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不为人知的“人生比小说精彩”的传奇人物?

问题描述:有哪些不为人知的“人生比小说精彩”的传奇人物?
, ,
雷磊:

我这有个绝佳的例子,查尔斯莱托勒中校。

实际上你可能对这个人已经非常熟悉了,因为诺兰和卡梅隆两位世界级导演都曾拍摄过他的故事,但你却未曾知晓。

转入正题。

《敦刻尔克》一上映就引发了全民观影的浪潮。独特的海陆空三线叙事,打破了大背景的格局,即使知晓敦刻尔克历史的观众,在影片的最后一刻也会为影片中的人物命运而担忧。

在海洋这条叙事线上—— 道森先生携家拖口带上儿子和自己的小船出海参与救援,被圈粉无数。

当他知道士兵要征用他的船只去救援敦刻尔克时,他的第一反应是愤怒。愤怒的原因不是士兵要征用他的船只,而是士兵认为他这个60多岁的老先生不适合参与救援工作。

这段剧情并非诺兰导演虚构,而是确有其事。

道森先生在历史上的原型是查尔斯·莱托勒。他与电影人物的差别在于他并非什么老绅士,而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兵王。

历史上的莱托勒,当时自豪地说:“如果有人能驾驶它,那个人就是我。”

最后60多岁莱托勒老先生用着这搜标准载客量为21人的小船,在敦刻尔克战争上救下了130名英国军人。

然而敦刻尔克大救援,只是这位传奇兵王人生的一部分。

这位传奇兵王,服役三十余年,见证了两次世界大战,退役时荣膺杰出服役十字勋章,晋升为皇家海军中校。

他的一生与海相伴,历经了无数大风大浪,然而最令人称奇的,除了《敦刻尔克》中所描述的赴海救援外,还有泰坦尼克号海难求生和带船撞沉UB110事件。

1912年 晚 泰坦尼克号上

泰坦尼克撞击在了冰山上,船身有五处地方漏水,一个小时左右,泰坦尼克号将永沉大西洋。

但是船上的救生艇却仅够容纳船上不到一半的人。

莱托勒在电影中的形象与原型

莱托勒时任泰坦尼克号二副,在人们争先恐后地抢夺救生艇之时,是他举枪最先喊出了“妇孺优先”的口号,平息了混乱。

可实际上,莱托勒手中的这把枪,一发子弹都没有。

上图莱托勒在建议“妇孺优先”,下图为甲板上混乱的场面

当最后一艘救生艇被放下海时,莱托勒依旧没有选择上船。

根据莱托勒后来写的自传《泰坦尼克号和其他的船》中所记载:“当时我并没有做殉道者的觉悟,从来没想过,纯粹是一瞬间的冲动,就留了下来。”

命运是眷顾莱托勒的,泰坦尼克号沉没后,前来救援的救生艇发现了几乎快要冻僵的他。莱托勒成为了活下来的职位最高者,在复苏后依然坚持继续在船上救援其他遇难者。

泰坦尼克号船员合影

1918年7月19日 英吉利海峡

从泰坦尼克号上逃得生天的莱托勒,继续在白星公司从事航海工作,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当时莱托勒任职“加里”号驱逐舰舰长,奉命负责为商船队护航。

在一次途径英吉利海峡中,莱托勒“加里”号驱逐舰所保护的商船队被德军的一艘UB110号潜艇盯上了。

“加里”号驱逐舰

UB110号潜艇伸出来观察的潜望镜被莱托勒敏锐地察觉到了,并顺势判断出潜艇的大致方位,立刻指挥“加里”号在其上方投放深水炸弹,将德军潜水艇逼出水面。

就在德军潜水艇浮出来的那一刻,莱托勒果断下达了另外一道命令——全速撞击潜水艇。

莱托勒心里明白,对付德军的潜水艇必须要一次彻底摧毁不留余力,否则它就还可以继续发射鱼雷。

两个块头相当的大家伙在海面上狠狠地撞击到了一起,德军军心大乱,试图弃艇逃生。

“加里”号得势不饶人,又是一次猛烈的撞击,让德军潜艇永沉在了英吉利海峡。

德军UB110号潜艇

而“加里”号也受损惨重,船身大量进水,侥幸开回了港口。

这件事被当时军方宣传成为勇气与智慧的典型

时间调到敦刻尔克大撤退后的12年后,1952年12月8日,莱托勒因心脏衰竭在家中逝世,享年78岁,结束了他波涛汹涌的一辈子。

人的一生都这么长,但每个人的精彩程度却截然不同。从泰坦尼克号上那一次拔枪和坚守,到英吉利海峡上铁与血的碰撞,最后回归到敦刻尔克中的老骥伏枥。

莱托勒把自己的人生活成了一部电影,直到死去。

“原谅我这一生放荡不羁太精彩,总被导演爱”——莱托勒


发布于我的公众号 真故电影 微信号:zhengudianying

《这个杀手不太冷》剧组拍戏中途意外破获了一起抢劫案。小黄人的语言真实存在并能被翻译。每天一则经典电影背后的真实彩蛋。

本期影视爆料:《小丑回魂》的成为票房冠军的背后,是小丑由欢乐的形象逐渐黑化的历史,更是涉及到世界10大连环杀手排名第八——肥胖的杀人小丑。

公众号后台回复【408】关键词自取


Larry Wang王承伦:

看到这个问题,我一下子能想到的是我的外婆。实际上,我是个美籍华裔,从小在美国长大。像许多孩子一样,我眼中的外婆就是位和蔼可亲的老人家,对大家总是宽爱有佳,慷慨大方。每到圣诞节,我们一家都会去外婆家。每次她都张开双臂热情地欢迎我们,给我们做一顿又一顿美味大餐。

我25岁时,母亲让我和哥哥陪外婆去中国,大概需要一个月时间,要去不止一个城市。好吧,这是母亲大人的命令,我们也不敢违抗。老实说,那时的我对中国没有多大兴趣,也无心了解我们的家族历史,但我们还是陪外婆去了中国了。一路上,我们去了北京、上海、西安、兰州和敦煌。每到一个城市,外婆都受到了VIP级别的尊贵待遇。为她而办的宴会数也数不完,有一场宴会甚至是在天安门广场的人民大会堂举办的,出席的还有不少高级别政府官员。

(第一次来中国的旅行,我和我的外婆在敦煌)

(我外婆非常荣幸出席当地政府组织的宴会)

所有这一切都令我大开眼界,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这些都比不上在最后一站广州为她举办的那场宴会。正是那场宴会彻底颠覆了外婆在我心中的形象。

我们一进宴会厅,就已经有500多名五六十岁的老人家在等着她了,全都是阿公阿么辈的老人。接着才知道,他们都是战争孤儿,都是我的祖父母收留的他们。抗日战争时,我的祖父母在广东创办了13个收留所和学校,而这些人仅仅来自其中一个收留所。这些收留所和学校都是庇护所,抚养、培训、教育了数千名在战争中失去父母而无家可归的孤儿。

(我的外公李汉魂和我的外婆吴菊芳)

1939年,时任广东省政府主席的外公李汉魂和外婆吴菊芳前往重庆寻求经济支持,希望能帮助广东省的战争孤儿。批准后,他们在韶关创办了广东儿童教养院,由我外婆担任院长,负责日常运作。

起初,一切都按计划有条不紊地运行着,但随着抗战推进,儿教院遭遇到金钱和食物短缺,陷入了极度困难时期。他们动用了一切可以使用的资源,孩子们做草鞋,纸和一些简单的家具用品去卖,然后换回米。但外婆领导有方,再加上祖父的支持,儿教院撑了下去,继续履行着自己的使命,直到1949年最后一批孤儿毕业。

我的外婆每天都会派出不少老师,外出寻找无家可归的孩子。可以这么说,这些孩子小时候,每一个都是从田里、街上捡来的。许多孩子都营养不良,衣不蔽体,每一个由外婆创办的儿教院收养的孩子都是难民,他们在这段动荡的岁月里仍然保留着对未来的渺茫期望。

我的外婆欢迎来广东儿教院的战争孤儿)

外婆现身时,厅里涌起一阵兴奋,顿时厅里的所有人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有的还夹杂着激动的泪水。那时,自上一次他们见到外婆已有四十多年了。他们呼唤外婆——“妈妈”。嘉宾签到台上铺着一条横幅,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我问母亲这些字是什么意思,她说:“没有你,就没有我们。”

(广东教院的难童的军事训练)

那天的500名老人家代表的是总计超过3万名的孤儿,他们都在由外婆管理的广东儿教院长大。在那儿,他们不仅得到了庇护,填饱了肚子,还接受了训练和教育,成为了有用的中国人。在毕业后的数年内,他们这一代人成为了社区工作人员、教育工作者、公务员、军人和成功的企业家,如果没有外婆当年的慷慨相助,就没有今天的他们。所以,多年后,尽管他们年事已高,但还是来到了这里,向当年给了他们的救命恩人表达感谢,致以爱意——而这个人,就是我瘦小的外婆。

(正在做草鞋去卖的教院的儿童)

当她上台讲话时,整个厅里的人都站了起来。我在她身后将这一场景拍了照,然后看着台下的观众。台下所有人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满含热泪。外婆讲话时,她瘦小的身体突然变得强壮起来,她的声音突然变得有力起来,仿佛变得更加高大。这时的她不再像我熟悉的外婆,而像是一个激情澎湃的领袖,再次成为了他们的院长和资助人。每个人的眼神都牢牢地锁定在她的身上,专心地聆听着她的话。

(40年后,我的外婆对500多位来广州看望她的孤儿发表讲话)

讲话结束后,一位男士拿出一个老旧的军号。他笔挺挺地站在外婆身边,把军号举到嘴边,吹出当年的晨起号子。那个男的身材并不高,还有些胖,每吹一下,脸都涨的通红,但他依然竭尽全力,就仿佛又回到了当年那个小孩。听到号角,台下的500多名老人家都稍息立正站好,也仿佛回到了从前。

接着,一位看上去已有八十多岁的当年女教师唱起了校歌。500多名老人家再次回到了当年的青春,自豪、热情洋溢地跟唱起了校歌。所有人鼓掌。我的目光所及之处,都是闪闪发亮的愉悦眼神。整个宴会厅激情澎湃,洋溢着年轻,仿佛每个人都回到了当初,重新体会到了四十多年前的那番感受。

宴会结束后,所有人在她面前排成长队,一个个与她热情的拥抱。我的外婆身材并不高大,在许多男士的熊抱中差点找不见影。每个人都有话对她说,几乎所有人的眼中都满含泪光。她对他们也有回话。光告别就用了一个多小时。仅仅是看着每个人如此激动地拥抱她,我就已经觉得筋疲力尽。

终于等到最后一个人离开宴会厅,我们陪着祖母走到宾馆电梯。她是最后一个走进电梯门的,因为她还要和宴会组织者道别、道谢。电梯门关上后,她的肩膀猛地松了下来。她已经累瘫了,但双眼依然明亮。接着她对我们笑了笑,举起手,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和我们有力地击了个掌。

(我的外公外婆作为真正的爱国者 在回国后受到欢迎)

一直以来,我都知道外婆早年间做了些了不起的事情。我很幸运,能有机会亲眼目睹到我从未见过,从未充分了解过的外婆的另一面。那场宴会是我参加过最振奋人心的活动,对我产生了足以改变人生的影响。因此,每当有人问我,谁是我印象最深,最能鼓舞人心的人,第一个跳入我脑海的都是外婆。正因为她,我在创办自己的公司“王李亚洲资源”时,才会把“李”这个字加入公司名——仅以向一生受无数人喜爱的外婆表达敬意。在我眼里,她就是位名副其实的“传奇”人士。

—————————————————————————–

点击链接访问 职商网:http://www.zhishangwang.com

更多职业发展的精彩内容和专业知识,远见和建议,请关注:

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Larry聊职商(LarryWangABC)


顺便,我的AorquLive可以帮助你更好的提高你的职场意识和英文!

三场单次AorquLive:

如何有效地用英语与外国人沟通?

如何拿下重要的“英文面试”?

职场之路快速晋升指南

Aorqu系列Live:职场英文沟通,这样最有效Aorqu Live – 全新的实时问答

—————————————————————————-

‘No you, no us.’” This is what the silk banner said that laid on top of the sign-in table for a banquet attended by 500+ people in their late-50s to mid-60s. Each one came to show their gratitude and love for the person who had virtually saved their life over 40 years earlier when they were war orphans during China’s war with Japan. The person was my grandma, the most extraordinary, inspiring person I know.

Actually, growing up in the U.S. as an ABC. I saw my grandma like how most kids see their grandma. She was this kind, gentle, old lady who was always loving and generous. During our family visits to grandma’s house every Christmas, she’d welcome us with open arms and stuff us with one huge, tasty meal after another.

But when I was 25, my mom asked my older brother and me to accompany her to China on a one-month, multiple city tour. Okay, we were told. We had no choice. Frankly, at that time, I had no real interest in going to China or learning more about our family history. But off we went, to Beijing, Shanghai, Xian, Lanzhou, and Dunhuang. At each stop, my grandma was welcomed as a VIP and honored guest. There were many long banquets in her honor, including one with many high-ranking, government officials at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in Tian An Men Square.

All this was eye-opening and impressive to me. But it was nothing compared to the banquet held for her at our last stop in Guangzhou. It was here that my grandma became someone completely different in my eyes.

When we entered the banquet room, the over 500 people were waiting for her. It was eagerly essentially a room full of grandmas and grandpas. It turns out they were all war orphans who were rescued and cared for in one of the 13 homes and schools that my grandpa and grandma founded in Guangdong province during China’s war with Japan. These homes and schools were essentially camps that fed, clothed, trained, and educated thousands of homeless children who had lost their parents during the war.

It was in 1939 that, as the governor of Guangdong province, my grandpa, Li Han Hun, and grandma, Wu Chu Fan, went to Chongqing to seek financial assistance to help for the war children in Guangdong. When it was approved, they established the Guangdong Er Jiao Yuan (Guang Dong Children/Orphan's School) in the city of Shaoguan. As its principal, my grandma headed the Guangdong Er Jiao Yuan’s day-to-day operations.

At first, everything went according to plan. But as the war went on, they ran short of money and food. This began a very difficult time for the school. Using every resource available to them, the children made shoes, paper, and simple housewares by hand from straw to sell and earn money to buy rice. But through my grandma’s leadership and my grandpa’s support, the Guangdong Er Jiao Yuan managed to continue their mission until 1949, when the last of the orphan children graduated from the school.

So when they were young, each person in the room was literally picked up from the fields and streets by the teachers whom my grandma sent out each day to look for these abandoned kids. Most were malnourished. Many were found half-naked. For each one, the Guangdong Er Jiao Yuan that my grandma ran was a refuge and only hope for a future during this uncertain time.

When my grandma arrived, a wave of excitement hit the room. Instantly, it became filled with joyous smiles, mixed with tears. It had been over 40 years since they’d last seen her. They called her, “ma ma.”

Actually, the 500+ people that day represented the over 30,000 orphan children, in total, who were cared for by the Guangdong Er Jiao Yuan that my grandma supervised. Far beyond just being sheltered and fed, they were trained and educated to be good citizens of China. In the following years, they became a generation of Chinese community servants, educators, government officials, military officers, and successful business leaders who would not have otherwise existed without my grandma’s help. So here they were, as elderly people many years later, to show their gratitude and love for the person who virtually saved their lives and gave them a future. My little, old grandma.

When she took the stage to speak, the entire room stood up. I took pictures from behind her and looked out at the audience. Every face was emotional and tearful. As my grandma spoke, her body suddenly became stronger and her voice more commanding. Her stature rose. When she spoke, she didn’t sound like my grandma, but like an inspiring leader who was their principal and benefactor once again. Every person’s gaze and attention became transfixed on her and her words.

When she finished speaking, a man took out an old army bugle. He stood erect next to my grandma, raised it to his mouth, and began trumpeting the old, morning wake up call. He was a short, overweight guy. With every blow into his bugle, his face turned flush. But he gave it everything he had, as if he was a teenager again. He too was transformed, as were 500+ elderly people who all stood
at attention.

Then one of the teachers, a woman who looked to be in her early 80s, began to sing the school song. Again, 500+ voices recalled their youth and began singing with pride and unrestrained enthusiasm. The whole room began to clap. Everywhere I looked, I could see eyes glistening and filled with happiness. The room turned energetic and youthful. It was as if each person was revisiting who they were and what they felt like over 40 years ago.

When the banquet ended, everyone stood in line and filed past her. One by one, they gave her a warm, hard embrace. My grandma’s not a big person, so many of the men swallowed her in their arms in a big bear hug. Each person had words to say to her, most tearfully. She said something to each one in return. Just the goodbyes took over an hour. I felt exhausted just watching each person hug her with so much emotion.

When the last person finally left the banquet room, we walked with my grandma to the hotel elevator. She was the last one to step inside, saying a last goodbye and thanks to the banquet organizers. When the door closed, her shoulders dropped. She turned around and looked at us. She was exhausted, but her eyes were bright. Then she smiled at me, raised her hand, and without saying anything just gave me a solid, high five. Smack!

Growing up, I always knew that my grandma did some special things in her earlier
life. But I was very fortunate to have the chance to actually relive and see a side of her that I never knew or fully appreciated. That banquet was the most inspiring event I’ve ever been a part of. It was life-changing for me. This is why she’s the person who always comes to my mind whenever someone asks me about the most impressive, inspiring person I know. She’s the reason why I included the name Li in my company’s name, Wang & Li Asia Resources. To be remembered, revered,and loved by so many others after a lifetime, well, to me, that’s pretty worthy of being thought of and celebrated as someone who is extraordinary.


瓦尔特:

人森淫家唐生明——黄河故人

看到几个果粉在吹捧唐生明什么最高军衔间谍去汪精卫那里的旧事,就抽个把小时聊聊他。唐生明算共谍么?还是靠点谱的。

唐生明是唐生智的四弟,比唐生智小17岁,在唐生明小时候,他大哥就是湘军的实力派了,唐家则是湖南的大地主。所以你说他是官二代也行,说是富二代也行。


生明真正干共谍,是策划湖南起义了。在此之前只能说是和TG关系不错,为TG出过力。做过的事情有:南昌起义的时候给他的一个老师周恩来送过一船枪(未经
考证的传言有“特务营的重机枪就是给你们留的”);秋收起义的时候给他的另一个老师毛泽东送过一批枪(这次连人都送井冈山去了);在陈赓干特科的时候给陈
赓送过钱;周主任过常德的时候他掩护了一下,过去之后才告诉好朋友沈醉;家里有一部TG的电台藏了好多年。

沈醉特赦出来,第一个
去拜访的就是住在北京的唐生明,有趣的是那天陈赓大将也去唐家。沈醉当时刚出来,远不像90年代那么洒脱,第一次拜访朋友就碰上陈大将,很是尴尬。沈醉不
是军统特务么,侃大山时陈大将自然而然就扯到了他的特科生涯,算是无意中打脸吧。也就在这次聊天,唐生明才告诉沈醉,以前他家里就有一部共谍的电台。沈醉
顺口问道当年咱们过命的交情,咋没让我知道?唐生明说要让你知道,我脑袋早搬家了。

唐生明是太祖的学生,而且是太祖印象颇深的学生。太祖毕业之后,当过一段时间国小校长,唐生智因为管教不了这个智商超高的弟弟,就给送到太祖那里去了。


生明天生聪明过人,调皮程度也异于常人。他老爹对他头疼不已,要求他大哥对他严加管教,以免走上邪路。长兄如父,何况从年龄上他哥俩就是两代人。唐生智怕
他晚上偷偷溜出去玩,屋子里放两张床,一张在里面,弟弟睡,一张横在门口,自己睡。唐生明就等哥哥睡了,偷偷从哥哥床下面爬出去,天亮之前再从床下爬回
来,直到有一天唐生智一不留神醒早了,正好把弟弟堵在床下面。

当时唐生明还不大,大概是14岁左右,把他留在军营里天天这么看着唐生智也觉得不合适。就在这时,有下属向他建议,说有个叫毛泽东的,是湖南一师毕业的,现在在当国小校长,听说很厉害,应该能管得了你弟弟。唐生智一听,可算能给这熊孩子找个人管了,马上送去。

太祖也挺倒霉,刚当上国小校长就来一个二世祖。当时太祖也知道这位少爷喜欢晚上溜出去玩,和他在一个房间里睡了一年多,晚上还要起来给他盖被子。有一种未经考证的说法是太祖怕他晚上偷跑,和他同榻而眠了一段时间。少爷画地图,太祖还要洗床单。


生明上课也不老实,这家伙学得快,别人在认真听课的时候这位已经开始玩了。一种玩法是上课吹口哨,太祖背过身去板书,他就在下面吹口哨,他吹口哨口唇不怎
么动,等太祖穿过身来他这儿早就改成认真听讲了。这等小伎俩玩多了,岂能骗的了太祖?太祖板书的时候就点他的名提问,这一提问口哨不就停了吗,太祖的问题
是“怎么不吹了丫?”

唐生明去黄埔军校也是他哥哥送过去的,时间是北伐之前。他并不白去,同时也是唐生智和蒋介石资讯沟通的通路
之一。常凯申对于唐生智送弟弟来黄埔军校自然是开心得很,就当宝贝给供起来了。当天白天让周主任带着他转转;晚上凯申公给他接风,周主任、张治中等作陪;
唐生明表示自己愿意学步兵,凯申公掐指一算,自己的得意弟子陈赓正在步兵科当连长,立马要张治中第二天把这位二世祖送过去。

张治中找陈赓送人的时候专门叮嘱“这位是特殊学员,不住宿舍住连部,他愿意折腾就折腾吧,别太出格就行。”这一下给陈赓送了个大少爷,给唐生明送了个一辈子的大哥。

其实他也没有太出格,不过是把军校里只有凯申公自己能用的小船给开出去玩了一下,一不小心还把船给弄翻了而已。得亏陈赓这个湖南人会水,而且一直留心着他,要是万一不幸徐帅带他,估计就玄了,徐帅这个五台人未必会游泳。


事之后陈赓被骂了,我们现在都知道黄埔学生要是被凯申公给骂了,那估计就是快提拔了,唐生明可不知道。他用自己的方式报答了陈赓,就是开船出去玩的时候把
陈赓带上一块玩。从阴暗面想一想,或许是觉得安全系数高一点,万一落水了这位大哥能把他捞上来。这个大哥不是虚的,经周公批准,陈赓和唐生明换帖拜了把兄
弟。在陈赓带路下,唐生明进了当时黄埔学生里的“青年军人联合会”。这个学生社团干嘛的,百度一下就知道了。

陈赓和唐生明关系不是一般的好,陈赓被派去苏联学习之时,只有这个换帖兄弟一个人去码头送他,这时的陈赓,已经是摆明了立场的TG。不久唐生明也毕业回了他哥哥那里,其实唐生明在黄埔军校一共才呆了半年。

唐生明这家伙是个少爷,干活他不是干不了,但是他懒得干,比如他哥哥的警卫团长。正好陈赓回来,马上要把陈赓拉过去给他当副团长,大家扯皮之下,陈赓决定还是当营长。

唐生明哥俩还真够有命的,共产党36天罡,这时候就有曾中生、陈赓、罗瑞卿三个伺候着。其实这时唐生智身边还有一个人,夏曦,是他的政治顾问。那段时间唐生智和太祖的关系也不错,按月给农会和工会拨钱,还专门拨款给太祖办农民训练班。

此后不久,唐生智礼送共产党出境,罗长子等人不知道怎么送出来的,陈赓是唐生明亲自送出来的。不仅送了陈赓,后来还送了枪。

一个月以后,太祖搞秋收起义,这次唐生明干脆连人带枪一起送。这两次送枪,毛周二位可是都记着呢。

换别人估计早就给杀了,问题是唐生明不是唐生智的弟弟吗?凯申公当时还要借助唐生智,所以也就只能训斥一顿了。

30
年代在上海,唐生明和陈赓依然有交情,比如给大哥搓背之类的。不过对于唐生明,这段时间最重要的事情是把“标准美人”徐来给抢回家了。从谁那里抢的呢?当
然是徐来的前夫黎锦晖了,其实徐来和黎锦晖的女儿黎明晖差不多大(因为名字的关系,几次差点弄错他们父女的辈分)。徐来和黎锦晖是有一个叫小凤的女儿,查
到的结果是夭折,而非徐小凤。30年代的徐来是大明星,蓝萍则是二流三流左右的女演员,唐生明和徐来打麻将,蓝萍只能在旁边端茶倒水。解放后太祖第一次见
唐生明,太祖让唐生明称呼老师,江青就在旁边上唐生明管她叫师母,然后唐生明少爷脾气上来,就是不叫。

唐生明1938年9月和酆悌对调,从大城市长沙调到了常德,为此唐生明还很郁闷,毕竟酆悌是侍从室的组长出身,这一点唐生明是无论如何比不了的。不过,他只郁闷了两个月,然后就开心了很长时间,天生富贵和天生倒霉就差这么一点点。


常德,唐生明干了两件重要的事:一件事是送人送枪给戴笠,把自己的卫队连人带枪都送给了戴笠,这一个连后来成了戴笠自己的亲兵;另一件事是秘密护送周恩来
过境,据当时和他在一起的沈醉回忆,他和唐生明认识快十年了,第一次看到这位花花大少爷郑重其事的办事,而且极其恭敬。

挺好玩的是这段时间负责周恩来等人车辆的是蒋泽民,正牌的蒋记运输大队长。

后来就是唐生明去南京了,在南京,唐生明和潘汉年系统有了接触和交流。湖南起义的事情,等以后详细写点吧,那个很复杂。因为谁也没想到济南战役之后共军的进展那么快,所以湖南起义的很多事情显得难度不那么大了。

起义后,唐生明还曾经去香港“经商”,顺便促进两航起义。


Aorqu用户:

我觉得还是应该是前外贸部部长李强
转自贴吧
  李强(1905 – 1996 )科学院院士、经济专家、国务院顾问、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外贸部长。
  1905年生,江苏常熟人,真名叫曾培洪,字幼范,南洋学堂的土木工程专业,1925入党,在“五卅”运动中成长为学生运动领袖,创立常熟第一个党组织,为上海上工人武装起义研制炸弹。
  “四·一二”后,李强到了武汉,任中央军委特科的特务股股长。后经周恩来委托自制了中共历史上第一部地下电台,培养了中共历史上第一批无线电人才。1929年底李强奉命到香港九龙建立第二个秘密无线电台。次年1月,沪港两地通报成功,成为中共自己制造的第一对通报电台。1932年,中共中央的声音已能通过秘密电台及时传达到全国各大根据地。
  1931年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被捕叛变,李强在协助周恩来等特科负责人转移在上海的机关和人员后,经哈尔滨到苏联莫斯科,在苏联邮电部通信科学院学习,搞科研,做教学工作,发表了无线电科学论文《发信菱形天线》,在苏联无线电界引起震动,被苏联政府提升为研究员,成为全苏7位无线电专家之一,名字被收入苏联百科词典之中。研究成果被命名为“李强公式”。
  七七事变后李强归心似箭,于1938年初来到延安。在莽莽黄土高原上,他白手起家,办起了枪炮厂、炸药厂、炼钢厂及制药厂、炼油厂……。在1939年4月25日生产出陕甘宁边区第一支七九步枪,又名“无名氏马步枪”,是我军军工史上自己制造的第一支步枪。仅1939-1943年,延安军工厂就生产了步枪9758枝、掷弹筒1500门、手榴弹58万颗、掷弹筒弹19.8万发、迫击炮弹3.8万发、修枪1万枝、修炮千门。他顶住“抢救运动”中康生的“左”倾政策,保护了沈鸿、钱志道等专家、工程师,才取得这样的成就。他被评为边区特等劳动模范。太祖1944年为其亲笔题词“坚持到底 为李强同志书”。
  此后,李强又担任了延安自然科学院第四任院长,培养了大量的未来新中国科技人才,有的当了部长、局长,甚至国家领导人,如沈鸿、钱志道、吴际霖、彭世禄、李鹏、叶选平等。
  解放战争时期,李强受命建造了短波广播发射台,把新华社的声音传向全世界。他又重操旧业,成为新中国广播事业的奠基者。
  新中国刚成立,太祖就访问苏联,李强随行。考虑到李强既懂技术,又懂俄语,太祖面命李强:“你改行搞外贸好不好?”通信专家不情愿地同意了。1952年8月,李强被任命为外贸部副部长兼驻苏联大使馆商务参赞。他既是苏联援华156个建设项目的见证人和执行者,为大规模引进生产设备和先进技术设备,推进中国国民经济的恢复、发展作出重要贡献,又在苏联单方面撕毁协议撤走技术专家和技术资料时奉命与对方进行斗争,为保护国家利益,减少国家损失而竭尽全力。
  “嗡嗡嗡”期间,他在极其复杂困难的情况下开展外贸工作,同时还出任国务院援越运输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
  1970年12月11日至1971年1月7日,以65岁高龄密访越南,实地考察险象环生的胡志明小道,以掌握越南战场的第一手资料。自1965年到1978年的13年间,中国对越南的援助仅物资一项就达180多亿美元,而李强主持援越物资运输工作长达10多年,为此倾注了大量心血。1995年10月,越南政府向李强授予“友谊勋章”。“嗡嗡嗡”高潮时,李强把毛主席对他的题同“坚持到底”的真迹压在办公桌玻璃板下,这对造反派起到了震慑作用,使他们较少干扰援越工作;周恩来的保护也使他免受皮肉之苦。他顶住“四人帮”的破坏,艰难地开展东西方外贸工作,以外贸促外交。
  1973年,美国把美元和黄金脱钩,引发世界货币体系的大震荡,李强就给周恩来打报告,提出要利用时机,扩大外贸范围,为国家多赚取外汇。然后李强搞起期货贸易,整个外贸的局面为止活跃。1973-75年间,为国家赚取了不少外汇。有一天他在人民大会堂碰到李先念,李副总理告诉他:“你们干得不错,赚了30多亿美元。” 30多亿美元比1972年的出口额还多,当时一年的进出口总额也就7,80亿美元。就是倒买倒卖黄金和商品期货。陈云坐镇,李先念给钱,外贸部办事,中联部保打听。
  “嗡嗡嗡”后,年逾古稀的李强以他渊博的知识、宽阔的眼界、敏锐的思想,第一个向中央提议利用外国贷款,第一个引进美国可口可乐生产线等,最先促进对外开放,为与欧美、港澳贸易作了大量工作。
  李强于1983年退居二线,1996年9月29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 集革命家、科学家和经济专家于一身的李强逝世后,中共中央给予高度评价,称他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他不仅是革命家,而且是科学家和经济专家,是我党一位难得的复合型人才,在科研领域、军工生产领域、广播电讯领域和外经贸领域都做了奠基性或开创性工作。 ”
  1955年选聘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
  1925年6月加入共青团,8月转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第九届至十一届中央委员会委员;在党的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他是中共第八次至第十二次代表大会代表,第十三次、十四次代表大会特邀代表;第三届至五届全国人大代表。


糖长老:

赵元任。
二战后,他到法国参加会议。在巴黎车站,他对行李员讲巴黎土语,对方听了,以为他是土生土长的巴黎人,于是感叹:“你回来了啊,现在可不如从前了,巴黎穷了。”
后来,他到德国柏林,用带柏林口音的德语和当地人聊天。邻居一位老人对他说:“上帝保佑,你躲过了这场灾难,平平安安地回来了。”
1920年,英国哲学家罗素来华巡回讲演,赵元任当翻译。每到一个地方,他都用当地的方言来翻译。他在途中向湖南人学长沙话,等到了长沙,已经能用当地话翻译了。讲演结束后,竟有人跑来和他攀老乡。
赵元任曾表演过口技“全国旅行”:从北京沿京汉路南下,经河北到山西、陕西,出潼关,由河南入两湖、四川、云贵,再从两广绕江西、福建到江苏、浙江、安徽,由山东过渤海湾入东三省,最后入山海关返京。这趟“旅行”,他一口气说了近一个小时,“走”遍大半个中国,每“到”一地,便用当地方言土话,介绍名胜古迹和土货特产。
这位被称为“中国语言学之父”的奇才,会说33种汉语方言,并精通多国语言。研究者称,赵先生掌握语言的能力非常惊人,因为他能迅速地穿透一种语言的声韵调系统,总结出一种方言乃至一种外语的规律。他还被称为罕见的通才、一个“艺文复兴式的智者”。作为与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并称于世的清华国学研究院“四大导师”,语言学是他着力最深的领域,然而他同时还兼授物理、逻辑等课程。他雅好音乐,曾专攻和声学与作曲法,会摆弄多种乐器,毕生都与钢琴为伴。他一生创作过一百多件音乐作品,包括声乐和器乐。他跟他的女儿们,凡有机会聚在一起,就组成一个家庭合唱团,分声部地练习演唱他的新作或旧作。难怪人们说,音乐是他生命的组成部分。
赵元任告诉女儿,自己研究语言学是为了“好玩儿”。在今人看来,淡淡一句“好玩儿”背后藏着颇多深意。世界上很多大学者研究某种现象或理论时,他们自己常常是为了好玩。“好玩者,不是功利主义,不是沽名钓誉,更不是哗众取宠,不是一本万利。”
赵元任曾编了一个极“好玩儿”的单音故事,以说明语音和文字的相对独立性。故事名为《施氏食狮史》,通篇只有“shi”一个音,写出来,人人可看懂,但如果只用口说,那就任何人也听不懂了:“石室诗士施氏,嗜狮,誓食十狮。氏时时适市视狮。十时,适十狮适市。是时,适施氏适市。氏视是十狮,恃矢势,使是十狮逝世。氏拾是十狮尸,适石室。石室湿,氏使侍拭石室。石室拭,氏始试食十狮尸。食时,始识十狮尸,实十石狮尸。试释是事。”
以上摘自百度百科


Courier Six:

陈季良,初名陈世英,民国海军将领。此公在民国历史上三个重大节点中都在正面一方立功,还自己搞了个大新闻,是海军事业低迷的民国时代一抹少有的亮色,堪称一时之豪杰。

陈季良为福建福州人,1883年生,1905年考入江南水师学堂,后在清朝水师“建安”、“海容”等舰服役。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水师提督萨镇冰弃职,诸舰在湖北刘家庙起义,陈世英以枪炮大副身份指挥“海容”向清军开炮,立下海军在革命中的第一功。

北洋时期,陈世英升任“江亨”号炮舰舰长。一战后苏维埃俄国将黑龙江控制权归还中国,北洋政府遂于1919年7月命陈世英领江亨等4舰北上加入江防舰队行使主权。陈指挥舰队于9月封冻前到达俄国庙街,准备由此进入我境内河道,不料该城红白两方战事正酣,驻留日军竟放炮阻拦我舰离境,舰队只得留港过冬,众人怨声载道。
白红两军先后派人来我舰队,白俄军官态度蛮横,无理地要求我军参加其对红军的战斗,遭到陈世英拒绝,红军军官则执礼谦恭而无非分之请,军纪亦强于白军,诸人大悦。后红军为攻占日军据守之领事馆,向陈世英请借舰炮。我海军与日军有甲午国耻之宿怨,加之此次无理拦截我舰,新仇旧恨之下,陈世英当即准借舰炮两门,红军遂以此炮轰开领事馆,毙日军数十名,俘130人。日本人恼羞成怒,江面化冻后伙同白俄派船示威扬言报复,陈世英命各舰擦炮搬弹严加防范,并随时准备打开水门与舰共存亡,结果日人在俄远东整体战局不利于彼的形势下,慑于我军严防死守而不敢启衅,以外交施压北洋政府道歉赔款、将陈撤职而草草收场。此事轰动一时,大陆称庙街事件,是孱弱的旧中国海军扬中国威的极罕有的事例。
北洋海军部同仁因甲午之事而对日军吃瘪大感快心,对陈世英颇为激赏,遂对北洋政府指示阳奉阴违,让他改名陈季良,运作之下使其继续在海军服役。陈立此殊勋,又有闽系人脉支撑,很快飞黄腾达,累次超迁,1922年任“海容”舰长,1924年升少将,次年升第一舰队司令。

北伐战争爆发后,闽系海军于1926年投靠北伐军,陈季良也率舰队易帜,1927年在决定性的龙潭战役中指挥海军炮击孙传芳军而立功。1928年后历任海军总司令、海军部次长兼第一舰队司令等职。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我海军第一第二舰队奉命于江阴要塞设防,将旧舰、商船沉于水底布置阻塞线,陈季良作为第一舰队司令组织较新的舰艇结阵待敌。他在战前动员时鼓励大家:“军人当忠于职守,勇于从战,以身报国。在陆地战场,人人要有马革裹尸的雄心;在海上战场,人人要有鱼腹葬身的壮志,不管战场环境如何险恶,人人都要杀敌致果,坚持用最后的一发炮弹或一颗鱼雷,换取敌人的相当代价。”
淞沪会战爆发后,因畏惧我要塞火炮威力,敌第三舰队中将司令长谷川清决定以空袭消灭我海军,江阴海战遂于8月19日随着敌加贺号航母派出10架舰载机首次空袭江阴而揭幕。一个月低烈度防空作战之后,日军于9月22日起以数十架飞机对防空火力贫弱的我舰展开连日轰炸,陈季良指挥诸舰以高射炮和机枪顽强抵抗。
我海军虽在装备上与敌天壤之别,但自陈季良以下官兵英勇顽强、训练有素,坚决反击日机,陈本人起初坐镇巡洋舰平海号,平海殉国后移旗炮舰逸仙,25日逸仙搁浅、本人负伤后再移旗运输舰定安,始终高悬司令旗指挥战斗。有人劝他降旗避弹,将军断然拒绝,表示:“司令旗在,中国的舰队就在,对敌人是蔑视,对自己人是个鼓舞。”,体现了大无畏的英雄主义精神。最终,我海军第一第二舰队在这次蚂蚁对大象的战役中以主力全数损失为代价击落敌机二十余,官兵拆下舰炮组建炮队、依托要塞和剩余少数船只组建布雷队继续战斗。
陈季良在江阴之战后因功晋升中将,后历任海军第一巡阅组组长等职,负责组织要塞防御等项事务,1945年2月旧伤复发病逝,夫人遵遗嘱用水泥棺材停灵于陪都重庆野外,抗战胜利后方才下葬。传说将军下葬时风雨大作,送行者尽皆落泪。今福州市鼓楼区有陈季良故居,2014年后人建立陈季良将军纪念园。

PS:陈季良是那个时代少有的较为优秀的海军将领,智勇双全、飞黄腾达、忠孝节义、身后传奇样样不缺,可以满足人们对英雄的几乎所有想像,但他在建国后甚至改革开放后都没有像郝梦龄、张自忠、戴安澜等国军殉国将领一样得到官方高规格纪念,我个人猜测可能有几个原因:
1. 国际上所称的庙街事件与中国所指陈季良借炮事不同,指1920年2月底起爆发的红军德里皮京部因日军反对红军捕杀白卫军党徒、拒绝红军解除武装的最后通牒而对日本侨民数千人及兵士350人进行报复性烧杀抢掠的事件。此事严重违反革命纪律,影响极端恶劣,还引发了日苏外交争端,加之德里皮京本人为一无政府主义者而非布尔什维克,苏俄政府遂将其逮捕处决。因此,若对陈季良在庙街之事大加宣传,不免会与中国对苏俄大陆革命战争的官方叙事有所出入而产生尴尬,若传到国际上更可能被指作“吹捧刽子手的支持者”而损害我外交形象。此外,借炮事件虽然大张我洋洋中华的声威,但究其本质有非礼背经之嫌,如今中国地缘政治形势紧张,而本国海空军力量也已在地区内甚至全球举足轻重,这种做法当下不可效法。
2. 新中国官方记述贬斥蒋府高层在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中的怯懦不作为,有材料拿所谓“陈季良第一舰队在江上游曳,却对十九路军不予补给掩护作壁上观”说事,有这个污点在(虽然以陈一贯表现,此事是否应归罪于陈季良还得两说),宣传层面自然有顾虑。
3. 国民党海军虽然在战争中表现出了高度的忠诚和勇气,但以绝对表现而言打得实在糟糕,江阴血战对日军造成的损失比起敌之胜果几乎可忽略不计,后来进入水雷战阶段竟有官兵因器材缺乏而用汽油桶装黑火药充数而全然不能炸响、至九十年代才被轮船发现的事例,不宣传海军可能也有这种家丑不可外扬的考虑。


徐慧琳:

我是女性,推荐一个中国历史上经历令人咋舌的传奇女子夏姬

她,生在春秋乱世,历史上号称“三为王后,七为夫人”、“杀三夫一君一子,亡一国两卿”,总共嫁了十一次当了十次寡妇,先后引发陈大陆乱、楚国破陈、楚国晋国之战,以及后来的吴国伐楚,导陈灵公被杀多个士大夫家族被灭门

她,真正开始活跃在历史舞台的时候已经30、40岁,儿子约20岁已经当阿么的年龄了;

她,熟妇型的正妹,先后让公孙宁、仪行父、陈灵公、楚庄王、熊侧、屈巫(巫臣)、襄老、黑腰等一干士大夫垂涎不已,几个国家因她打来打去;

她,性观念开放,而且肯定技巧不错,能同时圈得一君二臣在自己床榻上和谐相处,应该有过NP的大尺度行为

她,最淫靡恣意的阶段也是人生悲剧的开始,接连招致了丧子、丧国的惨痛结果;

她,与中国历史上其他正妹(息夫人齐文姜西施等)不同,不是一个被男人任意抢夺摆布的的柔弱女子,能以异乎寻常的耐心隐忍,复仇;

她,联合了楚国大夫屈巫一起反楚,屈巫的儿子巫狐庸训练吴军,为伍子胥伐楚做了铺垫;

她,与屈巫结婚的时候年纪估约50、60了,竟然能让屈巫不惜一切代价抛弃国家叛逃敌国只求一个”在一起“;

她,折腾了一辈子,怎么都不像能安分守己的主儿,没想到最后居然真的跟屈巫踏实过日子了,还生了一个女儿,得了善终……

夏姬,2600年前的这位乱世佳人“传奇经历”的程度在世界历史上绝对算得上首屈一指。与她的一生相比,无论是欧洲的海伦,还是国产的西施、昭君、貂禅、玉环……这些美人的经历都弱爆了。只很可惜,历史是男人们书写的面对一个玩弄男人而不是被男人玩弄的女人,让男人们如何评价她呢?真是太难堪了男人们对她又爱又恨又怕,他们无法解释自己的无力感只好讪讪的用“采阳补阴、驻颜有术”“妖艳狐媚、红颜祸水”等空洞的粗暴概括夏姬一一生连名字也没给她留下,任由她的传奇堙没在历史长河里……

——————————————————————

1、少女时期:清扬婉兮的曼妙公主,爱上同父异母的亲兄

夏姬是春秋时代郑穆公之女,母亲为少妃姚子,相传中她少女时期与同父异母的哥哥公子蛮相恋,据说《诗经·郑风·野有蔓草》记载的是他们俩的恋情,“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非常清丽优美的情态。可惜,这个公子蛮没活多久,三年后,他就死了。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2、贵妇时期:隐居桃林的妖娆寡妇,酣享一女三男的淫靡

不久后,陈国举行了一桩盛大的婚礼,新郎是陈国政府高级公务员夏御叔,新娘则是郑国的公主,出嫁后她遵从习俗改名“夏姬”,从此历史学家再不知道她的本名。

夏御叔是一个孔武有力的男人,娶了一个如此美丽的妻子,可以想像他的心灵是不可能得到片刻安宁的,结果他以比别的男人快五十倍的速度衰老下去,没过多少年也死在牡丹花下,留下一个年少的儿子夏征舒夏姬正值芳龄就成了寡妇,当然是世界上最年轻美丽的寡妇,隐居于在株林(株林即桃林,据说在今河南省西华县夏亭镇北)。寡妇门前是非多,尤其是象夏姬这样美丽的寡妇要想不惹是非是不可能的,几乎所有有条件的男人都在打她的主意,就象苍蝇一样一窝蜂地聚集到她的门前。大凡美丽的女人都有崇尚虚华的毛病,有如此多的男人献殷勤一定心里很受用,夏姬也一定乐于欣赏那些臭男人为了她大打出手。最后的胜利者属于陈国的两位高级文官孔宁仪行父,他们成了夏姬的长期情夫。

孔宁仪行父的空前好运令那些失败的的男人嫉妒得发狂,他们适时地把二人的桃花运和夏姬的美貌送到二人的顶头上司陈国国君陈灵公妫平国)的耳中,使陈灵公也加入了嫉妒者的行列。孔宁仪行父只好忍痛割爱,积极在陈灵公和夏姬之间牵线搭桥,让陈灵公也参入进来分一杯羹。夏姬是一个虚荣浅薄的女人,自然不能拒绝国君的情意,于是她的床上睡了三个男人。出奇的是,她能让这三个男人分享自己的床榻还相安无事

这种重口味的事情显然不能让社会所接受,即使在民风开放的春秋时期,臣子们也觉得陈灵公夏姬这档子事儿属于“生活腐化”、“道德败坏”,有个臣子泄冶看不过去,跑去批评陈灵公,希望他能做好人民的榜样。陈灵公将此事告诉孔宁仪行父,两人要求杀死泄冶,灵公便把泄冶杀了。这下就没人干预他们继续“保持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了。

泄冶死后,君臣就肆无忌惮起来。三人经常同往桃林会夏姬,公然出入,不再避人了。这档子事儿被老百姓拿出来编成了民歌,后来被收录进了诗经,这就是《诗经·陈风·株林》

胡为乎株林?从夏南兮?匪适株林,从夏南兮!

驾我乘马,说于株野。乘我乘驹,朝食于株。

搁在现代,是开着豪车去私人会所打炮的即视感啊。

据 《左传·宣公九年》记载:陈灵公孔宁仪行父三个人甚至会穿着夏姬赠与的贴身内衣在朝堂上相互攀比、取乐。还有一次,三人又来到桃林喝酒。三杯酒下了肚子,陈灵公指著夏征舒仪行父说:瞧,他长得像你,该不是你的亲生儿子吧?那二人拍马屁,反过来说:我们看这孩子还是长的像国君您啦。

他们嘴里不干不净,就惹恼了夏征舒夏征舒不是小孩子了,当时已经约二十年纪,凭夏姬的关系年轻轻就当上大官,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想必平时经常有人拿着夏姬那档子事儿挖苦讽刺夏征舒,类似“满大街的男人都是你爹”这类伤自尊的话。所以,陈灵公这场调戏正好犯夏征舒的忌讳,长期以来的愤恨顿时爆发,不声不响藏到马棚处,等陈灵公等人吃饱喝足上车要走的时候,一箭就射死了陈灵公孔宁仪行父跑的快,逃到了楚国搬救兵。

夏征舒杀了陈灵公后,居然一不做二不休地继位称陈候!这件事正好被孔宁仪行父抓住话柄,向楚庄王告恶状说夏征舒弑君篡位。楚庄王是当时最强大的楚国国王,“春秋五霸”之一,地位相当于现在的欧巴马总统,只要世面上出了大事,就拉着联合国就给别的国家来个制裁什么的。

话说楚庄王听信了二人的一面之辞,而且逢上他正要展示楚国霸权,这恰是一个理想的发动战争的堂皇理由。于是他调动大军去陈国讨“公道”,轻轻松松就抓住了年轻的夏征舒。这一年是西元前599年。陈国自此元气大伤,过了几十年就正式被楚国兼并了。

3、楚囚时期:委曲求全的楚楚艳妇,秘合大臣屈巫反楚

夏征舒楚庄王处死了,这个没有什么悬念。以夏姬的性格,她肯定会找楚庄王楚楚可怜的哀哭请求一番,但楚庄王毕竟是春秋霸主,企业能做到这么大,智商和情商都不低的,虽然他完全被夏姬打动了,但夏征舒该杀还是得杀的。

夏征舒死得很惨,是车裂的。夏姬作为一个母亲,面对那样的惨状居然没有精神失常。不过从此她的人生翻开另一页,开始了在敌国隐忍求全、图谋复仇的生涯。不过她的复仇是通过征服男人实现的。

在楚国,第一个对夏姬表现意图的当然是楚庄王。据《左传·成公二年》记载,当时他就为夏姬的美貌所惑,要收她做妃子。智臣屈巫劝谏说:领导,不好这酱紫呀,您号令诸候伐陈,是打着公正公义的旗号去滴呀,现在如果把人家的情妇当战利品弄到自己家里,这场戏就漏了啊。屈巫为了劝谏楚庄王,把《周书》的大道理也搬出来了,扣上大帽子,搞得楚庄王真的不好意思娶夏姬了。

这边楚庄王刚撂下,他的亲弟弟子反又看上夏姬了,也要娶她。屈巫一看急了,又忙着劝:不行不行,这个女人不吉利啊,害死老公又害死儿子,谁沾她谁死啊,你也敢娶?这么一咋呼,还真把子反吓唬住了,只好丢开手。

屈巫谈判策略高超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成功达成目的

话说这个屈巫可不是什么简单货色,姓芈,屈氏,字子灵,是楚国的大夫。楚国屈氏出自春秋初年楚武王熊通子之子屈瑕,屈瑕有功于楚,被封于屈,于是后裔以封邑为氏,称屈氏在楚国地位相当尊崇(没错,和屈原都是一家子亲戚)。屈巫费了半天口舌说了堂皇正义的言辞,醉翁之意不在酒不在酒,原来屈巫也爱夏姬呢。他这一番忙活,打的是小算盘,劝退了楚庄王,吓退了子反,论资排辈下一个也该轮到自己娶夏姬了吧,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恼人的是,事情发展没有按照这个剧本走,楚庄王没有把夏姬赐给屈巫,他让夏姬做了大夫连尹襄老的续弦妻子。屈巫非常失望,但并不死心,他在等机会。

果然,襄老夏姬怀中的温柔乡里没享受两年小性福,就糊里糊涂死在了与晋国之战的战场上,尸体落到了郑国。襄老的前妻留下一个儿子黑要,早就爱慕上了继母,现在死了爹,不仅不去收尸,反而趁机拉上夏姬滚床单。

屈巫一看,机会来了,派人传话给夏姬说:“归,吾聘女(你回娘家郑国去,我娶你为妻)”。这四个字简简单单,但资讯量强大,一方面中间曲曲折折的策略极佳,另一方面又是一个非常能打动女人的简洁情话,这可是对一个女人的婚约承诺呢,简洁有力,是不是很MAN呢(虽然史书上说屈巫是个长相不好看的小老头)。好在屈巫也没看错夏姬,她是一个聪明果决的女人,她对屈巫的信号立刻心领神会,暗下达成了默契。

屈巫这边与夏姬联合清楚,随即立刻授意郑国国君(夏姬娘家亲戚)对楚国说“让夏姬亲自来,我们就把襄老的尸首还给你们”。

屈巫极力唆使楚庄王答应了夏姬归郑。

夏姬临走前让送行的人转告楚庄王说,“如果迎不回尸体我就不回来了”,给自己的出逃了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这大约是597年。

屈巫继续等待机会与夏姬会合。西元前589年,晋国与齐国在鞍邑(山东历城)会战,齐国大败,向楚国寻求同盟。楚庄王派人去齐国缔约,屈巫自告奋勇前往。屈巫出发,却在经过郑国的时候,宣称奉了楚王的命令前来跟夏姬结婚。那时没有现在的通信设备,信使假传圣旨在短期内是无法核实的。郑国国君姬坚正想把夏姬这个大麻烦推得越远越好,欣然为他俩举行婚礼。屈巫为了夏姬,想千方设百计,辗转曲折,终于达到目的。

我们假设夏姬第一次结婚时16岁,那么西元前599年她已30、40岁,西元前589年跟屈巫结婚时,至少也是快50岁的人了。一般的女人到了早就人老珠黄被人厌弃了,而夏姬居然能让一个重臣屈巫为了自己冒着天大的风险背家叛国,真不知道是该感叹夏姬性感不老呢,还是该感叹屈巫一片痴心?按说屈巫这种谋臣,是权力中心的老滑头,历史上很多资料都能看出他见识卓越,不至于为了浮浅的色欲押上倾家荡产的筹码;那么夏姬,除了色貌外,一定有着更吸引屈巫的东西。难道,他俩是【真爱】

4、离楚之后:果断复仇的坚定烈女,陪伴最后夫婿善终

屈巫夏姬成婚,夏姬屈巫:这事你禀报给楚王知道了吗?屈巫回答说:我不敢再回楚国了,也不去齐国了。现在能和楚国抗衡的,只有晋国,我们投奔去晋国吧!第二天一早,就写了信派人送给楚王,西元前584年跟夏姬逃到了晋国。至此,夏姬逼着屈巫做出了正式叛国的最终决定到晋国后屈巫更名为巫臣

巫臣是楚王国有名的智囊人物,以富于谋略闻名。晋国对巫臣的跳槽大喜过望,把他当作上宾招待,聘任为“邢大夫”,后来屈氏这一支就成了中国邢姓的先祖

再说楚庄王子反吧,这时候才如梦初醒。尤其子反,简直是气急败坏:我擦!当年你说那么多漂亮话吓唬我不娶夏姬,搞了半天是因为你个老王八犊子在这儿等著娶她呢!不行!太欺负人了!你抢钱抢女人都行,但不带这样侮辱我人格又侮辱我智商的!

于是子反楚庄王打了个报告,联合子重一起,把巫臣留在楚国的家属不分男女老幼全体处斩。

噩耗传到晋国,巫臣痛苦得发狂,他撕裂身上的衣服,倒在夏姬怀中失声恸哭,夏姬则象哄小孩一样拍着他的身子安慰他。巫臣痛心地写了一封信给子反、子重说:“我固然有罪,但我的家族是无辜的,他们并没有背叛国家,你们如此屠杀,我要使你们马不停蹄地死在道路之上”。二人对巫臣的警告嗤之以鼻,但他们低估了巫臣的智慧、能力和复仇的决心。

当时,楚国的东南角发生了一桩不起眼的事,太湖之北的吴部落酋长吴寿梦把他的部落提升为吴王国,自封为第一任国王,定都梅里(江苏无锡)。这件事当时没有引起中原那些古老王国的注意,因为这个新王国十分落后,作战时军队仍停留在赤身露体的阶段,这样落后的王国在百年之内应该不会对中国有任何影响。只有巫臣看出这个新兴的王国在地缘政治上的无比价值,因为这个王国位于楚国的后方,如果强大起来将对楚国构成致命的威胁。而楚国之所以能成为春秋霸主,很重要的优势是因为其后方一直高枕无忧,可以集中力量逐鹿中原。而一旦吴王国和楚王国处于战争状态,楚国就必定陷于两线作战、不断从数千公里外来回调动军队(楚国的疆土很大)。于是,巫臣向晋国政府献出“联吴制楚”的战略,并派遣自己的儿子巫狐庸率领一个军事顾问团,前往吴王国教授他们加强政府的组织和训练他们的军队现代化——如何使用马匹、战车、弓箭和各种战略战术。吴王国在晋国的资助教导下很快强大起来,成为楚王国背后的致命敌人,为几十年后伍子胥破楚埋下伏笔。而子反、子重曾在一年奔波七次之多,果然死在与晋、吴国交战的路上。

巫臣把复仇的指挥棒交给儿子之后,基本就半退休了,他和夏姬还生了一个女儿,他们的外孙羊舌食长大后和祁氏联手作乱,使得羊舌氏和祁氏被灭族,晋国其他的大夫在瓜分两家的土地之后,势力便超过了晋侯,种下之后三家分晋的远因。至于巫臣夏姬,史书上没有说,他们应该是善终的。

按理来说,像夏姬那样身处乱世之中,辗转于众多男人之间,围绕着她发生过多少权力斗争,多少王冠落地,多少人送命,无数人为她国破家亡,但她最终能巍然独存,没有落到妲己、褒姒、杨玉环那种下场,这恐怕不光是靠运气,也是靠她的智慧和能力。最终她和屈巫一同逃到晋国相伴终老,这样的结局对她来说也算很不错的了。

——————————————————————————————————————

回看夏姬一生,她的个人的命运与郑国、陈国、楚国、晋国、吴国之间的关系交织在一起,初看像色情剧,再看就成了战争剧,最后倒有了历史正剧爱情片的感觉。夏姬不但毁灭了她的家庭和她的国家,还使当时的超级强国楚王国陷入不可挽回地衰落。【如果没有夏姬卷起的旋风,后来统一中国的或许不是秦国而是楚国了】。她的沧桑经历,和因她引起的国际战争以及对历史的冲击力比海伦毫不逊色。

历史上对夏姬的描写,无论《左传》、《吕氏春秋》、《列女传》等,无不渗透著男性的叙事观点,对于夏姬仅仅给予了“红颜祸水”的负面评价。而且所有文献都没有对夏姬的直接、正面描写,只是在他人传记中的片言只语中看到这个女人不简单的一生。从她对历史的影响看,她本身没有多大的权力欲望,在陈国的淫乱不检的行为多是孤儿寡母的求生策略,她并没有对国政进行干涉,或个人利欲熏心,为害他人。只在儿子惨死后才激起了复仇之心,开始有心计有步骤的盘算反噬之策。

这个女人,是女人中的女人。不仅仅极致的美丽性感,也因为她女人式的淡薄权力,以及在必要时的坚强果决。这都是一个女人“蒲苇韧如丝”的形象写照。夏姬不是一个正能量的经典。但夏姬是一个纯女人式的经典

夏姬是一个在历史上如此重要的人物,但我们欠她一个公正的认识和客观的评价。自汉代起,道学家们如刘向就简单粗暴的给夏姬打了一个妖魅的标签,说她是跟高人学了妖邪的房中术来专门祸害男人。整个中国古代文献对夏姬的评价基本上是负面的和否定的。

相反的,在日本,夏姬的名气似乎仅次于同时代的西施,作为可爱的美人而受到喜欢,现代日本女性将“夏姬”二字作名字者也不乏其人。先后有作家中岛敦、现代作家海音寺潮五郎、当代中国文学翻译家、作家驹田信二在有关作品中描写过夏姬。其中作家宫城谷昌光更以长篇小说的形式描绘了夏姬的一生:《夏姬春秋》(1991)。在这些日本人看来,夏姬是中国春秋时代第一美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他们对夏姬的命运遭际寄予了谅解和同情。

如果我是导演,那我愿意用毕生心思去为夏姬拍一部电影,就像巫臣那样,为了她,不惜颠沛转折、倾国倾城。

——————————————————

夏姬会是什么样子?

(这样?这个太正经了,不够妖娆)

(这样?这个又太市井轻浮了不够贵族)

(是不是这样?别逗了,夏姬又不是武则天,没那么霸气、张牙舞爪)

艾玛,我真的想不出这个奇异的女子长什么样儿……但肯定不是下面这个:

(导演,你逗我玩吧,这到底是“夏姬”还是村里的姥姥?⊙﹏⊙b汗)

——————

我是钝感代言人徐慧琳微博抖音;微信订阅号“钝感代言人”)。

我太无趣本分了,所以特迷恋夏姬这样与我截然相反的奇异人物。


房昊:

很多。

从前有个汉子,没什么文化,但是人帅,还贼能打。

那会儿天下不太平,汉子从军,在名将手底下当个小小的斥候。

这位汉子有多能打呢,那天他跟兄弟们去前方探路,遭遇了数千贼兵。
兄弟们面面相觑,跑显然是跑不了,只能硬著头皮上去刚。
兄弟们果不其然,都死了。

汉子没有,汉子提着把刀,浑身浴血,死一个兄弟就爆一次血,在乱兵堆里刀光如龙,不知杀了多少人。
终于寡不敌众,被敌兵推下了矮山。

敌兵长舒一口气,正准备居高临下,万箭齐发射死这人,就又见到刀光一闪。
汉子暴喝一声,纵身卷起刀光,徒手攀岩,所向披靡,谁挡谁死。
须臾,汉子又提刀站在了岸上。
江风猎猎,乱兵与汉子遥遥对视,有那么几个瞬间的寂静。

耽搁时间过于长了,上司觉著不对,猜到汉子可能遭遇大波敌军。
遂率兵支援。
然后上司就看见汉子一个人,正追着数千人在跑。
上司:???

就这么著,汉子开始在军中成为独当一面的人物。
比如镇守孤城,守城也不好好守,天天晚上仗着自己能打,带着敢死队就出去砍人。
无意间,就砍死了一位主将。

还让人早晨打开城门,派老弱去城头晃荡,敌军顺手抓了一个,问他说:你们将军呢?
老弱:将军?昨天夜里走了啊。
敌军信了。

敌军就开始争先进城,汉子突然跳了出来。
敌军:???
敌军心态崩了,被砍的抱头鼠窜。
敌军:……算了算了,我走还不行吗?
对不起,不行。

敌军撤退的功夫,汉子城也不要了,带人就冲出去一顿追杀,砍得敌军哭爹喊娘。

有个官员看汉子太能打了,跟着汉子一定有肉吃,于是派自己儿子和一千兵马助阵。
汉子:你们就在阵后喊喊加油吧。
儿子:???
年轻人,气盛,容不得这波嘲讽,疯狂在前面追击,结果全军覆没。

至于汉子,汉子没什么毛病,也就是顾虑著兄弟们的死伤,没有硬刚,敌军追过来就好整以暇,装作还有埋伏的样子。
敌军:怂了怂了,溜了溜了溜了。

敌军声势最大的时候,渡海而来,十几万人兵逼京城。
汉子的上司没能拦住乱军,只好传讯,让离乱军比较近的汉子先去挡一波。
汉子兵不满千人,乱兵十余万。
汉子就去了。

当时的场景,是汉子与乱军同时抵达丹徒,又这么巧,毫无防备的遭遇了。
丹徒守军早无斗志,汉子手下又长途跋涉,疲惫的很。
汉子说,没事,对面一样累。
遂率军就冲了出去,这场景大概就是:对面的十几万兵马,你们已经被我一个人包围了!
乱军:???

当时乱军的首领还在坐镇,正欢天喜地准备冲击京城,然后就突然发现自己的兵马阵容开始崩溃。
手下:不好啦!我们大军被几百人包围啦!
首领:???
也不知道怎么输得,首领满脸懵逼,就看着十几万人开始疯跑,一直逃到了海边,跳崖跳海的不计其数。
首领狼狈跑到船上,过了几天才把残兵又收拢起来。

多年后这场战乱平定,天下却仍旧不见太平。
有个枭雄,改朝换代,自己坐上了龙椅。汉子的上司没能阻拦住枭雄,事后自尽身亡。
汉子葬了上司,隐忍不发,思虑著如何报仇。
那些年枭雄还十分欣赏汉子,对汉子贼好,有人劝他说汉子太强,你得杀了汉子,才能坐稳位置。
枭雄说不行,如今神州陆沉,北方异族占据了半壁江山,我只有用汉子才能荡平天下,岂能杀了他?

但枭雄杀了汉子的上司,为了整顿军马,还大肆屠杀上司的旧部。
那些旧部能征善战,史称北府兵。那都是汉子的袍泽,几年间生死相依的兄弟,汉子显然不能放下。
或许枭雄私下对汉子说过,光复中原,扫平天下,这才是我辈最该做的,儿女私情,不能太过在乎。

那些夜里,汉子或许想过这些话,但最终汉子还是决定起兵。
起兵那天,汉子带着一千多北府兵旧部,说报仇雪恨,驱逐奸佞我们要做,光复中原,荡平天下,也要由我们来做!
刀光落下,汉子杀了枭雄的弟弟,有泪水滚落,汉子闭上眼,看到了枭雄的灭亡。
与此同时,枭雄也得知了汉子起兵的消息。有人说他不必担心,汉子兵马很少。
枭雄叹了口气,说没用的,我死定了。
这个枭雄叫做桓玄,果然不久覆灭,他的男宠用性命给他挡箭,与他一前一后,共赴黄泉。

从这年开始,汉子开始成为南朝第一人物。
在汉子很小的时候,有人见过他,观望良久才吐出一句话来:卿当为一代英雄!
汉子没有辜负这句话,两次北伐,先后攻灭南燕,后秦,谯蜀,投降称臣都不行,就是要灭你。又大破北魏,降服仇池。
自晋朝君臣渡江之后,洛阳,长安,这些我们所熟悉的名字,终于再次出现在汉廷之中。

功高盖世,显然不改朝换代也不现实,汉子正是南朝大宋的开国之君,刘裕。
人道寄奴曾住,气吞万里如虎。
在朝许多年,刘裕终结了两晋的门阀垄断,开始重用寒门子弟。
轻徭薄赋,重新分配土地,对结发妻子数十年不能忘怀,为她开了先河:
天子立宗庙,在此之前都是只有父祖,刘裕第一个把结发妻子立进宗庙。

奈何天不假年,还没能等到北伐北魏,彻底荡平天下,刘裕便去世了。
那天他终于能去见他的夫人,一生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最后的愿望,是与夫人合葬。希望九泉之下,仍旧有汉子爽朗的大笑,不绝于耳,振奋百年来沉寂的人心。

每次看到刘裕,脑海中都会回荡著那句话,说的真好:卿当为一代英雄!

《资治通鉴》《宋书》贴一段评价:宋祖以匹夫挺剑,首创大业,旬月之间,重安晋鼎,居半州之地,驱一郡之卒,斩谯纵于庸蜀,擒姚泓于崤函,克慕容超于青州,枭卢循于岭外,戎旗所指,无往不捷。观其豁达宏远,则汉高之风;制胜胸襟,则光武之匹。惜其祚短,志未可量也。

顺便再讲一个真·七进七出的汉子吧。

从前有个五十岁的大叔,平时喝喝茶念念诗,清晨黄昏,出门舞剑。

大叔不仅自己舞剑,还常喊他好基友一起玩。

好基友不像他,无官一身轻,好基友是大唐刺史,手底下无数百姓都靠他吃饭。

基友摆摆手,说算了算了,你先玩,等有空我一定陪你舞剑。

大叔冷漠脸:哦。
就这么著,大叔安度自己的晚年生活,不出意外的话,遛狗舞剑,喝茶吟诗,跟老婆子嬉笑,找俩儿子玩闹,一生说快也快,都匆匆过了。

奈何天下不太平。

桂林有八百兵丁,因为军方背约,迟迟不能换防回家,怒气难平,争执中杀了都头,最终决定要反。

本来朝廷已经准备赦免,但又有人想拿这八百人挣军功,发兵围剿。

结果没想到,这伙叛军里边有个庞勋。

庞勋本来是个运粮小官,时势推着他,反围剿团灭了三千官兵,又先发制人,断江淮粮道,四处攻伐。

基友镇守的城池也在庞勋的兵威笼罩之下,消息传来,基友知道,不出数日,庞勋就会攻过来。

庞勋终于带兄弟们回了家,但再也回不到从前,庞勋开始膨胀,手下的弟兄们也越发猖狂,仿佛挥手间天下可定。

庞勋下了令,要把他领地内的那座孤城,彻底抹平。

孤城便是基友的城。

叛军还没杀来的时候,大叔溜进了城里。

基友:???你来干嘛?
大叔:来接你走啊,不然看你被困死城中吗?

基友:……
基友笑了笑,说不必了,平日里吃朝廷俸禄,危难时就弃官而逃,我大唐的官员,不是这么当的。

大叔一拍大腿,叫了声好,他说你等著,我回去安顿好妻小,再回来帮你!

基友:不是……你一个人能帮我干嘛啊,你又没当官,你走就走啊……

大叔白了他一眼,说行啦,我总不能看着你死吧?

基友欲言又止,心说那你来跟我一起死又有什么意义?但他终究没说,看大叔的背影渐行渐远之后,转身去城内备战。

当大叔再次回到孤城的时候,上万人的叛军已经杀到,百姓纷纷南逃,只有大叔一个负剑的身影,逆流北上。

那天,大叔提剑入孤城。

基友叹了口气,说你来就来吧,提剑干嘛,你还准备亲自去砍人不成?

大叔嘿嘿一笑,没说话。

几个月来,叛军换了两个主帅,攻城兵马增加到数万人,大叔与基友即便饱读兵书,但守城这件事,终究有时间限制。

因为毕竟粮食越打越少,士卒也越死越多。

想守城,势必要出城搬救兵。

某个深夜,大叔穿上铠甲,提着那把老年人舞剑用具,就要纵马出城。
基友:???
大叔笑了笑,拔出剑来,残破的城池里骤起一道月光,天地都无从闪避,只见一剑光寒。

大叔收剑,身前的巨石草木一分为二,基友眨了眨眼,目瞪口呆。
大叔笑着,说我先走了,定给你把援军叫来。

那天大叔出城,恰好在淮南碰到了朝廷的援军,大叔万分欣喜,说什么时候动身?

援军神色尴尬,他们说你先回去,我们休整下,马上就到。

结果大叔回到孤城,援军还是迟迟不至。

基友叹气,望着断壁残垣,说我们尽力了。

大叔呸了口痰,说放屁,还没到死的时候,你让我出去,我必把援军找来!

基友:前往徒还,今往何益?
大叔:必行得兵则生还,不得则死,走了。

基友眼眶一热,流着泪,伸手想抓一把大叔,大叔风风火火,已消失在城墙下。

那天大叔夜半翻墙,溜出重围,再到援军营寨,才知道是主将贪生怕死。

主将说,我们只有一千五百人,叛军数万人,怎么救得了嘛?不如这位大爷坐下吃点饭,喝点酒,何必回去送死?

大叔拍案而起,剑光一闪便横在主将颈上,怒喝道:孤城危在旦夕,你们奉召而来,逗留不进,辜负国恩,又岂配着军服,领三军?今天你若不发兵,我就先杀了你,再断臂谢罪!

主将瑟瑟发抖,堂下寂寂无声。

须臾,主将颤声发兵五百,大叔收剑,仍是冷冷看着援军,大叔说,贼众我寡?我五百人足矣!

遂带兵回城,基友遥遥望见旗号,同时出兵,竟将叛军一举击败。

大叔浴血入城,基友满眼热泪,大叔扬声长笑,说这次要能活下来,你可要跟我学剑!

基友重重点头,说学,学!

几天之后,叛军再度攻来,五百人显然支撑不了太久,军粮也几乎耗尽,只能喝粥。

大叔提了剑,挥挥手,说我去搬救兵了。
那副闲散的样子,像是从前他去基友家里,说我来蹭官老爷的饭了。

那天大叔配剑提斧,乘一叶扁舟出城,砍断了叛军水栅,冲向淮南。叛军发觉,派五搜大船和五千人马追击。

史载:力斗三十余里,乃得免。

大叔又一次杀出重围,找到救兵,回城的路途被叛军阻断,众人面面相觑。

江风吹动大叔的长发,他扬剑长笑,说我孤身便能从这群乌合之众里杀出来,如今兵粮俱在,怕什么?

遂引兵决战,杀敌六百,突入城中。

奈何也就在这个时候,叛军主帅庞勋用计,全歼官军三万人,自诩无敌于天下。

只剩这一座孤城。

于是攻城更急,大叔求来的军粮再次吃光,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他。

大叔咧嘴一笑,说放心,附近的军粮都是我们的,我去了。
基友上前,想说不然别去了,但欲言又止。
大叔拍拍他的肩头,一阵长笑,说你放心吧!

遂再度杀出重围,从浙西求来了援军和军粮。

但叛军也是有脾气的,让个大爷七进七出,即便打下孤城也太丢脸了。

这次在孤城外的江面上,几艘大船横亘,铁索相连,将所有路途封尽,只等大叔自投罗网。

大叔还是回来了,他身后的援军见到这番景象,无人敢冲入罗网。

有人对大叔说,不然走吧,看这模样,城想必是破了。

大叔说放屁,你们不敢冲,就在这等著,看老子如何破阵入城!
我若是胜了,你们跟我进城,我若是战败身死,你们各回各家便是!

洪波涌起,波浪滔天,大叔乘舟逆流,带着十几个兄弟破浪向前!
叛军万箭齐发,箭上还燃着火焰,大叔左手长剑挥舞,右手又提起巨斧。
狂风铺面,大叔须发皆张,他大喝道:我有一斧,破浪开山!
轰然一声响,大叔一斧斩断了横江铁锁!

众人鼓噪而前,带援军与军粮杀入城中。
基友在城头看着大叔,滚滚热泪落下,他大喊说,有辛谠在此,魑魅魍魉安敢猖狂!

或许是这一战后叛军胆裂,此后再有援军抵达,大叔都能轻松杀出城外,接援军和军粮入城。
孤城拖住了叛军的精力,援军又源源不断从孤城这条路上杀来,叛军还是败亡了。

那年天下重见太平,大叔又能与基友练剑喝茶,不久之后,大叔升任岭南节度使,又为大唐的边境操碎了心。

大叔名叫辛谠,基友叫做杜慆,在垂暮的大唐时代里,相视一笑,仍旧发出了夺目的光。

出自《资治通鉴》《新唐书》斧劈铁索那段你们看看:浙西军惮其强,不敢进,谠曰:"我请为前锋,胜则继之,败则汝走。"犹不可。谠乃募选军中敢死士数十人,牒补职名,先以米舟三艘、盐舟一艘乘风逆流直进,贼夹攻之,矢著舟板如急雨。及锁,谠帅众死战,斧断其锁,乃得过。城上人喧呼动地,杜慆及将佐皆泣迎之。


念缺一:

满蒙第一正妹
叶赫那拉氏
东哥(满语:美丽的小草)

明万历十年出生于叶赫部,叶赫部的大萨满预言说:“此女可兴天下,可亡天下”。
果然她长大后成为了一位绝代佳人,引无数位英雄竞折腰,有"女真第一正妹"之称,她的美貌名扬女真各部。
她的一生注定因叶赫部公主的地位而成为政治筹码。

她九岁时许嫁哈达部歹商贝勒,然而这只是一条美人计:在迎亲的路上,歹商惨遭叶赫部伏兵和哈达部落的孟格布禄算计身亡(孟格布禄是为了夺取哈达部落的首领贝勒的地位而算计歹商贝勒的)。
随后,叶赫部又将东哥许配给乌拉部布占泰,以诱使他参与“九部之战”,布占泰随后便在这场战争中做了努尔哈赤的俘虏。
当布占泰四年后被释放打算迎娶的时候,东哥却早又被许配给了努尔哈赤。听说东哥征婚,哈达部酋长孟格布禄立即血气上涌,报名应征,订下婚约后遂于万历二十七年五月向努尔哈赤宣战。九月,孟格布禄兵败,向努尔哈赤投降。
努尔哈赤找了个借口把他给杀了,又将富察氏所生的女儿嫁给了他的儿子武尔古代,万历二十九年以后,哈达部彻底被努尔哈赤吞并。

孟格布禄的结局并没有使得垂涎东哥美色的男人们停止前赴后继的脚步。
万历三十五年(西元1607),辉发部的首领拜音达理贝勒与东哥订婚,背弃了原来与努尔哈赤之女的婚约。
九月,怒火中烧的建州女真出兵扈尔奇城,没费多大力气,就把辉发部给消灭了。
接着,东哥又再次与乌拉部贝勒布占泰订下了婚约。
布占泰听说有机会抱得美人归,立即把自己与努尔哈赤六度联姻、七度盟誓的事情全丢到了脑后。
当年,他就派重兵埋伏自己的岳父之一舒尔哈齐以及舅子褚英与代善,被击败后又以鸣镝射了舒尔哈齐嫁给他的女儿娥恩哲。
忍无可忍的努尔哈赤于万历四十年九月亲率大军攻打乌拉部。
第二年正月,乌拉部灭亡,布占泰逃往叶赫部。
然而眼光极高的东哥根本就没把败军之将布占泰看在眼里,她拒绝履行婚约。又气又羞的布占泰不久郁郁而终。
万历四十三年(西元1615),东哥已经三十三岁,蒙古喀尔喀部达尔汗贝勒(巴噶达尔汉)长子莽古尔岱看中了她,向她的哥哥布扬古求娶。
东哥出嫁之时,年龄已经远远超过了当时普遍的婚龄(当时有些女人在她这年纪,恐怕已经是祖母级了),因此,她在史书上也被称为“叶赫老女”。
然而布扬古没想到的是,东哥出嫁后不到一年,就死了,努尔哈赤的怒火仍然要向叶赫部发作。
努尔哈赤是在东哥去世的那一年正式称汗建立后金的。
三年后,即后金天命三年(明万历四十六年)四月十三日,后金汗努尔哈赤发布“七大恨”,与明王朝决裂,其中“第四恨”即为明朝廷偏帮叶赫,使该部将本来许配给自己的东哥转嫁蒙古(“明越境以兵助叶赫,俾我已聘之女,改适蒙古,此恨四也”)。
第二年八月,努尔哈赤用同样的理由灭掉了叶赫部。

据说,叶赫部首领布扬古临死前曾对天发誓:“我叶赫那拉就算只剩下一个女人,也要灭建州女真。”
清朝最终确实亡于叶赫那拉氏之手。
慈禧太后姓叶赫那拉氏,由于她的保守和固执加速了清朝的灭亡。
最终签署清帝退位条约的就是慈禧太后的侄女——隆裕皇后,也姓叶赫那拉。


JOVI:

转一个印象很深的。
杨江勇,生于1920年3月3日,原籍北韩新义州,1938年加入日本关东军,在1939年诺门坎边境冲突时成为苏军俘虏,后被编入苏联红军,1943年夏德军在乌克兰的战斗中俘虏,又进入德军服役。1944年6月6日,盟军诺曼底登陆时,在“犹他”海滩被美军俘虏。 1945年5月在英国俘虏收容所释放,1947年移居美国……
   续集:此人为了绿卡而加入美军后,又参加了1950年爆发的北韩战争,在长津湖战役中被中国志愿军俘虏。1953年北韩战争结束后,因为战俘交换纠纷,一直被关押在北北韩……
只身转战二战五大强国,横跨东西两大战线,换一般人真不知道死多少回了。经历被韩国改编成电影《登陆之日》(范冰冰参演,至今仍记得电影中她一枪干翻一架战斗机的壮举。)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