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還有這種操作?」的故事?

問題描述:有哪些「還有這種操作?」的故事?
, ,
王德福:

有一次和妹子吵架,妹子拉開門就出去了,給她打電話她也不接,就在我束手無策的時候,我突然看到了桌上的 ipad…

然後我手機開著熱點,拿著妹子的ipad出門,在 ipad 上打開了查找我的 iphone 功能…

然後我就跟著羅盤的指引找到了

拎著菜回家的妹子…

再給你們講個妹子的故事:女生有文化到底有多重要?


匿名用戶:
那些問十塊錢哪來的朋友們,我把電腦寄回去花了十塊錢買包裝啊!!!!
你們這些人真是夠了!

德國亞馬遜退貨是不用交錢的,網頁上有個退貨選項 ,點進去就會生成一張退貨單,貼在箱子上寄回去就好了。

———————分割線——————————
我一定要回答一下我從德國亞馬遜上買電腦的經歷了。。
我2015年的時候從德國亞馬遜上買了一台聯想的筆記本,用了兩年不到,被我搞進水了。
當時我心情很絕望,而且人在盧森堡。這小破屯也沒有聯想的售後服務,問了問當地電腦城的修理,修好大概要六百歐。。

我這破電腦現在都不一定值600歐!
於是我抱著試一試的心態給德國亞馬遜寫了封郵件,大意就是我電腦進水了,能不能寄回去修理一下。
結果過兩天他們給我回郵件,說由於這台電腦已經停止銷售了,所以要直接退錢給我

我心說哪有這種好事,但是過了兩天我發現他們真的給我退錢了。。
這電腦買的時候花了我999歐,他們給我退了936歐 ,也就是說我花73塊錢租了兩年筆記本用。。
這要是在中國,亞馬遜早就破產了
從此我就變成了亞馬遜的腦殘粉,什麼東西都要從德亞上面買。
只能感慨資本主義國家就是奢侈,售後都這么財大氣粗。。


茯茶子:

有次我們十幾個同學出去野外燒烤

到地發現沒帶鐵絲烤架

直接烤是不可能的,畢竟還有蛤蜊之類

我們正在商量要不要煮成蛤蜊湯

我們當中一個大佬猛吸一口煙起身

「你們先生火,我去弄個鐵絲網。」

拿起剪刀就走……

十多分鐘回來了,手裡拎一片鐵絲網

「老鐵你這玩意哪整的啊?!」

「我看咱們來的路上有個廠房,外面都是隔離網,我繞人家後面剪了一塊鐵絲網……」

「……啥玩意?」

「……趕緊吃趕緊跑,人家下班發現就完了。」


易木錢:

馬伯庸親王的《湘西航班》中有一段小故事:一高官被惡鬼纏身,高官請得諸多高僧不能降服,後來一半吊子小道算準時辰,讓高官買一張直飛紐約航班,而惡鬼算準時間現身欲害高官,哪知時差緣故,剛好是當地時間正午十二點,立時魂飛魄散。以時差抓鬼,現世第一人不為過,哈哈。


喬殿夏:

一個朋友聽過的一個令人震驚又激勵的學習方法。

他認識一個哥哥,小時候一起玩,關系還不錯,那個哥哥喜歡看av,但是看完以後,總是非常有愧疚感。

於是那個哥哥決定——看一次AV背會一百個單詞。

本來是想用這種苦肉計來戒掉AV。

結果後來,那個哥哥聯考英語離總分就差不到十分,上了大學後,過了四級,過了六級,過了雅思,出國發展去了……


魚不要叫:

謝謝大家的贊

抽空答一發
背景 服役時,去宜昌某分院學習3個月。
眾所皆知,過去幾年,部隊智能手機管理很嚴。so我很久都沒有手機。直到出去學習,嘿嘿嘿。
當時學院大隊,所有學員來自全國各地,但是都是同一兵種。有一期二期老班代,也有我們這樣的義務兵,當然義務兵佔大數。
用一個宿舍的班代(也是學員),聯系朋友A,寄我一台手機。當然,我強調了,學院也會查包裹,所以手機一定要藏好。
遂,某日。得到一個包裹。but,副隊要我當面打開。
天啦嚕!!!!

老紙好歹是你副隊的文書,這么坑我,對的起我每天給你端洗腳水嗎?
小心打開!兩桶樂事以及幾包咪咪。

副隊:拿走吧。
我:副隊,您最近這么辛苦,這兩個咪咪,您吃了吧。

回到宿舍,躲在茅廁,打開樂事,鋪面而來的薯片味,在一疊薯片後,藏著一隻手機。
沒錯就是你,小黃蜂。它陪伴了我一年。

前方高能了
還是關於手機,關於嚴查手機。
每個人的手機一般都會藏起來,晚上才躲被窩玩耍,那些班代學員除外。
寶寶這么機智,就藏在我們高地鋪,上方的空調洞里。
某晚,我熟悉的爬上了上鋪,赤著腳丫,站在床邊橫杠上,身體前傾,雙手趴在牆上,因為床和牆還是有一點距離,所以我很艱難的,如同站在鋼絲上,上半身顫顫巍巍的趴在牆上,騰出我的加藤鷹之手伸進了那個小洞洞。

突然,一道光!!!照亮了我的腦袋,我知道壞事了。

在大腦短暫一片空白後,我就趴著牆,做起來了俯卧撐。短暫做了幾個扭曲的俯卧撐,就直接從床上跳了下來。
這時,外面的手電已經關了,但查房的某隊還在窗戶邊。我知道我的基本目的達成,成功擾亂了敵方思路。

然後在宿舍慢速繞了幾圈,其實是跳下來,腿太疼了,又躺回自己床上。我是下鋪。
這時某隊終於鼓起勇氣進來了,我感覺他的呼吸很急促,站在我床邊,我甚至能聽到他的心跳也能是我的,然後,我很不爭氣的笑了,我的笑聲很奸的,不是故意的,真心大笑就是那種鬼笑一樣。

我緊緊的閉著眼,感覺這個瞬間老了十歲的男人,從我們宿舍默默離開。

既然手機這么嚴,那怎麼充電呢?每個宿舍都有自己的套路。我們宿舍在我們班代學員的動手下,把飲水機改造成了手機充電集中站。

其實就是把飲水機的電線剪了,改成了一個插排,插排藏在飲水機里。
當然事情都有兩面性,從此後,我們班泡泡麵都是去隔壁宿舍。

除了關於手機,還有更勁爆的神事。

睡前再更!
在大家的互相掩蓋之下,大部分同志過上了智能能生活。但是保暖思啥玩意?
某個神人,稱之為武漢小哥,一年兵。
武漢小哥不想參加訓練學習,居然在某天想出一個驚為神人的招數,一天在食堂吃完飯,帶了幾片新鮮的蒜回宿舍,然後!!!
扒開蒜皮,閉眼,然後往眼皮子上抹。

10分鐘後。
大隊長宿舍,武漢小哥敲門而入,隊長,我眼睛得了紅眼病!
我擦!!!!!

大隊長嗆了口濃茶!「你這病會傳染吧!」

接著就是火速安排武漢小哥住進了學院招待所。是的,後續一周,他都是單獨享用一個擁有空調,電視,熱水器,獨立衛生間的標間。

但是武漢小哥志不在此,他早已根據招待所地形,判定,那裡可以輕松從窗戶翻出到外界,是的。門崗根本看不見。誰會想到住進招待所的人會翻窗外出呢。

高潮來了,後續那兩天,從我們宿舍開始,有了一個又一個的紅眼病。手動滑稽。
最終,就是大隊長找了衛生隊對我們全樓進行了消毒,一天兩次的噴兩次農葯般的消毒劑。

我沒有得「紅眼病」,因為入伍前打了激光,怕對眼睛不好。

你們想知道後面那個武漢小哥翻窗做了啥⊙∀⊙?嗎。

武漢小哥首先考慮的當然是去網咖啦,當時好像是玩擼啊擼吧。武漢小哥在翻了幾次窗後,還在qq上跟我們炫耀,他二樓窗戶下就是一個小土坡,高高隆起,簡直是他的福地。
是的,你沒猜錯,那其實是個墳頭,只是年頭老,沒有石碑了。再加上每次翻窗都是天黑後的幹活。
直到有一次,他站在土坡上,往上爬時,突然意識到,是的,他自己說的,感覺身體有陣電流一樣,這絕逼他媽的是個墳。

圖片恐怖示意,預警一番,別被嚇到⊙∀⊙!

,,,,,,,,,,,,,,,,,,,,,

,,,,,,,,,,,,,,,,,,,,,

真的很嚇人,大家別被嚇到。

,,,,,,,,,,,,,,,,,,,,,

,,,,,,,,,,,,,,,,,,,,,

隨著紅眼病的慢慢「治癒」,小哥也要回到集體宿舍,遠離那個讓他又愛又恨的地方。
臨走前一天,他暗暗下了個決定,但是還是有點害怕,那可能是他的第一次,遂湊了個人,也不知道是怎麼操作的,那個小李,就打著去小哥房間洗澡的名義,在那裡過了夜。
是夜,武漢小哥和小李,一前一後的翻了窗戶,依舊準確著落在了土墳上,不知道武漢小哥是不是故意的,從墳上走了下來,就對著墳跪拜了一番,口中念叨「老前輩多有得罪,南屋阿彌陀佛」

那個新人老李,站在墳上一陣凌亂。
二人都不是當地人,也不知道該去哪,就是一頓亂逛,又亂逛,走了兩三小時的路,天都快破曉了,終於找到了一家小小的,但透露著不一樣的光芒的理髮店。

結果前腳剛進,後腳就後悔了。
裡面沙發盤坐著兩位年近半百的古董車。
武漢小哥是立馬走了出來,新人小李也跟著走了出來。但二人沒有馬上離開。
武漢小哥:「咋們錯過這家店,可就沒這個村了」
新人小李:「哥哥說的正是,反正黑燈瞎火的也差不多,很久沒開葷了」

二人一前一後,如同壯士般的走了進去,兩位古董車,相視一笑,咧嘴說到「全套一百」

就在那奶黃色的燈光下,武漢小哥看著新人小李牽起稍微時髦點的大姐,心底是哇涼哇涼的。

剩下那位大娘,咧嘴一笑,露出了牙上的胡蘿卜絲渣,說來吧。

說點與題無關的

學習結束前,我們所有人都去參觀了三峽大壩,真的為建設大壩的工人,軍人點贊,真的很雄偉,這么大的建築,居然是人類造的。

因為是集體活動,所以當時穿夏常服,並不是便裝。

路上很多全國各地的遊客,還有外國人。

有一對夫婦,夫說「當兵的」

妻擺弄文化的說「都是些新兵蛋子」

其實大傢伙蠻排斥蛋子這個東西,好不容易穿軍裝出來,被人說蛋子,確實不開心。

後來在山上時,一群老外驚呼的看著我們。

哈哈哈~~並想合影,帶著墨鏡的大隊長直接拒絕了。

老外們紛紛對我們這群蛋子豎起了大拇指說:good job,還是good boy。

總之誇贊我們一番,jin開心。

後面再說如何泡上女兵姐姐。

下班到家,更新一下,再次謝謝大家的友愛之手。已經有人猜中了答主兵種。

其實多數單位是沒有女兵的,包括我們單位,當時的分校學院也是木有。

不過,命運之神總是眷顧我,新兵營時,我們a單位,b單位有一半女兵一半男兵,居然集中一起在c單位訓練。

因為那年比較關注新兵的生活,所以兩個單位的新兵都放在了基礎設施較好的C單位。但是,其實這並不是一個明智之舉,裡面存在問題太多。後面有機會再說,因為與問題無關。

雖然我們兩個單位在一起訓練,但是還是隔著一堵牆,真的牆,訓練也是分開,平時不相見,只是一起在c單位而已。

我們班的新兵班代,也是從未和女兵如此進距離接觸,忍耐不住心中的慾火,呸,是愛意。可是怎麼去搭訕呢,四年兵靈的他,在絞盡腦汁一番細細琢磨後,對我們教導一番,就帶這么我們去服務社。

服務社在女兵營那邊,於是我們從中間的大門穿過,映入眼簾的是正在宿舍休息的女兵,因為都是新兵,她們也是在班裡開會,或者在走廊掃地,或者在走廊壓被子。短髮微胖紅紅的大臉真的跟外面的姑娘不一樣。

這時,一個靚麗的面孔出現在我們眼前,那細膩的皮膚,淡淡的妝容,粉紅的小嘴,過耳的長髮。我聽到了很多人咽口水的聲音。不用猜,那就是這次的目標,女兵連的班代。

我們班代狠狠的給胖墩一個顏色(新兵,外號胖墩,班代老鄉)。胖墩悄無聲色的離開了我們的隊列。暗暗匍匐在花壇後。而我們的隊列與他漸行漸遠。

差不多了,就是現在!!!!!

班代扭了扭腰,噼里啪啦給手指按了個摩。

匍匐在花壇中胖墩突然跳了出來,朝著女兵宿舍,指著那個仙女班代,使出了吃奶的勁,比喊「到」還大聲:::

恐龍!媽呀!恐龍!快看恐龍啊!!!!!

整個女兵營,包括班代排長營長,以及一片黑壓壓的新兵,全是女性。全都在看他。

胖墩也不傻,撒腿就往我們宿舍方向跑。

按照我們班代的劇情時,此時此刻,班代奮起直追,如同腳踏七彩祥雲的齊天大聖,去抓這個口無遮攔的臭小子,兩人邊追邊跑,安全抵達宿舍後,班代回到女兵營,找那個心上人,安慰一番,再跟她保證懟死那小王八蛋羔子,一來二去,兩人也算認識,可以再進步進步。

誰知道啊,世事難料啊。胖墩沒跑十米,女兵營營長,就是吹了一陣響哨,從三樓朝下喊到「給我逮著那x玩意」。

那群小胖妞啊,一樓的直接跨過欄桿就沖啊,兩頰的肉都在顫抖著的沖啊。壓被子的女兵更是抄著小板凳,虎虎生威如同母老虎般,緊隨其後啊。

胖墩哪見過這陣勢,再說,就算跑回了宿舍,也跑不了廟啊,不像劇本,自己人追自己人,演齣戲呀。沒跑幾步就裁了。後面怎樣,就真不知道。

因為,我們班代臉色蒼白的喊著「一二一」,帶我們繼續往服務社方向走。還沒買完東西。班代就被通知去女兵營領人。

畢竟胖墩是班代老鄉,死活咬著是自己一時興起,覺得想放鬆一下,刺激一回。我們班代也確確實實因此認識了女兵營不少人,包括他的心上人,經常性的拎著水果零食跑去她們那邊。

後來終究還是沒泡上,因為那個女兵班代有個地方上的對象,據說還是初戀。so我們班代泡妞的計劃落空了,但是能近距離接觸那些小姐姐也很好玩啊。


李明殊:

剛剛 @徐桀子 告訴我的一個老新聞

論電信詐騙在反恐事業中的應用

噴了,車臣警方發現當地一群女網民和ISIS之間頻繁聯系,就去盤問,結果發現這群姑娘們是在詐騙ISIS的招募機構:她們在社交網路上建立起看似有聖戰傾向的賬號,一旦有ISIS的人找上來就表示自己很有興趣加入,只是缺路費,等騙到錢後就刪掉賬號,已經賺了3300多美元……

來源Chechen girls conned ISIS into giving them $3,300 in multiple cons


Aorqu用戶:
推薦b站 【中國交通事故合集】
每天十分鐘 開車慢又慫
每次看我都會想….
卧槽 還有這樣的操作?

卧槽 這他媽也能撞 ?
卧槽 這你也敢超?
卧槽 …….

很好 我現在開車很穩 ! 賊穩!
強烈建議新手司機學習


Aorqu用戶:

這位,有多少人認識?

當年風靡大江南北,弄哭無數少年的偉大演說家、教育家、吹比大王。

《讓生命充滿愛》主題感恩演講創始人,鄒越。

這位來我校演講是在07年前後。作為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國小校,能請動這樣的大人物,那叫一個榮幸。

在聽演講之前,班導還特意叮囑我們,最好帶上紙巾。

結果,從鄒越老師的媽媽在全國範圍內第N次吐血倒在地上的時候,本班的絕大多數同學原先的冷漠表情終於有了變動,我聽到坐我前面的那位乖乖女小聲的說道:我寧願回去上數學課。

班導則環抱著雙臂在隊伍的末端跟語文老師納悶:怎麼其他班人都哭成了淚人,我們班的人一點反應都沒呢?

她的疑惑我很能理解。因為當時本班是文科重點班,班上的學生向來是全年級的典範:紀律好,人聽話,很懂事。

這樣的學生們對於這種演講竟然沒有感悟?人家鄒老師的媽媽已經吐血了好嗎?

演講的末端,固定流程是鄒老師叫上一些同學上台當著全校學生的面哭成淚人談感恩。

別的班的同學踴躍舉手,本班反應寥寥。

班導又嘆了口氣。

然後隔壁班的一位女生被叫上了台,這個女生很多人認識,平時比較叛逆。

女生大談母愛,深刻檢討自己過往的不懂事和任性。

鄒老師滿意的安慰、鼓勵。

按照流程,鄒老師要送一套自己的系列圖書給這位「悔悟」的女同學了。

結果鄒老師剛準備回身拿書,那女生又說了:另外,我的新書《XXXX》下個月就要發售了,到時候希望大家都能支持!

身經百戰的鄒老師當時就愣住了。假模假樣的誇了鼓勵了幾句後,書也沒送給那個女生就叫了另一個了。

台下的吃瓜民眾們也都擦乾了眼淚,開始討論這位高中女作家的事了。

這是我見過最牛逼的一次營銷。


胖酷帥:

謝邀,發個段子睡了。
幾年前在昆明盤龍區江岸小區門口等公交。
一位大媽湊跟前上下打量我:買買,太塊了,太塊了。
我覺得是騙子,就挪了幾步沒理她。
沒想到她又湊過來問我:小夥子,個有一百斤啊?(昆明是公斤)我說:啊,八十。老太太直贊嘆:太塊了,買買……你坐幾路車?我答:十路。倆人就沒說話了。
過了兩分鐘,大媽說:等哈我也是十路撒,你幫我搶個位置嘛個行?我擠不過他們。我一想啊就這事,我說沒問題。她就一直誇我是好人。
不久車來了,我正準備招呼大媽跟著我,她反身往道邊花台去了。走到花台指著綠化叢很熱情的喊我:小夥子,我這里還有幾箱蘋果,輕得很,你幫我一哈嘛,你真的是,太好了。
……


我這么矮的有七個:

我昨天不是去辦美簽嗎?正好帶了個破破爛爛的手鏈。鍍金的吧,網上35元購買的。排隊的隊伍一眼望不到邊。於是我就找了門口那種給100塊錢帶進去的大姐。但是必須存包,我身上一分錢都沒有。我就摘下手鏈押給大姐,說等我出來,咱們去存包處。您給我手鏈。我給您100塊錢。

大姐摸著我的手鏈,問我「是金的嗎?」

我給她一個神秘的微笑,遞了一個眼神。

大姐「到底是不是金的啊?」

我「大姐我都快去美國了,我身上戴的東西,您覺得呢?」

果然,當我出來時候。大姐也沒了,手鏈也沒了。

我就這么省下了七十五元。

你以為我說到這里會用這75元抽獎嗎?

我已經美滋滋的給自己買了一大塊蛋糕

問題來了。我和大姐。你覺得誰更壞一點?

答:教數學的體育老師。
===================
我一親戚給聯考完的女兒訂了個割雙眼皮的手術,女兒高興得跳起來。親戚轉頭向我吐槽:這個暑假沒作業沒補習孩子們太閑,一定一幫人到處去浪,萬一一時沖動,搞個外孫出來就不好辦了,讓她割個雙眼皮在家獃著。另一位媽媽受到了啟發,立馬給兒子預約了包皮手術。我被兩位媽媽的智慧折服,母愛如山。

================== =
雲火鍋和雲養貓都試過了,不如試試雲減肥吧!如果點贊這條回答,你將消耗約2卡路里,如果寫一條字數為N的評論,你將消耗約6*N卡路里。最後,祝你在這個夏天能穿你喜歡的衣服,吃你想吃的東西,愛你想愛的人。
================== =

轉自微博 休閑璐及其下面評論 柳葉安安 小羊愛吃醬肘子


Sean Ye:

整一個勞資關系的,略敏感…希望大家不要往階級矛盾層面解讀。

背景:
新勞動契約法08年出爐時,有一個規定:普通公司招人都有試用期,但人才/勞務派遣公司招人沒有試用期,進來就是正式員工,契約一簽2年。而短期派遣多是半年的項目,人半年後回來如果沒有新的派遣項目,被稱為空檔期,純粹白養著,成本很高,加上勞動契約法極其苛刻的裁員條件,做人才派遣業務的公司招人是沒有後悔葯的。

我當時在歐美外企,給外企老總安排了幾次和人大法工委領導的座談會。老總提到好幾次這規定不合理。

法工委的回答是:
你們專業搞招聘的,所以你們看人精準,不用試用期

老總欲哭無淚,請了好些勞動法專家給講合規課程。也會送我們出去聽課學習。

有一次研討會午餐,身邊坐了好些本土小的人才派遣公司老總,談到這事,小公司都想向我們高大上外企取經,我也很自豪的宣傳了我們的操作方式:

入職前先談好解約的價碼,給員工一個合理的預期。而且有活乾的薪資會遠高於閑在那裡白養著的薪資,員工會願意拿一筆錢走人的。

大家聽完感覺挺失望的。有人直言不諱:
外企有錢我們學不來。

我不爽,說我們不接地氣咯?於是反問他們的操作。

然後我就跪了。

A:根本不用賠償。空檔期我安排這些員工每天朝九晚五打卡上班培訓——就是看我司宣傳視訊,我公司在外環外,每天上班都要跑死,員工兩天就辭職,工資都不要了

我:掃地斯奈…

B:搞那麼麻煩幹什麼,來的時候簽2年契約對吧,項目6個月對吧,讓他入職前先把辭職信給寫好籤字,沒辭職信不給簽契約…

我:四鍋一…

C:我一個廣東朋友每次開公司開兩家,一家運營品牌,一家招人。哪天玩不下去了就把招人的公司給關了,統統滾蛋毛都不用賠…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說完會意一笑扭頭再看我,一臉得意:

我完全無fuck說

誰說中國民企沒有創新?

誰說人力資源沒有創新?

再補充一個:

某台資企業,五一節要求全公司加班一天,但老闆安排的補休卻令人匪夷所思 將一天8小時工作時間,精算成480分鐘,再分攤到全年250個工作日,讓員工每天提早2分鐘下班以充當補休。

寫了這么多,希望大家好好學習,好好努力,爭取遠離那些缺乏基本法律意識的企業。

還有一個更離譜的操作,我第一次聽到的時候就呆掉了:

你有哪些一鳴驚人的操作?

來源:

白領假期被肢解 每天提早2分鐘下班以充當補休-簡道雲

「帶薪大便時間」與「提早兩分鐘下班」–勞動報


陳瀟瀟:

我朋友大一的時候剛來武漢,他的表妹要他寄兩盒周黑鴨回去。他不知道哪裡有賣,就叫了一個剛認識的學姐帶他去。

——————這是背景——————–

到了店裡,他問老闆:
「老闆你這周黑鴨好不好吃啊?」
老闆:「我這是正宗的周黑鴨,好吃的很。」
朋友:「那你拿一塊給我嘗嘗。」
老闆:「行,你嘗嘗。」然後拿了一塊給他。
我朋友接過來順手就喂到了學姐嘴裡,然後學姐嬌羞地笑了。。。一邊吃著周黑鴨一邊紅著臉。。。朋友還笑著問她好不好吃。。。

喂女生吃東西這招還真的是簡單高效啊
╮( •́ω•̀ )


泥濘天空:

高中有個舍友在宿舍的時候總喜歡光著,
雖然都是男生,
但是看著非常之不舒服,不雅觀。
說過他幾次,不聽。

鑒於此人非常之邋遢,
又經常光著,
非常招蚊子喜愛,
大大降低了我們被咬的概率,
於是,
我們決定:忍了!!

然而,
某天半夜,
我們被這貨」痛並快樂著」的聲音吵醒,
問之則曰:
被蚊子咬著丁丁了,
撓之,
丁丁變得又腫又硬又癢。
疾呼救命。

宿舍長順手遞過去一瓶風油精,
這貨想也沒想就倒上去了。
然後,
這貨就端著盆子到水房洗丁丁去了,
一邊洗一邊呻吟。
宿舍長覺得可能會引來其他宿舍同學圍觀,
太丟人,
就把宿舍門一插,
讓我們都睡覺,
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第二天,
學校里人人都聽說,
男生宿舍鬧鬼,
大半夜呻吟聲在走廊回蕩,
似痛苦,
又似歡樂,
飄飄渺渺,
若有若無
………………


花生醬:

Aorqu國際慣例:竟然500多贊了,Aorqu小透明受寵若驚,
更一波,

上初二的時候,剛開始接觸網咖,一下就被花里胡哨的場面和那一絲絲不羈吸引了,從此踏上不歸路。
有一天我和關系特好的一個同學一起去玩了一下午,晚上六七點鍾我就先回家了,結果沒過多久,同學的媽媽給我來電話了,大意是他還沒回家,問我知不知道他在哪兒。

我說他在網咖玩了一下午,可能還在玩。於是我這個同學回家後被打死了。

以上為扯淡

真實故事是我臉不紅心不跳地告訴阿姨,我們一起去某個飯店吃了個飯之後就分開了,他可能去溜達了。掛了電話我趕緊找他通了口供。於是這件事就安穩地

安穩地……

安穩地……

迎來了高潮!

過了兩天,我那同學告訴我他事情敗露了,而且連帶著我母上大人也知道了這件事。
我自認為天衣無縫,忙問他怎麼回事,
他告訴我,

他媽媽去查了那個飯店的賬,結果賬里的記錄和我同學的說法沒對上,於是我同學屈打成招,供出了全部犯罪經過。

我噗的一口老血吐在他臉上,

————————分割線?————————

聯考前有點焦慮,每天晚上睡不著覺,我媽看著我每天睡不醒也很著急,
有一天放了學回家,我媽從兜里掏出來兩小瓶葯,跟我說:
「前兩天你爸失眠就吃維生素B2和輔酶Q10,營養心肌的,吃完就好了」
我毫不懷疑(注意是毫不懷疑)地吃了兩天,
果然,吃了之後每天上床就睡,一覺更比六覺強。
我跟我媽說,這葯真好使。

然而,

聯考結束之後,有一天跟家裡人喝酒,喝到高興,我媽開始講我的糗事,講到吃藥這個事,我誇了我媽半天,我媽笑了笑,

那兩瓶葯根本就不是治失眠的,

我:「喵喵喵?」


尹沖:

記得高中時,當我死活推不掉蘇聯第11關的時候,上網查攻略,發現竟然能用基洛夫繞地圖炸核電廠最後炸尤里老家

當時就跪了

——————————————————————————-

好多老鐵都回憶起了當年自己是如何推尤里推盟軍成為世界總理的233

給老鐵們個視訊原版紅色警戒2蘇聯任務最高難度最速通關 世界紀錄

無聊時或者想回味一下可以去看看,裡面全是騷操作,還有萌軍以及尤里復仇dlc的視訊,大家順著這個視訊找就好~


非魚:

沒有操作,都散了吧


vingopro:

事情是這樣的,每次去五毛場,從捷運出口到肯德基的那段路上總會有一個XX英語的工作人員,拿著紙筆讓你填資料說有什麼免費課程,關鍵是你拒絕他還會一直纏著你一直到走出一段距離才放棄,真的很煩這種

一開始都沒什麼對策,後來和同學去學聰明了,他再問我們我們就統一口徑

「不好意思我們學德語不學英語的」(真的)

「那你們也可以報一下四級的專門培訓班」

「不好意思我們六級都過了」(劃)

「…」

一直以為我們這種操作就已經很騷了,直到有一次女票來找我玩又去了那個地方…就…

「你好我們是XX英語現在有blabla」

女票耐心聽他一直說,我想說話被女票一個眼神殺回去…大概兩分鐘後

填單小哥:「所以您現在可以填一下表格嗎?」

女票:「哇塔西瓦 霓虹金 戴斯,私密馬賽!」(我是日本人,對不起!大意這樣具體等女票睡醒問一問)

我:「???」

然後女票拉著我一個九十度鞠躬…溜了…剩下小哥一個人在原地凌亂

聽說好看的人都點贊了呢


Teya33:



微博看到的~侵刪ϵ( ‘Θ’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