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抑鬱症的朋友是什麼體驗?

問題描述:有一個抑鬱症的朋友是什麼體驗?

Aorqu用戶:

在我的記憶里,我有七個以上抑鬱症朋友,有兩個朋友認識我之前已經治癒了。有的是網友有的是身邊朋友,他們都有幾乎都有同樣的特點,情緒不穩定,可是很善良,很溫柔,有些從抑鬱症里走出來的朋友特別懂得感恩。

最近我的閨蜜好像抑鬱症又加重了,原因是很莫名其妙的,可能她心裡沒有依靠,可能因為她的家庭或者環境,或者只是因為一些生活小事,可能就是因為吃了辣椒,

她就會全盤崩潰。

她真的很需要關注,很需要有一個人生活里給她留很大的關注和陪伴,才可以稍微填補心裡的黑洞。

非常非常需要朋友耐心地傾聽。

有時候可能她會跟我聊歷史,有時候會跟我聊一些非常深奧的問題,她會有很多很多自己的想法,她有自己的一套理論,無法說服,很固執,可還是很需要交流。

我個人覺得很多抑鬱症患者的表達能力真的是很強的,但是有的人把自己封閉,根本不表露出來吧。

我其實以前也有五年患抑鬱症,以前大家都難過,大家都無法接受這個世界,大家都在同一個陣營,大家在黑暗裡擁抱。

可能我真的是抑鬱症被自己治癒了吧,我很多時候,我開始無法理解她說的話了,我開始像一個從來沒有患過抑鬱症的人一樣,跟她說,你應該做一些事情轉移注意力,我能想到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去看醫生。因為我真的不知道還能怎麼回復她。

她在電話里哭著說,我只是想別人跟我講一句我理解你。可是我就是得不到。

有時候我也覺得,這樣太難了。

我已經很久沒有主動提起抑鬱症這件事了,因為生活已經很累了,我不願意主動把自己丟在抑鬱情緒里了,我不願意沉浸在麻木又痛苦的情緒里浪費時間只為了回首過去了,我甚至不願意接受身邊朋友帶給我的任何負能量了,甚至是任何我不想看的消息我都不想回了。別人發個嗯,我都想到刪掉好了,無法交流。

我已經變成那種一言不合就刪除別人的人了,我甚至把一個陪伴了我快半年的朋友刪掉了,只因為他說話太負能量。我以前不是這樣的。

自己這樣的狀態,好像也沒有能量去幫助其他有抑鬱症的朋友了。

我的小心翼翼好像在戀愛里用盡了,有時候覺得幫不了她真的會很愧疚,因為我走出抑鬱症的那一年是高三,在學業和愛情的打擊下真的掙扎得快不行了,是她一天一天陪我走過來的,每天的電話和消息陪伴真的很感謝。

………………………………………………

在我的朋友里,普遍來說,患抑鬱症的朋友,一旦信任別人,真的是非常信任甚至有時候甚至是毫無保留的那種。

在我大一上學期有一天晚上回到宿舍,有個重度抑鬱的朋友發消息給我,說他現在很崩潰,刀子已經放在手腕上了,當時我真的很慌,我知道他不會跟我開這種玩笑的,我跑下宿舍樓,一路上走去操場然後一邊跟他說話,直到他情緒穩定我確認過,我才回宿舍。

他隔了半年還記得我喜歡奶茶,然後在我放假的時候,突然收到一個奶茶的外賣,就真的驚訝,因為我只告訴了他一個人,但是當時已經半年沒有來往過了。後來問了果然是他,簡直驚喜到不行。

自己的喜好被悄悄記住了,這種溫柔真的太難忘了。

後來他交了女朋友,養了一隻很可愛的貓,生日時給他發資訊還很感謝我還記得他,怎麼說呢,有時候真的分不清他活下去到底幸不幸福,但是他學心理學,積極去看醫生,好像也會一步一步好起來。

……………………………………………………

2018年初的時候,我認識了一個很棒的朋友,是很神奇地在Aorqu認識的,但是過了一段時間才開始說話。

當時他在語音里很認真地說,這個世界上每個人沒有任何一個人應該被區別對待,我覺得你值得被人好好地對待。

因為當時真的只是一個普通的對話,大家都對對方坦誠相待,作為一個朋友的身份真的感動地一塌糊塗,還跟當時的男朋友說了這件事,當時還得出了一個結論,這樣的朋友如果失去了,得多麼難過啊

後來他知道他有抑鬱症,他悄悄地遠離,消失在我的生活里,我覺得患抑鬱症的朋友,好像都有個要麼心窩心很親密,要麼比較喜歡刻意保持距離,可能這樣他們會覺得比較安全吧

過了半年他突然給我發消息

我記得我高二有一次已經被一個比較粘人的朋友邀請一起下課回家,結果被我很無情地拒絕了,好在後來她只是覺得我很奇怪,沒有被記仇。

因為我當時封閉自己,比較容易推開靠近自己的人吧。

大概有的抑鬱症患者偶爾會這樣。

…………………………………………

我覺得我的抑鬱症朋友,又感性又理性,善良又美好,就算有的人失去了生活的動力,卻還是選擇勇敢地生活。

他們值得美好事物。

總的來說,我還是覺得好幸運可以遇到他們。


Yoyo:

之前有一個這樣的朋友 說實話真的很累 每天晚上的陪聊陪玩遊戲陪談心 她很敏感 幾乎要耗盡我所有的正能量和力量去溫暖她 她難受 我凌晨一點就穿個睡裙連內衣都沒穿的陪她去醫院檢查 回來我得了感冒 她對我也沒什麼表示 即使我很怕別人吐 在她天天早上起來吐胃酸的時候我依舊一溜煙兒從床上爬起來給她送盆 挺過了最累的時候 但是她可能不太懂得回報吧 付出不對等的感覺 被她開玩笑的罵也不能生氣 但是現在已經離開她了 不是因為我累了 而是因為她一跟我發生口角就會跟別人說我的壞話 我只是一天沒理她 她就在朋友圈冷嘲熱諷到最後甚至破口大罵的詛咒我 真的令人寒心 我知道她很痛苦 但是誰在家不是寶貝呢 將心比心吧 希望未來會好吧


佩奇吖i:

(此回答僅寫給自己作為生活記錄)

我不知道如何去面對這個溫暖的世界

或許它並不溫暖

你看啊 那個喪到極致的情緒又來敲門了

你怎麼不讓它進來呢

因為我還有愛我的家人呀

乖 聽話 一切都會好的

不 不想聽話了 聽話也不能趕走它

那你想怎麼做呢

於是我看向了櫃子里的水果刀

會不會很痛啊 於是走向了陽台

突然感覺世界亮了起來

她在罵我呢

太累了呢 這是第二次了

乖 走出去 別有第三次了。

連別人的喜歡 我都那麼害怕

但我知道 他是溫暖的

日子還長 我還不能失望。

二更

我還是拒絕他了。

明天要去醫院啦。

定了八點半的鬧鈴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三更

要元氣滿滿喲

四更

哈哈哈 我是不是Aorqu寫幾更最多的人啦

這幾天吃藥都感覺不好

特別嗜睡 今天去食堂吃飯

看到窗口的飯直接乾嘔了

但還是打了一份藕片吃了兩三片

加油啊 要努力抗爭

五更

昨天晚上想試試沒有安定

能不能睡著

結果還是半夜爬起來吃了三分之一

這是一個不好的現象

要怎麼辦呢

六更

哭了一個小時

未來還有希望嗎

七更2019/01/06

本來是打算寫點東西的

但是突然想到了一個事情

就突然哭的很兇

明天補吧

補:2019/01/07(決定以後寫日期)

最近的日子過得也許很好吧

沒有什麼那麼難過的事情

但也許一些都不是那麼好

快回家了 要回去哪個家呢

我和前文提到的男生戀愛了

快一個月了(鞠躬)

這一個月他包容了我很多

對我很好 帶我去吃了很多好吃的

只是辛苦了他的生活費和錢包(再鞠躬)

我又開始吸煙了

吃了文拉法說不能抽煙喝酒

但不抽煙 很多情緒太壓抑了

這幾天情緒不穩定

總是起起落落

我快畢業了 可是男朋友還早

我會擔心會不會有下一屆國小妹

覺得他很好然後追求他

或者他遇到更好的會不會拋棄我

有時候想到他身邊以後的人不是我

我都要嫉妒的發瘋了

可是又能怎麼樣呢

  • 男朋友鏡頭下乖乖準備吃炸雞的我
  • 薯條是我的最愛

山高水遠 日子還長.

2019/01/08

眾生皆苦 何況是我呢.

2019/01/11

每天都很努力的活著

怕別人說我矯情 怕別人對我有惡意

恐慌每天都伴隨著我

每個人都異樣的看著我

晚安

2019/01/24

想寫點什麼又不知道從哪開始

那就這樣吧。

2019/01/27 凌晨

我還是一個極度缺乏安全感的人

我認為自己還是適合一個人過

沒有人能無時無刻的陪著我

除了我自己。

2019/02/01

新的二月 你好

今天我遇到了一些事情 明天補吧

剛才我的父親

做了一件讓我淚奔的事情

我和他說了晚上的遭遇

他讓我不要想太多

他說你還在想嗎

我說我困了

然後他打開冰箱悄聲對母親講

噓 丫頭睡了聲音小一點

很輕的打開了塑料袋 拿出了小年夜炸的油餅子

然後關了客廳的燈

母親說這黑漆漆的啥也看不到

爸爸說丫頭睡覺了 讓她安心睡

母親說那你把她(我)的門關上

父親輕輕輕輕地走過來

聲音細小的說 我先把你的門關上

2019/02/17 凌晨

沒有人永遠年輕

但永遠有人正年輕著

2019/2/20

寫日期的時候驚覺時間真的好快

明天要離開這座城市了

要離開父親身邊了

再次回來是什麼時候呢

我的父親在用他笨拙的方式照顧我

可我總像個長不大的孩子

到底什麼時候

我才能抗住生活中的瑣事

我不是小孩了

可是卻為什麼長不大呢

2019/2/23

昨天Aorqu看到一個小姐姐

她是賣花花的

加了微信今天下了一單

看到花花 心情就會變得更好

感謝這個世界

總是溫暖的

2019/02/24


滄海雲帆:

在講故事之前,我打算先說明:
我們成為朋友,是因為互相之間有吸引與被吸引的特質,而非是因為「抑鬱症」。盡管這些特質或許是抑鬱症帶來的,但我們更多僅僅是因為抑鬱症而認識了而已。(比如病友群,等等。)
所以,回答這個問題,我主要會講一些,跟「抑鬱症」確實有關的故事,因為無關的話,就跟普通朋友一樣了呀,不是嗎?

————————正文分割————
【故事一】

以下來自我的朋友G(女):
其實我覺得區別並不大……平時可能會多在心裡記掛一些,但是在很多細節方面並不會特意去照顧,因為我總覺得那種特殊對待反而是最不舒服的。

我身邊有兩個抑鬱症朋友,一個你,其實離我更近一點,另一個是我父親大學同學家的女孩兒,她跟她媽媽都多少有抑鬱症的傾向,但是很多時候在我對你們的接觸過程中,我並不能很明確的感覺到你們的不對勁,很多時候我感覺到的你們的狀態反而是好的過分……你們都有自己明確的想法跟目標,某種意義上,遊離於世俗之外,但的確光彩熠熠。所以我唯一能做到的,只是在旁邊看著你們,陪著你們,雖然也許你們很多時候並不需要,但是我當初唯一能保證的,就只是在你們需要的時候我能盡快的趕到你們的身邊,哪怕是網路意義上的身邊w……以上,我並不覺得你們需要更多了,我畢竟只是朋友,而不是醫生O(∩_∩)O

【故事二】
以下來自我的病友L(女):
我覺得你寫的對於「抑鬱症」的感覺會少一點,畢竟你也在回答里寫了「特殊對待」讓人很不舒服,簡單的概括了抑鬱症朋友,其實你這樣的回答是最好的 我覺得抑鬱症朋友會比其他朋友有不一樣的「特質」。

至於對你,我喜歡你的性格和清晰的思路。跟你做朋友很輕松你很棒,值得我學習。很簡單呀!

我對病友L:
在群里認識,我自己都已經忘了,後來對方告訴我,是因為我她才學會了要表達自己的感受,而不是含糊不清地,讓別人猜。
我想了想,好像我確實這樣說過,覺得不開心就明確說出來,想要抱抱就大大方方地要,覺得對方是傻逼就讓對方滾得遠遠的。你要明白不是所有人都那麼關心你,你把它寫得越隱晦,越容易讓人和那些似是而非的真正的無病呻吟混淆在一起。


而實際上,我親眼見證了這個小妹妹越來越開心,恢復了她本來活潑又招人喜歡的性格,小小年紀經營著自己的店鋪,商業頭腦我自愧不如。從事業上她比我要成功地多,我們聊天除了正常聊吃藥等等之外,幾乎是不聊抑鬱症相關的。

【未完待續】


Slivan:

他有我所見過的,跟這個支離破碎的世界抗爭姿態最好看的生命。

他是在黑暗中踽踽獨行的人,但我在他身上看見過光。


方乾小溪:

自己是抑鬱症,也就不怎麼打擾朋友了


匿名用戶:

真的很累,但卻要一直陪著她,她已經自殘過好多次了,她是單親家庭,媽媽很早就去世了。所以我經常會很心疼她,她那麼難受,但自己的親人卻一點也不知道。她的性格很孤僻,所以沒有幾個朋友,她說我是她唯一一個真朋友,她經常會擔心我也離開她。當然我也想過,但是看到她手腕上的傷疤,我就心軟了。

那好吧,我會好好陪著你的你也要努力讓自己開心,不要再傷害自己了。


MissKes:

曾經一名抑鬱症患者,後來努力努力自我修復。

想對大家說,治癒抑鬱症最好的辦法是陪伴和肯定,去克服負反饋的心理。越認為自己有錯會陷的越深,遠離讓你痛苦的事情,接受自己,接受自己是個普通人。每個人都會為別人帶來不同的生活,麻煩也好睏難也罷,他們都喜歡這些所帶來多彩的生活。

如今我自己仍然在輕抑里上下掙扎,但是我會做一切一切去改變自己。

看到抑鬱症的各個區塊下面,所有抑鬱症的朋友們都在互相支持,拼了命的希望對方能活下去好好走下去。

大多數抑鬱型也都一樣,願意以溫柔以待這世界。所以請大家也以溫柔待他們。想像他們拚命裝出正常的樣子,開心的樣子,是為了看到他人幸福。

每個人都是生命的一種形式,善待並相信自己。

周圍還會有一些朋友,慢慢往抑鬱的邊緣滑,我會盡我所知去幫助他們。比起葯物,有時候人情溫暖更能痊癒傷口。


查查:

我是一名抑鬱症患者。按照我朋友的話來說,我對他其實已經產生了影響,這點我也很自知的。就是容易被帶跑偏掉溝里。


kazikli bey:

嗯,我不太了解朋友怎麼看我。不過我的朋友很有趣,他們總能分辨出我精神狀態如何,是否使用了鎮靜葯物。

也許像我這樣喜歡玩遊戲但是精神又有點問題的人不多見。

一個兄弟跟我說,我玩LOL就是個菜狗,玩了幾年還是扔不準技能,算不對傷害,記不住cd,看不清局勢。

但是他發現,我有時候技能扔的很准,比如奧拉夫的斧頭,蒙多的菜刀,或者忽然操作很好,比如能經常使用r閃一類的,那我就是用藥了。

不知道其他人有沒有這種情況吧。

我在使用鎮靜葯物以後,心裡面亂七八糟的聲音都閉嘴了,超級安靜,我精神很集中,不是主動的,是被動的精神集中。

這會直線導致我遊戲操作和水準上升。

不過朋友說,菜了這么多年了還是帶著我一起玩,他倒是不在乎我一局送幾個人頭。他覺得這類葯物不太好,叫我用的時候還是多注意吧。

還有以前玩守望先鋒也是。我76的武器命中率一般是16%,但是用了鎮靜劑以後,能達到23%,這就很嚇人了。

還有Dota也是,別人斧王跳刀到我臉上要吼,我可以在他出現的瞬間跳刀跳走,他吼不到。

我只要出現這種奇特的操作,就是使用了鎮靜劑。

其實,我身邊的朋友幾乎都是我以前很正常時候交的朋友,我精神坐過山車以後,我就沒交到新的朋友了幾乎,因為和我這種人相處有點累。而我以前精神好的時候,在學生群體里還是有些聲望的,那時候交下的朋友也陪了我十多年。雖然現在精神不好,但是他們去哪玩也經常叫我,因為說是習慣了。

畢竟我沒有對他們構成危害。而且因為我的想法比較直,他們還是喜歡和我交流一些問題。

他們知道我有陰郁的一面,不過他們不是很介意。因為我跟他們在一起的時候,不會表現得那樣。但是也因為我了解內心的痛苦,所以在幫助他們梳理心裡問題的時候,我的話能撫慰人心。

我救不了自己,我沒法自己逃出生天。但是對於別人的心理問題,我卻能妥善疏導,他們有啥事也挺喜歡找我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