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抑鬱症的朋友是什麼體驗?

問題描述:有一個抑鬱症的朋友是什麼體驗?

Bleuy:

我是一個躁鬱症患者

確診過I型雙相障礙,已經病了很多年了。醫生建議我不要停葯,可是大一那一年我自作主張的停了葯,為此還和我媽大吵一架。我以為躁鬱症已經融入了我的生活,我能和他和平共處了。可是這兩個月,很不幸的是,我再一次病發了。

長長的郁期,讓我抗拒去上課,不管是專業課還是體育課。我開始封閉自己,但是我不想讓其他人知道我有這個病,我開始慢慢的趕走身邊的人,我怕他們把我當做異類。我寧願她們不理解我的言行舉止。可能她們不知道,在這兩個月里,我還在堅持著沒有吃藥,這幾周愈發嚴重,我直接從學校走了,一直待在家裡,把自己關在房間里。我媽媽發現了我的異常,再一次帶我去了醫院。醫生警告我,讓我必須開始吃藥。又是那些葯,我看著那個盒子就開始犯暈惡心。我真的很不想吃藥。但是直到今天,我發現我這樣任性的行為,讓我的好朋友很受傷。

怎麼說呢,她是我在大學里最好的朋友。她很漂亮,高高瘦瘦的,性格也很好,成績也很好,願意聽我傾訴,也是唯一一個知道我的病和我的經歷的人,她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很重要。我有時候真的很恨自己,為什麼會得這個病。我也想像她一樣,積極樂觀作息規律認真學習,可是在我郁期的時候,我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和言語舉止,我不想去上課,不想去認識新朋友,我覺得我對什麼都不感興趣,曾經最愛聽的歌也難以入耳。我其實很害怕在她面前表現出負能量,我總是給自己帶上一個假的微笑的面具,在每個失眠的晚上把自己埋在被子里默默流淚,還很怕她聽到。我們是一起在學校外面合租,最近我的病情越來越嚴重,在我媽的監視下也開始吃藥,我直接回家了,兩周沒去上課。可能是有段時間了,我吃了葯的副作用挺大的,惡心乾嘔嗜睡頭痛。我覺得我完全沒辦法回學校上課,我真的不想每天裝作自己很快樂的樣子。

最近每天都在厭棄自己,我好怕她看到我發病時候的樣子。她總是說不喜歡我消沉頹廢的樣子,我也很惡心我自己的這副模樣,可是我真的沒法控制我自己。每次去上課都鼓著勇氣,深思熟慮等下見到某個同學我該怎麼打招呼,我真的好累,或許她無法理解我為什麼會這樣。

所以我選擇了遠離,不想讓她看到我吃了葯白天困的眼睛睜不開晚上整夜不困有時候還會抱著馬桶乾嘔的狼狽的樣子。我好怕她對我失望,我覺得我就是個廢物,或許我遠離她就不會拖累她了。

今天她對我說,她覺得我忽略了她。我不去上課的時候她也是一個人,我每次一回家就關上我的房門。每次她的朋友來家裡我總是找借口逃掉。今天她這么說我才反應過來,我原來是這樣的,冷漠又孤僻,以自我為中心,總是只考慮自己。突然覺得很對不起她,我這樣說走就走真的挺傷人的。我太在意她了,所以我怕拖累她怕她對我投來異樣的眼光。真的很對不起她,我真的只顧及了自己的情緒,沒有一丁點力氣再去考慮朋友的感受了。今天跟她和好了,我很開心,可是,她希望我振作起來,希望我回學校上課,我怕我做不到怎麼辦?我真的好難過,我不想失去她,我又不想拖累她,我到底該怎麼辦?

那種負罪感和自我厭棄真的是快把我壓垮了。最近準備吃沃替西汀,據說效果不錯,不知道我能不能撐過這個冬天。

2019年,最大的願望就是我能痊癒吧。

如果她有機會能看到這個回答,希望她能夠理解我。可能寫的有點亂,最近狀態實在是不太好,所以見諒啦。


匿名用戶:

我自己是抑鬱症患者……嘿嘿 上了高中和另兩個心裡疾病患者成了朋友……

一個男孩子 是gay 平常和普通人一樣a 但是情緒很不穩定 有一次用他自己在網上買的電棍指著同學 把大家嚇一大跳 然後又知道他患有一定的心理疾病,暫時還不確定是什麼?

另一個是一個很可愛的女孩子,很活潑,很愛笑,患有重度抑鬱中。覺得和他聊天很舒服吧,很多事情都能站在我們這種角度來理解。

我們就是比較一起互相鼓勵,一起扶持對方那種感覺啊,因為大家都差不多是一個狀態。其實不用太在意那麼多的不管怎麼樣,他們都是普通人。

♡✧( ु•⌄• )


匿名用戶:

覺得和她說話是會累一點。但是還是願意多看看她,希望她能開心多一點,不要總想著極恐怖消極的想法,會害怕看一眼就少一眼,會莫名珍惜。


時生:

我前段時間認識了一個朋友。

我是在群里認識他的,一開始覺得是一個不是特別容易接近的人,透著神秘感。後面有一天群里語音聽他講了很多關於他自己的事情,我突然覺得自己離他近了那麼一點點。

後來因為某個原因,他退群了。而由此我跟他也開始聊了起來。跟他聊天越多,其實越覺得他是一個很好的人。

我以前是一個抑鬱情緒很嚴重的人,後來自我調節慢慢減緩了很多。所以在面對有抑鬱情緒或者抑鬱症的朋友時,我更多能去理解和包容。

我覺得他是我遇見的第一個理解我的人,我為此特別高興。用他的話來說,就是他有了我的鑰匙。而我也希望他能早點遇到那個擁有他的鑰匙的人。

我很想跟他做朋友,想要陪伴他,想用自己所能去溫暖他,也是因為他,我開始盡力做一個溫暖的人。

雖然我認識他的時間不長,但我覺得他溫柔可愛有內涵,覺得能和他做朋友真是一件很幸運的事了。

遇到了他,我也有了光。(因為我很喜歡他呀,但是沒有想好要不要告訴他呢)

我希望他能快快好起來,能變得有胃口,長的胖一些,不再被夢魘困擾。

我會一直在的。

我是個超級幸運的人啦!


Aorqu用戶:

需要我邀請我朋友來回答嗎……

算了在我掛掉以前他們不可能知道這件事的

比起來給別人添麻煩我寧可去死

所以說大概他們的體驗就是我是個忽冷忽熱胡說八道的傻叉吧╮( ̄▽ ̄””)╭


匿名用戶:

Aorqu首答

抑鬱症在Aorqu的熱度總是那麼高。

第一次在Aorqu刷到這個字眼的時候,我逃避了。第二次,第三次,這次是第三次看到抑鬱症又上了熱度榜,我終於點了進來。

我不知道我的程度有多嚴重,我覺得,不算嚴重吧。因此花費了一段時間逃離了那個壓抑的狀態崩潰的自己,就不想再回去想了。難受的時候有想過去看醫生,但是稍微清醒了一點之後,我就不知道該如何去看醫生了。意思是,我要該如何描述那個狀態的自己呢?要是,那個醫生不認同我呢不理解我呢?(因為我看了91公分之外的動畫短片,所以真的怕這樣,如果醫生都不能理解我的話,那我唯一的繩索也就斷了吧)

不得不說我可是惜命的,覺得生活中美好漂亮的東西真的很多,我喜歡畫畫,喜歡手工,有一些欣賞和喜歡的人,有正能量偶像,想要和朋友去旅遊,去上課的時候看著路邊滿樹的玉蘭花苞會感到開心,所以我可是一點也不想死。所以就害怕那個,不開心的自己。收拾宿舍的時候宿舍沒人,我的水果刀沒有收好,那時候眼睛就緊緊地粘在上面,那把刀像是有魔力,讓我感覺到它會讓我憋悶的胸腔解脫。我還是移開了目光,把它套上刀套,刀套的顏色是我喜歡的藍色。唉呀,所以我真的很羨慕積極樂觀的人啊。

我的狀態的確是,有一段沒一段的,不知道有沒有人是這樣的,我還沒去看過醫生所以也不太清楚。最近的一次,是很難受的了。每個晚上都做噩夢。直到,直到班裡一個同學,他發朋友圈告訴了我們他的狀態,盡管他沒有打出抑鬱症的字眼,但我知道了。那個同學,他在手臂上紋了Phoenix的哥特式字體,他的學號是我的上一個。所以期末班會的時候,他就在我前面發言了。本來我班會只打算簡單說一下。但是,他說了他的抑鬱症。我啊,我那段時間真的很難受,所以我也說了,當著30多個人的面哭了說自己有抑鬱症但還是熱愛生活blabla。

說出來有什麼魔力?其實很冒險的,而且也沒有實際作用,沒有人能和我感同身受,他們只以為我是部門和學習壓力大,讓我不要那麼苛刻自己。有幾個人安慰了我很久,當然的我真的很感謝他們,但是,這抵不過一句來自那位同學的:xx,加油。

有他在,我安心多了。

所以呢,有一個抑鬱症朋友是什麼感受。班上那個同學給了我勇氣,我想和他一起堅持下去啊。而我作為一個有抑鬱症的朋友,班上30幾號人應該是不會感覺到我有什麼顯著的不一樣的,和他們哭完之後我依舊平時一樣活著,而除了他們之外呢,我只告訴了兩個朋友,一個是閨蜜,和她說的時候我的狀態還不是很好,所以真的是,說了好多好多啊。她也不知道怎麼辦呀,但是她後來有自己看抑鬱症相關的科普,很喜歡她了。

以上。


芭莎:

會很累,會憤怒,會恐慌吧……

我是抑鬱患者

經常會因為一些小事情緒激動;會充滿負能量,凡事喜歡想最差的結果;會對任何事和人抱有懷疑的態度,不能完全相信別人……還有很多

我覺得我很幸運,有一個強大的人一直陪伴保護著我,我很努力的去把生活過好,我不能選擇死,因為我還沒有想到可以不給別人添麻煩的方法,這兩年來就先這樣活著……

但是這幾天,我感覺是時候了。他在懸崖邊拽著我,胳膊要廢了,他恨我不去發現生活的美好,恨我一點小事就怨氣沖天,恨我矯情覺得世人都欠自己的,恨我不能自我救贖,他說他不能再哄著我了,他要罵醒我,但是我知道,他是累了,我不怪他,我不想傷害別人了

我還在旅途中,我不想嚇到我同學,但是還是被他發現了異常,抱歉,我沒有管理好自己的情緒,讓他的旅途不能完全放鬆,但是我會努力過好這幾天!

家裡有一支xx素,我不知道能不能對自己下的去手

我已經活成了廢人,但是我希望自己可以不要給別人添麻煩,不要傷害別人

哎……腦子發懵不知所雲


是咯是咯:

我不想讓你知道,你就永遠不會知道


孤獨的剔骨:

看了很多回答,大部分是女生,我在這里聊一個我比較硬核的哥們,是真硬核的那種,和每個人都聊的到一起,就這樣的貨,我打死也想不到他會是抑鬱症。因為好像對於很多人而言,抑鬱丟這樣的人身上,就是裝X。。

先開始我也是沒發覺的,就覺得這哥們好酒,剛好,我也好這口,一來二去也就熟絡了,後來我發現這貨是個人格分裂啊,怎麼說,你看他朋友圈發的,全是他傻X的時候,全是段子,可是你和他喝到某個點,你會覺得這貨其實是個聖人,談吐,舉止,一切都會改變,不是那種小的變動,而是看他72變那樣的狀態。說實話,我本人是很好奇的,後面深入了解,我才知道,這貨嗜睡,非常嗜睡,他是睡到全身酸疼都不會爬起來的人,很久以後,心理醫生問他,他才說出來,因為活在夢里的感覺真好,可以在半睡半醒之間控制自己的夢境,不被任何人打擾。。。。沒錯,這貨真的硬核到控制自己的夢!後面因為真的出事了,他家人無意間打開他車上的行車記錄儀,就是有聲音的哪種,發現他每天開車,有多半的時間都在自言自語,大部分時間都是自己罵自己是個傻X。。。再往後,他晚上基本睡不著覺了,他告訴我的是,閉眼就可以看到自己有多傻X,然後就在他腦子里無限循環他傻X的場景,接著他就會一直想一直想,整夜整夜睡不著。

第二天,他又如同正常人一般上班,吃飯,上廁所。我覺得大部分意識到自己有那麼一點苗頭的人,都會如他一樣,找個出口,所以他選擇喝酒,喝醉了,他感覺就舒服了。說實話,我被嚇的基本不敢和他喝酒了,後期偶爾和他一起喝酒,才發現這個人身上是真的孤獨,就他一個人,什麼破事他都覺得是自己的錯,偏偏不說出來,就那種壓在心底的那樣,表面上是真開心到爆棚的一個人,內心是真的孤獨抑鬱。

我想,可能他是一個自己把自己逼到懸崖邊上的人,這樣的人,我想救,但我不知道,也沒法救。


匿名用戶:

有一個抑鬱症的朋友是什麼體驗?

謝謝他幫助我找到了我自己。

很幸運能遇到他呀。

我知道這些話說出來很奇怪,畢竟在我關注的抑鬱症話題下的很多答案都充滿了消極情緒,抑鬱症患者都自顧不暇,生怕自己的情緒會傷害到別人,怎麼還會有精力去幫到別人呢?但事實確實如此。

其實一開始我對抑鬱症人群並沒有很多關注,直到我之前喜歡的一個男孩子得了抑鬱症,我高中最好的朋友之一也得了抑鬱症,我才感受到抑鬱症原來離我這么近。

從那以後,我開始在微博,Aorqu上關注了很多關於抑鬱症的話題,每天看著很多患有抑鬱症的同齡人發布各種動態。對於每個發布了自我了斷的想法的人,我都絞盡腦汁地想要安撫好他們的情緒,因為我始終相信「沒有人會願意拿生死來開玩笑」,他們發布這些動態一方面說明他們可能已經有這方面的想法了,但另一方面也說明了他們還在猶豫,也許他們心底里是希望能通過外界發聲來求助的。

我和他也是這樣認識的。

2018年5月初

我像往常一樣瀏覽Aorqu的抑鬱症話題,那時候的我還喜歡著那個男孩子,雖然他並不喜歡我,但我卻想通過別人的經歷來看到一些希望,「也許他只是因為生病了感受不到情感所以才不喜歡我的呢?」這時我看到了他的匿名回答,具體內容已經記不清了,大概就是他之前因為抑鬱症對喜歡自己的一個女生愛答不理的,但現在又想回去找那個女孩子,可是女生卻對他十分冷淡,他很苦惱不知道該怎麼辦。看到這個答案的時候我心裡一驚,我去,除了結局不一樣,這不就是我和那個男孩子的劇本嗎?抱著「如果我能幫他追回那個女孩子,那我和我喜歡的男孩子的結局會不會也不一樣」的奇怪邏輯,我給他寫了評論,從代入逐條分析女孩心理到最後給建議,可能有800字了吧……

當時我並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只是當做隨手幫了別個一個小忙。過了幾天,他看到了那個評論,私戳了我,第一句話就是感謝我在他的問題下面評論了那麼多。為了徹底幫他解決這個情感問題,我們便加了微信。

那天是5月9日,我們有了第一次交流,從晚上十一點半到凌晨兩點多。

從那天起,他幾乎每天都來找我聊天,每天都會聊到一兩點,有時候我熬不住實在太困了,本來只想閉眼眯一會,結果眼睛一閉一睜就……天亮了,只能趕緊跟他道歉。

一開始我們討論的大多都是關於情感,關於抑鬱症的話題,觸及的層次比較淺顯,關注了那麼多抑鬱症話題,也看了不少文章和書的我,對這方面的知識還是知道不少的。當他開始深入地思考他的抑鬱症背後的成因,我們討論的話題也越來越深刻,依戀關系,原生家庭,理性與感性,認知體系重建……為了能和他繼續交流,我也不得不去了解思考這些我從來沒有深入去想過的事情。有些太難以理解的我只能把自己的經歷代入進去,也就是這樣我的一些想法觀念慢慢發生了改變。

在沒遇到他之前其實我並不確定我能不能和有抑鬱症的朋友相處下去,我本來也是個心思細膩敏感的人,我害怕他還沒崩潰我就先崩潰了,但他跟我想像中的抑鬱症患者的形象完全不一樣,我以為他是絕望的,深陷抑鬱無法掙扎的,但從他身上我能看到希望,看到他想好起來的願望。

我也希望他能好起來。

我想陪伴他一直到他好起來。

我們一起想辦法。

我以前是很排斥理性的人,我總覺得理性和感性是水火不容的關系,理性會限制我的感性的自由發揮。可是在和他的相處中我卻感受到了理性思考的重要性,那時的他的狀態十分不穩定,我必須要保持頭腦的清醒,先保護好我自己的情緒不過分受到影響,理性地判別他的話里包含的情緒和想法,雖然我們只能通過文字和語音交流,但我和他說的每一句話都是認真思考過的。

可能也是因為客觀距離的存在,我在和他的相處過程中並沒有受到他的消極情緒的影響,所以我才能花更多的精力去思考他的問題,順便反思我自己,在這過程中我慢慢感受到來自心裡的一股力量,促使我去做出改變:

我嚷嚷了十幾年的減肥計劃成功了,兩個月瘦了11斤,國中以來第一次下100!暴風感動哭泣!

我終於敢正視我的低自尊,學著向過去那個自卑到地心的自己告別,學會表達自己的想法,拒絕別人的不合理要求,這感覺,太!爽!了!

我也學會了看淡很多事情,就像他說的,很多事情都沒有自己的情緒穩定重要。看淡並不是不在乎,只是明白有些事情是不可控的,不再那麼過分的執著死磕,就像相遇和離別。

然而他恢復的過程並不容易。

他經常三四點睡,六七點起,他說他要是能一直不睡覺就好了,不然每次睡醒之後都還要花好幾個小時來說服自己接受現實

他的人緣很好,畢業的時候很多人約他聚餐吃散夥飯,他要麼拒絕要麼去了也不說話,他說他只想趕緊結束回家,雖然很對不起朋友,但是他實在沒有精力去應酬了

他簽了個很好的單位但他想考研,可是家裡人不同意,為了這件事他和家人發生了很多次爭執。

有一天他突然跟我說:

「想離開這個世界啊」

嚇得我一下子都不知道該怎麼回復他

我又一次感受到了那種不知所措的感覺,我從來沒有遭遇過這種情況,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去安撫他。幸好之前加了一個心理交流群,裡面有專業的心理諮詢師教了我一些方法,讓我先去穩定他的情緒。

在他關機的那幾個小時里,很奇怪,我並沒有很恐慌的感覺,我似乎在心裡篤定地相信著:「他不會就這樣輕易地離開這個世界的。」因為在這之前我們就討論過,抑鬱症的恢復是一個螺旋上升的過程,這個過程並不穩定,所以出現任何情況我們都當做正常反應,並思考解決這背後的問題,只要心裡堅定趨勢是上升的就好了。

「我活過來了」

這是他開機後發給我的第一句話

我沒有問他在這段時間里經歷了什麼,只是問了句「你吃飯了嗎?」

我知道,等他想說的時候他自然會想和我說的

很慶幸,他熬過去了,他要觸底反彈了,最絕望的時刻已經過去了,要回升了

他回家之後重新調整了狀態,準備去和單位的HR說明情況

萬萬沒想到,最不可思議的結局出現了

HR說能理解他的處境,上級也准許他考完研之後,把自己調整好再回去簽約

這是我們最期待也最不敢想的結局,這放誰身上都不敢相信吧

一切似乎都在朝好的方向發展

他開始著手準備復習

他的葯量開始減少

他的心境開始變得平穩

他慢慢地從抑鬱症中恢復過來了

現在他已經停葯幾個月了,也完成了他的考研,回去簽了約開始工作了

至於為什麼一定要考研

我想以他當時的狀態根本不可能參加工作,而考研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可以幫助他恢復過來的一條路

「往前未必是天堂,但往後一定是地獄」

這是後來他跟我說的一句話。在那種無比混亂絕望的狀態,似乎只有這條路才是可以走得下去的。

所以最後考研的結果也並沒有那麼重要了,因為他已經達到最初的目的了,他好起來了。

有個抑鬱症的朋友是什麼體驗?

我們在他抑鬱症復發並且最嚴重的時候相遇相識,這半年多的經歷簡直就像一場夢一樣,用再多的言語都無法描述這段不可思議的經歷。但就像他說的,我們會是彼此成長道路上最好的夥伴,互相陪伴著走出各自的困境,迎接人生的新階段。

一切都慢慢好起來了,對嗎?

最後給一個和抑鬱症朋友相處的建議吧——在保護好自己情緒的前提下盡可能地從對方的角度考慮問題。

就像深陷沼澤的人,你總不能走進沼澤里救人吧,這樣不僅幫不了對方,自己也會越陷越深。

我以前覺得我可以拯救別人,但後來才知道,我們都不是神,人只有自救才有可能活下去,所以想陪伴抑鬱症朋友的筒子呢也不要有太大的心理負擔,如果能一直陪伴著走下去自然是好事,但如果受不了想中途離開,也不要過分自責,這不是你的義務。不過抑鬱症的孩子們大多都是心思敏感細膩的人,所以各位在做決定還是請三思,不要一時興起就輕易允諾,到時候做不到會讓他們更加難過的。

希望世界能對抑鬱症溫柔一點

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