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你準備藏一輩子的秘密?

問題描述:就是那些打死不對一些人說的秘密,為什麼?對某個人或者一群人。不能說或永遠說不了,甚至不能寫出來的,可以說說是哪方面的。
, ,
天要下雨:

本人男,愛好男,但是25年沒有找過一個男朋友,家裡一直在催找女朋友,但不準備去禍害某一個女生,想最近兩年攢錢先買一個小公寓,能有個容身之地。


匿名用戶:

我現在是一名高三的學生,男

前段時間發現自己是gay,也不能叫做是發現吧,更確切的說,應該算作是接受事實吧(其實國中那會就知道自己偏好和男生一起,高中起來後有意識到一點,但只和別人說我不喜歡女生)

我國中其實喜歡過一個男生,當時不知道,就以一個朋友的身份和他混得很熟,但是後來鬧掰了。現在想起來,那種感覺,不單單是朋友才對。

雖然現在還沒有特別喜歡的男生,但自從我自己接受自己是gay後,一直都有點迷茫……自己就會時不時就想自己以後會怎麼樣,家裡人都比較傳統,特別是母親,是接受不來的,其他走的比較近的親戚就更不用說了。他們都是信基督教的,對這種行為也是接受不來。

最近看到一些同志發的文章,看他們被家長阻撓,就感覺特別害怕;看到他們過的開心而美滿,自己又會對未來懷有希望,只是回過神後,發現自己並不一定可以像他們那樣,就會覺得挺難受的吧。

不過現在可能也應該先準備聯考,等讀了大學再來吧。


匿名用戶:

我還喜歡你啊 可是我不能再聯系你啊


匿名用戶:

我沒什麼感情

我17歲,女生

對家人,對好朋友,都沒什麼感情

他們存不存在於我身邊我都無所謂

以前談戀愛也是,無法愛上對方

後來不想耽誤他就分手了

口口聲聲對閨蜜說她很重要 我離不開她

其實 有沒有她對我來說並不是什麼無關緊要的事

可是我不敢跟他們說啊

他們會覺得我很冷血吧

會覺得我是異類吧 我不正常

我只能裝 裝作他們很重要的樣子

裝的很累啊…可是我不能讓任何人知道這件事

曾經和相處了六年 無話不談的閨蜜鬧掰了

鬧掰了之後我也是一副無所謂的心態

沒有感受到心痛和不舍

只是非常平淡 感情上毫無波動

彷彿什麼事都不曾發生

和前男友談了近一年了

到最後他也不知道其實我沒愛過他

當初他說要和我結婚

我也是淡定的敷衍的答應

其實我不準備以後結婚的…畢竟我感情淡薄,愛不上一個人,就不耽誤別人了吧

也不打算談戀愛了,一個人挺好的

以上


匿名用戶:

或許很多女孩子都有被不同程度上性侵過吧……只是都沒有說出來,連自己最好的朋友,家人,也沒有說過,我也一樣

我也是個比較胖的女孩子,但是我也遭受過性侵或者說是被迫發生性關系,還是被自己的小叔……

15年前左右,那個時候我好像才六歲,早上還沒睡醒,他就來我睡的房間脫我褲子(小時候是在阿公的房子住的,房間沒有門)我很慌張,就左右翻身,不想讓他碰我,他就一直轉我身體……

惡心死了,我當時是腦抽還是不懂這件事的重要性,竟然沒有大聲反抗,也沒有告訴家裡人……我真覺得自己是智障,後來竟然也沒多放心上。後來好多年後想起來,反應過來事情的嚴重性,真想抽死自己,現在看到他有時候想起那件事,多了點尷尬和厭惡(現在還是鄰居,放假在家天天能見到)。感覺現在他自己啥愧疚感都沒有,已經有三個孩子,早都忘了自己當年干過的惡心事了吧……

好像是表妹還是堂妹,當年私底下也跟我說過他好像也對她做過一些親密動作?(時間久了不記得了)……

我們也沒有告訴父母(論法盲、性科普不到位的嚴重性……)

十幾年過去了,現在即使是想維權,也沒用了吧……

所以,以後如果為人父母,希望大家都能盡早教好孩子,保護好孩子。性教育科普不要嫌早,強奸犯可不會嫌你孩子小.

最後,如果可以,我希望以後不要再見到他了.我自己也不會因為這事去胡思亂想的,我會生活的好好的,人間總還是值得的!!!


匿名用戶:

我是雙性戀,跟一個女的在一起十年了。早已經不愛她,而且現在非常想跟男的結婚。沒分是因為她一直不肯分,只要我表示想分就說:一定殺了你、不會放過你、也不會讓你家人好過……之類的。她是T,所以不可能也不想去過正常的生活。她已經出櫃,沒有家人的憂慮,而且她家人還認可我。我沒出櫃,父母也不理解不接受同性戀,為了不讓父母傷心,我一直忍著她。之前吵架她試過直接跑上我家,就是想曝光我,我就只能先哄回她。她沒有後顧之憂,我有。

我是想過跟她一起死,確實也覺得死了不值得。沒死坐牢更不值得。

大概就這樣渾渾噩噩過一輩子了

順便告訴大家,偏執狂不管男女,同性戀異性戀,都是很危險的。


匿名用戶:

1曾經喜歡過的女孩在屋裡和人做愛我在屋外幫他們望風

2我是校園暴力的受害者也是施虐者
3曾經想過自殺,怕疼沒付出過行動。
4有過戀童傾向,青春期時,現實生活中對女生很逃避,又對性很好奇,會看一些成人視訊,看見有關強奸幼女的視訊會情慾高漲,全身酥麻 ,後來發展到自慰時會將自己臆想為視訊里的強奸犯,會不自覺模仿神態,自言自語一些污言穢語。後來,在平常的時候,也會有非常強烈的性幻想。
5表面開朗,內心自卑
6有過處女情結,和妻子靠介紹相親認識,老婆並不是處女,表面不在乎,內心有嚴重心裡障礙,曾經監視過她,背著她翻手機,衣櫥,
以下為我的一些個人經歷,算是對上面回答的一些補充,其中一些人現在是我保持良好關系的友人,所以我將下面的文章中出現的時間,事件都做了一些改動,但是事件的大體都是還是比較重視事實。
一個人最大的孤獨大約是被群體當做異類,無法融入。
上國小的時候,父親做生意失敗,每天被各種事忙的焦頭爛額,沒時間管我,只是對我說,好好學習,不要惹事。
其實生活真的很現實,遭受校園暴力的很少有優越家庭出身的孩子,不論他們是調皮還是懦弱,都有很多人巴結他們,分辨家庭出身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看穿著,那時父母沒時間管我,身上穿的破破爛爛的,全身臟兮兮的,流鼻涕也不會用紙擦 拿袖子一抹,加上性情懦弱 成了最佳欺負的對象,有時候,無緣無故會被人打一拳,踢一腳,一開始會反抗,被人拿著小的割紙刀在脖子上拉了一道口子,嚇怕了,習慣忍氣吞聲。上課不注意,胳膊就被圓規扎一下,把胳膊使勁往回縮一下。也不敢言語,下課就幫他們跑腿買東西,一開始只是那幾個人,後來整個班開始讓我跑腿,然後整個班開始習慣使喚我,在這種氛圍下,我開始被孤立。我這輩子最討厭的一句話就是,一個人孤立你可能是這個人的問題,一群人孤立你肯定是你自己的問題。
後來有一次,我同桌將一根鋼絲往我耳洞里塞,我沒忍住,和他在課上吵起來,老師將我倆調開,沒有人願意和我同桌,所有人都把我當垃圾躲避,後來我被安排到最後面的角上,自己一人,傍邊是垃圾桶,經常有人把垃圾扔在我頭上,然後笑嘻嘻說一句 沒扔准。
非典期間,白天有專門人員消毒,晚上學生值日生在負責消一次毒,每個班級可以在值日時,領一桶消毒液。有一次,我來的時候桌子不見了,最後在垃圾場傍邊找到了,課本作業本全濕了沾在一起不能用了,一股消毒液味。傍邊還有幾個人跟著奚落我,說我的位置真臟,用了半桶消毒液,還幫我把垃圾扔了,當時生氣,惡向膽邊生,我將帶頭的人推到在傍邊碎玻璃地上,整個腿被個割了一個大口子,他挑了兩塊碎玻璃給我一塊,說兩人互相割,看誰先死,我害怕了,向他道歉,最後躺在碎玻璃上讓他踹了一腳。後來他們開始問我要錢,從五毛到幾十,那時候,物價低,午餐在學校吃,飯錢只有三塊,幾十塊錢對我是一筆巨款,我開始偷錢,被父親逮到,沒發過脾氣的父親打得我特別厲害,人總是習慣抱怨和傷害最親近的人,我自己躲在屋子裡,很委屈,對父母產生了從沒有過的強大恨意,倒是沒有過傷害父母的畜牲想法,不過在屋裡想過自殺,想到自己既可以不用在忍受著一切,又可以讓父母傷心後悔,拿割紙的小刀片在手腕上比劃了幾下,怕疼沒敢下手。忍了六年,國小畢業。父親找關系讓我跨區去市裡上了國中,來自農村,性情懦弱,穿著破舊很快再次被孤立,那時候,半智能機開始普及,父母為了跟我方便聯系也給我配了一台,在網上搜過關於抑鬱的測試問卷,結果顯示重度抑鬱,只是不知道那種測試準不準。後來發現,不需要交給欺負你的人錢,只需要花很少的錢買點零食就可以和他們保持較好的關系,只要不是最弱的那個,就不會被一直欺負,我開始主動欺負另一個被欺凌的人,沒事就薅他頭發,拿粉筆頭砸他,他一開始也會反抗我,我就拿凳子砸他,把他砸怕了,再也沒反抗過,最過分的一次,將易燃噴霧噴在他襠部拿火機點著,就這樣我成功打入班上其他男生的圈子,和他們相處融洽,當時有個帶頭的壞孩子,和他談戀愛的是我們班上的一個文靜漂亮的乖乖女,父母都在這所學校任教,所教年級不同,很多人喜歡她,她也是我少年思慕的對象。後來她和那個帶頭的壞孩子談戀愛,放學之後,他就帶著她去操場後面的小屋裡做愛,小屋原來是音體室,後來廢棄,這地放學之後基本沒人來,還沒攝像頭,我們其他幾個人就守在門外幫他們望風。這事對我愛情觀打擊挺大,後來很逃避和女生接觸。那個年紀,沒啥責任感也沒啥保密觀念,那個男的還覺得這事很自豪到處宣傳,後來傳的沸沸揚揚,連這個女生父母風評都收受到影響,至於那個男生,心思也沒放在學習上,早早就退學了。不過這女生和我成績都不錯,我們都考上了我們那裡最好的重點高中,她的班級和我的班級離得很近,我身邊的許多同學經常討論她,說她漂亮,很多人追她,我也留了一些口德,沒說過任何關於她過去的事,後來她和她班上的一個男生好上了,那男生長的不錯,一臉老實純良,性格和學習都很好,偶爾見過他們兩次一起走,大概是不好意思牽手,兩人只是把小指勾在一起,兩人臉都挺紅的,害羞低著頭,當時,心裡很陰暗,心裡就嘲笑那個男的被綠了都不知道,女的不知道被上了多少次了還裝純。就想自己以後一定要找個處。其實現在想想,那個女生性格人品都很不錯,在國中時,也是少有的幾個從始至終沒有歧視過我的人,我一開始對她有很深的感激和好感,只是她遇人不淑,又在那個躁動的年紀沒有遇到好的指導,走錯了路,很欣慰她沒有墮落下去,也很慶幸當時的自己沒有因為嫉妒亂編排什麼而傷害到她。青春期時,逃避與女生接觸,又對性好奇,就將精力放在另一方面,看成人視訊,對強奸幼女的視訊很興奮,喜歡在自慰時模仿裡面強奸犯,平常也會充滿這個方面的性幻想,後來意識到自己心理可能出現了問題,就在每次幻想的時候,猛咬自己,收效甚微,情慾高漲的時候把自己手都咬紫了,也沒感到疼痛,後來改了一下,改拿筆尖戳自己,說實話,效果不錯,比拿牙咬疼多了。我不知道青春期時,有這樣的色情想法算不算正常,但是我覺得這和戀父(母)情結一樣,正常對待就好了,嘗試著去克服,雖然不是啥光榮的事,但我可以問心無愧的說,沒人因為我的癖好受到傷害,我也沒對誰起過歹念。
後來考入大學,談了兩次戀愛,都是嬌小玲瓏的女孩類型,自己拒絕和她們一切親密接觸,連牽手都沒有過,只有每天睡前半個小時的文字聊天和一句晚安,其餘時間找我,一律不回消息,晚上回復一句白天學習沒時間看消息,她們在這種冷漠的對待中耗掉了所有熱情和我分了手。我可能是一個渣,拿著奮斗當幌子的渣男。不過自己還是很慶幸自己的第一次留給了妻子,雖然我是個男的,但也對自己的第一次很看重,在我的觀念里性是和婚姻連在一起的,當然,也可能有些封建迂腐了。
後來考上了外省一所比較好的985大學的研究所,考研成績在我大學部院校的考研歷史中都是比較高的一批。讀研的時候,通過老鄉群里認識了我的第三個女友,性格開朗,人緣不錯,在我讀研的學校里讀大學部,和她相處模式和以前女友差不多,不過,有一點區別的是,有一次晚上帶她出去看電影的時候,她表露出願意和我同居的意願,當時我第一感覺就是她很放浪,我借口還有策劃要寫,就回了學校,將她冷落一段時間後,主動提了分手,很長一段時間她都在罵我,說我渣,我無法否認。她其實是一個很好的女孩,也很自愛,希望每個男性朋友可以珍惜身邊願意為你打破底線的人,我們可能永遠無法想像她們需要多大的勇氣才能說出這那句話,就算不愛她們,也不要看輕她們,玩弄感情,特殊情況另算,世界上畢竟什麼樣的人都有,有人品好的,也有人品爛的,有願意為你打破底線的,也有徹頭徹尾就是浪的。
讀研的時候,認識了一個師妹,是我非常佩服的一個同輩人,她大學部就和我研究所跟著同個導師,做同個項目。並在隊伍里有很大的話語權,知識素養特高,反倒是我這個師兄經常請教她問題,我用了四年僅僅爬到了她的起跳板上,其實有時候想想真的不甘心。
後來研究所畢業參加工作,認識了我的老領導,是一位非常睿智的長者,他教會我很多,我與他關系很好,比起上下級,更像師徒,對我來說,他是一位良師。後來經他介紹認識了我的妻子,我的妻子不是當時的我喜歡的類型,長相氣質不符合我的審美,太過嚴肅。她家境十分優越,當時我存著借力的心思,開始追求她,戀愛半年後結婚,期間沒有過親密行為,牽手都很少,因為是我的老領導保的媒,岳父那邊很容易就鬆了口。雖然結婚以前,我已經做好了妻子不是處女的心裡建設,在她27歲的生命中,可能有過一段讓她撕心裂肺,奉獻一切的愛情,但是新婚夜知道老婆不是處女,還是很難受,這種感覺可能來源於自己的婚姻觀,也可能來源於不對等,也可能是因為年少時經歷產生的處女情結。後來,結婚一頓時間,我們有一種疏離感,這讓我很發狂,生活的日常相處中,妻子對我的態度就是飯是我做的,你把碗刷了,地我掃了,你應該去把垃圾扔了,我覺得就像兩個陌生人,後來我半開玩笑問妻子為什麼嫁我,她說年紀太大了,家裡人總催,覺得我人不錯就嫁了。我知道這是她的真實想法,可我就是忍不住懷疑,我覺得自己就像接盤的老實人,面對妻子,我始終有一種自卑感,或許小時候養成的自卑感從來沒消失過,只有內心裡貶低妻子,才會覺得我倆相配。才會覺得她嫁給我正常,我曾偷偷監視她,翻她的手機櫥櫃,想找到一些所謂的蛛絲馬跡。當然不存在。有一次,她生病身體不適,我做了飯給她吃,她吃完飯後,掙紮起身要去洗碗,我讓她休息,她不肯,我才發現自己從沒了解過她,她一直用自己的方式為這段婚姻付出,她出身優越,基本沒做過家務,與我結婚後,自覺分擔一半家務,換個角度我感到了她的付出,我開始做一些自己原來認為無意義的事,並感到幸福,我會早起為她準備好早餐,叫她起床,笑著讓她慢點吃,原來直接在外面吃,省時,快。她會晚上細心幫我把第二天的衣服準備好,將文件裝好。雖然很簡單的瑣事,但我感到了被愛的感覺。我在平凡的相處中愛上了她,關於她的情史,我從沒有問起,也不在自卑,我不在有任何懷疑,我對她充滿信任,現在我們有了一個可愛的小公主,有些事情,不是不介意,只是沒那麼重要了,瑕不掩瑜,不,我的妻子對我來說不是有著瑕疵的美玉,她是上天給我最好的珍寶,我很感激老天將她送到我身邊。
一直想寫一些關於校園暴力的東西,藉著這個話題寫了一些,只是後面延伸的其他部分有點多,
很多原來認為自己過不去的坎,現在想想其實根本不算什麼,遇到任何事消極可以,但不要放棄,一旦放棄了,就徹底失敗了。說實話,那些欺負人的壞學生,很多現在並不是混的很好,當然,遇到欺凌時不建議忍氣吞聲,但也不建議激怒對方,未成年人心裡不成熟,比較偏激,就像我無法保證,當時的我繼續激怒對方,會不會被割傷脖子,國中時,別人繼續激怒我,我會不會為所謂的面子,用板凳砸傷他的頭。遇到欺凌時,不要一個人抗,這是最愚蠢的做法,事後尋求老師甚至警察幫助,是我覺得比較妥帖的處理方式,不要覺得沒用,老師不管用就找教導主任,為了教學管理和聲譽一定會管的,實在不行,還可以找警察,我高中時,對打架管的很嚴,但最重的處理方式是記過。有一次,一個學生被欺凌之後,直接越過學校報了警,十一個欺負他的學生全部留了案底,然後全部被開除,事情鬧得很大,甚至還有家長在上課時候找過來,拿著錢,想讓他諒解,減輕處罰,這樣的懲罰太嚴重,他一律沒接受。
有人覺得可能他是關系硬,其實遭受校園欺凌的除小部分例外其他全是家境貧寒的人,他父親是殘疾人,母親在學校附近擺了一個小吃攤。這樣的人就算有幾分關系,其他的人應該也要比他關系硬的多吧!當然只是我的一些個人建議。
因為想寫的東西有點多,所以很多部分寫的很敷衍。大家湊合看吧,雖然文采不好,但是裡面事是我親身經歷。


任小初:

既然都準備藏一輩子了,那為什麼又要告訴你?


許宇濤:

要藏一輩子的秘密可不能在這里說出來哦!說出來的就不是秘密了


匿名用戶:

這是2017年的事情了,是我在2018年寫下來的回憶。

已經是第三天了,你還沒有回復我消息,我每天給你發著晚安兩個字,總是等不到你的一聲好夢。昨天晚上我從熱水房拎了一瓶開水上樓,疲憊地走進寢,玩腰放下水瓶,直起身子解下書包,膝蓋輕輕一蹭,那水瓶就緩緩地倒了,以平常的反應速度,沒等到水瓶倒地我就會拽住扶正,可是昨晚我是看著它倒下,接著開水濺了一地,水瓶膽碎成了碴。收拾完坐在床邊,看著地上的水漬,我心裡有了不好的感覺。

我做完一道題目,拿起手機,終於看見來了條消息,可是那條消息不是你發的,只是告訴我一個號碼,是你媽媽的號碼,於是我打了過去,鈴聲響了兩回,對面才接到電話,阿姨正在家裡做家務,讓我稍等片刻她再回我。我走到桌邊繼續做題,心裡想著一百種可能的下文,過了一會兒手機又響起,是你來了個電話,我除了能聽到那是你的聲音,什麼也聽不清,你的聲音滿是疲憊,嘴裡的字是一個個拖出來的。

又過了一會兒,阿姨還沒給我回電話,我疑惑地撥了剛才的號碼,阿姨靜靜的跟我說,讓我仔細聽。她說前幾天你在醫院確診了,是急性白血病,就這幾天之內病情發展得很快,也許剩下的時間不多了。我在閱覽室外邊,右手舉著手機,左手抓著扶欄,走廊四處很安靜,我緊緊捏住手機,眼淚不知何時落在了扶欄桿的左手。我只聽得到自己在嗚咽,聽不見電話那邊阿姨告訴我病情,阿姨的聲音里也早就帶著哭腔,漸漸只有哭聲。那一刻我感覺我有的只是無助,能做的只有哭,腦子里什麼也不剩。我走到閱覽室里,又走到衛生間,又回到走廊,眼睛也逐漸聚焦。

我用我僅剩的思緒整理電話內容,阿姨告訴我你暫時不知道自己的病情,讓我千萬不要忍不住告訴你。我看了近期的機票,最早只有大大後天的時間合適,又想想自己的畢業設計圖紙還沒有畫完,於是訂完機票就繼續抓緊畫圖,畫著畫著又看看機票,看到了大後天下午的,就馬上退了已經訂完的再重買。第三天午飯過後,我跟一起做畢業設計的同學打了聲招呼,再回到寢室跟班代打聲招呼,把電腦和書放回去,我終於可以出發了。

到了機場就等著登機,排隊的時候我讓阿姨在你睡覺前給你放一下我對你說晚安的語音,阿姨告訴我你聽了之後好高興,是得知我要去見你之後第二次那麼高興。很不巧的遇上了航班晚點,我從傍晚等到了晚上八九點才登機。過了兩個多小時,飛機終於到了南京,我從出口出來已經是晚上十點五十七分,最遲的機場大巴是晚上十一點的,我看完時間就,沖到售票台,買好車票,擠上大巴車。也不知道是凌晨什麼時候,終於到了蕪湖,找到訂好的住處,夜裡沉沉地睡了一覺。

白天我像以前約會時那樣開心地捧著花,走到住院部樓上,躺著的你看到了我,側過身子抓緊了我的手。這一天你終於可以神志清醒的看著我的臉,聽著我喚著你。阿姨在病房外告訴我,前幾天一直搞不到血,你說不出來話,也哼不出來聲,連眼睛也睜不開,了,醫院里有個認識的叔叔過來跟你打招呼,你也只能嗯嗯著幾聲。我看到你手腕上一大塊淤青,才知道你剛住進醫院時的絕望,那塊淤青好久也消不掉,你只是笑著告訴我已經不疼了。

病房外阿姨還跟我講,五月底你在家不舒服的時候,一講到我的名字就開心。我聽著這些話就忍不住哭出來,可是我不能哭,我要給你約會時的快樂,也要給你康復出院的信心。你臉上一直是笑容,一直抓著我的手,也可以拿得動我前幾個月給你挑的大板磚對著我拍照。我在的幾天你的心情一直很好,身體狀態也很好,阿姨跟我一起把床頭寫著病情的五個字用紙遮住,你靠在床頭跟我說話。

六天後的中午,到了回學校的時間,我多想馬上就畢業,馬上回家,馬上去看你,你讓我好好做畢業設計,好好答辯。那些天我真的好絕望,我還記得看到錄取名單里沒有我名字的那天凌晨我埋在你懷里,你樂觀安慰我的樣子,這些天你還是很樂觀,跟我發著語音,我在這絕望里找著樂觀,在樂觀里祈求奇蹟。

我在學校熬著剩下的日子,每天早早就能醒,每晚很晚才能睡著,每天都在圖書館寫著題目改著圖,臉上原本稀稀疏疏的痘成了一片片連著的紅腫塊,從眼眶下到腮下再到脖子,可是我已不在意疼或者癢。你每天跟我講著要早睡早起,睡前泡腳,保持好心情,為了結婚之後能一直榨不幹我,為了我們都能活到一百歲,為了我們的未來,也每天勸我不要著急一朝一夕膩在一起,要懂得來日方長。

離校那天我還勸著傷感的同學不要哭,以後見面的機會很多,坐在出租車上看著送我的同學跟我揮著手。到家之後我們還每天聊著,你懶得打字就每天發語音,每天的早安晚安都不會缺。晚上我洗完澡會拍照片給你看,你每天跟我抱怨著醫院里有好多討厭的人,愛管閑事的老太太,心理陰暗的醫生,漂亮的護士姐姐,不管是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情,看到我每天的照片你就會開心。

在你生日的前一天我去醫院看你,我告訴你我不想讓我走了之後你感到孤獨,所以我要在你的親人和親戚們給你生日祝福的前一天讓你開心。那天我是傍晚到的,本打算早上再去,可是我們兩個都等不及了,你握住我的手,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你拉著我哭,我知道這么多天你都很委屈很難過,這些天你一直跟我抱怨,抱怨過後還說傾訴完了就開心了,也讓我在家好好復習,來日方長,不要太過掛念對方。你每天晚上都說等出院了要跟我講的話有好多好多,都一直憋在心裡。我盼望著日子走得快一點,我能早點考完這一次初試,我在跟時間搶著時間。

十月初你說又不舒服了,過完中秋節之後的那天晚上你發過來了一句語音,說是這幾天暫時不跟我聊了。我說完了晚安又說早安,說完了早安又說晚安。第二天晚上十二點多,我在床上睡不著,又了不好的感覺,可是我還看不到你聽不到你。第三天下午,我終於接到了電話,可是我連哭也哭不出來了,攥著手機聽著那邊阿姨的話,那個最需要安慰的人卻在安慰我,我不知道該哭出來還是該憋回去,等到掛了電話,我知道我沒了你。那天是十月七號,天已經開始轉涼,那天你你沒有拉住我就飛走了,我不知道你飛到了哪,也不知道你什麼時候能飛回來,更不知道你飛回來要多累多久。


匿名用戶:

我不愛我老公,結婚是因為懶得分手,一步步順其自然最後順到結婚。後發現其實老公一直有別的女人,被發現後也是斷了聯系回歸家庭。我其實沒有那麼在意這件事,相比女人的嫉妒啊恨意啊,更像是有一種不被尊重的感覺。大家都覺得我很愛他,其實我是裝的,因為感覺這樣大家相處起來能更愉快一點。我愛我的前男友,不過我什麼都不會做。


匿名用戶:

女生 22歲 想YP 不想談戀愛 不想結婚 不想承擔責任 怕受傷 會看男生看的那種視訊 感覺已經不會有人再喜歡我了


匿名用戶:

第一次答Aorqu,夜裡失眠可能適合寫點東西吧。想到什麼寫些什麼吧,當是個樹洞了

說說我的原生家庭吧,因為快過年了 ️。
我家是農村的,因為我跟我姐是雙胞胎,所以就孩子多些。母親照顧不過來,我是從小在我姥姥家長大的。母親是個傳統善良的人,跟所有農村家庭婦女一樣,照顧那三畝地,照顧著我們。父親在那個年代是19歲就結婚的人,所以他年輕不成熟,孩子氣,還有完全遺傳我阿么的蠻不講理,暴躁脾氣,暴力傾向,沒本事,所以只會在家裡找平衡,這應該是前提吧,小時候的事記得不清楚,略大些就記得有次他在村裡打牌,我媽因為有事去叫他,最後他輸牌了,回家就關門,用藤條打我媽,我媽在裡面哭,我們幾個在門外面叫門哭,旁邊的鄰居聽見過來勸,他還打。
再後來就是我們上國小,只要他在家時,我們幾個吃飯從來沒有好好吃過飯,在吃飯的時候永遠都是在叨叨叨,你學習不好叨叨叨你學習,我媽做飯不好吃就叨叨叨做飯,從不是正常的說話,永遠是夾槍帶棒,冷嘲熱諷。一個父親當著孩子面,掀桌子摔碗,罵罵咧咧。
從小到大,一直在試圖通過打壓你,來控制你,說話冷嘲熱諷,所有的惡毒話不是外人說的是他說的,他永遠把他閨女想的最壞,讓你自卑,讓你覺得自己無能,讓你覺得你就是一個臭狗屎。
我國中寫的日記放在家裡我的書抽屜里,回家時我的日記本被撕的一分兩瓣躺在地上。
孩子都大了,不知道該迴避,蓋新房子第一年還沒裝完門,一點都不避諱,不定時噠噠噠就上樓了。
從來不跟村裡其他男人一樣,都是在家待不住,都是出去侃侃時事新聞,他都是自己窩在床上看一天電視,只要他起來吃飯還他媽指揮這指揮那。說你這不行那不行,自己從來不去干,一抬他就說這種小事叫我干要你們幹啥吃的。在親戚面前沒本事,裝逼,還他媽不會說話,情商低的要死。說我媽配不上他,
說不指望女兒養老,女兒沒有出息,指望他兒,這些都是當著我們的面說的,所以他兒犯錯,他從不會打罵他,只會變本加厲的對我們。現在我都20多了,還一動就想動手打我。
我唯一慶幸就是我在姥姥家有的完整的童年,因為上國小才回家,所以國小只要一放寒暑假自己就收拾東西去姥姥家,可能因為生長環境有部分不同,也導致我跟雙胞胎姐姐有不同的地方。
我這個姐姐只要碰到事,她永遠是害怕的跟在我屁股後面的人,她自己遇到事從小到現在都是我去給她解決。國小時,有男生欺負她,當時我就護著她跟那個男生打,被那男生拿板凳腿把我胳膊打掉一塊皮,最後我自己在那哭。她該上課上課。在外人眼裡她跟個小孩子一樣單純,在家裡阿么疼,家裡那個父親也因為她學習比我好,也喜歡她。她只會窩里橫,外面慫。當時回家也不敢跟我媽說,因為說了也沒用。
還有個完全跟我那父親一模一樣的弟弟,還有也覺得我媽好欺負的阿么和只會默默忍受的母親,所以小時候,我跟我姐打架,我阿么老說,回恁姥姥家去吧,在這凈打架,欺負你姐。
所以只有一個因為他媽的血緣關系,一家人在心理都不覺得我屬於這個家的人,只有我一個外人,在他叨叨叨的過分了,我頂回去,他打我媽時,我護著,我阿么故意找我母親的茬,我得管……我那個傻逼父親他從來不會反思自己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高中的時候,我只希望他能正常做個父親,我試圖跟他好好溝通,最後沒說兩句他就上崗上線的,我自己氣的哭的不行,再後來因為一些事慢慢積累,現在根本就是我認命了狀態,那就拒絕溝通吧,彼此都平靜。過年回家時他在那我不在哪,春節假晚回早歸,在家待不到5天,就這樣他還特別惡心的跟去我家的親戚說我的壞話,永遠是最難聽的都是從他嘴裡說出來的,養我個沒用的東西,養我不如養條狗,沒一點出息……
真是如你所願,我現在不僅自卑,而且還超級恐懼婚姻,完全是個悲觀主義者吶。
小時候我就想我可能一輩子不會結婚,因為這種原生家庭讓我真的覺得婚姻是累贅,是所有不快樂的地方。如果有小孩的話,我給不了他好的基因,好的東西,因為我從來沒有感受過


匿名用戶:

我和我弟弟同學的爸爸在一起了。

他爸長得挺帥的,挺像某個明星,身材也好,完全沒有中年男人的那種油膩感。為人特別豪爽,特爺們兒那種,完全符合我這種叔控的胃口。我當時第一次見他就心動了。他很長一段時間對我的瘋狂暗示都是拒絕的,不過經過挺多事之後最後還是在一起了。他之後也總勸我正兒八經找個男朋友,可是我真不願意,我就是賴上他了非要纏著他Ծ‸Ծ

這事兒我其實真不知道最後該怎麼辦,分手我是真捨不得分,但是我媽現在催我找男朋友我也不能實話實說。(´;︵;`)

我既不是小三也沒被包養,就只是喜歡這么一個人,但是卻什麼也不能說,只能瞞一天算一天,真挺心塞的。


匿名用戶:

父母跨省結婚,起初外公外婆因為覺得太遠不同意,其實是因為我爸是個窮小子,後來我媽和我爸私奔了,後來有了我哥,然後有了我,我爸是在我媽媽這個省打工的,我們是住在我外婆這邊的房子,只是在我爸媽那個年代,私奔還是會被說閑話,兩歲那年,我外公和舅舅舅母他們實在受不了鄰里的長舌就輪流責怪我媽,後來我媽就得了精神分裂症,其實她和平常人沒太大區別,只是在人群多的地方會以為別人在罵她,就會開始碎碎念,把那些所謂的罵她的人都狠狠凶回去,她喜歡吃東西,她像個孩子一樣,有自己的脾氣,人情世故不太懂,就像一個天真姑涼。

老爸外出打工,我們家隔壁就是老人院,外公外婆在我七歲那年就走了,老人院很多都是他們的朋友,可是我小時候被這些所謂的阿公們抱過親過甚至被他們的手伸進私處摸過,沒有人告訴我那樣是不對的,我看著他們一群老頭子關上了老人院的大門集體在那裡看赤裸的所謂電視劇。

白天的故事仍舊在夜裡繼續,半夜起來上廁所卻發現自己房間的門被火鉗插住了,怎麼也打不開,通過門縫,我看到兩個赤裸的身影,一個是我媽,一個是老人院的某個阿公,第二天我媽會很開心的告訴我今天有錢買肉吃了,以前不知道的時候我很開心有好吃的,後來我知道了我媽媽哄我我都不想吃,我媽不懂人情世故,也不知道這樣不對,她只知道誰給她好吃的,誰給她錢誰就是對她好,沒有她就會抱怨,甚至碎碎念的時候會把對方罵上。

上面的事直到後來我去跟我爸說了,然後正好被我爸撞見,我媽卻不覺得自己有錯,說那樣有錢有好吃的,其實我爸都有拿錢回家,只是每次我媽都去買吃的花了,我爸都會單獨給我一份零花錢,我從來沒看過我爸掉眼淚,唯獨那一次,每周回來的他居然三個月都沒有回來,我挺害怕的,怕他不要我,不要這個家,事實證明我想多了,他可能只是想冷靜吧,然後我們就搬家了,我爸從來不知道我被猥褻的事,我沒對他說過,因為他本來就夠辛苦了,搬家之後就沒在發生過被猥褻的事,我也沒在回去外婆的村子過。

回到我自己身上吧,小時候我有一個發小,女生,我們小時候玩的很好,甚至一起吃喝一起睡,她和我一樣被老人院的阿公們猥褻過,她也親眼看到媽媽和姐姐都為了生計和男人赤裸全身,可怕的是,我們兩個人居然還學著陪阿公們看的「電視」內容,兩個人光著身體互相摩擦,那時候只是覺得這樣很舒服,可我們那時候才七八歲啊。這個事情我懂事後從來沒在她面前提過,直到最近她說給我介紹了對象,我們加了微信,互相見面熟識了一段時間,我們微信聊天偶爾也會講講葷段子,有一回他居然開玩笑的問起了這個事,我開玩笑的把這個事帶過了,但我還是覺得很尷尬,我們後來也很少聯系了。

我是個170+的胖子,性慾很強,會自己自慰,甚至會想起小時候的情景自慰,我覺得自己這樣挺變態的,我也不知道怎麼說。

高中有個網戀男友,四個月後奔現,結果只是遇到一個打著戀愛的名義其實是想約炮的,他帶我去了網咖開私人包廂,他讓我和他舌吻,後來居然掏出了下體讓我撫摸,那是我第一次真實接觸男生的下體,自慰的時候幻想過,但是真的接觸時居然被嚇到了,他想帶我去開房,我一直沒答應,後來各自回家,他就把我拉黑了,原因是我太胖了。上大學後,他居然加我找我了,一直問我有沒有男朋友,過得怎麼樣,說想來找我,只是我從來沒忘記過當初他是怎麼對我的,後來沒在和他聯系主動聯系過。

大學畢業工作前後是個節點吧,在那之前,自認為是家裡的乖乖女,接觸男生容易臉紅,後來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而墮落,我只知道做愛能讓我發泄,起碼能讓我感覺放鬆,不喜歡回家,不喜歡人群,害怕別人的眼神,害怕別人不喜歡自己,喜歡自己一個人生活,有性慾了就找目標發泄。

畢業第一年,和一個剛畢業的男生約了,我們是在一個社交軟體認識的,那時候很流行說秘密的軟體,實習的時候我們就已經聊的很近,我們在同城,各自單身,都有慾望卻都不敢。網上認識一年半後,我們約了,彼此都是第一次約,那時候不敢,他也不敢,我們邊緣性愛了,大概約了三次,現在回想起來很神奇,居然三次都沒有做到底。

後來畢業了,換了一座城,第一次還是約掉了,一個大我三歲的陌生人,挺痛的,我們約了兩次,但是陌生人能期待什麼,他都是發泄,沒有一次憐惜,後來我就和他斷了聯系想來也覺得自己可笑。

後來的後來,我約了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第十三個,約的時候都有堅決戴套,例外也就是半年前,最後一個是我的朋友,其實我是喜歡他的,我們約了四次,我每次提了戴套,他都沒戴讓我吃藥,想想自己挺犯賤的吧,我想我也沒有什麼資格跟他走在一起,對他我也挺失望的,突然覺得累了,就沒在約過了。然後後知後覺,也去檢查了身體,還好沒什麼毛病。

現在回想起來以前,就覺得自己很臟,常常會自我厭棄,但我知道這些都是我自找的。


匿名用戶:

藏一輩子啊,不至於。

不過能來坦露心聲也是好的。

好啦回到正題,我爸爸呢,在我九歲時候就離開啦。癌症。

結束葬禮後回到學校,那天輪到我值日,我拿著掃帚在掃地,小組長就跑過來(現在想想國小生真幼稚!)說,你沒掃乾淨。一臉稚嫩加上一臉正義。

旁邊有個男孩子戳戳她,「咱老師不讓我們凶xxx」。

我當時一臉懵,但是隨即便領會到怎麼回事。,班導應該在我拿書包走的那天中午,就向全班同學宣布,xxx的爸爸死了,你們以後不能說她。

我拿著掃帚愣了一下,尷尷尬尬的,說不清怎麼感覺。

當時我爸爸離開一年了吧,語文老師有一天在黑板上寫下「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這句話,我那麼聰明當然知道這是個什麼意思啦,然後語文老師這個老女人公然在全班面前點我名字說你是切身體會的。

我切身體會你個頭!

當我想擺脫過去開開心心的活著,這些老師,包括周圍的長輩,一次次提醒我——你沒爸爸你要靠自己你要好好學習你要養你媽——

我奶以前最愛說的話是什麼「你命苦,要是你爸還在的話…..」

我真的——

我感覺我真有錯,我爸死了我真有錯。

我這么戲謔的說是不是有點沒良心?

我爸啊,對我挺好,屬於要什麼買什麼那種,但他長年工作,加上我年齡很小,他離開突然,雖然知道他病了,但我根本就沒這死亡這種概念,甚至到現在,他到底得的什麼癌症我也不清楚。

沒錯,我從不會刻意在家裡提起他。

他的離世對我並未造成什麼精神打擊,但是他離開後,我嘗遍周圍的憐憫顏色,可惜般的咂舌音,所有人小心翼翼跟你交往,你身上一直有個標簽,硬生生貼在哪裡——

「沒爸爸的小孩。」

於是我從國中開始就再沒對別人提過這件事。

加上我天生細膩多疑,性格變得不那麼美好起來。

和他相處的日子剩下什麼,就是他病倒以後無助的問我「爸爸死了怎麼辦?」

如果能回去,我就告訴他,不怎麼辦,死了就死了吧,我活的差一點還是能活下去,早晚我也會死的。

單親家庭孩子的性格養成啊,真沒你們說的缺少父愛就心理陰暗內心不健全,心理不健全多是因為別人不把你當正常人。

我媽一直沒再婚,養我應該挺艱難的,我很感激她。其實不懂事還挺期盼媽媽再婚的,別人牽線認識的叔叔都來討好我,沒錯。

現在啊,我覺得她想要怎樣生活就怎樣吧,她開心就好啦。

我當然是憂郁中二少女的標配設置,文文弱弱斯斯文文,抑鬱症,加上犯了三次的強迫症。每天自己與自己抗爭,17年抑鬱爆發,吃藥調休了大半年吧。

就是一邊吃飯一邊哭的狀態。

後來看四重奏,台詞有這么一句「一邊哭一邊吃飯的人是能走下去的。」

現在我回頭看看我的過去,嘿,什麼事啊。

後來進入大學,抑鬱時好時壞,這個我真沒辦法,我要跟它抗爭一輩子了哈哈哈哈。

前面有那麼一段時間,我就真的什麼也不在乎了,我不在乎考試不在乎作業,人際也不想管,我知道我渾渾噩噩,我也沒想好什麼,所有的事消泯熱情,機械的刷手機打遊戲,用現在話怎麼說,哦喪到極致。

愛情可拉倒吧,其它miu的愛情。

為友誼乾杯,我潑你一臉八二年拉菲。

特別熱愛科學,什麼慾望啊其實都跟激素掛鉤的,一副看破紅塵的樣子,心裡常常鄙夷世人你可別矯情了。

但是18年的我還是正正經經過日子的時候佔一大半哈哈哈哈哈。

寫了很多文字,有深度有內涵有哲理。我感覺我就是個嘖嘖嘖,獨一無二的白薔薇。

突然積極還是因為被一個男孩子的小光芒搞得眼前一亮。

哈哈哈哈哈哈。

畢竟少女的心吶,還是粉紅色的。

就突然想變的可愛。

雖然我本來就挺可愛(臉紅

l


桀驁不馴:

我喜歡過我的老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