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你準備藏一輩子的秘密?

問題描述:就是那些打死不對一些人說的秘密,為什麼?對某個人或者一群人。不能說或永遠說不了,甚至不能寫出來的,可以說說是哪方面的。
, ,
人間至味是清歡:

我還是很喜歡你,
像風走了八千里,不問歸期。
我還是很喜歡你,
像雲追著風,
不問所起。


如初:

既然是秘密,就請守住它。


我得改個名:

網路上,寫了就沒有秘密了,就算你只是沖動中,寫下來沒發,君不見Aorqu已經能存草稿了?


鈞棒盪迷濁:

都特么藏一輩子了我能說出來??


HowkinSzheng:

家事!


匿名用戶:

深愛著一個好朋友,後悔當時自己懦弱沒鼓起勇氣去追她,HC。


匿名用戶:

我在2018年12月的某天晚上,被一個有點喜歡的男生親吻了。而我有男朋友。這是我難以釋懷的事。


俗不可耐:

如果可以,我想回到十五年前那段快樂的時光里。

百年後快死的時候,我想還能記起那段時光。


阿布:

我好奇一個事,為啥一輩子打死都不會說的秘密,一個提問就都說了。


上善若水417315:

我一直覺得我將來能成為一個企業家,因為我特別著迷經商類的東西,我能快速鑒別出這個企業是不是經營不善或者問題出在哪裡?給我一個支點,我能翹起整個商業王國。


匿名用戶:

匿名,其實我很渣。

表面上用道德底線約束自己,實際上有了現任卻放不下前任。

我會偷偷關注前任的動態,偷偷在想他和女朋友現在到底過的怎麼樣,偷偷的看著他的手機號碼,撥通,掛斷,周而復始。

越是如此,我越是內疚,越是想對現任好。我愛他,就是無法做到像以前愛前任一樣愛他了……

我知道這么做不對,可我就是無法了解一個人的心是怎麼構成的。

畢竟,精神出軌也是出軌的一種。


資深老鹹魚:

我的本質不是復讀機也不是鴿子而是巨大的檸檬精


故事的小黃花:

說出來就不能藏一輩子~


弄墨狐:

縱使山高水長不相見,也願她笑靨如花百媚生。

我和她從高一就開始認識,但那時對她還沒什麼感覺,只知道同班有個男生一直在追她。

後來高一下分班就沒再見過,直到高二下,時隔一整年,我再次見到了她。

剛開始只是簡單的聊聊天,普通朋友,偶爾開著不輕不重的玩笑。她瘋狂的迷戀足球,於是也經常給我看一些球星的新聞啊、海報啊!於是,我也開始喜歡足球(盡管她嘗嘗嘲諷我是偽球迷,哈哈)

我永遠忘不了那個夏天!在此前,我從不信什麼「回眸一笑」。然而,我不得不承認,當她在教室前排站起轉身,張開海報笑著喊我的名字時,我的心,前所未有的顫動了!

可惜,我和她始終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不管我怎麼努力,對足球也僅僅止步於喜歡,不能如她一般將之視為信仰。

所以,我退了!

後來的後來,那個追了她整個高中的男生終於如願追到了她。確實,他們很般配,一個愛籃球,一個愛足球。

只是,不知為何,我的心卻仍然隱隱作痛。為了故作輕松的假裝放下,我花了五百多買了個一比一歐冠獎杯在她生日時送給了她。

原本我以為就這樣結束了,但前幾天看《流浪地球》時不慎偶遇。盡管只是瞥了那個男生一下,但我還是知道了男生對面坐著她。我也知道了,自己始終忘不掉啊!

但又能怎樣呢?我連資訊都不敢主動發給她,生怕給他們的關系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最後,只能說了句:「縱使山高水長不相見,也願她笑靨如花百媚生。」

上圖是偶然回憶起那個笑容時,抑制不住激動而對她進行的描寫。文筆不佳,望見諒。


優子:

我剛剛給他說了,我不愛他了,卻沒說下一句,這些年我也沒辦法愛上別人


匿名用戶:

我好像被詛咒了……

聽起來像假的一樣,但是太靈了吧!

就是我喜歡的或者有感覺男生都會脫單,當然不是跟我:-)

好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已經是第五次了從高中到現在

剛跟室友誇一個以前有過好感的男生,還沒過五分鐘,空間里就來了一條他脫單的說說

瞧我這張賤嘴

還有一個說自己沒人喜歡,並決定要單身一輩子的人,跟我聊了一個月,讓我意識到我可能對他有點點意思後,三天後脫單了?!喵喵喵?這個是脫單最快的一個,居然就用三天???

其實也不算秘密吧,我跟一個室友講了,因為她失戀了。我跟她說你要是像我一樣,天天得失戀。她聽完就改安慰我了,說2019就會好的……怎麼肥四嘛?

我再也不想喜歡男人了!!!我只愛表情包!!!


匿名用戶:

本人女

喜歡女生,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

我!他!喵!的一心想成為一個霸氣外露的身上攻,可惜硬體不允許……氣呼呼……


黑暗的世界沒有一絲光:

我的父親也許沒那麼愛我

我的母親這么好的一個女人他拋棄了,為什麼明明是錯方的他卻如此理直氣壯,國中的我如果想著的是他們復合的話,大學的我就想著的是離婚吧,從我記事起,我外婆就告訴我父母在上海打工,我的母親每個月會打回一個月生活費,但當我初一時我才知道,原來父親在我小時候一直在坐牢,8年,國小才出來,呵呵,我才知道我的母親在我國小以前,一直在上海那個城市一個人養活我和我外婆外公,還要往監獄里打錢,我都無法想像她當時是怎麼做到的,在我父親出來後,我們家開始送貨,我們家當時很窮,怎麼說呢,我在老家鎮上和外公外婆在一起,而我母親和父親在上海一個合租房裡,沒有衛生間什麼都沒有隻有一個小房間,我記得每年放暑假我都要和外公外婆做著大巴過去,帶著臘肉什麼的,過去後我們五個人在一個小小的房間里睡著,白天和父親母親一起去給飯店送貨,沒有車的我們,做著公車捷運送貨,每天很累,但我沒有見過我的母親有過一句抱怨,初一我們家生意很不錯了,父親買了一輛17萬的車送貨,就算這樣飯店多了,還是需要母親做捷運公交送餘下幾家,生意越來越好了,父親母親在一個小區租了房子,二室二廳一衛,暑假我又來到父母身邊,不過這次我是一個人來的做的火車,人生中第一次,好緊張的,父親也買給母親送了第一個禮物,也是我當時最愛玩的,蘋果4s,我的母親等了父親八年,按理來說我們生活越來越好了,我的父親應該加倍愛我母親吧,但現實讓我知道,不是

如果有人願意繼續聽下去,我就繼續說,沒有的話,就寫這么多吧


hkai:

感覺沒有大到需要藏一輩子的秘密,最多是些小時候做的糗事,而且說出來博朋友一笑偶爾也可以。

比較多的是需要藏幾年再坦白的小秘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