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麼相見恨晚的背單詞方法?

問題描述:不要 單詞課、APP啥的就不用回答了,網路時代大家都清楚。 要最有效果的,真能把單詞背下來的,同時效率很高的。 確實做到相見恨晚的。其他都是白費。 也要 當然質量上乘,可以持續調動學習荷爾蒙的雞湯也算。雖然這種雞湯不多見。
, , , ,
吧啦吧啦嗚啦嗚啦:

自小到大一直受到英語百般傷害,提到英語,是我最沒自信的時候,也是我最害怕的話題,2016年考研,其他都過線,唯獨英語沒過線成為阻礙我成功的絆腳石。如下,是我的成績,我會講一下我錯誤的學習方法,和正確的學習方法,正確的方法使用起來讓我真的不再害怕英語,大家如果覺得情況跟我相似,可以借鏡一下我的經驗。

錯誤的學習方法:2016年考研,我用的是新東方亂序詞匯書,這本書我背了有三四遍,而且每一遍花費的時間都很長,但是每一遍復習的間隔也比較長,因為沒有良好的學習習慣,致使我背第二遍跟背第一遍一樣困難,可能很多人跟我一樣趕進度而不趕質量,這是非常忌諱的。當然我吧持續不會的單詞也摘抄下來,可能會看個三四天,四五。天我就把它放到旁邊繼續追新的進度,就這樣不規律的學習,不規律的復習,致使背到九月份我的單詞量沒有多大提高,而我投進去的時間卻非常之多。九月份開始做真題,那真是一個頭疼,單詞全都是眼熟但是不知道意思,做出來的題不是全錯就是對一個。因為不認識的單詞太對而我又不能一個一個用字典查太慢,無奈的我又開始背單詞,就這樣,越來越沒有自信。最後我的英語成績也給了我一個很響的巴掌
正確的學習方法:我決定不能讓英語在牽絆我,一定要戰勝它,我就開始問我一個同樣英語不好,但是考研英語分不低的一個朋友經驗,她給我就說了首先背單詞,而且必須進行不斷的復習,使背過的單詞不斷重複,單詞上去了,文章基本就能讀懂了。
於是我拿著思思的一笑而過開始背,背點重複,背點重複,雖然比去年好點,但是我發現還是有幾個問題1、因為不斷的重複,記住的可能是單詞的位置,而不是單詞本身2、因為重複沒有規律,也不知道如何是最合理的復習時間。3、有時候還是剎不住車趕速度。就這樣勉勉強強吧思思單詞背了一遍,但是結果雖然比第一年好了,但是還是不太理想。
正當我苦惱的時候遇到了它—墨墨(如下圖)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它竟然可以解決我所有疑慮,而且他有個打卡獎勵,致使我的英語學習一天都沒有斷過。我很感謝,因此將學習默默的正確方法教給跟我一樣被英語困擾的你。

App Store 上有哪些比較好的英語學習應用值得推薦? – 吧啦吧啦嗚啦嗚啦的回答 這是因為使用墨墨非常好用而發了一個有關墨墨的簡單介紹和為什麼我選它的帖子,接下來我將介紹一下我使用墨墨的方法。
由於之前背了一遍思思老師的書,我就選擇墨墨考研單詞思思老師的一笑而過跟我所使用的紙質版的順序一模一樣。
1、隨機–軟體中有順序選,有隨機選背單詞的順序,我選擇的是隨機選,因為我在背紙質版的一笑而過時有些單詞已經形成思維定式,記住了它的位置,記住了大概的樣子,而不能真正記住這個單詞。而隨機選會打亂這種定式,真正區別出哪些會,那些不會。

2、量–每天背200-300個單詞,這個是需要堅持的。這200-300個單詞包括你前一天不認識和模糊單詞和之前需要復習的單詞和新背的單詞。那個灰色的條是代表第二天復習單詞的量,墨墨是按照艾賓浩斯遺忘曲線重複單詞,使我復習單詞的時間恰到好處。

3、時間–我選擇背單詞的時間是午飯過後午睡之前的一個小時跟晚上睡覺之前的時間,一般200個單詞需要1-1.5個小時左右。我選擇這個時間背單詞是不會影響我其他整塊的時間來背單詞,用來進行其他的復習,這樣就充分的吧閑碎時間給充分利用起來了。而且我坐車,坐火車等人的時候也會拿出來背一下,充分用零碎的時間來背單詞。

4、鍵–背單詞的時候,會出現認識,不認識,不確定的按鍵。我對它們三個鍵的使用:認識–非常熟練,快速的想起來單詞的意思。 不確定–知道單詞的意思,但是並不能馬上想起來的。 不認識–不認識的單詞或者混淆意思的單詞。 通過按這三個鍵能區別出來哪些是需要不斷強化的,那些是需要近期內就需要重複的,那些是近期內不需要復習的。通過這三個鍵能節約不必要的復習時間,因此要準確定位

5、總結–對於容易混淆的詞,要進行總結,只有總結了兩個單詞的不同才會記憶深刻,才會不在混淆,對於長期記不住的單詞也要記錄下來,我都記在備忘錄里,玩iPad的時候順便看一眼不會的單詞和易混淆的單詞。使這些單詞在不知不覺中就記憶深刻。

6、其他–我每次在大塊空閑的時間還會瀏覽單詞,瀏覽選詞中的未選的,已選的,和全部的。可以利用那些本來要浪費掉的時間來回顧舊單詞,預習新單詞。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功能,就相當於翻看紙質版的書。

7、效果–能基本保證我背過的單詞能準確快速的說出來它的意思,這不正是考研要求的么。我現在做閱讀,除了最後一個難得,其他基本都是錯一個,基本能看懂文章意思,對比去年基本對一個確實有了不少進步。而且這個有讀音,導致我不斷的聽,不像之前亂自己發音。因此聽力跟口語有小範圍的提高。
說了這么多,只是因為太喜歡這個軟體,如果沒有這個軟體,我可能還是沒有找到學習的方法,也不能充分利用瑣碎的時間而花大量的時間,我是幸運的,因為我堅信我堅持的用下去我的英語一定會有質的飛躍。 在此也要提醒像我一樣基礎差的朋友,一定要背單詞,一定要,一定要,告訴你不用背單詞的肯定英語比你好。因為你有了一定的單詞量才能慢慢提升轉變為快速的提升。這些只是我的學習方法分享給大家,覺得好用,有用,就聽取我的建議,並推薦給身邊那些渴望學好英語的朋友,覺得沒用,請另尋適合自己的辦法。感謝每一位用心吧這個帖子看完的朋友,同時祝福我們每個人都不在畏懼英語。


Aorqu用戶:

我一直在找這樣的方法,但是都試過之後覺得徒勞無功,通往成功的道路根本沒有捷徑可走。

還是千年祖傳的方法最管用:好記性不如爛筆頭。

無他,唯手熟爾。


杜倫:

說2點參考方法

1基礎相對薄弱的時候,應該從基礎詞匯開始,接觸過的一些學員,有一些是基礎,比較薄弱的,也就是很多基礎詞匯都還沒有掌握這個時候,這些學員當中有一些是要去考研,去考雅思的,直接背雅思或者考研詞匯,往往感覺很吃力。

舉個漢語例子:風花雪月。如果一個外國人,直接去背這個詞匯,顯然會比較吃力,但是如果之前有通過基礎,學到風,甚至是大風,學到花,或者是花兒,學到雪,或者是下雪,學到月,或者是月亮,都應該會比,直接跳過來學風花雪月輕松。英語也是一樣的,他也有很多詞匯,會有可能構成其他詞匯的某一個部分,甚至是某個詞匯,就是其他詞匯的某一個部分。而且往往可以出現在很多日後會學習到的詞匯當中,很多基礎相對薄弱的同學,就是因為,跳過了基礎詞匯,直接去背這些相對復雜的,沒有聯想,就比較困難。另外很多單詞書的例句是需要基礎比較好才能夠讀懂,所以,基礎相對薄弱的同學很多時候,句型不認識,所以例句也讀不清楚,這也一定程度上影響了,記憶單詞的效率。

再者,有一定基礎的同學,可能也會感覺到背單詞相對棘手的情況,或者總覺得單詞的意思是背不完的。比如說有很多單詞,一詞多一個單詞就有好幾個意思,甚至好幾十個意思。這個時候建議通過大量的朗讀,去學習單詞的意思。

這邊的方法除了一方面說像很多人說過的要通過語境,場景運用去學習單詞的意思,另外還重點想表達的是,同樣舉個漢語例子,比如說 “月”字,這個字如果去查詞典肯定有好多種用法或者搭配,但是我們常見的其實就是月亮,月球等,也就是實際上我們,記憶的或者常用的用法,其實,肯定跟字典裡面說的用法沒有完完全全學會,但是這卻並不阻礙我們的,溝通,或者是語言水準,為什麼,因為我們,經常讀語文文章,或者從我們的日常生活交流當中知道其實月最常用的搭配就是這幾種,我只要掌握這幾種,就不會影響我的語文,同樣的,英語也是如此,對於一個單詞可能有字典裡面列出很多意思,但是,究竟哪些是最常用的,其實通過閱讀文章,是最好的辦法,通過文章里可以知道這個單詞最常用的是哪一個意思。如果只是停留在單詞書上面,背誦,有時候其實不知道說哪一個才是最核心的,應該怎麼運用比較好。


西城:

我的回答最簡單:戀練有詞


匿名用戶:

相見恨晚的背單詞方法就是:單詞的第一印象很重要,復習次數不能吝嗇!

第一步,你得有一本單詞書,然後記一頁(或者多一些,視每頁單詞數量和個人情況而定)就立即矇著英文釋義看中文說出來是哪個單詞(或者矇著中文釋義說中文意思,要看是側重於說還是側重於閱讀)

第二步,生單詞有詞根詞綴最好,另外一定要利用聯想,多荒謬的聯想都可以,只要能讓你印象深刻。這時就得推薦墨墨背單詞了,助記分享里都是亮點,給予重要且深刻的第一印象!



第三步、復習。復習不能吝嗇,你肯定想背一次就完全記住一個單詞是嗎?誰不想啊!但是這是完全不可能的。背一個單詞,來來回回至少復習10次才能記住!

* 如果有多餘時間,千萬別只顧背新詞,用來復習剛背過的單詞會更值得。
單詞復習的周期一開始一定要短。我的復習周期大概是第一次5~10min後,第二次半小時後,第三次1~2小時後,後面兩次可以不用那麼講究,不過一定不能缺!

本人運用這個軟體以及方法一個暑假背完6000個單詞!believe or not!


Onlyonly:

沒有什麼相見恨晚的背單詞方法,只有不斷摸索出來的,最適合自己水準和大腦的方法。

我的背單詞方法很簡單,就是找一篇英語文章,先看一遍,了解大意後,逐句掃。
抄一句下來,生詞用紅筆標出。抄完後把生詞解釋寫在句子下面。短短的,符合句意的解釋就行,不用把單詞所有的意思都抄下來。
原句中一些有意思的短語用法也可以記錄下來。
也就是格式是:
一句原文
單詞解釋
短語用法。

沒有生詞也沒什麼特別用法的句子就可以跳過不摘錄了。
一般我摘錄的一個句子會有1-3個生詞出現(衛報的文章難度)。一天大概做兩三個自然段的速度。

每次新摘錄學習之前都從頭翻看之前的筆記。就看。

效果就是,我基本看兩三次就能記住這些單詞,而且連句子都記得。
無痛苦不反彈,順帶著還能提高寫作水準。

當然這個方法我覺得好用的前提是:
1、語法過關,例如長難句輕松閱讀。(被語法卡得寸步難行還怎麼看)
2、熟練掌握拼讀規則,懂自然拼讀方法。(這樣單詞靠發音記才省力)
3、心態平穩。不要想一口吃個胖子,文章不要選太難,不要一天抄死一天隻字不寫。

這樣一句一句地吃掉生詞感覺還挺爽的,看完文章屯一堆生詞跟這樣逐句解決,感受上還是差別很大的。
背單詞,感覺真的很重要。


蛋蛋:

反覆記憶,多次應用。
就這么簡單,也就是這么難。
根據記憶曲線,每隔一天,三天,七天,一個月背誦一次,全部能記起來視為記住了。
然後在平時的閱讀,翻譯,寫作過程中多次應用,才能夠達到真正的記住,在任何情況下看見這個詞都能無意識的翻譯出來,甚至一輩子不忘。
至於那些網路上的巧記方法,實際上更浪費時間。
那些根據記憶曲線提問的app,還算是有一點點效果,但是始終沒有感覺。
至於那些什麼根據圖畫記憶的app,相信我,你記住的只是圖畫而已,過一個月你什麼也想不起來了。
試過你就知道。
。。。。。。。。。。。。。。。。。
學習英語最簡單,最有效的方法,是翻譯。
拿出一篇難度適合你的文章,在可以使用字典的情況下,全文翻譯。
不要只是想,寫下來,要知道有的話你想起來覺得很通順,寫下來才發現這是什麼鬼東西。盡量翻譯到中文讀起來一點都不別扭的程度。不要看譯文,一句都不要看,全文翻譯完了再對照。
一開始會非常痛苦,堅持住。
相信我,只需要兩個月以後,你閱讀能力的提升會超乎你的想像,特別是閱讀速度。


白睿燊:

【重複是記憶之母】

————————————————————————————————————————

但是重複也有高效重複和低效重複啊……

1個單詞抄500遍,好傢夥

英文行

你跟我來抄阿維斯塔試試?

你看看抄到後來是哪個單詞你能認識不。

————————————————————————————————————————

1。語言的語匯部分,一定要科學的學習。

2。我們作為第二語言習得,請科學系統學習。

語匯裡面,了解這個語言的由來,很有效果的。

————————————————————————————————————————

比如,了解日語的外來語的構詞方式,就很容易學習日語的這個片假名構成。

相比較來說,我只是想忽悠大家來跟我學拉丁文的。


文文:

跟前輩們高大上的學術方法比起來,感覺自己的方法有點笨笨的,哈哈
什麼樣的記憶最深刻?
條件反射式~我回想最近一次記住一個單詞的過程,真的是看到即記住,一秒鐘都不用。這個詞就是brouhaha,我還沒查是啥意思,就已經記住了,因為他長的太搞笑了,haha…,查了字典知道意思後更是印象深刻。
還有一個詞是arena,本意是非常有歷史感的”競技場”,可引申為競爭的各種領域,比如京東entered the arena of delivering。就覺得這個詞引申的太形象,一下子就記住了,而且常能用到,加深印象。
當然,條件反射算不上什麼方法,遇到了就會記住。

但是有的詞我曾經背了幾遍也記不住,比如buoy,這么小個詞,背了多少遍,看見了多少遍也記不住,就是沒辦法把他跟「支持」聯系起來,也可能buy和boy在腦子里太母語化了,跟這個又這么像。但它在外刊中真的很常見。
但是好在它的中文意思好記,所以我就記住有一個b開頭的詞表示支持,每次一遇到要寫「support」的時候,就翻一下金山詞霸的生詞本,找到然後代替,這樣一來二去就記住了。

所以我發現:多寫比多看更重要。寫時想到用才是真的掌握了一個單詞。

關於練習寫,可以記日記,特別是遇到可記錄的事時,像發朋友圈似的。先別管長度,也別糾結對不對,美國總統的推特還總有錯別字呢,主要是先用起來,慢慢就好了。


手指英語:

不需要復習的學習單詞的方法

原著單詞本學習方法:

一,原著單詞本演算法

1,把已經學會的單詞,放入已知單詞本。

2,找一本書(比如從古登堡網站找)。

3,通過程序,把已知單詞本之外的單詞進行標注,標註上音標,漢語意思。

二,學習方式

學習時,每個單詞學三遍,不要求立即記住,高頻詞匯出現次數多,比較早記住。

這種方式學單詞(不想用背單詞這三個字),最大的好處是可以無盡的輸入,不要復習,也就不要擔心這次學多了,復習咋辦。

附圖是我正在看的國富論。國富論的單詞相當簡單(沒想到吧)。

我現在看的是 book I 的一部分。總共907屏,2018-10-15 中午12點開始看的,2018-10-16早晨已經看了 262 屏了。

這部分內容,生詞:1346,不重複單詞:506。


Timothy:

謝邀

在「背單詞」這個問題上。早就有眾多語言學(包括第二語言習得/應用語言學等相關小眾專業)的實證研究及論文指出了其在語言習得過程中的低效性,特別是「死記硬背(rote memorization)」。高效能的方法之一是通過進行適合自身當下能力的閱讀練習(消極單詞量)以及寫作【造句/作文】練習(積極單詞量)從而通過語境來積累實際用得上的單詞。

Timothy:給英語學習者的建議​zhuanlan.zhihu.com图标

我只提一點,血的教訓,背單詞千萬不要換書,一本書善始善終最好。

之前備考GRE,先是背的要你命3000,刷了幾遍。

擔心3000詞有點少,又買了豆瓣上推薦的,word圖解詞根一萬詞,上冊已經絕版了,我跑去列印店列印了下來,厚厚兩本,刷了幾遍。

然後嫌棄裡面有中文,想刷純英文的,看了Aorqu各種推薦韋小綠(韋氏詞典三件套中的一本),於是買了韋小綠,開始刷小綠書,難度高不說,裡面還講各種無聊的古希臘神話,但是我咬牙堅持住了。

嫌韋小綠詞量太少(總共800詞左右貌似),擔心不夠,又買了Aorquer們推薦的《Verbal Advantage》,據說是神書,堅持刷完,沒覺得神在哪裡。

又覺得Verbal太羅嗦,想要一本只有單詞和釋義的純英文,所以買了一本《webster vocabulary builder》不是韋氏的,裡面前半部分SAT,後半部分GRE,刷了幾遍。

覺得這些書太藝文,不夠生活化,又買了Aorquer們推薦的韋氏圖解詞典,硬殼精裝,重的1B,刷了幾天,太重了,擱腿上能把腿給壓斷,最後拿去墊桌腳了。

又覺得詞典內容太多,換了詞量更少的《口語8000詞》,主要用來學習生活詞匯,天天看。

換來換去,半年過去了,才發現之前背的單詞都忘乾淨了,連要你命3000都不記得了。

最後痛定思痛,我才醒悟,如果當初自己只堅持一本,效果絕對會更好,真正能記住的必然更多。所以我把這些書全給扔了,那個墊桌腳的拿去賣了。

我最後買了一本新書,俞敏洪的《SAT詞匯,詞根+聯想記憶法》。為什麼買SAT?因為SAT是美國大學生的入學考試詞匯,比Tofel難,比GRE容易,能背下來就足以在國外生活。我已經下定決心,這輩子都不看第二本詞匯書了。


記憶女郎

私以為最好的記單詞方法是:1、基礎薄弱的諧音記憶、圖像編碼記憶;2、有較好基礎的可以進行詞根詞綴來記憶;3、在大量閱讀英文書提高單詞詞匯。大陸大環境下,記憶單詞的方法、種類最多、最全面,不同階段,英語水準不同,不必一桿子打死某種方法,適合自己快速記憶的就是最好的。

以上為女郎私下收藏的部分單詞記憶電子書,可以參考。

以下為中國專家推薦的英語詞匯記憶策略:(比較全面,也比較好,記憶女郎手碼上來的)

自20業紀80年代初以來,如何為英語學習者解決英語詞匯記憶難的問題,一直受到中國許多英語教學與研究者的關注,各種各樣的英語詞匯記憶模式應運而生。接下去的任務,就是分析和評述中國專家淮薦的英浯詞禮記憶策略。這對於推動英語訪匯記憶策略的發展,具有積極的意義。

一、英文詞匯記憶策略的出發點
各種英文詞匯記憶模式之間既有相同之處,又有個問之點,究其原因,主要在廠其州發點的異同。因此,要認清各種策略的優勢和弱點,首先必須分析各種策略的出發點。要分析各種策略的出發點,首先必須明確英語和英文的關系、英國話中詞的結灼、英文中詞的結構等與英文司匯記憶策略有關的概念和問題。

1.關於英語和英文的關系問題
在我們的研究中,英語與英文,或者外浯與外文等概念是有區別的。那麼,我們為什麼要進行這樣的區別呢?

文字出現以前,語言只有憑山、耳進行交際的山頭形式,即所謂山語,有了文字以後才有書面語。簡單地說,書面語就是用文字記載下來供「看」的語言,它在口語的基礎F.形成,使聽說的語言符號系統變成「看」的語言符號系統。

中國通常用「話”表示語言的口頭形式(中國話、日本話),田「文」表示語言的書面形式(中文、日文)。

書面語住口語的基礎上產生,是口語的加工形式,所以,兩者基本上是一致的。

口語是聽的,書面語足看的。聽和說連在一-起,要求快,因而說話足隨想隨說,甚至是不假思索,脫口而!::看和寫連在 起,可以從容推蔽,仔紙琢磨,這就給口語和書面語帶來一些不同的特點,使兩者不可能完全一致(葉蜚聲、 徐通鏘,1981,pp.181-183)。

所以,在我們的研究中,「英國話”或者「英語”表示英語的口語,「英文」表示英語的書面語。而「外國詁」或者「外語」表示外國語的口語,「外文」表示外國語的書面語。我們說「英文訶匯記憶策略」,而不說「英語詞匯記憶策略」,就是為了強調我們所研究的英語詞匯記憶策略,是以英語書面語為基礎,而不是以英語口語為基礎的。

2.英語口語中詞的結構
在英語口語中,詞是音義結合的統–體。因此,在英語口語中,詞的音、義同其所代表的現實現象之間的相互關系,如圖2- -1所示。

圖2-1的意思是: 英國話中詞的音和義之間的關系,是社會約定俗成的,其間沒有必然的聯系。音和義結合的統-一體構成詞,成為現實現象的代表。音和現實現象之間沒有直接的聯系,詞的義是聯系現實現象和詞的音之間的橋梁。沒有義,即沒有對事物的反映,這樣,音歸音,現實現象歸現實現象,那麼,相互之間就無從建立聯系。

3.英文中詞的結構
英文是一種拼音文字。在英文中,單詞的結構,如圖2- 2 所示。

由圖2- 2可知,在英文中,單詞的音、形、義和現實現象之間,存在著四種關系:
第一,音、義、現實現象之間的關系。
英文單詞的音、義與現實現象之間的相互關系,同英國話中音、義、與現實現象之間的相互關系是-樣的。此處不贅。

第二,形與音的關系。
英文作為一種拼音文字,在產生之初,特定的字母(或者字母組合)發特定的音,特定的音也通過特定的字母(或者字母組合)表示。隨著時代的變遷,英語語音、語法、詞匯都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是,特定的字母(或者字母組合)與特定的發音之間的對應關系,在很多情況下仍然是成立的。

第三,形與現實現象的關系。
英文單詞形與現實現象之間,也無內在的、直接的聯系。若兩者之間要發牛聯系,必須以詞義作為橋梁。

第四,形與義的關系。
一方面,英文字母的形狀和英文單詞的詞義之間沒有內在的、直接的聯系。如book(書)的意義與b、o、k這些字母的形狀之問沒有內在的、直接的聯系。所以,如果以單個英文字母為出發點,英文單詞的形與義之間並不存在任何內在的、直接的、邏輯的聯系。

另一方面,有時候,多個英文字母的組合卻有一定的意義。例如,predict(預言)一詞中,pre-有「前」的意義,dict則有「說」的意義。「預言」不就是「在事發之前說」嗎?在英文詞匯中,這種情況是非常普遍的。所以,如果以多個字母組合為出發點,英文單詞的形與義之間,有時就存在著內在的、直接的、邏輯的聯系。

因此,我們應當辯證地觀察英文單詞的形義關系,既要看到兩者間無內在聯系的一面,也不應該忽視其間內在聯系的一面。唯有如此,才能理解現有的英文詞匯記憶策略,從而為進一步發展和創造科學的英文詞匯記憶策略,奠定重要的基礎。

4.關於英文詞匯記憶策略研究的出發點
關於英文詞匯記憶策略的研究,不外兩個出發點:一是以英文單詞的結構為出發點,一是以英文句子或話語的結構為出發點。以英文單詞的結構為出發點,英文詞匯的記憶.策略大致包括:機械復述模式,漢字擬音模式,構詞解析模式。以英文句子或話語的結構為出發點,英文詞匯的記憶策略主要包括語境法模式。

二、機械復述模式
機械復述模式,是通過機械地復述英文單詞的音義關系、形義關系,從而記憶英文詞匯的–種策略。例如,張曉崧(1992)、趙衛民(1992)等所介紹的循環記憶法,都屬於機械復述模式。實際上,循環記憶法是一種通過間隔復述的方式記憶英文詞匯的策略。機械復述模式有兩種表現形式:音義機械復述模式和形義機械復述模式。

1.音義機械復述模式
音義機械復述模式的學習過程,如圖2- -3所示。

由圖2一 3可知,音義機械復述模式的學習過程,包括三個部分:

第一,形音關系的記憶。
根據字母(或者寧母組合)同語音的對應規律,通過理解形音之間的內在聯系而記憶形音關系。

第二,音義關系的記憶。
通過機械復述記憶音義關系。

第三,形義關系的記憶

通過已經記住的形音關系和音義關系,去啟動形義關系。換言之,只要記住了形音關系和音義關系,自然就可記住形義關系。

音義機械復述模式的實質是,形音關系是在理解的基礎上記憶,而音義關系則是通過機械復述的方式記憶的。

2.形義機械復述模式
形義機械復達模式的學習過程,如圖2–4所示

由圖2一4可知,形義機械復述模式的學習過程,也包括三個部分:

第一,形音關系的記憶。
根據字母(或者字母組合)同語音的對應規律,通過理解形音之間的固有聯系,記憶形音關系。

第二,形義關系的記憶。
通過機械復述記憶形義關系。第三,音義關系的記憶。

通過已經記住的形音關系和形義關系,去啟動音義關系。換言之,只要記住了形音關系和形義關系,也就記住了音義關系。

形義機械復述模式的實質是,形音關系是在理解的基礎上記憶,而形義關系則是通過機械復述的方式記憶的。

3.機械復述模式面臨的問題
就機械復述模式而言,不管採用音義機械復述模式,還是採用形義機械復述模式,都面臨一個問題:僅僅通過機械復述,就能否記住音義關系或者形義關系呢?

實際上,這個問題就是復述對於記憶的作用問題。關於復述對於記憶的作用,向來受到心理學家的關注。但是,心理學家對於復述的觀點不盡一致。根據艾特金森-習福林(Atkinson & Shiftin, 1968)的記憶模型:通過復述,記憶資訊可以由短時記憶進入長時記憶。

然而,根據柯雷克等(Craik&Watkins,1973)的實驗結果,復述不會自動地導致資訊由短時記憶進入長時記憶。顯然,艾特金森一 習福林(1968)的記憶模型固然有利於機械復述模式,不過,柯雷克等(1973)的研究,則不利於機械復述模式。基於柯雷克等(1973)的研究,機械復述模式最大的問題,就是缺乏對英文單詞的精細加工。

我們認為,一方面,復述特別是間隔復述,在英文詞匯記憶中,確實有一定的作用;另一方面,在記憶英文詞匯的過程中,光依靠純粹的機械復述是遠遠不夠的。如果將間隔復述策略與精細加工策略有機地結合起來,或許能夠極大地促進英文詞匯的記憶。

因此,機械復述模式最大的不足,就在於過分地依賴復述,而忽視了對英文詞匯的精細加工。

三 漢字擬音模式
漢字擬音模式,簡稱擬音模式,也叫漢字注音法或者諧音法。李如彬(1991)的《快速擴大英語詞匯量的捷徑》一書,稱之為擬音法,該書說:

擬音法,是用漢語發音來模擬莢語單詞的部分或者全部讀音,然後,把這個漢語描繪與單詞的詞義組合成一個漢語短句;來幫助記憶單詞的一種方法,比如:

addle [‘edJ] adj.壞的記「唉,都是壞的」。用「唉,都」兩個漢字的發音擬addlc的讀音.

leech [lirtJ] n.水蛭;螞蟥記「離奇的水蛭」。用「離奇」兩個漢字的發音擬leech的讀音。

由此可見,漢字擬音模式的學習過程,如圖2- 5 所示。

由圖2- -5 可知,漢寧擬音模式的學習過程,包括三個部分;

第一,形音關系的記憶。
根據字母(或者字母組合)同語音的對應規律,通過理解形音之間的內在聯系,記憶形音關系。

第二,音義關系的記憶。
先用若干漢字表示某個英文單詞的讀音,然後,在這幾個漢寧與英文單詞的漢語釋義之間,形成表象聯想或語句聯想。

第三,形義關系的記憶。
通過形音關系和音義關系,去啟動形義關系。換言之,只要記住形音關系和音義關系,也就記住了形義關系。

漢字擬音模式的實質是,形音關系是在理解的基礎上記憶,而音義關系則是通過聯想記憶。

顯然,漢字擬音模式己經注意到機械復述的局限性,而注意到了精細復述在記憶中的重要作用。應該說,在這- -點上,漢字擬音模式比機槭復述模式前進了一步,這是它的可取之處。

但是,漢字擬音模式存在三個問題:

第一,漢字擬音,是用漢字的語音代替英文單詞的語音,可是,由於英語語音與漢語語音之間的巨大差異,任何擬音漢字都難以準確地反映英文單詞的讀音,所以,在提取時,通過英文單詞未必能夠提取編碼時的擬音漢字,通過編碼時的擬音漢字,也未必能夠提取所需要的英文單詞。例如,在記憶編碼時,雖然英文單詞addle被漢字「哎,都」所替換,但是,在記憶提取時,通過addle未必能提取「哎,都」,通過「哎,都」也未必能提取addle,因為addle的讀音與「哎,都」的讀音之間,差異實在太大,這就失去了擬音的意義。那麼,漢字擬音模式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呢?

第二,根據漢字擬音模式,有多少個英文單詞,就得有多少套漢字擬音,就得有多少套聯想,這是否符合記憶經濟的原則?

第三,有人擔心,漢字擬音可能不利於正確地掌握英語語音。那麼,漢字擬音模式如何回答這個問題呢?

四 構詞解析模式
構詞解析模式,是根據英文詞源學的知識,記憶英文詞匯的一一種策略。中國目前關T構詞解析模式的著述很多(如,蔣爭,1995:陳胥華,許彤華, 1991;趙國清,劉書俊,1991)。路易斯(Lewis, 1991)認為:

詞源學主要研究詞的來源以及詞的派生方式。

您了解一個詞根的意義時,舉例說,拉丁語詞根cgo(我、自我),您就會更好地理解和記憶所有以ego為詞根的單詞了。

掌握一個詞根,猶如得到一把鑰匙,可以打開有此詞根的十幾個或二十幾個單詞的奧秘詞義「黑箱」。比如,掌握ego,您馬上能夠得到解開egocentric, egoist,egotist和alter ego這些詞的奧秘詞義「黑箱」,

又比如掌握anthropos(希臘詞根,人類),您會很失理解anthropology,misan-thropy, anthropoid, anthropocentric, anthropomorphic, philanthropy, anthropophobic等詞的詞義,並且永遠不會態記。只要您見到包含anthropo 這個詞根的單詞,您至少可以有一些大概的了解。

用詞源學方法來擴大詞匯量會有下述優點:

第一,您將對前緩、詞根和後綴的意義、用法及構詞特點有全面的了解。

第二,您將能根據單詞的結構及組成部件(前級、詞根、後綴)猜測出您未曾見過的單詞的詞義。

第三,您將學會組台這些部件的方式,進而懂得如何正確地用詞根構成新詞。

第匹,您將學會怎樣從名詞派生出形容詞,怎樣從形容詞派生出名詞和動詞,怎樣從名詞派生出動詞,而且您會掌握得十分好。

學會如何運用詞源學知識,會使您學習新單詞的過程變得容易和有趣,會使您增強運用新單詞的信心和勇氣,會使您猜測出成千上萬個您從沒聽過和見過的新單詞。

這是我為什麼說掌握詞匯最好的方式,莫過於利用詞源學知識的緣故.

由此可見,構詞解析模式的學習過程,如圖2–6所示。

由圖2 – 6可知,構詞解析模式的學習過程,包括三個部分:

第一,形音關系的記憶。
根據字母<或者字母組合)同語音的對應規律,通過理解形音之間的固有聯系,記憶形音關系。

第二,形義關系的記憶。

利用英文詞源學的知識,通過單詞的結構及組成部件(前綴、詞根、後綴)的意義,推斷單詞的詞義。例如,前綴pre-為「前」的意義,詞根dict為「說”的意義,事發之「前」「說」,就是「預言」。所以,predict的意義應該是「預言」。

第三,音義關系的記憶。

通過形音關系和形義關系,去啟動音義關系。換句話說,只要記住了形音關系和形義關系,也就記住了音義關系。

構詞解析模式的實質是,形音關系是在理解的基礎上記憶:形義關系,則是通過英文單詞固有的形與義之間的某種聯系,具體地說,就是通過單詞的前綴、後綴及其詞根之義與單詞意義之間的內在邏輯聯系,通過「據形索義」的方式進行記憶的。
但是,構詞解析模式也面臨三大難題:

第一,很多由派生法構成的單詞,其詞義與其構成部件的意義之間,並不存在內在的邏輯聯系,因而也不能「據形索義」。例如,mention(提及)一詞,與其詞根ment(意識)及其名詞後綴- ion之間,很難看出有什麼內在的邏輯聯系。所

以,即使記住了詞根ment(意識)與後綴-ion, 並不一定 能夠輕易地記住menion(提及)一詞。那麼,如何輕松地記住這部分訶匯呢?

第二,機械地記憶詞根、前綴和後綴本身,同樣是需要進行繁重的腦力勞動,那麼,又該如何輕松地記住詞根、前綴和後綴呢?

第三,在英文詞匯中,大量的單詞,特別是大量的基本詞匯,並不是由派生法構成的。那麼,如何記憶這部分詞匯呢?

五 語境法模式
在中國,目前,一些關於英文單詞記憶策略的書(如華克鍵、鄭天生,1998a:華克鍵、鄭天生,1998b),介紹的就是語境法模式。不過,中國尚缺乏關於語境法模式的實驗研究。

所謂語境法模式(context method),是指將英文單詞置於句子或者課文之中加以記憶的策略。例如,根據語境法模式,costard(英國產的一種大蘋果)- -訶,可以通過閱讀下面一段文字而加以記憶:

When I was in England, I tasted a costard. I even picked several costards off atree and sliced them up to make a pie. They’re big, red, and crisp like the ones in theStates, but much juicier (McDaniel & Tillman, 1987).

很長時間以來,有些閱讀理論家(如Johnson&Pearson,1978)認為:將單詞置於有意義的句子之中學習的語境法模式,是學習詞匯的良好方法。但是,心理學家的實驗結果並不支持閱讀理論家們的這種觀點。雷文等(Levin, McMormick,Miller, Bemy, & Pressley, 1982)的研究表明:以生詞的拼寫為線索而回憶生詞的意義時,關鍵詞方法優於語境法模式。

麥克丹尼爾等人(McDaniel&Pressley,1984)的研究也表明:以生詞的拼寫為線索而回憶生詞的意義時,關鍵詞方法顯著地優於語境法模式;關鍵詞方法與語境法模式的結合,顯著地優於單純的語境法模式,但顯著地差於單純的關鍵詞方法。麥克丹尼爾等人(McDaniel & Tillman, 1987)的研究結果同樣表明:以生詞的護寫為線索而回憶生詞的意義時,關鍵詞方法顯著地優於語境法模式。

總的說來,語境法模式的優勢在丁:人們能夠通過語境,更加深刻地理解單詞的用法和意義,從而加深對於單詞的記憶。例如.通過上.述一段文字,我們可以加深對於costard一詞的理解,進而加深對該詞的記憶。但是,在.上述一段義字中,對於我們來說,如果生詞很多,凡不懂語法,那麼,這段文字如何幫助costard 詞的記憶?因|此,語境法模式面臨一個很大的難題:如果單詞記憶過程所依賴的整個語境本身允滿了生詞,語境法模式如何發生作用?!

綜上所述,機械復述模式,漢字擬音模式、構詞解析模式和語境法模式,都既有優點又有缺點。因此,如何充分發揮這些模式的優點,並盡力克服其缺點,這是擺在英文詞匯記憶策略研究者面前的一一個重要課題。

第二節 美國加州大學校長首創的
外語詞匯記憶策略 關鍵詞方法
1975年,美國心理學家艾特金森(RichardC.Atkinson)為外語詞匯記憶策略的研究注射了一劑「強心針」。這劑強心針就是艾特金森(Atkinson,1975)關於「關鍵詞方法”(keywordmethod)的研究報告,發表於《美國心理學家》雜志。從此,關鍵詞方法日益受到西方學術界的密切關注。究其原因在於,這篇矸究報告具有兩個重要的意義:第一,該研究將古餚臘的詩人西末泥德發明的記憶術與外語司匯的記憶密切地結合在一起。 第二,該研究標志著,西方學術界關於外語詞匯記憶策略的研究,開始擺脫哲學思辨或者經驗總結的方法,而代之以科學的實驗方法。
那麼,艾特金森究竟是一-位怎樣的人物呢?對於關鍵詞方法的研究作出重要貢獻的,除了艾特金森之外,是否還有別的人物呢?關鍵詞方法究竟是一種怎樣的外語詞匯記憶策略?在艾特金森之前,是否有人提出過類似於關鍵詞方法的外語詞匯記憶策略?關鍵詞方法的實證研究,主要是圍繞哪些問題而展開的?關鍵詞方祛對於中國人的英語學習具有怎樣的啟示?接下去的任務,就是分析和探討這些問題。

關鍵詞方法的關鍵人物

無疑,在關鍵詞方法的歷史上,艾特金森是一位極其關鍵的人物。不過,除了他以外,雷文和普雷斯利也是兩位非常重要的人物。

1.艾特金森

艾特金森,,從1995年10月1日,一直到2003年10月1日起,都擔任美國加利福尼大學的第17任校長。加利福尼亞大學是一所包括伯克利等13個分校的世界一流大學。

1980年,作為一個在國際上備受尊敬的學者和科學家,艾特金森成為加利福尼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的第5任校長, 直擔任到1995年。

1975年, 艾特金森被福特總統任命為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的副主任;1977年,被卡特總統任命為該基金會的主任,一直擔任到1980年。在他擔任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副主任、主任期間,負責美國政府在科學領域的一系列政策。其中,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與美利堅合眾國關系史上的第 份理解備忘錄-一 科學家與學者交流的協議的談判。

從1956年到1980年的24年中,他除了有3年是在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工作以外,其餘時間都在斯坦福大學工作。

艾特金森的研究方向是關於記憶與認知的問題。他與習福林(Atkinson &Shiffin, 1968)提出的「記憶資訊的_三級加工模型(請參見第八章的圖8 -3),在記憶與認知領域的研究產生了極大影響。該模型對於澄清大腦結構與心理現象之間的關系,對於解釋葯物之於記憶的影響,對於形成優化學習過程的技術,都產生了重要的影響。

此外,艾特金森對於更具應用研究性質的課堂學習問題,也很感興趣。他發展了最早的計算機控制的教學系統之一。 該教學系統已成為計算機輔助教學商業性開發的基礎。計算機控制下的國小生閱讀教學,是對其研究成果的重要應用。他是計算機課程公可(the Computer Curiculum Corporation)的創辦者之一。

由於他對於科學研究的重要貢獻,他入選美國科學院院士,獲得過美國社會科學研究委員會的傑出研究獎、美國心理學會的傑出科學貢獻獎和桑代克獎等許多重要獎項。他被美國10所大學授予名譽博士學位。南極有 :座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由此可見,艾特金森對於記憶術的發展與科學實驗作出了重大的貢獻,然而,他對於科學研究的貢獻,不僅僅在於記憶術領域。

必須指出,許多人(如Shribergetal,1982)都認為,關鍵詞方法是艾特金森的發明。這種看法當然沒有錯。不過,美國斯坦福大學數學系教授賴福(MichaelRaugh)對於艾特金森的影響,也是不容忽視的。艾特金森(Atkinson, 1975)在《第二語言學習中的記憶術》一文中,明確地指出:「麥克爾●賴福是 位經過專業訓練的計算機科學家和數學家,但是,他的一-生都深深地被記憶術所吸引;是他說服了我,使我認識到,這是一項很有價值的研究。」

如果說,心理學家艾特金森發明了關鍵詞方法,那麼,數學家賴福則幫助艾特金森發明了關鍵詞方法,並就其進行深入的實驗研究。

2.雷文與普雷斯利
如果說,艾特金森發明了關鍵詞方法,並開創了關鍵詞方法實驗研究的先河,那麼,雷文(JoelR.Levin)和普雷斯利(MichaelPressley)關於關鍵詞方法的一系列實驗研究,則是記憶術研究領域一道亮麗的風景。

雷文於1969年獲得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博士學位。目前,他是美國亞利桑那大學(UniversityofArizona)的教育心理學教授。此前,他長期擔任美國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的教育心理學教授。

長期以來,雷文致力於學生學習策略、記憶策略和理解策略的研究。而記憶術正是這些策略的重要組成部分,其核心成分是圖片或者視覺表象。雷文在研究中,既探討與學習策略有關的理論問題,也探討與學習策略有關的實踐問題。此外,雷文不僅探討學習策略的認知層面,而且也探討學習策略的元認知層面。

雷文關於學生學習策略與學習技能的研究和論著,在國際_上享有較高的聲望。此外,他也是教育研究方法與統計分析領域的專家,並獲得過美國教育研究學會(American Educational Research Association)頒發的研究獎。2002年10月,雷文獲得美國心理學會教育心理學分會的最高榮譽一「 桑代克獎」。從1991年到1996年,他擔任美國心理學會的《教育心理學雜志》主編。

雷文長期的朋友與合作者普雷斯利,是在明尼蘇達大學獲得博士學位的。目前,他是美國聖母瑪利亞大學(UniversityofNotreDame)的心理學教授。

普雷斯利採用實驗心理學方法與民族志方法相結合的研究方法,在實驗室展開關於認知的研究,在教育環境中進行關於學習與應用的研究。他對記憶發展與閱讀理解策略的問題,給予了極大的關注。從1997年到2002年,他一直擔任美國《教育心理學雜忐》的主編。

雷文和普雷斯利關於關鍵潤方法的研究,人多是他們合作完成的,涉及到許多內容。對此,將會在後文作專門的分析與討論。

關鍵詞方法概說
在記憶術的發展史上,1975年是值得記憶的一年!正是在1975 年,艾特金森的實驗報告第二語言學習中的記憶術》(Atkinson,1975).在《美國心理學家》雜志上發表;艾特金森與賴福的實驗報告《記憶術的關鍵詞方法在俄語詞匯習得中的應用》(Atkinson & Raugh, 1975) ,在美國《實驗心理學雜志:人類學習與記憶是上發表;賴福與艾特金森的實驗報告《學習第二語言詞匯的一種記憶術方法》(Raugh & Atkinson, 1975),在美國《教育心理學雜志》上發表。

艾特金森通過這三個實驗報告,向世人正式地推出了一種嶄新的記憶術——關鍵詞方法, 並以科學的實驗結果向世人證明:關鍵詞方法是一種行之有效的外語詞匯記憶策略。自從這個實驗報告發表以來,關鍵詞方法不僅成為許多心理學家研究的對象,而且也推動了記憶術整體的發展,還推動了外語詞匯記憶策略實驗研究的科學化程度。目前,關鍵詞方法已經成為記憶術家族中不可替代的一員。

最初,關鍵詞方法是為促進英語國家學生的外語學習而發展的一種詞匯記憶策略,它包括兩個環節:

第一,選擇某個在語音(或拼寫)方面與外語生詞的某些部分相似的英語單詞作為關鍵詞;

第二,在關鍵詞的意義與外語生詞的英語釋義之間展開相互作用的視覺表象聯想或語句聯想(Atkinson,1975;Pressley,Levin,&Delaney,1982)。

例如,英語國家的學生可以通過如下的程序記憶西班牙語單訶carta:

carta(西班牙文) letter (英文,漢語意義為「信件”)

carta = CARTa≈CART(馬車)→信件聯想:馬車運送什麼?信件.

具體地說,西班牙文單詞carta的記憶策略包括兩個環節:

第一:選擇英語單詞cart為西班牙語單詞carta的關鍵詞;

第二,在關鍵詞cart(馬車)與carta的英語釋義postal letters(信件)之間,展開「馬車運送信件」的表象聯想,或者語句聯想。

再如,英語國家的學生可以通過如下程序記憶西班牙語單詞pato:

pato(西班牙文)- -duck (英文,漢語意義為「鴨子」)

pato≈POTo≈POT(鍋)→鴨子
聯想:鍋里煮著什麼?鴨子。

詳細一點說,兩班牙文單詞pato的記憶策略包括兩個環節:

第一,選擇 英語單詞pot為西班牙語單詞pato的關鍵詞,因為西班牙文pato的發音與英文單詞「pot-o」的發音比較相似;

第二,在關鍵詞pot (鍋)與pato的英語釋義「duck”(鴨子)之間,展開「鍋蟲煮著鴨子」的表象聯想,或者語句聯想。倘若在腦海中所形成的表象聯想,能夠像圖2- -7那樣生動、形象,那麼,記憶效果肯定是會很好的。

一般說來,關鍵詞方怯因聯想形式的不同,有表象關鍵詞方法與語句關鍵討方法之分。顧名思義,表象關鍵詞方法,就是通過相互作用的表象聯想,將關鍵詞的意義與外語生詞的英語籽義整合為-一體的策略;語句關鍵詞方法,就是通過語句聯想,將關鍵河的意義與外語生詞的英語釋義整合為-體的策略。

後來,人們將這種策略推廣到其他領域,如:英語國家學生的英語詞匯記憶(McDanicl & Pressley,1984; Levin, Levin, Glasman, & Nordwall, 1992), 英語國家學生的植物學概念記憶( Rosenheck, Levin, & Levin, 1989) ,英語田家學生的礦物質特性記憶(Morrison& Levin1987),英語國家學生的因家首都名稱記憶(Levin,Shriberg,MillerMcCormick &Levin, 1980)。此外,布朗等人(Brown& Perry,1991)通過關鍵詞方法,成功地幫助討浯為阿拉伯語的大學生記憶英語生詞。艾維拉等(Avila & Sadoski, 1996)則通過關鍵詞方法,成功地幫助英語水準極其有限、母語為西班牙語的國小五年級學生(墨西哥、哥倫比亞、薩爾瓦多、宏都拉斯、尼加拉瓜等拉美國家的移民)記憶英語生詞。

那麼,關鍵詞方法發生作用需要什麼條件呢?

正如賴福與艾特金森(Raug & Atkinson,1975)所說,選擇良好的關鍵詞是保證關鍵詞方法發生作用的首要條件。不過,什麼是良好的關鍵詞昵?賴福與艾特金森(Raug & Atkinson,1975)指出,良好的關鍵詞應當符合三條標准:

第一,關鍵詞的發音盡可能與外語單詞的某個部分(而不必是全部)發音相似。

第二,關鍵詞與外語單詞的英語釋義之間,能夠形成易記的表象聯想。

第三,關鍵問必須是獨特的(在需要間一天記憶的特定詞單中,不應該使用相同的關鍵詞)。

根據第一條標准,因為外語單詞的任何部分都可選作關鍵語音(keysound),所以,關鍵詞的選擇具有很大的靈活性。這就意味著,從單音節的(英語)單詞, 到多音節的(英語}單詞(甚至詞組),都可選作某個多音節外語單詞的關鍵詞。例如,(英語)單詞log可以用作西班牙語單詞lagartija的關鍵詞,(英語)詞組「seeyou,dad”則可用作西班牙語單詞ciudad的關鍵詞。這是兩個非常極端的例子。
如果要符合第心條標准,表象聯想應該盡量簡潔。

一般地說,具體名詞容易想像,所以,選擇具體名詞為關鍵詞,可能更好一些。當然,容易構成表象的抽象名詞,也可以選為有效的關鍵詞。不過,一個良好的關鍵詞,應該能夠輕易地與其配對的(外語詞的)英語釋義構成相互作用的表象聯想。

第三條標準的目的,在於避免因某個特定的關鍵詞與多個外語單詞相結合而引起的混淆性。如果將一一個大詞單劃分為幾個小詞單,並分成若干天學習,那麼,第三條標准只適用於小詞單;這樣,盡管同一小詞單內的若干單詞不能共用一個關鍵詞,但是,不同小詞單的若千單詞卻可以共用一個關鍵詞。

總之,在艾特金森(Alkinson, 1975)看來,良好的關鍵詞是關鍵詞方法發生作用的首要條件。而良好的關鍵詞的首要標準是: (母語)關鍵詞的發音盡可能與外語單詞的發音相似。

普宙斯利等人(Pressley, Levin, & Delaney, 1982)對艾特金森的觀點作了發展。他們認為,只要某個單詞的拼寫與外語單詞的某個部分(而不是全部)相似,也可以作為關鍵詞。

二 關鍵詞方法的萌芽
正如普雷斯利等人(Pressley, Levin, & Delaney, 1982)所指出:自古以來,人們一直都在運用著關鍵詞方法的基本原理。所以,實際上,關鍵詞方法並不是由艾特金森和賴福真正全新發明的技術。例如,在很久以前,人們就知道,在學習由無意義音節構成的詞單時,往往把不熟悉的音節轉化為熟悉的單詞等更容易編碼的形式。關於聯想學習的研究,與此具有十分密切的關系。此外,在艾特金森與賴福的研究報告發表以前,若千控制較為嚴格的實驗所探討的策略,與關鍵詞方法極為相似。

例如,20 世紀60年代末,馬「(Martin)等人以智力遲鈍兒童為被試進行了一系列的實驗。他們的研究表明:語詞助記中介能夠極大地改善智力遲鈍兒童陂試的回憶成績。不管就實驗材料而言,還是就操作過程而論,他們的研究同關鍵詞方法的研究極為相似。

例如,讓被試看neglan- leader 和zumap-village這兩個配對詞時,如果同時向他們提供「Negro leader」(黑人領袖)和『mapofthevillage」(村莊地圖)等中介,那麼,被試的聯想回憶成績就會得到極大的提高。該研究與語句關鍵詞方法研究之間真正的差別,僅僅在於實驗材料的不同:馬了等人的實驗材料是假詞,而關鍵詞方法研究的實驗材料則是(外語或者英語的)真詞。

實際上,在艾特金森(Atkinson,1975)的報告發表之前,已經有人發表過關於真詞學習的研究。鰲特等人(Ottetal,1973)向成人被試呈現單音節的德語名詞和形容詞,請他們學習這些詞匯。每個德語單詞的發音均與某個英語單詞的發音相似(例如,德語單詞mohn和scheit的發音,分別與芙語單詞moan與sheet的發音相似)。該實驗包括四個條件:圖解關鍵詞方法條件(這是指向他們提供相互作用的圖片和現成的關鍵詞。下文與此相同,不再另外說明),表象關鍵詞方法條件(這是指向他們提供關鍵詞,不過,他們得自己形成相互作用的表象聯想。下同》,無策略指導的控制條件(這是指未對他們進行學習策略的指導,他們只能使用自己知道的策略。下同),重複控制條件(這是指要求他們通過不斷地復述單詞以達到記憶的目的。下同)。

在即時回憶和延遲8分鐘之後的德譯英回憶測驗中,圖解關鍵訶方法條件的成績最高。雖然表象關鍵詞方法條件的略低於圖解關鍵詞方法條件的成績,但是,卻遠高於兩個控制條件的成績。兩個控制條件之間的成績差異不顯著。在延遲2周之後的翻譯回憶測驗中,前兩個條件的成績之間差異不顯著,但都高於後兩個控制條件。因此,鰲特等人(1973)的研究清楚地表明:至少在將整個外語單詞轉化為一個熟悉的英語單詞時,起助記作用的表象聯想式於預措施能夠促進外語詞匯的學習。

20世紀70年代初,其他的研究者也研究過類似於關鍵詞方法的策略。普雷斯利等人(Pressley, Levin, & Delaney, 1982)指出:約翰斯頓(Johnston,1974)的實驗研究完全被人們所忽視。約翰斯頓(1974)先向中學生被試教授記憶術的一-般要領,特別是關鍵詞方法的要領,然後,請被試在課堂情景中學習大量的詞匯。記憶術條件的被試所學到的詞匯多於無策略指導控制條件的被試。

普雷斯利等人(Pressley, Levin, & Delaney, 1982)在文章註腳部分不無惋惜地說:「不幸的是,約翰斯頓(1974)實驗處理的結果與課堂學習的結果混在了一起,因此,他們所報告的處理效應可能只反映了課堂學習的差異。」

綜上所述,在艾特金森(Atkinson,1975)之前,就已經有證據表明:類似於關鍵詞方法的策略是能夠促進外語詞匯記憶的。不過,無論就研究者的數量而論,還是就研究的廣度和深度而言,關鍵詞方法的研究在艾特金森之前屬於萌芽的階段。

四 關鍵詞方法的實證研究
艾特金森(Atkinson,1975)研究報告的發表,為其後關鍵詞方法的研究開創了一個嶄新的階段,使關鍵詞方法的研究取得了重大的進展。自他之後,西方學者對於關鍵詞方法的研究是全方位、多角度、系統性的,他將關鍵詞方法的研究推向了一個嶄新的階段。不過,從艾特金森Atkinson,1975)開始,心理學家們關於關鍵詞方法的研究,在如下個問題上,取得了重要的進展。

1,關鍵詞方法能否促進外語詞匯的記憶?
艾特金森和賴福(Atkinson & Raugh ,1975)在研究中,讓52名斯坦福大學的大學部生被試學習120 個俄語單詞及其釋義。在項目呈現之前,先向關鍵詞方法條件和無策略指導的控制條件的被試呈現待學項目的關鍵詞。然後,讓被試根據實驗指導語的要求,學習3個詞單(每個詞單有40個單詞,每天學習1個詞單,3個詞單分3天學習》。每天都對被試進行當天學習的俄語詞匯的俄譯英回憶測驗。第四天,對他們進行120個單詞的綜合測驗。他們的研究結果表明:在所有的測驗中,關鍵詞方法條件的成績均高於控制條件。

賴福與艾特金森(Raug&Atkinson,1975)進一步研究了比述俄語詞匯實驗中所觀察到的效應。該研究中實驗. .和實驗二的結果表明:大學生被試在學習西班牙語單詞之後進行的西譯英回憶測驗中,關鍵詞方法條件的成績高於重複控制條件。實驗==利實驗四的結果表明:大學生被試在學習西班牙語單詞之後,無論是即時測驗,還是延遲測驗,關鍵詞方法條件的西譯英回憶測驗成績都高於無策略指導的控制條件。

勞森等人(Lawson & Hogben,1998)以40名外語學習經驗豐富的學生為被試的研究結果表明:從長遠的時間來看,接受過關鍵詞方法訓練的被試,任外語詞匯釋義回憶測驗的四次測驗中,其成績均顯著地優於控制條件。

卡尼等人(Carney & Levin, 1998)以大學大學部生為被試進行了五個系列實驗,結果表明:無論從即時測驗還是延遲測驗的成績來看,關鍵詞方法條件均優於控制條件。總之.這些研究和其他–些研究均支持艾特金森等人的結論。

2.關鍵詞方法是否優於其他記憶策略?

普雷斯利等人(Pressley, Levin, & Miller, 1982)將120名大學生隨機地分為6人組:表象關鍵詞方法組、語句關鍵詞方法組、句子現成組、造句組、句子判斷組和控制組,讓他們學習32個罕見的英語單詞。研究結果因評分標準的嚴格與寬松而稍有不同。評分嚴格時,兩個關鍵詞方法組的成績均高於控制組表象關鍵司方法組的成績均高於三個非關鍵詞方法組;評分寬松時,語句關鍵詞方法組的成績高於句子現成組和句子判斷組。無論評分標准為嚴格還是寬松,非關鍵司方法組的成績均沒有高於控制組。雖然該研究被試的母語為英語,但是研究材料為罕見的英語單詞,所以,該結果能夠類推到外語詞匯學習的情況。很長時間以來,閱讀理論家們(如Johnson&Pearson,1978)-直爭辯道,將詞匯置於有意義的句子之中學習是學習詞匯的良好方法。但是,本研究結果恰恰相反:關鍵詞方法優於備受閱讀理論家們所推崇的學習詞匯的方法。

雷文等人(Levin, McMormick, Miller, Bery, & Pressley, 1982)的實驗_ ,將64名四年級的兒童隨機分為4個組學習生詞:圖解關鍵詞方法背景組、圖解非關鍵詞方法背景組、經驗背景組、控制組。結果是:圖解關鍵詞方法組成績均顯著地高於其餘3個組,而這3個組的成績均無顯著的差異。該實驗結果同樣表明;關鍵詞方法優十備受閱讀理論家們所推崇的學習詞匯的方法。

普雷斯利等人(Pressley, Levin, Kuiper, Bryant, & Michener,1982)的研究,在關鍵詞方法與旨在加大生詞意義的語義加工而設計的學習生詞的5種方法之間進行了比較。該研究從實驗 到實驗三,以生詞的拼寫為線索而叵憶生詞的意義時,關鍵詞方法均既顯著地高於任何一種以語義為基礎的方法,也高於使用自己策略的控制組。此外,仃何–種以語義為基礎的方法都沒有顯著地高於控制組。該研究結果也表明:就詞匯的學習方法而言,關鍵訶方法優f那些被閱讀理論家所推崇的基於語義的策略。

麥克丹尼爾等人(McDanie] & Pressley,1984)的研究,比較了學習生詞的關鍵詞方法與語境法意義時,關鍵詞方法均既顯著地高於任何一種以語義為基礎的方法,也高於使用自己策略的控制組。此外,仃何–種以語義為基礎的方法都沒有顯著地高於控制組。該研究結果也表明:就詞匯的學習方法而言,關鍵訶方法優f那些被閱讀理論家所推崇的基於語義的策略。

麥克丹尼爾等人(McDanie] & Pressley,1984)的研究,比較了學習生詞的關鍵詞方法與語境法(context method)。在語境法中,生詞的意義必須根據一-個有意義的語境推導出來。該研究結果表明:以生詞的拼寫為線索而[問憶生詞的意義時,關鍵詞方法顯著地高於語境法;關鍵詞方法與語境法的結合顯著地高於單純的語境法, 但低於單純的關鍵詞方法。麥兌丹尼爾等人(McDaniel. &Tilman, 1987)進一步對關鍵詞方法與語境法進行了比較研究,結果也表明:以生詞的拼寫為線索而問憶生詞的意義時,關鍵詞方法顯著地優於語境法。

3.關鍵詞方法的有效性是否存在年齡差異?
普雷斯利等人(Pressley, Samuel, Hershey, Bishop & Dickinson, 1981)採用普雷斯利(Pressley,1977a)所設計的圖解關鍵詞方法(關鍵詞方法的一種 變體)所進行的研究發現,學齡前兒童的被試也能非常容易地學習外語詞匯。普雷斯利等人(Pressley & Levin, 1978)的發展研究清楚地顯示了圖解關鍵詞方法對於較小兒童在外語詞匯學習中的重要性。

該研究的被試為95名二年級兒童和90名六年級兒童,兩個年級的兒童均隨機分為5個組學習簡單的西班牙語詞匯:相互作用圖片組,分離圖片組,分離單詞組,圖片控制組,單詞控制組。該實驗的結果是:就六年級被試而育,3個關鍵詞方法組的記憶成績都—樣好,並且晁著地高於2個控制組。不過,就二年級的被試而言,相互作用圖片組的成績高於分離圖片組,且統計學差異顯著;分離圖片組的成績又高於分離單詢組,統計學差異也顯著。此外,不被提供任何圖片但被要求採用關鍵詞方法的二年級被試一-即分離單詞組的二年級被試,其成績並沒有超過2個控制組。所以,就二年級的被試而言,只有向他們提供圖片材料時,關鍵詞方法才起促進作用,向他們提供真實的相互作用的圖解時作用最大。

盡管普雷斯利等人(Pressley&Levin,1978)的實驗結果表明:如果不向較小兒童提供某種形式的圖解材料,這些兒童就不可能使用關鍵詞方法。但是,必須指出,這一結論僅僅適用於表象關鍵詞方法。普雷斯利等人(Pressley, Levin, &McMommick,1980)的研究表明:如果指導這些兒童造句而不是構成表象(即:指導他們使用語句關鍵詞方法),那麼,他們就能夠成功地解決純粹由語句呈現的單詞與關鍵詞的關系。在該實驗中,二年級和五年級的被試,通過語句關鍵方法能夠極大地促進他們外語詞匯的學習和記憶。

根據聯想學習的發展研究文獻(例如, Levin, 1976; Pressley, 1977b)也可以預測,語句關鍵詞方法優於表象關鍵詞方法(對於年齡較小的兒童而言)。格蘭伯格等人(Gruneberg & Pascoe,1996)以40名60–82歲的父性為被試,以20個西班牙語單詞為材料,在無策略指導的挖制組與關鍵詞方法條件之間進行比較研究,結果表明:無論就西英線索回憶成績而言,還是就英西線索回憶成績而論,關鍵詞方法條件均優於控制條件。

實際上,西方學者關於關鍵詞方法研究的主要問題,遠不止這些,還包括許多其他問題。例如,主試向被試提供關鍵詞好,還是被試自己選擇關鍵詞好?如果向被試呈現外語單詞,關鍵詞方法是否會影響(特別是減小)被試提取外語單詞英語釋義的速度?關鍵詞方法的有效性是否因外語語種的不同而存在差異?如果向被試提供外語單詞的英文釋義,要求他們提取該外語單詞的拼寫時,關鍵詞方法是否還能起作用?關鍵詞方法是否會影響外語單詞的發音、理解和使用?關鍵詞方法的有效性是否存在個體差異?這些問題都已得到深入的研究。考慮到讀者還有中國小生,我們不打算對這些作進一步 的評介。

五 關鍵詞方法的啟示
通觀西方學者關於關鍵詞方法的研究,其實驗設計之精細、控制之嚴密、結論之謹慎,都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鏡。雖然關鍵詞方法有待進一步的研究,但是,我們當前的主要任務,不是去挑剔或者責備西方學者關於關鍵詞方法的研究,而是認真思考-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以漢語為母語者是否也可以採用關鍵詞方法記憶外語單詞?

如果說,良好的關鍵詞是關鍵詞方法發生作用的首要條件,而良好的關鍵詞的首要標準是: (母語)關鍵詞的發音(或者拼寫)盡可能與外語單詞的發音(或者拼寫)相似。那麼,由於英語和西班牙語都同屬印歐語系,對於英語國家的人來說,要選擇一一個與西班牙語單詞發音(或者拼寫)相似的良好的(英語)關鍵詞,是非常容易的。自然,關鍵詞方法能夠促進英語國家學生西班牙語單詞的記憶。

但是,漢語同英語等西方語言相比,無論是發音還是拼寫,都存在著極大的差異,很難找出其間的相似點。因此,如果僅僅從發音或者拼寫之間的相似性出發,就不存在選擇良好的關鍵詞的前提,因而也就談不上中國學生(特別是初學者)在學習英語過程中利用關鍵詞方法的前提條件。

後 歡迎光臨記憶女郎Aorqu專欄:

高效學習之道​zhuanlan.zhihu.com图标


全棧網:

感覺大家說的都好難,並不平易近人啊。

我說一個吧,前兩天逛微博,翻看申一帆的微博(沒錯就是你想的那個,最強大腦那個手影舞泡麵頭萌萌少年),他牽頭做了一個叫《圖樣單詞》的APP,我奔著他的能力就下載了。

果然是我用過最快的背單詞方法,其實就是拆解諧音,只不過他把所有的詞基本都想好了,然後找人做成了圖,然後按照現在市面上常規的辦法進行背誦,比如設置每天任務之類,APP也不發熱,在捷運上很方便,我覺得時間夠的話,一天100個單詞還是很輕松的。我不是托,我也才用了兩天而已,但是確實是很驚喜的。

希望能幫助到大家,分享幾個截圖哈。侵刪。

———————————————————-

這個解釋嚇不嚇死你?嗯?叫你記不住,嗯?

————————————————–

說的對!我就是這樣!

—————————————

有沒有後續?後來到底發生了什麼?線上等,挺急的。

————————————————–

什麼神這么叛逆,是不是火神?嗯?光之神?一定是梅麗珊卓對不對!

————————————————–

更新:哇塞,我還被翻牌子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