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事讓你後來才發覺「好像有哪裡不對」?

問題描述:有時候做完一件事情,本來覺得挺正常的,過後仔細一想才發現 卧槽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啊…… 但是當時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比如:有個人去銀行存錢,前面有個人要取錢,然後說反正我要取錢你要存錢,那你就把錢給我好了,他說那好吧然後就把錢給那個人了…… 當然上面這只是段子。 有沒有生活中真實的經歷
, , , ,
Aorqu用戶:
據一個同學回憶:有次參加情報學院主辦的一場中日網際網路主題有關的會議,當時跟一個長輩大言不慚隨口聊了聊對網際網路的應用跟看法,那口氣分分鐘教你網際網路產業入門,直到對方掏出名片要他保持聯系……


特立獨行的腌海帶:

小時候沒有零花錢,上下學也不坐車,吃飯去我爸單位,壓歲錢全部上交……手裡一點余錢都沒有!
跟家裡說要零花錢,父母說小孩子別拿錢,不安全,需要用錢的時候就說,到時候再給。我覺得有道理啊,過兩天我就跟家裡要錢。爸媽問要!買!啥!我說零食,不給,垃圾食品吃它幹什麼……

我一看這不行啊!說好的要錢就給呢!每次都刨根問底,要買啥,說出來的又都不給買!我表示這樣沒法玩了,就商量,一天給兩毛錢,也不多,我自由支配!父母同意了…給了沒兩天,我爸跟我商量,你看哈,一天兩毛你也不夠買啥的,而且也不是每天都需要花錢,你這樣,爸給你攢著,五天就有一塊了,十天就兩塊,二十天就四塊…到時候不就能買很多東西了么!我想想也是這個道理啊!就欣然同意了!!然而啊!!我特么記不住啊!!而且真是沒啥花錢的地方,一時就想不起來存了多少天的錢了!跟我爸要,他也說不記得,然後就得從頭開始!!!到現在我也沒領過幾次!!!


caoglish:

這個經歷已經被我改成段子了:
我遇到一個女性熟人帶著她女兒散步,就了聊了一會天,聊著聊著,我就問了:「什麼時候給你女兒添個小弟弟呀。」

當時就想到不太對,這時急那時快,立馬改口再問到:
.
.
.
.
.
.
.
.
.
.
.
.
.
.
.
.
.
「你什麼時候再給自己添個老二。」


libiter:

一覺醒來這么多贊,受寵若驚啊,補充一句,沒看懂的也不要自卑,因為這個答案就是篩選污王的,沒看懂說明你的內心純凈(≧∇≦)/。
~~~~~~~~~~~~~~~~~~~~~~~~~~~~~
稍微有點跑題,剛看了《極限挑戰》,這個問題應該問問張藝興。
張藝興敲門:紅雷哥?
孫紅雷:藝興,你幹嘛?
張藝興:你房間里有雞嗎?
孫紅雷:我房間里沒雞,你這孩子怎麼了今天?
張藝興:不是,我房間里有雞。
孫紅雷:你房間里有雞?攝制組安排的?放屁呢吧?怎麼會呢?
張藝興:我不是說我怕尖嘴動物嘛……
孫紅雷:尖嘴的?哦……
不知道張藝興事後有沒有反應過來?


匿名用戶:
朱古力是來自可可
可可是樹
所以朱古力是植物
是綠色食品
是媽媽鼓勵我吃的食品


路星辰:

下班的時候我一同事把手機落在桌上了,我拿起她手機打給她兒子。

「喂,你媽手機落公司了,你叫她回來取一下。」

「啊?」

疑?這聲音怎麼那麼熟悉?我往老闆辦公室看了一眼,然後我掛了電話,默默把手機放了回去。

第二天,她還是被炒魷魚了。


匿名用戶:
高三,語文課聽寫字詞,這天老師念了個jìn luán

正值當年深陷耽美大坑不能自拔,正值當年看多了什麼虐身文什麼強致愛。
我豪氣萬千地在紙上寫下「禁臠」二字,還暗喜自己見多識廣基礎知識紮實並一邊暗自奇怪老師為什麼會考這么奇怪的詞,真是讓人有點羞恥呢嘻嘻。

然後聽寫本交上去了,和同學討論正確答案的時候忽然覺得有哪裡不對。

娘希匹,原來是痙攣。
前後鼻音不分的痛。

從此再也不敢直視那個可愛軟萌溫柔年輕容易害羞的老師。


青嵐:

上高中的時候,通過網游勁舞團認識了一個我們本地藝校的女生,比我小兩歲,互相發了照片之後,約出來玩,當時我還是處男,不太懂那些套路,並且我高中的時候比較瘦,天生皮膚白,臉上沒豆,還是有點小帥的,此為背景。

見到真人,她畫了很濃的妝,穿著日式的蘿莉裝,挺漂亮的,我的話匣子也開了,跟她去了公園,遊樂場,電玩城玩了一個白天,晚上又在一起吃的飯,快吃完的時候,
我問了一句:「你晚上有門禁吧?一般得幾點回家呀」?
她回:「啊,其實不回家也行的」。

我:「這大黑天的!不早點回家怎麼行!這個社會有多危險你知道么!」 之後就給她講了一起前幾天發生在我們本市的殺人案,目的是告訴她江湖險惡。

吃完飯為了展現男子漢的風度送她回家,快到她家的時候,她指了指旁邊的一棟樓,兩個拳頭分別放在臉龐,忽閃著大眼睛做可愛狀嗲嗲的說:「小哥哥,這個酒店是新開的童話主題酒店,你看門口的玩偶,多卡哇伊呀,好想進去看看呀」。

我一臉正氣的說:「這大晚上的看什麼看!怎麼一點安全意識都沒有呢!再說現在都幾點了?我十一點之前必須得回家呢!想看明天白天你自己再去唄!今天這是有我在可以送你回家!以後你千萬要記住!天黑了少出來!安全第一呀!

我說完後,發現她當時的表情特別凝重,石化了足有三秒。

後來我成功的護送她到了家,我覺得自己特爺們,等我到家上QQ的時候,想問她我今晚是不是特爺們,我找了半天她的QQ都沒找到

最後,我發現她把我QQ拉黑了。。。。。

http://weixin.qq.com/r/pDkuNlXEJAhbrRFV92y2 (二維碼自動識別)


陳舒璇:

小時候和我爸一起睡覺,當時大概五歲。

夏天嘛,天氣熱,睡醒後我就特無聊,到處亂摸。

突然我就摸到了一個軟軟的東西。

真的是軟軟的,我從來沒摸到過這么軟的東西。

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玩意,下意識的就繼續揉捏了起來。

那句話叫什麼來著,輕攏慢捻抹復挑 是吧?

對,就是這種手法,我玩了十分鐘。

過了一會我慢慢回過神了,我想這軟軟的東西是什麼呀?是不是床上跑來了小貓咪呀!

於是我鑽到被子里,朝著手抓的東西看了一眼。

那是我爸的蛋蛋,以及…..小象。

還好當時我只是個小孩,什麼也不懂。

下一刻,我爸醒來了,突然就跳了起來,大喊一聲:啊啊啊啊有老鼠!!!!

再下一刻,我爹看著我,露出了難以描述的表情。

現在想想,我才明白,為啥當時軟軟的東西越捏越硬。


RoccoHe:

在所有隨身物品上,都拿標簽紙貼上了手機號,包括ipad手機水瓶校園卡什麼的。
這樣如果丟了遇到好心人還能聯系我。

直到有一天手機丟了才意識到手機上應該貼別的聯系方式(눈_눈)

—————————————————
補圖,大概是這樣的



還挺好用的,長得又可愛,最重要的是撕下不留膠◝(●˙꒳˙●)◜


Aorqu用戶:
Aorqu上有一個問題:養一隻金毛是什麼體驗。我想:我的頭發是金色的啊!


賣房雇保姆:

幾年前的某一個夜晚,突然接到閨蜜打來的電話。
她在電話里吞吞吐吐,說話軟綿綿的,也不知道是想說什麼,總之莫名其妙。後來輕輕的呻吟起來。

她隨便和我閑聊了幾句,過了一會兒,她就把電話掛斷了。

有一天我偶然想到這件事,突然想明白了。她當時是在和男朋友啪啪啪。她男朋友為了助興,讓她在啪啪啪的時候給別人打電話,比如她的父母、朋友什麼的。
給別人打太尷尬,她選擇了我這個她平時最要好的男閨蜜……在她看來,只有打給我不會覺得太尷尬。

我是該高興呢,還是該鬱悶呢?


匿名用戶:
:)高中的時候是個班級倒數的學渣,還加入了早戀大軍,然後班導義正言辭地對我說,你要是好好學習期中考試考進A檔,我就不告訴你媽。
本寶寶夜以繼日焚膏繼晷刷了一個月題……
考進了A檔。

多年以後我畢業啦。
有一天我找了個新男票。媽媽對我說,好像沒有你高中那個小男朋友帥啊。
我:………………

(╯‵□′)╯︵┻━┻


文浩南:


非魚:

室友欠我95元現金。然後我說,錢你就轉支付寶給我嘛。這樣,我先給你轉5元,等下你轉一百整錢還給我哈。

_(:з」∠)_
好多人在評論區賣萌,我還是解釋一下好了。我銀行卡沒有開網銀,所以不需要提現。轉支付寶的話,不存在湊整這一說,因為我轉給她5元,她再轉給我100元這個過程等於她直接轉給我95元。


Aorqu用戶:
呃。。。。和朋友瞎聊時提到這事,朋友說也可以加到這個回答中,好吧,我就加進來吧。

前幾天坐捷運,伴隨著nán nǎn nán nán nǎn的廣播(神秘的暴露一下坐標)在捷運站邊看kindle邊等車,旁邊站著一個妹子也在等車,如圖。
正當車進站的時候,我忽然聽到旁邊傳來一句:「你的腿好長啊。」
我先看了一下周圍,發現就我倆人,於是回頭,當時她
於是我

作為一個沒被誇過的孩子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然後我鬼使神差的回復到:「哦,可能是因為褲子顏色深顯得腿長吧」。

然後剛好門開我就上車了。(她沒上,別問我為什麼,我也不知道)

朋友聽到後吐槽我說:「人家是在搭訕,你竟然就跳上車了。」


我不信!

————————————————-My name is 分割線——————————————
以下為原答案

如同Eric Dht男生被撩以後,內心活動是怎樣的? – Aorqu用戶的回答所說一樣,我在這方面好像很遲鈍,總是後知後覺的「當時「哦」。第二天靈光一閃,哎呦我去昨天她是不是…」

曾就讀於某top1000的工科學校,大二某次在圖書館自習,當時圖書館比較空,沒幾個人,我就一個人把書本還有一大堆草稿紙攤開,霸佔了一整個大桌面為己用。
正當我和書本廝殺時,走進來一個女生,環顧一周,最終坐在了我旁邊開始看書。我隨即把凌亂的書本和草稿紙扒拉到了自己這半邊,還納悶這么空的自習室幹嘛非要擠到我旁邊來呢?算了不管了,先把課後題算完。

算到一半,我順手去拿草稿紙,發現有一張被揉成一團的紙,當時心想「這是我的草稿紙?旁邊那妹子在看歷史書,也不像要用到草稿紙的樣子,估計是垃圾吧」。我就把那團紙順帶著我用完的草稿紙一起扔到垃圾桶里了。
過一會草稿紙又用完了,我就又伸手去拿,咦?我草稿紙怎麼沒了?怎麼桌子上全是紙團?我疑惑的看著旁邊的妹子,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把頭埋進了書里。
我當時忽然「明白過來」,好哇,原來是你閑的沒事干專門坐我旁邊打擾我學習浪費我的草稿紙來了,我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扔了所有紙團,把我所有東西收拾好,轉身離開圖書館回宿舍,留下一臉WTF的她。
在我打開宿舍門的一瞬間,靈光一閃,難道剛才………

前陣子五一假期去上海找朋友玩,在虹橋買捷運票時,一個妹子上前說剛好買票零錢差兩元,我借她,然後她微信轉賬給我。
我看不(you)太(yan)像(you)騙(shen)子(cai),就給她兩個硬幣,說不用還了。
她不好意思的說道「那怎麼可以,我加你微信給你發紅包吧,不然白要別人的錢不好的」。
多麼好一姑娘啊,瞬間心生好感,說「真不用了,誰都有沒零錢的時候,再說兩塊錢而已,沒關系的,而且我也不用微信支付,給我也沒用」姑娘紅著臉「那我支付寶給你也行啊」我邊擺手說不用邊瀟灑地離開了。
在捷運上時,我還在回味姑娘的笑容和不好意思的表情,腦補著孩子要上哪個幼稚園 ,生二胎時在產房為她加油鼓勁的場景,幻想著「生了孩子養了狗,嫁了女兒退了休」的生活,不禁美滋滋的心想「剛才的妹子真好,應該問她要個電話號碼或者微信什麼的。。。」
微信?

等等。。。。

某次周六晚上帶朋友去參加一LGBT的活動,認識了一位很可愛的正太系男生,相談甚歡並且了解到倆人都是單身,即撇下各自的朋友跑出去散步。結果一個不留神快午夜了,他說他家在XX,一起打車他送我回家,反正順路(當時覺得這貌似不順路吧?但也沒想太多)。

到我家院子門口後,他也下車了,說想上廁所。我就把他帶到了我們小區門口的24H的KFC(- -),然後我倆又繞著我家逛了很久很久,我還不停的問他回去遲了沒關系啊,要不要幫他叫輛車。他說這么晚了不好叫車,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而且有點渴,問我能不能去我家喝杯水。
我家客廳里喝完水後繼續和他聊天,感覺他眼皮有點打架就問他是不是困了,他忽然精神一抖,說「早就困了想休息了」,我隨即打開手機XX打車,叫了輛車,送他上車回家了。
我回到家還在考慮之後如何繼續約這個小正太出來時,收到他發的資訊「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不要臉的把自己請到你們家裡,又是上廁所又是喝水的賴著不想走,結果還是被你趕走了,唉、、、、」

作為一個電影愛好者,被朋友吐槽過說別人去電影院是去約會的,而你去電影院是去看電影的。
經某人介紹的一朋友,有點相親的性質。第一次見面吃飯的時候聊到了電影,結果妹子說她也喜歡看電影,最近剛看了失戀三十三天blahblahblah,我說好啊,那下次有空可以一起看電影。
一周後妹子約我一起去看等風來,說什麼和失戀33天有布拉布拉的關系。我查了一下影訊,發現不對我胃口,就給妹子說電影貌似評價不高也沒什麼意思。
妹子沉默了一下又提出建議說換一部電影也可以,畢竟票她已買好,同檔期肯定還有其他電影的。我又開始搜尋了一下,發現沒什麼值得一看的,為了裝一逼就給妹子分析了同檔期的其他電影導演或演員等在拍攝敘事表演等方面都有哪些不足,總結出來都不值得去電影院看,並教育妹子在沒有做好調查的情況下直接買票不是一個好習慣布拉布拉。。。。。
之後發現很久都沒看到過妹子的微信動態了,好奇點開一看,奇怪,為什麼她把我拉黑了呢?

大家猜的沒錯,直到今天我依然是單身。。。。。。

真的不帥啊,本來有個證據截圖的,但是剛才編輯的時候不小心弄沒了。。。什麼還要看照片?好吧,雖然在別的回答里爆過照。。。。

就不發!

PS:多圖預警


南宮靖明:

我又來講笑話了

今天,我在家看報紙。聽到媳婦和閨女因為作業的事,吵吵起來了。不大一會我媳婦就把女兒攆門外去了,女兒在門口喊:「開門,送盒飯。」媳婦:「沒叫。」閨女:「送快遞。老婆:「沒買。」閨女:「交電費,查水表。」老婆:「都交完錢了。」閨女:「小麗,開門,我是你王哥。」我在旁邊笑,這娘倆玩的。等等,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


卡瓦菲悠:

1.有一次躺在自己屋裡的床上,和朋友打電話聊天。

正好說到幾天後的漫展,朋友慫恿我出個cos。

我的心裡是拒絕的……主要因為懶。次要因為麻煩。

然後呢,因為漫展離我家特別近,而且朋友是一定會來玩的,加上主辦方有幾個我們倆共同的好朋友~

她就堅持不懈地慫恿我。我就堅持不懈地拒絕。

正在這時。

在廚房做飯的母後突然喊著問我,「晚上做糖醋小排怎麼樣?」

天啊!糖醋小排!那不是我最愛吃的肉類之一嗎???

正在開心的時候,耳邊又傳來朋友的慫恿,「去吧去吧……去吧去吧……」

。。。。。。

於是,我在凌亂之中,

對著電話溫柔地說,「當然好呀!」

然後對著廚房【用盡洪荒之力】大喊,「麻蛋!!!閉嘴!!!」

。。。。。。

然後,三秒鐘之後的我自己↓↓↓

聽到了這一切的電話另一端的我同學↓↓↓

過了幾秒鐘拿著鍋鏟沖到我門口的我母後↓↓↓

2.有一次上一門跨文化課程。

因為坐在最後一排偷吃麵包被老師發現,點我起來回答問題。

老師的問題是,

「如果韓國學生在教室里把掛歷地圖上的日本國土劃分在自己國家怎麼辦」。

我當時不知為什麼腦抽,回答的是,

「把教室里的地圖掛高點,這樣韓國學生就夠不著了」。。。。。。

夠不著了。。。不著了。。了。。。

(我為什麼能記住這件事呢……是因為那天晚上我仍然腦抽中……把這個自以為聰明的答案發給了當時的學霸閨蜜炫耀……然後留下了證據……orz)

於是前幾天我在翻和閨蜜的聊天記錄時,看到了這個讓我瞬間無語的答案。

這個「事後感覺不對」的「事後」,竟然是一年以後。。。。。

真的很想問一年前的自己……那天到底是……哪根筋搭錯了……

而且……

我也彷彿終於明白了當年老師和同學臉上,

被突如其來的憋笑,支配的,恐懼。

完。


Aorqu用戶:
我大一的時候,特別喜歡弗洛伊德。
為了更加理解弗洛伊德的理論,所以我買了一本英文版的《夢的解析》,認為看英文版會更接近弗洛伊德的意思,而不是被翻譯的結果。
下單之後想起來,弗洛伊德是奧地利人。
————————竟然破400了 更一次。————————
有一次幫朋友推廣app,關於找對象的。
我就跟我單身的同桌說:「快裝這個app 特別好 找對象的!我都用半年了!!」
說完之後,我才發現哪裡不對。
我單身好多年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