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抑鬱症的朋友是什麼體驗?

問題描述:有一個抑鬱症的朋友是什麼體驗?

勇者一米六:

希望他活下來。

努力地去讓他活下來。

才發現我自己都活不下來。

想救人什麼的原來全是妄想。


ybj:

首先我也不是什麼心靈強大的人 我敏感脆弱在意別人看法 不是什麼值得交的朋友
但是因為太在意 所以總是關注她的動態 看她今天是開心還是難過 因為怕打擾到她 在她負能的時候就用版聊的方式發動態安慰 每發一句話都會斟酌會不會惹怒對方 能不能安慰到對方 謹慎謹慎再謹慎 但是沒用
她昨天意志堅定地想去死 說這是認真的 我也明白我差勁的語言能力根本沒辦法安慰到別人心裡去 無法改變現狀 有時候就會莫名地很生氣 為她也為自己
好累 真的好累啊 但又捨不得她 她明明是很美好的 擁有才能的女孩子 不應該遭受這種痛苦的 可是海外什麼都做不到啊 言語太蒼白了 連寄東西都寄不了
她難受我也難受
又不想和別人關系變差 因為我自己也承受不住
我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各位散了吧 她把我刪了。
不會再更新這個問題了
我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刺激了她
我真的盡力了 我說過自己也不是什麼正常人 沒辦法給別人來自正常人的溫暖
也許不去打擾對方才是我應該做的
很絕望


兔猻醬嘎嘎嘎:

哦 室友曾經對我說 要去死就趕緊去 天台就再樓上 沒人攔你

我懇求室友:PPT我實在沒辦法上去講 就這次 你去講一下吧 。室友不幹

早上起床抑鬱發作 實在難受不想出門 求室友帶飯 室友三個字:不想帶

人沒脾氣了基本上她們要什麼給她們什麼 後來就都自己拿不會打招呼

還有就是聽的多的 沒義務幫你

如果你有朋友得了抑鬱症 沒事別聽ta講話 聽了也別在意ta說什麼 ta如果真的想死 不會多說話的 只要ta能說話就沒什麼大事 我反正說這么告訴我朋友的 不需要他們心疼同情

所以以後回憶起來 在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最痛苦無助的時候 沒人幫我 只有我一個人

所以以後也不會同情幫助別人 沒這個義務

我肯定能好起來~


這幾天得知一些事情後心態有了轉變。我不善良了,善良他媽的有屁用,善良了四個月了,夠了見好就收吧!

倘若有一天我死了,希望父母不要自責,我才不是自殺,我是他殺。嚇死的,逼死的。


綰綰:

我們同為抑鬱症患者

感覺就像遇到了 世界上的另一個我

只是前段時間 她自殺了 差點沒搶救過來

嗯…… 故事很長 我慢慢說

第一次見她 好像是去年年初

我去醫院心理科開葯

那段時間我不是很嚴重 挺好的

在醫院樓道里坐著 等著護士叫號

她一直坐在我旁邊 因為人很多 我和她挨得很近

不經意間瞥了一眼 看到她在刷微博 和我一樣關注了「抑鬱症超話」

就這樣 我們開始了第一次交談

「嗨 小姐姐 我也關注了這個超話 」

「……哦」

我內心OS:這么高冷嗎 個子還這么高 這么好看 是我的菜誒

然後我也忘記我巴拉巴拉說了好多

最後我們成功的微博互粉啦

是的 那段時間還沒有加微信 只是微博互粉了 聊天也只是通過微博私信

我能感覺得到 剛開始她對我是很自閉那樣 總是我發一大段話 她回復幾個字那樣 沒關系我不放棄

事情的轉折點是那段時間

我發了一個微博 關於被性侵的

嗯…… 我以前被性侵過 也是我得了抑鬱症的一個原因

她主動給我發私信 說了好多 沒想到

她也經歷過這樣的事

我還告訴了她 我家裡的一些事

她發了很多話安慰我

我覺得超級感動 想撲進小姐姐懷里痛哭一場那樣的感動

好像莫名其妙的 我們就變成好朋友了

感覺她超級可愛 超級溫柔 安慰我的樣子很像媽媽

然後我們加了微信 但那段時間她查出來更嚴重了 有的時候幾天不登微信 我要找她只能通過微博

更糟糕的是 那段時間我也嚴重了

因為有點頸椎病 我去住院了 結果抽血查出來不太好 這個二甲醫院讓我去三甲醫院再復查一遍

那幾天 我不知道我是怎麼熬過來的

我甚至寫好了遺書 準備如果結果不好就去自殺

然後 還是去三甲醫院檢查了

很慶幸 結果是好的 一切都好

取到結果 我第一時間給她發消息 然後兩個人打電話 我坐在醫院哭了好久好久

她真的很溫柔 很善良 那段時間天天安慰我 陪我哭陪我鬧

明明自己也是抑鬱症患者 卻能忍著那種瀕臨崩潰的情緒安慰我 陪著我

所以 我覺得每個抑鬱症患者都是小天使 都很善良 能和她成為朋友 我覺得三生有幸

這件事情 讓我們的感情突飛猛進

我也慢慢發現了她沙雕的一面

我們約好要去做很多事情

好的時候 我們約好一起去玩

不好的時候 我們討論要怎麼樣自殺

得了抑鬱症以後 我開始畫畫

我會畫那種很醜萌的畫 「伊藤潤二」畫風那樣 為的是 有一天自己復發的時候可以看到這些畫 笑出來 也成功逗笑了她

其實 我始終覺得我們很像

她很像世界上的另一個我

也可能因為同為抑鬱症患者

在很多事情上我們能做到感同身受

相處起來也不累

(因為我是用兩個手機 所以截圖的背景可能會不一樣)

這中間 我們都按時督促彼此好好吃藥

按時去復查 要哭就一起語音 要笑就一起哈哈哈哈

因為在吃奧氮平這種葯 所以我變得有點胖

她就瘋狂笑我 我也自嘲哈哈哈

就是那種感覺 很舒服

不管怎麼開玩笑 都知道對方不會走

我知道她的哪一句笑是真的笑

哪一次哭是真的哭

我們在彼此面前不用掩飾不用裝

不用擔心會被嫌棄 因為我們都是一樣的怪物哈哈哈

是的 之前偶爾談起感情 她勸我不要去碰愛情 不要去禍害別人 也不要被別人禍害

但是 但是 但是

她自己卻戀愛了

是的!她戀愛了

她告訴我的時候 她們已經在一起一段時間了

其實我是很替她開心 但也很害怕

我們都經歷過性侵和父母失敗的婚姻 經歷過家庭暴力 對異性會有很深的陰影 會很排斥 很膽怯

抑鬱症患者 要去放下一切忌憚認認真真談一場戀愛很難也很累

可是我能怎麼辦 你是我的小寶貝

我希望你過的好 如果你和他在一起 你能開心 我肯定也會支持你

事實證明 剛開始那段時間 她的確變好了

變得有一點熱愛生活 積極向上

不得不說 那段時間她改變很多

我是親眼看著她變好 覺得比我自己變好還要開心和激動

一個抑鬱症患者 一個經歷過性侵的女生

要接受一段戀愛 比平常人更難更謹慎

她是真的做好了要和你在一起的準備

她說的每一句「我愛你」 都是真的愛你

你可能會成為她絕望生活里的唯一支撐

但是 好景不長

前段時間她告訴我

他們分手了 那個男生放棄她了

然後呢 她還為那個男生打過胎

你們懂那一瞬間我的感受嗎

我那麼寶貝的一個人 怎麼到了你那裡就要被那樣糟蹋

抑鬱症患者失戀的傷害和打擊是普通人失戀的千倍萬倍

對不起……

我現在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語言去表達我的情感

借鏡一下Aorqu「和抑鬱症患者談戀愛是什麼感受」這個問題里一個答主的回答

當然 我是旁觀者

我不能去怎麼樣的評判這個男生

也許 他是真的努力了 但還是發現自己做不到 也許 他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渣男

但我真的很心疼我的寶貝

我見過她為了男生努力變好的樣子

也見過她現在這個崩潰絕望的樣子

這種反差 讓我覺得難以接受

「不確定就別親吻

感情很容易毀了一個人」

然後 前幾天她媽媽打電話告訴我

她自殺了 嗯 吃了很多安眠藥

雖然被及時發現 送到醫院洗了胃

但反而更刺激了她

她每天都說會夢到以前被性侵 還有夢到自己的孩子來找自己

我去醫院看她 摟著她我們一起哭

哭到最後兩個人都沒有力氣

對啊 父母不理解我們

朋友不願意接受我們

愛情也是一把利刃

我們只有彼此 可是啊

我的寶貝 你有沒有想過

如果有一天你走了 我要怎麼辦

現在是到了一個最糟糕的時候

她在住院 加護病房 被綁在病床上 24小時有人監護 即使這樣 她還是想自殺

我呢 我最近這段時間家裡出了很大的變故

然後抑鬱症也復發了

我裝作無所謂的樣子

微信里的人幾乎被我刪光了

我推開了身邊所有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

我覺得 愛一個人不一定要佔有

我愛你 是希望我的愛可以讓你變得更好

如果哪一天你遇到了挫折 可以想起我

可以知道這個世界上曾經有一個人愛著你 被你的人格魅力深深吸引 讓你知道自己很優秀 可以讓我成為你重新站起來的勇氣

然後呢

前段時間 我們一起諮詢了那個「器官捐獻」的具體事宜 準備過段時間一起登記

可能我們真的很不好很糟糕

但我們很努力想變好

可這很難

身邊的人來來走走

到最後 我們只剩下了彼此

我很愛她 即使她現在傷痕累累 我還是想給她我所有的光和熱

因為我們是一樣的人

但其實她很敏感 和我一樣

所以這段時間我都不會告訴她我家裡發生的不好的事情

哪怕哭 我也會一個人躲起來偷偷哭

然後 帶著笑臉去看她

編謊話告訴她我最近過的有多好

還會收集很多沙雕表情包發給她

我會自己消化自己的負能量 會先討好自己 然後再去逗她開心

希望你不要成為下一個房思琪

因為我不想成為怡婷

我希望你自己去體會所有的喜怒哀樂

而不是我代替你

我超級超級愛我的沙雕朋友!

一輩子不會離開她!

哪怕她推開我!

也要一輩子黏住她!


Aorqu用戶:

希望有一天這個問題能被醫學攻克


朱明:

我要跑個題。

以下內容全程跟抑鬱症無關。我本人雖然沒有去醫院確診過,但是心理狀態多年「與眾不同」,且家族多人有各種不同的抑鬱症史,所以估計也好不到哪裡去。

說這些是為了說明,我對真正抑鬱的、甚至只是心理有困擾的朋友們,沒有什麼惡意和歧視。

不過非常想吐個槽。

去年八月份,有一位網友給我私信,大致說自己過得不好,得不到家人認同,決意輕生什麼的。

把我緊張的,長篇大論的開導他,又幫他聯繫心理危機干預,我還自己壓力巨大,生怕他真跟我聊完就去死了。

於是我還找了個心理醫生來干預我…… 心理醫生簡單粗暴的跟我說,「生死由命,你不虧欠他什麼。」

我又去尋求朋友安慰,朋友說,他死不死是他的事情,你管那麼多幹什麼。

我不能說他們說的沒道理,但是……

最後這個網友說了這么幾句,然後就沒消息了。:

除了感覺對不起老婆孩子以外,我心無牽無掛。也不妄想爭名逐利了!
十分感謝你,我說了這么多。希望沒給你添麻煩,我想說的都說完了,感覺沒有任何不平了
聽說今夜的星空很美,我將擁抱星空,就是天黑的好慢
如有來生,願魯且愚

之後的很長時間,我有時候會想起這個人,不知道是不是真是言出必行,去死一死了。

特么的我算是臨死前最後的見證?覺得壓力好大,幾個晚上輾轉反側。

後來有一次跟人談到抑鬱症,我說我遇到過一個網友,可能是這個原因,8月底的時候自殺了。

還有點唏噓。

回到家,打開他的主頁一看,咦,10-11月份,還在生龍活虎的跟人談汽車談遊戲。

mmd,比我滋潤多了。

我頓時既欣慰又憋屈。

這位網友:

我知道你可能會看到我這篇回答。

不管怎麼樣,你沒有邁出那一步,我還是由衷欣慰的。

有任何困擾,請聯繫上次我給你的心理干預熱線電話,5011111 昆明市心理危機研究與干預中心

他么的不要來騷擾本老人家了,我差點被你帶到溝里去。

好好活著。我日你媽。

這是當時的私信截圖,因為是微信和私信交替聊的,所以當時為了他能及時收到,我都是微信回復的。所以圖上看,我發給他的內容並不多。

最後怕他決然的不看手機,又私信再回復了一些。

然而我多慮了。


Aorqu用戶:

我怎麼可能有朋友?

所有人都離我而去。和人打交道甚至給人笨拙遲鈍的感覺。

人們說,所有人都沒出現的問題,就你有,就你和別人不一樣。

人們說,和我說話很累。覺得很煩。

人們說,都不知道怎麼說你了。

人們說,我看起來心不在焉,永遠好像丟了魂一樣。

人們說,我很奇怪。

人們讓我男朋友跟我分手,因為我真的很奇怪。

我總能把天聊死,腦迴路好像與全部人背道而馳。

我總能讓全部人都不滿意,讓全部人都不喜歡我。

當心裡流著淚,臉上卻努力擠笑,耐心一點點的詢問:如果你覺得我有問題就告訴我,我改,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哪裡不對啊?

別人一臉無奈和尷尬和不耐煩:你讓我咋說你呢,就你逼事多,別人都沒有。

重度的重度的重度無限重度抑鬱症,怎麼可能有朋友。

我一個人生活,連個親人都沒有。自殺?我又何嘗不想,只是沒能力,我差勁得做不到啊。

想哭呢。


晴天:

「好久不見XXX了呢」

「是呀,他去幹什麼了呢?」

「不知道哎,打電話居然已經是空號了呢?」

「你們誰有他的聯系方式么?」

「沒有」

「沒有」

「沒有」

……

絕大多數人很難知道自己有一個抑鬱症朋友~

請不要懷疑我們的偽裝能力。

實在偽裝不了了,我們會主動切斷聯系~

隨著抑鬱症的發展,慢慢的開始拒絕社交,再然後恐懼社交,最後會發展到切斷對外的一切聯系~

是的,大家都那麼忙,如果沒有形影不離的基友,基本上很難留意到某人逐漸退出大家的視野~~

是的,抑鬱症發展到最後是沒有朋友,一個都沒有,就算是基友也會被趕跑,單方面的切斷聯繫到雙方最後的漠然,真是一件悲哀的事情呢~~

所以,同學,如果你知道你有一個抑鬱症朋友,你還想留住這個朋友,並且同時,他還能夠把你當朋友,那麼他還沒有把你趕出他的世界,請經常敲敲他的門,他也許會煩你,但更多時候會躲著你,不要放棄,並不是一定要找他聊些什麼幹些什麼,只是時刻提醒他,告訴他,不要慌,你依然處於我的視線之內;

這種默默的陪伴對於抑鬱症同學來說,其實十分重要的,它是漆黑一片世界中的一抹光亮,至少至少,會催生出一點點希望~

至於那些一聽抑鬱就退避三舍的同學,以及不了解抑鬱卻自認為無所不知的同學,和那些怕麻煩的同學,請有多遠請閃多遠,大家都這么忙,為了自己,也為了抑鬱的同學,這樣做大家都好~

待續~

我是晴天,一個抑鬱自愈者


匿名用戶:

肯定是會非常厭倦的吧?

從一開始的長篇大論的安慰,到最後的無話可說用嗯嗯唉唉敷衍。

誰特么樂意成天跟一個行走的負能量爆棚的垃圾桶說話聊天啊???

所以他向你傾訴,你不理他,假裝沒看見就是了,要是實在不行你就跟他說:你要實在難受想去死也不是不可以。

心理老師都不喜歡和抑鬱症患者聊天啊!!!!他們都覺得壓抑啊!!!!

憑毛我要忍受這種折磨啊!!!

以上就是我寧願一個人消化也不願意跟別人說的全部原因。

你知道城南花已開嗎?你知道走飯嗎?我一般會把痛苦的事私信給他們,向他們傾訴。

不想失去朋友就只能假裝正常樂觀給他們看。

你要承認,別人不會理解的,你的痛苦在別人眼裡可能,可能…他們不覺得有多痛苦。傾訴次數多了他們可能會覺得你很煩。

我真的不想再感受呼救得不到回應的失落了。

我還是安靜的一個人待著吧。

哈哈。


奮斗的小漁:

我好想看我的朋友來回答這個問題啊 想看看我到底有沒有拖累他們 有沒有變成他們的累贅 我到底應該怎麼跟他們相處才能最大程度的降低對他們產生的困擾

然後發現 其實可能他們根本就不想浪費時間在這種無意義的Aorqu回答上

而且 我也根本沒有 能邀請來的 朋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