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令人渾身發抖的故事?

問題描述:遇到過的,聽到過的。
, , , ,
草谷:

沒有什麼比抗日神劇更讓人心寒的了,現在一部分人講起抗日都以為是抗日神劇中日本人受了八年苦,都以為是日本人是愚蠢可欺的,對於在那些時候的人來說,實在是太悲哀了。


[已重置]:

這么多人寫北電侯亮平的事,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記得江蘇交警張繼勇的事情
已經過去一年多,這個事情最終還沒有一個結局,當時還看了他的屍體照片,臉上多處淤青,居然驗屍結果排除他殺,一年過去了,可能這件事情的結果也就這樣不了了之了吧


朱良:

去年出差去省城一個人住在酒店無聊,正好酒店旁邊是一家較繁華的商場,本著刷朋友圈步數的心態就去逛商場。
突然看見個剛會走路的孩子顫巍巍從店裡跑出來,看見電動扶梯像打開新世界的大門一樣就要衝進去我一激靈邁上兩步上去一把把孩子抓住了,再慢幾秒孩子可能就隨著扶梯滾下去了,小寶貝還挺可愛穿著藍色的唐裝,扯著我的衣服吖吖的跟我撒嬌抗議著,抱著就想逗他玩。
不過我還是趕緊順著他跑出來的方向進店裡找到了正在試衣間里出來的阿么,和對著阿么衣服評論的阿公,應該是來過冬的候鳥老人,交給他阿公後阿公說了聲謝謝,阿么在旁邊責備阿公說也不看著點,我想說點啥,但又不知道怎麼開口,也就不說了對老人笑笑就出去了。為他們一家出了一身冷汗。,願你健康快樂成長吧。


渡寒:

觸電了


恐龍至尊:

急診科同事的故事。
大概晚上10點多,120急救中心打電話過來報告稱民族大學附近有個急診需要調動救護車,於是急診科值班的女醫生和一個女護士扛著葯箱第一時間就上了救護車奔過去了。
民族大學離我們醫院也就兩站路。到了那裡只見4個民工模樣男青年在大學門口等著,並沒有看見病人,他們說病人不在這里,還要往前走一點,說著就上了救護車叫跟著他們指的路走就行了。
月黑風高,以為真是在前面不遠處,加上四個民工「押車」,同事也不敢拒絕,只能跟著走了。結果一直向前開了十幾二十公里,到了伸手不見五指的山腳,他們說到了,但沒有路,車開不上去了,要翻過一座山頭才可以。同事和護士有點害怕,想讓救護車的男司機陪同一起去。但司機師傅有規定是人不能離開車,所以只能目送著她們走。
兩個弱女子扛著擔架和大葯箱跟著四個身強力壯的民工翻過了兩座山頭終於到了他們的工棚,工棚里昏黃的燈光下看見一個看起來像酒醉昏迷的60歲左右的民工躺在地上,旁邊有一灘看起來像血一樣的嘔吐物。工棚里另外還有十多個民工圍著看熱鬧。同事簡單地掐了一下人中昏迷的民工就醒過來了,一聽說叫了救護車和醫生來了,馬上跌跌撞撞地爬起來說沒錢去醫院,推開同事直接跑上了後面更深的山頭去了。
同事和護士面面相覷:這是什麼情況?眼見著病人是接不回了,還是鼓起勇氣問跟帶她們來的民工:你們誰來結清一下救護車出車的費用?
那群男民工圍著她們一臉淫笑:你們兩個姑娘今晚留下來陪我們就給錢……
同事和護士嚇得幾乎哭出來,又扛著擔架和葯箱又翻了兩座山頭回到救護車上。

這不是一個發生在鄉鎮衛生院遇到故事,而是一個首府城市最大最好的醫院。急診科的故事每天都有令人發抖的故事,人性的善惡美醜展露無余。
順便提一下,出診的同事後來考上博士,調去了不用出急診的某內科。希望不會再有這樣恐怖的事,讓我們的博士再一次心灰意冷退出醫療行業。


張曉宇Exciting:

說一個自己經歷的吧。
時間今年正月十六晚上。
今年的正月16正好是我姥姥的生日,家在錦州的小表舅自己開車專程為我姥姥慶生。而且,我舅舅家的哥哥,正好下午要去錦州坐高鐵去瀋陽回去工作。可能是家裡人都太高興了,到了下午,我哥哥該走的時候,突然發現,我舅舅,我表舅,我媽,家裡的三個老司機,都喝酒了。能開車的只剩下我大哥(1萬公里的行車經驗)我(不到3000千公里,只有寒暑假能開車,沒跑過全程高速)我弟弟(0公里,下證之後就沒摸過車)
沒辦法,為了安全起見,去錦州我哥哥開車,回來我開車。
還好,一切順利的下高速。

就在下高速後的一段外環路上,先是一個上坡,然後又是一個大下坡。此段路經常出現候車追尾前車。晚上的時候有沒有路燈。剛剛高速天就已經徹底黑了,只開了近光燈。
記得自己上坡70邁,下坡雖沒踩油門,可能不低於70邁。

就在這個時候,我在遠處看見路上好像有兩個白點,直到進入燈光的照射範圍我才發現,一個40+的男子,穿著黑色上衣,深色褲子,一雙白色運動鞋正在奔跑的過馬路,而且還是闖紅燈。
當車剎住的時候,他就站在離車不到1米的前方,然後快步走開了。
氣的我搖下車窗用東北話夾雜著重慶話一直罵到我看不見他。(當然,回到家裡為了家裡安心,我只是報喜不報憂)

一個星期後的晚上,
媽,明天我打算跟同學自駕遊玩,明天你把車留下唄。
行,兒子開車可要小心啊,你x叔(我媽閨蜜的老公)在xx大學門口是那個紅綠燈(我正月16下高速的那個地方)那壓死個人呢,你x姨(我媽閨蜜)頭發都白了一半。

什麼時候的事情啊?

就前天,你x叔也是倒霉啊,壓死那個人啊,大晚上穿一身黑,也不拿個手電,而且內條路也沒個路燈。更可氣的是啊,你x姨跟別人一打聽,內人剛剛從醫院出院,肝癌晚期!

你怎麼知道的?

你x姨昨天剛剛跟我借錢來著,內人她有個老母親卧病在床,下面還有一個6歲孫女,兒子吸毒,兒媳婦跟別人跑了,天天擺靈堂在你x叔公司門口呢,張口就要300萬!

算了媽,我累了,明天不出去玩了,想在家待著。

咋了?嚇著你了啊?

嗯。被人性嚇著了。


匿名用戶:
事情發生在江蘇某地級市,親眼看見警察在某洗浴跟老闆串通,在包間里偷拍客人嫖娼,然後等客人走了,開車跟蹤半路攔下,要錢。不給錢,就痛打,砸手機,抓回警局給你放你剛才嫖娼的證據,然後告訴你,除了交錢,你在這里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然後給你準備了兩份筆錄,一份是嫖娼確實,罰款拘留。
一份是,進了屋,剛戴套,小姐用手碰了幾下,我就結束了。

第一份筆錄,交2000千罰款。
第二份交6000千,當晚交完馬上就能走人,不做任何違法處理和記錄。

我選擇交了6000認栽,認打,臨走前所長跟我說,以後要去玩,就去那個什麼什麼*水國際,那個是他罩著的,下次看見我不會抓我。
而今天去的那個,是*龍區某分局的地段,而且已經欠他50萬的保護費沒交了。

大家不要意外,不要震驚,這個城市無論是什麼娛樂場所,沒有不涉黃的,包括很多飯店,舞廳。
我事後跟哥們坦白了這件事,說我咽不下這口惡氣。
哥們去外面打聽了一番回來告訴我,算了吧,那個局長不好惹,而且那個洗浴的老闆不止一個人,市委的所有領導全部都入股了。
——————————————————————
不可思議,一覺起來竟然有人回復了,因為我是開夜場生意的,所以白天睡覺,大家不用在評論里對我有同情,這件事里沒有正邪之分,只是比誰更兇狠,我也只能把這份恨埋心底,等我有一天找到更狠的靠山,我非得出了這口惡氣,我現在仍然還是會去嫖娼,而且也積極主動接觸抓我打我的那些公安人員,MLGB的,既然我無能力改變,我就加入你們一起作惡,我跟朋友商量好了,在我們自己的KTV里開賭場,抽提成,我心甘情願的交保護費,認交,認干,這次抓我抓的好啊!!這讓我明白了,別人家的夜場生意咋那麼好。

畢竟對抗政府是沒啥好處的,加入他們一起撈錢,共贏共發展。


魔鼠:

令人渾身發抖的故事處處折射著人性的惡。
坐火車聽對面大哥講起,故事發生在他家小區。
一天上午,一小姑娘開車出門,開到出口恰好有個修鞋的擺的攤在門邊上,有點擋小姑娘路,小姑娘按下玻璃,破口大罵,balabala 反正都是些惡言,鄙視勞動底層。修鞋的是個60多歲的大爺,聽到罵聲慌慌的把攤位向路邊移開。可是小姑娘不依不饒,打了個電話。幾分鐘,從小區走出一對中年夫婦,直奔修鞋攤位,原來是小姑娘的爸媽。那個中年男人隨手操起修鞋工具箱砸了下去,修鞋大爺頓時血從頭上流了下來,中年女人邊罵邊把攤位的東西一一踢倒。小姑娘全程在車里探出頭來欣賞著這一出。估計修鞋大爺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白平無故遭受如此謾罵毆打,待反應過來,做出了驚悚的事情。看他臉色鐵青,從地上找尋出一把割皮的裁刀,猛的捅向旁邊的婦女,那個男人估計還沒搞明白,這把刀便捅向了他。小姑娘看到父母被修鞋的捅倒,還在罵你這垃圾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你既然敢惹我們?老不死……
驚恐不知道有沒有,好像這世界上沒有能把小姑娘嚇到的事情。隨後修鞋的提著這把刀從車窗把小姑娘揪了出來一刀進去又一刀進去
就幾分鐘一場殺人案發生了。修鞋大爺這時放下刀癱倒了下去……
對面大哥沒有講小姑娘一家三口死沒死,也沒講最後大爺怎麼樣了,我們只是簡單的討論了一下這件事情發生的原因便各自陷入了沉思。

其實小姑娘的跋扈和不把底層人看做人是多麼像她的父母。假如沒有小姑娘的不依不饒,或許惡言相向不能激起這么大的風波,因為修鞋大爺已經習慣這樣的謾罵侮辱。人們怎麼能不把自身的惡折射在能輕而易舉欺負的人身上?因為代價太小或者根本沒有代價吧!


匿名用戶:
看到這兒我不得不想起我小時候的一個記憶,幾歲我忘了還沒上幼稚園 ,爸媽都出去工作,阿么看著我和我叔家的孩子,阿么偏向叔叔家,所以對我也沒有很上心,我又是那種喜歡亂跑的娃..有一次就在阿么家門口,阿么家就是被一個大院子圍著,以我當時的走路速度以及邁步距離從阿么家門口走到院子門口得有1分鐘吧,我當時在門口自己玩,有兩個男的,騎著機車,我記憶中機車上是有繩子的..一個男的跟我說,要帶我去買糖吃,還指了指西邊,西邊確實有個小賣部..我心動了..沒錯..我心動了…但是!我內向阿!我害羞阿!於是我就害羞的往阿么家跑,但我只是矜持一下!!沒錯!我只是往阿么家跑了跑然後又跑回去門口了..還好…老天爺眷顧我,那兩人走了…要不然!!!我現在想想就怕的慌阿!!!


蝦布斯(多肉迷):

港真,大家喜歡看吃人,一個故事裡的謠言被人點了上千贊 ,圖中妹子講的故事,截取小說里的部分謠言,單獨當故事說給大家聽,突出白鹿原里人吃人。為了達到發抖的效果別有目的截取謠言。人們要看自己內心裡的故事,不管對錯,如果有人認為世界是醜惡的,就能看見為他們創造出的丈夫吃妻子,父母吃兒女等各種挑戰人類底線的故事。就在當今的中國,在周圍,能有這么多有識之士,一定能早日達成中國夢,趕英超美,想想都讓人激動的渾身發抖。傳播知識應該有頭有尾,不能誤導沒看過原書的人們,那不是講故事,是傳謠。白鹿原的作者很有遠見,在書中寫到,不管什麼時代,謠言都很有市場。時代在變,唯有人心不變,小說是優秀的,但是把情節掐頭去尾,成為了謠言。(事件起因)

恰好我買了正版的電子書。 原文是這個,

白鹿原第十八章。版本是這個。

我的感想:原來,在Aorqu上大部分人喜歡「清晨的陽光」式的作者,(這是另外一個悲傷的故事,自行搜索)陽光的作者文筆肯定正確。在評論中上千個沒看過書的人們紛紛附和截取流言的創作者,互相「感染」,大多數人的交流的主題是人吃人,有人驚呼我們這里吃人,馬上就有人響應,我們這里也有吃人,再對照白鹿原小說,一看,裡面真有人吃人。書的封面好像大大寫著,吃人。好驚悚。大家紛紛感嘆和聲討:萬惡的社會!故事的流言如何在討論中成為了在白鹿原小說里發生過的真實事件呢?藝術來源於生活,但不建立在謠言的基礎上,不能因為歷史上出現過人吃人,為了博取眼球開始人工製造人吃人的故事。沒看過原著的人通過謠言獲得了知識,想想也是諷刺。那些「讀者」把謠言當做時事時政一樣認真批判社會的言論,讓人感覺好奇葩,這些讀者都說自己看過人吃人,沒人理會資訊的出處,一群別有用心的人,信誓旦旦的說著老掉牙的謠言,聽說沒有,我這里有人吃人,還有人肉包子,不信?看,書上都這么講的,不信作者?馬上有一群造謠的人感興趣了,呀,真的?瞬間集體興奮了。書也不看了,聚集在一起開始討論人肉包子,大家感興趣的焦點應該是包子和人肉的組合。才不會考慮故事的本身意義,讓人想起烏合之眾這本書,盲從。白鹿原被大家這樣曲解,成了謠言,陳老師不背這樣的黑鍋。人吃人的意思,是精神上,封建禮教吃人,不是群氓聚集在一起吃,從肉體上吃,此吃非彼吃。可能一部分人看的陳老師的書是原著,另外的人看的可能是類似影視版本的白鹿原。(參考我名字,人體藝術ヘ ヘ)不時的有人在Aorqu上說參加部分聽講是交智商稅,並不會增加智力,還相當反智。這些事情發生後,不能贊同更多。看了那篇故意截取的流言,後面的評論大都是結合故事的流言創造的人吃人,人肉包子,煮小孩各種反人類的故事。讓人疑惑的是那些讀者的邏輯,餓的都開始吃人,還能發揚雷鋒精神分給鄰居吃,這么隱秘的事都成了常見事,各位人才圍觀吃人後還能活著去舉報,我個人認為吃人狂魔們這種智商還是不要去吃人為好。大家既然喜歡看吃人,大可以編個舞台劇,題目是「看吃人」。豈不是美滋滋?同學和阿么這是典型的Aorqu體,別人講的,別人的親戚,典型的謠言載體。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現象,傳謠的人功不可沒。以上事情發生的時候我覺得智商稅的說法很有道理,看見原文不停增加的贊,想起平台上誇自己用戶貭素高,我好像明白了什麼。以下截圖是我曾經的回復,現在已經在原文消失不見。真相埋沒在踩踏的群氓之中。這一刻,想給各位獻上一首小詩,大海,你全是水。

下面我這個半桶水正經的打字。(已分段)

孟子說人性善,他認為人性內有種種善的成分,首先,有善,其次,有部分因素決定,人本身無所謂善惡,若不適當控制,就會通向惡,這一部分因素跟動物共有,屬於獸性,不應當認為是人性的部分,人之所以異於禽獸,就在於讓人發展自己善的部分,不要讓自己的低級本能自由發展,被慾望控制,人才能真正的成為人。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孟子。孟子說:人之有道也,飽食暖衣,逸居而無教,則近於禽獸。而人之所以異於禽獸,在於人倫以及建立在人倫之上的道德原則,中國古代哲學,墨家,儒家,孔子,孟子等賢者,從古代就提倡人為善,為什麼今天現代社會還有人強調要去放大人性惡的一面?以己推人,以自身為尺度,來調節人的行為,善惡只在人自己的本身,一念之間,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相由心生,其實是你們內心深處的醜陋的想法暴露出來。某個民族,某個時代,善惡必定屬於該民族該時代的社會條件所形成的,人倫的性質會根據環境改變,人類善的本質是一種人生理想,美好的理想的本身不變,必須進行邏輯區分,好的才具有長遠的價值。

小說里的人吃人,我們得先說有,這個有,不是指歷史書,故事書的有人吃人這個故事,而是指白鹿原小說本身書里是不是把人吃人當作一件真事來說?它只是影射社會,邏輯上的有需要故事裡真有人吃人這個說法,需要陳忠實老師在故事裡明確的講人吃人,而不是說一個謠言里有人吃人。我們說的是不是真的有人吃人就是這個意思。是對實際的人吃人事件的肯定。而高票答案的人吃人,屬於小說的流言,只是涵蓋了人吃人和所有相同的謠言,陳忠實老師的小說里的人吃人恰好被包涵在其中。故事包括小說和謠言,謠言不等於故事。

這些人不過是在『故事』這一個標簽的掩護之下,傳播著危言聳聽的流言的一群魑魅魍魎 而已。」 亂傳流言,還是藉著原文作者的名義,並不僅僅是傳謠者個人的品性和道德問題,而是同中國的社會環境與歷史文化相關聯的。剖析謠言,也可算是認識社會認識人性的一個特殊窗口。 自稱酷愛和平的人民,也會有讓人發抖的行為,那就是故意傳播謠言,一面說自己害怕,一面互相傳播人吃人。

利用文學素材進行創造,寫出人吃人的恐怖故事,是回答者自己的事,確實是恐怖,但危害社會,一面沒有批判這些人吃人的舊社會糟粕,一面興高采烈的互相討論人吃人。沒有對人吃人事件深刻認識,只是隨意傳播恐慌情緒,成了新的流言滋生的土壤,間接的成了幫凶。這不是「藝文青年」應有的態度,可能藝文青年喜歡把嚴肅的事情,比如人吃人娛樂化。答主的態度是贊成人吃人,還是不贊成人吃人,是什麼立場?從言行來講,估計是喜聞樂見的立場。故事裡是迫不得已,而區別講故事和傳播流言之間,是以作者本身看待這件事情的立場上決定的。

人吃人,不必是受害者本身,也不必親自經歷,但是,發生的時候究竟是如何產生的,這件事情在今天看來是不可想像的,難以描述的。但在講故事的同時,卻最少要站在批判的態度上去看待,而不是進行煽動,神秘,頹廢,恐嚇。小說的本質是讓我們去思考,是能將故事反映的「真」給與我們。然而「真」不是絕對的「真,而是從相對客觀的真實總和累積起來的,故事的真,是建立在我們認知這個世界的物質的法則上的,如果謠言代替真實,視野狹隘,故事被四分五裂。人吃人也就是人吃人了,而不能指望大家能認真的對待這個事情。

文學是作者自己文字情緒的感染手段,是她自己的意志的體現,很主觀,很片面的截取她需要的文學素材,帶著她自己的真實想法,那麼她的故事便帶有她的看法和傾向。有意識,無意識的,使大眾感染。而這樣的「藝文創造」(不是文學創造)不是為了大家認識事情的本來面目。是無用的。(並沒卵用)在這樣的人的眼裡,她們對人性的認知心底陰暗,病態,絕望,於是這樣的講出了這個故事。所以一個故事,是作者文學上對人生的認知,不管是她有意識流露出來,還是無意識的表達出來。我這里不是說白鹿原作者,而是截取小說流言創造出人吃人故事的作者。如果說一個故事,分為思想,心情,內容幾項。只說專門截取人吃人這個故事本身,既可以看作是包涵了特殊的思想。無論作者是怎麼想,她截取的故事到底是突出了人吃人的這個主題。故事也算是人與人交流的手段,你什麼都不說,就光說個人吃人。是她所表達的最多的思想。思想反映人生。由於感染能力。鮮明的表達出了人性黑暗面,作者和讀者互動,在評論里大家對這件事都討論的很熱情。

那三三兩兩的人,也忽然合作一堆,潮一般向前進;將到丁字街口,便突然立住,簇成一個半圓。頸項都伸得很長,彷彿許多鴨,被無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著。

知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 來吧,互相傷害。

我其實明白的,女孩子長得好看才有點贊,我是男人,還不好看,能贊我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