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令人渾身發抖的故事?

問題描述:遇到過的,聽到過的。
, , , ,
荏苒:

背景:當時在一個小公司上班,位置是帝都三環邊某商住兩用樓底商二層。公司是做項目的,基本上人都不用來辦公室,駐項目上,所以只有一個開間做老闆平時接待用。大多數時候只有我帶一個實習生和一個銷售經理在。

某年春節假期前,實習生剛離職,銷售經理提前回家了,我是帝都人,所以只有我一個人在辦公室,其他公司也都差不多,整個樓道冷冷清清的。下午4點多,我準備收拾收拾東西,看看網頁就下班的時候,有人敲門,我也沒在意就把門打開讓人進來了(因為老闆老到處散名片,有時候有人拿著名片過來找合作)。

那人40多歲,挺瘦的,裹著個貌似軍大衣,但是又不完全一樣的棉衣,看上去油膩灰撲撲的。他好像很冷的樣子,右手始終揣在大衣左襟里好像揣在懷里的樣子(我後怕時候想,可能是揣著凶器)。但當時人已經進來了,我就把人往裡讓,讓他做到經理會客的沙發上,我就趕緊到飲水機那裡倒熱水(那時候年輕心大,也沒覺得什麼不妥),不過我餘光看他,他一直在轉著頭打量我們公司的布置(這邊沒保險柜,沒有會計和公章,做賬委託事務所),屋裡除了幾張桌子和沙發也沒啥,我個人也比較樸素。

然後他就跟我搭話,套我們公司的情況,我這會兒覺得害怕了,所以站在自己的位子里假意收拾東西,其實是把自己圈在椅子和桌子中間,並把美工刀壓在A4廢紙下邊。當時覺得可能有個隔檔至少椅子可以當做抵抗的工具。聽我說過我們公司接不到項目,物業約了這就過來看防火防盜措施(瞎掰騙他的)以及我馬上就下班了等等之後,耗了20來分鐘(一身冷汗啊),他就起身什麼也沒說走了……

從頭到尾,他的右手都揣在大衣里,真的是感覺他要把手抽出來我就能尖叫出聲……

之後,馬上打電話給物業和老闆,物業兩個男的來陪我鎖好門窗,送我到大馬路上,感覺撿了一條命,年後就辭職了,再也不想在這種只有一個人在辦公室幹活的小公司了,太可怕了。

我當時跟他說公司接不到項目,這邊就是個臨時辦公地址,就是想暗示這邊沒錢;說約了物業是想讓他有顧忌;說我馬上下班是想暗示你要搶錢,我人走了你也不用傷人隨便拿……不過不造他聽明白沒,反正我走了以後物業肯定是加強警戒了,也沒聽說出什麼事情。


李真土:

小毛是個沉默寡言的小女孩,長的不醜也不漂亮,黃巴巴的皮膚,瘦小的身形,站在人群中就能隱身。

1

高二的時候,某一天,我們班級里突然少了三個人,很突然的就消失了。

事後調出監控,發現他們一行三人在午夜時分從宿舍樓爬了出去,然後就在沒回來,沒人知道他們幹什麼去了,他們就蒸發的水一樣,消失的無影無蹤。

他們消失了,我們班級里的大多數人是開心的,因為他們是班級的蛀蟲,整日不學無術,除了能把班級攪的烏煙瘴氣,在無二用。

但是他們也是有父母家人在的人,即使在班級里沒人喜愛,但他們仍是父母的心頭肉,沒有任何意外,在告知他們父母家人事實的時候,他們的父母聞訊趕來,開始大肆尋找。

最開始的兩天里,一切風平浪靜,第三天學校的氣氛開始劍拔弓張,第四天他們的父母不在尋找,來到學校開始大鬧。

學校將監控調出來,推卸責任。

他們的父母手忙腳快的將顯示屏砸的稀吧碎。

警察前來調節,他們的父母叫來七大姑八大姨,更加肆意的鬧。

警察敗退,全城調監控,找了很久,終於發現他們一行三人的蹤跡。

但是卻曇花一現,很快又消失在監控里了。

但是這微末足道的曇花一現卻帶來了很大的線索。

因為這最後一幕,他們出現在自助情趣用品店。

警察調出情趣用品店的監控,看到他們三人有說有笑的買了一盒避孕套。

但是監控直到這里。

他們買套幹嘛?他們去哪裡了?

線索斷了。

他們的父母繼續鬧學校。

學校迫於壓力,和他們父母談索賠。

最終以一人30萬的價錢談攏。

似乎就這樣結束了。

但卻沒有這樣結束。

風雨卻剛剛掀起波瀾,事件的復雜程度讓所有人瞪目結舌。

2

不知道是不是信了那個不懷好意人的讒言,他們三人的父母拒絕接受30萬,校方無奈的追加到了50萬,他們的父母仍是置之不理。

校方對他們的獅子大張口的行徑表示強烈的譴責,然後憤怒的告知,一分錢也不賠償了。

他們的父母立刻炸毛了,七大姑八大姨再次前來,將校門堵的嚴嚴實實。

校方以擾亂校園正常秩序的名義報警,警察對此也是毫無辦法,只能協調。

但是協調又談何容易。

兩方各執一詞。校方說他們翻牆出去,咎由自取。他們的父母說校方管理不嚴,理應負責。

警察能如何,全局出動,全城搜刮,知道這事會鬧大,不敢怠慢了。

經過地毯式的搜尋,警察又找到了新的線索,三位失蹤者曾經入住了旅店。

旅店老闆說,他們住了一晚上就走了。

警察調取監控發現他們確實入住了,但是從監控中卻沒有發現他們走出的鏡頭。

他們進去了,卻沒有出去!

3

他們去哪了?

警察搜遍了他們入住的房間,只是已經過去不少天了,房間早就換了幾波人,哪裡還有什麼線索?

不過好在旅店打掃衛生的手法簡單粗魯,細心的警察在床底翻出了半瓶怡寶,和七隻避孕套。

只是這半瓶怡寶和七隻避孕套和消失的三人有關系嗎?

沒人知道。

警察將七隻避孕套和半瓶礦泉水帶回去做實驗,得出的結論令人震驚。

這七隻避孕套來自一個人,半瓶礦泉水也是普通礦泉水。

線索又斷了。

正當警察想要放棄的時候,礦泉水瓶子上沾著的一絲頭發卻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這頭發是誰的?一定不是消失三人的,因為這是一根長發,微微的泛黃。

這多半是女人的頭發!

但不應該是女人的頭發呀!

通過監控,已經知道這間房沒住過女性,中間只換了三次人,都是男性,而且都是短的。

這頭發一定是從外面帶進來的!

這頭發和消失的三人有關系嗎?關系其實不大,因為監控里他們三人是沒有帶礦泉水的。

那這礦泉水從何而來?

警察來到旅館,準備重新看一遍監控,仔細的看一遍。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礦泉水還是他們三人帶進來的,只是很隱蔽,在兩個人中間夾著,因此產生視野盲區,只漏出一半的瓶蓋,所以第一次看監控沒有看到。

線索似乎又出現了。

但是這個線索卻也有些雞肋,這根頭發是誰的?DNA鑒定可以輕而易舉的知道這根頭發是誰的,只是去哪裡找?無異於猶如大海撈針啊!

但是總歸有了線索,可以繼續進行下一步。

沒有目標進行鑒定,那可以找目標啊。

先把他們同班同學給鑒定一遍就是了。

同學們一人一根頭發送進了醫院,接下來就是耐心的等待了。

鑒定結果出來了,這根頭發居然真的和班級里的一位同學對上了。

佝僂著腰,抿著乾裂嘴巴的小毛被叫到了辦公室。

面無表情無怒自威的警察死死的盯著小毛,將手中的一張紙砸在了桌子上,冷聲說道,你知道這張紙上代表著什麼嘛?

小毛頭埋的更低了,一聲不語,身體微微的顫抖了起來。

警察又是狠狠拍了一下桌子,你別給我裝可憐,消失的三個人和你有沒有關系?

小毛仍是不說話,控制著顫抖的身體搖了搖頭。

警察繼續狠狠的拍桌子,你別以為死不承認就能矇混過去,你的頭發出現在他們身邊,他們的消失你脫不開關系。

小毛從始至終都沒說一句話,警察也拿她沒辦法,只能暫時拘留。

只能繼續去旅館找線索。

地毯式的對旅館的房間進行第二次排查。

線索又出現了,在衛生間的牆壁上發現一滴干血跡,和一片微小的乾肉片,警察小心取樣,神速送往實驗室。

結果很快出來,血跡來自小毛,乾肉片來自消失三人中的一人。

證據確鑿。

凶手是小毛。

審訊室里,一言不發的小毛被一頓毒打,雜亂的頭發像路邊的狗尾巴草,現在的她也確實像一條無家可歸的流氓幼狗崽。

小毛看起來很可憐,但是卻沒人可憐她,她是孤兒,唯一可以稱為親人的福利院阿姨對她失望至極,也不願與她相見。

殺人償命。

17歲的小毛已經可以償命了。

似乎結束了。

波瀾落下,風卻不甘,一片更大的浪花正在醞釀著,似乎下一刻就能澎湃而起。

判刑的前一天,警局來了一個男人。

自稱小毛的爸爸。

說要報案。

男人拿出手機,調出微信聊天記錄。

一個人給他發了幾十條聊天信心,有文字,有語音,有視訊。

警察拿過去,一一看了下去,震驚的猶如石化了。

聊天的記錄記錄了一個天大的陰謀。

記錄了如果將那三個消失的學生殺害,又如何的嫁禍給小女孩。

步驟詳細至極,看著警察渾身發冷。

男人告訴警察,發消息的人是消失三人中一個人的母親,她就是凶手。

警察震驚到懷疑人生。

男人語氣平靜的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了警察。

原來這一切都是那個女人為了報復他,那個女人曾經是個妓女,而他是他的一個嫖客,女人愛上了他,心裡愛上了,而他也愛上了女人,身體愛上了。

一次啪啪啪中,他隨口說了句,你別賣了,跟我回家吧,我娶你。

女人當真了。

女人第二天真的收拾行李準備跟他回家。

他只是隨口一說,並沒有準備給女人未來,女人是妓女,他最多也就是玩玩而已啊。

他告訴女人,你等我,我回去開車來帶你。

他走了,女人高興的等著。

隨著時間的推移,天漸漸黑了,他還沒來,女人打電話過去了。

空號。

女人意識到被騙了。

女人面無表情的走到衛生間,將臉盆放滿水,將頭放進了臉盆里。

許久。

女人才將頭抬起來,臉色鐵青。

像個死去的屍體。

女人那一刻真的死了。

活著的是報復的臭皮囊。

女人後來結婚了,他也結婚了,女人生了一個兒子,她生了一個女兒。

在他有女兒的第二年,女人朝著他和他媳婦的肚子每人捅三刀,然後抱著他的女兒走了。

他的媳婦捅三刀死了,他僥幸活了下來。

他不敢去找女人,他知道既然當時沒殺他女兒就不會殺了。

他隱姓埋名,偷偷的活了下來。

女人以為他死了,就將如何報復他女兒的經過發給了他。

意外的是他還活著。

這個女人就是瘋子,為了報復連自己兒子都殺了。

聽完事情的經過,警察們目瞪口呆的佇立在原地,許久之後才反應過來,一聲令下,警車出動,朝著女人家圍撲而去。

當警察們走進女人家的時候,女人正拿著刀子捅她丈夫的肚子,刀刀沒底,鮮血淋漓。

女人看著潮水般的警察,微微的笑了起來,你們還是來了?

女人被逮捕到了警局,坐在審訊室里,一切罪行她都供認不諱。

她很好奇的問,你們怎麼知道人都是我殺的?

警察拿出手機,聊天記錄給女人看了看。

女人原本平靜的情緒瞬間炸裂了,像個瘋子一樣的咆哮,那個畜生沒死啊!那個畜生哪去了?

咆哮了好一會,女人瘋狂的大笑了起來,活著也好,這些年他活的也不舒坦吧,看著我把他女兒一點點的折磨也挺好吧,本來發給你是想你在地獄可以看到,沒想到沒死,活著看到更好,哈哈哈。

女人癲狂的笑著笑著又嗚嗚的大哭了起來,為什麼要騙我?為什麼要騙我?為什麼?

女人可憐的像個病殃殃的流浪貓,同時也可恨的像個吃人的惡魔。

這大抵便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完。

謝謝大家看完了。

謝謝


俞薇:

我們來學習一下團團在本題中被氣得令人發抖的愛國青年侯同學的愛國言論吧~~~大家做好筆記,這可是受團團獨家認證的侯同學的語錄哦~




面對打人者的正義的愛國言辭,






愛國青年侯同學極高的政治覺悟:





文登警方說這是一次普通的線上撕逼引起的治安事件罷了,但團團一直跟我們說這是政治事件,可團團平時又教育我們要相信警方尊重警方,我到底聽誰的好呢?糾結ing~


Erik Harzer:

幾乎所有令人發抖的故事在我眼中都來源於心理反差(psychological contrast),學術一點的語言就是,事件之結果遠遠出離了你的合理心理預期。先編幾個簡單的例子,然後我再說一些真實案例吧。這些刻意製造「心理反差」的描寫,對於寫文可能有一些幫助。

1. 你偶然發現那個最和藹對待孩子但對成年男人陰霾滿臉的老婦人其實因為二戰早已患上了人格分裂症,她一連殺死了自己的五任丈夫並把他們製成櫃中屍骸skeleton in the shelf,而你已經不是小男孩了,坐在她家的沙發上,即將成年的你感到了恐懼。

2. 疲累一天的你進入一座荒村古寺打算休息,寺里的長老熱情接待了你。晚上起夜小解時你偶然發現僧堂里的佛像轉過面來,背面是詭異的無名神像,老僧低念怪異的咒語: 子時請神鬼吹燈,丑時斗鬼神無聲……

3. 一場戰斗之後,雄踞世界的強大的跨洲帝國在弱小的游牧部落攻擊下轟然倒塌,高貴的皇室成員全部被俘,遭到肆意凌辱和折磨,當年一時心慈手軟放過這個部落的老皇帝被剝得精光,刺瞎雙眼被他昔日的臣僕當成戰利品在他的帝國大道上遊街……

下面我放真實案例~都是真實的刑法案例喲

——————————————已更辣已更辣————————————————

有人問3是什麼,其實我編的每一個故事基本上都會從現實中找到可循之處。

比如1中是引用西方一個著名諺語skeleton in the cupboard櫃中骷髏,就是指不為人知的家醜,很廣泛一個用語。

2的咒語是民間的,當年去下鄉調查一個關於民族法的問題時,親自聽到一個見證過走陰的老人提起過,意指這個時候人氣最虛鬼氣最旺,不要在這個時候走陰否則有可能回不來。

3是把歷史上的羅馬帝國和新巴比倫帝國(尼布甲尼撒二世 Nebuchadnezzar II 的帝國)的末代君主伯沙撒王( (Belshazzar)的故事結合在一起編的。波斯人的史書傳說這位統治者在他的帝國毀滅後,被帶到尼尼微(波斯首都)處以慘刑。

然後曬兩個案例吧。

第一是松永太案。

一看這個封面就有一種不對勁的感覺哈。

該案最大的反差之處在於,以我們之通常認知,寡不敵眾是常態。團結抗敵是常態。但是松永太僅以一個普普通通的日本職員,手無寸鐵,僅有一根電棒和一座地牢,然而他在數年之內,陸續將其妻子緒方純子一家(注意是一家,包括純子和她的多位親戚),全部集中於他的地牢內,用毆打、電擊、強迫吃大便等方式摧毀他們的自尊與抵抗意志。而其中作為先行方式的則是電擊。

松永太自己制定了一個電擊懲罰措施,有一套具體的規章支持。例如做錯某事,即會遭到電擊,而舉報他人,電擊則可減輕。多次經電擊之後的人們已經完全喪失了自由意志,淪為他的奴隸。更別談什麼合起來反抗。

於是松永太就這樣以電擊手段控制著他們的心智,用侮辱和傷害摧毀著被害人的意志。被害人以他為神,夫妻相殘,父子反目,只為討好他一個人。

他們為松永太奉獻出了一切,心甘情願。這個原本的地主富裕家庭耗盡家財,家破人亡了。這就是最令人震驚的北九州連續監禁殺人案,或稱松永太案。

該案讓我思考的不是其他,而是電擊這種手段本身。我不得不開始思考,電擊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魔力,讓人失去了正常的思維。而其他因素,例如日本的民族性之類,可能是次要的。

所以我現在一想到楊永信和他的網戒中心,就不得不揣測,以楊永信的專業知識,他是不是已經研究過了並且以一系列定量研究的方式弄得很透徹了,究竟電擊有多大的魔力?

只有那些心靈扭曲的人才知道。

接下來我繼續講故事。

————————————————又更辣有更啦————————————

另一個故事是發生在重慶的一場血案。該案曾經震驚全國。

2013年11月25日16時許,重慶長壽區一小區電梯內,阿么帶著一歲的小孫子源源(乳名)下樓,因為推著推車,阿么先把推車推出電梯,就在這一瞬間,小女孩進入電梯抱起小寶寶並關閉了電梯。阿么趕緊去追,電梯在25樓停下阿么找到小女孩時,寶寶已經不在了。

阿么詢問小女孩把寶寶抱到什麼地方了,小女孩前後說辭不一,五分鐘後,物業人員在樓下的花園里發現寶寶。寶寶已經昏迷,全身多處受傷。立即被送往醫院,後來調看電梯監控視訊看到了讓人發指的一幕。

這個10歲女童在電梯中將1歲男孩攔住,並抱進電梯中,在電梯上升到25樓的時間內,這個還是國小生的女童,用極其殘忍的方式,包括踢打等攻擊手段,反覆暴打1歲的源源。

後據李某陳述,她將原原從電梯抱回她25樓的家中,在客廳沙發上對原原繼續實施毆打,後將原原抱至陽台欄桿上逗玩,致原原從陽台欄桿墜落。

但是,公安機關的現場勘查開始指向某種可能:即源源是被這個女孩子從樓上拋下來的。所幸被大樹所阻,男孩全身多處骨折,但尚無生命危險。所謂天佑,多在於此。

小孩子通常會被我們認為是最純潔的,但是,這個震驚重慶甚至全國的案例中,小孩子作出了最恐怖的惡行。不得不讓人考慮人性善惡論這個原點問題,又或者,在我們每個人小小的身體里,其實都有某種先天的惡性,只待激活的那時就汩汩而出。

我開始突然有些明白,為什麼在許多恐怖片中都會設置一些鬼娃娃,小孩變鬼之類的情節,而且為何總能讓我們發抖。畢竟當心理反差來襲時,你的心理預期硬著陸就是最可怕的。


匿名用戶:
就在剛才。我本身身體就很好,不經常生病,今天早上一直不舒服,我以為是感冒就沒在意,知到第三節課時,我感覺太不對勁了,就量了體溫,馬上39度,就去找老師請假,但是班導不在,我想這就去找隔壁班的班導給我的班導打個電話,但是他堅持要讓我找到自己的班導。(我找得到還找你嗎?)我就又去找了 段長 。她正在教她的女兒寫作業,我猶豫的時候看見了數學老師,我就問她可不可以批假條,她說不可以,因為她不是班導。然後我就去找段長了!但她什麽都沒問,就說她也沒假條。
都不能批假條。。。。。。
最後我打電話給了我媽,(因為今天剛好是我舅爺的葬禮,我爸媽都回老家了),讓她給班導打了電話,班導說讓我隨便找一個班導都行!可是呢!
最後我去了門衛室找了值班老師,但是值班老師不在,最後那個門衛阿公看我實在是嚴重,就問了我的班級姓名,班導是誰,留下啊這些資訊,就讓我出去了。
我知道門衛這麽做不合規定,但是我還是感謝他!
我現在在吊水,感覺很心涼呀!


劉大闊:

微博上看到的


呂一舟:

我的鄰居宋丹丹
——吳老二


匿名用戶:
同學W和她男朋友分手,他們同居很久了,分手之後要去住的地方搬東西,然後叫我一起,但是要等她男朋友下班才能去,他們為什麼分手呢?是因為她男朋友總是打她,然後總是和別的女的曖昧不清。我想這種男的肯定要分手啊,不然留著過清明嗎?和她男朋友碰面當時已經挺晚了,她男朋友好像還喝了點酒,去他們的出租房還有一段路程,然後她男朋友把她拉過去說有話要說,但是W很怕他會打她,就說那你不要動手,她男朋友說 我發誓 我要是打你 我就死阿么。W就相信了他,然後走進了一個黑漆漆的小巷子,她男朋友一把掐住了W的脖子說 我阿么有那麼容易死嗎 ,我當時立馬沖上去 拉開了他們兩個 有話好好多別動手動腳。之後就到了他們房子里,她男朋友就當著她的面把她所有的衣服全部剪掉了,W就知道哭,然後我就說東西毀成這樣了 就不要算了 我們先走吧。我當時就想帶著W快點離開這里,但沒想到她男朋友對W說 你要是敢走出這個門 我就找人來輪奸你! 結果W就真的不敢走 就一直哭 我就一直拉著她 說 走啊 你不走我就走了 我明天早上六點還要上班。 她在放開我手的時候用嘴型告訴我 報警! 關上門的一剎那 我聽到了W的哭聲 我知道她一定被打了 我一刻也不敢停留 我怕她男朋友追出來阻止我報警 我跑到了人多的地方報了警 反正後來那一個晚上我們是在警察局度過的 就想告訴各位女性同胞 選擇另一半的時候真的要擦亮眼睛 遇人不淑真的很可怕 一個男人可以無恥到用親人發誓 還立馬賴賬 文筆不好 寫不出當時的情形 當時她男朋友猙獰的表情 我的文字有點蒼白無力 二十歲至今沒有戀愛經驗的我確實寫不出他們的愛恨情仇 算了 匿了吧

(๑• . •๑)

後續更毀我三觀 w之後又和那個渣男和好了
後來我就發誓再也不要管這種事情了 吃力不討好 說不定他們和好之後指不定怎麼罵我 肯定說 XX那個傻逼 我們就吵個架 她竟然還去報警?

怪我這種單身狗是在看不懂他們的情調吧


Aorqu用戶:

口味略輕的親們可以去看三言二拍

《沈小官一鳥害七命》、《青樓市探人蹤紅花場假鬼鬧》等等,隔了一層文言文會稍好一點。

口味重的親們可以去看《都市恐怖病》系列

更重一點的可以去看《樓下的房客》


知否:

馬加爵案

我覺得這已經很可怕了。

沒想到還能看到這種觀點↓

我覺得真的太可怕了

————————————亂割線————————

沒想到還有人覺得馬加爵是受了欺負忍無可忍的血性男兒???
貼了一段關於馬加爵的犯罪心理分析。自己看吧。侵刪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學報
2004年第3期 總第109期
Journal of Chinese People’s Public Security University No.3 2004 Sum109

馬加爵犯罪心理分析
李玫瑾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北京100038)
【作者簡介】李玫瑾,女,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公安業務基礎課教研部教授。
* 此項調查得到公安部五局及四處領導的大力支持,同時還得到雲南省公安廳刑偵總隊的大力協助。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謝。

【摘要】馬加爵的犯罪屬於因仇恨引發的犯罪行為。這種類型不同於一般的侵財犯罪和性犯罪,不是為了獲取享受而犯罪,而是為了表達、為了發泄某種情緒而犯罪。那種將「貧窮」歸結為犯罪動機起點的歸因並不全面,也並非真實的問題起點。如果以這種歸因解釋馬加爵的犯罪動機,很容易以「一般的社會理由」遮掩「個性中的問題」,進而誤導人們對於馬加爵犯罪心理原因中重要因素的判斷。真正決定馬加爵犯罪的心理問題是他強烈但壓抑的情緒特點、扭曲的人生觀及「自我中心」的性格缺陷。同時。他的犯罪心理、犯罪方式與手段又與他的智力水準密切相關。
【關鍵詞】馬加爵;犯罪心理;分析
【中圖分類號】D917.2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2—2140(2004)03一0110—06

難解的犯罪動機
通緝馬加爵期間,一位負責追緝的高級警官曾談到:這個案件的犯罪動機很值得研究……。因為,根據當時掌握的情況:馬加爵殺害的這4名大學生中有3人與他同住在貧困學生宿舍,顯然,被害人絕不會因錢財而遇害。馬加爵用了三天的時間連續殺害4人,重要的是:他每殺害一人後都需要花時間收拾現場,然後再實施同類行為,這種情況顯然不屬於因為憤怒而發生的激情犯罪。如果說,他在寒假期間沒有回家,因為寂寞孤獨而心理扭曲,出現了精神病態而殺人,但是,現場的一切都顯示:他作案井井有條,作案後在計算機上消盡他上網查詢的網頁,去銀行取款,有計劃地出逃,這絕不是「精神病人」的作案風格!既不為財,又沒有沖動的跡象,從行為方式看,思維邏輯也完全正常,——那他還有什麼心理原因,出於何種動機呢?
正如一篇報道所論:「……但馬加爵的落網,顯然不應該是這場關注的最終答案。毫無疑問,隨著馬加爵的落網,社會的關注程度甚至達到了一個沸點,公眾急切期待著更多的資訊——那些他們急於知曉的資訊——迅速被披露,這並非僅僅是好奇心使然。本質上,凶手連殺4人的惡性舉動,使人駭然,在疑凶落網之後,公眾必會將注意力置於其行為邏輯之上,以求能夠將這一公共事件納人到自己能夠接受的理解框架之內,從而維系對社會的預判信心。」[1]
為了調查馬加爵的犯罪心理問題,我在五局領導的幫助下,於3月26日趕赴昆明,但是,由於一些原因,未能見到馬加爵本人。雲南省廳刑偵總隊的同志將其全部審訊記錄、錄音帶內容、以及省廳同志在緝捕馬加爵時在其家鄉找到的他國中時的一本日記都毫無保留地提供給我,這些間接材料使我對馬加爵的心理變化過程有一些初步的了解。同時,我提出的犯罪心理調查問題也由昆明市局負責審訊的同志代為訊問,從其中的一些問題回答結果看,馬加爵似乎未能完全如實地回答,只是對一些不敏感問題做了如實回答。其中還有一些重要的問題,由於回答的過份簡單,未能及時跟進提問,因而有些方面沒有達到所要調查的目的。
各種歸因與供述
事實上,具有職業敏銳性的各路記者已開始尋找這一問題的答案,他們找到馬加爵的家鄉,找到他的家庭,發現他的父母健在,屬於老實本份的人家!在父母的眼中,馬加爵小時候乖順、聽話、孝敬、聰明、好學,完全是正常的童年……;他們也找到他曾經就讀的學校,找到他的老師,在他們的心目中,馬加爵學習優異,靦腆內向,也算一個好學生!……越調查,人們越糊塗,難道:人的心理髮展真的沒有邏輯關系嗎?難道:犯罪心理真是一種怪異的心理現象嗎?
於是人們又想到了環境:馬家爵的貧困現狀是顯然易見的!由貧窮導致自卑,由自卑導致自尊!當脆弱的自尊受到傷害時人當然會瘋狂的報復。這
是一條很明顯的思路。尤其是隨著馬加爵的落網,隨著他自己的供述,人們開始知道:他的動機源於與同學打牌時發生的一點「小摩擦」,似乎更證實了這一推斷。以下摘自文匯報特派記者周其俊的報道——
本報昆明3月20日專電
昆明警方今天再次對馬加爵進行審訊,馬加爵供出殺人的真正原因。
民警:你為什麼殺人?
馬加爵:我覺得我太失敗了。
民警:你為什麼覺得自己失敗?
馬加爵:我覺得他們看不起我。
民警:怎麼會有這種感覺? ,
馬加爵:他們老在背後說我。
民警:他們都說了些什麼?
馬加爵:他們都說我很怪,把我的一些生活習慣、生活方式、甚至是一些隱私都說給別人聽,讓我感覺是完全暴露在別人眼裡,別人都在嘲笑我。
(哭泣……)
民警:你覺得他們為什麼會這樣說你?
馬加爵:可能是因為我較窮。
民警:還有呢?
馬加爵:還有,以前我很想和他們融合在一起,我試著說一些笑話,但每次卻招來他們的嘲笑。
民警:那你說你們打牌,他們說你作弊,是怎麼回事?
馬加爵:那天打牌本來我沒有作弊,但他們偏說我作弊,讓我覺的他們又看不起我,於是我便動了殺他們的念頭。[2]
現在看來,無論是相關報道、還是馬加爵本人,都在把此次犯罪歸結到「窮人的自尊」方面。筆者仍認為,這種將「貧窮」歸結為犯罪動機起
點的歸因並不全面!也並非真實的問題起點。如果以這種歸因解釋馬加爵的犯罪動機,很容易以「一般的社會理由」遮掩「個性中的問題」,進而誤導人們對於馬加爵犯罪心理原因中重要因素的判斷!容易使人感到他的犯罪令人同情,他的犯罪情有可原。筆者已看到這樣的報道:「到現在為止,最少有4家律師事務所提出要為馬加爵做無罪辯護。」[3]鑒於此,筆者認為,在馬加爵案情逐步清楚的情況下,仍有必要對馬加爵的犯罪心理作進一步的分析。
馬加爵的心理問題
現在,因「言語不慎」而招來殺身之禍4名被害者們已無法申辯他們的理由。更何況有2人並不在言語不慎的範圍內,其中的1人——唐學李同
學,只是因為暫時借住在馬加爵的宿舍里,他的存在妨礙其殺人計劃而第一個遭到殺害;受害人龔博更是無辜:只是因為自己過生日沒有請上馬加爵而被害!只是因為被人用來教育馬加爵「就是因為你人品不好,所以龔博過生日都沒叫你」,而被殺!
隨著有關馬加爵的材料不斷公布,他的犯罪心理中重要的、決定性的內容也在逐漸浮出水面。馬加爵的犯罪心理確實屬於因仇恨引發的犯罪行為。這種類型不同於一般的侵財犯罪人和性犯罪人,不是為了獲取享受而犯罪;而是為了表達、為了發泄某種情緒而犯罪。真正決定馬加爵犯罪的心理問題是他強烈但壓抑的情緒特點,是他扭曲的人生觀、還有「自我中心「的性格缺陷。同時,他的犯罪心理、犯罪方式和手段又與他的智力水準密切相關。
(一)智力特點——不均衡的發展
馬加爵智商很高。但偏重於理科,喜歡學習有難度的科目。他擅長數學、物理、生物、英語。但他對人文科學不感興趣,他最怕「寫作文」,他的日記也顯露出字跡潦草,語言直白的特點。
首先,這意味著他同許多學理科的大學生一樣,對於人生的復雜性、社會的復雜性認識不足。他們往往把人世間復雜的關系當作一種簡單的、無情感反應的關系處理。譬如:第一個被害人唐學李本不在他報復的對象內,只因為在此期間唐借住在他的宿舍里,妨礙他實施報復的計劃,於是首先將其殺害。問題在於,他殺人後居然打開電腦上網,然後睡覺,直到第二天上午,沒有害怕與恐懼,沒有罪惡感與內疚。在他眼裡,生與死的轉折不過如此。這一行為令人想起兩年前清華大學學生劉海洋
在北京動物園用硫酸潑熊一案。
這種智力特點決定了馬加爵作案方式:他的整個作案過程安排得看似簡單卻很嚴密,就其犯罪的操作方式與過程而言,他對於自己熟悉的學校環境利用得非常好,殺人及屍體處置的方式簡單而省事。但他不熟悉社會情況,盡管在逃亡前他利用網路進行了認真的準備,但其逃跑的方式與路線仍顯現出他對社會的陌生與愚蠢!
其次,由於對人文科學不感興趣,不關心對人的研究,因而其對與人打交道的言談行為極不擅長,尤其不願「與人面對面言談來表達或交流情
感」。對家人他也極少直白地坦露心聲:「我在學校時很想家的,我也知道阿嬸(即媽媽)希望我打電話(回家),但是我這個人,我一打電話阿嬸就會問我最近過得好不好,我往往就編些假話來騙她,我實際上也不好過,心裡不好過就這樣騙家人,所以我很少打電話回家……再一個我不孝,都不打電話回家,但是我這個人就是這樣,明知道也不打(電話)」。
另一段話是他逃亡期間留給大姐的錄音:
「我知道,你是非常關心我的,經常寫信給我,每到放假回家,你就經常與我談心,想了解我的內心世界,但是,我這個人非常不誠實,我從來不對你打開心門(扉),我心裡有許多疑問從來沒向你請教,你對我這么熱情,但是我都是講些假話,實在是對不起你,你這么關心我……」
當預審人員問他這一年寒假為何不回家時,他說:回家沒意思,不如留在學校里,還有一台電腦。對他來說:面對家人還不如面對一台電腦更有興趣!
由於不擅長與人打交道,所以他只能與自然接觸頻率高的少數同學交往。然而,就是與這幾位同學交往時,他也經常與別人發生摩擦:每月至少有1-2次與同學爭吵。這一較高的人際沖突頻率意味著:他在處理人際矛盾方面的能力很差。以下是他的供述:
——為什麼殺他們?
——因為他們看不起我!邵瑞傑說我為人不好,打牌作弊,龔博過生日都不請你!楊開紅也說我,他們都說我為人不好。我想我在學校「名氣」
那麼大,都是他們在背後說我。比如:說我古怪,愛看A片。我很痛苦,我跟邵瑞傑很好,邵還說我為人不好。我們那麼多年住在一起,我把邵當作朋友,真心的朋友也不多。想不到他們這樣說我的為人。我很絕望,我在雲南大學一個朋友也沒有,我在學校那麼落魄,都是他們這樣在同學面前說我。我在雲大這么失敗,都是他們造成的。他們在外面宣傳我的生活習慣,那麼古怪。我把他當朋友,他這么說我,我就恨他們。(摘自3月15日訊問記錄)
這一問題顯然不是因為他的貧困狀態導致的。因為,與他發生沖突的同學多同他一樣,也住在貧困生宿舍。直到現在,他仍不明白周圍的同學為什麼如此評價他。想必他從來沒有好好與身邊的同學交流過意見,不能真正、準確地了解別人對他的想法和感受。這正是他的智力弱點!
大概也正是由於他不擅長與人打交道,才決定了他的逃亡是死路一條。因為他不敢與人接觸,於是根本無法在社會中生存。
(二)一隋緒情感特點——內強外抑的矛盾
馬加爵是一個非常情緒化的人。這一點從他的日記、逃亡期間的錄音帶及被抓捕後寫給家人的信中都可看出。他是一個內心情感體驗非常細膩,情緒反應相當強烈的人。然而,他在外表上又是一個相當壓抑的人,如前所述,他不擅長面對面地通過言談來表達自己的情感。這種內外的不協調也是造成他行為問題的一個重要原因。因為,不擅長「言語」表達的人在遇到強烈的情感反應時往往使用「動作」表達。如同夫妻吵架,當男人「說」不過女人時就容易動手「打」人。
首先,馬加爵的情緒化體現在他時常會為一點小事而出現強烈的情緒反應。他在中學時期的日記中記載著一件事:他曾因與阿么看連續劇發生沖突,而在日記中寫道:「我好痛恨阿么,恨死了,恨死了!」
還有一次,他的父親與母親在凌晨吵架,15歲的他在日記中寫道:
「……我真是太氣憤了,真想一刀殺了他(指爸爸)……但我會坐牢的,我不想坐牢,如果是十年牢,我將是25歲,真不好……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希望爸爸死掉!這又不可能,我想用藥毒害,但受害的也是我們,我無奈……」,「我真恨,恨,但我很理智,我控制住殺人的念頭,我想無論如何我都很想考上賓中地區班,考上重點大學,迎來新生活,現在畢竟是家事,與我無關」,「對付惡人,要用狠的手段,要徹底處理掉……」
只因為內心偏向媽媽而對爸爸不滿,就寫下了這篇充滿仇恨與殺氣的日記。從中,不難發現導致他現在殺害同學的心理背景。
其次,馬加爵在表達上的壓抑和春節期間的離群索居使他更加偏執,某種情感一旦爆發就表現出極端的形式。春節對每個中國人來說,都是與家人、與親人團聚的日子。也是一種情感的交流與表達的過程。但馬加爵對此的解釋是:
「因為回家沒有人跟我玩,也沒有其它的事可做,在昆明還有一台電腦玩玩,春節是一個人過的,寒假期間也沒有出去打工和找工作,直到邵瑞傑他們回來才有人與我交流。」(根據3月17日訊問記錄)
顯然,他不回家並不僅僅是貧困的問題。是因為他認為:即使回家也孤獨,不如在學校玩電腦。
在他中學的日記扉頁上摘抄的一句巴爾扎克的話:「在各種孤獨中問,人最怕精神上的孤獨」。想必這是他很看重的,也是最有同感的一句話!
事實上,他的精神上一直是孤獨的。因為他總不願與人交流,不願說出自己真實的感受。從他許多文字或獨白留言來看,他即使「表述」,仍是遮掩的,矛盾的。這種言不由衷的心理活動還表現在他寫給父親等親人的信中:一方面他拒絕家屬請律師,另一方面他又提到有辯護他的情況會判無期或減刑……這些都表明他對自己真實心理活動的壓抑。他缺乏直率,不敢直率,因此活得很矛盾!
問題在於,他情感相當豐富、細膩。他甚至記得幼年時家裡發生的許多事情,誰對他好,誰對他們家好。在三亞被抓捕後,他給他的十四叔、嬸寫了封信:
「十四叔、十四嬸,我真的是有很多話想跟你們講,我對你們家對我家的幫助從來就是很感激的。在我的心中,從來就沒有忘記過,只不過我這個人動情的話歷來就講不出口,連信都很少寫給你們。講起你們對我家的幫忙,我可以回想起許多,比較大的事很多,小事就更是數不清……許多事情看起來小事一樁,但如果沒有你們的幫忙,對我家來講,做起來就會有困難,甚至行不通。對於這么多的幫忙,我不想細舉,但我不會忘記」。他的這種情感體驗特點,即記住許多由細小的事情引發的情感體驗也必然反映在負面的情緒體驗當中!當每月與同學為些小事發生1-2次的爭吵積累下來時,也會在他的內心產生仇恨的膨脹。這種仇恨的膨脹被一次激烈的爭吵所引爆,在缺乏正確引導、缺乏解決人際沖突的技巧教育時,他就會以自己的方式去解決。這種方式,在他15歲的日
記中就已有記載:「對付惡人,要用狠的手段,要徹底處理掉……」以殺人的方式解決生活中的人際沖突也就順理成章!
(三)性格特點——孤僻而自我中心
人們都記得這樣一個情節:當馬加爵被抓獲後,他要求看一下通緝他的A級通緝令,看完之後,他居然說出:「沒想到自己能值20萬元!」值!
到此時,他仍把自己放在一切問題的首位!他可能從來沒有想過被他殺害的4名大學生其身價多少?沒有想過為這4名大學生的成長,每個家庭付出多少?他更不會去想為培養這4名大學生,國家和人民付出多少!
上海新聞晨報的記者杜琛在一篇報道中記錄了馬加爵的同學的看法:
「『大家都覺得他心理有問題,每次同別人鬧不愉快,他從不反思自己,總認為是別人找他麻煩。後來,大家只能以遠離的方式對待他,但絕沒有料到他會如此極端』……
他獨來獨往,沒有參加過任何社團組織,他把頭發有意理得很短,這樣看起來更加兇悍。
當他在籃球場打球時,如果別人沒打好或不小心撞到他一下,他就會翻臉罵人,時間一長,也沒人敢跟他一起打球了。
他的同學說,他越來越孤僻,成為一個有嚴重神經質的大學生。」[4]
如果說他的孤僻與內向與前面所分析的智力特點直接相關,自我中心則是他成長過程中逐漸形成的性格問題。他在家中排行最小,除父母的疼愛外還有兩位姐姐的疼愛。加上他學習出色,顯然,自小就在家中倍受寵愛。這種背景使他在一種自然的情境下造就了自我中心的思維方式。從他被捕後的各種敘述中,我們聽到的都是他自己的感受,直至他被抓獲,談到犯罪動機時,仍強調:「我打牌沒有作弊,是邵瑞傑在冤枉我!」然而,對於同學的責怪,他至今沒有一點兒反省與自述。
與他在同一家庭中成長、但排行老大的大姐在得知他的案件後,卻與他有著完全不同的思維:
「在有殺人動機到殺完人的過程中……你難道一點沒有想到這樣做不但殺了4個好友,還會給他們的家庭帶來毀滅性的打擊嗎?國家培養一個大學
生不容易,你這樣做毀了5個大學生啊!你難道當時完全喪失人性了嗎?」[5]
一項心理學研究指出,許多心理上存在嚴重疾病的人,一個最突出的表現就是談論任何事情時,都以「我」為主題詞,「我」的出現頻率極高。他們從不會站在別人的角度上換位思考。這種性格缺陷是許多犯罪人所共有的心理特徵。
(四)人生觀的問題——犯罪的心理根源
此案令人難以接受的,不僅僅是因為作案人出自名牌大學,更令人反省的是,他竟然學的是「生命科學」。然而,他殺人的時候竟是這樣冷酷,甚至麻木,居然睡在殺人的房間內,沒有恐懼、罪孽感和自責,這恰恰是令所有人震驚,也是值得研究的心理現象。既然馬加爵的情緒情感體驗如此強烈與細膩,那麼,為什麼他對人的生命消失竟然如此無動於衷呢?
當你了解他真正的內心世界時,就會發現一種必然的聯系。他對人生和生命的疑問,從他中學時代就已出現,然而,從那時起,直至他殺人那一天,就沒有人真正地給他一個解答!一方面是他的含而不露,另一方面,社會相關的正面引導太少了。以致他對人生的疑問最後竟然從流行歌曲的歌詞中找到一個「所謂的答案」。他在逃亡期間給大姐留言:
「姐:現在我對你講一次真心話,我這個人最大的問題就是出在我覺得人生的意義到底是為了什麼?100年後,早死遲死都是一樣的,在這個問題上我老是鑽牛角尖,自己跟自己過不去,想這個問題想不通。王菲有一首歌,歌詞是:『一百年前你不是你,我不是我,一百年後沒有你也沒有我』。其實,在這次事情以後,此時此刻我明白了,我錯了。其實人生的意義在於人間有真情。真的,我現在有些後悔了。以前是鑽牛角尖……」(參錄音內容)
他對人生意義的看法是導致他如此冷漠地殺害四條性命的本質原因。既然「100年後,早死遲死都一樣」,那麼,身邊的人早死晚死又有什麼差別呢?所以,當他與別人沖突時,他就這樣隨意地、輕易地置人於死地。直到他逃亡,直到他面臨通緝與死亡,直到他面臨有家不能回,再無顏面見父母,無以回報親人的恩情時,才領悟到生命的意義與價值。領悟到人生不是個人自己的所屬,而是受制於親人彼此的牽掛,人問的真情是每個人活著的理由與意義!但是,這一認識來得晚了。
人生容不得奪命的過錯!人活著,先要明白生命的價值、人生的價值。同時,心理問題不是小問題,個人的心理問題會給社會帶來災難。因此,人的教育不僅僅是智力的開發與運用,更重要的是人生觀的教育,是認識自己、修養自己的教育!
此案引發的思考
事實上,馬加爵在逃亡中就已經悟出了自己的錯誤。當問他「是否想過『逃亡一生』與『殺4個人』二者相比哪個更值得選擇」時,他回答:「以前沒有想過,逃亡時想過,覺得自己傻,可能選擇吵架的事就算了,沒有必要殺人」。然而,他已經沒有了回頭路。
衛星上天、克隆繁殖、計算機聯網已將世界變成一個地球村,這些都使人感到科學技術的力量和偉大!同時,也使人產生一種慣性思維:科學技術的背後是傑出的智力或智慧在支撐!因此,教育的重點理應在此!許多家庭、學校都把這種教育放在了首位。這種認識上的誤區已表現得相當普遍。然而,有些學習出色的青少年不願與他人交往,獨往獨來,不懂得社會生活本身就要求必須與他人協調,與他人合作。他們盡管聰明,但自以為是,唯我獨尊,極端自私;他們可能因為一點點小事去算計他人,甚至精心策劃謀殺過程;他們不僅沒有用自己的才華為社會作出貢獻,相反,卻以精密的犯罪設計給社會帶來巨大的危害,同時也給他人帶來痛苦。為此,筆者提出如下建議:
既然馬加爵案件已經因為A級通緝令變得家喻戶曉,故應該利用這一真實的案例在大學生、中學生中開展一次人生觀的大討論,即「人活著的
意義」、「生命的意義」,甚至可以在媒體、網路上進行同一題目的討論。
筆者在教學中經常遇到學生提出的疑惑。甚至有時在課堂上,學生要求教師暫時不要講專業課,就講講「人生知識」。因為他們此時遠離父母,缺乏指導,因為身邊的同學與自己同屬一個年齡,他們遇有同樣的問題,誰都幫不上誰,因為大學里只開專業知識課,政治課又距離人生苦惱問題太遠……因為面臨許多未知的,不確定的未來因素,面臨同樣年齡卻來自不同家庭與文化背景的同學,感受差異,卻不知如何協調……
●他們希望掌握的技巧是怎樣與人相處,怎樣處理人際沖突。
●他們希望知道如何應對管理者,如何把握「服從管理與個性發展」的關系。
●他們幾乎都關心什麼是戀愛,如何談戀愛。
●他們還關心學校學的東西今後能否有用,今後自己該怎樣發展……
正如心理學家所指出的,人的攻擊行為與挫折感成正比。而青少年的挫折要多於成年人,所以青少年的攻擊性較突出。大學生盡管已經闖過入學考試的「獨木橋」,但是,他們要面臨競爭激烈的社會現實,面臨人生的許多起點。因此大學生的課程設置中應該增加「獨立人生知識課」、「婚姻戀愛課」、「人際交往知識課」、「大學生學習方法課」。
總之,除專業科學知識外,要增加對年青人更現實、更實用的人生知識性課程。
此外,心理疾病如同生理疾病,既有慢性病、終身性疾病,而更多的是一時性的急性病症。後者若不急時「治療」,如同闌尾炎、急性肺炎等,也會「奪去人的性命」!當前大學生的心理問題不容我們再予忽視,否則,必然釀出「馬加爵」類的案件,還會有大量的自殺、情殺。因此建議在各大學建立免費的「問題諮詢中心」,使他們遇有心中困惑有處諮詢,及時排解心中難題。其次,各大學應設立「學生事務仲裁中心」,讓處於各種糾紛中的學生有處申訴,在遇到糾紛時能夠得到外來的干
預與幫助,得到相對公平的處置。
總之,任何人都不能離開群體和社會而孤立生存,也不能只顧自己的需求和主觀願望而一意孤行。人要參與社會生活,首先要知道如何按社會的客觀要求去做,如何顧及他人和群體的利益,並懂得如何與他人協調,從中獲得個人的滿足。這一切也需要社會通過教育、通過宣傳、通過這種典型案例的分析,告訴每一個成長的年青人。

【參考文獻】
[1]馬加爵的落網,顯然不應該是這場關注的最終答案.http://cn.news.yahoo.com/040317/287/20sdz.html
[2]http://cn.news.yahoo.com/040321/55/20wtl.html
[3]周其俊.馬加爵供出殺人的真正原因拒絕律師為其辯護.http://cn.news.yahoo.com/040321/55/20wtl.html
[4]http://www.chinanews.com.cn/n/2004-03-16/26/413983.html
[5]陳佳嘉.憔悴大姐寫家信痛責小弟馬加爵:你既可恨又可憐.新桂網.2004—03—16.
(責任編輯 孟慶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