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抑鬱症的朋友是什麼體驗?

問題描述:有一個抑鬱症的朋友是什麼體驗?

明澈:

和他人別無二致,只不過言語方面需要稍微謹慎一些,畢竟日常敏感嘛。

雖然走不進他的世界,對於他做的決定會很奇怪,但還是會努力去理解。

真希望他每天都能發朋友圈,讓我知道他還活著,每天睡眠質量很好,每天過的開開心心的。

ps.說一個我自己的案例。我最嚴重的那段時間,我閨蜜每天都會給我發貓啊狗啊這樣的圖片逗我開心;網路上認識的一個預備讀心理學研究所的小姐姐隔三差五就會問我病情的發展。

我覺得對於朋友還是得多關心吧,但是別太明顯了,這樣也會有不適應的感覺,不是太好。這樣就有活下去的動力了呀。


沉默嬸:

很好的朋友,抑鬱了。

很好的一個女孩。

很難想像這樣一個人會抑鬱。

她很愛笑,周圍的同學老師提起她都說「是那個很愛笑的女孩子」,很喜歡唱歌。唱歌的時候聲音超甜的。性格也很好,朋友很多。

心理學說,一個人如果很愛笑,說明她內心深處很悲傷。

她國小五年級的時候,因為喜歡上一個高年級的男生被校園冷暴力。

每天上學被罵被指指點點,厭學,跟老師說沒用。

家裡不敢說,因為她覺得她爸爸肯定會怪她,罵她不安分,因為從小家人對她灌輸的思想就是不要惹事,安分一點。

天天躲在家裡哭。

上了國中。

遠離了那些人,開始情況好起來。

結果初一下學期在家的時候來了一個男人。

差點被性侵,誰都不敢說,哭了很久很久。

後來對男生抵觸特別是成年男人。

初三,情緒爆發,開始對什麼都不用趕興趣起來,開始有輕生念頭,每天寫日記,寫遺書,原來優異的成績開始退步。可是沒有人知道。

她還是很愛笑,每天能和同學打鬧。

可是漸漸的,越來越少笑,會突然自言自語,表情獃滯。

會不動聲色的問周圍的人「你覺得自殺的人是怎麼樣的人」「家長怎麼看待抑鬱的」「自殺是想通了還是想不通了」

會突然情緒低落哭泣。

會因為很平常的事而歇斯底里情緒崩潰。

當她跟朋友稍微試探的表達一下「我可能抑鬱了,我好難過啊」「我不想活了」

「我真的不快樂」

而回應她的是「哎呀沒啥大不了的想開點就好了」「你怎麼可能抑鬱,你就是心情不好而已」

於是幾次下來,她沉默了。

她以為有人會理解,她的痛苦。

她開始沉默,不再向任何人透露她的情緒。

她說「我真的好痛苦,我巴不得早點去死」

「為什麼不能幫幫我,我的父母,我連向他們開口的勇氣都沒有,為什麼我要活著」

在一次和同學發生爭吵,情緒爆發。給當時那位同學發的消息。

發完後她笑得很開心很開心。

然後

她自殺了。

沒能成功。

誰也不知道她自殺了,她不成功後一點一點的嘗試加深傷口的深度,她隱藏在衣服後面的皮膚全是疤痕。

後來一個比較要好的男生偶然發現了她的傷口。

逼問下才知道她的心情。

跟她說如果他發現一次,他就跟著割一次。

她不聽,又割,被男生髮現,那個男生給那個女生看了他的傷口,比她的還要深。

他說:「你不痛嗎,我難以想像你怎麼下得去手,我超痛的,拿了刀割了好幾次才割好,你不要割了好不好,很痛的」

那次她突然發現原來世界上還有人能為她做到這樣,原來還有人願意關心自己而不是不耐煩。

所以她們約好一起努力。

她後來發現男生也很痛苦。跟她一樣,幾乎抑鬱有輕生的想法。

她們互相幫助。

可是

她還是沒堅持住。

————————————————————————————————————————————————————————————————————————————

抑鬱症是病也不是病,她們活著像我們死一樣痛苦,她們想死跟我們想活一樣。

抑鬱症真的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被理解的絕望孤獨。

願你們安好。


匿名用戶:

用他的話來講:「抑鬱是哲學。」

他說他從國小就開始思考人生的意義,當時得出的結論是「沒有意義。」

他沒有自殺,他當時選擇給自己人生尋找一個意義好活下去:「我是獨生子,所以不能死。」

「至少等沒有人因我之死而傷心時再去死。」

他說他很清楚這不⑧可能的,至少對他而言是如此,因為至親尚能老去,摯友可是同齡。

他的抑鬱就在這種自己騙自己的理由下,越來越重,高中最甚,每天都想著自殺。

然後大學突然就好了!因為他爸給他送了套房子!

emmm……這是次要原因,主要原因還是哲學,他思考出了自己人生的真正意義。

「人生本來就沒有意義,也不需要意義。」

混吃等死!

「死亡對我來說是一種解脫,我很討厭這種無意義的人生,雖然人類本身只是進化中一個無意義的偶然。」

恐懼來源於未知,他不知道死後世界是什麼樣的,所以他恐懼死後,但不懼死亡。

「我活著就是想知道死後世界是什麼樣的,好早做準備。」

他不是一個堅定的物質主義者,他像不可知論者,因為不知道死後世界是否存在,所以先姑且暫定存在,這是為數不多支持他活著的理由之一。

「沒辦法,人類就是這樣,一直沉醉在自己的世界裡。」

他很喜歡自嘲,他說他討厭人類的愚蠢,也討厭自己的愚蠢。

「大多數人都因本能而活著,而我討厭被本能左右,猴子才會那樣。」

然而他也說過,自己在與本能的作戰中失利了。

「我渴望名正言順的死亡。」

總之,一個看起來有些中二的人,也有些博學,用他的話來講,這是在為死後做準備。

另外他最近開始寫小說了,他說寫小說能探究世間的真諦。

因為他就是因為想寫好小說才去研究心理、醫學、政治之類的

而他寫小說是原因是……他討厭被他看不起的人所看不起(他對整個人類包括自己都看不起……)

不過據他說這是深層原因,表層原因有些復雜他懶得說


貓太郎愛吃番茄醬:

國中,我們兩個不聽管教的人,但是成績都好,班導對我們深惡痛絕以至於要在班上對我們進行孤立,侮辱和體罰。她陪我度過了人生最黑暗的三年。

她一點一點變得孤僻,越來越不願意上學,整個人無比拖延,把自己關在家裡。那時候真的太小了,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抑鬱症。家長老師更加認為她是偷懶撒謊。就這樣,我只能眼睜睜看著這個世界幾乎把她毀了。

後來確診抑鬱症,她開始漫長的休學,復學,再休學。

十年了。

一開始我無比地恨,恨那些傷害她的人,恨自己的無能為力。可是恨又能怎麼樣。

她在我面前一直都是正常的樣子,很平靜地說她的病情。

我能做的,只有在她願意出門的時候陪她去任何想去的地方。陪她去醫院拿葯。

在學校再忙也要時不時給她打個電話,一定要聽到她的聲音。我最害怕的事情,就是找不到她。我怕這個病會悄無聲息地帶走她。

無論她如何放鴿子,兩三個小時是常態,我都不會生氣,只要她還在就好。


小酥肉:

毫不矯情的說,無論你和她曾經多麼好,抑鬱症也會讓你和她越來越遠,然後有一天必須要和她告別!下圖就是我和我患有抑鬱症的朋友並肩作戰4年後的結局,斷了聯系!

然而一個月之前,她還來了我住的地方一起玩,我們逛街,吃飯,和正常的閨蜜沒什麼兩樣,她回去之後甚至興奮的對我說,她以後的周末一定要好好規劃,多出去走!結果兩周之後,我在微信上找她,她又是各種不回復,不出聲,打電話也不接,整個人就好像從人間消失了一樣,從她患抑鬱症以來,這種事情就經常發生,但是這一次,我不打算再做些什麼了,因為我的自尊心和耐心都被磨光了,以前她嚴重的時候,被爸媽送去了醫院,她從醫院打電話來給我說,她沒有病,父母不應該把她送來醫院,這里的醫生都很可怕,我那時候還提她打抱不平,覺得她父母很過分,居然把她一個女生送到這么可怕的醫院,但是現在,我居然發自內心的覺得,她的病只能醫生才能治療,還必須用藥物輔助治療!因為她根本沒辦法正常控制自己的情緒,四年來,她總是間歇性情緒波動很大,一年有四分之三的時間是沉浸在悲喪的情緒當中的,無論你怎麼跟她說這個世界多麼陽光,多麼美好都沒用,然後這些負面的情緒也會影響你,等你受不了,理她遠遠的時候,她卻突然好像想開了一樣,主動找你,約你,各種情緒高漲,各種制定人生計劃,各種喊著要積極迎接美好新生活,你感覺她終於要恢復正常生活了,結果她突然又來了個大剎車,要麼消失,要麼瞬間又變喪,如此狀態反覆持續!雖然你是如此想幫她,但是有很多時候,你會發現除了醫生,我們根本無能為力,因為她本身沒有攻擊你的本意,但是她控制不了情緒的時候做出的行為,總是讓你不知不覺感覺她是針對你的,你總是會忍不住問,為什麼我對你這么好,你反倒來傷害我呢?其實她可能自己也沒搞懂為什麼,而且自私的說,有太陽的情況下,沒人總是喜歡待在下雨的地方,如果你本身也是一個情緒波動比較大的人,可能你還沒拯救出她,自己也陷進去了!

最後,我也並不是不聯系我的朋友了,我只是不會主動找她了,等她需要我,聯系我的時候,我還是願意陪著她的。希望她早日戰勝抑鬱症吧!


hzy:

我和我男朋友都有重度抑鬱

我先放一張我前幾天醫院報告單

而我男朋友比我更嚴重 他甚至已經出現幻聽 腦子里一直有兩個人在對話

我們說話有時會小心翼翼 會先擔心對方的情緒 會莫名其妙的覺得抱歉自責負罪感

我前天晚上跟閨蜜出去玩 他要我早點回家然後就會變成這樣

後來給我打電話 在電話那頭哭

如果不是有抑鬱症 很難體會這種感受

我都懂 而且有時我也會這樣 但是我無法說出什麼 陷入這種情緒的時候 什麼都沒用沒有辦法

我身邊只有4個人知道我有抑鬱症 我不會去和除了最好的朋友外的別人說 因為如果沒有這種病是真的不能體會這種狀態

昨天我改了一條簽名 「其實我希望我是光 是你的小太陽」 他的簽名是 「不知道能不能救你 但我想試下」

其實我不知道兩個同樣深陷泥潭的人能不能互相拯救 因為這個病是絕症啊 無法保證下一秒會有什麼想法什麼情緒 但是即使身處黑暗 也渴望光明


人生充滿bug的楊星星:

就是明明知道你很難受,還是會自私地想盡各種辦法,想你好好的活著


小蜜蜂:

很感動,今天第一次從女孩子口中聽見兩個謝謝~

感覺這幾天女孩子狀態都還蠻好的,逐漸對生活有點信心了,有問題也會主動問我,但是今天情緒有點波動了,課上突然間就哭起來了給她遞紙的時候她說了個謝謝,真的很感動!女孩子內心還是很善良的,就是可能不太會表現出來。

據醫生診斷說,女孩子有點精神分裂,她說自從初二,這個人就進入到了她的生活,不斷吵她,每次她想要認真寫作業的時候,這個聲音就一直縈繞在她耳邊,怎麼都擺脫不掉,她問我該怎麼辦?其實我也不知道,只能說一些自己感覺很沒有營養的話,不知道各位Aorquer有沒有什麼建議~

本人今年大三,和別的答主可能有點不同,我是那個女孩子的家教,主要是帶他弟弟,兼帶這個女孩子(因為女孩子看她媽媽給弟弟請了家教不給她請,覺得媽媽偏心,然後她媽媽就拜託我順帶一下她)。她媽媽跟我說,女孩子患了四年的抑鬱症,現在還一直在吃藥。

說實話第一次給她上課的時候真的是被嚇到了,女孩子跟我說電腦裡面有人在跟我說話,還說電腦裡面的人喜歡我~我當時確實是不太懂,但也好在堅持了下來,一塊吃飯的時候,她突然間就哭了起來,說為什麼大家不能理解她!那是我第一次接觸抑鬱症,但之後的教學活動,也似乎進展得蠻好的~

平常跟她相處,也是很小心翼翼的,她叫我給她倒杯水,或者拿個東西,雖然這樣似乎不太合適,但我也都會幫她~

平常給她發消息,她有時不會回,要不就是回得很少。

平常我會叫她來我們學校玩,我覺得她應該多活動一下,通常是跟她說的時候她很開心地答應了,但之後又不會來

我們學院的迎新晚會,我會帶她一塊來看,她很嚮往大學生活,但是看了一半她就會想要回去了~說好睏

帶她去看新上映的電影昨日青空,她說她看完後更加迷茫,有時我也不知道改怎麼安慰她~

她問我:老師你覺得我長大後能幹什麼呢?我不敢說什麼太假的話,感覺自己好虛偽,只能說,如果我是你的話,我會選擇去經營一個自己的甜品店,自己做些小蛋糕(因為她好喜歡烹飪)

她還會叫我跟她一塊做蛋糕,但她又不會讓我碰那些食材,因為怕我搞砸,只是讓我干一些稱小麥粉,白砂糖,收拾殘局什麼的活,我也會默默地做,雖然心裡確實有點小抱怨~

有那麼一次我真的是想要放棄這份工作了,她注意力很難集中,跟她上課,一個知識點必須重複地講很多遍,還不一定能聽懂。那次跟她講極坐標,她說她聽不懂,她說如果這樣子就沒意思了呀,那我媽媽給你的工資就白給了呀!這句話真的好傷人,那一刻真的很想走人,感覺自己的辛苦沒有得到理解,她基礎很差,甚至連π是180度都不知道,π/2她一定要先把π寫成180度才能知道度數是多少,我說你要習慣π這個用法,包括三角函數,她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方式難道不是嗎?那一刻我真的是崩潰的。

有的時候跟她上著課,她會突然抱我一下,開心地笑著,我內心也欣慰。

後來我慢慢地習慣了她跟我說的那些對於我來說是奇怪的話了,我也學會了說:可能確實存在吧,但我不一定能理解,我會試著去理解你,但我也希望你能理解一下我,希望你不要覺得我想的跟你想的不一樣就覺得我不喜歡你~

她把她的畫送給我,她覺得她畫的畫很醜,我不能說很好看,但是我確實覺得顏色搭配得蠻好的~

希望這個女孩子能快點好起來吧,不管怎麼樣,都要相信身邊的人是愛著她的,可能只是方式不一樣,希望她能堅持畫畫,藝考加油!


Crane 何:

我讓身邊的朋友描述一下我


Crown:

有什麼體驗呢?就是看到他有時候非常開心,有時候也會一個人在角落裡不說話。

你跟他開玩笑的話,他每次都會很開心,但是之後又是很久的沉默。

他喜歡看那些比較傷感的文字,看完了之後就一個人發呆,不願意說話。

他的抽屜裡面有一些莫名其妙的葯,你問他那些是什麼,他不說話,你從來沒有看到過他吃藥,或許他是真的沒有吃過。

到了晚上他會很抗拒跟別人在一起,他喜歡一個人玩手機,一個人看電視劇,但是不喜歡說話。

他經常跟你開玩笑,他會從15樓跳下去,你永遠不知道他是說真的還是開玩笑。

他永遠都說的好累呀,好累呀,但是無論幹什麼事情,他都一個人躲在角落裡面。

只有在喝酒的時候,他的話才會多,高興的跟你說那些夢想,說的那些以後,到了第二天你跟他談起這件事情,他也總是笑笑不說話。

他也真是個怪人吧,沒什麼朋友,只有你一個,請你不要再想知道他以前經歷過什麼了,只不過現在很感激你。

————————————————————————

因為心態原因,被公司辭退,真是禍不單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