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你準備藏一輩子的秘密?

問題描述:就是那些打死不對一些人說的秘密,為什麼?對某個人或者一群人。不能說或永遠說不了,甚至不能寫出來的,可以說說是哪方面的。
, ,
繭珀:

個人的世界中再大的驚濤駭浪,到了無奇不有的世界中也成了波瀾不驚。

所以對一個普通人而言再大的秘密也不過就是一種一呼百應的現世通病。秘密本身指的就只是一種無人告知的狀態而不一定非是什麼忍傷動情的大事。

因此就算是再小的事,無從訴說,無人傾聽,那也便成了秘密。

就像你今天看過的文字,吃過的夜宵,聽過的歌那樣。

僅僅是因為無從訴說,那便成了一個只屬於你自己的秘密。

雖然這些的說辭確實有些答非所問,但既然是一個分享秘密的話題,又何嘗不說點牢騷心裡話呢?

回看。

在這等來回細思的斟酌,縫補刪改的糾困,以及自暴自棄般的文字。

還有我的思想,我的精神殿堂。

這些自以為是的文字產物,概念詭辯本身……

也就是一段永不傳頌的秘密罷。

/*致第一位回復者

所以再多的呼喊也會歸於萬象的洪流之中,在這里說出來的秘密就不再是秘密了?也不盡然,是不是秘密取決於知曉的人數和範圍。如果將一個秘密的故事藏在無數個秘密的故事之中,那麼它也還是不過是一個秘密而已。只要你不看,他不聽,文字擺在這里,那麼就終將什麼都無法改變。


silky:

我是一個冷血的人,我不會去愛任何人,更加不需要任何人的愛


Lele Mister:

「那我靠誰啊?」

「老蔣?」

「一個寫日記的人。」

「正經人誰寫日記啊?」

「你寫日記嗎?」

「我不寫,你寫日記嗎?」

「誰把心裡話寫在日記里。」

「寫出來的那能叫心裡話?」

「下賤。」

能在網上發的能叫秘密嗎?


可可:

曾經準備藏一輩子 因為羞於啟齒

現在覺得我沒錯 是別人的錯 是那些變態的錯 所以我可以說。

從國中 到高中 坐公車 經常被色狼摸

那時候年紀小 不懂事 也害怕

那麼多場景,記憶中最深的有兩次。

一次是國中,一個變態靠著我很近 然後站在我前面,和我面對面,然後開始做那種動作,類似於前後運動的?

一次是高中,一個老大爺 摸我屁股,然後有人下車,同行的幾個同學看他年紀大,就讓他坐,他還和我同學聊家常,我當時內心很復雜,可是沒有勇氣說。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總遇到這種事。

然而如今的我,不再軟弱。在大四的時候,夏天又碰到了個男的摸我大腿,我毫不留情的把他攆下車,因為要上班,而且獨行,就沒有報警。但是也覺得自己進步了。

我曾經覺得過往很可恥,很害羞,不願意說。但是現在我覺得 錯的不是我,是他們。我可以說,還要反抗。


不高興:

我有一個哥哥,親哥哥,比我大十歲。

我六歲的時候,當時家裡很窮,只有一張床,然後我爸 在一面牆的中間位置用木板 鐵棍那些東西做了一個木板床,我哥就睡這個。我和我爸媽一起睡。

有天 爸媽不在家,我哥在下面的床上躺著,褲子半脫著,露出了emm然後自己在不可描述中…我當時不懂這些,連男性生殖器官都不懂,看見我哥用手在上下的運動著,感覺挺好玩的,就走到他旁邊,我哥就順勢把我手給抓著朝他的emm抓去,然後我在不懂事的情況下幫我哥不可描述了一次。

後來國中以後,也就慢慢懂了一些這方面的知識,回想起來,原來我是幫我哥在emmm啊。

現在我哥應該以為我沒印象吧,但是只有我知道我…


樂芙蘭:

海上鋼琴師里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

秘密之所以是秘密, 是因為從未告知他人。


且盡意偶貪歡:

別把秘密告訴風,它會告訴整片森林。


匿名用戶:

我網貸了。

對,我這個在家長老師朋友眼中都無比乖巧,省吃儉用的人網貸了。

不是花唄,不是借唄,而是其他的網貸軟體。

不知道一開始是怎麼走上這條路的,可能是父母掙錢不易,每當自己拮據的時候總是不好意思張口,一個人,當他從小就被冠上聽話懂事省吃儉用的標簽後,就很難突破了。也可能是大學誘惑太多,自己自控力太差。

很後悔,是真的很後悔,自己也在努力還,還了很多,還剩一些,日期卻都積攢到了一起,很無助。

但是無論如何我都會努力還,我不想讓別人失望。

也奉勸大家,千萬不要碰網貸,花錢,一定要在自己的範圍之內,實在不行,從父母要。

加油吧!


匿名用戶:

我要考上北京大學。讀法律。官商勾結賺大錢。


陳蒹葭:

嗯,來這里說。噗嗤


匿名用戶:

那年我高二,對這個世界茫然無知,僅有的認知全部來源於書本。

故事是這樣的:

當時我在縣城的一所重點中學。當時學習認真,自覺性特高,特別愛惜時間,課堂偶爾打個盹兒,醒來之後都特別懊悔,有種強烈的罪惡感。

高二時,上進心更加強烈,像亞歷山大大帝要征服世界一樣。

可是住在學校宿舍,學習環境不好,人多眼雜,特別難以靜心實現自己的超越計劃。

於是,費了很大力氣,在學校附近的城農村租了一件民房。我租的這間房子比較特別,在樓頂,而且唯獨這一間。像崗哨,或炮樓。

所以,一出門,就有一個幾百平米的露台。這棟樓不算我的這間房,總共有兩層,我算是在二樓屋頂住著。

這棟樓前面沒有房屋,視野特別好。樓後面,恰好跟另一棟樓挨著,中間相隔一個30多厘米的縫隙。當時這些學校附近的民房基本租給了我們學校的學生,每次早晨上學,一群群從村子出來,像快要下雨時的螞蟻洞我,甚是壯觀。

我搬到這個樓頂的房間後,學習更加刻苦,很快,我的成績從之前年級五六十名前進到三十多名。而且最關鍵的是,這種進步是自己實實在在所能感受得到的。

每天放學,快速吃完飯,搬出房東的那把破椅子,坐在幾百平米大露台,大聲讀英語,讀歷史,政治。在沒有人打擾的環境里,身心投入,心情愉悅。

坐著讀累了,就站著,踱著步子讀。那個秋季,我至今都能清晰記得涼風吹在手背臉頰的清爽感覺,偶爾抬頭,看看天空的淡雲。

晚上,將椅子搬回房內,坐在一張桌子前,打開檯燈,做題,看書,做題。

累了,打開門,在夜色里,散步於露台,仰頭望星月,低頭思課本。喝兩口水,哼幾句老歌。然後回房間繼續做題,看書,做題。

11點半,上床,看會兒書,到12點,睡覺。深夜,偶爾起來撒個尿,當時,就直接在露台揮灑了。

說實在的,那段時間,我真的愛上了學習,我得承認,現在自己的知識積累,大部分是那個時候打的基礎。

我當時真覺得高中的那些知識,學起來真舒服,一點也不覺得煎熬。我得感謝學校,即便到高三也有雙休,讓我能夠在自己的世界裡自由學習。

正是因為這樣,我的學習穩步提升,每次都特別渴望考試,因為,考完試,成績總往自己預想的方向提升。

終於,那學期期末考試,我考到了年級第九名。我很高興,因為我的目標是年級二十名。因為那次的好成績,我獲得了學校的二等獎學金,800元。這在當時不是小數字。要知道,當時高中幾乎沒有幾個人聽過獎學金,並且名額特別少。

高二第二學期開始了,那是一個春天,日子一天天變暖,我依舊快樂而且富有成效的一個人寒窗苦讀。

草綠油油的,遠處山坡的桃花像一片粉色的雲,隱隱約約。一個晚上,整棟樓的人都睡了,唯獨樓頂的我的房間亮著燈,我看了看鬧鍾,12點半了。於是,放下書,關了燈,準備睡覺。睡了一會兒,感覺有尿意,就摸黑開了門,在露台,在風中,在黑暗裡揮灑。

黑夜籠罩的城市,安靜而乖巧。就在我穿著秋褲打著哆嗦回房間時,隔壁那棟樓的二層一個房間還亮著燈,那燈光正好從兩棟樓中間那30多厘米的縫隙射了過來,在這漆黑的夜晚非常引人注目。

我很好奇,躡手躡腳地向那燈光走去,原來那是隔壁二樓一個房間窗子透出來的光。

窗子大部分糊著紙,只有窗子最上面一部分沒有遮擋,這個時候,一個女生裸著身子,穿著內衣內褲背對著窗,面對著檯燈坐在床上。

隨即她雙手背後,幾乎是一下,解下了胸罩,右手摸了摸自己,然後脫下內褲,換上一隻新的。轉身,關燈。

我趴在不高的樓沿,幾乎快要停止了心跳。顯然,她也是學生。緊接著,我的心好像要蹦出來一樣,在安靜漆黑的夜裡跳動,怦怦怦怦,聲音大極了。

我幾乎沒法輕輕地走回到房間,震顫,害怕,腳步慌亂地挪回了房間。

那一夜心跳的太厲害,久久無法入睡。在漆黑的房間,我跳動的心一直沒法平息。

第二天晚上,一下晚自習,我就急忙忙回到房間。等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我開門一次又一次朝兩棟樓的縫隙望去,等著那扇窗戶亮起燈來,我的心早已經鬧的厲害,根本沒法安靜。

十分鐘,二十分鐘,三十分鐘,我焦急地在房間走動,坐下,又站起。開門,關門,總是輕輕的,好像怕會嚇跑什麼。

終於,那邊燈亮了,可是我的樓下還有人,而且人來人往,隨時會有人上樓頂來。我更急了,更煩躁了。

我不敢輕舉妄動,躺在床上。還是心跳,跳的太厲害,似乎跳的都有些疼。我閉上眼,回味昨晚的那幾秒鐘。

那美麗的曲線,世間怎麼會有如此美麗的輪廓。光滑的背,有點上翹的乳房。渾然天成的臀部。還有那顏色,那色澤,像美玉一樣,又像動物,似乎要活蹦亂跳……

當我再推門望去,那邊的燈已經熄了。我沮喪至極,像炸了的氣球,碎片在空中亂飛。

看看時間,已經十一點半,樓下依舊還有響動。兩個多小時過去了,我的作業課本胡亂擺在桌子上,沒寫一個字,沒翻一頁書,一種深深的懊悔升起在了心頭。我的心慢慢靜了下來……

以後的很長一段時間,我每晚都經歷著這樣的折磨,焦急,等待,心跳,沮喪,懊惱,罪惡。

還好,謝天謝地,我的成績一直很穩定。

說也奇怪,我的賊心,賊願自那晚以後,再也沒有得到安撫。我後來和那棟樓的一個男生很熟,藉此去了幾次,也見了她多次。

一次,我故意拿著杯子去她那裡借熱水喝,開口說話時,我的臉早已漲紅,說話磕磕絆絆……可總算雙手捧回了一杯熱水。

她的頭發很長很黑,面龐小巧,嘴角有個痣,膚色很白,不算艷麗。她高我一級,算是學姐。沒過多久,她就聯考了!

那一年我17歲。

之後,她畢業了,再之後,她消失在了茫茫的人海……

第二年,我聯考,如願考上了自己的大學。

後來曾想打聽她的消息,但苦於我對她一無所知,也羞於再提這段故事。但是經常還會想起。

多年後的今天,我終於當了高中老師,我也終於講出了打算隱藏一輩子的故事。我深感人的奇妙,也深感人生的美好,謝謝 ……


QAQ:

我既然想藏一輩子,那麼他只存在於我的腦子里,因為我怕被發現,即使是在我認識的人不用的app中匿名,因為我不相信任何東西,當然也包括我的腦子,但是不在我的腦子里的話,那就是虛無,就不是秘密了


王思晗:

忽然發現,我沒有秘密,除了銀行卡密碼,支付密碼。看來,各種密碼就是我準備藏一輩子不告訴別人的秘密~( ̄▽ ̄~)~


Aorqu用戶:

既然是要藏一輩子的秘密,那這種事情怎麼能說呢?

夢里都不會說漏嘴的事情呀……..

每次夢醒了還是會很恍惚

因為剛起床還能想起一丟丟夢境,發現,竟然在夢里都下意識避開了所有的可能性啊……

有想放肆一下的時候,但都莫名其妙的避開了

夢醒後才懂,夢境為什麼會這樣發展……


reality:

我是個傻子,嘿嘿嘿(流哈喇子);


匿名用戶:

活著的奔頭到底是什麼。
原生家庭重男輕女,2014年畢業後再沒花過家裡一分錢,他們也四年沒有主動聯系過我了。
從18歲到25歲,愛了七年的人,因為我和家庭的各種折騰,也耗光了緣分,前兩天聽說,他妻子已經懷孕四個月,他要當爸爸了。他一定是全世界最好的老公、父親。
不知道大家都是靠什麼活著的。感覺自己真的是空了。但沒有勇氣結束生命。
把自己變成了工作狂,拚命工作,拚命賺錢。買了套小房子,買了保險,用還貸款來支撐自己不要倒下去,停下來。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過的好慢。什麼時候才能老去。


匿名用戶:

永遠憋在心裡的事,讓我從一個活潑開朗的女孩變成有些社交恐懼症的事也就是上國小四年級到六年級,長達三年的時間里被全班女生無緣無故的孤立吧。

上課老師要求小組討論問題時,沒有女生願意和我討論問題,我只有尷尬的低著頭。最尷尬的是有一次上體育課,老師組織丟沙包遊戲,他們自由組合隊伍,玩的開開心心,只有我一個人傻傻的站在旁邊,不敢跑開怕被老師打手。老師還特意問我怎麼不一起玩,我只能回答我不喜歡玩丟沙包。

下課自由活動時,全班的同學都在外面玩,我要麼一個人孤零零的坐在教室發呆,要麼就爬到學校操場那邊的書上偷偷掉眼淚。沒有女生過來跟我玩,更不用說講話。因為沒有心思放在學習上,學習一落千丈,每天睡覺心都是揪著的,眼淚不由自主就流了下來,覺得委屈的要死,怎麼都想不通她們為什麼要孤立我。

老師也根本不會管這種事,我媽當時還在那個學校教書,跟我爸媽說了這件事,他們就覺得是小孩子之間的打打鬧鬧。還記得後來我媽在我們班上課的時候當著我的面,叫他們帶我玩,我當時恨不得打個地洞鑽進去。此後,他們也就只是在我媽面前叫我玩,我媽不在的時候根本不理我。

被折磨了三年後,我也變得不像我了,跟別人說話小心翼翼,生怕惹別人不高興不帶我玩。雖然現在我正常點了,敢跟別人說話了。但是,在人際交往中,別人欺負我我也不敢還嘴。現在上大學,宿舍里有些女生有時候很過分,我也不敢對她們生氣,生怕鬧得不講話了。。。

這件事應該是我永遠的傷疤,天知道我有多大的勇氣把這個經歷一字一句打了出來。雖然已經過去十年了,再次揭開還是那麼窒息疼。。。。


匿名用戶:

有時候會想死,從沒向旁人提起過,倒不是因為失去生活的希望,我也沒法解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