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你想发明却已经被人发明了的东西?

问题描述:有哪些你想发明却已经被人发明了的东西?
, , , ,
马赛克:

小时候做数学题老是踫到那种一笔画的题目,就是那种给个图形,问能不能一笔画出来.
后来做多了,我就发现这种图形关键在点,画的时候画过点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从这个点出发或结束,一种是经过这个点,第一种情况会消耗掉这个点发去的一条线,第二种情况会消耗掉这个点出去的两条线,所以解这种题目只要数一下这个图形所有点出去的线条的奇偶情况.
如果所有点都是偶数条线出去,只要随便先个点出发,再回到这个点就可以了.
如果有两个点有奇数条线出去,只要从一个点出发,再回到另一个点就可以了.
其它的情况都画不出.
后来我知道有个数学家叫欧拉.关于这个还有一个著名的问题,叫七桥问题.


君仔:

大一那会儿,每到节假日都要抢车票回家,抢得天昏地暗,特别辛苦。有了网路稍稍好些可是还是得提前去换票啊。很累啊。
后来我跟一个人抱怨,如果车票都能集中在身份证上就好了,大家都直接刷身份证上车。
后来第二年就出现了。
真是暗暗被自己的点子所折服。


HowardZ:

国小自学了VB6,曾经开发过一个功能丰富的写字板软体(核心是RichTextBox控制项)。当时已经实现了很多功能,比如常规功能有编辑文本样式、插入图片、复制粘贴、撤销恢复等,也实现了一些附加功能,比如自动保存、搜索替换、文档模板向导。但由于RichTextBox控制项的特点,用户没有办法对文档做一些更高级的修改,比如修改文档背景色和渐入动画(当时脑洞很大,借镜了PowerPoint的动画功能)。

眼看就要到瓶颈了,怎么办?有次和外婆打羽毛球时放空了大脑,突然想到可以在文档中内置脚本,脚本不在正文中显示。实现方法就是一个hack,如果要在文档中插入脚本,保存的时候就用特殊的括号把脚本括住(比如“{{Script: xxx}}”)并放到文档末尾。而读取文档时执行脚本,并在正文中将脚本区域隐藏。这样,用户就可以使用软体内置的脚本编辑器,通过编写脚本来实现高级样式了。

最后由于当时的水准限制,我设计了一套全是全局函数的脚本语言,实际上几乎等同于命令。可以更改文档的RGB背景色值,可以弹出自定义对话框,可以使文档在显示前执行滑入或展开的动画。还记得在编写解析脚本的演算法时第一次用到了递归,那种突破难关的快感真的令人印象深刻。当时我觉得自己的写字板软体已经是非常牛逼的设计了。

直到后来,我听说了HTML/CSS/JS,听说了宏和VBA,才知道自己是多么渺小……特别是前者,已经发展成了一片大海,不管是富文本这类独木舟,还是APP这类巨型货轮,都无所不能载了。

PS:国中的时候由于不满RichTextBox的API太少,也尝试着自己实现了一个富文本编辑控制项。里面每个字元都是一个Label,可以单独调整参数,光标也是自己绘制的,所以在样式编辑上能为所欲为。滚动条左边的深色块是段落标识,用来区分段落和自然换行,而且单击就可以快速选择对应的段落。现在看来莫名有点像Visual Studio的设计。后来觉得实现方式有路线错误,也就放弃了这种执念。


凄风孤影:

不说发明,就说说发现吧。

初一的时候,我发现包皮系带那条线一路连到肛门,就想着“这刚好是女性生殖器的位置,是不是有什么联系?”然后又发现阴蒂也能勃起,旁边的一圈也是海绵体,意思就是男女生殖器其实是具有高度一致性的?

然后我自己就做出了一个假设:胚胎在发育的初期是一样的,这都是开着的,但是拥有Y染色体的(即男性)会在表达此性状的时候再连接起来,海绵体等等组织表达成不一样的样子。

我当时觉得这个东西绝对是史诗级的发现,还给它起了一个“胚胎雌原性”的名字。

初一第二个学期那些小女生拿着生物上的图小声讨论的时候,我就是画出完整而又生动的整套生殖器官给她们科普,对的,是的,包括外阴,和男女。我至今都觉得我能面不改色的把这一大堆学名说出来是非常厉害的事情。

结果,前几天我在刷Aorqu的时候看到这玩意早就被研究透了。


匿名用户:
学前班或者是幼稚园 大班我记不太清楚了,在家玩儿卡通版的世界地图的时候突然扭头问我爸”这些地盘好像可以拼成一大块儿啊!”我爸没说话,意味深长的看我一眼继续看他的书……直到上国小的我在一份卷子里看到了那个在病床上发现这一奇妙现象的故事。我觉得他好过分,同时也默默开心了一下午。好像还请同学吃辣条了???


荧火虫:

上初二时就想人为什么会有痛苦?得到结论是因为人有欲望。后来知道佛教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悟了很久悟出来的


李狗蛋:

在农村长大的孩子,没见过世面。

国小时候,村子旁边的小河漂来了一艘小木船,被我们一群孩子俘获了,当时自己做了船桨,天天划水,很是开心。

一天,骑单车的时候,灵光乍现,如果把单车脚蹬、转盘和船桨连在一起,用脚蹬代替手划,会不会更省力一点。

当把这个想法告诉小伙伴们的时候,受到了嘲讽,他们说我想在水里骑单车。

后来赌了一口气,一定要实现我心中的梦想。

直到后来,我去城里,公园里很多小船。。。


Ming Ali:

我小的时候,给我爸说,能不能把磁铁磨成特别小的小粒,一面涂成白色一面涂成黑色,塞到蜂窝状的薄板上,薄板的另一侧是精细的电磁铁刷,每一根刷毛塞进蜂窝孔中,,然后控制每一根刷毛的磁性方向,蜂窝里的磁铁粒就能转向了,或者是白色,或者是黑色,这样,就可以当显示器了。

我爸当时对我一阵嘲笑:要是这个点子好,为啥比你聪明的人都没用?你这个东西做出来也是个傻大笨粗的玩意儿。

我当时也就哦了一声

后来偶尔知道了电纸书的原理。

发现我当时的思维方向其实是正确的


SmartLife366:

在2011年,智能家居还处于萌芽状态时,我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在笔记本上写下了我对智能家居系统的猜想:

到2015年时,智能家居已经火起来了,确实就是这样的系统架构。

—- 分隔线 —-

另外还有一样东西,就是我在大学时参加单片机设计大赛的作品《基于无线通信的输液监控系统》,当时还拿到了奖项的。

当时我还是大三的学生。这个系统的原理图、PCB电路板、80%的代码都是我写的。

现在想想还是很怀念当时的激情岁月。

直到有一天,我的队员在微信上告知我,有一家公司做的东西与我们的非常像。

新科技!安碧捷公司成功研发大陆首个滴速式输液控制器​m.baidu.com图标

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整个想法都是Copy的我们的。如果说这个是在其它省出的,我心里还有些安慰。而它就是出自重庆,我们09年就拿着我们的作品去参赛的。很可能就是评审中的哪个教授把我们的Idear与原型机拿去改进改进,写个专利,开个公司实现了。

都怪自己当年年小不懂得什么叫作“专利”,所以无法维权。生生错过一笔不小的财富,我对不起队友,也对不起自己。


赵建涛:

初一(2005年)刚刚入学时数学老师给我们出一道题:1+2+3+4+5+6+7+8+9=?,当我在一个一个累加时有人马上举手给出了演算法:(1+9)+(2+8)+(3+7)+(4+6)+5=45,作为数学一直很好的我没有快速算出结果表示很不服,打算用乘法代替这种计算,于是我接下来好几天啥都不干终于找出了演算法:1+2+….+m=((m+1)/2)*m这个公式,我不断验算,发现我这个公式无论m有多大都符合,于是我不断找同学验证,但是无人关注这事,因为国中用不到这些,甚至想去找老师验证,但是最后由于胆怯和羞涩没有去找老师,但是自己发现一个数学规律(公式)这份躁动一直埋在我心中,因为那年我才才13岁,一直觉得自己是天才,这个想法贯穿了我整个国中3年。直到高一时学了等差数列……

但是我还是很自豪,因为我发现这个规律时是13岁,后来又了解到大神高斯发现这个公式时不到7岁,叫高斯加法,7岁时我还在玩泥巴呢,1到100都还数不清……

额,Aorqu首答,居然这么多赞,惶恐惶恐呀。为什么评论老是有人说国小就教过这公式了呢,答主西北甘肃的,国小在农村,英语都是四年级才学的,优秀教师都是中专毕业,好多老师都是国中没考上高中或者师专给政府交点钱的特聘教师,会教到这个公式?再说,如果老师教过我脑子菜忘了,难道我找同学验证时他们都忘了?


小侯哥小洛哥:

经闺蜜提醒才记得是谁做了这个指甲,所以我来补“指钉”的图了

百度找的图,侵删

几天不见,突然有这么多赞和评论!!!!!超级惊讶!Aorqu都没有提示我有评论!!!

每一条我都仔仔细细的看了,发现跟我脑洞一样大的人还真不少 哈哈 有组织了

发现大家对波浪指甲比较感兴趣,不过我都是课间的时候自娱自乐一下,放学之前就会剪成正常的形状,所以不会存在什么弄伤自己或者断掉的情况…

我的指甲虽然可以剪成波浪线,但是不是你们想像中的那种很长指甲哟。每次指甲长到大概2mm左右我就受不了了,就一定会剪的乾乾净净,指甲很短,所以也没有裂开或者软掉…(还有一种情况会裂开,就是齿轮剪的太密了)

然后,大家娱乐一下就好~噜噜

以下为原答案:


我大概是发明了 但是错过了商机吧…..

国中就打了耳洞,校外的时候会戴耳钉,但是一进教室就会取下耳钉,怕被老师说。

取下的耳钉没有地方放,揣兜里怕太小了会弄丢,一时突发奇想,用圆规在指甲上磨出了一个洞,把耳钉穿在指甲上….(白色的那段指甲,没有肉的部分),有时候配上好看的耳钉还蛮好看的,从此迷上了做指甲钉。。。

大概这个样子(左)

然后不了了之了,

去年逛微博的时候,看到一个女明星新做的指甲,也是指甲上有耳环耳钉的设计,貌似是紫色系的指甲风格,貌似还很贵,瞬间感觉自己损失了一个亿,商机就这么被我无情的错过了!(网不好,下次找图到了补上!)

后来我还设计了个波浪指甲,就是把指甲剪成波浪线,如图右。

特点是….中二+方便抓痒!

哈哈~


摩西:

有一次在机场等飞机,遇到了飞机延误。

和同行的朋友聊天的时候,不知怎么聊起了无人机,就是大疆之类的。

这方面我是彻底的小白,然后朋友跟我一顿科普,说:现在的无人机都很厉害,可以飞很远,还可以预设航线……

我纯小白,听完了以后,第一反应是:

那如果犯罪分子用这玩意儿在边境上运毒品过境的话,怎么破?

同行的人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着我,说:你都能想到,边防肯定有办法对付。

我百思不得其解,于是,查了一下:

感觉自己错过了一个几个亿的大生意。开玩笑归开玩笑,希望所有贩毒的人都天打五雷轰碎成渣渣。


Aorqu用户:
不要说了,你写论文的时候就知道了。


Aorqu用户:

小时候,大概是94年95年吧,北京国小生学习五笔字型蔚然成风,家长都逼着孩子们去学,我妈也让我去学,他跟我说:“未来是计算机的时代,你不会五笔输入法,寸步难行!”

我看了看家里的介绍五笔字型的书,真特么难

我对我妈说:“我不学五笔,我相信过了十多年吧,就能发明出一种用拼音输入的的输入法,如果可能,这个输入法还会记忆你经常打出的词,词组甚至句子,估计你只要输入你经常打的字句的汉语拼音首字母,就ok了”

我妈怒了,“怎么可能!”她说,她怒批我说,就会为我自己的懒惰找借口!

后来,在我上大学的时候搜狗输入法出现了


Aorqu用户:
国小二年级第一次在学校接触到电脑,DOS系统,课程是用小乌龟画图(刚查了一下原来叫LOGO语言)…

当时想,这电脑还不如小霸王,想发明一些游戏用电脑玩。

下课后被同学拉到黑网咖,见识了cs和红警…


罗一觉:


触手义肢。

灵感来自哪儿我就不说了(///▽///),实现了绅士们的夙愿


帝姬:

有!国小的时候被限制着玩电脑,那时候摩尔庄园啊赛尔号啥的非常火,我就在想,那我干嘛不把游戏弄到本子上呢!这样想玩就玩了!

于是就开始创作,第一页涂上花花绿绿的游戏名字第二面到后面几页留空用来画用户形象和资料(经验啊金钱啊什么的)而且还有空间留着来画个人所拥有的小宠物,末尾几页用来画家园啥的

总之本子里有很多东西,有精灵商店,服装店,家具店,只要钱够就可以买,买完我就用橡皮擦修改数据再添上新东西(往家园里放家具 换房子 换衣服 开辟新庭院啥的)还能进化宠物(两个国小生分别选择出战的宠物,进行剪刀石头布,三盘两胜,赢的宠物可加50经验,而且有体力值,一天默认10次,否则100金购买一次机会)

赚钱的途径是通过小游戏,比如大转盘,操控者是我,我拿着本子,食指在转盘上不断转圈,对方说停,我就停下来,检视内容然后再给奖品,当然也有再来一次或者谢谢惠顾啥的。
还有一个小游戏是我拿笔在纸上一顿乱画,一条线从头到尾跟一团乱麻一样,从横交错,有起点和终点,我盯着玩家用手指循着线由起点走向终点,确认毫无差错,在奖励500元,如果出差错,一次扣50元,并且所有游戏玩一次都需要花相应的钱。

种种……

我管他叫游戏本,我是班上的第一本,大家都效仿我,我一直以为我是创造者,结果有天去表姐家玩,发现表姐也在玩这个,虽然内容没有我的多,不过也没差多少,心底里非常诧异,甚至怀疑是不是我的影响力太大从而传到他们学校去,结果发现人家玩的比我早多了 (๑`н´๑) 气呼呼


王不二:

对于热爱赌博的野生科学家而言,只要彩头足够大,有什么神器是发明不出来呢?

◎ Edward Thorp

第一次接触轮盘赌,我本能地想起爱因斯坦的名言:上帝是不会掷骰子的。这句话放在量子的世界里不一定正确,但在轮盘尺度上毋庸置疑。只要确定了初始条件以及该动力系统的物理参数,小球应当乖乖停留在牛顿力学所预言的那一格。


所以我想发明一种轮盘粉碎机,通过实时观测轮盘和小球的相对位置和速度,对最终结果作出预判。不出意料,这项工作早在半个世纪前已经有人完成了,他就是量化投资的鼻祖——索普(Edward Thorp)。

作为一代发明狂魔,童年的索普在自家车库里就研制出了爆破装置,包括土制手榴弹,所以我们应当庆幸他只是个赌徒,而不是恐怖分子。不过对于拉斯维加斯的赌场而言,索普这个名字与恐怖分子并无二致。

早在 UCLA 攻读博士期间,索普同学已经开始研究轮盘动力系统。重大突破出现在他前往 MIT 任教之后,索普在麻省认识了大名鼎鼎的资讯论之父——香农(Claude Shannon)。 香农的住所霸气侧漏,名曰“熵府”(Entropy House),索普就宅在里面,通过闪屏脉冲重复轮盘实验。据说熵府里遍布著各种诡异的反人类装置,比如有这样一个小木盒,一旦你碰到机关,就会听出愤怒的蜂鸣之音。随即盒盖缓缓打开,一只手会从里面伸出来,找到开关,将其关闭,接着缩回盒中。最后盒子自己关上,一切重归寂静,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著名科幻作家克拉克(Arthur Clarke)说他第一次碰到这个盒子时,毛骨悚然,无法测算出心理阴影的面积。

正是在这座熵府之中,索普和香农成功破解了轮盘。1960年,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可穿戴智能设备诞生了!香农在自己的皮鞋里嵌入了一块香烟盒大小的晶元,通过脚趾的点击来记录轮盘状态;而索普的耳朵里则藏有植入式耳机,用于接收晶元发出的无线电信号。轮盘一共8个槽,38个格子,晶元根据香农的输入,预测出概率最大的槽点,以供索普在该槽的所有格子中下注。

故事讲到这里,大家就可以尽情脑补两个科学家,被体壮如牛的赌场保安扔出门去的美景了!

同时索普还发明了21点算牌神技,并通过美国数学会(AMS)发表论文:Fortune’s Formula: A Winning Strategy for Blackjack ,震惊学界。据说他一夜之间,奇袭了内华达州雷诺市的所有赌场。在被各大赌场列入黑名单,甚至还往雪顶咖啡里下过迷药之后,索普只好将目光投向了更大的赌场——华尔街。1969年,他创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支量化对冲基金:Convertible Hedge Associates.

【后记】 关于某些朋友提到的“俄罗斯轮盘”,则属于海天盛筵的发明。这发明比 “可穿戴智能设备” 更能体现人类的创造力,远远超越了野生科学家的智商。

◎ John Kelly

言及索普的传奇,就不能不说凯利公式(The Kelly Criterion)。索普在自己的畅销书(Beat the Dealer)中也提到,这公式简直就是赌场上的押注神器!

众所周知,赌博有两个要命的指标:
一个叫胜率,姑且用 W 表示。假如平均每10局能有6局获胜,则 W=0.6
一个叫赔率,姑且用 R 表示。假如胜局平均盈利3元,败局平均损失2元,则 R=3/2

那么问题来了:在清楚自己胜率与赔率的前提下,你每次应该动用多少筹码,才能让自己的资产增速最大化呢?

1956年,贝尔实验室的科学家——凯利(John Kelly)发表论文:A new Interpretation of Information Rate,正式给出了每次投注的最优比例:Kelly=W-(1-W)/R.

如将前述的胜率(W=0.6)和赔率(R=3/2)代入公式,可以得到每次投注的黄金比例:33%。课外思考题:如果是绝对公平的赌局,即胜率只有一半,赔率为1:1,你的最优选择应该是什么呢?

在五道口男子技术学院,我曾经独立推导出了这个公式。其实只是个简单的最优化问题:求对数(取log),求极限(令t\rightarrow \infty ),求极值(令一阶微分为 0),三步搞定;后来再接再厉,又推导出了高维形式的最优解。

不过在得知凯利公式的江湖地位时,我还是忍不住激赏地捏了捏自己的小脸蛋。

Josh Levine

当我们今天用手机或者电脑一键下单,在彩票、股权、期货、外汇……各种赌局中辗转腾挪时,我们很难想像,红马甲和电话机在20年前的历史地位。亲手淘汰这一切的,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的华尔街上,挨家挨户推销自己电脑交易系统的一个呆萌少年,其时不到20岁。他就是后来的市场架构之王,岛屿公司创始人——莱文(Josh Levine)。

与我们常见的野生科学家不同,莱文连个正儿八经的学位都没有。他是纯野生的。大学已经满足不了这个少年对于科技革命的渴望,于是从 CMU 肄业之后,莱文开始了一头码农的自我修养。1990年,他写出了一个名叫“守望者”(The Watcher)的交易程序,其中包含被业界誉为“华尔街版芝加哥打字机”的 Monster Key ——这可能是人类交易史上的第一个快捷键。交易员敲击这个“怪物键”,就可以让自己的订单以准确价格插到队列的最前端。

怎么解释这个一键功能呢?记得去年A股泡沫大涨的时候,期货市场上出现了一种想法类似的拍拍机,不过比莱文迟了25年。拍拍机由于其简单粗暴,一度在韭菜朋友之中十分风靡,大概长成这样——

相信很多朋友都曾产生过类似发明的念头,我也不例外。尤其进入期权时代(没有期权也可以人工合成),什么赌博工具发明不出来?大陆有不少平台都推出了“二元期权”,赌徒们就像玩街机,可以一键赌涨跌,一键赌高低点,一键赌波动形态…… 跟所有灰色产业一样,有背景的闷声大发财,没背景的曝光大背锅。而这个市场上真正的野生科学家,连 API 介面都被封禁了,只能通过 MouseClick 操作,假装还在程序化交易……

有时候想想莱文的发明——那些至今活跃在市场上的交易演算法,无论是“炸弹”(Bombs)、“隐形”(Stealths),还是“游击队”(Guerillas)、“狙击手”(Snipers)…… 想想黄金时代的高频交易,那些微秒级的闪电对决!再看看自己如今的程序,正以两千多毫秒的系统延迟,缓慢模拟著鼠标键盘,输入合约代码,点击下单……

不要嘲笑任何还在坚持的梦想。

这是一个没落的发明家,还想扶起来再试试的情怀。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