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令人拍案叫絕的推理橋段?

問題描述:有哪些令人拍案叫绝的推理桥段?
, ,
匿名用戶:
一天的相處時間確定一個女生是外圍女。

求妹子聯系方式的,拜託,你們是認真的嗎?我只是來分享下我的推理故事,其他的拒絕回答(認真臉)
居然還有求答主聯系方式的。。。(꒪Д꒪)ノ
————————————————————————

有一次朋友搞活動,要找漂亮的妹子做模特。因為主辦方是初次搞活動,臨時也找不到職業模特,不知道誰去哪臨時找到了一個妹子,來的時候穿著打扮十分美艷成熟,顏美,但是問了下年齡卻剛剛成年。可是一個剛成年的女孩,沒上學,自稱在酒吧做酒水銷售,為什麼能拎香奈兒呢?我一開始也沒多想,覺得就是小女孩喜歡時尚買了個假的吧。

活動過程中有些簡單的交談,我發現她很拜金。
回來的路上,年輕男生開車,我們兩坐車上,她坐副駕駛。她就一直說男生瘦,比自己的腿還細,說完伸手過去測量了男生大腿的寬度。
就是這個動作我就確定她的身份不簡單,很有可能不是做銷售,是陪酒之類。我具體描述一下那個動作。左手大拇指和食指分開到最大限度,然後放到了十分靠近大腿根部的位置,就簡單的測量了大腿寬度幾秒鐘。

你問我為什麼這樣就能感覺她不是做銷售的呢?做酒水銷售很辛苦,有時候甚至會被酒醉的男人趁機揩油,所以在異性面前防衛性很高。再者,陪酒小蜜蜂不也是為了賣酒嗎?那「酒水銷售」這個工作名稱也沒毛病。還有,試問哪個正常的女孩會摸剛認識一天的男生的大腿根部呢?即使認識很多年的異性朋友,那地方也不能隨便摸吧。雖然只是一個不經意的動作,顯然她也並不覺得不妥。
注意,就是這個不經意。我立馬得到兩個結論:
1.她對異性沒有心理距離。
2.摸大腿根部在她看來不算是親近動作,那她已經習慣跟陌生異性有很親密的肢體接觸。

當時還沒確定,覺得女生輕浮而且很有可能是性工作者吧。
接下來又發生一件事,我們去化妝品店拿化妝品,為了方便來回且節約時間,停車的時候男生停到了一個化妝品店旁邊的酒店門口。這個時候保安不幹了,很兇很大聲的問:「你們是住酒店的嗎?還是找人的,外面的車不讓停。」那時我和男生都是一臉懵逼的,腦海各種極速旋轉想要想出一個機智的說法。當我們還沒想好怎麼回答的時候,妹子開口了「我在上面開了房間的。8803號」保安一聽就沒說什麼了。我被她的反應驚呆了,我立馬又得到一個結論:她很熟悉這家酒店,不假思索能報出酒店房間號。
要知道這家酒店可是我們當地最豪華的商務酒店,工薪族不可能來這住的。

事已至此我基本已經給女孩做了個職業畫像了。

隔段時間後,從那次活動認識女孩並加了微信的朋友那裡得知,她朋友圈全是各種曖昧小視訊,露胸露腿各種撩漢。文字也是各種約不約之類的話。沒啥工作,仍然全國各地到處飛,買奢侈品。
而且給加微信的朋友是個小中產的男生哦~

朋友說「媽的原來是個外圍女呀。」
我聽完嘴角微微一笑,媽的,畢竟我也追了那麼多年的柯南。(•ૢ⚈͒⌄⚈͒•ૢ)


噗湫:

好多小可愛沒看懂,我還是解釋一下我媽的推(腦)理(洞)吧,為了方便閱讀放在原答案的後面啦

以下原答案:
長居國外,我媽不會講英文(但是聽得懂一點)
一天早上我媽叫我起床,我迷迷糊糊的用英文說了句「再睡五分鐘」
從此以後我媽看我的眼神就不對了。。。

真正原因是有時候在實驗室通宵,實在受不了就會睡一會,到時間了同組隊友會叫醒你。這鍋我不背啊!!!

——-分割線是這樣的嗎——
正常情況下唯一會叫我起床的人只有家裡人,然而我跟家裡人是說中文的。所以如果我下意識用英文說「再睡五分鐘」,那麼真相只有一個!就是:
「這小逼崽子是不是跟別人一起睡過!」

有人說因為這是誤會所以不算讓人拍案叫絕的推理。我覺得這個推理99%的時間都很准啊,因為。。。
正常人怎麼可能組隊在實驗室過夜啊!!!


茶茶:

她坐在公車上,想讓人幫忙把票錢傳到投幣箱。
一個女人站在旁邊,應該怎麼稱呼她呢,是該用「你」還是「您」呢?
她想了想:馬上到底站了,也就是說她跟我同一站下車,也就是說到我家附近了。
這個女人手裡拿了一瓶紅酒,也就是說她去跟男人約會。
這瓶酒看起來很貴,也就說她應該去見一個帥氣的男人。
在我們的小區附近,一共就住了兩個英俊的男人,我的丈夫和我的情人。
她不可能去見我的情人,因為我現在去見我的情人。也就是說,她去見我的丈夫。
我的丈夫有兩個情人:卡佳和奧利佳。
卡佳現在出差了。
「奧利佳,麻煩幫我把票傳到投幣箱吧。」
女人驚呆了:「你——怎麼知道我的?」

———————— 分割線 ————————

Aorqu首答竟然這么多贊,小透明好方……

這個段子不是原創,我找了很久出處,但沒找到。
第一次見這個段子是在幾年前了,所以評論里提到的《陳翔六點半》應該也不是原創。

最後祝大家每天都開心~


Echo:

背景:班級郊遊,在一家農家樂里吃飯。

農家樂主人養了一隻狗,正悠哉的啃骨頭,室友拉著我出去逗狗,走到狗跟前時,狗突然就叼著骨頭換了個地兒啃。

室友一臉神秘的問我,你知道它為什麼挪了個地兒嗎,我搖搖頭,不知道。
室友一臉開心的說,因為它怕你搶它骨頭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 一臉茫然兩臉茫然三臉茫然…

好有道理啊!不容反駁!但,你為什麼會怎麼知道?室友想都不想便脫口而出,如果我是狗我就這么想的。

然後我們兩個人一臉茫然兩臉茫然三臉茫然…

我開口了,可為什麼我做不到這種換位思考,室友沉默了。

我又開口了,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感應到了前世的鄉愁吧。

於是,室友陷入了沉思…


鄭偉鵬:

余秋雨《綁匪的紙條》:

我是長年的旅行者,一年中有一大半時間在路上,因此家裡不訂報刊雜志,訂了也沒法看。說來慚愧,我讀的報紙大多是機場、碼頭隨買隨丟的那些刑偵破案讀物。選擇的標准有兩條,一是材料必須出自於正規的法務機關,二是必須真人真事,如實報道,不能有文學描寫。一般所謂的「法制文學」,我還來不及去看。

讀這些刑偵報道,原來只是為了消磨時間,後來幾乎成了習慣。也曾自警是否閱讀品位下墜,但仔細一想又覺得未必。歷來我接觸最多的是藝文作品,而當今許多藝文作品的通病是虛假而又令人厭倦;這些刑案報道正恰相反,既真實又有吸引力。這種巨大的逆反帶給我一種興奮,有時甚至還想推薦給文化界的朋友也屈尊讀幾篇。

當然,我讀這些報道還有另外一個目的。在這些充滿暴力和血腥的字裡行間,我看到的不是一個與普通人的日常生活相隔絕的怪異世界,而是處處與我們的身邊相連。刑案是生活的極端狀態,而極端狀態總會集中社會神經的末梢,關及正常部位的痛癢,具有不少思考價值。

你看手邊正好有一份法制文摘,刊登了1979年8月1日在湖北省破獲的一起綁票殺人案,讀起來就很有意思。

這起綁票殺人案其實早在8年前就發生了,偵查了很久沒有結果,基本上已成了一個舊年懸案,擱置在那裡。去年,一位名叫吳忠義的刑偵專家隨手翻閱舊案卷,偶然地發現案卷中保留著一張綁匪寫的紙條。他先匆匆瞟一眼,突然若有所思。很快,他決定重新偵查此案,而偵查的範圍,劃定在受過高等教育的人中間。

究竟是一張什麼樣的紙條給了刑偵專家一個重新判斷的機會?

那張紙條上其實只寫了19個字,6個標點符號。其文曰:

過橋,順牆根,向右,見一亭,亭邊一倒凳,其下有信。

寫這張紙條的罪犯是在向受害者的家屬指點藏信的所在,他竭力想把句子縮到最短,減少信號量,但他忘了,文字越簡縮越能顯現一個人的文化功底。

請看這19個字,罪犯為了把藏信的地點說清楚,不用東西南北、幾步幾米的一般定位法,而是用動詞來一路指引,這在修辭上顯然是極聰明的選擇。四個指引詞,「過、順、向、見」,準確而不重複,簡直難於刪改。特別是那個「見」字,用在此處,連一般精通文字的寫作人也不容易辦到。多數會寫成「有」,但只有用「見」,才能保持住被指引者的主觀視角。更有趣的是,這個句子讀起來既有節奏又有音韻,在兩個「二三」結構的重複後接一個「五四」結構,每個結構末尾都押韻,十分順口。罪犯當然不會在這里故意賣弄文采,只能是長期讀古文、寫舊體詩的習慣的自然流露。如果他自己發覺了這種流露,一定會掩蓋的,但他沒有發覺,可見實在成了一種表述本能。時至今日,能有這般表述本能的人已經不多,因此偵查的範圍可縮得很小。

那地方有一所大學。很快破案,罪犯是一個大學教師。

誰揭發了他?文化。


eml:

高中時某天一大幫親戚在一起吃飯,吃完後我和同歲的堂兄和表弟一起出去走走,遛彎消食

正好被一親戚家的小孩子看到了,跑過來問我:「哥哥,你們三個人中你的成績一定是最好的吧?」

我十分驚奇,難道我已經達到腹有詩書氣自華的地步了嗎?遂問其故

小屁孩答曰:「哥哥你看你人長的這么矮,長得也不好看,衣服也穿的這么土,卻還敢走在這兩個帥哥哥中間而且不顯自卑,所以我敢肯定,你一定成績很好!」

我,我,要不是看你是親戚家的小孩,看我不削死你!


Mr.JOY:

關於評論里提出的問題,我在這里做個統一回答

Q1:不就是個分班嗎,喜歡就去追啊
A1: 其實我並沒有說過我喜歡她,我當時心中有人的情況。有意了解者,詳情參考我之前的回答。

Q2:喝雞湯為什麼不是懷孕墮胎了?
A1: 女神是一個潔身自好的人,家教很好,應該是不會出現這種狗血的事。況且,墮胎了,就休息兩天來學校?

Q3: 你不喜歡她,為什麼還叫她女神(有些人看了Q1之後,可能會有這個問題)
A3: 我一般管長得漂亮,性格不錯,作風端正,氣質卓越的女生,都叫女神(四點符合任意兩個就是)

(至於鯽魚豆腐湯適不適合剛開刀的人喝…..我有印象我媽這么說過。是真是假就不曉得了)

(鯽魚湯確實有利於傷口癒合啊)

————————————————————-一點點打出來的分割線—————————————————–
以下是原回答

想起了高一的一件事

那是我的同桌還是班裡的女神,真的女神。然後有天女神心情很低落,眼睛紅紅的,還有黑眼圈。我問她什麼,她也不說,我也就沒在意。

直到中午,我看見她用手機搜雞湯的做法。這時候,我嗅到了一絲絲不正常。

女神十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人,做飯與她根本不沾邊。在聯想起她前兩天請假。

雞湯一般是補元氣,給病人喝。眼紅紅的應該是哭過,再加上心情低落,應該是家人生病。而且黑眼圈,病人應該是需要陪床的程度。綜上,大概率是開過刀了。

真相只有一個。

我假裝不經心的說,其實鯽魚豆腐湯更利於傷口癒合。

女神瞪大眼睛,一臉詫異,問:「你怎麼知道?」
我聳聳肩,把推理過程說了一遍,裝了個滿分的逼。

果然,女神阿公急性心梗(好像是這個),做了個支架,然後她在醫院陪了兩天(女神和阿公感情很好)為了不耽誤學業就來學校了。

然後我和女神關系突飛猛進,再然後,就……換位了,沒多久,就分班了。

GG


段小白:

我覺得這期福爾摩斯獎應該頒發給廣大網友了。
簡單解釋下,微博評論的排序是根據點贊數從多到少排序的,某位博主應該是覺得自己在眾多微博評論同時@兩個人應該不會被人發現,而恰巧網友發現了這位博主評論同時@了兩個不同的微博賬號,根據原微博的內容推斷出該網友腳踩兩只船,廣大網友一路狂點贊讓他的兩條微博評論置頂,見證了這位腳踩兩只船的渣男的誕生。
你們覺得呢?


nieie:

跟前男友在一起的時候
有一次電話打不通
後來他醒來告訴我 用手機看小說看睡著了
然後馬上用自己的手機拍另外一隻他平時不插卡的手機上小說頁面的照片
然而 我從手機鏡面上反光看見
反光出來的燈不是他家裡的燈………
然後
我明天可以過雙十一了


匿名用戶:
老公的朋友,和我們關系算是比較熟,40多歲,單身,沒有結過婚,這是前提。

某日接到他的電話,語氣輕松地說在醫院呢,腿摔傷了,讓我們幫他處理點事情。考慮到他一人在外連個家人都沒有,所以我們就趕快過去了。

到了才發現,這貨哪裡只是腿摔傷了?分明是全身都摔傷了。頸椎腰椎腳踝尤其嚴重,簡單一句話:全身上下,只有頭還能動了。

我們嚇了一跳。朋友卻非常開朗樂觀,看不出一絲悲傷。問他怎麼了,他就說下樓梯時不小心摔倒了。

從醫院出來,老公感嘆一定要多小心,我說:你還真信他說的?他肯定是自殺。
此話一出,老公震驚了:怎麼可能?自殺他能那麼樂觀嗎?

我說:就是因為太樂觀了,不合邏輯。
且不說這么重的傷究竟得多高的樓梯才能摔成這樣,單說一般人突然受此難就算再樂觀也是強顏歡笑,而他不是,能感受到他的笑容是真心的,嗯,真心的笑容。透著對生活的感恩與滿足。
只有一種可能,他想自殺,從很高的地方跳了下來,可是跳下後又後悔了,所以,在他發現自己僥幸還有一條命時,才會發自內心地感恩,快樂。

聽完我的話,老公也感到疑惑,但依然不認可。說相處那麼久,從沒有聽他說過要自殺啊。

我又說:不過這樂觀只是暫時的,很快就要面對真正地現實了。

我們依舊每天去看他,但是尊重他的意見,並沒有去追問受傷的真正原因。

直到他恢復的沒有大礙時,他才自己說:你們知道嗎?其實我當時是自殺。從橋上跳下來的。是在出去旅遊時突然間一個念頭過來,就覺得下面特別美好,跳下去生活就幸福了。

PS :朋友後來身體恢復的還可以,就是留下後遺症腿瘸了。


王京京:

背景:我老爸是一名法官,小時候每天電視機都會被他霸佔(以至於一起來看流星雨,仙劍系列都沒看過,一度和小夥伴們沒有共同話題 ),老爸就期期不落的看午間新聞,今日說法,新聞聯播……

正題:某天好久沒聯系的表哥很突兀的打了個電話,整個過程前言不搭後語,一會兒說自己在學校,一會兒又說自己和同學在天津打工。(我們都知道他在江蘇上大學,那年的暑假他也沒回家。)

掛了電話,我爸敏銳的法律意識一閃和多年看電視積攢的經驗,再想了想近年來傳銷事件頻頻發生,最後一拍大腿「這小子該不會進傳銷了吧!」

接下來那幾天我爸先將自己的想法告訴表哥的爸媽,又穩住他們的情緒講「你家那小子要是要錢千萬別給,傳銷里的人便會想著他們養一累贅就放了(就是這么直 )。」又一點點的湊表哥給出的資訊得出他很有可能在天津靜海區(木有地域黑)。

然後我老爸一邊打電話暗示表哥看準時間安全逃出來、錢財都身外之物,一邊又聯系自己在北京的熟人,萬一表哥順利逃出來讓那人幫忙照看幾天。

再後來我表哥趁著和傳銷中的人外出,在公車上快關門的瞬間逃脫了,又在我爸的安排下順利回到了家中。(有點像電影情節……唉,畢竟人生如戲啊!)

後來的後來,我爸再霸佔電視機都不會收到來自我的凝視hiahiahiahia


肉偷偷:

我在朋友圈發了一個漢堡店的圖片,曬了一下漢堡,說:「店家很好,漢堡超大,一個吃不了」。過了一會兒朋友都來問地址,問好不好吃。只有我出差在外的老公回了一個:「是不是發朋友圈有優惠啊?」

沒錯,送一個玻璃杯。哈哈哈


我老公推理的過程是:1、這個漢堡,我顯然不夠吃。2、沒有跟老公報備,丟下嗷嗷待哺的寶寶,就跟閨蜜跑去吃飯,大秀朋友圈肯定是圖優惠忍不了。。。。。。。沒錯,我就是窮困苦逼的小公務員沒錯。


老司機會翻車:

放兩個看起來是抖機靈,其實真的很讓人拍案叫絕的推理!!

1、一女子在上海捷運里吃酸辣粉,網友們對於這位沒有貭素的女士到底來自哪裡在做了大量排除後進行了精準的推理…

2、如何判斷一個人是不是gay…


謹言春暉:

算是自己的經歷,剛剛念大一的時候和朋友去迪士尼玩兒。其中一個關系不錯的女生A帶了一個cartier的戒指,另外一個女生B也考慮要買一個所以就提出要A取下來給她看看。當時我們正在逛一家紀念品店,出來的時候A的戒指就不見了。
A很著急,因為好像那是她爸爸給她的禮物,B一臉不知所措,也不確定自己是否歸還了A的戒指,A和B都覺得找回沒有希望,但還是把禮品店每個角落都找了一遍。
我清楚的記得在進禮品店之前我們每個人買了一個冰淇淋,B右手拿著冰淇淋墊著紙巾並且右肩掛著一個小包且並不是斜挎,在進禮品店的時候冰淇淋並沒有吃完,而且提出看戒指也是在禮品店且是用左手接過去的。但是出來的時候冰淇淋和紙巾都已經不見了我猜測可能戒指是和冰淇淋一起被扔了。因為垃圾桶很矮,在右手有東西且掛著包的時候,女孩子蹲下丟東西很可能導致包包滑落,所以這個時候她有可能把吃完的冰淇淋棍子和紙巾挪到左手,用右手去支撐包包,丟的時候連同左手的戒指一起丟了。
我注意到禮品店四通八達有四個門,每個門周圍都有兩個垃圾桶,在看戒指的時候我記得我們是靠近賣熱狗的鋪點,我就拜託熱狗店的店員幫我們翻一下垃圾桶,本來是想要個一次性手套自己翻,但是店員很熱心的幫了我們。由於那會兒才一點,12點的時候垃圾箱被清理過,所以垃圾並不是很多,這些都是我在翻找之前詢問過店員得知的,也判定不會因為垃圾回收找不到戒指,但是很可惜兩個垃圾桶都找了卻一無所獲。
我反覆和B確認還原丟紙和冰淇淋的場景,很遺憾B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大家都覺得是遺失了,我重新站到給戒指的地方往門外望去,發現站在這個地方向外看是看不見門兩側的垃圾桶的,只會看見熱狗店門口的垃圾桶,我再一次厚著臉皮請求熱狗店的小哥幫忙翻找垃圾桶,當然在此之前我確認過半小時內垃圾桶沒有被清理過。這一次,小哥翻到了戒指,雖然混合著各種詭異的醬料,但是好歹是找回來了。
人生第一次福爾摩斯模式開啟,A問我為什麼那麼篤定是丟在垃圾桶不是掉在禮品店,其實是因為禮品店的裝飾,都是掛著的東西沒有檯子,估計是為了節約空間,如果手上有東西也是沒有地方放的,也不可能說遺落在禮品店。如果是掉在地上,有聲響不可能一點注意都沒引起。再者戒指丟和冰淇淋吃完,我記得並沒有間隔太久。
Aorqu小透明首次回答。

************************************

感覺挺多人在評論區覺得讓熱狗店小哥幫忙翻垃圾桶有點不好,這里要稍微解釋一下。首先,我只是想要幾副一次性手套去翻,但是在我向熱狗店小哥闡述完事情經過後,熱狗店小哥很熱情地表示願意幫我們翻找,我們也就欣然接受。在我前面的敘述里並沒有很清楚的說明這點我很抱歉,且十二點剛清理過垃圾,那個時間垃圾真的也不多,當然這不是借口。事後我們也在熱狗店買了熱狗並且給了小哥哥蠻高的小費,不是說你幫我翻垃圾我給你錢,銀貨兩訖,我們只是單純地為幫助過我們的人做點什麼,哪怕是支持一下人家的工作。
可能有人會問,我也可以拒絕幫助自己翻,對不起我不是一個矯情的人,有人願意幫助我們,且在我衡量過我們能為這份人情付出同等的幫助情況下,why not?我不是聖人。


淡定哥:

我一般上來就是看看,不說話的,沒想到這次收到了這么多贊和評論,有點小激動了~

就網友們的提問我簡單交代一下:

1.我上大學之前都是住在這個大院兒里,因為現在那個地方仍然是部隊,我不方便說太多,坐標山東青島,部隊是陸軍,以前是坦克團。

2.後來爸媽知道我偷偷跑回家,我確實被揍了,但不是小夥伴們想的那樣。晚上我爸媽回來,問了我具體情況,我就說我肚子疼,老師讓我回來的。後來被揍,是這件事兒過去一兩個月了吧,那次回來直接撞見我爸了,他們外出海訓,他回家收拾東西。哎~~屁股痛~

3.再就是小偷,我們那裡經常有社會青年在村子周圍晃來晃去的(當時部隊周邊都是農村,現在被開發的不錯了已經),他們也偶爾會來部隊家屬院兒,偷雞摸狗,這里我解釋一下,我們的家屬院兒離真正的部隊軍營中間大概有四五百米的距離,中間有一條柏油路。家屬院是正方形,有一個南門(面朝村裡的馬路),一個東門(面朝軍營)各一個站崗的,所以西面和北面都沒有人看。圍牆很矮也就一人高(我們出去上網咖回來怕被叔叔阿姨撞見,偶爾也會翻牆進來)

———————————-————我聽說你們還有分割線這一說————————————-

既然客觀願意看,那我再說一個上高中時候的事兒

高中時在外地上的,住校,高一剛去,我們宿舍有個同學丟了錢包,錢包里有400塊錢和飯卡等各種證件,還有一張學校發的銀行卡。那時候,宿舍樓里根本沒有監控,直到我們畢業,好像樓道里才有了幾個監控。這個同學沒有跟老師說,自己在宿舍里找,未果,後來跟我們宿舍人說了,我們為了洗清嫌疑,都各自把東西翻出來讓他自己找,未果。

我:你什麼時候發現找不到的?

友:晚自習回來,就找不到了,我要去超市買蚊帳,所以著急回來,第一個進門的,就沒了(說到這里,我感覺舍友都要哭出來了)。

我插一句:2004年在一個並不富裕的城市裡上高中住宿,400塊就是一個月的生活費!

我:這期間我們都在上課,沒人回來過,應該不是我們班的同學。

這時候我發現,宿舍地上被踩得很臟,是那種泥水漬的臟,然而並沒有下雨,那麼,哪裡來的水呢?我讓舍友都脫了鞋看看自己鞋底,沒有人踩到過水。宿舍也沒有其他同學來串門。所以這個污漬應該是外來的,很有可能就是小偷的。水漬還沒干,說明時間不長,應該就是晚自習的三節課。

宿舍門鎖沒有壞,不是撬門進來的。難道有鑰匙?

我跟丟錢包的舍友跑下去到一樓問樓管大爺

我:大爺,我同學丟了點東西,我想問問晚自習的時候有沒有人來過宿舍。(宿舍樓有大鐵門,上課時間都是鎖著的)

大爺:丟了啥啊?要緊不?跟老師說了么?

我:大爺,跟老師說了,老師一會兒就過來。

大爺:哦,沒人進來過,都是晚自習以後我才開的門。

我突然靈光一閃!有飯卡!飯卡同樣也可以在超市消費!我拉著同學就往樓下超市跑!宿舍樓出門右轉,十幾米就有一個超市。

我讓他在門口守著,男的!買的東西特別多!腳印有水!

我自己進超市裡面去找,果然,瓷磚地面上有一層淡淡的泥水幹掉的痕跡,來過!

找到了,正在排隊結賬,瘦小,穿著樸素,提著滿滿的兩大籃子(小超市沒有購物車),我讓同學進來,我同學上去就要抓人,我拉了他一把:等等,萬一不是呢。

友:那萬一跑了呢?

我:等他結賬。

我倆裝作在門口等人,等他結賬的時候,我跟舍友「迅速出擊」,當場抓獲拿著我舍友飯卡準備交錢的小偷。我舍友抓著他胳膊,我一隻胳膊搭在他脖子上,稍一使勁兒,用自我感覺最兇狠的語氣說:小子你可以啊。

他立馬來了一句:我TM就叫王XX!(飯卡上寫著班級和名字)

我當場愣了兩秒,因為是新同學,我都還沒熟悉我舍友叫啥。

然後我才勒著他脖子往超市外走。

我:我TM問你叫啥了么?!

高二的,據說經常在宿舍裝病偷東西,沒有鑰匙,是從宿舍門上面的窗戶爬進去的。

———————————— 以下是原文———————————————————————

自己小時候的推理,不算拍案叫絕,但真真的是救了我一命。

先交代一下背景,免得有人噴~

1.國小五年級,我們班周三下午是一節體育課,一節勞務課,我們老師都是提前到中午放學的時候,就布置作業,因為我們下午上完體育課就上勞務課(勞務課是在操場另一側的教室,不在教學樓),下課就直接放學回家了。所以,每到中午,我們就背著書包走。

2.小時候家離著學校很遠,但是有專門的班車來回接送,這個班車不是現在的校車,而是我們大院兒里的家長們一起組織起來的,專門接送我們大院兒的孩子上下學的,是那種大巴車,一共有二三十個人呢,都是我們一起玩兒大的小夥伴。

3.我們國小每周三下午,一、二、三、年級的同學能休息半天,下午不上課,我們班剛好下午是體育和勞務,所以,我就經常不上課了跟著低年級的小夥伴混班車回家。

4.爸爸是軍人,但我們住的地方是家屬院,不是不對的軍營,家屬院都是軍人家屬,有一個門崗,但是基本啥也不幹。

以上是背景,那天下午我又偷偷跑回來了,我有家裡的鑰匙,但是沒開門進去,我就發現不對勁。首先,當時住的是平房,有兩道門,一個是屋門,屋門外有一個紗窗門,用一根彈簧連著的可以自動關上,但是紗窗門年久失修,自動關上的時候關不齊,門邊會磨再地上停下,為了不被風吹開,我爸媽在出門的時候一定會用手推進去。我爸是軍人,這個習慣不用懷疑,很多年了,我媽上班比我爸早,所以,這個門如果是在我回來之前,一定是關好的。(這一條在我多年的大院兒生活中無數次驗證了爸媽是否回來過,屢試不爽)

但是現在,這個紗窗門沒關好!也就是說,有人開了我家門,透過紗窗我看到屋門是關好的。我爸是軍人,再下班前是不可能回家屬院的,最有可能回來的是我媽,但是我媽是騎單車上班,如果她回來了(雖然她一般也不會上班途中回家),那麼單車應該在院子里的小屋裡。為了驗證一下我媽是不是在家(如果被發現偷偷跑回來會挨揍的),我沒有開門,走向了院子里的小屋,打開屋門,沒有單車。也就是說,不管我媽回沒回來過,現在家裡一定是沒人的。就在我從院子里出來準備回家的時候,發現家裡的窗簾是拉上的,這個很不常見,而且我發現,窗簾動了一下!!!我擦,當時我那個心情,窗戶和門都是關上的,不可能有風吹。也就是說,屋裡有人,而且不是我爸媽!(我爸回來的話,紗窗門一定是關好的!我媽回來的話,一定有單車!)

我果斷整理了一下腰帶,提了提褲子,讓自己看起來像是上了個廁所,從容淡定的走出院子,走到大院兒門口站崗的那裡,家屬院有兩個門,兩個當兵的每天站崗,但是也基本不管什麼事兒。我跟站崗的說了,我家裡可能進去賊了。

他跟我來到我家,讓我拿鑰匙開門,我剛把鑰匙插進去要開門,門突然就開了,沖出來一個中年人,一把推開我就要跑,那個當兵的也不含糊,抬腳一下給踹倒了,然後抓著他手背再後面問他是誰幹啥的。

後來,我知道這個人是個小偷,部隊附近村裡的無業遊民。

國小五年級,走到門口,拐進院子進小屋看一眼出來提提褲子去找門崗。前後不過一分鐘。


郵心:

我高中的時候,有個qq號來加我,叫南瓜。加完後也從沒聊過天。但就是老來我空間看,給我點贊啊啥的。

最開始我進那人空間看啥資訊都沒有,我就以為是個小號。

但是後來越來越覺得不對勁,誰的小號用的這么勤快啊,幾乎每天都線上。

於是我就跟她聊天。我問她是誰,她說是亂加的,不認識。我說,那我就刪人了。然後隔了很久發來一段話,類似是一個學校啊,做個朋友啊,聊聊天啊什麼的。

然後我又繼續跟她聊,開始問一些能立刻反應過來不用編造的話。比如聊聊什麼東西好吃,最近天氣怎麼這么熱啊之類的。

聊了幾個回合之後,我問「你是我媽吧?」
她剛開始還裝傻不承認。
我就說「你這回復的速度也太慢了,等你回一句話,我一個廁所都上完了,現在年輕人哪有打字這么慢的,除非你是用寫的。」
然後幾十秒後「我回的慢就能說明我是寫的?你爸打字不也慢嘛。」
「噢,那你就是我爸。」
「我不是,我是你媽。」

――――――――――――――――――――
哇,竟然這么多贊了,那我再講個我媽的神推理吧。

以前我還是個長發菇涼,頭發離及腰不遠的長度吧。某天心血來潮去把頭發給剪了,不比男生頭發長多少,還染了個綠頭。

由於我爸媽不太贊成我剪頭發,我就準備瞞著她們。我和我媽一周基本視訊個兩三次吧。我剛剪完頭發那天,她就給我發視訊,我就隨便找個理由給拒絕。

好了,第二天又來找我視訊。我也給拒絕了,理由是我要去洗頭洗澡,然後她說好吧她等我。我沒辦法了,只好洗完時候用個頭巾把頭發包著,還特意鼓搗的大一點。看看鏡子,恩,滿意。

然後,我發視訊過去,她一看到我,開口就是你剪頭發了???

我哪能承認啊,至少得讓綠頭褪色了在告訴她吧!

你平時洗個頭都要半個小時,你今天挺快啊,還把頭發包著,帕子都塌了。

我。。。

只好認了,然後她讓我把頭發放下來給她看看,我從視訊里看到我那一頭雞窩似的頭發簡直滑稽!我還準備跟她解釋呢,她啥都沒說直接就給我掛了。

好久好久她都沒理我,等我一個月以後綠色褪了些回去,她還整我。回去四天,就給我做了兩頓飯,我都是舅舅家,姨家的到處蹭!回學校的時候少給了我五百塊生活費,還跟我講我爸說這段時間沒錢先將就著,反正吃飯是夠的。。。

我。。。


匿名用戶:
被他發現了。
我們在一起了
嘻嘻
祝好


Edmond Van:

十六年前的一件小事,2000到深圳,01年搬到南油B區,搬完家跟老哥下樓去沃爾瑪買東西,A區長路邊上幾個年輕女子在道旁樹下聊天,一個兩歲左右的小男孩蹲在樹根下,一粒一粒撿一把大米。往前走了二三十米,無意識低頭,發現前面樹下也有一把大米,愣了一下我撒腿跑回那幾個人跟前,說這是誰的小孩,趕緊帶他去醫院檢查一下,幾個人包括跟過來的我哥都愣住了,我說這樹下的大米肯定是老鼠藥,孩子不知道有沒有吃到嘴裡。大人們臉色都變了,馬上把孩子手裡的大米打掉,帶著孩子匆匆走了。回來後找管理處的人問了一下,果然是集中撒了耗子葯,隔幾棵樹撒一把,但不是大米,我高度近視沒認出來而已。
老哥對我瞬間的推斷驚嘆不已,說實話這是我第一次見到耗子葯的真容。


蘿卜纓子:

某次下班回家,照例先去和貓玩。老爸在旁邊看電視,突然問我:中午沒在食堂吃?吃什麼好東西了?
我:???爸你咋知道的?
我爸:平時貓都不理你,今天主動蹭你,說明你肯定又在外面摸小野貓了。你晚上準時回家,肯定是中午摸的野貓,單位食堂沒有貓,那就是中午打野食去了。
我:……邏輯嚴謹,惹不起惹不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