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信、達、但不雅的翻譯?

問題描述:有哪些信、達、但不雅的翻譯?
, , ,
竹生:

A muscular man
大肌霸


windleavez:

今天,我要說一個「豬廠」的故事。這里說的可不是網易,而是下面這家:

1986 年 11 月 1 日,一家名為 FromSoftware 的日本軟體公司在東京澀谷成立,公司早期業務是豬飼料管理等農業類軟體的開發。到了 90 年代,FromSoftware 開始涉足遊戲產業,推出了《裝甲核心》、《王牌機師 A.C.E.》等一系列膾炙人口的電子遊戲。

但真正讓 FromSoftware 名揚全球的,還得屬「魂系列」。這個系列包括《惡魔之魂》、《血源詛咒》、《黑暗之魂》三部曲等五部作品,以精巧的關卡、玄妙的敘事和極高的難度而聞名。

高難度,相應地也帶來了高成就感。當玩家歷經無數次死亡,最終擊殺了強大的 BOSS 時,那種快感是難以言喻的,此時熒幕上會出現一行勝利提示:「You Defeated」,表達你擊敗了怪物。


這句話行文簡潔、明白曉暢,姑且可以說是「信」、「達」,至少中日玩家並沒有發覺哪裡不對。盡管中日英全是這一句,但考慮到開發團隊都是日本人,必是譯文無疑。

可在歐美玩家看來,這條提示實在是粗鄙之極,和「雅」談不上關系不說,甚至稱得上「滑稽」。一般來說,「You Defeated」 後面應該跟一個賓語,比如你擊敗了某某怪物。可單單一句「你擊敗了「到底是擊敗了誰?這話根本只說了一半好么,還容易和「你被擊敗了」混淆。

有玩家把 LoL(大笑)和 localization(本地化)組合成了 LOLcalization 一詞,專門嘲諷這句譯文。還有玩家說:「這就像一個人操著蹩腳的英語對我說,你被乾死了。」

於是,歐美玩家群策群力,提出了各自心目中的修改方案,比如:

  • Monster Is Dead(怪物已死)
  • You Are Winner(你是贏家)
  • Victory(勝利)
  • The Demon Was Destroyed(惡魔已被消滅)
  • Defeated Is the Monster(怪物被消滅了)
  • ……

更有玩家乾脆自製 Mod,把勝利提示替換成了 「You So Best」 (你好棒棒)。


這一文字替換 Mod 流傳甚廣,許多 YouTube 主播都在使用,僅次於死亡提示的文字修改 Mod 「Thanks Obama」(謝啦奧觀海)。註:原版為 “You Died”(你已經死了)。


在玩家的冷嘲熱諷之下,開發公司決定把 「You Defeated」 當做黑歷史偷偷處理掉。在《黑暗之魂》的一次版本更新後,勝利提示變成了 「Victory Achieved」(達成勝利)。


你們以為這件事兒就圓滿解決了么,當然不。經過長期的受苦,《黑暗之魂》的粉絲都成了斯德哥爾摩症重度患者,他們徹底愛上了 「You Defeated」。得知提示被替換,各大論壇哀嚎一片:

  • 「Victory Achieved」 真是一團糟,無聊透頂。
  • 「Victory Achieved」 像是完成了一件事,「You Defeated」 如同剛剛艹死了怪物,後者勝。
  • 「You Defeated」 聽起來有力,日系又炫酷,簡直沒得挑。
  • 「You Defeated」 和 「You Died」 完美呼應,前者是對後者最好的回報。
  • 「You Defeated」 多他喵有搞笑呀!
  • 原版提示敲可愛,為遊戲平增了幾分魅力。
  • 垃圾修改,「You Defeated」 比 「Victory Achieved」 強太多了。
  • ……

總之一句話,新譯文沒有「魂味」,贊美太陽都提不起勁了。

動手能力強的玩家再次製作了 Mod ,不過這回的內容是:把 「Victory Achieved」 改回 「You Defeated」 ,不得不說,他們也夠折騰的。

由於主機、PC 之別,以及盜版、正版之分,玩家手裡的遊戲版本不太統一,有玩家打了補丁,有玩家沒打補丁。江湖一時盛傳,如果你召喚其他玩家幫忙,就會出現「Victory Achieved」,如果你獨自擊敗 BOSS,就會出現「You Defeated」,現在我們當然知道,這純屬無稽之談。

在強烈的反對意見面前,FromSoftware 再一次沒頂住壓力,1.05 版本里剛剛改好的 「Victory Achieved」,到 1.06 版里又改回了 「You Defeated」 。

這就是《黑暗之魂》 「You Defeated」 的故事。


匿名用戶:

居然沒人提《破產姐妹》,信達不雅三者兼備,還讓人拍案叫絕。

友情提示: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就是這部美劇字幕組鼓搗出來的梗。


正義的大魔王:

我今年三十七歲。現在,我正坐在波音七四七的機艙里。這架碩大無比的飛機正穿過厚厚的烏雲層往下俯衝,準備降落在漢堡機場。十一月冷冽的雨湮得大地一片霧蒙蒙的。穿著雨衣的整修工、整齊劃一的機場大廈上豎著的旗、BMW的大型廣告牌,這一切的一切看來都像是法蘭德斯派畫里陰郁的背景。唉!又來到德國了。
(賴明珠譯本)

37歲的我端坐在波音747客機上。龐大的機體穿過厚重的夾雨雲層,俯身向漢堡機場降落。11月砭人肌膚的冷雨,將大地塗得一片陰沉。使得身披雨衣的地勤工、呆然垂向地面的候機樓上的旗,以及BMW廣告板等的一切的一切,看上去竟同佛蘭德派抑鬱畫幅的背景一段。罷了罷了,又是德國,我想。
(林少華譯本)

這時,飛機順利著地,禁菸燈號也跟著熄滅,天花板上的擴音器中輕輕地流出BGM音樂來。正是披頭四的”挪威的森林”,倒不知是由哪個樂團演奏的。一如往昔,這旋律仍舊撩動著我的情緒。不!遠比過去更激烈地撩動著我、搖撼著我。
為了不叫頭腦為之迸裂,我弓著身子,兩手掩面,就這么一動不動。不久,一位德籍的空中小姐走了過來,用英文問我是不是不舒服,我答說不打緊,只是有點頭暈而已。
“真的不要緊嗎?”
“不要緊,謝謝你!”我說道。於是她帶著微笑離開,這時,擴音器又放出比利喬的曲子。抬起頭,我仰望飄浮在北海上空的烏雲,一邊思索著過去的大半輩子里,自己曾經失落了的。思索那些失落了的歲月,死去或離開了的人們,以及煙消雲散了的思念。
(賴明珠版本)

飛機剛一著陸,禁煙字樣的顯示牌倏然消失,天花板擴音器中低聲傳出背景音樂,那是一個管弦樂隊自鳴得意演奏的甲殼蟲樂隊的《挪威的森林》。那旋律一如往日地使我難以自已。不,比往日還要強烈地搖撼著我的身心。  為了不使頭腦脹裂,我彎下腰,雙手捂臉,一動不動。很快,一位德國空中小姐走來,用英語問我是不是不大舒服。我答說不要緊,只是有點暈。  ”真的不要緊?”  ”不要緊的,謝謝。”我說。她於是莞爾一笑,轉身走開。音樂變成彼利·喬的曲子。我仰起臉,望著北海上空陰沉沉的雲層,浮想聯翩。我想起自己在過去人生旅途中失卻的許多東西–蹉跎的歲月,死去或離去的人們,無可追回的懊悔。
(林少華譯本)

兩個版本哪個好大家已經爭論很久了,一般來說賴偏樸實,林偏華麗。也有人說林翻譯過程中自己加了不少元素,有reproduct的嫌疑,有違「準確」的原則。(這點和網易雲音樂上有些歌詞翻譯相似)
不過也有一說,《挪》之所以在中國如此暢銷,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林的翻譯。他的文學功底很強,所以即使再創作也遊刃有餘,使得整篇文章出彩不少。


davenz:

不請自來

感覺上面的高票數答案都好隨意啊,分享我聽過的一個中文翻譯史上的真實故事吧!個人認為比較符合題主「信、達、不雅」的定義。

————————-分隔線————————-

2000年11月中旬,北京一家以青年人為對象的報紙,爆出一條十分驚人的消息:

巴黎的華人社團狀告法國律師弗郎索瓦·齊博將其小說搬上舞台,以《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為劇名,傷害了華裔族群的尊嚴與感情,要求巴黎高等法院以緊急程序受理此案,判決立即撤除該劇的劇名與相關的廣告。

(話劇《華人與狗不得入內》資訊)

而這部作品正是發表於《世界文學》1999年第2期上的《去他的戒律》。這次在巴黎引起官司的劇本就是根據這部小說改編後搬上台的。


(《世界文學》1999年第2期)

下面是作家弗朗索瓦·齊博特意為中文版《華人與狗不得入內》而寫給中國讀者的一段話——

「我痛恨禁忌,痛恨排斥,痛恨設障,痛恨各種宗派和不能容忍異己。我 1976 年第一次訪華時在上海得知,從前外國租界一座公園的入口處有過一塊牌子,上面寫著「華人與狗不得入內」,我義憤填膺。其時心想,這倒是一本書的好標題,但不得不等上二十年才如願以償。為此,謹請不要從字面上理解這個書名,而應當把它視為反抗的表露。這本書是我的秘園,藉此表達對自由的熱愛,對獨立思考的訴求。這本薄薄的「出氣小說」,經友人沈志明君的出色翻譯,現有了中文版,特此祝願盡可能多的中國讀者光臨本人的這座秘園,並望他們能夠喜歡。也藉此機會表達我不僅對中國文明和文化有著異乎尋常的迷戀,而且對中國人民深懷敬意:中國人民在尊重自己幾千年傳統的同時,勇敢地以自己的方式開創著 21 世紀。」

不論齊博先生當初是怎麼考慮的,他採用這樣一個標題,必然會引起曾飽受殖民主義之苦的中國人的痛楚,使人有刺眼之感,因此,這部小說的中譯本在《世界文學》上發表時,柳鳴九先生因受託撰文作評,不得不建議譯者與編輯部將標題改譯為《去他媽的戒律》,既突出原著那種反清規戒律的逆反精神,又隱含作者採取此標題的初衷原意,至於用了粗詞,則是為了和原著中那種罵罵咧咧的語調一致。《世界文學》編輯部採用了這一建議,只不過為了求雅,刪去了建議中的一個「媽」字,如此將原作的標題一加改譯,譯本在《世界文學》上公開發表也就平靜無事了。

————————-分隔線————————-

PS. 其實我覺得保留「媽」字未嘗不可,書的內容還沒開始看,看完再檢驗一下到底什麼情況,也許還會寫個讀後感啥的,也許。。。


Genius:

第一反應是Robust:耐操性
這個翻譯不知道比什麼魯棒性,健壯性高到哪裡去了,就是不太雅而已,因此未能作為官方術語。甚是可惜。

寫這個答案的時候想到可以叫「耐噪性」。信達雅全有。其實Robust的英文詞源就是取自拉丁文「 robustus」(像橡樹一樣堅挺耐寒的),用來描述耐噪的程度還挺形象的。


吳俊逸:

轉自網際網路
Open books,not legs.Blow minds,not guys.
普通青年譯文:好好學習,不受胯下之辱;天天向上,不費口舌之勞。
藝文青年譯文:玉腿銷魂床幔間,不敵開卷益紅顏;天賜朱唇齒留香,甘飲文墨不侍郎。
二逼青年譯文:開卷別開苞,吹牛不吹簫。


平沙生:

阿爾·帕西諾早年的代表作《熱天午後 Dog Day Afternoon (1975)》。

又名:《狗日的下午》。

您要看了這片子,就知道這名字夠多麼樣兒的貼切了!


如月千早:

LoveLive 辣舞萊蕪
Eat pray love 飯禱愛
Sunny day song 日天歌
start dash 開始突進
School days 日在校園
Saint Snow 汕頭雪
Muscular man 肌霸
never give up 永遠不給上
Robust 魯棒性
Nico 日香
Bigger 逼格

食堂 shit


ABCDEF姐:

Google it.百度一下。


nds:

1 Aorqu?

2 ……

3 曉得伐?

4 雞母雞?

5 ……

6 Do you understand?

7 直道不?

8 懂?

9 ……


陳默:

金正日:Fucking Kim
金日成:Fucked Kim


趙國星:

以上內容選自本人譯作《勒熱夫絞肉機》

在戰爭期間我很喜歡在篝火旁打發時間。戰士們一般來說只要有機會就會聚攏在篝火旁邊。他們藉此溫暖自己疲憊不堪的身軀,烤乾濕漉漉的靴子,喝兩口熱茶。戰士們藉此機會也會談談人生,討論一下最近的戰斗,或者—最重要的—回憶一下老戰友,跟戰友們說笑一番,或者是分享一下家鄉最近的新聞。

我這次想要說的,是在一個大農庄旁邊生起的篝火,這一次發生的事對我來說有些不同尋常。書架、油畫、書籍、相冊、鋼琴樂譜、木頭食品和破椅子都被當做燃料扔進了火堆。這些東西越燒越旺,照亮了圍坐在旁邊的戰士。我坐在里篝火很近的地方。有五個戰士坐在火堆旁:孔德拉特、帕斯科、帕維爾、伊萬和尼爾—我跟他們聊天的時候這幾個戰士做了自我介紹。

戰士們用一個被煙熏的黢黑的茶壺倒茶,津津有味的吃著抹了果醬的麵包片。他們說笑著交換對德國女人的看法。每個人都輪流發言,就好像作報告一樣,說說他到底睡了幾個德國女人。孔德拉特經歷過6個女人,普斯科是4個。帕維爾睡過的「一個是老禿鷹「,而另外一個」年紀特別小「。伊萬抱怨說他的運氣太差:」一個惡臭的老娘們「。尼爾說他自己」曾經和十好幾個娘們樂呵過「。在對比了德國女人和波蘭女人之後,這幾個人得出了結論:波蘭女人在床上更有技巧、更有活力也更熱情

德國女人又冷漠又乾巴巴的。她們就躺在你胯下,一動也不動。只會『啊啊』亂叫然後喘粗氣—太沒勁了,就像沒魂兒似的。別指望她們嘴裡能蹦出什麼好話。你只能一直干啊干,就像打仗似的。我們就認識一個德國女孩。你給她點吃的,然後給她點喝的—她只會說一個詞,『Gut』(德語,意為「好」)。那然後你跟她上床,她也只會說『Gut』「

「我覺得」孔德拉特說:「無論是德國女人還是波蘭女人,都不如我們的女人,不但會甜言蜜語,床上功夫也更好」。

「我同意你對德國女人的評價,孔德拉特」尼爾插嘴道:「但是說到波蘭女人,我這輩子可從沒見過像她們那麼能雜耍的女人—她們簡直就不僅僅是女人,簡直就是女雜技演員或者馬戲團里的騎手!」

個人認為是我翻譯的作品裡比較出色的一個段落,信、達,當然不雅……..

恩 你們也不用去找了,書里找不到……被萬惡的XXX刪掉了!!!

哦 對了 開車的同時怎能忘了做廣告

指文圖書 圖書詳情

紅星下的雄鷹:二戰時期蘇聯海空軍戰斗機王牌縱覽1939-1945 No.1
敬請關注


Aorqu用戶:


連根塞:

ランス1 光を求めて
(蘭斯1 尋找小光)

一開始我也以為這是半條命式的望文生義。
1代故事起因是蘭斯接了個活,尋找走失富家千金「ヒカリ・ミ・ブラン」。

至於之後發展成把一國之君按在草叢裡幹了一萬遍都是後話。

標題雖然乍一看跟獄友復仇記似的,實際一毛錢關系都沒有。
誰跟你說1代叫尋求光明或者類似的東西那肯定是跟你吹牛逼呢。


匿名用戶:
foreplay=逗逼?


穩爺:


哈sea:

賣豬仔,在介紹孫中山的哥哥在檀香山起家的時候做的是這個生意。

最開始看《走向共和》,我看到孫中山的哥哥是在美國有一座農場,以為賣豬仔是做養豬生意的,覺得他好厲害,美國豬肉消費並不高都能做起來。

後來發現,維基百科上的英文介紹他哥哥的主要生意是「Recruiting Chinese labors to United State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