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令人拍案叫绝的临场反应?

问题描述:我是歌手总决赛汪涵的反应令人赞叹,做为一个看客也很爽。请问还有哪些让人津津乐道的极速反应? 我先来举个例子,这像段子一样的问答啊。怪不得能当上领导。
, , ,
关雎梦:
也说一个汪涵的吧。火星情报局其中一期聊到职业,汪涵在补充说突然发现世界上顶级厨师是男的,顶级医生是男的,他还没有说完观众席上面直接有一个女生就质问你说这个是想表达什么,当时真的是吓到我,结果汪涵回了一句“我想表达的是男人生来是应该为女人服务的”,当场感觉膝盖已碎。


william lau:

讲一个道听途说的事。

某领导向老干部们祝酒,说到“祝长命百岁……“突然想到在场的老干部年纪最大的已高龄九十七,遂缀上一句”上不封顶“。

貌似近日某知名艺人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


江涛:
没有考证,不知是不是真实历史,应该也有不少Aorquer看过,但里面的表现的确让人感觉很机智

当赫鲁晓夫在一次会议上再次批评斯大林的错误时,听众席上有人忍不住写了张纸条,传给了台上的赫鲁晓夫。赫鲁晓夫打开一看,上面写着——那时候你在哪里? 上千双眼睛在盯着赫鲁晓夫手里的纸条,等着他念出来。这是一个尖锐的问题,他很难做出正面回答,但又不能回避这个问题,因为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疑问,他更无法隐瞒这张纸条。赫鲁晓夫一时脸上很难堪,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赫鲁晓夫沉思了片刻,拿起纸条大声重复了一遍上面的内容,然后对台下大声吼到:“谁写的这张纸条,赶快自觉地站出来。”
会场上死一般的寂静,所有的人心里都怦怦直跳,不知道赫鲁晓夫会怎样处理,更害怕自己因此受到牵连。刚才写纸条的人心里更是七上八下,甚至后悔刚才的冲动,不知道被查出来后会遭到怎样的报复。
“谁写的这张纸条,赶快站出来。”赫鲁晓夫又重复了一遍他的话。会场上仍是死一般的寂静,但还是没有人敢站出来。
又过了几分钟,赫鲁晓夫平静地说:“好吧,我告诉你,我当时就坐在你现在的座位上。”


落萧:
我和哥们聊天的时候嚣张的叫着
“媳妇就得打!”

看到哥们的表情变得好可怕
回头跪下抱住老婆。。
“我说的对吗老公”


迷途小书童:
每天偷窥日报,几乎从来不发言,直到今天又看到 @一笑风云过 的回答,也忍不住说个经历。

自己和 @一笑风云过 是同行,这是自己的亲身经历。时间是6年前的11月份,当时通过一个入室盗窃案抓获了一名20岁的犯罪嫌疑人。

他一开始也是各种不认账、各种装无辜,最后通过一些证据和乱侃之后,心理防线攻破,导致配合度高得吓死人。

他说,“你你们给我买个KFC吧,我就交待。”(其实事情经过我们自己都了解得八九不离十了,主要是为了完善笔录且让他配合签字)。然后这哥们一个人就干掉了120多元的KFC,我自费出的,很心痛这是真的,连薯条渣渣和番茄酱都没有给我剩。

吃完之后他老实交待了入室盗窃的情况,具体经过略过不表,偷东西的原因是他吸毒用光了钱所以才去偷的。

之后他说了一段话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如果我主动勾几个卖药的出来算不算立功表现?”嗯,他们和我们说的“药”都是指毒品。

另外插个题外话,在送这个嫌疑人去看守所的路上,他无比自豪的告诉我,他吃药之后的最高纪录是11天没有睡过觉。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他的名字,想看看有没有人能够破他记录。

长话短说,他打电话约了两个老卖家,商量好在一个类似二、三星级酒店的地方交易,到了打电话。

我们预先推演的程序是这样的:我带着他提前到酒店,在大厅后面厕所里待命,卖药的到了酒店大厅之后肯定会打电话,我这边看到有电话之后,马上在对讲机里通知守候在大厅里的同事抓人。

计划很牛X是不是?过程很缜密是不是?瞬间电视剧形象附身是不是?

想像很丰满,现实太骨感。

TMD那两位卖家不按套路出牌啊,按理说你们到了酒店大厅就该打电话,交货、收钱、被抓,应该像春晚和新闻联播一样严谨的啊。

结果其中一位到了酒店就尿急,对的,你没看错。他提提着裤子穿过大厅就朝厕所来了。

简单地介绍一下当时厕所的构造,男厕所,但是没有小便池,要嘘嘘只能到蹲位。蹲位一共有三个,每个之间大概有1.4到1.5米高的隔断。也就是说大家站着嘘嘘的时候就可以眼神交流的。

和我在一起的嫌疑人蹲在一个坑哪里(靠墙),我站在他旁边。我们俩一起占用了最里面那个位置。

卖家进来的时候我完全没有心理准备,而且我也不知道进来这位大哥是药贩子还是普通旅客,他进来之后直接到中间那个蹲位站着开始嘘嘘。

我不敢怠慢,马上解皮带、退裤子、掏工具——多谢我争气的前列腺,我尿得比春天还自然。

我记得和他对视了一眼,他很疑惑的看了看这个非要等他进来才开始尿尿的倔强男人,然后出门了。

最后的结局自然是他回到大厅打电话,按计划跟他的小伙伴一起被抓。

事后跟同事一起酒酣耳热之后聊到这个情况,想想总觉得后怕,如果当时嘘嘘那位疑心稍微重一点、脸皮稍微厚一点,踮起脚看看我的尿尿直播,他就会看到蹲在我旁边的他的朋友了。

我当时身上除了对讲机以外也没有任何东西,唯一的一把枪都在大厅同事那边呢。

而且这位长得也很不讲究,神情酷似古惑仔里面的大B哥,本来我是可以迎风尿三丈的,被他吓得顺风尿湿鞋了。不过长成这样的他在讯问阶段软蛋得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是后话不表。


其实这个话题跟题主的问题已经差了很远,跟临场反应关系已经不大了(因为当时在厕所我也只能尿尿,总不能拿出一罐营养快线干了吧)。

只是想起自己的亲身经历有感而发,只希望多一个人看到,多一分对这个事业的理解和体谅,仅此而已。


Aorqu用户:
发小那里听来的。

当时他在上高中,同宿舍有一温州小伙,他俩关系不错,这温州小伙家里还算有钱,在手机还没那么普及的时候,家里已经给配备了。却没想在某日被同宿舍的一人偷走了,为什么知道是那个人,因为当时温州小伙放下手机之后,宿舍只有那个人进出。当他们发现的时候,偷手机的已经不见了踪影,当然捉贼捉脏,如果拿不到手机,再怎么说也没用。他俩一寻思,那人肯定拿着手机去销赃了,然后就赶紧去追。好在小地方能销赃的地方不多,他俩找到了,刚巧那人正在和人商量价格。换一般人,肯定直接上去一顿胖揍,却没想那温州小伙上去抱着那个偷他手机人的肩膀说,XX,你说借我手机打电话,打完了吧,我现在有事要用,还我呗。偷手机的人一看有台阶下,也就一边嘴里应承著,一边把手机还给了温州小伙。

我发小给我说的时候,我就不禁的感慨,温州人怪不得做生意厉害,这反应这情商换个成年人也未必能做的到。

很多时候普通人在遇上自己占理,别人过错的时候,往往会得理不饶人,把事情闹的不可收拾,却没想过给别人个台阶,结果对自己更好。


Aorqu用户:
那时候刚参加工作,算是实习(现在也一年不到)
劳资和老板出去谈判
结果劳资笑场了
我靠笑场了
全场看着我!!!
我老板威风道:你看连大学刚出来的小孩都听不下去了
当时热泪盈眶
ps回去罚了一个月薪资(眼泪就是真的了)
——————–跟新啦—————–
这是之后发生的一件事
我是个蹩脚的翻译
有时候德国朋友说两句客套话我就呆住了
可是可是
公司领导看着我
市委市长正副书记看着我
镜头高光对着我
我不能说我不知道
我只能挺住
一边用德语跟德国人谈笑风生
一边再跟领导说德国人是什么意思
再把领导的话转达给他
德国人也机灵
听到我用德语说的:刚刚我没听懂啊,大家都在看着我我不能穿帮啊,用简单的词汇啊,等人走了细节再跟老板谈啊
他微微一笑
开始了吹牛模式
领导满意了
市委市长正副书记满意了
劳资一身汗
也满意了
—————-再跟新————-
那时候做外国技术员的助理
一天他想要叫我买洗发水
他:巴拉巴拉
我:(= ̄ω ̄=)??
他:巴拉巴拉巴拉
我:(= ̄ω ̄=)???
他灵机一动:water,wash hair(伴随着摸头的动作)
我就秒懂了ヽ(○´∀`)ノ♪


盐樱桃:
大学部时候有一天晚上隔壁上铺的已经爬上床了发现忘拿手机就跟下铺的说“某某把我的手机拿上来”,下铺的妹子随口回了一句,你应该跟我说“请”,虽然只是玩笑但是当时大家都有点尴尬,然后上铺的妹子接到,“那快把我的手机请上来~”。
不是什么惊心动魄的临场反应,但是确实是我见过很妙的应变,以及好怀念那时吵吵闹闹亲亲热热的宿舍生活QAQ


向翀:
国中班导收缴了两本小人书,我和基友正好打酱油路过。
我:哈哈,老夫子。我国小才看的书。
班导:那你现在看什么书?
我:啊?五年中考三年模拟啊。
———–
高中班导在讲台上拍桌子发脾气,全班万籁俱寂。我好死不死地叹了一口气。
班导(怒吼):叹什么气!
我:这题好难。
———–
我觉得我这辈子就靠反应了


穆纛仇:

微博上看的,太搞笑了分享下。

原帖地址http://weibo.com/2466386627/DcORrwaDU?type=comment#_rnd1455835258991


闲谈后:
我也写一个。
高中的时候学校在郊区,寄宿制封闭式管理。网瘾来了想要上网,得先翻过宿舍、学校两道墙,然后走半个小时的夜路穿过一片田野一片稻场才能走到最近的网咖。
当然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宿舍楼有位管理员大妈包租婆,专门抓我们这帮翻墙上网的。
得事先说明,我整个宿舍都喜欢翻墙上网,但是被抓到了会死的很惨很惨。
我的宿舍里只有我没被抓到过,因为我是宿舍长,而且我喜欢单独行动。
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宿舍楼里灯都熄了,包租婆单独住在一栋靠墙的小屋,她那里的灯也熄了。
这一次我又是单独行动,然后我溜到墙沿,3米高墙,3秒上墙。
动作漂亮,技术娴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十分!
正当我骑在墙头,小心避开玻璃渣子的时候。
卧槽!包租婆的屋子灯亮了!
卧槽!她还提个手电筒跑出来了!
卧槽!这是一个陷阱,她故意在这儿蹲著埋伏!
我立马跳下墙头,往宿舍楼跑,墙外的道上一览无遗根本躲不了。
我跑进宿舍楼,看到楼梯角里也藏着一批人。一看,居然都是我宿舍的一群家伙。原来他们今天晚上也打算翻墙上网,正躲著准备望望风呢,就看到我往这儿跑过来,后面跟着一位提着电灯的包租婆。
他们所受到的惊吓可想而知。
我们的宿舍在四楼,一群受惊的兔子纷纷往上蹿。
快到三楼的时候一位同学,小声喊:”停下!停下!!”把我们给拦在三楼,然后四个人就躲在三楼楼梯道上。
等我们稍稍喘过气来才发现包租婆并没有追上来,只是拿着电灯在那儿照。还听得见她在楼下自言自语:“原来是三楼的那些兔崽子啊,明天再来找你们算账!”
我们那栋楼每层只有两个宿舍,所以很好查。
躲过一劫。
第二天晚上,我上楼路过三楼时看到高二的学弟们正在接受各自班导的盘问,校领导也脸色青黑站在一旁,包租婆靠在楼道里嗑瓜子儿,看到我还打了个招呼。
那栋楼里住的是各个年级的实验班,学校的升学率就靠这点人了,所以········
嗯,当天晚上我一直在为高二的学弟们祈祷,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收到我的善意。


servius:
差点在爸爸妈妈面前说出【真是日了狗了】还好我机智的改口【真是日L…落西山红霞飞】噢……


秦汧:
以前考驾照,桩考用的还是竹竿子。

我倒车移库太紧张,方向打错,杆子看错,连手刹都没松,直接乱慌了。
倒了几把后视镜碰快到竹竿了,碰到我就完蛋了啊!!!!
我心想,妈的,重考还得坐半天公交从下沙到小和山!我不依!!!!

于是我默默摇下车窗,把车耳朵掰回来了。

我下车后教练看到我笑的贼拉高兴。
他说他替我担心,看到我摇下车窗伸出一只白白的手把车耳朵掰回来的时候,觉得我忒镇定了!
哦漏,考官的想法是,这样也行啊啊啊啊啊!?

由于我太不要脸,直接把考官给惊了,蒙逼的他就这么给我过了!

____________我不是马路杀手分割线_______________

答主念书的时候去考驾照确实是投机取巧~
可答主开车好多年了,早已不是马路杀手了好不好!!
几乎没有出保过,唯两次大修是一次被追尾,一次汽车泡水发动机报废!!
都是被动的!!!

答主属于机械感和操控感都很强的妹子!
看过我开车的男孩子都觉得我开车特别帅,手法娴熟啊有木有!~
而且答主开谁的车都是上手很快的!
毫不惭愧的说,车技还是很不错的!!
我的老司机叔叔都说我开车像开了七八年的,给领导开车也是妥妥的!
重要的是我也是遵守交通规则的好青年!

不要再帖“你这样的人”之类的标签了!
我们回归到机智的临场发挥这个问题上吧!
求放过求放过求放过!!
没看见没看见没看见!!

·


匿名用户:
公司集训,叫来几个教官
大家齐刷刷在走军步,就我失了神走快了半步,
凶神恶煞的教官看到,直直过来拎着我的领子,
大声质问:你跟谁走?!
我一激灵,大声回答:跟党走!
他愣了一下,又喊道:党在哪里?!
我毫不怯场愈战愈勇喊道:党在我心里!

他慢慢放下我,脸都灰了。

0-0-0–0—0–0–0-0-0—0-0-0
有同学对公司感兴趣,好啦,说了你们也不知道,
在我离职后半年,公司倒闭,
老板和他美丽的财务夫人偷渡出国啦。


xin lu:
想起了自己小时候,还在上国小,92 93年那会儿吧
那时治安真的不是很好
and 我家是顶楼

有次放学回家,一蹦三跳地上楼梯
突然发现我家的门开了一条缝,当时还以为父母早下班了呢
继续天真无邪的往上走
突然从门里冲出两个人,拿着很大的扳手
当时居然还脑补:我擦,家里水管漏了???

然后继续往上走
和他们交错的一瞬间莫名其妙的感到事情不对

他们是一直瞪着我的。。。。
而我就条件反射的看着他们

就这样走到楼梯尽头,我家门口
他们也停住,看着我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转身去敲了邻居的门
他们看到这一幕也匆匆离去

后来警察叔叔夸了我
╮(╯▽╰)╭

==============================================================
既然都在问转角看到门的情况,我就上张图吧
网上找的,大概意思一下,侵删
在这个位置总能看到门是不是开了一条缝吧


梁少桉:

1.
去看电影,候场时听见个妹子喋喋抱怨著刘海剪丑了,剪丑了,好气啊…
男友终于忍不住火道:“有完没完了!?”
顿了一秒他又继续说:“稍微降低一点点颜值给其他人一条活路都不行吗?”
这可真是几乎决定了生死的一秒钟。

2.
记得上初三那会,一到周末老师就会留很多作业。
有一次,老师留的作业不算太多,就问我们:“作业多么?”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无论你回答多还是少,他都有可能给你再加点。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平时不爱说话的哥们救了我们,他说:“正好!”

3.

第一次陪老婆去她家就被岳父嫌弃。
岳父:“你说你长得这样能配的上我女儿吗?”
我这暴脾气当场就给怼回去了:“你说你傻里傻气的,比我还丑!还不照样娶了个貌美如仙,温柔可人的老婆!”
岳父还想说点什么,岳母一个眼神过去开口道:“好孩子,来,叫妈。”

4.晚上去餐厅,邻桌一对情侣就座后,男的喊服务生:“正妹,菜单拿一下。”
他的女伴闻言揶揄:“你喊正妹喊得很熟练嘛。”
男的:“那当然了。”
不久菜单拿来了,男的指著女伴说:“给这位超级正妹看。”

转自-SDS超级漫画

5.

大学点名,老师点到一个同学的名字(他没来),这时同学A说他请假了,同学B喊了到,老师,两个同学三脸懵逼。大家都屏住呼吸看看他们怎么收场。
几秒过后
同学A: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请假了吗。
同学B:事情提前办完了,就赶回来上课了。
同学A:这样啊。
点名通过。

(第五个出处不详,凭记忆打出来的,有Aorquer要问了,如果后面点到B同学那B同学怎么办?我想上过大学的都知道)

have a nice day.


王瑞恩:
前一阵搬新家,到了发现厨房水龙头是坏的,就叫房东找人修,
今天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房东从门口出来,见面就招呼我:
“找到问题啦! 水龙头里面锈住了,毕竟是支…智利制造的便宜货啊哈哈哈哈,我已经找人换掉了啊哈哈哈”
(原话是刚发出来一个Ch的音,想到尼玛我不就是中国人嘛,连忙改成了Chile,智利。能听出来第一次是想要发一个“拆”,然后马上改成了“吃”音)
也真是难为了房东大爷,
要知道,一般美国人知道的国家名字,不太可能超过十个。


一点也不好笑:
说我跟同桌是真爱的你们够了!那个时候大家都是亲如兄弟,哪像现在的中学生啊互相陷害。

————————原答案—————————

看到这个问题我不由得想起了十几年前的高中时光。

那个时光是如此的美好,以至于我用一个字就可以形容:睡。

没错,除了体育课不睡,其他所有的课几乎都是睡过去的。我本人更是以“睡神”的外号响彻全班。

于是有一天物理课……

物理老师讲的飞起,我在下面睡得飞起。
突然 ,物理老师说:“下面我请一个同学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然后就拿去了点名册,从里面挑出了一个名字,念了出来。

没错,就是睡得香喷喷的我。

老师念完我的名字两秒后,全班同学发现没有人站起来回答问题,都开始齐刷刷地往我的位置看。

而我,完全不知道发生的一切。

接下来大家能想到的正常的故事是,我被老师发现,喊起来,挨吵,可能还会告诉班导。

不,当时的情况却是:

在这万分危机的时刻,我的同桌在全班同学注视的目光下不慌不忙站了起来,语气平缓地回答了问题,老师很满意的示意他坐下,然后在点名册上我的名字后面打了一个对勾。

同桌坐下的时候,我醒了过来。

“怎么了?干嘛站起来?”我问他
“没事,你接着睡吧。”他淡淡地回答。


刘健阳:
三十五年,楚伐随。随曰:“我无罪。”楚曰:“我蛮夷也。”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