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你想發明卻已經被人發明了的東西?

問題描述:有哪些你想發明卻已經被人發明了的東西?
, , , ,
馬賽克:

小時候做數學題老是踫到那種一筆畫的題目,就是那種給個圖形,問能不能一筆畫出來.
後來做多了,我就發現這種圖形關鍵在點,畫的時候畫過點只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從這個點出發或結束,一種是經過這個點,第一種情況會消耗掉這個點發去的一條線,第二種情況會消耗掉這個點出去的兩條線,所以解這種題目只要數一下這個圖形所有點出去的線條的奇偶情況.
如果所有點都是偶數條線出去,只要隨便先個點出發,再回到這個點就可以了.
如果有兩個點有奇數條線出去,只要從一個點出發,再回到另一個點就可以了.
其它的情況都畫不出.
後來我知道有個數學家叫歐拉.關於這個還有一個著名的問題,叫七橋問題.


君仔:

大一那會兒,每到節假日都要搶車票回家,搶得天昏地暗,特別辛苦。有了網路稍稍好些可是還是得提前去換票啊。很累啊。
後來我跟一個人抱怨,如果車票都能集中在身份證上就好了,大家都直接刷身份證上車。
後來第二年就出現了。
真是暗暗被自己的點子所折服。


HowardZ:

國小自學了VB6,曾經開發過一個功能豐富的寫字板軟體(核心是RichTextBox控制項)。當時已經實現了很多功能,比如常規功能有編輯文本樣式、插入圖片、復制粘貼、撤銷恢復等,也實現了一些附加功能,比如自動保存、搜索替換、文檔模板嚮導。但由於RichTextBox控制項的特點,用戶沒有辦法對文檔做一些更高級的修改,比如修改文檔背景色和漸入動畫(當時腦洞很大,借鏡了PowerPoint的動畫功能)。

眼看就要到瓶頸了,怎麼辦?有次和外婆打羽毛球時放空了大腦,突然想到可以在文檔中內置腳本,腳本不在正文中顯示。實現方法就是一個hack,如果要在文檔中插入腳本,保存的時候就用特殊的括號把腳本括住(比如「{{Script: xxx}}」)並放到文檔末尾。而讀取文檔時執行腳本,並在正文中將腳本區域隱藏。這樣,用戶就可以使用軟體內置的腳本編輯器,通過編寫腳本來實現高級樣式了。

最後由於當時的水準限制,我設計了一套全是全局函數的腳本語言,實際上幾乎等同於命令。可以更改文檔的RGB背景色值,可以彈出自定義對話框,可以使文檔在顯示前執行滑入或展開的動畫。還記得在編寫解析腳本的演算法時第一次用到了遞歸,那種突破難關的快感真的令人印象深刻。當時我覺得自己的寫字板軟體已經是非常牛逼的設計了。

直到後來,我聽說了HTML/CSS/JS,聽說了宏和VBA,才知道自己是多麼渺小……特別是前者,已經發展成了一片大海,不管是富文本這類獨木舟,還是APP這類巨型貨輪,都無所不能載了。

PS:國中的時候由於不滿RichTextBox的API太少,也嘗試著自己實現了一個富文本編輯控制項。裡面每個字元都是一個Label,可以單獨調整參數,光標也是自己繪制的,所以在樣式編輯上能為所欲為。滾動條左邊的深色塊是段落標識,用來區分段落和自然換行,而且單擊就可以快速選擇對應的段落。現在看來莫名有點像Visual Studio的設計。後來覺得實現方式有路線錯誤,也就放棄了這種執念。


凄風孤影:

不說發明,就說說發現吧。

初一的時候,我發現包皮系帶那條線一路連到肛門,就想著「這剛好是女性生殖器的位置,是不是有什麼聯系?」然後又發現陰蒂也能勃起,旁邊的一圈也是海綿體,意思就是男女生殖器其實是具有高度一致性的?

然後我自己就做出了一個假設:胚胎在發育的初期是一樣的,這都是開著的,但是擁有Y染色體的(即男性)會在表達此性狀的時候再連接起來,海綿體等等組織表達成不一樣的樣子。

我當時覺得這個東西絕對是史詩級的發現,還給它起了一個「胚胎雌原性」的名字。

初一第二個學期那些小女生拿著生物上的圖小聲討論的時候,我就是畫出完整而又生動的整套生殖器官給她們科普,對的,是的,包括外陰,和男女。我至今都覺得我能面不改色的把這一大堆學名說出來是非常厲害的事情。

結果,前幾天我在刷Aorqu的時候看到這玩意早就被研究透了。


匿名用戶:
學前班或者是幼稚園 大班我記不太清楚了,在家玩兒卡通版的世界地圖的時候突然扭頭問我爸”這些地盤好像可以拼成一大塊兒啊!”我爸沒說話,意味深長的看我一眼繼續看他的書……直到上國小的我在一份卷子里看到了那個在病床上發現這一奇妙現象的故事。我覺得他好過分,同時也默默開心了一下午。好像還請同學吃辣條了???


熒火蟲:

上初二時就想人為什麼會有痛苦?得到結論是因為人有慾望。後來知道佛教釋迦牟尼在菩提樹下悟了很久悟出來的


李狗蛋:

在農村長大的孩子,沒見過世面。

國小時候,村子旁邊的小河漂來了一艘小木船,被我們一群孩子俘獲了,當時自己做了船槳,天天劃水,很是開心。

一天,騎單車的時候,靈光乍現,如果把單車腳蹬、轉盤和船槳連在一起,用腳蹬代替手劃,會不會更省力一點。

當把這個想法告訴小夥伴們的時候,受到了嘲諷,他們說我想在水裡騎單車。

後來賭了一口氣,一定要實現我心中的夢想。

直到後來,我去城裡,公園里很多小船。。。


Ming Ali:

我小的時候,給我爸說,能不能把磁鐵磨成特別小的小粒,一面塗成白色一面塗成黑色,塞到蜂窩狀的薄板上,薄板的另一側是精細的電磁鐵刷,每一根刷毛塞進蜂窩孔中,,然後控制每一根刷毛的磁性方向,蜂窩里的磁鐵粒就能轉向了,或者是白色,或者是黑色,這樣,就可以當顯示器了。

我爸當時對我一陣嘲笑:要是這個點子好,為啥比你聰明的人都沒用?你這個東西做出來也是個傻大笨粗的玩意兒。

我當時也就哦了一聲

後來偶爾知道了電紙書的原理。

發現我當時的思維方向其實是正確的


SmartLife366:

在2011年,智能家居還處於萌芽狀態時,我作為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在筆記本上寫下了我對智能家居系統的猜想:

到2015年時,智能家居已經火起來了,確實就是這樣的系統架構。

—- 分隔線 —-

另外還有一樣東西,就是我在大學時參加單片機設計大賽的作品《基於無線通信的輸液監控系統》,當時還拿到了獎項的。

當時我還是大三的學生。這個系統的原理圖、PCB電路板、80%的代碼都是我寫的。

現在想想還是很懷念當時的激情歲月。

直到有一天,我的隊員在微信上告知我,有一家公司做的東西與我們的非常像。

新科技!安碧捷公司成功研發大陸首個滴速式輸液控制器​m.baidu.com图标

我整個人都不好了。整個想法都是Copy的我們的。如果說這個是在其它省出的,我心裡還有些安慰。而它就是出自重慶,我們09年就拿著我們的作品去參賽的。很可能就是評審中的哪個教授把我們的Idear與原型機拿去改進改進,寫個專利,開個公司實現了。

都怪自己當年年小不懂得什麼叫作「專利」,所以無法維權。生生錯過一筆不小的財富,我對不起隊友,也對不起自己。


趙建濤:

初一(2005年)剛剛入學時數學老師給我們出一道題:1+2+3+4+5+6+7+8+9=?,當我在一個一個累加時有人馬上舉手給出了演算法:(1+9)+(2+8)+(3+7)+(4+6)+5=45,作為數學一直很好的我沒有快速算出結果表示很不服,打算用乘法代替這種計算,於是我接下來好幾天啥都不幹終於找出了演算法:1+2+….+m=((m+1)/2)*m這個公式,我不斷驗算,發現我這個公式無論m有多大都符合,於是我不斷找同學驗證,但是無人關注這事,因為國中用不到這些,甚至想去找老師驗證,但是最後由於膽怯和羞澀沒有去找老師,但是自己發現一個數學規律(公式)這份躁動一直埋在我心中,因為那年我才才13歲,一直覺得自己是天才,這個想法貫穿了我整個國中3年。直到高一時學了等差數列……

但是我還是很自豪,因為我發現這個規律時是13歲,後來又了解到大神高斯發現這個公式時不到7歲,叫高斯加法,7歲時我還在玩泥巴呢,1到100都還數不清……

額,Aorqu首答,居然這么多贊,惶恐惶恐呀。為什麼評論老是有人說國小就教過這公式了呢,答主西北甘肅的,國小在農村,英語都是四年級才學的,優秀教師都是中專畢業,好多老師都是國中沒考上高中或者師專給政府交點錢的特聘教師,會教到這個公式?再說,如果老師教過我腦子菜忘了,難道我找同學驗證時他們都忘了?


小侯哥小洛哥:

經閨蜜提醒才記得是誰做了這個指甲,所以我來補「指釘」的圖了

百度找的圖,侵刪

幾天不見,突然有這么多贊和評論!!!!!超級驚訝!Aorqu都沒有提示我有評論!!!

每一條我都仔仔細細的看了,發現跟我腦洞一樣大的人還真不少 哈哈 有組織了

發現大家對波浪指甲比較感興趣,不過我都是課間的時候自娛自樂一下,放學之前就會剪成正常的形狀,所以不會存在什麼弄傷自己或者斷掉的情況…

我的指甲雖然可以剪成波浪線,但是不是你們想像中的那種很長指甲喲。每次指甲長到大概2mm左右我就受不了了,就一定會剪的乾乾凈凈,指甲很短,所以也沒有裂開或者軟掉…(還有一種情況會裂開,就是齒輪剪的太密了)

然後,大家娛樂一下就好~嚕嚕

以下為原答案:


我大概是發明了 但是錯過了商機吧…..

國中就打了耳洞,校外的時候會戴耳釘,但是一進教室就會取下耳釘,怕被老師說。

取下的耳釘沒有地方放,揣兜里怕太小了會弄丟,一時突發奇想,用圓規在指甲上磨出了一個洞,把耳釘穿在指甲上….(白色的那段指甲,沒有肉的部分),有時候配上好看的耳釘還蠻好看的,從此迷上了做指甲釘。。。

大概這個樣子(左)

然後不了了之了,

去年逛微博的時候,看到一個女明星新做的指甲,也是指甲上有耳環耳釘的設計,貌似是紫色系的指甲風格,貌似還很貴,瞬間感覺自己損失了一個億,商機就這么被我無情的錯過了!(網不好,下次找圖到了補上!)

後來我還設計了個波浪指甲,就是把指甲剪成波浪線,如圖右。

特點是….中二+方便抓癢!

哈哈~


摩西:

有一次在機場等飛機,遇到了飛機延誤。

和同行的朋友聊天的時候,不知怎麼聊起了無人機,就是大疆之類的。

這方面我是徹底的小白,然後朋友跟我一頓科普,說:現在的無人機都很厲害,可以飛很遠,還可以預設航線……

我純小白,聽完了以後,第一反應是:

那如果犯罪分子用這玩意兒在邊境上運毒品過境的話,怎麼破?

同行的人一臉看白痴的表情看著我,說:你都能想到,邊防肯定有辦法對付。

我百思不得其解,於是,查了一下:

感覺自己錯過了一個幾個億的大生意。開玩笑歸開玩笑,希望所有販毒的人都天打五雷轟碎成渣渣。


Aorqu用戶:
不要說了,你寫論文的時候就知道了。


Aorqu用戶:

小時候,大概是94年95年吧,北京國小生學習五筆字型蔚然成風,家長都逼著孩子們去學,我媽也讓我去學,他跟我說:「未來是計算機的時代,你不會五筆輸入法,寸步難行!」

我看了看家裡的介紹五筆字型的書,真特么難

我對我媽說:「我不學五筆,我相信過了十多年吧,就能發明出一種用拼音輸入的的輸入法,如果可能,這個輸入法還會記憶你經常打出的詞,詞組甚至句子,估計你只要輸入你經常打的字句的漢語拼音首字母,就ok了」

我媽怒了,「怎麼可能!」她說,她怒批我說,就會為我自己的懶惰找借口!

後來,在我上大學的時候搜狗輸入法出現了


Aorqu用戶:
國小二年級第一次在學校接觸到電腦,DOS系統,課程是用小烏龜畫圖(剛查了一下原來叫LOGO語言)…

當時想,這電腦還不如小霸王,想發明一些遊戲用電腦玩。

下課後被同學拉到黑網咖,見識了cs和紅警…


羅一覺:


觸手義肢。

靈感來自哪兒我就不說了(///▽///),實現了紳士們的夙願


帝姬:

有!國小的時候被限制著玩電腦,那時候摩爾莊園啊賽爾號啥的非常火,我就在想,那我幹嘛不把遊戲弄到本子上呢!這樣想玩就玩了!

於是就開始創作,第一頁塗上花花綠綠的遊戲名字第二面到後面幾頁留空用來畫用戶形象和資料(經驗啊金錢啊什麼的)而且還有空間留著來畫個人所擁有的小寵物,末尾幾頁用來畫家園啥的

總之本子里有很多東西,有精靈商店,服裝店,傢具店,只要錢夠就可以買,買完我就用橡皮擦修改數據再添上新東西(往家園里放傢具 換房子 換衣服 開辟新庭院啥的)還能進化寵物(兩個國小生分別選擇出戰的寵物,進行剪刀石頭布,三盤兩勝,贏的寵物可加50經驗,而且有體力值,一天默認10次,否則100金購買一次機會)

賺錢的途徑是通過小遊戲,比如大轉盤,操控者是我,我拿著本子,食指在轉盤上不斷轉圈,對方說停,我就停下來,檢視內容然後再給獎品,當然也有再來一次或者謝謝惠顧啥的。
還有一個小遊戲是我拿筆在紙上一頓亂畫,一條線從頭到尾跟一團亂麻一樣,從橫交錯,有起點和終點,我盯著玩家用手指循著線由起點走向終點,確認毫無差錯,在獎勵500元,如果出差錯,一次扣50元,並且所有遊戲玩一次都需要花相應的錢。

種種……

我管他叫遊戲本,我是班上的第一本,大家都效仿我,我一直以為我是創造者,結果有天去表姐家玩,發現表姐也在玩這個,雖然內容沒有我的多,不過也沒差多少,心底里非常詫異,甚至懷疑是不是我的影響力太大從而傳到他們學校去,結果發現人家玩的比我早多了 (๑`н´๑) 氣呼呼


王不二:

對於熱愛賭博的野生科學家而言,只要彩頭足夠大,有什麼神器是發明不出來呢?

◎ Edward Thorp

第一次接觸輪盤賭,我本能地想起愛因斯坦的名言:上帝是不會擲骰子的。這句話放在量子的世界裡不一定正確,但在輪盤尺度上毋庸置疑。只要確定了初始條件以及該動力系統的物理參數,小球應當乖乖停留在牛頓力學所預言的那一格。


所以我想發明一種輪盤粉碎機,通過實時觀測輪盤和小球的相對位置和速度,對最終結果作出預判。不出意料,這項工作早在半個世紀前已經有人完成了,他就是量化投資的鼻祖——索普(Edward Thorp)。

作為一代發明狂魔,童年的索普在自家車庫里就研製出了爆破裝置,包括土製手榴彈,所以我們應當慶幸他只是個賭徒,而不是恐怖分子。不過對於拉斯維加斯的賭場而言,索普這個名字與恐怖分子並無二致。

早在 UCLA 攻讀博士期間,索普同學已經開始研究輪盤動力系統。重大突破出現在他前往 MIT 任教之後,索普在麻省認識了大名鼎鼎的資訊論之父——香農(Claude Shannon)。 香農的住所霸氣側漏,名曰「熵府」(Entropy House),索普就宅在裡面,通過閃屏脈沖重複輪盤實驗。據說熵府里遍布著各種詭異的反人類裝置,比如有這樣一個小木盒,一旦你碰到機關,就會聽出憤怒的蜂鳴之音。隨即盒蓋緩緩打開,一隻手會從裡面伸出來,找到開關,將其關閉,接著縮回盒中。最後盒子自己關上,一切重歸寂靜,好像什麼也沒發生過。著名科幻作家克拉克(Arthur Clarke)說他第一次碰到這個盒子時,毛骨悚然,無法測算出心理陰影的面積。

正是在這座熵府之中,索普和香農成功破解了輪盤。1960年,人類歷史上第一個可穿戴智能設備誕生了!香農在自己的皮鞋裡嵌入了一塊香煙盒大小的晶元,通過腳趾的點擊來記錄輪盤狀態;而索普的耳朵里則藏有植入式耳機,用於接收晶元發出的無線電信號。輪盤一共8個槽,38個格子,晶元根據香農的輸入,預測出概率最大的槽點,以供索普在該槽的所有格子中下注。

故事講到這里,大家就可以盡情腦補兩個科學家,被體壯如牛的賭場保安扔出門去的美景了!

同時索普還發明了21點算牌神技,並通過美國數學會(AMS)發表論文:Fortune’s Formula: A Winning Strategy for Blackjack ,震驚學界。據說他一夜之間,奇襲了內華達州雷諾市的所有賭場。在被各大賭場列入黑名單,甚至還往雪頂咖啡里下過迷藥之後,索普只好將目光投向了更大的賭場——華爾街。1969年,他創立了人類歷史上第一支量化對沖基金:Convertible Hedge Associates.

【後記】 關於某些朋友提到的「俄羅斯輪盤」,則屬於海天盛筵的發明。這發明比 「可穿戴智能設備」 更能體現人類的創造力,遠遠超越了野生科學家的智商。

◎ John Kelly

言及索普的傳奇,就不能不說凱利公式(The Kelly Criterion)。索普在自己的暢銷書(Beat the Dealer)中也提到,這公式簡直就是賭場上的押注神器!

眾所周知,賭博有兩個要命的指標:
一個叫勝率,姑且用 W 表示。假如平均每10局能有6局獲勝,則 W=0.6
一個叫賠率,姑且用 R 表示。假如勝局平均盈利3元,敗局平均損失2元,則 R=3/2

那麼問題來了:在清楚自己勝率與賠率的前提下,你每次應該動用多少籌碼,才能讓自己的資產增速最大化呢?

1956年,貝爾實驗室的科學家——凱利(John Kelly)發表論文:A new Interpretation of Information Rate,正式給出了每次投注的最優比例:Kelly=W-(1-W)/R.

如將前述的勝率(W=0.6)和賠率(R=3/2)代入公式,可以得到每次投注的黃金比例:33%。課外思考題:如果是絕對公平的賭局,即勝率只有一半,賠率為1:1,你的最優選擇應該是什麼呢?

在五道口男子技術學院,我曾經獨立推導出了這個公式。其實只是個簡單的最優化問題:求對數(取log),求極限(令t\rightarrow \infty ),求極值(令一階微分為 0),三步搞定;後來再接再厲,又推導出了高維形式的最優解。

不過在得知凱利公式的江湖地位時,我還是忍不住激賞地捏了捏自己的小臉蛋。

Josh Levine

當我們今天用手機或者電腦一鍵下單,在彩票、股權、期貨、外匯……各種賭局中輾轉騰挪時,我們很難想像,紅馬甲和電話機在20年前的歷史地位。親手淘汰這一切的,是在上世紀80年代末的華爾街上,挨家挨戶推銷自己電腦交易系統的一個呆萌少年,其時不到20歲。他就是後來的市場架構之王,島嶼公司創始人——萊文(Josh Levine)。

與我們常見的野生科學家不同,萊文連個正兒八經的學位都沒有。他是純野生的。大學已經滿足不了這個少年對於科技革命的渴望,於是從 CMU 肄業之後,萊文開始了一頭碼農的自我修養。1990年,他寫出了一個名叫「守望者」(The Watcher)的交易程序,其中包含被業界譽為「華爾街版芝加哥打字機」的 Monster Key ——這可能是人類交易史上的第一個快捷鍵。交易員敲擊這個「怪物鍵」,就可以讓自己的訂單以準確價格插到隊列的最前端。

怎麼解釋這個一鍵功能呢?記得去年A股泡沫大漲的時候,期貨市場上出現了一種想法類似的拍拍機,不過比萊文遲了25年。拍拍機由於其簡單粗暴,一度在韭菜朋友之中十分風靡,大概長成這樣——

相信很多朋友都曾產生過類似發明的念頭,我也不例外。尤其進入期權時代(沒有期權也可以人工合成),什麼賭博工具發明不出來?大陸有不少平台都推出了「二元期權」,賭徒們就像玩街機,可以一鍵賭漲跌,一鍵賭高低點,一鍵賭波動形態…… 跟所有灰色產業一樣,有背景的悶聲大發財,沒背景的曝光大背鍋。而這個市場上真正的野生科學家,連 API 介面都被封禁了,只能通過 MouseClick 操作,假裝還在程序化交易……

有時候想想萊文的發明——那些至今活躍在市場上的交易演算法,無論是「炸彈」(Bombs)、「隱形」(Stealths),還是「游擊隊」(Guerillas)、「狙擊手」(Snipers)…… 想想黃金時代的高頻交易,那些微秒級的閃電對決!再看看自己如今的程序,正以兩千多毫秒的系統延遲,緩慢模擬著鼠標鍵盤,輸入合約代碼,點擊下單……

不要嘲笑任何還在堅持的夢想。

這是一個沒落的發明家,還想扶起來再試試的情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