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令人拍案叫絕的臨場反應?

問題描述:我是歌手總決賽汪涵的反應令人贊嘆,做為一個看客也很爽。請問還有哪些讓人津津樂道的極速反應? 我先來舉個例子,這像段子一樣的問答啊。怪不得能當上領導。
, , ,
關雎夢:
也說一個汪涵的吧。火星情報局其中一期聊到職業,汪涵在補充說突然發現世界上頂級廚師是男的,頂級醫生是男的,他還沒有說完觀眾席上面直接有一個女生就質問你說這個是想表達什麼,當時真的是嚇到我,結果汪涵回了一句「我想表達的是男人生來是應該為女人服務的」,當場感覺膝蓋已碎。


william lau:

講一個道聽途說的事。

某領導向老乾部們祝酒,說到「祝長命百歲……「突然想到在場的老乾部年紀最大的已高齡九十七,遂綴上一句」上不封頂「。

貌似近日某知名藝人也遇到了同樣的情況


江濤:
沒有考證,不知是不是真實歷史,應該也有不少Aorquer看過,但裡面的表現的確讓人感覺很機智

當赫魯曉夫在一次會議上再次批評斯大林的錯誤時,聽眾席上有人忍不住寫了張紙條,傳給了台上的赫魯曉夫。赫魯曉夫打開一看,上面寫著——那時候你在哪裡? 上千雙眼睛在盯著赫魯曉夫手裡的紙條,等著他念出來。這是一個尖銳的問題,他很難做出正面回答,但又不能迴避這個問題,因為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疑問,他更無法隱瞞這張紙條。赫魯曉夫一時臉上很難堪,但很快又恢復了平靜。
赫魯曉夫沉思了片刻,拿起紙條大聲重複了一遍上面的內容,然後對台下大聲吼到:「誰寫的這張紙條,趕快自覺地站出來。」
會場上死一般的寂靜,所有的人心裡都怦怦直跳,不知道赫魯曉夫會怎樣處理,更害怕自己因此受到牽連。剛才寫紙條的人心裡更是七上八下,甚至後悔剛才的沖動,不知道被查出來後會遭到怎樣的報復。
「誰寫的這張紙條,趕快站出來。」赫魯曉夫又重複了一遍他的話。會場上仍是死一般的寂靜,但還是沒有人敢站出來。
又過了幾分鐘,赫魯曉夫平靜地說:「好吧,我告訴你,我當時就坐在你現在的座位上。」


落蕭:
我和哥們聊天的時候囂張的叫著
「媳婦就得打!」

看到哥們的表情變得好可怕
回頭跪下抱住老婆。。
「我說的對嗎老公」


迷途小書童:
每天偷窺日報,幾乎從來不發言,直到今天又看到 @一笑風雲過 的回答,也忍不住說個經歷。

自己和 @一笑風雲過 是同行,這是自己的親身經歷。時間是6年前的11月份,當時通過一個入室盜竊案抓獲了一名20歲的犯罪嫌疑人。

他一開始也是各種不認賬、各種裝無辜,最後通過一些證據和亂侃之後,心理防線攻破,導致配合度高得嚇死人。

他說,「你你們給我買個KFC吧,我就交待。」(其實事情經過我們自己都了解得八九不離十了,主要是為了完善筆錄且讓他配合簽字)。然後這哥們一個人就幹掉了120多元的KFC,我自費出的,很心痛這是真的,連薯條渣渣和番茄醬都沒有給我剩。

吃完之後他老實交待了入室盜竊的情況,具體經過略過不表,偷東西的原因是他吸毒用光了錢所以才去偷的。

之後他說了一段話打了我們一個措手不及,「如果我主動勾幾個賣葯的出來算不算立功表現?」嗯,他們和我們說的「葯」都是指毒品。

另外插個題外話,在送這個嫌疑人去看守所的路上,他無比自豪的告訴我,他吃藥之後的最高紀錄是11天沒有睡過覺。我到現在都還記得他的名字,想看看有沒有人能夠破他記錄。

長話短說,他打電話約了兩個老賣家,商量好在一個類似二、三星級酒店的地方交易,到了打電話。

我們預先推演的程序是這樣的:我帶著他提前到酒店,在大廳後面廁所里待命,賣葯的到了酒店大廳之後肯定會打電話,我這邊看到有電話之後,馬上在對講機里通知守候在大廳里的同事抓人。

計劃很牛X是不是?過程很縝密是不是?瞬間電視劇形象附身是不是?

想像很豐滿,現實太骨感。

TMD那兩位賣家不按套路出牌啊,按理說你們到了酒店大廳就該打電話,交貨、收錢、被抓,應該像春晚和新聞聯播一樣嚴謹的啊。

結果其中一位到了酒店就尿急,對的,你沒看錯。他提提著褲子穿過大廳就朝廁所來了。

簡單地介紹一下當時廁所的構造,男廁所,但是沒有小便池,要噓噓只能到蹲位。蹲位一共有三個,每個之間大概有1.4到1.5米高的隔斷。也就是說大家站著噓噓的時候就可以眼神交流的。

和我在一起的嫌疑人蹲在一個坑哪裡(靠牆),我站在他旁邊。我們倆一起佔用了最裡面那個位置。

賣家進來的時候我完全沒有心理準備,而且我也不知道進來這位大哥是葯販子還是普通旅客,他進來之後直接到中間那個蹲位站著開始噓噓。

我不敢怠慢,馬上解皮帶、退褲子、掏工具——多謝我爭氣的前列腺,我尿得比春天還自然。

我記得和他對視了一眼,他很疑惑的看了看這個非要等他進來才開始尿尿的倔強男人,然後出門了。

最後的結局自然是他回到大廳打電話,按計劃跟他的小夥伴一起被抓。

事後跟同事一起酒酣耳熱之後聊到這個情況,想想總覺得後怕,如果當時噓噓那位疑心稍微重一點、臉皮稍微厚一點,踮起腳看看我的尿尿直播,他就會看到蹲在我旁邊的他的朋友了。

我當時身上除了對講機以外也沒有任何東西,唯一的一把槍都在大廳同事那邊呢。

而且這位長得也很不講究,神情酷似古惑仔裡面的大B哥,本來我是可以迎風尿三丈的,被他嚇得順風尿濕鞋了。不過長成這樣的他在訊問階段軟蛋得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這是後話不表。


其實這個話題跟題主的問題已經差了很遠,跟臨場反應關系已經不大了(因為當時在廁所我也只能尿尿,總不能拿出一罐營養快線幹了吧)。

只是想起自己的親身經歷有感而發,只希望多一個人看到,多一分對這個事業的理解和體諒,僅此而已。


Aorqu用戶:
發小那裡聽來的。

當時他在上高中,同宿舍有一溫州小伙,他倆關系不錯,這溫州小伙家裡還算有錢,在手機還沒那麼普及的時候,家裡已經給配備了。卻沒想在某日被同宿舍的一人偷走了,為什麼知道是那個人,因為當時溫州小伙放下手機之後,宿舍只有那個人進出。當他們發現的時候,偷手機的已經不見了蹤影,當然捉賊捉臟,如果拿不到手機,再怎麼說也沒用。他倆一尋思,那人肯定拿著手機去銷贓了,然後就趕緊去追。好在小地方能銷贓的地方不多,他倆找到了,剛巧那人正在和人商量價格。換一般人,肯定直接上去一頓胖揍,卻沒想那溫州小伙上去抱著那個偷他手機人的肩膀說,XX,你說借我手機打電話,打完了吧,我現在有事要用,還我唄。偷手機的人一看有台階下,也就一邊嘴裡應承著,一邊把手機還給了溫州小伙。

我發小給我說的時候,我就不禁的感慨,溫州人怪不得做生意厲害,這反應這情商換個成年人也未必能做的到。

很多時候普通人在遇上自己占理,別人過錯的時候,往往會得理不饒人,把事情鬧的不可收拾,卻沒想過給別人個台階,結果對自己更好。


Aorqu用戶:
那時候剛參加工作,算是實習(現在也一年不到)
勞資和老闆出去談判
結果勞資笑場了
我靠笑場了
全場看著我!!!
我老闆威風道:你看連大學剛出來的小孩都聽不下去了
當時熱淚盈眶
ps回去罰了一個月薪資(眼淚就是真的了)
——————–跟新啦—————–
這是之後發生的一件事
我是個蹩腳的翻譯
有時候德國朋友說兩句客套話我就呆住了
可是可是
公司領導看著我
市委市長正副書記看著我
鏡頭高光對著我
我不能說我不知道
我只能挺住
一邊用德語跟德國人談笑風生
一邊再跟領導說德國人是什麼意思
再把領導的話轉達給他
德國人也機靈
聽到我用德語說的:剛剛我沒聽懂啊,大家都在看著我我不能穿幫啊,用簡單的詞匯啊,等人走了細節再跟老闆談啊
他微微一笑
開始了吹牛模式
領導滿意了
市委市長正副書記滿意了
勞資一身汗
也滿意了
—————-再跟新————-
那時候做外國技術員的助理
一天他想要叫我買洗髮水
他:巴拉巴拉
我:(= ̄ω ̄=)??
他:巴拉巴拉巴拉
我:(= ̄ω ̄=)???
他靈機一動:water,wash hair(伴隨著摸頭的動作)
我就秒懂了ヽ(○´∀`)ノ♪


鹽櫻桃:
大學部時候有一天晚上隔壁上鋪的已經爬上床了發現忘拿手機就跟下鋪的說「某某把我的手機拿上來」,下鋪的妹子隨口回了一句,你應該跟我說「請」,雖然只是玩笑但是當時大家都有點尷尬,然後上鋪的妹子接到,「那快把我的手機請上來~」。
不是什麼驚心動魄的臨場反應,但是確實是我見過很妙的應變,以及好懷念那時吵吵鬧鬧親親熱熱的宿捨生活QAQ


向翀:
國中班導收繳了兩本小人書,我和基友正好打醬油路過。
我:哈哈,老夫子。我國小才看的書。
班導:那你現在看什麼書?
我:啊?五年中考三年模擬啊。
———–
高中班導在講台上拍桌子發脾氣,全班萬籟俱寂。我好死不死地嘆了一口氣。
班導(怒吼):嘆什麼氣!
我:這題好難。
———–
我覺得我這輩子就靠反應了


穆纛讎:

微博上看的,太搞笑了分享下。

原帖地址http://weibo.com/2466386627/DcORrwaDU?type=comment#_rnd1455835258991


閑談後:
我也寫一個。
高中的時候學校在郊區,寄宿制封閉式管理。網癮來了想要上網,得先翻過宿舍、學校兩道牆,然後走半個小時的夜路穿過一片田野一片稻場才能走到最近的網咖。
當然這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宿舍樓有位管理員大媽包租婆,專門抓我們這幫翻牆上網的。
得事先說明,我整個宿舍都喜歡翻牆上網,但是被抓到了會死的很慘很慘。
我的宿舍里只有我沒被抓到過,因為我是宿舍長,而且我喜歡單獨行動。
一個夜黑風高的晚上,宿舍樓里燈都熄了,包租婆單獨住在一棟靠牆的小屋,她那裡的燈也熄了。
這一次我又是單獨行動,然後我溜到牆沿,3米高牆,3秒上牆。
動作漂亮,技術嫻熟,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十分!
正當我騎在牆頭,小心避開玻璃渣子的時候。
卧槽!包租婆的屋子燈亮了!
卧槽!她還提個手電筒跑出來了!
卧槽!這是一個陷阱,她故意在這兒蹲著埋伏!
我立馬跳下牆頭,往宿舍樓跑,牆外的道上一覽無遺根本躲不了。
我跑進宿舍樓,看到樓梯角里也藏著一批人。一看,居然都是我宿舍的一群傢伙。原來他們今天晚上也打算翻牆上網,正躲著準備望望風呢,就看到我往這兒跑過來,後面跟著一位提著電燈的包租婆。
他們所受到的驚嚇可想而知。
我們的宿舍在四樓,一群受驚的兔子紛紛往上躥。
快到三樓的時候一位同學,小聲喊:”停下!停下!!」把我們給攔在三樓,然後四個人就躲在三樓樓梯道上。
等我們稍稍喘過氣來才發現包租婆並沒有追上來,只是拿著電燈在那兒照。還聽得見她在樓下自言自語:「原來是三樓的那些兔崽子啊,明天再來找你們算賬!」
我們那棟樓每層只有兩個宿舍,所以很好查。
躲過一劫。
第二天晚上,我上樓路過三樓時看到高二的學弟們正在接受各自班導的盤問,校領導也臉色青黑站在一旁,包租婆靠在樓道里嗑瓜子兒,看到我還打了個招呼。
那棟樓里住的是各個年級的實驗班,學校的升學率就靠這點人了,所以········
嗯,當天晚上我一直在為高二的學弟們祈禱,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收到我的善意。


servius:
差點在爸爸媽媽面前說出【真是日了狗了】還好我機智的改口【真是日L…落西山紅霞飛】噢……


秦汧:
以前考駕照,樁考用的還是竹竿子。

我倒車移庫太緊張,方向打錯,桿子看錯,連手剎都沒松,直接亂慌了。
倒了幾把後視鏡碰快到竹竿了,碰到我就完蛋了啊!!!!
我心想,媽的,重考還得坐半天公交從下沙到小和山!我不依!!!!

於是我默默搖下車窗,把車耳朵掰回來了。

我下車後教練看到我笑的賊拉高興。
他說他替我擔心,看到我搖下車窗伸出一隻白白的手把車耳朵掰回來的時候,覺得我忒鎮定了!
哦漏,考官的想法是,這樣也行啊啊啊啊啊!?

由於我太不要臉,直接把考官給驚了,蒙逼的他就這么給我過了!

____________我不是馬路殺手分割線_______________

答主念書的時候去考駕照確實是投機取巧~
可答主開車好多年了,早已不是馬路殺手了好不好!!
幾乎沒有出保過,唯兩次大修是一次被追尾,一次汽車泡水發動機報廢!!
都是被動的!!!

答主屬於機械感和操控感都很強的妹子!
看過我開車的男孩子都覺得我開車特別帥,手法嫻熟啊有木有!~
而且答主開誰的車都是上手很快的!
毫不慚愧的說,車技還是很不錯的!!
我的老司機叔叔都說我開車像開了七八年的,給領導開車也是妥妥的!
重要的是我也是遵守交通規則的好青年!

不要再帖「你這樣的人」之類的標簽了!
我們回歸到機智的臨場發揮這個問題上吧!
求放過求放過求放過!!
沒看見沒看見沒看見!!

·


匿名用戶:
公司集訓,叫來幾個教官
大家齊刷刷在走軍步,就我失了神走快了半步,
凶神惡煞的教官看到,直直過來拎著我的領子,
大聲質問:你跟誰走?!
我一激靈,大聲回答:跟黨走!
他愣了一下,又喊道:黨在哪裡?!
我毫不怯場愈戰愈勇喊道:黨在我心裡!

他慢慢放下我,臉都灰了。

0-0-0–0—0–0–0-0-0—0-0-0
有同學對公司感興趣,好啦,說了你們也不知道,
在我離職後半年,公司倒閉,
老闆和他美麗的財務夫人偷渡出國啦。


xin lu:
想起了自己小時候,還在上國小,92 93年那會兒吧
那時治安真的不是很好
and 我家是頂樓

有次放學回家,一蹦三跳地上樓梯
突然發現我家的門開了一條縫,當時還以為父母早下班了呢
繼續天真無邪的往上走
突然從門里沖出兩個人,拿著很大的扳手
當時居然還腦補:我擦,家裡水管漏了???

然後繼續往上走
和他們交錯的一瞬間莫名其妙的感到事情不對

他們是一直瞪著我的。。。。
而我就條件反射的看著他們

就這樣走到樓梯盡頭,我家門口
他們也停住,看著我

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就轉身去敲了鄰居的門
他們看到這一幕也匆匆離去

後來警察叔叔誇了我
╮(╯▽╰)╭

==============================================================
既然都在問轉角看到門的情況,我就上張圖吧
網上找的,大概意思一下,侵刪
在這個位置總能看到門是不是開了一條縫吧


梁少桉:

1.
去看電影,候場時聽見個妹子喋喋抱怨著劉海剪丑了,剪丑了,好氣啊…
男友終於忍不住火道:「有完沒完了!?」
頓了一秒他又繼續說:「稍微降低一點點顏值給其他人一條活路都不行嗎?」
這可真是幾乎決定了生死的一秒鐘。

2.
記得上初三那會,一到周末老師就會留很多作業。
有一次,老師留的作業不算太多,就問我們:「作業多麼?」
這個問題不太好回答,無論你回答多還是少,他都有可能給你再加點。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平時不愛說話的哥們救了我們,他說:「正好!」

3.

第一次陪老婆去她家就被岳父嫌棄。
岳父:「你說你長得這樣能配的上我女兒嗎?」
我這暴脾氣當場就給懟回去了:「你說你傻裡傻氣的,比我還丑!還不照樣娶了個貌美如仙,溫柔可人的老婆!」
岳父還想說點什麼,岳母一個眼神過去開口道:「好孩子,來,叫媽。」

4.晚上去餐廳,鄰桌一對情侶就座後,男的喊服務生:「正妹,菜單拿一下。」
他的女伴聞言揶揄:「你喊正妹喊得很熟練嘛。」
男的:「那當然了。」
不久菜單拿來了,男的指著女伴說:「給這位超級正妹看。」

轉自-SDS超級漫畫

5.

大學點名,老師點到一個同學的名字(他沒來),這時同學A說他請假了,同學B喊了到,老師,兩個同學三臉懵逼。大家都屏住呼吸看看他們怎麼收場。
幾秒過後
同學A:你怎麼來了?你不是請假了嗎。
同學B:事情提前辦完了,就趕回來上課了。
同學A:這樣啊。
點名通過。

(第五個出處不詳,憑記憶打出來的,有Aorquer要問了,如果後面點到B同學那B同學怎麼辦?我想上過大學的都知道)

have a nice day.


王瑞恩:
前一陣搬新家,到了發現廚房水龍頭是壞的,就叫房東找人修,
今天回來的時候,正好看到房東從門口出來,見面就招呼我:
「找到問題啦! 水龍頭裡面銹住了,畢竟是支…智利製造的便宜貨啊哈哈哈哈,我已經找人換掉了啊哈哈哈」
(原話是剛發出來一個Ch的音,想到尼瑪我不就是中國人嘛,連忙改成了Chile,智利。能聽出來第一次是想要發一個「拆」,然後馬上改成了「吃」音)
也真是難為了房東大爺,
要知道,一般美國人知道的國家名字,不太可能超過十個。


一點也不好笑:
說我跟同桌是真愛的你們夠了!那個時候大家都是親如兄弟,哪像現在的中學生啊互相陷害。

————————原答案—————————

看到這個問題我不由得想起了十幾年前的高中時光。

那個時光是如此的美好,以至於我用一個字就可以形容:睡。

沒錯,除了體育課不睡,其他所有的課幾乎都是睡過去的。我本人更是以「睡神」的外號響徹全班。

於是有一天物理課……

物理老師講的飛起,我在下面睡得飛起。
突然 ,物理老師說:「下面我請一個同學來回答一下這個問題」,然後就拿去了點名冊,從裡面挑出了一個名字,念了出來。

沒錯,就是睡得香噴噴的我。

老師念完我的名字兩秒後,全班同學發現沒有人站起來回答問題,都開始齊刷刷地往我的位置看。

而我,完全不知道發生的一切。

接下來大家能想到的正常的故事是,我被老師發現,喊起來,挨吵,可能還會告訴班導。

不,當時的情況卻是:

在這萬分危機的時刻,我的同桌在全班同學注視的目光下不慌不忙站了起來,語氣平緩地回答了問題,老師很滿意的示意他坐下,然後在點名冊上我的名字後面打了一個對勾。

同桌坐下的時候,我醒了過來。

「怎麼了?幹嘛站起來?」我問他
「沒事,你接著睡吧。」他淡淡地回答。


劉健陽:
三十五年,楚伐隨。隨曰:「我無罪。」楚曰:「我蠻夷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