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可称为“神作”的网路小说?

问题描述:绝对值得看是唯一标准不必迎合大众审美国内外都可以
, , ,
Tuitank:

《蹉跎》

“老鼠满仓!”


橘宗政:

1。江南的作品系列。如《九州缥缈录》,《龙族》系列。
2。猫腻作品,《将夜》,《庆余年》。
3。跳舞的《恶魔法则》,《邪气凛然》
4。老猪《紫川》,《斗铠》。
先写这么多。

我在看这些经典圭臬之余,也看了一些很有新意,非常有趣的普通小说。

比如《萌娘三国演义》,《萌娘四海为家》《萌娘武侠世界》《超人来袭》。

这几本书,都很有趣。比如,把三国时期的武将全部变成女性角色。。比如把明朝历史上的名人都变成女人,把金庸,古龙,梁羽生,温瑞安等的武侠角色全部变成女性,实在是有趣。

强烈推荐。


花村妇联主席:

我看了不计其数的网路小说,以前硬盘里小说文件夹800M,后来删了大部分少不更事时候看的小白文,剩下还有396M,除去其中不是网路小说的内容,还剩86本,288M。
我敢负责任的说,这86本,已经算是网路小说里的精品了,绝对可以排进网文TOP300,其他答主提到的紫川、亵渎、佣兵天下、史上第一混乱、无限恐怖等等,都包括在其中。
同样负责的说,没有一本够得上“绝对值得看”的标准。
相比网路小说而言,他们都属于非常非常值得看的作品,但如果推荐的话,我选择推荐何慈康,推荐金古梁温,推荐当年明月,推荐九州系列,推荐慕容雪村(当然不是现在这个公知慕容雪村)……


吴大毛:

推荐一下正在刷第三遍的一本书,心目中网小NO1,当之无愧的神作,很少有文章能让我看的起鸡皮疙瘩的。。。
本书优点:世界观宏大,线索繁多,敌人不脑残,配角血肉丰满,不开挂不注水,发盒饭不手软……虽是修仙文,但是不打怪升级,不装逼打脸

多余的话不说了,贴一段原文吧。先描述下背景,免得摸不著头脑:
本书描写的是在一方修真世界,主角齐休从微末发迹,带领门派(楚秦门)艰难成长的故事。贴的这段在全文的150万字左右。莫剑心是本文戏份不算多的配角,在少年时,由阿公莫归农带着一起投奔楚秦门,当时楚秦门相当弱小,且屡遭战乱。莫剑心本人有炼剑的天赋,跟随门派一起成长,以炼剑筑基,逐渐得到齐休的信任和器重,本为内定的继任掌门,无奈大道不顺,此时已经到了阳寿的尽头,仍然没能结丹,只是个筑基修士(练气,筑基,金丹,是修真的不同层次,每进一步寿命也会大大延长)
炼剑是莫剑心一生的追求,他雇了3位筑基炼剑修士,希望最后为大道搏上一搏,也希望给楚秦门炼成4柄上好的剑。本段最后出场的齐妆,也是楚秦门里,莫剑心的故人。

对了,书名叫<修真门派掌门路>

以下为原文:

与此同时,外海极北,冰源岛一眼租赁出去的寒泉边。

四位筑基修士围坐四角,各自闭目凝神,背后现出各自的本命模样,一日,一月,一星,一影,与泉中剑胚牵扯交缠。说是剑胚,其实已大概完成了十之八九,四人额头渗汗,身躯微微颤抖,显是锻炼得极为辛苦。

幻月之下,莫剑心须发皆白,形容枯槁,老得不成样子,他面前的剑胚散发出淡淡的银月光华,透骨锋寒亦不可少。

‘嗡!’

四柄飞剑突然无故自鸣,齐齐飞出泉水,悬浮在四人面前空中。

“成剑就在此时!”

莫剑心大喝一声,率先打出道法诀,暂时稳住自家面前的飞剑,身侧早有备好的各类辅助物事,俱都流水价往剑身上打出,口中不住喊道:“稳住,稳住。”

另三人都是一样施为,事先演练过,动作齐整得如同一人。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场中再度生变,四柄剑宝光大放,火红烈日,圆月阴寒,还有一道黑影,一点冷星,寒泉上空剑气纵横,四阶剑的淡淡威压逐渐生成,然后覆压而下。

“启!”

莫剑心面色被痛苦弄得扭曲狰狞,手抬起得无比艰难,一道灰濛蒙的法阵罩住四人,四阶飞剑将成,光是散逸的剑气就将刚支起的防御罩子割得沟壑处处。

“我快顶不住了!”

头顶是幻日的筑基修士喊道,他年纪和修为都是此间最低,脸色惨白,左右手一边握著一枚四阶火系灵石,拚命汲取,仍不能维持。

“【千玄益气丹】【参同灵水】!”莫剑心喊道。

四人同时服下丹药和灵液,堪堪稳住了一会儿,四柄剑还在空中挣扎不休,嗡嗡震颤之声越来越大,四色光线中一丝金线慢慢凝成,散发出危险至极的气息,令人毛骨悚然。

“我说什么来着!”

那幻日筑基再次惊恐大喊:“老莫你非要中途加什么【斩灵之泪】,心也忒大,忒贪了!这哪是炼剑,是在玩命啊!我可要不伺候了!”

另一名筑基也沉声说道:“我等不过是受你楚秦门雇佣而来,事先说好的,若有性命危险报酬全拿,人可以撤!”

莫剑心连忙道:“诸位别慌,我这法阵是混沌属性,不惧斩灵剑气,没事的。咱们多年苦熬,眼看成功就在跟前,此时放弃未免太可惜了,再给老哥我一个面子,坚持坚持,务必坚持坚持。”

“唉!那我等再看看罢。”

第四名筑基修士也是个老头,看上去只比莫剑心年轻一点点,他倒帮着安抚心生退意的二人,“楚秦门报酬给得丰厚,莫老哥是怎样的人,这些年大家也都清楚,左右帮他了却心愿,我们拼……”

话音未落,阵法突然发出如同钢锯锯精钢般刺耳的悲鸣,斩灵剑气已逐渐侵蚀而下,寒泉温度迅速攀升,眼看快变成沸泉,一口,水汽都开始升腾了。

“这……”

三名受雇修士面面相觑,那位老头也不帮着劝了,改口道:“莫老哥,我知你阳寿将近,这四把剑估计是此生最后一批作品,不过……咳,不过……”

“哎呀还不过什么!”那幻日筑基将手中已吸成灰烬的四阶灵石一甩,“再不走就来不及了!”笔直倒飞,很快便消失在众人视野之中。头顶上的幻日之剑失了制御,逐渐崩解,空气中的灵力、剑气愈加紊乱躁动,一点就要爆了。

“别走啊!”

莫剑心看他跑了,一下子差点晕厥过去,眼眶里尽是血丝,绝望大吼著,“酬劳加倍,再加倍!只要助我将此剑完成!别走啊!回来啊!”言语已近哀求。

“不是老弟我不帮你这个忙,我来是求财,不是卖命,告辞!”

没人理会,又跑了一个,“唉!莫老哥,听我一句劝,也撤吧!好死不如赖活着,多活几年那也是活啊!”那老头也起身跑路,飞到一半,回头劝道。

“滚!都滚!老子一个人炼!”

莫剑心毫不领情,发狂般大喊,轮指连弹,一个又一个法诀打出,将另三柄剑的控制权也接收过来。

“唉!”老头扭头离去,苍凉的叹息声远远传回,寒泉边,只剩下莫剑心孤身一人。

“老子当年一介练气,刚上手水炼术时就能炼出二阶中上品的【月影玄冰剑】,如今筑基圆满,弄出几柄四阶剑来还不是小意思!哈哈哈!”

一人一剑都消耗不起,莫剑心一人炼四剑哪能撑住,不多会儿就被吸成了皮包骨头,头发散乱,神智癫狂地高声叫道:“老子当年随随便便炼把剑,就能筑基成功,如今不过老路重走,且看我凭剑结丹,大道再进呀!”

喊到最后,拖出了个凡人唱戏般滑稽的尾音,爬起来看着天上四把已极不稳定,随时都可能自爆的飞剑,面容现出慈祥颜色,双手高举道:“来!孩儿们都到阿爹这里来,我们一起,一起……”

他癫傻的笑容忽然敛去,如回光返照般一片清明,“共达彼岸。”他说了这四个字,便迈步跃入寒泉,四柄剑真如投入父亲怀抱的孩儿般跟随而下,一齐钻入他的怀中,可锋利的剑气却如毛孩子的不懂事,割开皮肉,刺穿身体……

身躯沉入沸腾泉底,咕嘟着气泡的清澈泉水,渐渐变成鲜红的血色。

恍惚间,他又回到了那一夜。

“齐掌门人很好,对你对我都很好,可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跟着他,陪魏家去死!”

阿公莫归农正苦口婆心地劝说著,音容相貌,宛如当日。

他想起来了,这是在虎头山,魏家防御罗家的前线。如今魏家遭两家夹攻,眼看要败,阿公已联系了中间人,要偷偷叛门,转投罗家。

“如今你炼剑、大道上天赋都好,未来说不定能筑基,能结丹,光我莫氏一族,怎么可以死在别家门阀无聊的杀伐之中呢!为外人而死,那是纯傻啊……”

莫归农百般劝说,他只是不停摇头,幼时颠沛流离,他已喜欢上黑河峰下那眼寒泉,喜欢上水炼之术,喜欢楚秦门中无甚机心的同伴们,喜欢那种凭泉闲看云起落,水中有剑心无忧的生活了,余生如此,不欲他求。

“咱爷孙俩相依为命,奔忙劳苦甚至行险搏命,这一切还不是为了你的大道修行,你的前途?你不走,我就撞死在你面前!”

最后,莫归农以死相逼,他无法,只能随之离去,临走前,给齐休多磕了几个头,“对不起,若是将来有机会,我一定炼出套绝世飞剑给你,以偿我叛门之过。”那时的他心中暗暗发誓。

“大道幻梦,饮啄天定,孤芳月影,伴剑独行。”

寒泉之下,莫剑心缓缓念出十六个字,便抱着四柄饮够了鲜血,渐渐安定圆满的飞剑,溘然长逝。

又过了数月,外海,幽影岛。

层层叠叠的幽影树叶将光明完全隔绝在外,漆黑的树下幽地,齐妆从储物袋中缓缓取出柄散发出银白月色,中线有道鲜红血槽的狭长飞剑,轻轻在剑刃上弹了一指,‘叮’,响起清脆的嗡鸣,久久不散。

“好剑!”

她赞了一声,随手挽了个剑花,月色光华如流水般洒向树林里的每个角落,银白光芒闪烁,照亮了藏在幽地正中的一枚小小的黑色珠子,“剑心,故去了……”她轻声说道。

“唉……”

黑色珠子中传出道悲伤的精神力情绪,就像是人长长的一声叹息。

齐妆随手拿着剑,比划起了初学剑诀时那本【通明剑诀并注】上,给幼年人启蒙的基本剑招来。

“参天路,几人随?”

口中吟诵,一剑直刺,一剑回指,然后连环三剑,号为剑魔的她,早已不是那个对剑诀一道缺乏悟性的齐妆了,缁衣长发,月影流光,一剑快似一剑,穿花乱舞间法度却极森严,俨然有了宗师气度。

“故友相望鬓毛催。”

完全没用灵力,也没有剑气透出,单凭这套启蒙剑法,便使得林中充盈著隐淡而危险的杀机,树木仿佛受了惊,落叶萧萧而下。

“笑言若有证道时,”

‘唰’,启蒙剑法不复杂,十余招后,她背后现出【鎏花幻月剑匣】本命虚影,将最后一剑平平刺出。

“定先破阴阳,再斩轮回!”

头顶亮起幻月,手中剑已悄悄归于无形,唯有落在剑尖上的一片黑色幽影树叶,还停留在原处,一动也不动。

第二十卷完。


少昊:

priest的《默读》和《有匪》,今何在的《悟空传》,文笔和剧情都非常6了,我语言贫瘠但是题主看了一定不会后悔。


苏旷:

谢邀。
红尘有幸识丹青,一生孤注掷温柔。
sad


包戈:

可能题材很俗套,名字也很没水准,但是却是让我沉浸最久的一部网路小说,名字是 <<我的26岁女房客>>


活捉一只黄尾鱼:

鬼吹灯


宁静在说话:

《梦醒修真录》《无位真神》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