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事讓你後來才發覺「好像有哪裡不對」?

問題描述:有時候做完一件事情,本來覺得挺正常的,過後仔細一想才發現 卧槽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啊…… 但是當時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比如:有個人去銀行存錢,前面有個人要取錢,然後說反正我要取錢你要存錢,那你就把錢給我好了,他說那好吧然後就把錢給那個人了…… 當然上面這只是段子。 有沒有生活中真實的經歷
, , , ,
厭之恨:

外甥今年初二,昨天我接他放學,好傢夥書包真的沉,估計得有二十斤。
我說:你看別的學校學生都用拉桿書包,你們學校怎麼沒有用的呢?
外甥說:校長不讓用拉桿書包。
我以為是出於安全考慮問:是不是怕你們過馬路不安全啊?
外甥說:不是,校長說用拉桿書包看起來太累了。
一路上我都在琢磨校長這話,感覺哪裡不對呢。


熊小陶:

性別男愛好男。

剛上大學那會兒,某次跟前男友分手後心情很不好,夜裡來酒吧買醉。喝到迷迷糊糊的時候突然有人拍我肩膀:「小陶,你怎麼在這兒?這么晚了是要打算夜不歸宿明天曠課么?」

我一回頭,發現是書院(也就是宿舍)一個很嚴厲的輔導員,當場酒醒了一大半。「啊,X 老師,我馬上就回去……」

「這么晚公交都沒了,我送你回去,下次不準這么晚還在外面逛啊。」

輔導員把我拽出來塞到車里,然後一路開到了宿舍樓下,又叫醒了已經鎖門睡覺的阿姨,兩人合力批評了我一小會兒後就放我回宿舍睡覺了。

我昏昏沉沉回了宿舍,覺得自己真是倒霉,被劈腿出去喝悶酒都能遇到輔導員。正當我準備上床的時候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等等,我明明去的是 Gay Bar 啊……為什麼輔導員會出現在 Gay Bar?」

……


Wuuu:

有次和室友回家發現忘帶鑰匙了,於是去敲隔壁鄰居家門,從他們家翻窗到了我們家。
從房間取出鑰匙後,再小心翼翼翻回到鄰居家,表示謝意,用鑰匙打開門回家。
到家總覺得哪裡怪怪的,然後被自己蠢哭。


匿名用戶:
我有一三四叔,納悶我二叔什麼時候死的啊,直到我爸給我一耳光。


ze ran:

晚自習的時候,出來買東西吃,算是大學里最愜意的事之一了。

有天晚上,書看一半,丟桌子上,叫一哥們去小賣部。人挺多,買了倆火腿腸,但只吃這個不健康,看火腿腸旁邊有袋麵包,像是全麥的,就拿了,準備卷著吃。

付錢的時候,老闆看看我們,把麵包收走了,語重心長的說,這不是麵包。

切,不是就不是,這么嚴肅幹啥?

略不爽,我們拿著火腿腸走了。

事後覺得有點不簡單,第二天又去看看,怒了!

太不專業了!太不走心了!

誰把衛生巾擺在火腿腸旁邊的?


橘子夜:

我記得才上大學的時候,協會的一起滑旱冰,換鞋的時候一個看著挺乖的萌妹子過來問我會不會滑,我說不太會,妹子大方說,我帶你滑吧。

穿上鞋後,妹子過來牽我,看著協會其他人像只魚兒水中游的從容,我突然覺得這有點丟人,強行扶著欄桿說,其實我會滑。

妹子說,我其實不太會,你帶我吧。

我這水準,自己一個人滑我還行,帶人可就不行了,只好跟她說,我還是習慣一個人滑,你讓別人帶吧。

滑摔了一跤後我發現哪裡不對,她一開始不是說會滑嗎?
現在的女孩子真是讓人摸不著頭腦


溫潤如玉:

讀大學部時宿舍樓下有同學在賣信紙,帶學校logo的那種,1.5元一本。
有個二貨去買信紙,開啟了一段神奇的對話:

「信紙咋賣的?」
「一塊五一本。」
「五塊錢三本賣不賣?」
「不賣不賣!」

我不知道他倆當時是咋想的。


鬼木知:

我當初之所以玩Aorqu的目的不是為了學習么?
為什麼現在刷Aorqu反而成為我一天中最不務正業的事情了?


明天見:

當時看到這條說說,笑炸了,給小夥伴看,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看這個傻逼呦念盪婦!
小夥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應該從右往左念啊!掃盪啊!」
小夥伴:「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對啊對..不對啊!這他媽是坦蕩啊!」


路村:

我跟我們親戚說,我爸爸好傻~
我爸爸從旁邊經過,哼,你爸爸才傻!

看了評論,細思極恐。


Aorqu用戶電子商務:

這種逼事我自己遇到過的
3年前我在路上停車等紅燈,後面沖過來一輛車,司機喝了點酒。剎車沒剎住,直接追尾我。
我下車一看,車屁股都憋了。
頓時大怒!準備開罵。
不料那位仁兄立刻下車,直接把我拉到一邊。
說:「兄弟真是不好意思,這事無論如何都是我不對。
我真是萬分的抱歉,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是這樣的,我喝了點酒,你看能不能別報警了。」
話語間立刻從兜里套出錢包,抽出3張毛阿公一把塞在我口袋裡。
我楞在那還沒回過神。。
然後他胸脯拍的啪啪響:「不好意思啊,你看這樣,我這個錢就當賠禮道歉,意思意思的。你這個車,你放心!我家裡開汽修廠的,我幫你修。另外我幫你車其他地方都補好漆。保證恢復原樣。我知道我喝酒不對,大家都是開車的,我也就中午多喝了2杯。老兄幫忙了!」
我瞬間就不氣了,我想這人真上道。再想想口袋裡的300塊錢……
我說:「啊哈哈,沒事沒事,我也不急。下次不能在喝酒了啊。畢竟危險的!」
「哈哈,是是 兄弟說的是!我他媽本來不打算開車了。家裡剛好有急事,哎,你說孩子突然在學校受傷了。來來,抽根煙。今天這事真的不好意思」說罷遞給我一根煙,
「啊,是嗎?那你趕緊去啊。我這沒事,我到時候直接開去你廠里修」
「對對,你直接過去就行了。我姓王。那我先過去,我們電話聯系」
「行了行了。沒事,快去吧!」
「哎,好勒,說實話兄弟你太夠意思了。我先走了,改天請你喝酒」
「行嘞,拜拜!」
然後他一溜煙的走了~
我邊看車邊搖頭晃腦的,心想這人倒是挺會做人的。。
等下還急著回去發貨呢~
我就上車回家了。
發完貨後……我看還早,去那人的修理廠吧……
……
……
……
……
修……修理廠?在哪啊!!


羅夏:

以前她惹我生氣。

我生氣不想講話。

她第一次哄我,我不理。

她第二次哄我,我心裡有鬆動,但還是沒理。

然後沒有第三次。

然後角色互換,她開始生氣。

生著她的氣的我,第一次哄她,她不理我。

生著她的氣的我,第二次哄她,她不理我。

重複上述行為。

生著我自己氣的我,哄她,她不理我。

一心求死的我,哄她,她不理我。

萬念俱灰的我,哄她,她不理我。

無欲無求的我,哄她,她開始理我。

瞬間鬆了一口氣,好像得到了諾貝爾獎,好像受到了元首的召見,好像中了五百萬。

等等,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


飛行員舒克:

樹上畫的是蘋果蘋果蘋果!!!不是鼠標鼠標鼠標!!!

大二的一個中午放學,我和蘇去食堂打飯的路上。她對我說「你知道不,我媽去幫我找了個神仙,我以後學習就會很好噠。」我當時很好奇的問她「真的?」她一臉嚴肅的說「當然,還做法了的,我演給你看。」

然後她就圍著我開始手舞足蹈的跳,邊跳邊唱,「恭祝你學業有成呀,慶賀你身體健康……「曲子就是鄭少秋的《祝壽曲》,想唱的可以跟著唱唱。當時是中午放學,我們已經快走到食堂門前。情況大概是這樣。

跳完我們就去食堂打飯端回寢室吃了。

回寢室後,不停有同學問我們」你們知道不?今天有2個傻子在食堂門口跳大神。「我們默默的吃著飯,頭也不抬的說」不知道,都沒聽說過。我們都在學習,從不關心這些八卦。「張在一旁邊吃我們千辛萬苦從食堂打來的飯菜邊對我們露出嘲諷的笑容,開心的說「是你們吧。」


可是:

寶寶才幾個月的時候,我帶著她去廣場玩。突然有個老年婦女攔著我問,你還在餵奶嗎?我以為是推銷奶粉的,就說,我在喂。
她高興地說,太好了,我孫子被蜜蜂蟄了,請你幫忙一下。說完牽來一個2歲左右的小孩。屁股上一個乒乓球那麼大的包,又紅又腫。看上去就覺得疼。
我腦子里一下浮現出98抗洪的一個鏡頭,一個戰士脖子被蜜蜂蟄了,一個婦女直接對著鏡頭露出乳房,把乳汁擠在戰士脖子上。據說這辦法特別有效。
我是個熱心腸,救人心切。直接掀起衣服露出漲得大大的乳房就開始擠奶,並把奶抹在小孩屁股上。
老人感謝後就走了。
我放下衣服,心裡暖洋洋的。
回家後躺床上,突然回想起當時廣場上有幾百人在跳舞,周圍還有很多人在休息。我就站在廣場中間擠奶,我肚皮,我乳房,我。。。我靠。。。。


燕二郎:

用辦公室的座機給人打電話,拿起聽筒,熟練地撥出我自己的手機號碼。手機響了,我拿起一看是單位的總機號碼,於是趕緊掛了座機去接手機,嗯,怎麼對方掛了?然後我到各個辦公室去問剛才誰給我打電話了,問了一圈之後覺得好像哪裡不對……


唐磊:

國中課間,去買辣條,五毛錢一包。當時兜里有一塊五。
買完之後,隨手掏出一塊的遞給阿姨,然後找了我五毛。
再一掏,誒?有零錢。
「阿姨,我有五毛錢,你把一塊給我吧。」
「好的,給。」
出了小賣部,我邊吃邊想:一塊五毛錢,買了一包辣條,怎麼還剩一塊五呢。。。


彩雲:

有次去超市買東西,結賬共消費了45塊,我給收銀員一百,然後收銀員問我有沒有五塊,我說有並給了她5塊,然後她找了我50。
回到家後想想總覺得那不對。


喪心病狂劉老濕:

我高中寢室有個同學,我們都叫他P闖。

後來我們工作了,這哥們讀了博士,忽然有一天,我們發現聯系不上這小子了。

因為他當時搞得項目很多都涉密,所以我們以為可能是做項目,手機被沒收了。也沒在意。直到半個月以後才知道,他根本沒做什麼項目,住院了。

原因是他宿舍比較冷,因此得了痔瘡,但是不太嚴重,偶爾出點血。這貨有天下午跑完數據覺得時間有點早,就決定去學校旁邊的醫院去看一下。

因為只是準備去看一下就回來,所以這哥們把手機落在寢室了。當時他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

然後他找到大夫,大夫愉悅的玩弄了他的菊花。結果使勁一捅,把痔核捅破了……血嘩嘩的流。

情急之下的P闖說我艹這咋整。

大夫臨危不懼,告訴他沒事,做個小手術就好。

P闖問手術得多長時間啊。

大夫說分分鐘。

P闖問疼么?

大夫說你真搞笑,有麻藥啊,不疼。

P闖問做完了能走么?

大夫說隨治隨走啊。

P闖說那今天能做么?

大夫說那不行,但是明天一早就可以,你去交錢吧。

結果P闖止了止血交手術費去了,收費窗口的小護士問明他的來意後用一種「看!行走的SB!」的眼光瞅著他,問就你一個人來的啊?P闖說是啊,這時候他還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後來我們問他,他說他覺得就在外面睡一宿,導師出差了學校也沒什麼大事,明天一早做完手術回寢室就完事了唄,平時到網咖打個DOTA包個宿不也這樣么。

然後,第二天他被按倒手術台上, 被綁上了一大堆儀器的時候,這個奇葩還覺得三個小時以後自己就能回寢室了。

手術做完了,他開始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對了……

P闖說大夫這個好特么疼啊!

大夫說對啊,痔瘡手術,肯定疼啊!

P闖說那特么為啥說隨治隨走啊!

大夫說你要想走可以走啊,只要你忍得住疼過了今天回家住就可以,定時來換葯就行。

P闖說可特么好疼啊我怎麼回家啊!

大夫說你叫家屬啊。

P闖說可我特么沒叫家屬來啊!

大夫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你沒叫家屬……

這個二貨在失聯48個小時以後,用小護士的手機跟導師通報了自己的情況。然而他們組的所有人都在他開刀的那天下午去了某地做實驗,沒人能來照顧他,也沒人能給他送手機,所以他不得不百無聊賴的躺在床上成為與世隔絕的失蹤人口……

從此這成為了我們同學聚會的保留項目,P闖只要一遲到,大家就一起盯著他的屁股笑道:P闖,你又割了菊花了!他便說不要取笑。空氣中充滿了快活的氣氛……


君生:

坐標遼寧,常年缺水,住樓房經常水壓不夠。我家三樓,我爹買了一個加壓的水泵,一般來說,只要我家的水泵一開,樓上樓下的水壓就都正常了。某天晚上,我在客廳看電視,我爸在屋裡鬥地主,樓上小哥過來敲門,說他洗澡洗一半光出熱水沒有涼水,請我幫忙開下水泵。他來的匆忙,就草草裹了個浴袍,我還能看到他白皙的鎖骨,嘿嘿~由於我爸那邊地主斗的正激烈,我就把小哥帶到廚房,打開櫃門開水泵,無奈以前從來沒自己用過,於是我伸手拉他,哎,你看看要怎麼弄啊?
這一拉壞了事了,我是盯著水泵拉的他,好死不死的拉住的是他的腰帶,本來就綁的不緊,被我一拉直接鬆開了,連帶著浴袍都滑下來一半,我愣了一秒,一把捂住眼睛。
片刻後,我聽見他的聲音,好了。
朕雖然天天開車,還收藏本子,但現實中這么香艷的場面還是第一次見啊,還在懵逼的我就這樣傻啦吧唧的蹲在地上。
他在我旁邊蹲下來,伸手開了水泵,然後輕笑道,怎麼了,我又不是一絲不掛。
老子當時心頭千萬只草泥馬奔騰而過,丫的你是沒一絲不掛,你穿的那條內褲沒比女孩子的胖次大多少。
我起身推了他一下,趕緊走趕緊走。
他就一邊看著我笑,一邊走了。
我又靠在沙發上,不自覺的又想起那一閃而過的腹肌,於是又老臉一紅,接著開始傻笑,片刻後我給了自己一巴掌,真沒出息。
朕叱吒江湖這么多年,這種場面朕就淪陷了?朕還有什麼臉面去見秋名山的父老?嘿嘿那腹肌真好看,呸,那皮膚真白,呸,有什麼好看的!

第二天,我出門,正好趕上他回來,在樓門口擦肩而過的時候,為了挽回昨天的尊嚴,我伸手戳了戳他肚子,然後就這個笑容看著他

他突然就低下頭湊近我,低聲道,鬧什麼,你要是個男的我現在就上了你。
說完又朝我笑了下,噠噠噠的上了樓。
朕又不爭氣的老臉一紅,出去後同學聚會也心不在焉,你要是個男的我現在就上了你,雖然有種低俗霸道總裁文的感覺但還是……
哎?不對,等等,你要是個男的我現在就上了你,你要是個男的,男的?

突然想起以前玩遊戲,妄圖做個萌妹子撒個嬌,有個男的說我,你要是個男的肯定是個受。
越來越不懂你們男人了,你們開心就好好吧,開心就好~

我這里是遼西啊,真心缺水啊,最慘的高中有段時間,全天停水,每天半夜供兩個小時,現在好像是從別的河引水了,情況好了很多,但還是有時候水壓不夠,弄得我現在看見浪費水的就心疼,學校洗手間有個壞了的沖水龍頭,按下去要手動拉回來,要不就一直流水,我宿舍在衛生間旁邊,每次聽見水聲我都去把它拉起來,現在走了,一直放心不下那個水管。
另外給你們普及一下水泵,有個小夥伴私聊問我,家裡水壓不好,樓下鄰居裝了水泵是不是可以蹭點水。
我家是給整條干管裝加壓泵,其他鄰居也是出了錢的,只是裝在我家,所以只要我家開了,樓上水壓也會變好,但一般人家水壓不好都是管道泵,也就是只給自己家管道加壓,那種會讓樓上樓下的水壓變得更差,所以要麼和鄰居協商合資裝,要麼自己先發制人的自己家裝,別想著天上掉餡餅蹭水。
這年頭我這么良心的答主不多了,看在我還特意打電話問了我爹的份上,有沒有胸大膚白貌美的小姐姐獎勵我點親親抱抱什麼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