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一開始覺得離自己很遙遠的事,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時會感到措手不及?

問題描述:有怎樣的事情不期而遇,讓自己措手不及,最後又經歷了怎樣曲折的故事?
, , ,
鬼木知:

被小孩叫「叔叔」……

(╯°Д°)╯︵┴┴


Mr.Secret:

你好秘密君,本來是想在群里或者微信上跟你說的,但是打字太累了,我就給你打電話說吧。

恩,好。

挺丟人的,也挺氣憤的一個秘密。以前不知道什麼叫仙人跳,也是那次被人搞了以後吧,去網上查了,才知道我也是遇到了高級仙人跳吧。

我認識的那個女孩子,也是在陌陌上認識的。以前陌陌就是公認的約炮軟體,大家應該都知道吧。我那時候跟我女朋友也是異地,在廣州一個人也蠻寂寞的就想著出去約一下,說不定還能約到一個長期的炮友呢?

就在陌陌上充了錢,後來就跟其中一個聊的挺來的,本來上這個軟體的就是奔著約炮來的,所以大家也沒多閑扯,聊了幾天就直奔主題了,相互答應見面了,就出來了。

見面之後,感覺挺好的,對方說她是已婚的,但是老公不行,所以想出來約的。這對於我來說是無所謂的,結過婚的女人更會玩,也放得開會玩的更嗨,正合我意。

後來就去吃飯了,吃完飯就直奔主題去開房了,去的那個酒店就是吃飯附近的一家,位置有點偏的一個三星酒店。

去酒店之後,我剛開始想著的兩個人不是要先聊聊天,搞搞氣氛什麼的嗎。但是那個女的,好像特別直接啊,也不說要先洗澡什麼的,沒說多少話就說開始吧。

那我是男的,當然就更不介意了,來就來唄。然後她自己就開始脫衣服了,我現在都還記得,因為那個女孩子身材也真的是好,把自己脫的只剩一條內褲,就開始來幫我脫衣服,把我脫完了吧,就讓我先去床上躺著,她說去拿個套套。

我就赤裸著在床上躺著,看到她從包里鼓搗了幾下手機吧,現在想想應該就是報信吧。拿了一個套套就上床上了,她是用手幫我弄,那會說真的,自己絲毫沒有感覺到任何的危險。約炮的進程都是正常的啊,但是很明顯感覺這個女孩子好像很著急的樣子吧。

我記得我那會還調侃了一下她,幹嘛這么性急啊。應該就是我說完那句話吧,房門就被打開了。

我X,我都沒反應過來,就好幾個男的沖進來了,拿著相機對著我和那個女的一頓拍。拍的那會,那女的還假裝害怕把我摟著,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也把那女的摟著還想保護她。

你說,那女的就只穿著條內褲,我套套都帶上了,我要是跟別人說我們兩什麼也沒發生,秘密君你說別人會相信嗎?

應該不會相信吧。

哎,我想也是。

後來其中就有一個人自稱是那個女孩子的老公,說我睡了他老婆,說要殺了我。旁邊就有一個人拉著他,勸他不要做傻事,另外一個人就提出來說讓我賠錢。真的,當時身處那種環境中,我聽到那個人說賠錢,真的就像是救命稻草一樣,哎呀趕緊賠點錢完事吧,也別對我做什麼別的啦,千萬別打我殺我什麼的。

然後結局大家也都能想像的到了,就要我賠了他們一萬塊錢,還是用支付寶轉的。後面他們還讓我寫了一個字條,意思就是我承認勾引他老婆,然後被他發現這一萬塊錢是自願賠償的。他們還把我身份證也拍了照,還威脅我說以後要是再敢聯系他老婆就一定要殺了我。

哎,我哪裡還敢再聯系你老婆啊,我也很怕死的。走的時候,真的是心臟都快跳出來了,套套都沒拔掉就穿內褲跑掉了,感覺非常萬幸自己人身安全沒有受損。

當時真的沒覺得這一切就是所謂的仙人跳。可能是他們演戲演的太逼真了吧,也可能是我社會閱歷太少了吧。但是在那種環境下,我要是跟別人說我沒睡他老婆,就像你說的誰也不會信啊,你說萬一對方把我打一頓,然後把那個照片發到我公司去或者我親戚朋友那裡,那我豈不是完蛋了啊。

那你後面想過要報警嗎?他們後面還騷擾你了嗎?

一萬塊錢,我一個月的工資啊,誰不心疼啊。

可是報警,說給警察聽我不知道警察信不信啊,畢竟人家是有照片,他老婆確實就是只穿了一條內褲一直抱著我,我什麼都沒穿還帶了套套,也一直抱著他老婆,我要是跟警察說我們什麼都沒做,不知道警察會怎麼想。

後面他們也沒騷擾我,這事情也就這么過去了吧。真的還是挺慶幸,他們後面沒有拿著那些照片要挾我要錢什麼的。

也是,報警了也確實是不好說。後面沒事就好,就當破財消災唄,吃一塹長一智,以後還是不要背著女朋友出去干這個。

那肯定的。

哎,秘密君,你是不知道這個事兒放我心裡兩年多,我誰也不敢說,特憋屈。今天跟你說出來,總算是能找個說的人了,也希望能給粉絲們帶來一點警示,我本來是想在群里發的,後來想想還是給你打電話說吧。

秘密君說:我們都以為仙人跳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殊不知,現在的酒托,飯店托,酒店托越來越多。都以為他們離自己很遠,但可能,他們就是我們在某一天認識的某個人。還是那句老生常談的話吧,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以上。

本文內容整理自秘密君的語音訪談,已獲得講述者授權發布,首發於公眾號:那些你不敢說的秘密(imimijun),我們洞悉陰暗,只為擁抱光明。


不賤:

被親戚好友催找對象。

去年我還覺得自己是個剛滿十八的年輕小伙來著,不至於會被催吧,然而今年春節回老家~~~

已陣亡


Haylee Liang:

2012年九月,我結婚前半個月,爸爸被高層墜落的鋼筋砸傷,顱骨粉碎性骨折,開顱手術、重監室半個月,算是搶救過來脫離了生命危險;這期間爸爸受的罪經歷的痛苦直到現在不敢去想;那時候幾乎天天在重監室的牆外面,貼著牆想聽聽牆裡面爸爸的動靜,然後靠著牆根蹲著哭道快要窒息;只有每次爸爸做CT的時候需要家屬跟著一起去才能看見他,然而躺在床上渾身插滿管子的爸爸更是讓我們心痛的都要碎掉了一樣;又一次爸爸推出來的時候是醒著的,睜著眼睛定定的看著我媽,同樣插滿管子的手使勁的揪著胸口蓋著的被子,一下又一下;心啊,現在想起來還是會痛;
婚禮當天爸爸出重監室轉普通病房;後來顱骨修補手術補上了腦袋上塌陷的部分;從此以後還不到六十歲在我眼裡一直狀如牛的爸爸一下子老的虛弱的像七八十的老人:不能幹重活不能受累,反應能力以及記性變得奇差,感覺像去掉了半條命一樣。期間因為找不到肇事者全家四處奔波最終無奈走上了打官司的路;
2015年10月官司結束,得到的賠償只有當時住院及手術的醫葯費;算了,只要上天把爸爸還給我我就知足了,能得到醫葯費的補償也是很滿足了(我們打官司的對象是地產公司和建築公司,因為小區門口修樓沒有安全棚,鋼筋是建築工地墜落的);

我以為,我們就此能夠好好過幾年平凡的日子了;

2015年冬天,爸爸腿疼,一開始以為是老寒腿,後來去醫院大夫說動脈硬化,各種葯,各種偏方;不見好,換醫院,說是關節炎,各種葯,各種偏方不見好;後來去體檢,肺部長了個東西

2016年春節前,檢查出來了,癌,轉移了。
癌痛啊,痛的一宿一宿睡不著啊,痛的堅強了一輩子的爸爸在夜裡偷偷哭啊。

我們家條件不好,一直都很窮;後來我們都有了還不錯的工作,日子終於不再窘迫,可是日子卻不再平靜。

我們都是老實巴交的人,沒有過坑蒙拐騙,沒有過傷天害理,不求大富大貴,也不求大紅大紫,但求親人一世平安,求放過我爸爸,好不好?


匿名用戶:
看完評論心裡暖暖的
剛看到微博
一個瀋陽妹紙璐璐在微博寫給媽媽的話,
璐璐給媽媽的信
因為思念媽媽,2012年6月開始,
已經寫了一千多條,看完淚崩
今夜特別想念我的媽媽

———–分割線————–

媽媽不在已經快四年了,
到現在還是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像從沒離開過一樣,
經常還是會夢見她。
媽,你還好嗎?
我們都很好!


飛翔的和道一文字:

大學部的時候跑五公里,看到一個哥兒們跑了25分鐘,覺得好不可思議!「我靠怎麼會有這樣的傻逼。」

現在我成了那個傻逼。。。。。。


漢一:

畢業。


匿名用戶:
最近的疫苗案,發現裡面涉及到的通路,本地的就是高中同學的父親。


Aorqu用戶:
國中物理不是太好 於是在課外報名了補習班 周末 進了補習班發現任課老師 是個妹子 長得還挺好看的 而且教學能力很強 補習班裡的同學喜歡上她的課 一天 她請假了 據說 男朋友要跟她結婚了 我們補習班的 同學都說她男票太幸運了遇到這么好的妹子 然後 那個 周一回到學校 萬惡的老班 沒來上課 據說 要結婚請假了 當時也沒想這么多 等到回補習班上物理課時 正好在樓下面遇到物理老師正好從她老公的機車上面下來 我一邊走一邊準備叫老師好 走到跟前傻眼了 萬萬沒想到 那個男的竟然是我們班導。。。 。。


橙仙:

Deadline


王偉超Mijiag:

考上復旦大學。
高中時代,因為數學一直學不好,徘徊在及格線邊緣,我的總成績一直都算不上優秀。復旦這種學校對我而言只能是傳說級別的存在。
但是高三突然有一天,班導老師在課上說建議我報名參加復旦的自主招生。因為復旦的試題側重的是知識的廣度而非深度,文理都考,很適合我。恰好當年復旦和浙大的自主招生是同一天,班裡的理科學霸自然喜歡浙大這種類似數理化競賽的題型,沒有人選復旦,於是老師就把名額給了我。
說實話,復旦的自主招生我一直都沒有抱太大希望。甚至臨出發的前一天我還在家裡做著物理聯考模擬題。考試時,發現語文和英語的題比較對我口味,但是數學題答得也不好。回來就已經忘記了這件事了。
過了一個多月後,突然接到通知說有我的一封信。一看竟然是復旦自主招生的錄取通知。說只要聯考上了一本線上20分就可以去復旦葯學專業。而拿到這個通知前不久,我剛剛知道在上次學校的測驗里考了總分全班倒數的成績。這種一步登天的喜悅讓我感覺自己似乎是在夢里。
而這封信在之後的半年裡,帶給我的是加倍的壓力。之後的幾次模擬考試,我的成績按往年的一本線並不能穩保一本線上20分。因此很可能面臨差一分天壤之別的終身大憾。而數學,還是那麼難。那段時間壓力大到接近崩潰。直到上了大學之後的多年,我都常會在噩夢里夢到那時有了自主招生資格卻怎麼也學不會數學,上不了一本線的情景。
幸運的是聯考時,由於當年內蒙嚴查聯考移民,一本線大降。有驚無險地拿到了復旦的錄取通知書。
一直到剛剛進入復旦大學的第一年,走在校園里,都時常會有一種「我不是在做夢吧」的感覺。
然而,最終這樣的飛來橫福被證明了並不真正屬於我,大學四年,在被指定的葯學專業,學習異常艱難。那時總在想,假如沒有那張自主招生的試卷,我可能會在另一所普普通通的學校學自己喜歡的語言類專業,或許無論在校的學習還是以後的工作都會更快樂呢。因此最終我還是選擇考研到北語的語言學專業。


黎千羽:

【阿爾茨海默病(AD)是一種起病隱匿的進行性發展的神經系統退行性疾病。臨床上以記憶障礙、失語、失用、失認、視空間技能損害、執行功能障礙以及人格和行為改變等全面性痴呆表現為特徵,病因迄今未明。】

我無數次在各種資訊載體上見過這個名字並不以為然,就像是言情小說男主角出車禍一樣。
直到家中老人開始出現一樣的癥狀。
她記不起回家的路,總是疑心兒女不孝,覺得我們把她關起來,散步都要有人跟著怕她跑掉。
她只記得我兩三歲的時候,中間與她度過的十幾年都忘記了,我不再她面前的時候,無論是小名還是名字,她都只能想起那個還在學說話的小女孩。
見到我的時候,從來都是生分地叫外甥,她分不清我和妹妹的名字了。
我一遍一遍地回答她今天是幾號,我有沒有上班,媽媽沒有對她不好,錢是她自己記性不好藏忘了地方不是我們偷偷拿走的。
失去來的如此容易,過程又是那麼漫長。
還會有誰叫我珺珺呢。


匿名用戶:
母親真的老了,
老去的不只是容顏,
還有時間,
而我卻還像個孩子,
喜歡依賴家人,
哥哥結婚了,
他有了自己的家,
還會有自己的孩子,
我也要像個大人一樣,
做大人該做的事,
慢慢的,他們都在遠去,
直到有一天,
你突然發現,
我怎麼站在那裡,
孤身一人。


Teddy曉:

瀉葯。

大學部臨近畢業那會,和女朋友天天開黑打DOTA,那時候覺得自己還是學生,什麼工作啊畢業分手啊現實的壓力啊,都還太遠,我那會還特蔑視那些畢業因現實分手的學長學姐們,都太自私了!不就是錢么?錢可以賺,愛情可不常有!

哈哈,回想起來,簡直煞筆。

直到我畢業去南方工作,她回了家,我才知道原來一切問題都已存在許久而我們默契地選擇了逃避,一起度過最後的一段開心時間。

她說我們沒法在一起了,我說不啊我有工作我可以養你啊,她說太遠了,我說那我去找你,她說你得考研才能來,我說好那我辭職考研。

年輕啊,任性

無知啊,無畏

那年考研前我們就因為未來的不明朗,我的付出,她的負罪感而埋葬了我們的愛情,結束了。

突然想起那時候的逃避,或許是對的。

奈何不放棄,才是最大的錯。

最後我們當然沒有在一起,她結婚了。

讓你們失望了

我就是這么慫

哈哈哈


集葉:

這種經歷應該是很多的。倒是一時沒有想起來。
就說一說最近發生的事——丟手機。

自從高一丟了手機之後,好多年沒有丟過什麼貴重東西了。
前天發現我的一加不見了。我不算是重度手機患者,尤其是開始上班以後,手機就剩下收發資訊和聽音樂的功能。然後,就在某個又是七點多下班的晚上,一下公交就把手機往兜里隨便一塞,拉著J直奔快餐店吃飯。一邊吃一邊嘰嘰歪歪今天咋咋咋了,這豆角茄子炒肉絲真香真好吃,這時候能吃到熱氣騰騰的飯菜好幸福我們要慢慢吃不然會不消化blabla的。然後摸著圓圓的肚子出了店,去了隔壁85度C挑了幾個賣相不錯的麵包就更加心滿意足地走回去了。路上還想著宿舍還有兩個楊桃,得把它們解決掉。
然後,就在我美美地和室友分享楊桃,想要來刷刷朋友圈的時候,咦——我的手機呢?開始找,一點都沒有在意,喊了句:「秀萍姐姐,打打看我手機在哪,又找不到了。」嗯,繼續吃楊桃,等待著熟悉的震動聲。⊙▽⊙
「通了之後被掛了?」——開始懵了。嗚嗚,我的手機。世界上還是好人多的對不對,應該是吃飯的時候放兜里掉出來了,回去拿就有了。不然一加1長得那麼普通被我折騰得那麼臟哪能被偷啊。然後,然後我就跑回店裡問了,店員都沒有理我=-=
終於要相信我的手機找不回來的了。嗯,那麼多資訊啊照片啊都要不見了。其實早就該備份的。其實不該老是隨意放置手機。其實早上在公交上還沒有想好等著買一加3還是諾基亞。其實,我一直在想著它突然會被送回來。然而手機是真的打不通了,上雲端也定位不到了。很空的感覺。我寫的詩記錄的時光那些值得紀念的照片下載不到的歌曲通通不見了。嗯。

——有些東西就這樣突然消失,突然的,許多獨行的時光成了白紙。城市的繁華里,除了自己,沒有誰知道那些東西有多麼值得懷念,可是不知道怎麼地,沒有難過,只剩下輕淺卻綿長的失落。
他們說,查無此人。


匿名用戶:
昨天有個漂亮妹子,說對我有好感。

我心花怒放,問為什麼呀。

她說,我是叔控

你第一次被叫叔叔時,也肯定還覺得這個詞離自己很遙遠吧。

叔叔西湖怎麼走 http://www.iqiyi.com/w_19rsei3ftp.html


狼行春曉:

大四時候聊到一網友,女的。她在昆明,離我很遠。
聊的比較來,我又沒有女朋友,偶爾拿她來發發騷——就是說些不著邊際的下流話。她也容忍。
後來有一天,她問我,你沒有女朋友是不是很憋。我說是。
她很認真的告訴我,說我可以幫你。你來昆明,隨時隨地。
條件是和她好好談一次。純網上把她當女朋友也行。

我當然沒有去昆明,很遠,學生時代又沒有多錢。
後來她告訴我,她幾年前某個晚上被好幾個男人輪奸。那些男人以她家人的安全威脅她。使她服從。

我當時根本不知道處理這樣的事情,那個時候比較單純,覺得貌似不應該和她繼續
於是就淡了下來。她也有感覺。後來就不聯系了。
許多年後的今天,我仔細想想自己當初不願意繼續靠近她原因。
我是怕她把我當救命稻草,而我恰恰可能做不到。


張嘉祺:

大一下半學期,一個高一同班同學突然QQ聯繫上我,之前高一玩得挺好的,姑娘眉清目秀,就有點小拜金。但是分班後就沒怎麼聯系了…

一次偶然的機會她來我們學校找盆友,完了之後她找我出來逛逛,我帶她逛了我們學校…當年年輕啊,一個漂亮姑娘在身邊就心花怒放,慢慢的心血來潮就開始發動攻勢。
(其實現在想起來真的好幼稚,當時自己還是學生,自己照顧自己的能力也沒有,姑娘高中畢業就出來工作了,雖然我的家庭環境比她好。但她畢竟是自己出來工作了,而我作為一個男人還靠著家裡的零花錢追求一個出來工作的女生…所以說年少輕狂。)

隨後的一段時間我都發起了猛烈的進攻,所有什麼細節我自認為做得很好了,可是她就說了一句:冇傻啦,你仲讀緊書啊。(別傻了,你還在讀書)

後來我傷心了一段時間就沒聯系了。

( ‾᷄꒫‾᷅ )( ‾᷄꒫‾᷅ )( ‾᷄꒫‾᷅ )( ‾᷄꒫‾᷅ )( ‾᷄꒫‾᷅ )( ‾᷄꒫‾᷅ )
以上是背景……
( ‾᷄꒫‾᷅ )( ‾᷄꒫‾᷅ )( ‾᷄꒫‾᷅ )( ‾᷄꒫‾᷅ )( ‾᷄꒫‾᷅ )( ‾᷄꒫‾᷅ )

沒有聯系一段時間後,大概是兩個月左右吧。她的一個玩得很好的高三同學也是我的國小同學(叫J吧)突然聯系我了,說她想見我,只不過地點有點沒想到,是醫院。

後來J告訴我前幾天她在電影院突然間暈倒了,送到醫院說腦子怎麼了忘記什麼病了,反正很嚴重的需要開腦動手術的。那周周五放學我跟J就到了醫院去看她,那天挺多人的,部分我認得是她的高中同學…我第一眼看見她幾乎認不出是她,頭發剃光了,身體插滿了管子,面無表情的睜著眼睛,真的是生無可戀的樣子。一點都沒誇張。我不看他的眼睛我真的認不出開始她(她的眼鏡好清澈好漂亮)這么一個姑娘,被裹成這樣。那時候她病床四周都圍著人,大概有10幾個吧。她看見我就哭了,情緒突然就激動了,好像想說什麼有說不出,因為喉嚨被戳開了一個洞,是用來流食得。說話只能出氣。我撥開她床頭的幾個人,蹲下身子,她手伸出來,我捉住她的手想聽她說什麼。她哭得更厲害了,身體抖得很厲害。她實在說不出話就用手比劃,這時候她媽媽也過來想理解她說什麼。她一隻手在另一隻手的無名指一直在搓,然後用手指指一下我,一直重複這個動作,其實我知道什麼意思,我一直搖頭,我想說的是拒絕,但是我希望她理解我的意思是不懂她表達什麼,她哭得越來越厲害,真的不會形容那時候的心情,好心痛,好希望她沒有躺在病床上,健健康康…然後她媽媽開口了,說:好,想嫁給她對吧,等你好了就嫁給他。 後來她就淚崩了,我也忍不住了,眼睛也紅了,我也顧慮不了那麼多了,我就安慰她說:好,一切都聽你的,你好起來我們就在一起。

再後來的差不多一個月里,我幾乎每天一放學我就坐公交去醫院看她,希望盡自己微不足道的力去她,前一個星期她還是只能躺著什麼都不能做,差不多一個月吧,就慢慢好起來了,再後來能坐起來了,能夠隔一段時間說幾個字,其實我覺得她父母才是最厲害的人,我沒看過她父母哭,對著她總是笑總是那麼陽光,但是我不少次看見她媽媽在醫院的走廊過道那裡擦眼淚。

再後來她轉院了,去了更遠的醫院,我們之間的聯系只剩下微信。

再後來忘了過了多久,她出院了,好了,也沒有後遺症,從她轉院的時候開始她對我就開始慢慢冷淡下來了,到後來就愛理不理吧。……

到這里大家也猜到,我只不過是一個救生圈,一個定心丸而已。倘若她真的一直卧病在床,因為那時候真的好嚴重,大夫也說不準。至少還有一個承諾會照顧她的人。

過了好長一段時間那晚我喝了不少酒,9微信發了一句話 我們分手吧。 然後就把她刪了。盡管我們從來沒一起過,但是我給過她承諾,只是她不需要我去兌現,而我也沒有能力去兌現。

之後一直我都通過其他通路去知道她的近況,她現在好健康,頭發也長出來了不少,似乎一直在相親想嫁出去,但看得出那些男的都達不到要求…一直渴望著結婚卻又一直單身著。我沒有再走進她的生活,只是默默的關注著他,希望她找到一個給她好生活的人,然後祝福她。

或許有一天她會再聯系我,但我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傻瓜了。


Hera:

有一好朋友叫嘉嘉,她曾經在放學路上被一騙子騙走了手機,騙子的理由是:我有朋友在xxx出了車禍,我手機掉了,我現在很著急實在不知道怎麼辦了,你手機借我打個電話一會兒還給你 !
然後騙子打著打著就不見了,嘉嘉還一直站在原地等了半個小時……我真是醉了,傻缺有多種,她這種真是令我長見識了。
我完全無法想像這么低級的騙子居然能成功行騙,她刷新了我對她的智商的估值。但我沒想到她有個朋友比她還奇葩。叫阿憨,她也是一朵閃閃發光的奇葩,她只被騙了五十塊,但她被騙時的腦殘思維讓我耳目一新,眼前一亮。
當時她走在回家的路上,兩名婦女過來跟她說她們的錢包被偷了,沒錢吃飯,現在又餓又累,問阿憨能不能拿點錢給她們吃飯,阿憨一開始其實是拒絕的,但她打量了一下這兩名婦女,穿著還算是整潔規矩,看起來不像是騙子,有可能是………有可能是某種測試路人反應的電視節目,正在某處偷拍!!!她終於要紅了!於是她熱情地掏了五十塊給那倆婦女,還對她們噓寒問暖,生動地演繹了一名善良美麗,助人為樂的摩登少女形象,與婦女分開後還發了一條簡訊給她們:「很抱歉沒能幫你們更多,真心希望你們能好起來,佛祖保佑你們,阿彌陀佛。」阿憨知道自己剛才可愛的舉動都被攝像機拍了下來,包括自己那條暖暖的簡訊,等視訊出來以後,她就會變成網紅!會有很多粉絲,她就可以上感動中國欄目組了!她徹夜未眠。
她第二天,她想知道婦女們怎麼樣了,視訊有沒有剪出來,於是打通婦女昨晚提供的電話,婦女一聽是她,馬上掛電話,後來再也打不進去。阿憨覺得這套路不太對阿……
阿憨就是我,我當時真以為自己被拍進某視訊了……因為那段時間我有個同學走路上就被人家攔住拍視訊了,敏銳的我覺得這種事情完全也有可能發生在我身上,畢竟我也挺好看的啊,現在電視節目選材都這么調皮,偷拍很合理嘛…呵呵…………

2016.11.13更新
在捷運又被人要求借錢了,我不禁泛起了微笑對他們說:「我遇到過你們這種人了。」說完我自信地大步離開。等等!這不是我想要的效果啊!我不是應該高冷地對他們豎一下中指嗎!為什麼我開心地走了…好後悔,好想時光倒流回去打他們臉啊!!

繼被婦女騙之後,我在捷運又被騙了一次,同樣的理由被騙了20塊,加上這次就是第三次被騙子看上了,這不僅讓我對自己高冷的氣質產生了深深的懷疑。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