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令人渾身發抖的故事?

問題描述:遇到過的,聽到過的。
, , , ,
葡萄:

從前在一個很偏遠的小鎮里 有一天政府來人招飛行員 有一個男孩被相中了 男孩非常想離開小鎮出去實現宏圖 但他的阿么不想讓他去 多次勸說未果 最後臨走那天他阿么提出一個要求說想摸摸他的手 男孩把手伸了出去 他阿么突然咬了上去 然後他就少了一根手指頭 永遠的呆在了小鎮。。。

非原創 也跟我本人無關 之前看到的一個真實故事 挺震動的一直記得 就碼給大家分享了

評論說老太太牙口好什麼的 可能你們不太了解以前的農村 結婚早 很多14,5歲就結婚了 當阿么時候可能也就四五十歲 農村女人干農活力氣都大


匿名用戶:

我想我撐不過這個冬天了,也許會再掙扎到春天看一眼天空……

我把事情告訴了媽媽,我媽媽讓我忍,忍到可以離開這個家,遠遠的,不用管她。

可是我覺得我快撐不下去了,就是突然的情緒爆發,怎麼也壓抑不住,不是什麼大事,只是眼鏡突然碎了,像扎在我的心裡,而我沒有一分錢去換一副新眼鏡。

我依舊偽裝的活潑又開朗,不斷說著我沒事。所有事情都在我的預料之外,我不斷的撒謊,甚至欺騙到了自己,覺得自己過得很幸福。

看到這話題下越來越多與我有相同經歷的人,我變態的感覺到慶幸,我不是一個人,又自卑的覺得自己不夠堅強。

我想過把自己的痛楚說出來賣慘獲得一時的贊助,也想過出賣肉體作踐自己,最後也只是笑了笑,說不出去,做不到,只能幻想,卻在幻想些糟糕的事情。

真的很失敗。我受夠了,撐不下去了……

一個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每次回想起來,總是忍不住的顫抖,哭泣。
在我還不懂事的時候便被自己親生父親性侵,這是一個持續的過程。我雖然隱隱約約的覺得不對,卻也沒有抵抗,因為太小什麼也不懂,而且對方是我親生父親。可是沒想到,他,在我初二那年強奸了我。整個初二,一提到強奸這種字眼,我就發抖,緊接著發燒。我初二,初三,一年半長的時間都在生病,不想待在家裡,找各種借口住在姥姥家。同學們問我怎麼一年不上學,我只能扯各種亂七八糟的理由。當時急著逃離家裡,沒有同意家裡讓我留級重讀的要求,中考680,沒有考上市裡重點高中,去了縣里。離開家,我以為我安全了。在高一下學期和高二上學期,又被親生父親強奸多次。這個時候,我所有知識都懂了,三觀也健全了,受到的傷害比以前更加強烈,高二更是住了一年院,一度想自殺了事,卻莫名的覺得不甘心。我也不敢把事情告訴任何人,整個高中都十分抑鬱,也是誓死不同意留級重新上高二,聯考470,父親讓我去打工,我鬧了半個暑假,最終上了一個專科。
可以說,我的親生父親徹底毀了我。我對自己很是厭惡,我想徹底離開家裡,我又捨不得我的母親,我的母親什麼都不知道,她是一個一心一意為我好的人,她不堅強,她性子軟,她一生沒有和人爭吵過。我怕她知道真相後受不了啊。
家裡農村,勉強度日,父親還不工作。我是我母親供起來的啊。我對不起我母親,可是,真的,單獨和父親在家,我都會顫抖,莫名的控制不住眼淚。我討厭這個家……當我終於下定決心,把事情坦白給母親時,我先告訴了我的姐姐,然後,我十分崩潰的知道,姐姐也是自小被父親猥褻,然後忍不了告訴了母親,母親當時就住院,現在身體根本受不了第二次刺激。
我姐姐告訴我,既然發生了,就忍下去吧。畢竟是我們的親生父親,總比被別人強奸了好吧。不,我寧願被別人強奸。
我表面上依舊是一個大大咧咧,積極向上,樂觀熱情的女漢紙。內心卻已經腐爛的不成樣子,最大的願望便是在最美好的年齡里死掉呢……☺☺☺

補充一下吧。
答主上著一個一般般的大學,還是專科,每個月生活費只有五百,我一邊學習一邊兼職,正在考教師資格證。如果可以,我還想升本。
我努力的讓自己笑著活下去,每天都笑嘻嘻的,大家都羨慕我樂觀,說我是一個小太陽,是個沒心沒肺的孩子。
我沉迷二次元,也會攢錢偷偷買cos服,參加漫展。
這件事情也只有父親,姐姐和我知道,從來不敢把事情說出來。在農村,謠言是真的能殺人的。我可以不管不顧,我周圍的親朋好友,我的媽媽,我的姐姐,我的小外甥們呢。姐姐已經結婚,有了兩個可愛的孩子。哪能就拋開一切離開呢。我自己離開那個地方,什麼也不知道的媽媽該多麼傷心。評論里有說媽媽的,先說明一下吧,姐姐並沒有被強奸,只是猥褻,媽媽是一個很傳統的女人,在父親誠懇的道歉並表示再也不會的時候,她選擇了原諒。父親也確實在以後很老實沒有再對姐姐怎麼樣。
我很愛我的媽媽。
宿舍里討論男友之事,表示覺得第一次必須留給未來老公的時候,我會偷偷躲起來哭很久;討論自家父親的時候,我也會偷偷難過。可是這些我都無法和別人訴說。
所以,我感謝大家對我的安慰,對於我來說,有人傾聽了我的苦難,並給予我一個擁抱真的已經足夠了。畢竟是個女孩紙,畢竟內心十分腐爛,表面再怎麼樂觀向上,還是會因為一點小事而玻璃心。而且別人還不理解,真的是糟糕透了。
有些語無倫次,但是真的感謝大家的安慰與擁抱。


匿名用戶:

我爸對這個社會有沒有敵意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對這個社會一定有敵意。
———————————————————
原答案:
夜裡睡不著,過來回答一下問題。
工科女,不善言辭,而且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有些細節已經記不清楚了。湊合看吧。

我爸是出租司機,那時候是專門上夜班的。有四個痞痞的年輕男人上了車,要去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要出城區。四個人再三叮囑我爸,叫他繞過出城登記的地方。

我爸其實膽子也小,聽到他們的要求覺得有點不對勁,怕他們是壞人,怕是在逃犯之類的。於是就還是開車到了登記的地方,還跟那些人說這是必經之路,繞不過去的。

到了登記的地方,那裡有一個不記得是警察還是協警的人,用電腦登記了那四個人的身份,電腦上是能顯示他們有沒有前科什麼的。

登記完了,警察讓我爸駕車離開,可是我爸還是不放心。爸爸把那四個人留在車上,自己單獨去問那個警察,問他們四個人有沒有問題,有沒有前科,爸爸說要是有前科他就不帶了,他有點害怕。警察說沒有問題,叫我爸趕緊走。我爸再三詢問,警察都說沒有問題。我爸就開車帶著那四個人走了。

那個時候手機支付還沒那麼普及,大都是用現金。到了地方,那四個人下車了,說身上沒帶現金,叫我爸原地等一下,他們回家拿錢。
我爸心想都登記過身份了,他們也應該跑不掉的。就真的在原地傻等了兩個小時。我爸有點害怕,等的時候門窗都是緊鎖的。兩個小時之後他們還是沒有回來。

畢竟出租司機時間就是金錢,爸爸等不了了,就回登記處,想通過他們的資料,找到他們。
然後我爸把情況跟那個警察說了,警察笑了笑,不以為意。那個警察說:他們幾個人之前因為搶劫和故意傷害進去過,剛出來沒多久。你不受傷就已經很不錯了,還想跟他們要錢?美得你。

我爸就生氣了而且特別後怕,就質問警察說:我當時還特地單獨問你他們有沒有問題,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警察反問:那我告訴你了,你要是不帶他們走,那他們傷害我怎麼辦?

要說報警吧,也根本沒用。那個登記處的人就是警察,他都不管,還勸我爸算了,說當是破財免災。我爸特別氣,覺得警察怎麼這么不負責任。

他就想向媒體曝光,但他又沒什麼文化,不知道怎麼組織語言,就把事情告訴我,叫我發上網。

我那時候還小,不懂事,特別討厭寫作文,就把這件事當故事聽一聽就算了,覺得驚心動魄,挺好玩的,也沒想太多。我爸叫我發出去,我一直都沒寫。我爸覺得連我都不願意管他的死活,失落了好一陣。(我在這里跟爸爸道個歉,對不起啊。)現在想想,我其實也挺後怕的,爸爸萬一真的有什麼三長兩短怎麼辦,我簡直不敢想。

那天,我爸說了好多臟話。真的除了臟話沒有什麼更能表達他的內心了。

我其實並不知道怎麼評價那個警察,他自我保護的心理其實很正常,但是作為一個警察,為了保護自己把別人推到風口浪尖,我就很不能接受了。

唉,就很氣啊,氣我自己,也氣登記處那個警察。

希望我爸以後工作平平安安,順順利利的吧!
17年5月28日凌晨3點39分


大文靜:

最新進展
辛怡的事情上了各大網站的頭條熱點,一些大v明星也開始關注了,保護兒童不受虐待得到大家的關注,希望每個孩子都能健康成長,遇到愛他們的爸爸媽媽,不要像辛怡一樣用命與傷害換來大家的愛。
辛怡呀快看看,沉冤昭雪的日子不太遠了。
洛陽中院發微博了。

希望好心人去官微下面評論。
求重判兩個壞人,還辛怡一個公道!

今天是小辛怡案件開庭審理的日子,半個月後出審判結果。希望老天有眼,希望畜生得到懲罰,希望小辛怡慢慢康復。

https://zhuanlan.zhihu.com/p/25624754

辛怡最新進展。
————-原答案分界線—————-2015年10月,河南嵩縣年僅1歲10個月的女童「小辛怡」,因親母(劉姣利)和情夫(趙躍飛)在賓館開房時害怕哭鬧,被其母情夫趙躍飛採用虐打、膠帶捆綁、腦袋砸地、倒立、煙頭燙致等施暴手段,導致顱內出血、大腦嚴重受損,陷入重度昏迷,只有1歲10個月的小辛怡在當時經歷了怎樣可怕的噩夢呢?「小辛怡」的父親為了維系家庭生活在外打工。這期間,辛怡的媽媽劉姣利與新鄰居趙躍飛認識,兩人開始了一段牽扯不清的糾葛。
2015年9月14晚,劉姣利帶著辛怡,被趙躍飛帶到賓館開房,兩人親熱之時,辛怡害怕哭鬧了,正處於興奮中的趙被驚動後大發雷霆,用膠帶粘住孩子的胳膊和腿並放到地上,直到兩人盡興,劉才抱起孩子。
9月15、17日晚,虐待進一步升級,孩子在極度驚恐中哭鬧不止,趙一氣之下用煙頭燙傷孩子的大腿根部,並用膠布捆綁孩子的雙手和胳膊、雙腿,讓孩子靠牆根站好,孩子不敢哭鬧只能用可憐的眼神看著媽媽。一個小時左右才被解開,就在她奔向媽媽之時,辛怡被趙拉住,趙用煙頭燙傷了孩子的另一條腿的根部,傷口發出嗞啦的燒焦聲,辛怡發出凄厲的哭喊。9月18日晚上十點多,真正的悲劇發生了。喪心病狂的趙躍飛,將哭鬧的孩子放在床上,用浴巾把孩子胳膊捆綁在背後,並將雙腿勾住脖子繼續捆綁,之後趙直接將孩子的頭部朝下狠狠砸在地上,又將孩子的頭部朝下頂著地靠在床邊,倒立達半小時。直至次日晚上七點多,劉才發現了孩子昏迷不醒,送往醫院,孩子除了重度顱腦損傷外,全身還有多處外傷、劃傷、挫傷、煙頭燙傷。醫生確診為大腦出血、重度顱腦損傷,引發重度昏迷。得知消息的辛怡爸爸張少峰趕往醫院後,看到全身是傷奄奄一息的寶貝女兒,痛不欲生。張少峰和醫院當即報案,而此後施暴者趙躍飛則轉移了家產,一審卻因證據不足而遲遲沒有結果。身為父親的張少峰一直為女兒東奔西走,但是路途漫漫遙遙無期,他甚至不知道何時才能將傷害女兒的兩個人繩之以法,何時才能撫平他們對女兒的傷害!
病危的辛怡在冰冷的ICU病房「一睡」就是200多天,經歷了四次心臟驟停,數次開顱,連頭骨都被迫取走一塊,門牙也因在手術中劇烈疼痛不自t覺咬住舌頭,醫生無奈強行扳斷門牙。有河南志願者媽媽講述當時的情況,什麼叫做生死一線!孩子當時就差那麼一口氣,真的是從死神手裡生生給拉回來的!志願者媽媽說,今生再也不願看到辛怡住院時穿的那件藍白色小褂子,全是血和泥,只願辛怡今後的日子都是陽光和美好! 圖為搶救中的辛怡和曾經健康可愛的小辛怡!現在一年過去了,小辛怡仍然沒有醒來,還是重度昏迷。這一年期間,辛怡爸爸帶著孩子在洛陽醫院、上海康復醫院輾轉求醫,曾經拖欠巨額醫療費,曾經無錢醫治而無奈回家等死。在經歷了巨大的悲痛、無盡的焦灼和絕望之後,在好心網友的援助指引下,辛怡迎來了新生的機會!2016年8月,志願者援助父女二人來到北大康復醫院進行積極治療,沒錯,這個醫院就在北京昌平區北清路–生命科學園內的北大醫療園內,就在咱們回龍觀!就在咱們身邊!現在辛怡在北大名醫的精心治療下,有了小小的好轉,有少少許的意識,但仍然是昏睡狀態。
很多熱心網友自發建立了志願者群組織,從陪護、資金、物資各方面無私地幫助辛怡父女,大家都盼望辛怡快快醒來。辛怡原來在上海住院時,有很多志願者每天自發輪流去醫院協助爸爸照顧辛怡,幫辛怡進行康復訓練。現在北京也在招募陪護志願者,很多志願者從五棵松、前門、通州等地不辭奔波二三個小時前來陪護辛怡。現在辛怡在熱心媽媽的幫助下被康復科最好的博愛醫院收治,暫時不能探望,小小的她在努力的活下去,加油辛怡,一個人在icu很寂寞吧,沒有媽媽們的擁抱,還好有林媽媽陪著你,快點醒來吧看看這些愛你的人,看看這個世界上仍然存在的希望與愛。
也許您上班平時沒時間,也許您全職照顧家庭,相信這都不會影響您關注辛怡,哪怕只是關注,哪怕去微博點個贊轉發一下擴大一下影響,哪怕只是少許閑暇時光,在您每月中的一天、或者半天,亦或只是二三個小時的陪護,都是愛的洋溢,都是溫暖辛怡溫暖社會的正能量!正所謂「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有資源出資源」,少許幾個小時,對我們也許無足輕重,於舉手間悄然流逝而不自知,但於辛怡父女卻是雪中送炭,莫大的幫助!
以上是辛怡在醫院接受治療,以及愛心志願者媽媽們美麗的身影。
希望大家都來關注、幫助可愛的小辛怡,讓孩子能順利得到治療和康復,早日恢復健康,快樂成長。

http://weixin.qq.com/r/WHJQSM3Ek5DsrYkr9ydK (二維碼自動識別)

這個公眾號和微博不是我的,是一線志願者媽媽們建立的,他們每天都去照顧辛怡,堅持了400多個日夜,為了給這個被媽媽傷害的孩子最需要的母愛。這件事情已經一年多了關注的人並不多,甚至很多人不知道這件事情,是這些媽媽的支持和不放棄,讓孩子現在繼續能在醫院治療。這些媽媽分成了幾組,有一線志願者媽媽每天親自去照顧,其中一些媽媽託人找關系給孩子聯系最好的康復醫院和康復醫師,有些媽媽組建了物資群給小辛怡資助尿不濕和一些生活用品,有些媽媽組建了宣傳群,在微博上微信上給小辛怡奔走呼籲擴大影響,希望更多人關注,幫助他,也希望這種關注可以讓洛陽中院公正審理不要拖延了還辛怡一個公道。我相信這裡面沒有一個志願者是在消費這個孩子,因為這並不能給我們帶來任何的名利,很少人關注,甚至微博上有一個不知名的網站轉載了辛怡的事情都讓我們在志願者群里歡呼好久,我們只是希望有更多人知道辛怡,所以如果您願意就把這篇文章轉載了吧,這個回答本身也是我經過作者允許從公眾號事情概括里轉載的,希望你們多多轉載讓更多人幫助辛怡。
我從辛怡不幸的遭遇上看到了人性的喪失,親情的泯滅。而我從更多的志願者身上看到的是人性的溫暖善良,是無私的讓人感動的愛。

這個世界是如此的美好又復雜,
希望它以後溫柔待你,我的小女兒。


郎東哲:

我有個病人,是個無錫的姑娘,大概22歲左右,還在上大學。

敘述一下背景。女生來找我的時候是瘸的,我本來以為是腳扭傷了。後來告訴我從10歲的時候開始疼的,但是檢查過幾次一直沒什麼很大的問題。過來找我是瞞著她媽媽來的。

我問她為什麼要瞞著家人?她說她媽如果知道她花錢看病,會罵她打她。

我當時一臉懵逼,這是什麼邏輯?

她說她父母在她國小的時候就離異了,那時候她阿么問她還要不要媽媽了,她說要的。後來跟她媽過了。她說這是她活這么大最後悔的事。她媽現在四十幾歲,不上班,成天打麻將,現在她還在上大學,她媽已經指望著靠她養了。她要靠課余時間去外面打工,做兼職,給她媽錢生活費,不然她媽就要鬧。因為她腿腳不好,工作也不好找,強度太大的也不能做。所以她媽還會嫌棄她不會賺錢,大學白上了。

我問她為什麼疼了這么多年沒想過去治療?她說小時候去醫院看過,因為醫生說沒什麼事情,她媽就說不治了,等慢慢好。其實她心裡想的是看病那些錢還不如給她打麻將。後來自己也試過一些針灸理療什麼的,但是醫生都說時間太久了不是很好治,治療效果一般她也沒有信心了。就一直拖到現在,腳腫了十幾年,每走一步都疼,有時候站一天晚上回去都不能動了。

我說都這樣了你媽還不讓你治療?

她說她媽現在打麻將走火入魔了,她的學費和生活費都要靠自己,她媽還要問她要錢,因為醫生都說沒什麼好辦法,所以她媽認為花錢治療就是浪費錢,知道她亂花錢會罵她。

她當初一定要考外地的大學,為的就是不和她媽待在一起了。

她說她還年輕,未來不想一直這樣瘸著,哪怕就只有一點希望也想試試看。如果腳能好,她就能和正常人一樣的行走,一樣生活,一樣工作。她一定要靠自己,攤上這樣的母親是她這輩子的不幸,也不知道她自己以後還能不能有一段像樣的婚姻,怕人家嫌棄她的家世。只有自己強大了才能掌握自己的未來。至於她的母親,就算再對她不好,還是她的母親,也許就是上輩子欠她的。

聽完雞皮疙瘩起了一身,真心心疼這個女生,攤上這樣一個不配為人母的女人。

幸運的是,經過治療現在她已經好多了,本身也是很努力的女生,看她朋友圈發的現在已經在實習了,工作還不錯。相信一定能通過她自己堅強和努力改變自己命運。

———————————————————————————————————

有人問是什麼病

病因是女生小時候有一次在和其他小朋友在老家的小水塘里玩,泡了一天估計腳受涼了。然後就會酸痛,慢慢的一兩年後會酸痛到小腿與膝關節,陰雨天和行動久了都會。後來上體育課不小心右腳又扭傷了,腫的比較嚴重。去醫院拍片檢查並沒有什麼器質性病變,只是軟組織損傷,還有一些積液。所以大家都沒有引起重視。女生說因為醫生說沒事,休養一段時間會好的,所以大家都不當一回事。後來沒有那麼腫了以後還是依然疼痛,酸脹感比以前還要明顯,不是陰雨天也疼。其他人都不能理解她的痛苦,她媽還會說她矯情。由於長時間右腿疼痛,左腿的代償使用也導致左腳負荷加重,所以左腳也疼。所以兩只腳都是浮腫的。


怪怪蘿莉:

有天,婦產科醫生領了一對母女過來。
「先來你們科治,再轉去我那。」
!?(・_・;?

小姑娘模樣挺周正,眼睛大睫毛長,穿了一身大了很多的衣褲,式樣老氣。
但人傻乎乎的,眼神獃滯。
她媽媽一直哭,眼睛都哭腫了,光腳穿著雙男式舊皮鞋。

問診很費勁兒。
小姑娘除了傻笑就答非所問。
她媽媽邊哭邊說,斷斷續續,反覆感嘆自己命苦、女兒命背。

直接帶去檢查室。
一檢查。
嚇住了!
小姑娘肚子挺明顯,目測應該是孕中期了。
重點是整個會陰部被CA佔據,密密麻麻!
匯聚成兩個拳頭大小的「菜花」,
把YD和GM堵住了!
都堵住了!

瞬間明白了:
為什麼說得先來我們這治療,再轉婦產科?
為什麼小姑娘說肚子疼屁股疼?
為什麼大嬸說她女兒解不出大便?
為什麼小姑娘失蹤了2年,後來被扔在路邊,有人報了警才找回來?
……

有點混亂。
重新組織下。

2年前,小姑娘見網友時失蹤了。
家裡報了警,但一直沒有下落。
2年後,有人在路邊發現了她,撥了110。

經調查,警方懷疑其被賣淫組織控制。
因其性病太嚴重,才被扔在了路邊。

————————————————————
這是很多年前的事,但印象太深刻了!

我剛參加工作的時候,還沒有規培這玩意兒,但醫院要求必須輪科2年以上才能定科。
我當時在皮膚性病科門診。

可憐的女兒,如花的年齡(18歲),懷著不知道父親是誰的孩子,染了嚴重的性病,痴痴傻傻的。

可憐的母親,一直掛念著的女兒終於找回來了,卻連給她治病的錢都沒有,只能抱著女兒狂哭。

她當時的病情最好是能住院手術治療。
但是沒有錢。

當媽的跪在地上哭著求大家幫忙。
女兒在一邊傻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特別難過。

我當時跟著的教授是個善良心軟的人,
冒著風險和壓力決定在門診治療,
這樣才能夠把費用壓到最低。

分階段進行。
1.解決因CA導致的「封堵」
2.清除殘余CA
3.引產(婦產科門診)
4.清除復發CA

陸陸續續的治療,差不多1年。
後來復診,小姑娘的痴傻狀態有所好轉。

————————————————————

補充:
CA–尖銳濕疣
Ca–癌

在性病科開檢查單和處方通常都會寫簡稱,
比如AIDS、ED、NGH……
為了保護患者隱私。


公子菲:

這不是故事!!!這是真事!!!

第一次覺得愚昧無知是一件如此可怕的事情!!!

今天早上看到有朋友轉發,所以去搜了一下!

太恐怖了!!!

投胎是門技術活啊!!!投到愚昧的家庭是真的要命!!!


上面兩張圖是微博急診夜鷹po出來的。

這個號還專門寫了一篇文章教別人怎麼不打預防針解決上學問題!!!

到底誰是雜種?!

啥?打疫苗得自閉症?excuse me?

中醫:excuse me?不要隨便推鍋,不背!

what?疫苗給接種者轉基因?

比爾蓋茨:excuse me?

這是這個號。可憐那些小朋友了。

我一開始寫答案時,這個公眾號還沒被封,發出來是希望大家認清這個公眾號。經過很多人的努力,3月9日晚上這個公眾號已經被封。

但是建個公眾號是很容易的事情,就怕那些人換個公眾號又開始鼓吹,希望大家能對這種愚昧無知的公眾號保持警惕。科普任重道遠啊。

(答案發表於3月9日,上面兩段話寫於3月10日,因為有很多人留言說我是支持不打疫苗的,我不知道那些人是什麼理解能力,我正文一開頭打的那一大段話都看不見嗎?而且我全篇都在批判,都在諷刺,您看不明白嗎?請您再看看開頭,我一開頭就說愚昧無知很可怕,很恐怖,請看開頭,多看幾遍,OK?)


江上月:

和爸爸一起回老家辦點事情。途中他兩個同學開另一輛車和我們同行,都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我也都認識。
【答主在湖南上學,父母在北京工作,平時回來見面極少,大概一年兩次的樣子,這是背景】
在從老家辦完事情要送我回長沙的時候,因為兩個同學怕我上學趕時間,就說先送我回長沙,我爸忙完再去,然後,我因為特別想我爸,就婉拒了,於是我就留下來等我爸,兩個叔叔就先回長沙了。

然後,大概我和我爸也要走了的時候,我爸接到了別的同學打過來的電話,說兩位叔叔回去的路上,出了車禍,一死一重傷。我到現在都記得我爸劈頭蓋臉把打電話的同學罵了一頓,說玩笑不能這么開。
然而,想必大家也猜到了,事情的真相就是這樣,那輛我無意間拒絕上去的車,出了車禍,車上兩人一死一重傷。

但是我從來都不為此感到慶幸,慶幸自己沒有上那輛車,因為監控錄像顯示,兩位叔叔是因為疲勞駕駛,在開車的時候睡著了的緣故。
那麼問題就來了,如果我在車上,是不是就可以阻止這一切了呢?
而且,我也知道父親為什麼在那之後對這兩位同學極盡一切幫助,因為兩位叔叔是因為我老家那個小洲【四面環水】那個地方,發了水災,他們去幫留守在老家的老人們,幫我們家的親戚,只因為他們和我爸爸二十年的情誼。

我雖然也清楚,事情不能改變,我也一定要強調不能疲勞駕駛!
但是,記憶不會變。

我永遠記得,我在長沙的第一個生日,父母沒到場,他們的同學不約而同給我送來蛋糕,一年,我收了六個二十寸的蛋糕,都是跟我講,有事兒,找他們。
尤其是毛叔【重傷的那個叔叔】,他紋了個大花臂,他派秘書給我蛋糕,我問秘書,我毛叔呢?秘書回答的是,他怕嚇著你們這些同學。
所幸,所有的故事,還都有個溫馨的結局,毛叔現在依舊健步如飛,不提的話,絕對不會想到,兩年前的他還只能在病床上跟我講,大閨女【他們同學的孩子里,我最大】,啥時候給你爸打個電話,他天天跟微信群里抱怨,你不搭理他呢。

這個事情每每想起來,我都先是背脊一涼,然後心裡一暖。
生活永遠都在繼續。


NEOHTY:

新的回答希望大家支持一下 讓更多人看到醫生的辛苦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792975/answer/156279330

更新一個關於人性的故事可以和這個對比一下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6842994/answer/156025130

加一個關於主任的回答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8070206/answer/155950580

我是一個醫生,每天能見到生離死別,有些人接受不了自己確診為絕症,有些人因為事故要截肢,有些人會為巨額的醫療費感到發愁。其實我想用史鐵生的一句話說說我的感想:就命運而言,休倫公道。

晚上大約一點多,接到急症電話,立刻趕到醫院。搶救對象是兩個星期之前入院的一個孕婦,這個孕婦四十六歲,屬於高齡產婦。我當初接到這個病例的時候和孕婦家屬談過說高齡生子風險很高,希望能夠謹慎考慮。孕婦一家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村人,很樸實實在。他們就是希望不絕後所以冒險高齡產子。
在孕期內出現過幾次危險,呼吸困難,休克。但是孕婦一直積極配合治療,安心待產。在入院後各種體征指數十分穩定,婆婆媽媽輪流照顧媳婦,一家人其樂融融。全家都期盼這個孫輩出世。
在搶救前我看了病例報告,全身十四處銳器傷,五處腹部,傷口深五厘米,肉眼就能判斷是刀傷。而去刀插進去的時候旋轉,創面斷裂不規則難以治療。一個孕婦被捅十四刀,五刀直插腹部而去插入後旋轉刀刃,這種傷勢讓所有人絕望和憤恨。
事情是這樣的,一天前一個男性在我院檢查出HIV陽性後產生報復社會的怨念。他和孕婦這家人無冤無仇,隨機性遇到了孕婦,於是決定報復孕婦。在他拿刀捅傷孕婦後,面對孕婦家人和醫院安保見人就咬而去割傷自己企圖感染別人。
當時值班同事不知道這個人患有HIV上前搏鬥被割傷,醫院安保三人合力制服男子後,男子說你們都是死人了,我有艾滋的。
我趕到醫院時,男子已經被警方控制,在搶救孕婦時,一個護士情緒失控。我全身都在顫抖,我其實很想拿手術刀捅傷那個人渣。十四個小時搶救,我走出手術室,外面風平浪靜似乎什麼都沒有發生。孕婦一家人,抱頭痛哭,我把手術報告給他們,孩子保不住了,胎死腹中,子宮切除,一輩子不能有孩子了。我補充了一句,建議做HIV檢測。
我無法形容那時候我內心的感受,心如死灰只是輕描淡寫。我無法直面這種慘案。那一家人瞬間爆發出的哀嚎讓我難過的窒息。
HIV有很長的潛伏期,被傷到的同事和安保短時間內不能確定自己是否感染。空窗期那種忐忑不安也是我不敢想像的。他們面如死灰的空洞,同事要求了一個休假,院方批准了。至今為止三年了,同事了無音信。安保也離開了醫院。
一個HIV攜帶者破壞了四個家庭,帶走了一個無辜的生命。我不知道這種惡意的目的是什麼,我根本無法理解人性究竟有多麼險惡。我的醫術可以救人的命,卻根治不了人心的惡。我想這種極端的惡意和病態本身就是一種疾病,感化是不能治癒它的。對於心懷惡念的人,外科手術般的懲戒是必須的。


花獨一枝:

一個過門一年的媳婦餓得半夜醒來,再也無法入睡,撞摸身旁已不見丈夫的蹤影,懷疑丈夫和阿公阿婆在背過她偷吃,就躡手躡腳溜到阿婆的窗根下偷聽牆根兒,聽見阿公阿婆和丈夫正商量著要殺她煮食。阿公說:「你放心度過饉爸再給你娶一房,要不咱爺兒們都得餓死,別說媳婦,連香火都斷了!」新媳婦嚇得軟癱,連夜逃回娘家告知父母。被母親哄慰睡下,又從夢中驚醒,聽見父親和母親正在說話:「與其讓人家殺了,不勝咱自家殺了吃!」這女人嚇得從炕上跳下來就瘋了……危言流語像烏鴉的叫聲一樣令人毛骨悚然

——《白鹿原》

PS:《白鹿原》中這一段是流言。在第十八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