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一開始覺得離自己很遙遠的事,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時會感到措手不及?

問題描述:有怎樣的事情不期而遇,讓自己措手不及,最後又經歷了怎樣曲折的故事?
, , ,
Aorqu用戶:
一直堅信,死亡離自己及親人很遙遠,即便媽媽得病卧床16年。

上個星期一,3月28號,媽媽解脫了。

我卻還要繼續活下去


匿名用戶:
扶起摔倒的老阿么……她的手鐲摔碎了,她默默的撿起碎成兩塊的手鐲,和我說了句謝謝就走了。


林葯丸:

訂好行程旅館拖著行李到機場取完票過安檢.

“什麼?安檢員姐姐你剛剛說什麼?

excuse me?

不,我聽不明白.

不”


“您好….這張票是下個月的”


李歷歷:

前幾天無意聽到有人問我科室的大媽:你科室新來的整天笑眯眯的肥仔叫什麼名字啊?
笑眯眯的肥仔
笑眯眯的肥仔
笑眯眯的肥仔


匿名用戶:
被劈腿。

總覺得此刻要發個表情要不然這個問題回答的太尷尬了~


匿名用戶:
兩個星期前就看到了這個問題。

題目的描述不止一次出現在我十年來的日記中。有好的,也有不好的。說來說去,都只是陳年舊事,比如……

我以為醫院在我人生中只是一個打疫苗的地方,後來我在醫院中度過了除了家和學校外最多的青春,發現它功能還蠻全的。

我以為罕見病是電影里的情節,後來我親自上陣,出演了整部電影。

我以為輪椅是很不幸的人才會用到的東西,後來它成了電影中最重要的道具,一用就是五年。

我以為手術是很可怕很可怕的事情。每次看到媽媽肚子上的傷疤,一直不敢觸摸它,後來它和它們來到我的身上,我每天都會碰到。

我以為北京是新聞聯播中提及頻率最高的地方,是我同學上學的地方,是我看病的地方,後來我站在天橋上平靜地看車水馬龍經過,坐在西北五環開外的窗前碼著這段回答,這幾天天氣不好,天終於藍了一些。

我以為P大是一個不曾想像的地方,後來我在英傑聽講座,在百講看電影,在暢春園吃小炒,在未名溜冰,換乘捷運的時候總是執著地選擇4號線,因為4號線有它。

我總以為我的故事是別人的故事,沒想到自己也成了別人口中的故事。

我以為我會帶著所有的不一樣繼續披荊斬棘,繼續成為別人的故事,後來,我在西北五環開外的原生態大廠房,成為了一個最普通不過的ITer。

哪裡有什麼不平凡與平凡。

^_^

日子還長,估計以後還會出現不少「我以為」的反轉劇,說實在的,好想多一些開心點的反轉哎,看在我常年丟東西的份上(^人^)


匿名用戶:
前年,一個人在廣州讀大學,懵懂的一個女生,每天實驗室教室宿舍三點一線的充實生活,偶爾出去逛逛,以為這就是生活的最好意義^_^
突然一天,晴天霹靂的消息傳到我耳邊,清晰記得當時的場景,凌晨十二點了,外面冒著朦朧細雨,聽到家人出事的消息後 ,我哭著坐公交到了當地派出所。到了派出所沒有得到任何消息和回復,我哭著坐到了地上,無助感恐懼感包圍著我,全身在顫抖,感恩當時陪在我身邊的同學們,跟警察交涉很久後毫無結果,回到學校毫無睡意,難得熬到天亮去上課!
課堂上,眼淚一直忍不住流,下課後躺在床上默默流淚不吃飯不睡覺,就一直這樣躺著。渾渾沌沌中度過了幾天,爆瘦,額頭長滿痘痘,眼睛冒血絲,不敢往家裡打電話,不敢聽到父母聲音,不敢跟任何人說話!終於鼓起勇氣把事情告訴父母,他們沒哭,可我知道媽媽在電話那頭偷偷落淚……
幾天後,終於振作起來,告訴自己要幫父母承擔起這一切,他們在家裡著急也做不了任何東西,為了不讓他們奔波,我一個人找律師,見法官,去派出所,去最可怕的地方……每次見到律師,他都說你還是個小孩,就要承受這一切,真不容易,同學們說,我自己也還是個小孩,就要經歷這些大人都覺得可怕的事情……呵,不然我還能怎樣!迫不得已,我只能提前從學校走到社會,沒有任何準備,就去面試,去應付可怕的法律糾紛。
也許我是幸運的,很快就找到工作,工作後,每個月都要請一次假去太遠看守所送東西,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可以出來。幾個月過去了,也許我習慣了這種擔心和恐懼,已經不會哭了……
終於,大半年過去,見到你的那一刻,我淚奔了,晚上回到家裡,一個人一直在哭,一直在哭,哭累了……睡著了!大半年的夜裡噩夢不斷,不知道多少個夜裡在眼淚中醒來,現在算是一種解脫吧!經歷了好多波折,人終於平安無事回家了……
對的,我永遠想不到這些電視上的畫面會出現在我生命中,只是經歷過這些後,我變得堅強起來,多少你們覺得無法跨過的事,我現在都覺得無所謂,沒什麼事過不去,一切都是時間問題! 現在,我很喜歡自己的生活,很感恩曾經幫過我的你們。雖然提前從學校出來,可我工作薪資都很好,喜歡現在的工作,不要問我做什麼的,看圖,哈哈,現在的生活很美好!

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在健身房,在書店,在旅行路上,我喜歡現在的自己,感恩過去的經歷!
第一次在Aorqu寫那麼多,以前不敢提起這件事,現在我可以樂觀回憶。再傳一張我周六學習的照片^_^


宮少不知道:

出國留學。

出生西北三四線城市,從小夢想去美國NBA,但是講真家裡沒有讓我出國的計劃。這一切的一切在我看來真的猶如夢想和現實的差距在上大學之後並且申請到交換出國的offer之後改變了。甚至我也一度不相信能出國,還是加州,離蝸殼那麼近。當然進NBA還是不可能的,倒是去看了比賽。記得第一次站在斯台普斯門口,站在斯台普斯裡面,看著蝸殼跳投,真的感覺夢想實現一般,雖然在上面打球的或許永遠也不可能是我。但是總感覺像是實現了夢想一般。這種感覺也一直給我認真生活的動力,讓我知道不停的去追逐目標,總會有一些相關的小事物砸到你,然後你就可以用他們拼成一個小夢想。
直到現在只有有人問我夢想是什麼,我還是會說去NBA,畢竟從來沒有放棄籃球。除此之外就是努力生活,努力學習。當遙遠而美好事情降臨,只是說明你一段時間的努力有了回報。堅持自己一直堅持的,失望的事有時會接二連三的發生,但是美好的事同樣。


當歸雞蛋羹:

國小畢業後我以為我會平常的完成國中高中大學然後工作。可是初一我得了溶血性貧血,那沒什麼治療就好了呀。病情控制很好第二年復學了,看似很平靜可是我慢慢的眼睛疼頭疼嘔吐,檢查化驗結果是隱球菌腦膜炎。每天躺在床上打針做腰穿,命挺大我治療康復了。

出院回家一直咳嗽有痰,又去化驗,好嘛肺部真菌感染,繼續住院打針治療。兩次真菌感染我真想去買張彩票看看能不能中大獎

雙腿因為長時間卧床萎縮了,我又重新學走路,現在我走路還是不太穩,跑不起來跳不起來。

最為遺憾的就是我的畢業證書只有國小的了


匿名用戶:
27歲
2015年
一月體檢
二月復查。
三月確診癌症。
四月手術
五月戀愛準備移居
六月拒簽
七月分手
八月長途旅行
九月創業
十月失利

我以前以為自己可平凡了,日子也應該是平淡的,可是發生了這些事之後我才明白,這其實就是普通人的生活,可能會生老,可能會病死。很多人的生活也是看似平淡,但個中苦楚和歡樂,只有自己才知道。

後來的日子辭職在家,無心工作。每天睡到自然醒,無所事事,招貓逗狗,看美劇,健身,定期復查。
大師一直告訴我,2015年要穩,要靜,要忍。靜等2016。

2016到了,挺好的。


匿名用戶:
看電視報紙的刑事案件都覺得離自己非常遙遠,直到自己加班晚回家遭遇了持刀搶劫。
第一次知道人在極度恐懼之下是會無法動彈,甚至喊都喊不出來的。以前看新聞說受害者「為什麼不求救」根本是不了解。
第一次知道人真的會被嚇到失憶。
至今都回憶不起全過程,看監控都想不起來,只記得一些碎片,比如那人穿拖鞋,右手持刀,左手攥著一條麻袋,但臉部是一片空白。

這事至今過去有十年了,我再也沒有單獨走過一次夜路,即使是白天也絕不去人少的地方,變得無比警惕。日常生活中如果有人從背後無聲接近,我會怕到跳起來,久久不能平靜。


烏龜小丸子:

畢業的時候,一大堆人送我,拖著行李箱,到了火車站,一切都那麼水到渠成。在排隊取票的時候甚至眼淚已經快要流出來,(≧∇≦)你們知道,就送別時的依依不捨。結果,到我取票的時候,售票員告訴我,我買的車已經走了,並且早上就走了!我當時沒反應過來,我說正妹啊,怎麼可能,我買的今天下午的票啊巴拉巴拉,,,正妹最後不耐煩了,說你是不是買錯票了?。。。我勒個擦,當時心裡一下反應上來的時候簡直一臉懵逼。師弟們就在旁邊不遠處等著送我,當然,還有我的舍友們,呵呵呵呵呵,宿舍里的行李被子什麼的全部都該寄的寄了,該扔的扔了,而我卻買錯了回家的票,而且還是在師弟們面前,買錯了票,。呵呵呵。後來,又拖著行李箱,一路被舍友們嘲笑著回學校,自那之後,在師弟們心目中偉岸的師姐形象轟然倒塌,而那天晚上的我,打地鋪睡的覺。。。然後第二天,又原班人馬一群人送我去高鐵站坐車,我能畢業也是不容易。雖然經歷了這么搞笑的事情,大家依然還是留著眼淚送我走的,,那是我人生第一次,買錯火車票而不自知。。


努力才心安:

父母離異


匿名用戶:
收到哈佛大學的面試通知


匿名用戶:
昨天下午五點多一點,西安某商場。我從健身房出來準備在外面吃點東西回家。剛到商場一樓就看到門口有兩個男人在「打架」,一個把另一個壓在地上,用鐵棒直接往下面那個人的頭上砸去,下面那個人一直在掙扎呼喊。但周圍的人們要麼扭頭快速跑開,要麼站在遠處駐足觀望,並沒有人上來幫忙或者撥打110報警。
要讓各位Aorquer失望了,那一瞬間我也完全懵了,愣在那裡不知道該怎麼辦,等反應過來要報警我又因為可能會捲入一場不必要的案件又或者可能會因此遭行凶者的報復而選擇逃離現場。
幾分鐘後我又路過那裡,現場已經來了好多警察,行凶者已被帶走,而之前被打者躺在地上,身上蓋著一層白色的布。
那一刻,我感到非常的害怕,恐懼,後悔,自責。我看到他的時候他還活著,還在掙扎呼救,可幾分鐘後他安靜地躺在那裡,再也不能動彈。我一直痛恨冷漠的路人,我覺得我跟他們不一樣,我自詡善良,有血有肉。可到頭來,我跟他們也一樣,一樣冷漠,一樣麻木,一樣無情。
從昨天到現在,那個血腥場景一直在我大腦里出現,彷彿那個人是因我而死的,是我殺了他,我不敢想像當鐵棒一下下砸在他的腦袋上,他看著周圍一群麻木的圍觀者,內心是不是比死了還要絕望。
我以為我與眾不同,原來我沒什麼與人不同。


那就半年後再改吧:

在我三四歲的時候,有一次清明節掛青經過國小,同行的人跟我開玩笑說把我送到那個學校裡面去讀書好了,我說才不要,我第一次覺得上學這件事離我已經不遠了。後來我真的去那個學校讀書了,沒什麼驚天動地的發生,幼稚園 的第一天我還記得很清楚,我沒有一個認識的人,有個小屁孩跑過來跟我說怎麼不出去玩,是不是怕啊,我心裡一萬個「呵呵」不過是無聊而已,但是為了證明我立馬就跑去外面。
國小時用的都是鉛筆,但是隔壁鄰居的哥哥用圓珠筆,我在想著用圓珠筆是個什麼味道呢,好玩嗎?後來我用上了圓珠筆,好像也就這個樣子吧,這時候隔壁哥哥用水性筆和鋼筆了,我在心裡默默的盤算著我還過多久也可以用了,後來都用上了,莫名其妙的就開始用了。
國小時我媽和阿姨常常指著二中教學樓頂的那個圓球跟我說,惠啊,那個學校可好了,裡面的哥哥姐姐都成績超好,於是我一直夢想著去那讀高中,二中離我阿姨家不遠,姨夫帶我和表妹去那剪過頭發,當時感慨高中生看起來都好大啊,有一次跟著表姐去二中散步,她執意要去網咖玩,我坐在旁邊看著她好像在敲鍵盤跟誰聊天,當時這種高科技東西對我來說簡直就是神物。後來我去了一中,二中也不過如此嘛,後來我高三,看著那些高一國小弟國小妹真的太年輕啊,後來電腦什麼的無師自通。
上了高中後一直覺得聯考還早著呢,那種緊張感連想都不敢想,高三,數著聯考倒計時過日子,那一百多天看起來多遙遠啊,後來聯考前一天去打了個點滴,隨意翻了幾頁書,就這樣過了。對於大學也是各種不解,偶然認識一個在北郵讀書的一中學長,我那還是超級幼稚,經常無故打擾別人,還問些奇怪又搞笑的問題,當時理直氣壯的問題在我到了大學時才發現有多搞笑。
大學時想總覺得大四永遠不會到來,後來大四了,發現下學期不是還有半年嗎,然後現在大四下學期了。
。。。。。。
以前我好像從來沒想過我爸媽會這么老,我也沒想過我弟弟妹妹會長這么大,我沒想過弟弟妹妹們也會有看起來不那麼可愛天真,不肉嘟嘟的一天。當我爸媽都開始要戴老花鏡才能看得清書本上的字,我陪我媽去商場買衣服,那個服務員拿了件老氣橫秋的裙子說適合我媽這個年紀的人,我爸媽開始掉牙齒,長白髮,我媽越來越顯得老態,都不那麼愛收拾屋子了,我爸越老越任性,脾氣又臭由急躁。
以前以為會轟轟烈烈發生的事,以為總會在冥冥中有個什麼隆重儀式的事,或者總覺得會再特別一點的事,都這么平平淡淡的發生了,然後很自然的接受,很自然的穿身而過。
我常常懷念那些期待,他們在沒發生之前都像是一個沒有拆開的禮物,我們心裡期待著,期待著,後來發現禮物和驚喜早就被拆開了。
我現在還是難以想像我結婚的樣子,我也會挺著個大肚子嗎?我也會慢慢的每天都擔心魚尾紋?也會開始以一個老前輩的語氣跟他們說話嗎?我會擔心他們說我老嗎?我也會開始和張大媽李大媽組隊去跳廣場舞?再遠一點,我爸媽會老得走不動?我爸媽可千萬不要生病啊,可千萬不要離開我啊。
時間太快,我最怕明明什麼都沒變化啊,明明還是很遠的未來,明明迷迷糊糊的生活,我對什麼都沒準備,突然一切變得清晰起來,而那些被我看做重大的瞬間就這么到了。


韓彬彬:

從前覺得最遙遠的,大概就是長大吧。

記得小時候就喜歡做飯,但我總是笨手笨腳的。以前每天放學回家,我外公在廚房忙碌的時候,就站在旁邊看,纏著要學做菜。我外公總是教我兩下子,就自顧自的把菜炒好了,跟我說「快去吃吧,做菜沒什麼可學的,以後你自己出去了就會了。」
總是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做出一桌子飯菜,葷素顏色都搭配的好,不再把雞蛋殼打進鍋里。

後來果真離開家很遠很遠。
一個人在異國他鄉學會了很多復雜的菜式,在廚房裡也不再手忙腳亂,宿舍的同學總來蹭飯吃,去親戚朋友家裡打下手也都會被誇贊能幹。
今年冬天回老家看外公外婆,進廚房幫外公一起做飯,也不再會被嫌棄幫倒忙了。

不再需要向父母隨時報備,
生活中事無巨細,一切都能自己決定。
以為還是熊孩子的弟弟已經比我高出一頭,
會來機場接我回家,替我拿所有重行李。
不再容易因為一點小事就慌亂緊張,
到了一定年紀,好像情緒的開關都被關上,
不容易哭出來,也不常會感覺到開心了。
從沒設想過會疏遠的朋友,
曾經也一起走過回家的路,無話不說。
那時候以為不會有結果的喜歡,
也從課桌後的驚鴻一瞥變成了漫長歲月里的細水長流。

前段日子單曲循環阿肆的浮光掠影,其中有一段我十分喜歡。

「感謝那浮光掠影里,能擁有你們的幸運。
所有往事都會過去,但至少我已經歷。」


陸拾玖:

15年聯考,在一個國家級貧困縣的中學。不敢說考的好,但總算上大學了。。。。。。。。。。。。。。。。。答主是個有點小聰明愛偷懶但內心很有正能量的人。來到大學校園,總覺得自己不會像人家一樣頹廢。覺得哪怕自己再如何不濟也不會被當掉吧。結果因為英語比較差而且上課沒太在意,到考試瀕臨掛的邊緣,後來忐忑了幾天,出成績一看61,暗暗發誓不能再有這樣的事兒了,要好好學英語。結果還沒踏上回家的火車,查成績發現體育掛了╯▂╰。因為學校規定,被當掉對學生影響特別大,對我一瞬間的沖擊也很大。室友說他看到我一下子臉就紅了,然後也就這樣了。只能說各人各有天命吧。。。。自己看看,覺得我這表達能力也是沒誰了,不管了,反正也沒人看,強答


Kensi:

父母離異,我被後媽拿刀追著砍,破產,試圖輟學去賺錢,玩了命的兼職上班,遭遇可怕店校園暴力……等等

這些放在偶像劇里……

我早嫁給王子了……

可事實,並沒有……

( ̄^ ̄)ゞ命運還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啊!

要不是我臉皮厚,耐力強,這裡面任何一件事都能把我逼下天台!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