候扮演了哥哥的角色(我爸說的)寒暑假我睡到十一點,總是他做早午飯順便幫我放在床頭
6.只剩一瓶養樂多的時候絕逼是我喝
7.(我媽的段子):你給李xx(我弟)三百塊錢,三個星期之後他還有三百塊錢,你給李x(我)三千塊錢,三天後她一分也沒有了— —
太多太多了,想起來再補~~~~
比我小八歲,比我高很多,像哥哥,走在路上不讓牽手,高冷— —
—————————————————————
8.我又來了— —昨天問他可不可以幫我支付一個面膜,買完過了很久弱弱的問,買回來可以給我用一片么,我也開始長痘痘了— —
—————————————————————
9.我又來補(xuan)充(yao)了,剛回家發現他又長高了,小孩子還是很幼稚的,很想讓我叫他哥哥!只要叫他哥哥,什麼都願意幫我做!我這么沒節操的人,叫一百聲哥哥又有什麼關系(☆_☆)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大哥!
10.前幾天弟弟扣扣被盜啊,騙子要我給他打錢,這個騙子有沒有認真看過聊天記錄啊喂!每次都是我跟他要錢的啊!他什麼時候給我要過錢!騙子(☆_☆)
11.弟弟十分高冷啊!對女生冷冷的!還擔心是不是gay!直到有一天很擔心很嚴肅的問我anglababy真的整容了么!他說他不想自己的女神被人說!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安慰他北鼻沒整容的時候也很美的!知道了北鼻的lol賬號每天看她什麼時候登陸!
11.想爆料他小時候的照片呢!
—————————————————————
好久不更,翻出了照片,貼!(我弟勸我不要貼圖,他說你自己的弟弟你覺得可愛,別人肯定覺得是傻逼,2333很好:)


小坑:

我有弟弟 不過是堂弟 但是從小一起生活長大的 比我小6歲
從小在一起就是打架啊 也會覺得阿公阿么對自己的愛分給了我弟 心裡還會嫉妒
真實情況也就是這樣
我弟小時候一直特別瘦的,但是在他六年級的時候忽然長成了一個大胖子
對!
真的是大胖子!

那個銷魂的表情 和像爾康的鼻孔
他這些照片我每次看見他都會黑他 給他看

小時候真的覺得他就是很任性啊,也很會耍賴皮,本來是他打到我,巨痛,然後我就哭了 他看見阿么過來了一下子裝哭 說我打他
媽個雞 當時才幾歲就知道冤枉人了???這個心機boy!
每次我買冰激凌 老酸奶什麼的 放在冰箱 他看見之後會全部舔一遍 然後再給我 問我要不要。。。
就2個字 惡心(呵呵臉
我們我表姐出去玩啊啥的,他每次都會跟我們一起去,我們每次出門都要各種躲。。。
生怕他跟著我們。。。小時候就覺得他是個包袱!
還喜歡告狀!!!!!揪著我們的小辮子不放!!!!!!
從小也就是個逗逼。。。
舉個栗子。。。
有一次他他拿黑卡紙放在桌子上 他就一個勁兒撓頭皮
我問他幹啥 他說他在創作 飛雪圖。。。
我這個人都斯巴達了。。。。

我有一次在他房間床上坐著看書,他要睡覺了,然後他就對著我唱歌
「起來 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還要各種改編歌曲
比如說 小酒窩 高潮部分 你們別想歪
「XX (我名字)長得丑 滿臉麻子青春痘

XX 長得丑 找不到男朋友~~~~」

還有哆啦A夢主題曲
「XXX的屁股大 一個板凳坐不下 兩個板凳剛剛好 三個板凳有點大」
告訴我 00後的世界 我真的有點不太懂!
還有各種數不清的事跡
但 些也只存在在他國小的時光了

從念了國中開始,就變得不一樣了,感覺是變性了???脾氣秉性完全變了
開始變成學霸了,還高冷?? 懂事 有禮貌。。。。
最重要的是 長高變瘦了

這個是初二的樣子
也戴眼鏡了。。。500度

變得很紳士。。。我有什麼東西拿不到他都主動幫我拿。。。以前我去念書拿箱子啥的 他都幫我拿 開門啊什麼的,也都是先幫我們開門 讓我們先走 進電梯也是。。。
還會幫我出主意 之後工作了 有個機會可以去南京工作 我就問他怎麼看待這件事,他說 南北差異大,四季分明,如果你要去南京的話就要帶好多衣服了, 我轉頭一想。。。好像說的是啊。。。

還有一次,朋友叫我幫忙,我跟我弟弟說 那幫這個忙我要不要收錢啊,因為是幫別人代課,一周,我弟弟就說,不要跟她要錢,讓她欠你人情,以後你有什麼事情別人也會幫忙的。
卧槽,為啥感覺有點小腹黑的樣子呢,這么小還比我懂人情世故為人處事。。。

以前放假我就住的他家裡,他在房間做作業,我嬸嬸好像冤枉了他一件事。。。
他也沒怎麼生氣,從房間出來給他媽講,「在你沒有了解事情真相的時候不要輕易下判斷,這樣會影響和諧關系」 我跟我嬸嬸也是驚呆了。。。。

現在就是成績特別好,也從來沒有讓家人操心過,我跟我弟關系也越來越好了,如果有啥事難以啟齒告訴家長的,他也能保守秘密了並幫你出主意,很窩心,變成一個小暖男。
現在長得很像都教授。。。
每次我朋友看見我發我弟照片。。就說好像金秀賢。。。


現在他已經是大男孩了

每次看到他覺得好不真實,我弟也長大了 = =但是臉特別稚嫩。。。
身高178了= =現在不知道長高沒 半學期沒有見了
放一張我們爬峨眉呆逼的模樣

總之 小時候覺得有弟弟或者妹妹什麼的,感覺自己的愛被搶了,還要照顧他,可是有弟弟 妹妹會讓你更有責任感,懂得分享。
弟弟明年要聯考了,希望你考上自己心儀的大學










(慶幸我弟學業繁忙,不玩Aorqu)


馬小六:

跟一大桌子人在外面吃飯。
弟弟過來悄悄的對我說姐姐你閉上眼睛。
心想,小傢伙要給我什麼好東西嗎?嘿嘿。
於是我聽話的閉上眼睛。
然後,
他就把我的假睫毛扯下來了!
對,扯下來了!!

7月23日

分割線。。。。。。。9月2日晚更
今天晚上跟爸媽視訊,弟弟也在場。
爸爸講如果你明年結婚怎麼怎麼,又開玩笑問我弟弟你姐姐走給她帶走多少錢啊!你說給她多少就給多少,帶走了可就不是咱家的了。
或許是第一次在弟弟面前提到嫁人這件事情吧,正扯著新買的T恤上的超萌小黃人給我做鬼臉的他愣了,然後抬頭盯著視訊這邊的我一字一頓的說:姐,我,不,要,你,出,嫁。
直接戳中我淚點了,趕忙以拿東西為借口轉了個身。


龍兒:

咳咳咳,這個問題我真的不能拒絕回答。

我有一個比我小四歲的親弟弟,怎麼說呢,一個娘胎里出來的,身體里淌的是一樣的血。
那種契合感和熟悉感特別的強。

我和弟弟從來沒有吵架打架拌嘴,從來沒有。
以至於我的爸爸媽媽和親戚們都很好奇問什麼我兩相處會這么融洽。
要說小時候兩個孩子都挺小的,買吃的會不會爭啊什麼的,其實真沒有,一般都是弟弟把自己的零食吃完,偷偷吃掉我的。(媽媽會買兩份放在兩個袋子里)但是,我發現之後並不介意,就讓他吃吧。

很小的時候,大夏天,我們會經常偷偷趁父母在睡覺去冰箱里那冰棍然後跑出門,頂著大太陽一起吃冰棍。
再大一點,一起去公園玩耍,跌進泥水裡,互相觀察敵情,迅速不讓父母發現。(那時候小,以為只要褲子幹了就是乾淨的,殊不知泥巴也很明顯)
他國中之後,我高中學業緊張,就很少能在一起玩,而且有一段時間我們是異地著,只有暑假過年才可以在一起玩耍。我本身也不是女孩氣息特別重的人,不愛洋娃娃那種,所以就帶著弟弟們一起玩男孩子玩的遊戲。也是很和諧。
。。。 。。。

反正就是特別的和諧,連我第一次姨媽來的時候,弟弟都是第一個知道的。(雖然那時候的他,也不知道姨媽是什麼玩意兒)

我也相信心靈感應。
他生病第二天我准發燒,我感冒第二天他准進醫院。即使是在不同的城市。

今年他高中畢業,去了很遠的北方讀書。別的小孩都是爸爸媽媽送。
他是我陪他去的,順便玩了玩那個城市。

他軍訓的時候,堅持不下來,看著他快不行的臉,我刷的一下就哭了。
心疼。
我也盡我最大的努力對他好,他也知道向我撒撒嬌就什麼都完事了。
因為我對他真的特別好,哈哈哈。

我覺得這小子上輩子肯定拯救了銀河系,才讓他今生遇到了我。

附照片幾張。

突然有點想他了呢,回答完了去和他嘮嘮嗑。


Sun Jiahui:

我是半個媽。
我和弟弟差11歲。國小三年級的時候爸媽有段時間突然把我送到阿么家(現在想想他倆應該是要專注造人。。。-_-#)。然後四年級的冬天,有個皮膚皺皺的生物就出現在我家。
新生物到來的第二個月,我第一次抱起它。那是因為老媽出去買菜,我趴在它身邊邊寫作業邊看著熟睡的它。突然它哭鬧起來,原來是尿尿了,情急之下,我把它從「鹽湖」中解救出來,輕輕捧著它的頸部和腰部,把它放在大腿上,它就不哭了(因為之前幫忙照看過叔叔家妹妹,所以有經驗。)。這時候我摸著它軟軟的臉,才意識到–這是我弟弟。
在他最費事的那幾年,也是我學習上很緊張的時候,因為幫忙照看弟弟,我的學習從年級第一下降到第十,平時也會受委屈(盡管爸媽很開化了,還是難免)。有一次看到國小寫的日記,上面說,因為我在不知道的情況下把買給弟弟的桃子吃了,被老媽罵了半天(那時候家裡條件很差,媽媽待業,單靠爸爸開三輪維持。)。還有一段時間,我們家要幫忙照顧比弟弟大兩歲的親戚家的妹妹,我每天都累的要死。
就這樣,一直到國中,為了不影響我學習,我開始住校。
國中到現在十年的寄宿生活,家留給我的都是片段式的記憶,原來是每周回去一次,現在半年回去一次,我們知道弟弟就成了二老快樂的來源,而我,多半是有點公式化的存在。
弟弟比較內向,平時不太表達自己,不過我也知道每次回家他都開心的不行,雖然時間長了我們倆還會吵架╮(╯_╰)╭。
現在,13歲的弟弟1米72,比我還高呢!
我很慶幸有他,他是全家的歡樂來源。而我比較喜歡到處走,有他在爸媽身邊,我在外漂泊也放心許多。
今年,我大學畢業,他國小畢業,願一切都好。


丁美花:

好煩,隨著年齡增長,快要打不過他了

~~~~~~~~~~~~~~~~~~~
≥﹏≤本來只是抖機靈,今天回家發現我弟快要比我高而且已經hold不住了!!!這一天來的太快以至於我沒有一點心裡防備T_T,讓我靜靜


Sherry:

有妹妹的哥哥通常都很溫柔,有弟弟的姐姐可以一秒鐘變潑婦
和弟弟相差一歲半,離開家之前所有的生活都有他相伴,他也調侃說:「你不在家吧,還挺想你的,你回來了吧,沒幾天就煩你了」姐弟就是這種每天打打鬧鬧嘰嘰喳喳卻悄無聲息陪伴著長大的親人。

他可以是你的玩伴,被你欺負卻又被你忽悠的小玩伴,小時候玩炮仗(小的),點了火就丟出去,可是不偏不倚正好從弟弟的脖子後面掉進了衣服里,pang的一聲,弟弟呆了兩秒鐘後哇的就嚇哭了,闖了禍的我趕緊安撫大哭的弟弟,並且各種好話說盡,讓他不要告訴媽媽,最後平息下來的弟弟答應了,幫他看炮仗炸到的衣服時,冬天的襯衣被炸黑了一片,還有一個洞。

他也是你的暖弟弟,稍微再長大一些,那時候我需要上早自習,起床的時候天都還是黑的,有一天被鬧鍾叫醒以後打開窗戶,被撲面而來的大霧嚇得大叫了一聲,跑著要喊媽媽起床送我去學校,弟弟被我吵醒以後把我喊了回來,他說:「別喊媽媽了,讓她睡覺,我送你去學校」 就這樣弟弟把我送到了學校里,以為他就回家繼續睡覺了,早自習結束以後才發現,弟弟站在教學樓外一直等著我下課呢。

他也是你的保護傘,國中時候我們在同一個學校,那個年齡階段開始有拉幫結派的痞子了,有一年為了元旦排舞蹈,因為舞蹈房和另一個起了沖突,那個班級是個有「團隊」的班級,一會時間過來幾個痞里痞氣的人,對著我說了一句:「等會回家的時候你小心點!」天不怕地不怕的我真就回了句:「我等著!」 後來的後來是,還沒排練完呢,弟弟就出現在舞蹈房了,什麼也沒有說,什麼也沒有問,排完舞我們就一起回家了,邊走的時候我跟弟弟說了這件事,弟弟只說了句:「他不敢!」。說起這個事,一直到今天還不清楚弟弟怎麼知道我被別人恐嚇,然後就跑去等我跳舞結束了。

他突然像哥哥一樣了,我是在國外工作,回國的時間變得比較少而且比較短,他也有自己的工作不在老家,回家陪爸媽兩個星期以後要走了,從弟弟那兒中轉飛機,就去看了看弟弟,這邊媽媽把我送到機場,過了安檢坐在那兒等飛機的時候,弟弟發來了消息,他說:「老姐不要難過,飛來老弟溫暖的懷抱吧」

他是個溫柔善良的弟弟,兩年春節沒有回家了,17年的春節給爸媽一個驚喜,回去了,在我走的前一天爸媽也給了我一個生日驚喜,召集了很多親戚朋友給我提前過生日,吃完了大餐去唱歌,老弟悄無聲息的點了一曲「父親」


這首歌我根本唱不了,聽到前奏就開始哽咽了,想到第二天自己又要飛走了,就難過的不能自已。他是個孝順的兒子,也是個好弟弟。

其實也並非一直都這么和睦相處,就像我最開始的那句話,他是唯一一個可以讓我秒變潑婦的人,搶電視,搶電腦,搶零食,使喚幹活,只是那些現在看起來反而都覺得是那麼美好了

我愛他們,我的家人,他們可以平安健康是我最大的願望❤❤❤


獼半仙:

我弟弟比我小三歲,是我的表弟。兩個人年歲上沒差多少。真就是光屁股一起長大的。
相信你們從我前一篇摧毀熊孩子的回答差不多知道我小時候暴躁的性子…
再加上我姥有一些重男輕女的思想,完全不服+好鬥分子+戰爭販子,和他一路打、互懟,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家裡的鋼鏰太多了,我和他準備換成紙幣,數著數著就數對方身上了,互相砸硬幣…
用錢砸你…
打通關到國中…
轉變也是非常突然,他無意喝了我買回家的牛奶,我翻箱倒櫃的找,他:姐…那個…牛奶我喝了……
三伏天,他二話不說沖出去跑到超市買了幾袋牛奶還有零食回來
我:

我以後再也不和你吵架了!!哇π_π!!

我弟在這一年完全成長為了一個寵姐狂魔,行動方針就是我姐說啥都是對的。

後來幾年我忙著中考聯考,所有假期都在補課班度過,很少見面,只是偶爾通通電話。過年串門匆匆見一面就回家。
這些年間,吵過一次,讓我哭笑不得。起因就是我姥家領回來一隻金毛汪,我狂喜,對於一個以鏟屎官為夢想好多年的少女來說,好難得!!!
於是…在一次幾個月沒通電話的時候…我:「汪怎麼樣啦!!」
我弟:「…………」
( •̀∀•́ )「怎麼樣啦!!」
╰(‵□′)╯:「你和它打電話吧!!」
然後…開始了小半年的冷戰……
哄之…不理我…
糖衣炮彈之…啞炮…
威逼利誘之…堅定…
是塊當八路的材料……

他後來去了蘭州上大學,離家太遠了,只有放長假才能見面。
每年開學的時候正過生日,直接打了幾百塊錢過來:「姐,不夠管我要。你去補補,過年看你都瘦了。」

瘦了??謝謝嗷…
再瘦也沒你瘦的多啊…去的時候170斤,回來140斤。
那身板薄的,你啥時候那麼瘦過啊

母性泛濫…他媽還沒哭我先哭了

就這么一個弟弟
從小到大隻有他和我年紀相仿,其他的哥哥姐姐年齡差相距太多了,最大的比我爸小六歲,最小的比我大快半輪。

有一次我特別早到了我姥家,他正好在廁所,我坐在客廳和我姥嘮嗑,他出來看見我的表情

“(ºДº*):姐?!!!!
我:???咋了
雙手護胸(ºДº*):「我進屋穿件衣服!!」
「……你小時候我還給你洗過澡,現在光膀子怕啥啊…你…你跑啥!」
「別跟著我!出去!!!」
「哦……長大了不中留啊……」
「你閉嘴!!!」
「哦……」


Can奈:

小時候覺得要是沒有他可好了,長大了覺得沒有他可怎麼辦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