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事讓你後來才發覺「好像有哪裡不對」?

問題描述:有時候做完一件事情,本來覺得挺正常的,過後仔細一想才發現 卧槽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啊…… 但是當時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比如:有個人去銀行存錢,前面有個人要取錢,然後說反正我要取錢你要存錢,那你就把錢給我好了,他說那好吧然後就把錢給那個人了…… 當然上面這只是段子。 有沒有生活中真實的經歷
, , , ,
日堯十田心:

本人女,和前任以前在沙灘上突發奇想畫了個愛心,並把我們的姓的首字母寫在裡面。
沒過多久,他和我分手,理由是他喜歡男的。
現在想來,原來上天早就告訴了我!


李澤遠:

聽我一師兄說的:
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法學家去給某被告辯護!
( •̀∀•́ ):
依據中國刑法分則x章x節xx條,以及刑法法務解釋(x)的第xx條第x款。我認為被告有罪。
@_@:
哎呀!你上課是咋聽的啊?我當初和他們討論這條的時候我們的意思是xxx,你怎麼能理解成這樣呢?這和我們當初制訂這條的時候意思相左啦!
我們當初制訂這條的時候是為了xxxxx。
(接下來是35分鐘的法律課)
後記:
公訴人:(╯‵□′)╯︵┻━┻
審判長:(╯‵□′)╯︵┻━┻


楚天明:

某男生對我表白的時候,已經凌晨一點了,我那時候比較困。
然後就扯,他扯了好久終於扯到了
「對啊,我也覺得你這個人很好,我很喜歡你的。」
然後我就回了
「哈哈哈就說吧,你也覺得我很好是吧。我就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啊!」
後來又聊了幾句就各自睡覺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

卧槽我他媽昨天晚上!哦不對是今天凌晨幹了什麼!!!我明明很喜歡那個男的啊!!!

然後我找到了黯然神傷以為被婉拒的他……
嗯。他現在是我男票了……


螞蟻吃大象:

我同桌是個傻逼
你同桌才是傻逼


Aorqu用戶:
大學宿舍在一樓,學校後面是山頭,所以鼠患比較頭疼。我們宿舍是下面櫃子書桌上面床的設計。背景交代完畢。
有一天晚上睡覺迷迷糊糊,聽到床底下有咯吱咯吱咬東西的聲音。心想估計是老鼠在磨牙,轉身繼續睡。早上起來大吃一驚,發現放在櫃子二層的一包火腿腸被老鼠啃了。看了一下,包裝袋大開,總共七八根,都是咬斷了封口的鋁環,吃倒是沒吃多少。但是!竟然還有一根完好無損!
我一瞬間心裡的想法是:趕快吃!再不吃又要被老鼠咬了!於是立馬咬開火腿腸的封皮吃了下去。

吃完之後呆住了,這一整包都被老鼠爬過咬過,我竟然直接用嘴咬開吃了……

後來一直擔心會不會有病菌,還好沒事= =


Aorqu用戶:
錢包里有16塊錢,結帳的時候。。。
老闆:一共8塊
我:沒有零錢(默默拿出10塊)
老闆:給你找零
我:咦,有零錢了,給你8塊,把剛才的10塊錢還我。
…………
過了一會發現。。。為什麼錢包里還剩下十塊。。。


六十一:

有一次坐火車,我睡下鋪,晚上關燈了,一片漆黑。

很快,我就睡著了,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我就坐了起來,看到床腳站了一個人,手裡拿著我的外套,我以為是乘務員。

那個人就問我,這是你的衣服嗎?剛才掉到地上了。

我答了一聲,嗯 ,謝謝。當時我認為是這個人把我喊醒的,好把衣服還給我。

他就把衣服給我了,我拿著衣服繼續睡了。

第二天早上,我對面的妹子和乘警在看監控錄像,她說昨天晚上有人坐在她的床腳,還翻她的箱子。

這時,我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感到一陣發涼,我的錢包就在外套兜里,趕緊翻了翻,錢沒少。

把這件事告訴了我的同伴,同伴說,如果你衣服掉了,肯定直接把衣服放你床上,誰會把一個熟睡中的人叫醒,就為了還衣服。

我一想,對呀,可能是我潛意識里覺察到了有人拿我的東西,所以醒了,不過,我覺得那個人一定被我嚇了一跳,大晚上一個人突然坐起來,還和你說話,還真挺嚇人的


撿破爛的小瘋子:


Aorqu用戶動物:

發現一隻有趣的蛞蝓(鼻涕蟲),用手摸了摸,然後想到「咦,蛞蝓是怕鹽的,我的手上應該有汗吧」,於是舔了舔手指……

蛞蝓沒啥味兒,也可能是我舔的那一點點不至於嘗出味兒。

外一則。

女粉在管男本命叫「弟弟」、「哥哥」、「腦公」的時候,請小心,因為你身旁的另一個女粉可能叫的是,兒砸!

再外一則。

菲茨羅伊船長去環球考察。當時船長的地位很高,不能跟下人說話的,菲茨羅伊家庭有抑鬱症史,他害怕自己會悶得自殺,招了一個貴族青年做他的陪聊。

這個熊孩子就是查爾斯·達爾文,後來達爾文根據旅行中觀察的結果,提出了演化論,被很多人認為是叛離上帝的理論。菲茨羅伊後悔他把達爾文帶壞了,憤而自殺。


胸前領巾紅艷艷:

去媳婦表哥家吃飯,看見她七歲上國小二年級的小侄子悶悶不樂,問之何因,

答曰:班上有個小姑娘想當我女朋友。

我逗之:那不是好事么?

他嘆曰:但是我那倆女朋友不讓。。


默默:

老師回家作業布置的是要記錄家附近的植物特徵。

我沒多想,直接上電腦上搜。隨便搜了一個交上去。後來被老師叫去辦公室時我才發現,我查的植物的大名叫

罌粟


張隨便:

大一的時候進了羽毛球社,也是我校校隊,算是新人中比較強的,因為自己男雙還可以,我校混雙偏弱隊長讓我打混雙,很快坐穩了混雙的位置。

有一次訓練結束後,和基友打單打。基友也是很強的新人,在隊內男單前三,那天我狀態很好,和他打得有來有回。突然隊長帶兩個妹子過來了,說你們打個屌單打啊,這兩個妹子剛進社團,帶她們打混雙

我倆哦了一聲,心裡還是很不爽的。倒是兩個妹子很主動挑選了自己的搭檔,我們就開始打混雙。期間打得有來有回,也很歡樂,妹子們打得很開心。

但是我一直惦記著剛才的單打呢,因為我狀態不錯,平時一般打不過他,但感覺這次有機會贏他。於是,我說

「我們還有關鍵比賽沒打完,要不你們先歇會兒?」

妹子倒是不介意,開心的看場上的我倆累的跟狗一樣,其實我倒是沒怎麼注意,就是撿球的時候看妹子們笑著對我們指指點點,還給我們加油也是醉了,我心裡還嘀咕,這倆妹子還挺開心。

然後打到第二局中間,我看她倆怪無聊的,就借給他們幾個球,讓他們去旁邊場玩玩兒,然後完全投入了比賽中。最後還是tmd1比2輸了。

最後活動結束了,累得像死狗的我收拾好東西就準備去澡堂洗澡然後去吃飯,兩個妹子又攔住我,說「:謝謝你的球啊,你把電話給我們下次還給你啊。

我訓練了三個小時還拚命打了兩個小時比賽,又累又餓,都快意識模糊,想也沒想,說:」算了算了,幾個球而已,別太在意。然後就轉身要走。

妹子又拉住我的包,說:那下次請你吃飯嘛。

我揮揮手,」沒事沒事,太客氣了哈哈哈,我先去洗澡啦哈哈哈。。

後來我回宿舍,開玩笑對舍友說這個事,說著說著覺得不對啊。。。


Aorqu用戶:
就是某些人參加了今年的考研的體驗


張不同:

這個回答出現在Aorqu,大家竟然都在討論程序員而不是牛蛙。


逸興:

轉:我在銀行排隊存錢,後面的人拍拍我的肩膀問:你存錢?
是啊
這么巧,我取錢。不如這樣,你把要存的錢給我,就當我取了,這樣咱們兩都不用排隊了
有道理,拿去吧。
不客氣!


耀坤:

老爸在雲南保山邀請我跟老媽去那過年。
因為從北京出發沒有直達保山的飛機,要在昆明轉機。
然後拍胸脯老爸一手包辦,給我們定了飛機票。
後來老爸簡訊轉發過來,第一趟飛機訂的10:00的,第二趟飛機定的12:30的。
後邊還有一句:「2個半小時,你們還能去吃個飯。」

開始我也覺得挺好呀,可總覺得哪裡不對。

後來自己一查才發現,我們北京飛昆明要3個半小時,我們還沒下飛機,第二趟飛機就飛走了。。。


Aorqu用戶:
今天去食堂吃飯,結果吃出了一根毛髮,於是我理直氣壯的去找食堂大師傅,在事實面前食堂大師傅羞愧難當,直到大師傅邊上的一位說:「老王,你又上完廁所沒有洗手吧」,是的那根毛髮是捲曲的~


Aorqu用戶:

有一次我在虹橋火車站上廁所,站在那兒,突然看到旁邊一格站了個阿姨也站在那兒上廁所,遂一驚,解決完了洗了手匆匆出了男廁。

結果走出火車站,一想不對啊?!

——阿姨怎麼能站著尿尿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