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出國後才發現的以前對英語世界的錯誤理解?

問題描述:有哪些出國後才發現的以前對英語世界的錯誤理解?
, , , ,
Nulli Cedo:

出國第一年對房東說,大概是打開心扉的意思

用了come out of the closet(出櫃)

房東到現在都以為我是基佬


沈清塵:

以下展示英國人的委婉 左邊是交談時的語言 右邊是真實想法

You must come for dinner It』s not invitation

I almost agree. I totally disagree at all.

I only have a few minor comments Please rewrite completely

Could we consider some other options? I don』t like ur idea.


Aorqu用戶:

在大陸學英語,Thank you回答You are welcome,到紐西蘭發現別人說No worries,遂以為學了假英語,結果到了美國大家還是You are welcome個沒完沒了。

在大陸學英語,表達樓層用序數詞+floor,到紐西蘭發現別人說level或者storey,遂以為學了假英語,結果到了美國大家還是floor個沒完沒了。

在大陸學英語,cheers是乾杯的意思,到紐西蘭發現cheers和thank you基本上一個意思,遂以為學了假英語,結果到了美國cheers還是乾杯的意思。

在大陸學英語,dairy是乳品店的意思,到紐西蘭發現dairy明明是便利店,遂以為學了假英語,結果到了美國dairy還是乳品店的意思。

在大陸學英語,mean形容人的時候是吝嗇的意思,到紐西蘭發現mean加上最高級後是贊美,超贊的意思,遂以為學了假英語,結果到了美國mean形容人還是吝嗇。

在大陸學英語,mint是薄荷的意思,到紐西蘭發現別人說mint是在誇什麼很酷,遂以為學了假英語,結果到了美國mint還是薄荷。

在大陸學英語,糖果是candy,到紐西蘭發現糖果明明是lolly,遂以為學了假英語,結果到了美國糖果還是candy。

在大陸學英語,香煙是cigarette,到紐西蘭發現別人都說durrie,遂以為學了假英語,結果到了美國發現香煙還是cigarette。

在大陸學英語,restroom或者men women’s room是衛生間,toilet是裡面的馬桶,到紐西蘭發現衛生間是toilet或者dunny,men/women’s room是給男性/女性的休息室,遂以為學了假英語,結果到了美國restroom men/women’s room還是衛生間,toilet還是馬桶。

在大陸學英語,as是引導一堆東西用的,到紐西蘭發現as經常被用在句尾(例:Sweet as! ),遂以為學了假英語,結果到了美國as還是作連詞之類的詞。

在大陸沒學過腰,紐西蘭教我waist,美國人表示是back。

在大陸沒學過人字拖,紐西蘭教我jandals,美國人表示是flip flops。

在大陸沒學過收銀台,紐西蘭教我checkout counter,美國人表示是register。(然而我始終對register作名詞有種心理上的不適。。。。)

在大陸沒學過冷藏箱,紐西蘭教我chillybin,美國人表示what the heck!

結論:紐西蘭說的才是假英語。

————————————————

還有一個不知道是不是地方差異。

在大陸學英語的時候,apartment和flat都是公寓,前者是美式,後者是英式。

在美國好像確實是說apartment,紐西蘭的話兩個都有,不過apartment指的是公寓樓里的那種公寓。如果幾個人合租一個房子(house),且這幾個人中至少有一個在簽訂租約之前和其他室友不認識,那麼這個house就是一個flat。


受不了了,我要寫真事了。。。

  1. 在美國,和室友去超市,她讓我幫忙拿個什麼東西。

一會兒她把東西拿回去,然後說:Thanks!

我習慣性地回應:No worries!

室友:I’m not worried!

我:……

2. 在美國,我的西語課和室友的德語課在同一個教學樓,遂一起去。

走到樓門口,她:Where is your Spanish class?

我:On the second level!

她:I mean where is your classroom.

我:I mean it’s on the second floor!

她大概是以為我在說我的西班牙語達到了第二個等級哈哈哈哈哈哈

3. 在美國,進教學樓時前面的小哥幫我撐了一下門,在很多國家都很常見的一件事吧。

於是我習慣性地說:Cheers!

小哥愣了一下,然後從書包里拿出了一個水杯,要跟我乾杯。

我:……

4. 在美國,我:I went to a dairy…

室友:Is there a dairy nearby?

我:Yep! It’s right next to balabala

室友:Really? I’ve never seen it!

第二天我倆恰好路過那家便利店,

我:Hey, this is the dairy.

室友:……

5. 在紐西蘭,大一某次數學考了滿分,老師在發卷子,坐我旁邊的kiwi妹子看到了:WOW!! You’re the meanest!!!

我:???你幹嘛這么說我?

妹子:???我誇你不行么?

6. 在紐西蘭,新生活動周,學校里豎了一個大攀岩牆,一個身手麻利的妹子蹭蹭蹭地到了頂。

兩個圍觀的小哥:Wow that’s so mint!

圍觀的我:??這有薄荷什麼事?

和我一起圍觀的已經來紐西蘭十幾年的姐姐:Mint是酷的意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7. 在紐西蘭,第一個房東阿姨是個幼教老師,她跟我說最早聽小孩子說lolly, lolly的,以為他們想要棒棒糖,後來觀察到其他老師隨便拿個糖小孩子都很滿足。

我去問了一個關系不錯的kiwi妹子:What do you mean by lolly in New Zealand?

Messenger顯示她打字打了三分鐘,但最後只發過來一句話:Maybe the same with candy in America!

8. 在紐西蘭,愛爾蘭國慶節時室友帶我去了一個愛爾蘭酒吧浪。

一小哥拿了根煙問我:You’d like a durrie?

好,又學了個詞。。。

9. 在紐西蘭,學校餐廳里有個微波爐,可以熱自己的午飯。每天中午隊都排得很長。有一天那個微波爐旁邊貼了張紙,說還有幾個地方有微波爐,大家可以去那邊,節省時間。

其中一條赫然寫著:In the women’s room.

我拍了個照片發給6裡面那個姐姐:???女廁所里放微波爐是個什麼操作?

姐姐:???Women’s room什麼時候成女廁所了?

好吧,她在紐西蘭長大的, 她真的不知道women’s room有廁所的意思。。。。

我:那是啥?

她:就是那個,專門給女生的休息室之類的。

我:……

10. 在美國上過一門100 level的西班牙語交流課。某節課前不久腰椎做了個小手術,坐一會兒就挺累的,想站起來上課。也是為了練西語嘛,老師就用西語問的怎麼了。

我:Me lastime la cintura. (我的腰受傷了)

西語老師其實是個美國人。一個星期後,上課前她看見我:Hey, how is your back now?

11. 剛去美國,室友陪我去超市,我想買雙拖鞋,但轉了半天都沒找到。

室友: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我:Jandals.

室友:????

我谷歌了一張圖片給她看。

室友:Ahhh flip flops!!

12. 在美國,和一個比我早去美國幾年的朋友吃日料。

準備買單,我:Can I check out please?

服務員:???

朋友:???

我:I mean can I have the bill please?

服務員勉強聽懂了,拿來了賬單。

結完賬出門,朋友:你在酒店退房嗎?Check out什麼鬼??

我:……

當我回到紐西蘭,看到超市收銀台、餐館收銀台都寫著大大的checkout counter的時候,突然很開心- –


言又一十:

逛了一圈還沒有人說到對基佬和拉拉的不友好稱呼,還有對膚色的安全表達。在美帝,同性戀和種族無疑是大敏感話題了,但作為非英語母語的我們也總在這上面栽跟頭。下面分開來說:

1.請一定慎用那些對「彩虹」兄弟姐妹們的稱呼,小心分分鐘被豎中指和翻白眼……
尤其是到每年六月—米國的gaypride month時,LGBTQ群體會舉行盛大的gay pride parade,表達不好,分分鐘讓你踩雷踩到懷疑人生。如果你只知道可以稱呼他們為gay和lesbian,那還是幸運的。

Be warnedddddd!!!以下稱呼亮紅燈!知道就好,別說出口!!!

Homosexual同性戀
可能你會覺得這詞不很書面的詞嗎?但事實上並不上檯面!而且其縮寫Homo也很不友好!答應我,別吼出來!

Faggot基佬
這個類似於對黑人蔑稱為n-word,歧視意味濃重,常出於暴徒流氓口中,也有不少右翼政客和老百姓也會說。faggot以前常用來形容娘娘腔,後來就成了對彩虹男的蔑稱。NBC公司的電視劇《威爾和格蕾絲》,就因在各種不同的場合提到過這個詞而飽受詬病。同性戀反誹謗聯盟主席朱麗亞諾對《今日美國》明確表示過現在faggot這個詞,就是用來詆毀人們的名譽,喪失他們的人性的,不僅僅是對同性戀者。這真真是一個讓人心碎的詞匯。。。

Queer酷兒
聽著也是萌萌噠。李銀河老師翻譯出版過一本叫《酷兒理論》的書,第一次把「queer」這個詞帶到咱這,還把queer這個詞翻譯成了「酷兒」,看來李銀河老師的確覺得作為queer很酷。酷兒主張拆解性別二分,不走異性戀尋常路,可以是同性戀、雙性戀、無性戀、性取向不確定等等。但queer原意是 「不尋常」「奇怪」 「古里古怪」,而同性戀者被直人稱為queer也絕對是不敬,但現在其歧視意味有所減輕。
可是我總覺得,大陸對queer studies的研究不足啊……
註:一說LGBTQ里的Q就是queer,另一說是questioning,因為很多人可能不確定自己的性取向是什麼。LGBT是女同性戀者(Lesbians)、男同性戀者(Gays)、雙性戀者(Bisexuals)與跨性別者(Transgender)的英文首字母縮略字。現在最全面的寫法是LGBTQIAPD,I代表intersexual(雙性人),A代表asexual(無性戀),P是pansexual(泛性戀),D是Demisexual(半性戀,必須靠感情維系喚起性慾的人)

Lesbo百合、蕾絲寶
也是有點萌……可就是這么萌的稱呼分分鐘逼拉拉們出手。

Dyke
這是原子彈級別的極不友好稱謂!拉拉中偏男性化的那個。

那咱怎麼稱呼彩虹兄弟姐妹們才能避免腥風血雨的撕逼呢?目前來看,還是我們最常說的gay和lesbian的接受度最高,或者也可以說rainbow brother/sister。

2.表達一個美國人的皮膚黑白,千萬別簡單粗暴地用black和white!!!膚色和種族是美國文化中敏感之敏感的hard-nut issue,千萬不要用錯詞!

首先,black and white可以形容膚色,但是限於用來區分種族!!!
* 黑色人種Black people: 大多數人都接受black這個稱呼,但也有少數黑人不喜歡被稱為「black」,其實最安全,最中性的說法是African American: 非洲裔美國人。
*白色人種White people: White最廣泛使用。還有地位較高的Caucasian: 高加索人族裔,WASP: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 盎格魯撒克遜人等等。
* 黃色人種,口語里一般說Asian American: 亞裔美國人, 不是yellow,yellow歧視意味重。
* 棕色人種,一般不用Brown來形容人種,brown倒是可以用來形容單純的膚色。棕色人種一般稱為Hispanic: 拉丁族裔。
* 印第安人,有稱Red skin的,但是這個詞也不友好,種族歧視意味濃。以前安全的說法是American Indian: 美洲印第安人,不過現在基本不用American Indian的說法了,而是native American = 印第安人。另外Indian = 印度人。

其次,但若單純說一個人皮膚黑或白,不涉及race意味的,就不能用black和white!
* 比如外國人喜歡曬黑美黑,一個人因後天日曬而膚色黝黑健康,可以說Tan (名詞)或Tanned (形容詞),如You got a (sun) tan. 你曬黑了,You look tanned. 你看起來挺黑的。若天生皮膚黑,不是曬的,那可以用dark. 如You’ve got dark skin.你天生皮膚黑。
* 又比如一個人皮膚天生或後天白,主要有以下不同的說法:
Fair: 褒義詞,膚色白皙
Pale: 貶義詞,蒼白。
Light: 中性詞,淺色。

話說外國人在夏天看到路上那麼多天朝姑娘頂著太陽撐傘,都覺得匪夷所思啊。。

喪心病狂的英文乾貨微信公眾號:人人都是翻譯官(rrdsfyg)
喪心病狂的英文乾貨專欄:

http://zhuanlan.zhihu.com/translate
高產的地道實在英文乾貨知識星球:
http://t.xiaomiquan.com/N33ne66


Leung Cuirey:

坐標大歐洲,但所有商務交流都用英文,平時說英文為主,當地國語言為輔(例如點菜)我的英語是在非英文國家鍛煉出來的。我的回答多是俏皮話。

評論區有點亮!歡迎圍觀!

1.以前大家一起聚會只會說hang out(聚會)/Relax(放鬆),現在工作後chill out(非常口語化,休閑放鬆)覺得更符合意境,覺得「wana hang out together?” 不如「Wana chill?」直接。另外Chill和粵語的Hea,異曲同工哈哈哈!

2.說我要去睡了,比起「I gonna go sleep」, 我會說 「m going to roll」(我要滾去睡了),覺得莫名萌感。

3.對於中午11點-1點那種早餐和午餐混合在一起吃的早午餐叫「Brunch」,法國好多專門吃brunch的cafe,感覺特別好,吃Brunch真是非常非常美好的感覺呢!

4.對於普通的三明治還是Sandwhich,但是烤過的統一叫Toast。

5.煎餅pancake和可麗餅crepe是不一樣的,但是我總愛混著用,但是大家都懂我大概需要什麼就是了。

6.華夫餅Waffel有分兩種,一種是大陸常見的現烤的會膨脹起來井字型的上面加草莓奶油啥的,還有一種我們大荷蘭的傳統華夫餅,乾乾的餅干壓出來加上無數的焦糖和黃油,無敵好吃還能放大概一個月的時間。

7.同理還有Chips,這貨代表薯片也代表薯條,荷蘭的粗粗的chips粗薯條真是超級好吃,一定要詹花生醬和mayo!

8.過半了我還在說吃的,吃牛排我們不說大陸的幾成熟,一般是raw,rare,medium rare,medium,medium well 和well done,我覺得最能體現牛排鮮味的做法還是medium rare,生的就是tarta,medium well又太熟。

9.如果想要不帶酒精的做法的雞尾酒,加上「virgin」就好了,真是意味深長的用法。

10.我感覺我能總結個吃的一百條出來,大家願意看來點點贊。。。我們大家吃的大陸的白菜,他的英文通用就是Ba Choy,大傢伙能聽懂呢,白菜的廣東話發音。

11.旗袍在東南亞和歐洲使用「chong sham」說法較多,為「長衫」的粵語發音。

12.吃牛肉有一種肉叫「veal」,意思是小牛肉,劃分比較細,我一開始還不知道。

13.對於喝咖啡,因為我常去不同國家出差,雖然得益於美國咖啡文化的傳播,但是對於我們傳統意義上的「美式咖啡」,在歐洲不同國家還是不同表達,法國可能說「caffe」,義大利你得說「caffe long」(長一點的,意味更多一點水),德國和斯洛伐克也是說「black coffee/caffe lungo」。

14.學會說各種蔬菜的英文再找對應的中文,中國語言博大精深,例如我是出國以後吃的「zucchini」, 我知道大陸也有賣,但我媽從來不做,我也不知道叫啥,後來我和別的在義大利的中國朋友說我我要吃「zucchini」,他們就會問是啥,買到手後發現有的地區叫「西葫蘆」,我們廣東叫「雲南小瓜」。

15. 電瓶車或者小型的機車在歐洲都統一叫「scooter」,但是好玩的是,滑板車也叫「scooter」。

16.遇到比較重要嚴肅的場合交流沒有聽見對方的話,以前會說「sorry, could you please repeat」, 但是比較正式的打開方式是「I beg your pardon?」

17.除非非常熟的朋友,一般請求別人方便自己做事情都不會用「Can you xxx」 而是「Would you please/ Could you please」, 更禮貌。

18.「沒什麼大事就隨便問問」 對應「Just wondering」,這句話使用度超級高。可搭配「you know」後面使用。

19. 食物味道難吃或者奇怪會說「chessy」,或者「gross」。

20.事情要是朝著不好的方向發展,我們說「it goes banana! 」

起來更新一點:我是分割線——–/——:

21. 和shit屎一樣比,超贊的東西但是比較奇怪,我們會說「good shit!!!」一定要表情誇張,例如榴槤。

22.打招呼其實how are you屬於很正式的說法了,我們一般講how is it going? 更多的時候講what’s up? 作為曾經的建築師,調皮的我總會回答「sky is up」哈哈哈或者「ceiling is up!」你們get到了么?

23.Chill的升級版是Chillaxing,chill+relaxing !

24.鞋子的不同用法也很重要,特別是妹子,sandal 涼鞋,flat 平底, heel 高跟,運動鞋 sneaker 之類der!一般而言說 xxx shoes大家可以理解的,例如sport shoes, 但主要情節應用在「I got a pair of new shoes!” 對方問「what kind?」從容作答!

25. 女生用的化妝品種類繁多,去買的時候也蠻重要的。

26.你想誇一個女孩性感無敵,除了hot以為,可以用smoky,冒煙了。

27. cool的萌版是coolio~

未完待續,你們這么可愛,難道不點個贊么么么噠!


臉臉:

外教老師讓同學介紹自己,
一同學:I PLAY WITH ×××.
外教黑人問號:What… You live together?
同學解釋:no… friends only…
外教繼續驚恐臉(反應過度?)

後來偶然才知道play with sb. 意思是「廝混,同居」,
而不是簡單的字面意思「和某人一起玩」

知道之後臉都尬到地上了是不是?

——————-
感謝評論區的激烈討論和指正,

以下為查閱字典以後的Tips:
play with主要用法有二:
play with sth.意為 和某物玩(少有特殊含義)
play with sb. 意為 玩弄、與…廝混(語境下隱含曖昧)

——————-
(你們嫌我解釋的不清楚,那我換個說法)

當主語是兒童時,理解僅限於字面:玩耍;
當主語是青年人:)時,有隱含意:
eg.
The little boy is palying with toys.小男孩在玩玩具。
It’s wrong for a man to play with a woman’s affections.男人玩弄女人的情感是錯誤的。


瀟峰學長:

It is interesting. 很多情況下並不是表示真的有趣,更多時候只是表示「呵呵「。

到英國後,經常有人對我說「it is interesting」。

在天昏地暗的DDL之後,滿心歡喜交論文給導師。問他的意見,他看了一下,眉頭緊鎖了一會,然後不置可否地和我說「Xiaofeng, that』s interesting」。

當場聽得我心花怒放,等我回到家中,發現他默默地給我寫了封郵件說這個論文哪裡哪裡要改。。。最後面目全非。。。

春節的時候,帶著英國小夥伴看中國的春晚節目。,他看得幾乎要睡著,然後我問他覺得咋樣。他停頓了一下,微笑地告訴我「Oh, that』s interesting「。

Team work 頭腦風暴的時候,我提出一個觀點,各國小夥伴也都說了句」that『s interesting「然而就輕描淡寫地跳過我的想法,沒有下文了。

慢慢地,我感覺這個「interesting」有問題!直到一天我打開英文詞典。

其實interesting作為常見的形容詞有兩個意思:(Cambridge Dictionary)

第一個是咱們都知道的,表示有趣。

第二個意思其實是strange or different,在應付別人的時候類似中文「呵呵」

我感覺在英國人表達中,70%以上甚至更高的interesting都是第二個意思。。。

如果你對我關於語言學習方面回答感興趣,歡迎關註:

哪些英語單詞我們經常用錯?

每天堅持英語學習為什麼還是學不好?

為什麼很多人學了很多年英語,卻不能跟外國人簡單交流?

哪些英語用法是普通中國學生最生疏的?

有哪些出國後才發現的以前對英語的錯誤理解?

《經濟學人》雜志好在哪?

方法論:

學西班牙語的人,你們是怎麼走過來的?

英語連讀有哪些規則跟變音技巧呢?

練習英語口語的方法?

學術英語:

如何提高學術方面的英語水準,尤其是論文寫作?

在英語學習過程中,有哪些書籍讓你醍醐灌頂?

英語原版語法書,有哪些推薦的?

怎樣提高presentation能力?

如何提高雅思寫作成績?

雅思口語怎麼備考

更多語言學習筆記見 微信公眾號 瀟峰學長,ID:xuxiaofeng600

PS:很多學弟學妹私信我問題,特地建了一個英語學習交流群,群內每天有單詞簡報和閱讀簡報,每周日有學長精心整理的乾貨,定期組織交流和答疑。需要的小夥伴請在我的微信公號 回復「入群」。

專注語言學習和青年成長,追求真知,讓每一篇擲地有聲。

良心碼字,如果你覺得本文有幫助,就點贊分享給更多愛好語言的小夥伴哈~謝謝!


十三番:

會一個「like」走遍整個加州


高翔:

講幾個親身干過的事兒,都鬧出笑話了。

第一回

剛去美國讀博士的時候,給經濟學102的班級當TA。有天晚上突然收到一封來自學生的郵件說:blah,blah,blah,….,Xiang,I missed you!尼瑪,寒毛直豎,趕緊看我女朋友有沒有在背後,但突然想起來我還沒有女朋友,嚇得我這小心臟噗噗的。細想這誰啊,想起來是一個有好幾個孩子,還回來讀書的大媽,好像平時很忙,還打著工,學習挺吃力。難道美國真的辣么開放,呃呃呃,突然想起來下午我在答疑室(Help Room)沒座夠班,提前跑了,她來了沒找到我,錯過了!

第二回

讀博士第二年,從學校辦公室做校車回家,恍恍惚惚把耳機忘到車上了,回到家等要用的時候才想起來。媽蛋,才買的頭戴式,還沒裝幾天B哪。趕緊上網找校車部門的失物招領電話,沒細想就給撥了過去。結果hello以後突然忘了耳機怎麼說了。靈光一閃,headset啊,我怎麼這么聰明!我就說我把我的headset忘在車上了,誰知,舌頭一滑沒頂住上鄂,結果那個set硬生生的沒發出來。對面大媽杠鈴般笑了五分鐘,我也不敢掛,因為我還想知道耳機能找回來不。第二天戴著帽子和圍巾去取的。

第三回

博士第三年,當地開的那個銀行卡,有一天腦子一抽,覺得那個四位還是六位的取款密碼不安全,應該去重置一下。屁顛顛跑到銀行櫃台拿出銀行卡要求換password。熱情的妹妹一會就給我辦好了,說已經重置成為Ames#1了,我尋思現在高級啊,還分大小寫。這時我還沒反應過來,去旁邊的ATM取錢,咦,密碼錯誤啊。回去聊了半天,我才知道取款數字密碼那叫Pin,網上銀行才是password。

第四回

一幫男男女女美國同學在happy地尬聊,我上去一句我能不能join你們說成了我能不能enjoy你們。瞬間他們笑瘋,原來enjoy是群p時候的入場詞,我勒個去!


巨無霸套餐:

在英國,當屬 Love 和darling 這兩個讓人害羞的詞了。

剛去英國的時候發現一些阿姨或者大姐姐都會這么稱呼我(其實對別人也一樣)

例如:「are you alrigh,love」,「what can i help you ,darling」

我的理解是 只有很親密的人才會這么稱呼吧,時間久了發現 ,其實這就是

大陸用的「親,你好嗎」 攤手~

.———-//////

3個贊到一百個 什麼情況


鹹魚配薯條:

I would do sth等於you do sth或者委婉一些就是If I were you I would do sth…

剛來英國的時候給同事寫郵件問這個怎麼做,收到回復說I would do abcd,然後我超開心覺得哇塞這邊同事好友善好熱情這是要幫我做事情的節奏么,然後等了一周木有動靜於是我說any updates?結果對方一臉懵逼…

羞恥尷尬絞手帕…

現在我也學會了,郵件中各種五彩紛飛頤指氣使I would, I would, and I would然後大家都老老實實聽話該幹嘛幹嘛,職責分配上完全木有引起過任!何!歧!義!

舉個栗子

甲:Here is a new zhihu question.
乙:I would reply it.
甲:Ok I’ll do it.

~~~~~~

好吧多謝大家指正,原來是虛擬語氣這個大神,感覺像是上個世紀學過的東西…聯考完以後語法什麼的早還給老師,天天混在一堆英國人中間各種胡說八道,前些日子收到一個英國同事郵件里寫please reply to I的,當然這個例子比較無語,但還是感慨啊,只能說他們想跟你講語法呢就玩一點高深的,不想講呢那麼就是習慣用語固定搭配,都是淚


麥麥:

我來說一個英語單詞,不過我只測試了三個老外,但感覺應該是這樣。

seldom,表示很少,跟頻度有關的。

但是這個詞,英國很少有人聽得懂,除非你拼出來,有些人才會恍然大悟然後告訴你他們不用這個詞很久了……


圻炅樺:

感覺有必要解釋一下了:

當一個老人給你發微笑表情,你會是什麼反應?

當一個外國人給你發微笑表情,你會是什麼反應?

當一個年輕人給你發微笑表情,你會是什麼反應?

用自己說 “Pardon” 不引起誤會的經歷來反駁我就像是用老年人給年輕人發微笑表情不會引起誤會來證明微笑表情可以給年輕人亂發一樣可笑。

我並沒有說 “Wie bitte” 和 “Pardon” 就是這個意思,只是說它可以表達這個意思。非得來撕的人請告訴我微笑表情是什麼意思、「哦」是什麼意思、「呵呵」是什麼意思好嗎?

還有,下面所述的事情發生在俄州,麻煩一群英國留學生、加國留學生和澳村留學生不要來強行秀你所在的地方的英語比較「文雅」了好嗎?

至於某個挑釁的答主……算了不管了……愛隨便用 Pardon 就隨便用吧。

————————————————————

這個題我一定要答了……

相信不少二十到三十歲之間的人一定對下面這個東西很熟悉吧:

嗯,新概念英語,大概是除了教科書之外接觸最多的英語初階教程。

我們呢,大都是凡人,對於買來的書啊,記憶最深刻的恐怕就是前幾頁了。這課本的第一課的內容呢,就像詞典第一頁的 abandon 一樣,深入腦髓了。

第一課長什麼樣呢:

嗯,第一課長這樣,相信諸位都記憶猶新的。

這一課教會了我們什麼呢?大概是做人要有禮貌吧,找人問話要先說 “Excuse me”,沒聽清別人說的是什麼的話要說 “Pardon?” 請求對方再說一遍之類的。

嗯,這就是新概念英語的第一課,這一課的內容在我五年後第一次去美國時還記憶猶新。所以到了美國啊,我如果要打擾別人問點什麼呀,一定會說個 “Excuse me”;如果我沒聽清啊,一定會擺出迷惑的表情說個 “Pardon?”。

嗯,一切看起來都沒什麼問題。

可是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困擾著我——美國人似乎對那些英語聽力不太好的人很不友好。主要的表現是,當我問出 “Pardon?” 時,他們都會變得不開心、不耐煩,甚至是憤怒——有一次在小商店買東西,跟收銀員講話時我沒有聽清她說的什麼,在我說 “Pardon?” 之後,她立即很憤怒地大聲對我講到 “I SAID xxxxxxxxxxxxxx!!!!!!!!!!!”。

美國人真是奇怪啊,不是么?

不過如果我能聽懂他們講的什麼,全程不講 “Pardon?” 的話,他們都很熱情很友好,所以我對美國人的印象還是很好的。

後來呢,對德語稍感興趣,於是就買了套德語教程,外研社的《當代大學德語》。嗯,我嘛,凡人一個,不出所料呢,這本德語教程也沒什麼耐心看下去,不過第一課的內容還是牢牢記住了:

嗯,大家依舊很有禮貌嘛,沒聽懂別人剛講的什麼的話,說句 “Wie bitte” 就好了嘛。

後來有一次我看《帝國的毀滅》,一句台詞不記得具體是 “Wie bitte?” 還是 “Sie bitte?” 還是 “Du bitte?” 了,字幕給的翻譯的意思類似「你特么再說一遍試試?」

然後我感覺挺有意思的哈 “bitte” 這種禮貌用語也可以用來表達這么冒犯的意思啊是挺有意思的……呃……哈……?bitte? bi…tte? Pardon!!!????!!!??!?

Pardon?

然後上網搜了搜,原來,時過境遷,人心不古,世風日下,道德淪喪——”Pardon?” 早就有了「你特么再說一遍試試?」的意思……

原來我和美國人之間可能有點什麼誤會……

原來美國人脾氣挺好的……

[攤手]

我特么還能說什麼……


Orca是只鯨:

我來說一個。很多回答里提到了人教版教科書(就是李雷 韓梅梅那版,還有隻poly的鸚鵡)上關於英語中的問候句。大多數的答主都在吐槽英語國家的歪果仁根本不這么說。

可我想說,這段教科書對話真的在日常生活情景非常常見,只不過這個英語國家是南非!

我在南非的一個自然保護區呆了四個月,每天和保護區的ranger以及東開普省的自然保護官員打交道。每一次見到他們的時候,我們就會開啟 人教版國中英語第一課 lesson 1的模式

A: How are you?
B: Fine,thank you,and you?
A: I am fine, too. Thanks.

任何兩個人見面必須按照這個套路,你一句我一句,否則就會陷入迷之卡殼。每當我和一個當地人寒暄的時候,就有一種想湊在他耳邊對暗號的沖動:「那個,你,認識韓梅梅么?」

經歷過很多次之後,我終於明白了編人教版的老師沒有誤導我們。只不過,那個編教材的哥們估計是從南非而不是在英國學的英語。


Aorqu用戶:
出了國的小留學生們一般會遇到三次反轉。但有些人經常止步於兩次反轉,就自以為知道事情的真相了,止步不前了。
比如橡皮擦。
張二皮在大陸上國小的時候,英語課本上寫著:橡皮,rubber;
他中學被金吉利送到了美國留學,他跟同學借橡皮擦,說:「你能借給我rubber 嗎?」遭到了全班的開懷大嘲笑,張二皮又羞又怒,在心裡大罵大陸英語老師是老扎皮。
然後張二皮就以為發現事情的真相了。
其實大陸教的沒錯,橡皮叫rubber是英國的叫法。
美國叫eraser 。
不但中國小留學生跑到美國容易遇到尷尬,
英國人到了美國早就無數次因為橡皮而遇到尷尬了。
Rubber 在美國主要是避孕套的意思,但字典里也有橡皮和輪胎等橡膠製品的意思,而生活口語中的主要意思還是避孕套。
九十年代之前,大陸的中學中的老英語老師還是一嘴的偽英式英語發音,但年輕的英語老師開始走美式發音風了。所以我那一代人(七八零後)接受的英語教育是南腔北調的,單詞是英式與美式發音混雜。有一次和一個荷蘭人交談,我問他我的發音更像英式還是美式,他想了一下說,還是更偏澳式一點。我不禁暗嘆這廝情商真高,說話不傷人。
———
這么一個沒營養的回答居然九百贊了,真沒必要。


Aorqu用戶:

很多大陸教英語的人對於一些無關緊要的單詞有吹毛求疵的要求,到了國外別人根本不在乎。

比如曾經有人教「你千萬別說 toilet!要說 loo!」

貓的其實外國人 toilet 說得順溜,當然也有說 bathroom,washroom 和 loo 的。

另外問 How are you?現在大家都知道不說 fine 了,問題是這事情還是要讀空氣的,比如一個熟人和你說 How are you?其實是想打開話題,你回個 Good 人家僵在那裡也是很尷尬的。

歸根結底,不會讀空氣說啥都沒用。


Aorqu用戶:
沒出國的時候,喜歡看外國電影,美其名曰提高英語水準,尤其喜歡黑幫片,戰爭片,青春片,所以覺得爺們說話就得這樣,

—What the fuck are you looking at ?
—Not your God damn fucking business.

然後如果是基友就開始扯閑淡,如果不對付就開始互干。那時候覺得fuck,shit,damn這類詞酷得很,隨口說來顯得特別爺們,特別native。

後來出了國才知道,其實特別low。起碼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一張嘴就shit來shit去的,跟自己身份非常不符,所以開始改。

好容易改得差不多了,有時候又覺得實在是壓抑天性,說話太正經,裝到沒朋友。尤其和半熟的人聊天需要說一些零碎,對於拉近關系非常有好處,所以又開始改。

再後來知道了,不一定非說WTF,說what the heck也可以起到相似作用,但是又沒有那麼露骨,相似的還有,

fucking可以用freaking或者frigging代替。
fuck up可以用screw up。
motherfucker可以是motherfather。
hell可以用heck代替。
shit可以用shite,shoot代替,也可以用poop代替,如果你指的就是那個東西。
holy shit,holy fuck可以說成holy cow,holy moly,holy smokey,當然加州人更喜歡holy guacamole。
damn可以用darn代替。
bitch可以用biatch代替。
son of a bitch可以說成son of a gun或者sob。
my God可能冒犯信教者,說成my gosh或者my goodness就沒有問題了。
Jesus說成geez或者G~~

現在似乎又上了一個台階,開始追求組合,力求不俗,比如這個就很牛逼。


hhhhhhhhh:

英文文章並沒那麼喜歡寫長難句,別看 sat gre 考試全是,但是那是考試,就像你聯考數學不會考你算買菜的東西一樣。而且 gre 的一部分文章都是拿生活中見到的文章加入了一大堆長難句改的。
這是我去美國改正了最久的東西,大概花了兩三年才有點改進,現在第四年基本能改回來了。
畢竟從國小你句子就越寫越長了,寫的越長老師越高興,恨不得復雜的老師都看半天,那句子才好。壓根不是的,你的 paper 每個句子寫兩行(這在大陸根本不算長),基本就別準備拿啥分了。
寫文章真的是一件很藝術的東西,要長短交錯,但是長句要少,而且不能難,長句很多都是 and 堆起來的,像什麼 with 和 that,who,which 之類後面大多都跟短句,除了個別情況有慣用的句法。
我個人寫作業一般,寫 ps,看文章,看老師給我文章的改動總結出來的。

美國人跟你打招呼的時候經常會說 what’s up,不用跟他講最近發生了什麼,直接說 good,或者用降調(陳述句語氣)說 what’s up 就好了。
不用跟他真的說最近發生了什麼。。。

一部分美國地方的人很喜歡說 sorry,幾乎任何可能有一點點冒犯的地方都會說 sorry。
比如他推門,你在門裡面等一下,他就會說 sorry(可能是覺得讓你等了,或者讓你需要躲門了)。這種時候不用尷尬,說 it’s okay 就行了。
我現在也被感染的到處說 sorry 了,導致回國被大家以為是蛇精病。。。

再說一些單詞的。

美國結賬用 check,英國用 bill。

美國超市用 grocery,英國用 supermarket。在美國用 supermarket 大家不會聽不懂,但是沒有人這么說。

然後美國的薯條是 fries(幾乎不說 french fries),英國的是 chip。那麼英國的薯片是啥呢?chip。。。。
我有什麼辦法啊,我也很絕望啊。。。不過好在英國餐廳幾乎沒有薯片賣,chip 在超市是薯片,在餐廳是薯條。
評論區說酒吧裡面會有薯片叫 crisp。

這條英美都是,只要不是拿碎牛肉做的肉餅做的漢堡,都可能會被叫成 sandwich。。。比如 chicken sandwich 經常不是指的雞肉三明治,而是雞肉漢堡。
那你問雞肉三明治咋說呢?chicken sandwich。。。
可是還是和上面一樣,餐廳不是很賣三明治,三明治大都是超市冷藏貨架上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