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令人拍案叫絕的推理橋段?

問題描述:有哪些令人拍案叫绝的推理桥段?
, ,
小十七:

武林外傳秀才智斗姬無命!!

姬無命:你這個禽獸。(走上樓梯)
秀才:別過來,子曾經曰過,武力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
眾人:什麼子?
秀才:呂子!

姬無命:你想怎麼死,我成全你。

小郭:(閃出來)排山倒海,(被小姬用胳臂肘制住)哎喲。

姬無命:下回出招,用不著先喊,(轉身對秀才)拿命來。
秀才:慢著,殺我可以,但得先說明白了,我到底是死在誰的手裡
姬無命:廢話,我呀。
秀才:我,是誰?

姬無命:我怎麼知道你是誰呀?
秀才:(笑)問題來了吧。

姬無命:你,什麼意思啊?
秀才:這得從人和宇宙的關系開始講起了,(兩人走下樓梯)在你身上長久以來,一直就有一個問題在纏繞著你。
(二人走到桌旁)
姬無命:什麼問題呀?
秀才:我,是誰?
姬無命:這個我已經知道啦。
秀才:不,你不知道,你知道嗎,你是誰,姬無命嗎?不!這只是個名字,一個代號,你可以叫姬無命,我也可以叫姬無命,他們都可以,把這個代號拿掉之後呢,你又是誰?
姬無命:(已經被說傻)我不知道,我也不用知道。

秀才:好好,那你再回答我另一個問題,我是誰?
姬無命:這個問題已經問過了。

秀才:不,我剛才問的是本我,現在問的是自我。
姬無命:這有什麼區別嗎?

秀才:舉個例子,但我用我這個代號來進行對話的同時,你的代號也是我,這意味著什麼呢?這是否意味著,你就是我,而我也就是你。
姬無命:這,這,這個問題沒什麼意義嘛。
秀才:(起身)那就問幾個有意義的,我生從何來,死往何處,我為何要出現在這個世界上,我的出現對這個世界來說意味著什麼,是世界選擇了我,還是我選擇了世界?

姬無命:夠了!

秀才:(坐到桌子上)我和宇宙之間有必然的聯系嗎?宇宙是否有盡頭,時間是否有長短,過去的時間在哪裡消失,未來的時間又在何處停止,我在這一刻提出的問題,還是你剛才聽到的問題嗎?
姬無命:(怒)我殺了你!

秀才:(壓住姬無命)是誰殺了我,而我又殺了誰!
姬無命:(沉思良久)是我殺了我!
秀才:回答正確,(坐到小姬對面)動手吧!
姬無命:啊!!(雙手拍向腦門,倒下)
秀才:(長舒一口氣)他不會再醒過來了吧?
老白:(探探小姬鼻息)應該不會了。
小郭:這,這算是個什麼說法呀?
秀才:(擺pose)知識就是力量。(眾人鼓掌)

謝謝你們這么漂亮這么帥還為我點贊❤️。。

侵刪


柳拾琉:

算是強答吧

初二的時候去外地玩一個假期,我們一家三口和一個認識很久的姐姐合租的房子,她雖然有孩子了但是也是很年輕所以我一直姐姐姐姐的叫著,關系也不錯。

有一天我一個有親戚阿姨帶我出去玩,回來的時候直接在她家留宿了,一直在玩阿姨的筆電,到凌晨十二點半左右,姐姐突然小窗我。

「你在哪啊?」
當時並沒有覺得奇怪我沒回家她好奇我去哪玩了也正常

「啊出去玩了,在王姨家住。」

「你王姨有網銀嗎?」
那個時候我對網路支付沒什麼了解,單看桌面上有個某銀行網銀就回了句有啊。

「你姐我看中個包,錢不夠了,能轉幾百嗎?」
其實當時真的信了,這個王姨和我姐姐還有我的父母都是同事關系,甚至因為不會操作變得很焦急,想叫醒阿姨幫忙弄一下,結果不好意思去打擾阿姨,就沒有去。

盯著熒幕想著怎麼能幫到姐姐的時候發現有些不對勁。

首先我姐不會用「你姐我」這樣的自稱開頭,不管是在生活中還是在網上都不會這么說。

而且我姐也是很喜歡網購,她也認識阿姨不可能不知道阿姨有網銀。

那很可能就是號被盜了

如果號真的被盜了,這個人會知道這個QQ的主人是女性我不驚訝
因為我姐是范冰冰的鐵粉,頭像也是范冰冰的寫真,QQ皮膚看上去也是一看就知道是女性。

但他怎麼就知道我和這個QQ的主人平日里是姐弟關系?我姐給我的備注我知道就是我的名字。

除非這個人在我姐的列表裡!我們有時候會發一些玩笑說說互相@,如果他看過這些說說的話,自然會知道我們之間的關系。

我姐的空間就那麼幾個常客,而且都是之前的女性同事和朋友,這我是問過的,說明這個人跟我姐不是很熟!交情不是很深。

我姐的兒子也才四歲,如果不是很熟的話聊天的次數應該不多,聊到孩子就更不可能了。

冷靜的思考後我直接問了一句話
「你女兒睡了沒」
我等待回應

「啊能不能轉啊」
他在岔開話題
而且他不敢確定這個QQ的主人有沒有孩子


我就試著讓他放下戒備,因為我怕我真想多了,我想確定一下我的推理正不正確

「啊挺長時間沒看見你們一家了,上次看你家女兒走路還不利索呢,不愛睡覺,這個點沒鬧挺吧,應該睡了吧?」

「睡了,能轉嗎,我著急用。」

睡個錘子你睡!我姐只有兒子哪來的女兒!

果斷舉報
賬號臨被凍結前還給我留了句cnm

第二天我回家的事把怎麼想的跟我姐一說,我姐想了半天想起來之前因為遊戲賬號需要幫忙還是怎樣就把密碼給了一個人,不是很熟,我姐小窗那個人,那個人就直接把我姐刪了,果然沒猜錯。

除了成就感以外,還get到一頓零食,美滋滋。


漢水秦風:

自己帶綠帽子的事。
前前前女友,一日,女友出去玩,說好12點前回來,中間通話一次,在喝酒。十二點半打電話,關機,想著回家睡了沒在意。快一點接到女友電話,沒人說話,對面亂糟糟的,走路的聲音,聽到她跟男的聊天,聊的好不精彩,估計應該是在包里不小心接通,因為一直有金屬碰撞的聲音,應該是要是。
按住怒火,繼續聽,去ktv唱歌,要小包,(小包草泥馬)。聽到她說(大包298一小時也太貴了,草泥馬,你還挺窩心),隨後聽到音樂聲音變小,五分鐘後,又問小包,嗯,換地方了,沒聽到回答,隨後安靜,應該是進包間了,隨後電話被掛斷,應該是進包間玩手機被掛斷。
隨後女友電話過來,問我是不是打電話了,對面很安靜,答曰沒有,不小心按錯了。問她在哪,說在姐妹家,(草泥馬)。讓她早點睡,隨後掛斷。
正所謂,捉賊拿臟,捉姦在床。
298一小時,大概三年前,在我們這算貴的,想了下,知道的大概有10來家,我知道的,挨個查電話,問有沒有小包,有的排除下一家,再問大包多錢,有三家是連鎖的都是298,嗯,然後研究了下三家的位置,有一家旁邊五分鐘內有正!規!ktv。
坐車到ktv,看了下手機掛斷時間,問前台一點多來開小包,答不知道,讓我自己給朋友打電話。
答主說朋友叫唱歌,到了發現手機沒電,麻煩您看下開機時間在1點多少分左右的小包有沒有,查了後,說有一個是b幾幾,過去推門,發現一男一女拉著手唱歌。
女友慌得不行,把我拉出去解釋,巴拉巴拉,打斷,抓住她的手,拿下當時三個月工資買的碎鑽戒指,嗯,然後拿下我的, 從窗戶扔出去。說,沒事,好聚好散,淡定的一逼。
回家,哭的稀里嘩啦,(她是我最喜歡的一個)她打了好幾個電話,簡訊解釋什麼的,害怕自己忍不住接她電話,把電話也扔了,第二天換號。


布形:

就說一個我兼職時候的小事吧

那時候我在一家超市的藍月亮兼職,那幾排洗衣液促銷員里,我是那裡最年輕的小夥子。

那天也是在工作的時候,旁邊立白的阿姨接到一個電話吧啦吧啦地聊了起來。當時我就多注意看了幾眼(在超市兼職過的夥伴都知道 正常情況下促銷員是不能玩手機的),隱約間她到信用卡啥的。

掛了電話後,她明顯就慌了神,我問了一下 她也知道我是個大學生便一鍋全部跟我講了。

她說她的一個友女 在那天查賬時候查到了信用卡欠了兩萬多元,然而她確認從來沒有刷過這卡。一樣是那種家庭不寬裕的人,這是一個足以把人壓垮的數目啊。

看她慌了神我也有點復雜 我也是過過窮日子的人,發生這種事兒我也更能理解他們叫天天不靈的感覺。我下決心要幫他們一把,畢竟不是她自己刷的,即使不能把錢要回來起碼也不能把這錢算到她身上讓他來還。

我拉過那立白阿姨,讓她和她朋友說首先打電話通知銀行凍結那幾張信用卡,其次把花錢那時候的賬單打出來分析,那立白阿姨照做了,後面看來,倒是避免了進一步的損失。接著,我讓她通知銀行並報警,畢竟這一兩萬已經是可以立案了。

下班時候,立白阿姨的友女來了,我摸出記單詞的本子幫她分析,並且記錄下她的情況

1,這兩張卡已經放在身上半年沒用了。
2,除了自己沒有任何人知道這兩張卡的密碼
3,家裡沒有任何人來過,只有男朋友在家。
4,具體狀況是:卡A轉賬了一萬五,操作銀行A行高峰分行。卡B現了五千,操作銀行A行高峰分行ATM。

我愣了下,根據高中政治書經濟知識,信用卡現手續費要五十元的,要麼人是不在乎這點錢,要麼是不熟悉銀行業務直接取了。而且ATM提款有錄像啊!
我就提出直接去那個高峰支行嘛,看了ATM錄像就很簡單可以找到人了。
她說高峰分行是她打電話時候客服說的,但是無論問誰都不知道這個銀行在哪裡。我用手機百度了下A行,N市分行,確實沒有這個銀行,不死心的我又用百度地圖查了下,的確沒有。向阿姨確認了,又確實是高峰支行。
在事情陷入僵局時我忽然想到一個途徑,說阿姨你可以查下簡訊和通話記錄,信用卡被刷時候一般都會來簡訊通知的,若是知道轉去哪了,那一萬五可以先拿回來。網上有個追回案例是銀行卡被盜刷購買海外商品,苦主順著線索打電話給海外商家後得以退回。她當時就拿出手機查找盜刷時期的簡訊,然而除了移動的通知外並無其他,通話記錄也沒有。
事情又僵住了,我在本子上又分析了三種可能
1,信用卡磁條被複制,網上數據被盜,同時屏蔽了銀行簡訊和賬單,高科技犯罪或者銀行自己監守自盜。
2,被家人或者朋友拿信用卡盜刷
3,自己刷了大單但是自己不記得

但是我分析,作為窮人一名,不可能自己不記得涉及萬字的單子,起碼我連半年前五百以上金額的帳很清楚。而她又說她卡密碼不會泄露而且卡在她身上,第二種可能性也不大。目前看來第一種可能性最大,但是擁有這種技術,去搞銀行死賬不好嗎,又多錢又沒風險,搞窮人的一萬多又有提現。。。

一時間我也百思不得其解,那位阿姨已經在合十祈禱,只求銀行開恩不用她還太多……

我很煩躁,繼續查她的出事銀行,總行分行不得,高峰支行沒有。。。A行高峰支行也沒有。。。
N市A行高峰支行。。。出來了,詳細地址也有了!!那阿姨湊過來看:這不是我家樓下的銀行嗎?但是明明是Y5支行啊!
我說:下面藏著字:高峰支行自2003年改為Y5路支行。
瞬間,我抓到那靈感,問她:你確定嗎你卡放身上?
她:啊?我以為你問的是卡在掌握中,有時候卡是放在家裡抽屜的。
我汗。。。
「既然確定了銀行,明天你去那銀行處理吧。」

第二天我上班,那立白阿姨湊過來:我友女去了那家銀行,的確是在那個銀行刷的,我說呢,她那個男友不是好人。最近還裝好心說幫我友女還一點,我們說他怎麼那麼多錢呢!
我:那就是確定他拿的卡刷得咯?他哪來的密碼?
立白阿姨:我友女把密碼都寫到本子上放抽屜,當然沒有別人懂了!
我:汗。。

第三天,立白阿姨:可以確認了,我們看了錄像。
我:當務之急是穩住他,不能讓他逃噢
阿姨:友女騙他說警察不予關注,但是已經在聯系銀行和警局了
我:妥!

第四天,我因為上班玩手機被經理炒了

這件事告訴我們
1,上班時間不要玩手機
2,銀行卡盜刷並不多見,若不是大數目,先自檢是不是密碼泄露或者親朋好友盜刷
3,銀行的支行名稱變化時候有時候他們系統來不及更新,萬事問度娘,但是注意名稱全稱
4,不要亂插因果

我第一次答,感覺寫的還是挺好的呀 各位同學求留下足跡贊一下呀!


何灼:

大學西歐戲劇史的老師原話

我怎麼抓作弊抄襲,很簡單哇。以前學生交的論文,只要是的,地,得。這三個字全部用對的,我一律放在網上百度,一抓一個准。


三教九流:

呃呃呃統一回復一下,那年我八歲,在我眼裡五塊錢意味著十包辣條,相當有誘惑力。現在的我也覺得我那時是有點傻
……..以下是原答案………..

媽媽不準爸爸喝酒,但爸爸有時會出去偷喝,待味道散盡才回家

………….以上為背景……………

有次爸爸回家,媽媽問他喝酒沒,他說沒喝

我不信邪,觀察他的一舉一動,最終得出結論,要挾我爸

我爸抵賴:「我沒喝酒,真的」

我冷冷一笑:「得了吧爸,你走路有雜步,說話有粗音,衣服下擺有酒漬,手機通話記錄有蔡叔叔的約飯。」我頓了頓,露出天(邪)真(惡)的笑容:「最重要的是,你大衣兜里的開瓶器和全新的景Y春贈送的打火機是咋回事?」

那天我賺了五塊錢


misty:

不能說是拍案叫絕吧。
之前和我姐兩個人想去上網但是忘了帶身份證。
然後我們就找到了一個不需要身份證的,但是地方比較偏僻的網咖。
我們大概上到十二點左右從網咖出來準備回家。可是地方太偏僻等了半個多小時也沒有等到的士。
我們準備打滴滴回家,但是一直顯示叫車中……
當時我的手機已經沒電關機了
我姐的手機靠著百分之三苦撐…..
兩個人真的特別著急怕回不了家(那地方離家很遠)
然後一輛黑色的越野車停在我們門口,一個大概二十多歲很潮的男的叼根煙跟我們開始嘮,問我們在這邊幹嘛…..這么晚了怎麼還在外面之類的…..
我姐告訴他我們在等車一直等不到…..
那個男的就說「正妹我送送你們吧,正好我們順路,你們兩個女孩子在外面也不安全」
我姐這個傻白甜拉著我就想往車上鑽
我轉念一想在剛才的交談中我們從未透露過我們的地址怎麼就順路了…….
我拉著我姐的手就狂奔……然後假裝拿著手機給父母打電話……
我姐還說我傻有車不坐……
我跟她分析過後她整個人都嚇傻了……
後來我們平安的回到了家
我也很慶幸當時自己多留了個心眼


6929:

交過的一個男朋友

在一起的時候他把手機鎖屏密碼改成和我相關的6929
某天上課的時候我拿過他手機想看個微博還是拍個照片 他急忙湊過來拿手機幫我開鎖
我問他你改密碼了嗎?他猶豫了一下說是。我就覺得有點奇怪,問他改成什麼了,他說6464我問他什麼意思,他說是妮妮的意思(我名字和妮諧音那時候也有人叫我妮妮)當下我相信了。
結果那天晚上怎麼都睡不著覺得為什麼改了密碼我問是什麼意思卻又猶豫了很久,女生天生的敏感讓我不由翻了他朋友圈,空間,微博。翻了挺久也沒發現什麼。於是我突然想到當時有個女生朋友告訴我他前女友去英國留學了好像叫什麼銘。就一念之間,我重新去他微博主頁,看了他最近關注的人,發現有一個縮寫疑似他前女友的人。點開後發現確實是他前女友,為什麼我會知道呢,因為微博歷史頭像里我看到了他們的合照。當下我對著他前女友的微博首頁腦子空白了好幾秒。回到微信想質問他是不是和前女友聯系了的時候,看著手機九宮格的鍵盤,發現6464其實是Ming的縮寫。。。然後這段關系就很平淡地由我的一句我們分手吧結束了。


kaik:

當時是在學校,有一次周五跟女朋友約好了第二天早上七八點的時候去找她吃飯,但我第二天睡過了,起床就中午了 於是女朋友問我怎麼沒去找她吃飯,我說我去學習了(她知道我有考研的打算。我們學校一般學習的地方有兩個,一個圖書館一個考研自習室,圖書館有很多層,自習室就一層很小)她說:你根本沒去學習,我去圖書館找你了都沒找到。這時該怎麼回答?
一般人應該會說我在自習室啦,沒去圖書館。但我當時想,不對,有兩種情況1她確實去了圖書館找我2她去了自習室找我但故意說去的圖書館。我如果說我在自習室的話但要是第二種情況我就慘了,自習室那麼小,我在的話肯定會看到我,所以最後我回復:是嗎?我在圖書館3樓角落裡,你可能沒看到吧
然後我女朋友說:我日你mmp,圖書館周六就沒開門


簡單C羅:

必須答一個了。

今年5月某天我Boss開自家車載我一起去工廠,走到十字路口打算左轉彎,紅燈變綠燈的時候,旁邊的車突然變道,被蹭到了。


被颳了4道漆,為了不影響交通,拍完照取證之後就開到路邊談賠錢了。
由於對方實線變道,我們的車屬於正常行駛,車頭還在他的車前面,對方於理於法都是全責,由於趕時間便不打算報保險,想讓對方賠點錢就算了。這個時候重點來了。

對方車是一個20多的男生開的,東莞牌照,裡面還有個女生。靠路邊停車的時候,這個男生就一直拿手機在打電話,我們問什麼他都不搭話,問他覺得賠多少合理也不說。那個女生對她說了幾句就打電話叫了另一輛車走了。
本來就是趕時間,Boss比較急性子,一直追著男生後面責問他,男的就一直在不停打電話不搭理。
我在旁邊觀察了下,圍著車子轉了一下,走到那個男的身邊,叫他把手機放下,說到:你不要報保險了,你這個保險公司是小公司,半小時是到不了現場,肯定讓你報交警處理,但是你壓實線蹭到我們,交警肯定判你全責,你壓實線變道扣3分罰款200,還得賠償我損失,這樣吧,大家都趕時間,你賠我500,我不追你責了,不然你一定要等保險公司來處理我就報交警。車是你借的還是租的啊?開滴滴一天也就賺那麼多,交警來了你更不劃算。
男生聽完沉默了幾秒乖乖拿出錢包掏錢然後走了。
等上車之後,Boss問我怎麼知道這么詳細,我慢條斯理地回答道:男生下車後一直在車右邊玻璃上的貼紙,我猜他在找保險公司的資訊,由此推斷車不是他本人的;他找到保險電話後打了好幾次電話,我看了貼紙,是個從來沒聽過的保險公司名稱,所以斷定保險公司不會來現場;女生下車後看起來並不驚慌著急,打電話說的話其中有句我聽出來是在說沒送到終點,怎麼結算,由此斷定男生是滴滴司機;對方壓實線變道本來就理虧,交警來了他處境更糟,所以權衡利弊他也同意這樣賠償咯。我看到Boss臉上大寫的服字。

車是奧迪A4,14款的,刮花了四道痕,最長的一條有20公分。我沒車不知道500到底是多了還是少了,反正Boss說要不是趕時間就要跟他耗。


我叫落荒我不會逃:

有點困了,寫完我就去睡……

這是一個同事的真實故事。

同事老趙(27歲,並不是老只是我們年輕人習慣這樣稱呼)前幾天興奮的跟我們說:過幾天我要休年假,去秦皇島見個妹子,後面是對於妹子的各種描述以及他各種猥瑣的想法等等等等,吧啦吧啦一直說了大半夜……
起初,我們幾個年輕同事都各種羨慕嫉妒恨。後來過了兩天,他便在周二提前休假,並且給我們發資訊說家裡有點事要回家一趟,當天宿舍里難得的清凈。
一轉眼又到周一了,這哥們一直杳無音信,而且朋友圈也是一反常態也沒有秀恩愛曬美圖,當天晚上我們幾個還在宿舍議論他,有的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了吧,有的說這小子不會結婚去了吧,也沒給個信兒。。。忽然同一部門的同事說了一句,不是被騙傳銷了吧,然後大家哈哈一笑,便岔開話題了。。
直到又過了兩天天人資找我們簽工資條,就是本人確認一下工資是否正確的時候,我們才意識到這小子走了一周多了,一點資訊都沒有。他到底去幹啥了,我們也有點蒙了。於是跑去找他們主任打聽,主任說他開始只說家裡有事請一周假,下周一來上班,這周一又打電話說還有點事還得晚幾天,而且時間沒定,具體幹什麼也沒細說,就匆匆掛了電話。當時我就尋思不對,這小子平時說話辦事都靠譜,家裡有事不給領導說也會私下裡跟我們幾個念叨,這次續假竟然只給他主任打電話,而且只是說他家裡有事。於是大家開始給他打電話,各種無法接通,微信也不回,我們也沒太當回事。第二天十一點左右,我在廁所無聊,想起來便給他打了個電話,這回他瞬間就接通了電話,但是說話支支吾吾的,我問他在哪呢,他只說不是告訴你們了嗎,我說妹子咋樣,推倒沒?他就哈哈笑了兩聲,說了一句我現在是傳奇英雄路,銷魂夜夜情啊。我當時也哈哈一笑想跟他聊點更猥瑣的事情時,他的回答便成了「嗯,好的」「嗯,沒事」就匆匆掛了電話。。。
就這樣又到了新的周一,他還是沒有回來,公司規定休假半個月要報總經理審批的,否則按離職處理。人資找到我們宿舍要求盡快通知他跟公司聯系,估計是人資打電話也沒聯繫到他。我想起那天十一點給他打了電話,便又在十一點又嘗試給他打電話,這次卻無法接通了。我們都徹底暈了,他到底什麼情況,是不是真的被騙了。。於是我們找到人資查他家裡電話,為了不讓他家裡懷疑,我們說是大學的導員,他電話不通了,想了解一下他就業的情況。電話里得知他並沒有回家,而且最近也一直沒和家裡聯系。當時我們基本就確認他可能出事了,於是開始電話微信狂轟濫炸,還是無果。當時想法就是報警,但是我們畢竟沒經歷過這些,又怕他真的只是出去玩,報警後對他和他家裡造成不好的影響。
事情的轉機出現在和他家聯系後的第二天,我們幾個差不多同時收到他的微信,還是那句話「傳奇英雄路,銷魂夜夜情」一個同事當機立斷報了警,理由是被騙傳銷,並請求警察介入解救。辦案民警也是炒雞淡定,簡單詢問了情況,留下了老趙的資訊和聯系方式後,告訴我們下午五點給你們回復(當時我們也沒留意竟然都沒給立案,而且當天也並沒有收到所謂的回復) 但是第二天中午,我接到老趙電話,要趕緊給他買今天回去的車票,越快越好,剩下的回去說。。。
就這樣老趙在當天晚上平安抵達,給我們講述了他確實是被騙傳銷了,說前一天下午四點半接到了自稱是警察的電話,告訴他不要怕,跟對方說他一定得走誰也攔不住了。。。於是當他徹底打算殊死一搏的時候,對方竟然同意送他出來了,而且專門有人開車送他到車站,並且陪同他一直到上了火車。。。

說了這么多,其中的推理部分我來拆解一下。
老趙的行蹤一直都充滿疑點,提前休假到給我們撒謊說回家,都是為了避免透露他此次出行的地點,估計是被迷暈了頭。能給公司打電話續假,說明對方還是有所顧慮,控制人的辦法還是洗腦,所以後來老趙爆底「誰也攔不住了」之後才能順利過關。而接通電話的時間,恰好是他們上課的業余時間,辦案民警是掐好時間,我的只是湊巧。
我們在幾乎同時收到他微信「傳奇英雄路,銷魂夜夜情」後果斷報警,這是一個喜歡詩詞的孩子發現的,這其實是藏頭詩,開頭連起來就是傳銷。至於他一直不敢說地址和情況,因為他手機都有專人看管,打電話發資訊都有人盯著,無奈他才想起寫藏頭詩,而且為了避嫌竟然寫出了「夜夜情」。
至於民警,應該是見識多了,他要老趙和對方說誰也攔不住了,應該就是類似一個暗語,或者就是一個讓對方心裡發毛的碰運氣的話,這個只能說他們的獨到之處,具體內幕還是請各位看官自己分析吧。
最後說老趙出來後打電話要求盡快買票,因為當時已經身無分文了,而且專人護送上車,可能是怕他報警回去抄他們老穴。

總之,老趙回來了,奉勸各位,蒼蠅不叮無縫蛋,真遇到傳銷,一定別放棄,勇敢,理智。


青卿:

高三的時候,班裡轉來了一個女生,簡稱a。a是從同校同年級的其他班轉來的,因為平時班級都在一個樓里,再加上很多人國中就認識,所以我們班有很多人都認識a。
她被安排坐我前座,我之前並沒見過她,但我同桌,前後桌都和她很熟。因為老友重逢,她們很興奮的交談,話題很快就跑到感情狀況上。我同桌問她有沒有喜歡的人,a說沒有,大家起鬨說不相信,她說,你們要是能猜到我喜歡誰我就請誰吃飯。
我根據第一印象,a講話大聲,表情豐富,而且常常做出撇嘴,又有傲氣+嫌棄的表情,得知她是一個外向,強勢而頗為自大的人。這樣的人通常容易被那種內秀,陰柔而又足夠優秀的人吸引,雖然表面不是陽剛的,但是在氣場上能夠令她仰視。
再看她讓眾人去猜那種有恃無恐的樣子,可以肯定她從未表白過,至少是在現實中沒有向眾人表露過對其心上人的好感,這是為什麼?很可能是那個男生已經有了女朋友!
而且那麼驕傲的說出讓大家猜,也證明了她對那人極其佩服,那個人至少是大眾都承認的優秀,也就是說至少是我們都聽過或者見過的。
因此我們大致知道了那個男生的特徵:陰柔或者說不陽剛,被大家承認的優秀,而且,有女朋友……
由此推斷,答案呼之欲出。
我沒有當著大家的面說出,等到和她單獨接觸時說,你喜歡的人是某某吧,我不告訴別人,請我吃飯吧。
當時她的表情很誇張,可能就是從沒說出口過,沒表現出來過,只在自己心裡想過的東西被別人知道了的驚訝。
我當然說是詐她的,我這么傲嬌,怎麼會承認用腦子去算別人的感情私事呢╭(╯^╰)╮

在大學時有一次早上起來,室友w手機收到了一條消息,馬上驚訝又有點興奮的給離她最近的z看,當時我在上鋪穿衣服,她們倆在下鋪。w說,給她發簡訊的那個人一定晚上是太無聊了,肯定是群發,z說對呀對呀。但她們並沒說收到了什麼消息,是誰發的消息。
我聽見她們的對話,因為z看了w手機里的消息,並沒有問w是誰發的,說明這個人z和w都認識,那我也很可能認識。
w說那人發消息是因為「晚上」寂寞,說明收到消息是在夜裡,而且是w放下手機睡覺之後,那應該是24點之後了。想到班級最近能夠晚睡又無聊的人,只有在麥當勞打工的一個男生l,而且l性格開朗,愛開玩笑,與w私交甚好。
w看到消息時先小小的驚呼了一下,隨後興奮的拿給z一同觀看,說明這條消息令她興奮而愉悅,我猜測可能l,w二人尚處於曖昧階段,感情並未外漏。
那是一條能第一時間拿給別人看的消息,所以不會是表白之類的內容。又能讓別人吃驚,而且是可以群發的,我想了想在上鋪對她們說,是l某某說要借錢吧。
她們先是驚訝的說,你怎麼知道的?過了一會,w小心的說,他給你也發了?
我嗯了一聲,w頓時不說話了,我哈哈大笑,騙你的,他又不喜歡我幹嘛晚上給我發消息?我猜的,現在不是流行問朋友借錢嘛╮(╯▽╰)╭


養倉鼠的拔拔:

轉一個自己之前寫的東西的片段,是討論《沉默的羔羊》的,原文發於百度貼吧。

「….所以漢尼拔聽到Clarice的這個回答,立刻就用高超的洞察力分析了Clarice,這一段是全書最為精彩的幾處之一,我推薦大家一定要去讀一下,但這一段分析有些地方初讀很難意識到,所以我這里簡單地「再分析」一下:

首先漢尼拔指出Clarice是一個「略帶品味的土包子」,這點並不難,因為之前漢尼拔已經通過嗅覺判斷了Clarice所用的潤膚露很平民,也發現了Clarice的手提包很好,但鞋很差,換句話說這種搭配類似於改革開放初期農民企業家穿西裝打領帶腳踏球鞋的樣子。這同時也說明Clarice的家境不富裕乃至貧困,不是中產階級或上流社會,而且由於她品味上的低下,不可能是「破落的貴族」,因為經濟可以破敗,品味是很難的(US沒貴族,故打引號),那麼不是工人階級就是農民出生了,而在這些家庭中,一般母親都是典型的家庭主婦,缺乏文化素養,父親是經濟來源,而且在家中享有權威,母親多半要受點氣的。而既然Clarice自尊心很強,也很聰明努力,一定不希望成為她母親那樣,所以漢尼拔又說她「設法不讓自己淪落到自己母親的地步」。以上這些分析都沒有超出對事故的理解,但接下來漢尼拔連續做了幾個大膽的分析。

他首先判斷說Clarice來自於礦工一代的家庭,這是因為他聽出了Clarice的口音是西弗吉尼亞的,而西弗吉尼亞以煤礦聞名,全美礦工時至今日,有1/3來自此州,因而這個推斷尚且合理,雖然不一定正確。然後之後的推斷就神展開了,漢尼拔說Clarice有一串鍍金的項鏈,這就牛逼了,因為當天Clarice既沒有戴項鏈,之前的對話中也沒有提到過什麼項鏈,漢尼拔是怎麼做這個推斷的呢?

首先Clarice不是一個不在乎自己外表的女人,否則也談不上什麼潤膚露和香水了,因而她多少有一些首飾,這個是可以想見的。其次,Clarice一定讀過高中,很難想像一個高中沒畢業的人能去讀大學,而一個大學沒畢業的人恐怕成不了FBI的學員,而如果她讀過高中讀過大學,那麼就一定參加過畢業舞會。畢業舞會上女生基本都是穿晚禮服,而晚禮服的標配是項鏈加耳墜,所以至少一度,Clarice有過項鏈,而考慮到這串項鏈的紀念意義以及女孩的一般心理,這串項鏈一般還保留著。而考慮到Clarice的家境,要說去買什麼真金白銀施華洛世,恐怕是不可能的,因而一定是一串金屬或者玻璃的項鏈,理論上玻璃項鏈也有可能,但進一步考慮Clarice乃至其父母的品味,以及農村特有的一種虛榮,恐怕會傾向於購買色澤傾向於貴金屬的項鏈,而仿冒銀與仿冒金的項鏈價格差不多,這時候就很可能是一串「鍍金」的項鏈了。而所謂「鍍金」,使用的乃是黃銅,時間一長必定要出銹。而Clarice相貌不俗,既然生在窮鄉僻壤,高中時必然追者甚多,但鑒於其所處的環境,那幫追她的人估計上不了啥檯面,最後必被心高氣傲的Clarice一腳蹬開,故而漢尼拔推斷Clarice看到這串項鏈,就會想到高中時被自己甩掉的男朋友,但顯然Clarice目前是單身,不然應該經濟條件會好一些,至少不至於穿那麼破的鞋,而且一旦有所牽掛,恐怕就不太可能來見自己了,所以漢尼拔進一步推斷Clarice看到這串項鏈,就會想起自己高中里眾星捧月的優越感,就會想到自己目前苦苦奮斗掙扎的窘境,而她是如此的自尊自傲,難免就會在夜裡暗暗地問自己:「如果鍍金項鏈已經變成這樣了,我是不是也快要生鏽了呢?」。

以上這幾步的推斷,與其說顯示出漢尼拔作為精神分析學派心理學家的特質,不如說是漢尼拔洞察人間的體現:這樣的推斷,往往依靠的不是邏輯或科學,而是對人情事故的體察和對眾生相的旁觀,所以不一定如同邏輯學家那樣嚴謹,也不如推理小說里那樣神乎其技,然只要說中,必然是人的心結。從Clarice的反應來看,就算漢尼拔沒有全然猜中,恐怕也是說到了她的痛處,因而當她再度開口時,先要抬起頭來,這是因為在漢尼拔分析的過程中,她一定低下頭去不讓漢尼拔看到自己可憐的表情。然而當Clarice再度開口時,漢尼拔對她的看法就開始改觀了,Clarice說,你確實洞察驚人,但為什麼你不用這些來分析一下自己呢?…」


kilst:

個把月沒上Aorqu,突然發現有評論,欣喜若狂,統一更新下幾個問題:

1.錯過了什麼。。。

這個表示我並沒看懂,哪位了解的同學可以私信或者在評論區發一下

2.關於妹子被盜號這事

第二天她加我的時候用的借口是:我昨天手機給我弟弟了,不知道他做了什麼,所以請你不要告我弟弟(所以你是 覺得我好騙才用了這么拙劣的借口么。。。)

3.關於有人說我乾的好

嗯。。。。。。。。。。

其實我也是這么覺得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分割線=-=

這是一個有意思的故事,不知道符不符合問題,先發上來看看

今年初夏,我和基友在宿舍里安安靜靜的打著農葯,突然一個前段時間認識的妹子給我發資訊。。。

嗯。。。身為單身狗的我肯定欣喜若狂

然後她害羞的說……………………

嗯。。我想找你借點錢,剛出門沒帶兒錢包,在超市裡很尷尬

嗯。。。當時我想了想,有沒有可能是騙人的,於是我一直在猶豫,猶豫是不是要轉給她。

但是吧,因為我自己有時也遇見這種情況,比如,買奶茶的時候突然發現微信限額什麼的。於是我就從下周的生活費中抽了一半給她微信轉了過去。

妹子很開心的告訴我明天早上到學院門口給我現金。(我跟她是一個學院的,但是沒見過面,也不知道班級和真實姓名)

但是。。。當我晚上躺在床上的時候突然覺得不對勁啊,這個妹子怎麼突然找我借錢,而且還是用的這么拙劣的借口,不對勁,完,不是我被騙了吧。

果然,我的微信和qq都被她刪除了!

當時我那叫個萬念具灰,天吶嚕,被騙走了下半個月的生活費,感覺會被家裡打死!!!

正當我絕望之際,突然,手機裡面存的一個號碼引起了我的主意。

這是她的號碼,我當初和她剛認識的時候用這個號碼給她寄過一箱零食,但她沒有接過我的電話。

我突然之間恍然大悟,她沒有發過語音,但是接受過我的快遞,當然用的是一個明顯的假名,給她打電話也沒有接過,但是!這個號碼是可以聯繫到她的。

於是。。。第二天,我首先先去報了警,當然,警察對這事不會太管的,畢竟金額沒超過5000,不會嚴抓,但是。。。

我當時就先拍一張警局錄筆錄的照片,用彩信給她發了過去(此時我打電話給她會被她直接掛掉)然後我發了一大段資訊,大意就是我已經報警了,這是第一步,你最好做好準備

然後,我去聯通營業廳,說,我給這個號碼交下話費,大家都知道,聯通營業廳交話費的時候是可以看到用戶的實名的,於是,我就得到了一個叫羅XX的名字。

然後我跑到學院教導處,給羅XX發了條資訊,大意為:

我現在已經到了學院教導處,羅XX,如果你還執迷不悟的話,警察和教導處的主任就會到你班上來處理此事,你做好為了這點兒錢就在學院留備份的準備么?當然,我會為這個事堅持下去,雖然這只是小錢,但我會聯系我的律師,對這事追究到底,畢竟,我不希望我的善良被欺騙,我感覺這是恥辱,為此,我願意付出代價

然後,我就淡定的回教室自習了。?。。

沒到半個小時,突然有個微信加我,然後,我的錢被還了回來

表示評論區的朋友們,純潔的我表示並不知道錯過了什麼。。。。


Aorqu用戶:
「媽/爸爸……」
「說吧,要多少錢?」


良圖:

媽媽出門前叮囑我好好寫作業,並專門來我房間轉了一圈(還不如直接說巡視),然後就出門了,晚上回來以後,老媽問我有沒有好好寫作業,我的回答當然是有啊,老媽一邊聽我說話,一邊自顧自的先是習慣性的摸了摸我家電視的「後腦勺」。咩嘿嘿,這招我早就有所防範,所以電視後腦勺一定是涼的,老媽把手裡的包放到衣架上之後,又來了趟我房間,看了一眼我還在認真的寫作業,便又出去了,不一會她在客廳喊我,我就忐忑的出去了。只見她沉著臉,我低聲的喚了聲「媽」,我媽的臉色並沒有變好,而是說:「你是想讓你爸回來剝你的皮嗎?啊?!!沒寫作業就沒寫作業,撒的哪門子謊?在學校學習沒學會,就學會這個了?」我有點意外,應該沒有破綻的呀?「你以為你跟我說你在寫字我就會信了??你以為電視涼著我就發現不了你看電視了??昨晚我睡覺之前電視是在音樂頻道的,剛才打開怎麼成湖南衛視了啊??我看你就是早上看的電視!!!」「我就看了一會。」我低著頭說。「就看了一會?好,那下午你在幹嘛?」「寫作業。」「寫作業?我走的時候你練習冊就在第10頁,剛才還在第10頁,你當是寫字跟綉字一樣慢啊?我今天手機忘帶了,我看你就是在玩手機!」「我沒有。」「還狡辯是吧?啊?!!我手機話費本來是24.3元了,你給我解釋一下現在怎麼就成30元了?啊?!!越用越多了?我給你中午用來吃飯的15塊錢呢?啊??我看你是充了話費了!!上上網了,還有我昨晚剛充的電,現在就剩一點了?!」我:「……。」
-致那些年被老媽恐怖的推斷能力所支配的我們


孤山:

不是你撞的人,你為什麼要扶她?


活著不好嗎:

估計沒人看到,但我真的很想記下來,一共兩件事。
一件事是,我高三的時候是班代,然後當時是要買畢業照,一個班32個人,一人10元,一共320元,放在我這里,然而中午睡午覺前還數得好好的320放學的時候卻不翼而飛了。。。我當時是真的絕望,回家後也沒敢和家長說,和我上初一的妹妹說了這事兒,她嘲笑了我很久,然後問我:「你確定你放抽屜了?」我想了想:「不確定。。。」
「……」她想了想,「你上午有語文課嗎?」
「沒有,下午第一節課才有,我還交了作業。問這個幹嘛?」
「你明天去你語文老師那裡看看。」
於是,死馬當活馬醫的我看了,然後從我的作業里找到了320。回家我問我妹怎麼知道的?她說,她已經不是見我第一次把錢夾在書裡面了,然後被我逼供出她還經常拿我零花錢然後在我還沒察覺的時候還回來。當然,之後我再也沒把錢夾在書里,但至今偶爾翻動以前的教科書還能翻出十元五元的紙幣。


第二件事很詭異,那個時候我剛高三畢業,我和我媽還有我妹都喜歡吃那種包裝的乳蛋。有一次我媽買了很多回來,三個人平分來著,我媽的一顆放在了我房間的電子琴邊上,然後。。。不見了!是真的!我媽和我妹一同認定是我偷吃了,我沒有啊!我是冤枉的啊!兩個人根本不信,我媽還說「不就一顆蛋,承認吧,不會罵你的。」「……」我很絕望,這。。。這次真的不是我啊!但是沒人信啊!於是,我很憋屈,決定找出這個凶手。然後,我自然而然把目光落到了我妹妹的身上,我媽不會騙我的,那就只有我妹妹了,於是我嚴刑逼供甚至和我妹妹吵了起來,一無所獲。晚上睡覺前還想著這個事兒呢!然後,我睡著了。。。也不是完全睡著就是朦朦朧朧的,睡到一半,我猛地驚醒,我覺得我可能明白了整件事。那段時間,家裡出現了一隻老鼠,我媽甚至曾經打電話給我。。。對,隔了一個牆打電話讓我給她捉老鼠???!!!然後,我在想,那隻老鼠是不是來了我的房間,然後拖走了這顆蛋。畢竟我家電子琴是放在矮桌上的,矮桌的高度不到我的膝蓋,所以很有可能被老鼠拖走。那。。。老鼠能拖到哪裡去呢?我覺得,如果我媽在她的房間看到了老鼠,那麼老鼠很有可能在她的房間有一個窩。我媽的床底是封閉的,不可能在床底,那就只剩下櫃子里。。。但是,老鼠打不開櫃子,只可能鑽洞,在我媽的櫃子里打了個洞?於是,大半夜的我偷偷跑到我媽房間里去開櫃子,發現都完好無缺,並沒有老鼠,然後偷偷又回了自己的房間。既然沒找到,那就說明老鼠並不在我媽的房間里,那能在哪裡?不可能在我的房間吧?於是,帶著恐慌的心情我在房間翻箱倒櫃,並沒有。很痛苦,知道了凶手是誰卻找不到!然後不知道為什麼,我彷彿開了外掛,下意識去了陽台,晚上一兩點我去看我的盆栽。。。很好,高潮來了,當我看到盆栽時,我下意識想我盆栽下面是空的,老鼠不會在裡面吧?其實我自己都不相信,但我,拿起了盆栽。就是 花盆下面的底座有一小段空間,當我拿起來的那一剎那兩只, 是的,兩只老鼠四處逃竄發出「吱吱」聲,我蒙逼了,原來老鼠在這?


然後,我見到了那隻蛋的屍體。。。


拉格菲爾德:

玩王者農葯,幾個好基友常年開黑。負責指揮的是老K,經常開著語音指揮大家。

讓他指揮並不是因為他玩的最好,而是因為他是個話癆,一開口就停不下來,別人根本插不進話。

有次開黑,大家選了各自鍾愛的英雄殺入召喚師峽谷,老K選了鍾愛的花木蘭,打開語音開始了例行指揮+直播。

「好了讓我們看看對面的陣容,哦有小魯班啊哈哈哈……不用想了同志們一起走上路干魯班,至少來兩個人。什麼?為什麼要干魯班?這還用問為什麼嗎哈哈哈……走走走莊周妲己跟我走,去對面紅buff那裡……魯班肯定是要去拿紅的,不拿紅是不可能的,這輩子不可能的……但現在一般都會反紅,所以對面肯定有準備,要麼魯班帶倆保鏢過來,要麼乾脆不打,這樣咱們過去就吃虧了,還不如不去,這套路大家都熟……但正因為都熟悉這套路,魯班肯定以為咱們放棄了,所以還是會來打紅的,所以咱們直接藏草叢裡等他!哈哈哈!大魚把屁股藏進來……」

過了一會兒,小魯班果然一蹦一跳地過來了。

First bloo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