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可称为“神作”的网路小说?

问题描述:绝对值得看是唯一标准不必迎合大众审美国内外都可以
, , ,
流浪的蛤蟆:

比如《天鹏纵横》《蜀山》《大猿王》《仙葫》《一剑飞仙》


本道颇有些感慨:

史上第一混乱。
“如脱缰的野狗”梗来自于此。
纨绔才子。
“八二年的矿泉水”梗来自于此。
徐公子胜治的鬼股,神游,灵山,天枢四部曲。已经有人说了。
武林旧事。作者讲故事的功力堪比简奥斯丁,可惜太监了。
将夜。不用说了吧,老猫文中最爱的一部。可惜择天记是个什么玩意儿。。
鬼吹灯。另外,有谁知道鬼吹灯到底是谁写的?真神人也。鬼吹灯实体书是所有网文中唯一能读完的,所以凭我敏锐的嗅觉,个人认为它的出身绝不是网文。
大风刮过的桃花债和又一春。语言别具一格。
说到耽美,那再加两部:
小文正传
向我开炮
这两部同志文的意义远远超过了言情的界限。
都市妖奇谈。压路机女王出品。温情又合理。网文界温情常见而合理不常见(Aorqu上太多太多温情泛滥却让我吐一马桶的小短文,比如蛇和老鼠谈恋爱之类)
住院的病人。恐怖小说。差点没吓死。
大唐行镖。化石级网文。看得痛快。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挺好看的。感觉琅琊榜有点学它。
就这些吧。

评论里几个回复说鬼吹灯是天下霸唱写的,我当然知道。他在天涯连载鬼吹灯之前的鬼故事我也过。
只是我不相信。
其他的不说,鬼吹灯前四部和后四部不可能是同一个人写的。价值观截然不同。
前四部有很重的道家思想。后四部完全没有,属于纯粹的意淫小说。同一个人两套价值观?


Aorqu用户:

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去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

看了高票回答,这些“神作”大概分为两大类,

情怀类跟大神类。

“1”情怀类小说,代表作品《诛仙》《飘渺之旅》《风姿物语》《亵渎》……

这些书处的年代也是网文的井喷期,它们是其中的佼佼者……有些情节直到现在我们依然耳熟能详,但是真的你现在再回头看一看……其中真的有些瑕疵……毕竟在当时也是顶级仙草……所以我把他们都归为情怀类

“2”大神类小说,代表人物,猫腻,神机,番茄,东哥,Z大……

在登上神坛的路上他们坚持了下来,并形成了自己的写作风格,无论是怎样跨界,哪怕是再开个马甲,也会让熟悉他们的书友一眼就分辨的出来,他们的个人风格很清晰……他们本身就代表了一个系列……甚至于定义了一个流派,(国术,洪荒,无限……)我蛮喜欢将夜跟庆余年的

———————

这些你喜欢的,都代表你一段时间的美好时光或者一种不曾拥有却极为向往的世界,因为我的起点账号上不去了,所以凭借记忆推荐几本老书,

大都是游戏类相关的

《流氓高手》系列,永恒的星际梦……向往的大学生活与幻想的齐人之福……

《超级玩家》系列,把金庸古龙所有的电影情节变成了一个超大的游戏背景……

蜗牛的书忘记是《贼胆》还是《重生之贼行天下》了。读起来有种魔兽的既视感……

———————

马上奔三的人了,为了生活顾不得淘书看了,不过闲暇之余除了吃鸡之外还在追几本书:老庚的《俗人回档》,骑士的《修真聊天群》,十一的《幻想世界大穿越》。

———————

以前我曾经痴过,这些天却忘了痴的本质是喜欢……人生如题,各种痴迷。


张二毛:

惊悚乐园吧。
对于自己来说打开了一个大门,门后便是惊悚。


姚明冶:

泻药@soulmate
作为哈尔滨人 我推荐崔走召的《我当》系列
———————————————————
今天突然想起来,曾经西幻三大天柱:亵(亵渎)佣(佣兵天下)紫(紫川)


Aorqu用户:

牧神记

这应该是我近几年看过最优秀的网路文学作品

虽然还有些设定不太合理的地方,但也是吊打土豆之流的存在

引用一句网友评论“我真的以为就是在看神话故事”

严肃的剧情里也不失一点小幽默,而且细节很妙

战斗绝不拖拉,敌人绝不废话,甚至高潮大战也只有两三章 ,还只有这个点被人黑过,然后提出这个质疑的人就被无数人黑了。

我找些片段给诸位一阅

  “龙胖,你的速度比以前更快了!”
  熊琪儿大声道:“你怎么不在大哥哥面前跑得这么快?”
  “你小女孩家家的,懂得什么?要想让马跑得快,就得给马吃好料。”
  龙麒麟得意洋洋,笑道:“我故意跑慢一些,教主便会给我更好的灵丹,期望把我喂得更好,跑的更快。我若是慢慢提升速度,他便知道是更好的灵丹的效果,然后便更加卖力的改良灵丹,而且还要照顾我的口感。我若是一下子提升很快,他便不会改良灵丹的,只会将掺着火行神元丹的次品给我吃。你不要告诉教主,否则他便懒惰了。”
……
龙麒麟缩小体型,向秦牧讨来豢龙经,趴在他身旁趁著沙漠的火光看书。
  “龙胖这家伙,跟灵儿一样用功了!”秦牧很是欣慰。
  龙麒麟舔了舔爪子,翻开豢龙经,细细读去,心道:“豢龙君写出豢龙经,我也要写一本豢人经来……”
……
天亮时,熊琪儿醒来,吵著饿,秦牧用碎瘦肉和青菜叶子为她煮了瘦肉粥,又做了些点心,然后炼了几种改良后的灵丹,让龙麒麟尝尝味道如何。
  “我的豢人经一定会大成!”
  龙麒麟信心满满:“教主以为他修成了豢龙经,殊不知尽在我豢人经的掌握中!”

仡轲沉默,过了片刻道:“时间不长。他每年来一次,教会我很多东西。上次他走的时候对我说,今后他大概不会再来了。秦教主,他已经去了吗?”
  秦牧沉默片刻,来到窗边,看了看楼下的龙麒麟,此刻这头庞然大物突然支棱起耳朵,显然在偷听楼上的对话。
  “没有。”
  秦牧露出笑容,道:“祖师大概是成神了。”
仡轲摇头:“你带着真天宫的小公主,还想活着走到真天宫?难怪真天宫一定要将你擒拿归案。你真的不需要我帮忙?我能够成为一城之主,自然是有些本事和手段的!父亲教会我很多东西!”
  秦牧向楼下走去,摇头道:“你有自己的家业,我不会牵连你。龙胖,琪儿,我们走吧。”
  仡轲目送他们出府,挥了挥手,秦牧似有所察,转身向他挥手作别。
  仡轲忍不住道:“我还会再见到他吗?”
  秦牧扬声道:“等你成神之后,大概会见到他吧!”
  仡轲露出笑容,目送他们远去,随即脸色暗淡下来:“他每次提到父亲,都带着大概二字。父亲应该是真的故去了……”

禾依依目光流转,有着几分羞涩,低声道:“今晚,我的窗户不关,你若是爬进来,我们可以彻夜畅谈阵法,深入交流一二……”

当晚,夜深人静,禾依依听到笃笃的敲窗声,一颗心有些慌乱,连忙推开窗,却见秦牧从窗户爬了进来,笑道:“依依姐,我看到四处无人,这才爬进来的。”
  禾依依心头怦怦乱跳,烛光下看情郎,越看越是心猿意马,心慌意乱。
  于是,两人聊了一晚的阵法。

柳真卿突然咳嗽一声,柳如茵会意,意味深长道:“外面天色已晚,秦教主不如留下过夜,明早再赶路。今晚教主就在这里歇息,妾身的棺材……会留下一条棺材缝儿。”
  秦牧头皮炸裂,毛骨悚然,连忙正色道:“我早已答应了毒师沐映雪,要去见她,已经耽搁了快一年的时间。事不宜迟,我和琪儿还是尽快赶路!告辞!留步!”说罢,牵着熊琪儿的小手,唤上龙麒麟,逃一般溜出神葬谷,只见外面天色已黑。
  秦牧狠抽龙麒麟屁股,仓皇而去。
  柳如茵带着女儿送他们出门,目送他们远去,不由怅然。
  柳真卿失落道:“找个有人味的爹爹就这么难……”
  柳如茵安慰道:“放心,娘一定能给你找个好父亲。”
(答主注:这对母女以及他们的氏族是尸体中唤醒灵魂所诞生的。但是唤醒的灵魂和身体活着的灵魂已经不一样了。简单来说,就是产生了意识的尸体。。。)

 秦牧继续向前走去,突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一座擂台裂开,一头庞然大物从擂台中钻出,占据了大半个擂台,那毒物是一头大蜘蛛,长著美人的上半身,奋声嘶吼,摇晃身躯,吞云吐雾,将围观者逼得连连后退。
  秦牧露出惊讶之色:“利用擂台上的有数的毒草毒花毒虫,培育出这等毒物,这个神通者的本事非同小可!”
  那毒蜘蛛的身躯上站起一个黑衣女子,黑纱蒙面,但从露出的肌肤来看,她的脸上肯定到处都是蟾蜍一般的毒疙瘩,厉声叫道:“沐映雪,我又回来了!给老娘滚出来,老娘今天要与你再较高下!”
  秦牧顿时来了兴致,来到擂台下观看这场战斗,雷山城的其他神通者也纷纷涌来,将擂台围得水泄不通。
  有个女子兴奋道:“毒师要出手了!”
  另一个女子也是雀跃不已:“好久没有看到毒师出手了!听闻毒师自从遇到了中土的天魔教主,也是毒道大高手,两人情窦初开,对上了眼,有着一番不可言表的过去风流韵事。毒师回来之后便毒道本事大增,在毒道上更有精进,进入了神鬼莫测的境界!谁敢与她放对?”
  “你不认得这妇人吧?她便是真天宫的毒道大家,叫做玉蜻蝉,也是毒道数一数二的人物,曾经与咱们沐家的毒师争夺毒师的名头落败。她的脸便是被毒师毁掉的!”
  ……
  秦牧眨眨眼睛,自己怎么就与沐映雪有过一段不可言表的风流韵事了?
  自己明明是与沐映雪斗毒,两人都把对方毒得狼狈不堪,面容丑陋,甚至毒成畸形,这可不是风流,但说成惺惺相惜到还是可以的。
  “她倒是亲了我一下。”
  少年想到这件事,心头怦怦乱跳,有一种异样的情怀和情绪。他突然惊觉:“糟糕!我的心跳加速,脸上有血液涌动,脸色潮红,呼吸变快变粗,一想到她心里便是一股股暖流,难道是沐姐姐给我下的相思毒发作了?不过这种毒似乎没有什么危害,嗯,不用放在心上……”
  他转而去想灵毓秀,去想司芸香,去想禾依依,去想其他女孩,那种暖流顿时消失。
  “看来相思毒不难对付。”少年气定神闲。

葫芦下站着一个独角男子,颇为狼狈,身上有伤,还有几根断骨刺破了肌肤露出体外,白森森的颇为渗人。
  他的腿也折了,一条腿血肉模糊,骨头被砸碎,脚掌烂掉了大半。
  秦牧不禁有些恻然,关切道:“兄台伤势怎么样?”
  “你砸的,你说什么样?”
  那独角男子瞥他一眼,没有好气,他身上的伤势是秦牧用残月砸出来的,把他活活砸残废了,一路追杀不停,现在却假惺惺的询问他伤势如何。
  秦牧赧然,露出歉意的笑容:“医者父母心,实不相瞒,小弟是学医的,被誉为神医圣手,最是慈悲,经常治病救人,见不得别人受伤,因此看到兄台这伤势便不禁动了恻隐之人。若是兄台信得过……”
  “信不过!”
  那独角神祇冷笑道:“不用多说。这五雷壶中藏着的是五朵雷云,雷云不大,最多也就是将延康国的国境完全覆蓋,云中有火铃神兵,铃声一响,举国雷葬!你追杀到这里,难道便不怕我引动五雷壶?”
  秦牧上前,扶住五雷壶歇息,笑道:“我怎么不怕?不过我倘若不来追杀你,你还不是要引动五雷壶?你不但要引动五雷壶,其他的天象武器只怕你都会引动,仅仅是五雷壶还不足以让延康子民悉数送命,但是你若是引动了其他天象武器,那才是致命的天灾。兄台怎么称呼?”
  独角神祇看了看化作少年的蛟王神,蛟王神道:“主公,他是上苍零神白隙。”
  “白隙师兄。”
  秦牧肃然,道:“你没有立刻引动五雷壶,想来是有的商量的。既然如此,何不商量商量?”
  白隙神祇两只眼睛离得较远,眼睛虽然小却滚圆,道:“你想怎么商量?”
  秦牧微笑道:“你去大墟,化作石像,你活命。”
  白隙神祇哈哈大笑,声若洪钟,冷笑道:“你区区一个小鬼头,也想让我自甘化作石像?我好歹也是上苍高高在上的神祇,倘若跟你达成这种协议,岂不是要被世人所耻笑?”
  秦牧炼了炉灵丹,为自己治疗,补充一下生命力,道:“师兄想怎么商量?”
  “我引动五雷壶,你放我走,其他的天象武器我纹丝不动!”
  秦牧服下灵丹,病恹恹道:“不成。”
  白隙神祇小眼睛骤缩:“你莫要将我逼上绝路!倘若我不能完成上神所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也无法存活,要么让我引动五雷壶放我走,要么我引动五雷壶然后拼个你死我活!我就算是死,也可以拉你们一起上路!”
  秦牧摇头道:“你拉不了我们任何人。”
  白隙哈哈大笑,秦牧取出真龙巢穴,将自己从星犴那里夺来的神的肢体取出,只见这些肢体被他拼成一个四头多臂的神魔形象,道:“白隙师兄,我有的是办法自保,我精通传送,也懂得召唤。这具身体,便是我为一位老朋友准备的,你若是不与我定下协议,我将他从都天世界召唤过来,别说自保,杀你都是轻而易举。”
  白隙神祇的目光落在这个四头多臂的拼凑身体上,眼睛更加小了:“你唬我?你能认得什么神魔?”
  秦牧微微一笑,又取出一个白骨祭坛,和一尊木雕魔神像,催动调鬼遣神符字令神通,在祭坛上作法,过了片刻,阴风阵阵,魔气翻腾,木雕魔神像上各种符文不断亮起。
  白隙神祇脸色微变,连忙道:“停下!不必召唤了,我信你便是!”
  秦牧立刻停下,暗暗松了口气,他倘若继续召唤,哪怕是联系上都天魔王,都天魔王也未必会搭理他。
  都天魔王身负重任,担子重,胆子小,自从上次离开之后便再也没有与他联系过,自言绝对不会再来这个世界。
  倘若都天魔王知道延康国冒出上百尊神像,还有一口口威能莫测的天象武器,那就更不敢露头了。
  秦牧将木雕魔神像取下,把自己拼凑的神魔之躯放在祭坛上,微笑道:“可以商量了吗?”
  白隙神祇脸色阴晴不定,盘算片刻,咬牙道:“我上苍中有老有小,倘若我未能完成任务,我的种族肯定会被灭绝!我须得回到上苍,将他们接引出来!”
  “主公不要信他。”
  蛟王神低声道:“他在上苍的确有种族,但是上苍不是他想去便能去,不是他想下来便能下来的。上苍有接引神官,没有接引神官的允许,谁也不能擅自进入或者离开!”
  秦牧微微一笑。
  白隙神祇脸色大变,冷笑道:“豢龙君怎么会养出你这个叛徒?”
  蛟王神冷笑道:“若非龙君被主公降服,我岂会做叛徒?”
  白隙神祇瞠目结舌,失声道:“豢龙君被他降服了?”
  “豢龙君也如你一般,被我重创,最后不得不臣服。”
  秦牧温和笑道:“我给他的条件极为优渥,统帅涌江,成为涌江的龙王!涌江每年跳江死的人,沉船死的人,都是他的口粮,伙食绝对好。而且,江边的龙王庙大大小小上百座,供奉的都是他,豢龙君享受香火供奉,日子滋润无比。”
  白隙神祇怒笑道:“然而你却让我化作石像,端的是不当礽子!莫非我还不如养龙的那个混蛋?”
  秦牧诚挚万分道:“白隙师兄,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若是能够满足,自然不会吝啬。只是开启这五雷壶那就不必再谈了。你启动五雷壶,我便与你鱼死网破!”
  白隙神祇沉吟不定,拿不定主意。
  秦牧目光闪动,瞥了这五雷壶一眼,心中着实忌惮这个大葫芦,试探道:“不如这样,你等待几日。倘若你上苍神祇胜了,开启了其他天象武器,我转身便走,任由你开启五雷壶,我回我的大墟,不理世事,任由真神降临灭世。倘若这几日你没有等到上苍神祇开启其他天象武器,你我再谈。你意下如何?”
  白隙神祇咬牙,断然道:“好!”
  秦牧哈哈大笑,又咳了几声,气喘吁吁道:“师兄,小弟身子骨不好,先行告退。”
  白隙神祇惊讶,心道:“这小子倒放心我留在这里……倘若上苍其他师兄能够启动其他天象武器,我启不启动五雷壶也无关紧要,倘若他们没有启动,那便是他们悉数死了,我归降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秦牧走出大院,面色陡然阴沉下来,将司芸香等人吓了一跳,这脸色变得太快了。
  “香圣女,统治皇帝,让皇帝开射日神炮过来!”
  秦牧恶狠狠道:“还有,我写下些药方,圣女帮我去抓药,我要炼制一味剧毒。再者,让教中精通五鬼搬运术的所有高手都过来,将五雷壶能送多远便送多远!”
  司芸香迟疑一下,试探道:“教主,这样做不太好吧?”
  “有备无患!倘若谈不拢,挪走五雷壶便立刻下手杀他!”

秦牧提笔,写下自己所需要的灵药和毒药,紫荆城的府尹前来拜会,被狐灵儿挡住道:“公子近几日不见客。”
  府尹无奈,只得退走。
  司芸香则忙着联络司家,让司家通知教中兄弟,命人尽快报于皇帝知晓,又请教中长老严选精通五鬼搬运术的高手,务必尽快前来。
  秦牧将药方交给她,司芸香看了看药方,只见上面的各种药材数以百计,很多自己都不曾见过听过,道:“这些灵药只怕很难寻到,须得在各个城中的药铺里好好寻找一番才能找全,要耽误不少时间。”
  秦牧吐出一口浊气,笑道:“我许给白隙神祇这几日,为的便是寻找灵药,还要等待教中高手和皇帝到来,否则岂能容他考虑这么久?”
  司芸香叹道:“做你的敌人,连吃饭都得小心被噎死。我已经通知了圣教,五鬼搬运术除了几位长老之外,便是妙手堂的比较精通。”
  “妙手堂?”秦牧怔了怔,露出询问之色。
  “妙手空空,自然是做贼的。”
  司芸香笑道:“妙手堂贼人居多,往年常常去偷大户,将大户人家的财宝搬运过来,但都是小打小闹。后来皇帝征招他们入军,搬运敌军粮草,有许多人立了功,官职都还不小。”
  “原来如此。”
  秦牧恍然,赞道:“行行出状元,做贼也能升官发财,这件事一定要告诉瘸阿公。”
  他心中又有些担忧,瘸子等人在神断山脉堵截上苍诸神,不知道战况如何。
  “有药师阿公在那里,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
  虽说如此,他心中仍然不免担心。药师虽然能救死扶伤,但那里毕竟是神魔战场,倘若直接被打死,药师也无药可医。
  司芸香去让教中弟子准备药材,秦牧则写下给自己治疗的丹方,让狐灵儿去城中药铺抓药,好生调养自身,毕竟动用月亮船损耗的生命非同小可,倘若能够补回来自然要尽心尽力弥补。
  过了两三日,秦牧感觉身体好了许多,又带着蛟王神和群蛟来到香井大院,询问道:“白隙师兄,是否需要我帮忙治疗伤势?”
  “不用!”
  白隙神祇警觉道:“善医者自然也善毒,吃你的药,我担心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秦牧瞥了瞥他的伤口,只见他身上的伤口不再流血,只是断骨颇多,很是凄惨,道:“你的腿若是不再治疗,便会废掉,只能一条腿走路。再过两日,你这条坏腿便需要锯掉了。而且坏腿的伤势蔓延,腐蚀其他好的地方,你的身体便会慢慢溃烂。”
  白隙神祇冷笑道:“你吓我?我乃神祇,血肉岂会坏掉?你是用月亮砸我,并非是神通,只是纯粹蛮力,没有神通破坏,我的血肉不会坏掉!”
  秦牧叹道:“那月亮是开皇时期的神炼制的宝物,月亮中岂能没有神通?月者,太阴也,太阴之气最善坏人的肉身。讳疾忌医,没想到堂堂的神祇也是如此庸俗。”说罢,拂袖离去。
  白隙神祇冷笑连连。
  秦牧走出香井大院,司芸香备了一部分灵药,道:“还有些灵药不曾寻到,不过已经让教中兄弟尽快寻找,一旦找到便立刻快船送来。”
  秦牧检查灵药,道:“现在的药还要不了他的命,只能要他一条腿。”
  司芸香吓了一跳,连忙悄声道:“你怎么要他的腿?”
  秦牧微微一笑,吩咐道:“让附近的人但凡有一丁点儿外伤的,哪怕是被针刺破了皮,都不要住在附近,让他们搬到离香井一里之外的地方。”
  司芸香试探道:“倘若被针刺破了点皮而且还没有搬走呢?”
  “那就惨了。”
  秦牧挑选灵药,头也不抬道:“他们被刺破的地方先是会变成一个小孔,然后慢慢扩大,最多两三个时辰便会溃烂到全身上下,骨头也会坏死。”
  司芸香毛骨悚然,连忙去了。
  香井是紫荆城的名胜之地,居民较少,司芸香索性吩咐府尹,让这些人统统搬离此地。
  秦牧炼药熬药,这药香味儿无色无味,极难察觉。过了两日,白隙神祇命人来请秦牧,秦牧将炼好的药收起来密封备用,再次来到香井大院,只见白隙神祇坐在地上,伤腿已经烂了,烂处还在向好肉处蔓延。
  “你对我下手了?”
  白隙神祇双目炯炯,死死的盯着他,声音沙哑道:“我这条腿坏得这么快,一定是你暗中动的手脚!”
  秦牧走上前去,细细检查一番,摇头道:“我说了是你讳疾忌医,你还不信我。那月亮船的月亮岂是易于的?你被月亮所伤,若是早些请我医治,这条腿还能保住,现在不成了,血肉已经烂掉,骨髓也死了,只能将这条腿截掉,方能免于继续溃烂。”
  白隙神祇眼角抖动,死死的盯着他,却见他神色不似作伪,颓然道:“截掉的话,我只剩下一条腿,更加没有能力与你讨价还价。”
  秦牧认认真真道:“我医术颇为高明,倒可以为你接上其他人的腿脚。我这里还有三条腿,你选一条你喜欢的,截掉你这条腿后,你修养两日我便可以给你换上。”
  白隙神祇脸色阴晴不定,迟疑不决,突然道:“你知道我为何叫做白隙吗?”
  秦牧摇头。
  “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白隙神祇淡然道:“这说的是我的速度。我的速度天下第一,你根本看不到我的身影,忽然之间我便一遁千里。伤了这条腿,我还怎么施展我的速度?”
  秦牧点头,那日夜晚在大墟遭遇上苍三尊神祇时,他出其不意干掉一尊,而这位白隙神祇则是他最为难缠的对手,速度极快,来去如光如电。哪怕秦牧将九重天开眼法开到第九重,也只是能勉强捕捉到他,以至于大战数千里这才将他的腿击伤,将他打残。
  “一条腿也可以跑得很快。”
  秦牧安慰道:“我村里的瘸阿公便是一条腿,还是速度天下无双。你看这条坏腿,我给你锯掉了吧?”
  白隙神祇身躯颤抖,声音沙哑道:“你不是神医吗?难道你便没有办法救治?”
  秦牧黯然道:“若是两天前……现在锯掉,你还有一条腿可用,若是再耽搁下去,便只能拦腰截断了。不过你放心,我村里的屠阿公当年便是拦腰截断的,也活得好好的,两条胳膊走路也是飞快,而且不用尿尿方便。”
  白隙神祇脸上肌肉乱抖,咬牙道:“那就截掉罢!”
  秦牧取出无忧剑递给他,歉然道:“你是神祇,我没有截断你的腿的能力,还是你自己来。”
  白隙神祇握住剑柄,想要下手,眼泪却哗啦啦直流。
  秦牧也有些于心不忍,正要说话,白隙神祇大叫一声,一剑斩下,将自己的伤腿齐根斩断!
  秦牧呆了呆,连忙上前,为他止住血,将无忧剑收起来,取出三条腿,诚挚万分道:“你选一条腿。我是诚心诚意要挽救这场灾劫,所以一定会竭尽所能为你接上腿,让你今后依旧能白驹过隙,忽然而已。你放心,这三条腿都是星犴的收藏,顶级的好腿,不会比你原来的腿差了。星犴你知道吧?一个收藏狂人,不是神级的身体他不收藏的。”
  白隙神祇忍住痛,额头却有滚滚的汗珠不断滑落,目光落在这三条腿上,声音沙哑道:“我怎么知道你没有在这三条腿上动手脚?善医者善毒,你在这三条腿里动手脚,我岂不是上当受骗?”
  秦牧目光真诚的看着他。
  白隙神祇看到他的目光和神色,心中有些惭愧,但还是不敢相信,目光闪动,指著较短的那条神腿,道:“我选择这条腿。”
  秦牧露出笑容,将那条腿交给他,其他两条腿则收了起来,道:“你放心,你将这条腿收起来,过两日等到你的气色好一些,我再来帮你接上。这条腿留在你这里,你应该不必担心我动手脚了吧?”
  白隙神祇点头,叹道:“我不应该怀疑你的,我信你是医者父母心。这几日,我不要你开药给我调养,我自己来!”
  秦牧讥笑道:“你还是不放心我。罢了,你需要什么灵药,尽管吩咐院外的神通者,让他们去抓药,我不插手便是。”说罢,转身离开。
  白隙神祇唤来一个神通者,写下药方,让人去抓药。
  院外,司芸香目光闪动,低声道:“教主,要不要在他的药里面动手脚?”
  “不用。”
  秦牧问道:“我需要的灵药到齐了吗?”
  “还差几味。”
  秦牧前去检视,盘算了良久,道:“差不多够用了。”说罢,取出剩下的两条神腿,准备炼药给这两条神腿下毒。
  司芸香失声道:“教主,你这是……”
  “我尽管让他留下那条神腿,他也必然不会用,几日后,他必然会让我取出这两条神腿,从这两条腿里选出一条给他接上。”
  秦牧认认真真的炼毒,打算藏毒于腿中,这种认认真真的神态很令人恐惧,道:“我不知道他会用哪条腿,索性两条腿都下毒。剩下的那条毒腿,我准备……”
  他催动元气,手法千变万化,飞速炼制奇毒,道:“准备找个机会,还给星犴!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司芸香连打几个冷战,面色如土,颤声道:“教主,我再也不敢觊觎教主之位了!”
  “你胡说些什么?”秦牧回头,冲她笑了笑,大男孩笑得很是灿烂、阳光,充满了洋溢的青春。
  司芸香毛骨悚然。
……
白隙神祇捏碎那只大鬼,立刻召回元神,元神刚刚进入身体,顿时只觉一股邪气从自己的伤腿处涌来,侵入肉身各处,游走元神与神藏之间,不由毛骨悚然,急忙催动法力镇压!
  “糟了!千防万防,没有防住!”
  蛟王神趁机扑落,身躯将白隙神祇团团锁住,让他动弹不得,勒得他额头青筋绽起。
  秦牧站起身来,拔剑将无忧剑掷于地上,微笑道:“白隙师兄,我煮熟的鸭子,从来飞不走。剑给你,你现在可以切下中毒的部位了。蛟王神,放了他,我煮熟鸭子,喜欢让鸭子自己切。中了我的毒,白隙师兄只能从脖子切,脖子以下,统统不要。”
  蛟王神迟疑一下,还是放开白隙神祇。
  白隙神祇怒吼,神威滚滚,将那一锅药汤炸得粉碎,迈步向秦牧走去,杀气冲天。
  蛟王神紧张万分,正欲出手,白隙神祇突然散去神威,单膝触地,叹道:“我从前降过一次,再降一次又能如何?白某,愿意归降。”
  秦牧露出笑容,道:“你放心,百岁山的风景很好,你很适合那里。向土伯立誓吧,立过誓言,我让你成为百岁山的山神,享用祭祀。”
  半日之后,白隙神祇面色阴沉,驾着风云赶到涌江旁边的鹿县,放眼看去,不由皱眉,只见这鹿县四周都是百十丈高的山丘,穷山恶水,哪里有什么景色秀丽的万丈大山?
  白隙神祇降下云头,落地询问一个农夫,道:“哪里是百岁山?”
  “那个就是!”
  白隙神祇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百岁山是一个小山丘,弥漫着死亡之气,不由怒道:“那里分明是个乱葬岗,埋尸体的地方!为何叫做百岁山?”
  农夫笑道:“普通人百岁之后会怎么样?当然是死掉了!所以叫做百岁山,百岁之后就埋在那里。”
  白隙神祇呆了呆,不解道:“百岁山不是有万丈高吗?”
  “这个长角的呆子!”
  那农夫忍俊不禁,道:“死人躺倒,高不过几寸,对死人来说,百岁山可不是万丈高?”
  白隙神祇大怒,气冲冲飞到百岁山上,怒叫道:“姓秦的害我!”
  突然,旁边的涌江轰然裂开,从江中露出一个巨大的脑袋,好奇的打量他,笑道:“我说是谁有一股神的气息,原来是白隙道友。你怎么也来了?你刚才说姓秦的害你,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豢龙君!”
  白隙神祇站在山头上慌忙见礼,道:“我来延康降劫,遇到了天魔教主……”
  “你不要说,我知道了!”
  江中巨龙摇身一晃,化作豢龙君的模样,面色凝重道:“他是否是一副憨厚老实很好欺负的样子对不对?”
  白隙神祇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豢龙君跺脚:“我就是因为他的憨厚,所以才成为涌江龙王的!”


王嘟嘟: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女性读者绝不会失望


Aorqu用户:

推荐两部恐怖小说《大地的谎言》《住院的病人》,作者小僧。当时看的惊为天人,觉得这就是看过最好看的恐怖小说!


伊莉雅:

一世之尊,曾经被广电推荐过
奥术神座作者的作品


橘家小殇:

全职高手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