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可稱為「神作」的網路小說?

問題描述:絕對值得看是唯一標准不必迎合大眾審美國內外都可以
, , ,
等待中的洛日:

寵魅,真心喜歡,覺得最棒的一本書!
民調局異聞錄,這個可能聽說的人少,但是也很棒!


張二狗:

朱邪多聞的《星空王座》

非常偏門的雙線主角劇情,(其實我覺得可以分割成兩部作品然後一起發出來做個帥氣的呼應——追書的時候一跳一跳的……)

卻意外地值得一看!我還以為我會在兩個世界的視角跳來跳去而棄書……但看到兩個世界鬥爭高潮我激動地吶喊了起來…………

作者對文筆節奏的把控相當細致,讀起來頗有精緻考究的硬朗科幻風格和朦朧宏遠的史詩色彩(也僅僅只是色彩和風格而言,論價值跟其他大拿的作品相比肯定是難望向背)。

人物性格和主次脈絡抓得很牢,這使得許多人物的形象立體而有血肉,給每個出場人物不俗的構想來豐富人物的厚度,就這點而言比之蕭炎唐三之流——不知道要高到哪裡去了。

而且他真的切實地做到了「寫什麼像什麼」,
寫近未來潛行和陰謀就帶著絲絲入扣的謀劃和不失誇張的動態反應(科幻作家這是基礎啦。),
寫中世紀西方奇幻旅行就帶著夢境般朦朧和童話史詩特有的羊皮紙色調(勉強有哈比人幾分神韻),
寫異能力決斗(大霧,人家是科幻啊!)就帶著荒狂的氣流和流暢的動作,
寫中小規模魔幻戰爭就帶著鐵和血與鋪天蓋地的燃燒。
但難得的是他一直用一個基調去描述不同的故事形成了一種獨特的統一(好吧我承認以上有點誇張地過分,但看在我自曝的分上請務必吃我一發安利。)

相較之下,許多網路文學……

寫言情灌入泰式殺馬特花式貴族打臉,

寫都市亂加無病呻吟前一秒四十五仰望天空後一秒轉角遇到少女慘遭凌辱……

寫奇幻各種穿插科普設定簡直脫節,

至於那些寫歷史的中間插一些荒腔走板的情節段子更是網路小說的洗澡水——我這是在誇人,其他作品簡直是膿液,死皮和【嗶~】
(尤其是洗澡水《明朝偽君子》——很多戲劇化得荒誕的情節就像三流歷史電視劇一樣,讀起來違和得想罵人——對不起,本來不應該指名道姓地罵作品的,大家不要學我。)

相較之下我還是更願意讀《穆斯林的葬禮》這種文學氣息沖淡成excel表格的作品——至少人家做到了寫好一個風格統一的故事。

總之,介於網路小說八成以上是洗澡水還有分之十二左右是死皮的現狀,對於類似《誅仙》,《唐磚》,《販罪》,《無限恐怖》,《琥珀之劍》,《寂靜王冠》,《星空王座》(就作為網路小說而言)這類或多或少有著自己風格或者頗有亮眼之處的作品,實可謂是網路文學的腳趾頭——好歹算人身體的一塊兒——至於洗澡的人——至今我還在找。

好啦,

經過一番近乎捧殺的贊揚和對其他作品的順帶一腳之後,我們得說說但是。

但是!

這部小說仍然有頗致命的缺陷,

在敘述交待人物背景和糾葛情仇的時候頗有些不幹脆,來回的鏡頭跳轉和敘述人變換拖住了筆調,許多情況下的背景故事插入的很生硬,讓人有點脫節(不難看出他希望營造出一種「一起講講過去的故事」的感覺,但很多細節處理沒做到位。)——這也是很多人讀到一半看不下去的原因之一。

另外一點則是在小說結局上…………

也許是作者的個人風格吧(不好妄言),當一切迷霧撥開後真相變得略有點荒謬(這也是科幻小說的一大特點啊……),不太符合一部超長篇小說的結局(對快餐文學消費者來說是很不爽的體驗)

具體end就不透露了以免有劇透之嫌,總之實可謂虎頭蛇尾,尾巴寫的相當精彩,但就是給人一種
【卧槽之前前戲調情潤滑抽插爽的可以當新課標,結果你™不泄就拔出來了】的逼仄,

以及【虧你餅畫那麼大結果就給我這么個小的不能小的升華主題】的不適。

(我知道這話一大串絮絮叨叨的你可以慢慢來)

總之,綜合來看還是個文海遺珠,讓我頗有【撿到就是賺到】的感覺,是部讓人心情舒泰的好作品呢。

懇切請列位共我一同分享佳作。

——為什麼這回答寫的這么營銷作者卻不給我稿費。


宦臣賊子:

九當家的《靈舟》

本宅男看了不下五次,難得一見的佳作,如果入坑,請務必看完,後面填坑很感人


g同學:

寫一份流水帳吧,從現在在看的開始說起,希望能解決大家一段時間的書荒問題:

從現代軍事類開始吧:

只推一本:《叛徒》——愛情與政治——特色:美國解體。

這本書很好,可惜Aorqu上只找到一個問題,10人關注。

在舉世矚目的北非政變中,某僱傭兵公司沙漠鷹被出賣(Private Military Contractor),全軍覆沒
主角死了,但是機緣巧合,被惡神奧塔爾附身,獲得了刀槍不入的能力。

一路逃亡,在逃亡的過程中追殺那個叛徒,他殺死了花貓,和導演玩俄羅斯輪盤,最後終於發現要毀滅他們的不僅僅是那個叛徒老鷹,還有PRMI僱傭兵公司,以及站在他背後的美國國防部。

他救了即將被殺死的卡扎菲,救了即將被背叛殺死的奧馬爾,見到了拉登。

他救了利比亞孤女緹雅,救了Sweden公主安妮,娶了大陸父親定的生死交娃娃親,也碰見了法國老老闆的女兒。但是這並不是靠他的王霸之氣,而是在一個個故事中穿插起來的

緹雅受阿拉伯文化影響,只想做小妾,因為鬍子救了她的命,而且她知道鬍子那裡有他想要的。

僱傭兵公司被人尋仇,在故事正篇開始之前,主角尋思跟老闆弄點印象分,救了老闆的女兒瑪若,中了幾槍,可是沒想到讓老闆女兒喜歡上了她,

柳子越是主角的童養媳,因為主角的爸爸在越南戰爭貓耳洞里推開了主角的岳父,自己被打成了兩半的時候的遺願。

而安妮這段則描寫的則更加盪氣迴腸。

「齊天林真想翻白眼了……穿越整個城市到王宮的這段巡遊真是要了他的狗命!
  嗯,他還有狗鼻子,在馬隊背後那種特有的馬匹味道中,齊天林忽然一下渾身的神經和肌肉都緊張了起來,他聞到了一絲絲硫磺硝石的氣息!
  來自爆炸物引燃線的氣息!
  沒有任何時間的延誤,幾乎所有人都在現場或者電視中看見那個禮賓車後座上的男人突然站起來,一把抓過身邊的公主,沒有任何跳跑或者離開的跡象,就是展開自己的整個身體,摁下安妮的頭在自己懷里,盡量用自己的全部身體包裹住同樣高大的姑娘!
  然後幾乎就在所有人剛剛驚詫莫名的看見這個動作,少數沒有來得及轉過來的鏡頭剛轉過來聚焦,一個突發的爆炸就發生了……
  就在大約十五秒鐘之前,一封郵件發到了瑞典通訊社以及瑞典國防部,抗議瑞典派兵參加了阿富汗作戰,以及對先知褻瀆……
  所有的部門還沒有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爆炸就發生了……
  巡遊是在斯德哥摩爾的市內大道上,這一段是那種碎石塊鋪就的路面,就沒有其他鋪裝路面那麼一旦埋藏過東西那樣明顯!
  明明瑞典軍方在之前幾天都對這幾條路反覆的進行過檢查啊!
  這個不知道是定時還是用遙控引爆的炸彈終歸是爆炸了!
  並沒有電視電影中常見的那樣驚天動地,就是突然的迸發,就好像一個大氣球炸開似的,幾乎肉眼可見,那個車廂底部的地面一下就綻開來重重地撞擊到禮賓車的底部,以安全性著稱的禮賓車瞬間就被從中間扭曲著崩開一個口子!
  然後,然後就是滾滾黑煙跟塵霧彌漫籠罩了那一部車,幾乎所有的鏡頭都在那一瞬間有個顫抖,真實的把這種震撼傳達給了電視機前的所有觀眾……
  柳子越幾乎是第一時間就一下伸手咬住了自己的手背!淚水卻沒有像尖叫聲那樣被堵住,幾乎是無聲的一下就從眼角浸出來,那種正處在幸福當中,卻突然被斬斷奪走的巨大落差感,讓她覺得整個世界似乎都在崩塌……
  瑪若突然就打翻了自己的水果盤,渾身一軟就要滑下椅子……伸出手下意識的想抓點什麼,卻連嗓子眼都被堵住,親眼目睹自己愛人消逝的那種視覺和心理的雙重打擊,讓她幾乎瀕臨崩潰邊緣,雙眼死死地盯住熒幕,身體卻不受控制的開始劇烈顫抖……
  蒂雅就是目瞪口呆,手指停留在塔塔的身上,一動不動,瞪大了眼睛,口中喃喃:「IED么?戰區么?」對她來說,這樣的場面反而沒有那麼巨大沖擊……
  也許正是因為嚴格的搜查或者管制,埋藏在地面下的炸藥並沒有太大的量,這種帶有政治宣告意圖的行為,炸響就是勝利,至於造成什麼樣的後果,對效果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改變……
  所以禮賓車整個開始騰空不到三十厘米高的時候,齊天林已經把安妮牢牢地抱在懷里,把那個身軀使勁地往自己懷里拽,蹲下自己的雙腿把安妮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因為那一瞬間的火藥氣息,說明只能是來自地面的襲擊,他的身體和雙腿就成了安妮跟車底以及炸彈之間的阻擋……
  那一瞬間,他沒有思考是不是自己的身體能夠抵禦這樣的爆炸,自己的秘密是不是要暴露在千百萬人面前,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要保住自己懷中人的性命,用自己性命去換取也在所不惜……
  在安妮看來,從齊天林突然起身抱住她的一剎那,身體只有那麼零點零幾秒的僵硬和不解,但是看到他眼中的急切一下就全身放鬆下來,把自己完全的交給他,她已經太熟悉這種由他來掌控所有局面的狀況了,隨著爆炸聲響起的時候,這姑娘心中居然滿心得意:「哼!哼!哼!」
  齊天林把安妮抱得非常緊!就好像一個毛線團一樣的緊密,只有越緊,所有的震蕩波才會都在他的體內消除,而不會讓自己的身體再去撞擊安妮,姑娘的一雙長腿都被他的雙腿牢牢夾住,力圖把所有的沖擊力全部用自己的身軀吸收,那一剎那的撞擊幾乎讓他五臟六腑都錯了位!一口鮮血噗的一下就吐到安妮的雪白的頸項上,也吐到她那件淺香檳色的高級禮服上……
  爆炸無非就是兩種傷害,一是爆炸本身的沖擊波,另外一個就是爆炸造成的碎片傷害……
  這輛特製的沃爾沃高級禮賓車是沒有裝甲底盤的,畢竟在歐洲大陸已經多少年都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情了,但是厚重的歐洲車系還是比日韓車系的鋼材要紮實一些,何況還是王室用車,整個底盤並沒有完全崩斷,只是兩側骨架上的車門被扭曲著撕開,甚至還壓住了地面爆炸飛濺物,讓整個爆炸沒有對周圍十多米外的民眾產生更大的傷害,只是車頭和前排是正對爆炸物,被一下炸開一個洞,駕駛員半邊身子都削沒了!
  這股沖擊波也就是齊天林遭受到的最大挑戰,沖擊波和金屬器件同時拉開了他的背部,撕開一道道傷口……
  同時也崩開了底盤上的供油系統,管道里的汽油就被引燃了!
  所以接著滾滾硝煙的就是沖天大火……
大火的好處就是可以把車輛周圍的濃煙粉塵都收斂掉,黑煙只在火焰的上方……
  幾乎所有的主持人那一剎那都有點口吃,一下就給憋住了,然後反應快的能強抑興奮做沉痛狀:「索菲亞……我們的索菲亞公主……」對新聞人來說,最怕就是沒新聞,有新聞才有收視,收視就是一切……
  反應慢的還在哆嗦:「我的天……我們看見了什麼,我們……這……」
  但是幾乎所有人在這個時候都看見嘭的一聲,一隻腳就把禮賓車的側面一扇門給踹掉,那個平時光可鑒人的車門已經被燒得開始漆面起泡,但起碼還完整,卻被這樣一下踹飛,掉落到好幾米之外!
  一隻同樣原本光亮現在灰撲撲的皮鞋伸出來,接著就是破爛殘缺的西褲,接著幾乎所有人,所有對著電視機和在現場的人,都看見,一個渾身破爛到處都冒著青煙火苗的身軀,抱著一襲淺香檳色的公主裙,那麼剽悍的從滾滾濃煙和熊熊火焰中出現了!
  隨著爆炸聲,連前面的瑪麗公主殿下和新郎都驚得轉頭觀看,當看見那輛黑色的禮賓車捲入爆炸和火焰之中,未來女王的眼中頓時充滿淚水,難以置信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無數的安保人員幾乎是毫不顧忌可能產生的二次爆炸,奮不顧身的沖向那輛禮賓車,可是就在他們沖過去的時候,已經有一道身影抱著他們萬般牽掛的歐洲公主,就那麼突然沖破火焰站起來了……
  然後那個萬人景仰,一貫在鏡頭和民眾面前都是氣態雍容,儀態萬千的索菲亞公主,全身蜷在那個如山一般魁梧的懷里,正一臉嘟噥的嬌憨模樣,盡力彎腰到處撲打男人身上的火苗,絲毫沒有注意自己的裙擺也在起火……
  讓無數人在悲情,驚喜,詫異之餘差點笑出一聲來!
  齊天林扛住了那重重的一波撞擊和傷害,才讓緩沖的身體放鬆,那一瞬間就用嘴蓋住安妮的嘴唇,保證她屏住呼吸,不要被爆炸產生的氣浪引起呼吸道感染,然後才強忍傷痛盡量起身,踹開車門跳下車來!
  兩條褲腿已經只有一條,那條被氣浪沖刷成條狀的褲腿似乎都能看見他的大褲衩,上身的禮服更是變成了條縷不齊的破爛,這就是沖擊波的典型癥狀,所以基本上被炸死的人,只要不是被直接炸掉,都是裸體……袖口還完整,但是整個背部已經全部撕扯開幾乎全部都是血糊糊的一片!那就是被車體上的各種物件炸起來在他身上拉出的結果,至於他的體內有沒有什麼小碎片,那就不得而知了。
  其他地方全部都是黑一塊灰一塊的污漬,特別是他的臉上,也被擦出了一道血槽,當然最醒目的就是公主雪白頸項上的那觸目驚心的鮮血,公主的脖子看上去現在靈活得很,那就只有是他……
  但是就算這樣,那個抱著公主的男人,還是邁開堅實的雙腿,一步一步的抱著公主離開了那個火焰高飛的車體,帶著驚呼聲,掌聲,歡呼聲四起的現場背景聲音,直到十幾步外被幾個沖上來的安保人員接住……
  他的背影身後,那個油箱終於被引爆的禮賓車發出了第二次連帶爆炸,不過僅僅是油爆,威力更小,但是火光更加沖天,背景更加絢爛!
  讓齊天林抱著安妮跟這些近身的安保人員一起一蹲身,可就是這么一蹲,他就起不來了……
  來自全球各地的電視記者們,幾乎不需要導演,不需要特效就拍下了這么一組充滿個人英雄主義的鏡頭……
  那個在感知到了危險,用盡全身力氣,義無反顧去保護自己公主的騎士!
  幾乎所有人都看見了齊天林在那一瞬間的動作,既然他能感知到,他起身就完全可以逃離現場,但是他的反應卻讓幾乎所有人都感到由衷的戰栗,一種覺得幸福的戰栗,他盡可能的展開自己的身體擋住所有的危險,保護身邊的女人……
  那一刻,無關乎公主或者騎士,只有一個男人跟女人之間的盪氣迴腸……
  齊天林確實是疼得渾身都要散架,火焰更是加劇了他的疼痛,安妮一被別人接過,他就腳下一軟倒了下去,理論上來說,那一瞬間他的腿骨是震斷了的,背部的體內,如果是一般人,應該都震碎了……現在是在恢復還是別的啥,都是他全憑意志力堅持到極限了……
  帶著幾乎全場的驚呼,安妮拒絕了安保人員要把她拖離到安全區域的企圖,臉上滿是緊張地撲回去,剛才齊天林在最危急時刻表現給她的輕松,讓她現在感到一種由衷的後怕,盡量扶起齊天林的上半身,手足無措的到處撲打火苗,試圖按住看起來在流淌的血液,一滴淚水終於滴下來,接著是更多的淚水,看著懷里這個已經被燒得有些焦頭爛額的男人……
  原來自己毫髮無損的代價就是他這樣一身的傷痕!
  原來在那個時刻還給自己一個笑容加擁吻的他承受了這么多的傷痛……
  如果說安妮之前在所有民眾眼中最深刻的印象是那個在夕陽下為戰地上的屍體悲天憫人的歐洲公主,那麼從現在開始,她這個抱著自己心愛的人,有些無助,有些驚慌,但卻充滿不離不棄的形象就完全牢牢的佔據了所有人的腦海……
  那一刻,她不再是那個遙不可及,高高在上的歐洲公主,只是一個在大家身邊抱著自己愛人有血有肉的鄰家女孩……
  如果說之前在陣地上那個用便攜式攝像機拍攝的歐洲公主,跟她那個一直伴隨在身邊的影子騎士還只是一個比較模糊的形象,現在無數台高清設備下的這個場景,這個已經看上有些奄奄一息的騎士和他的公主,就好像一記狠狠的耳光抽向那些之前還在得意洋洋,談天說地的言語……
  什麼叫忠誠!
  什麼叫品德!
  什麼叫愛情!
  什麼叫生死與共……
  什麼叫執迷不悟……
  為什麼索菲婭公主會毫不眷戀的離開貴族圈子,跟隨這個默默無聞,笨拙得有些木訥的男人……
  在生與死的關頭,那道影子用自己的生命詮釋了什麼才叫情義無價,而不是那些華而不實的禮儀,風度,那些狗屁不如的東西……
  只有用自己生命護衛的東西才是最真實的情感……
  的確,有些人是適合在閃光燈光彩體面的生活,一笑一顰都可以牽動觀眾的心,那不過是戲子,可是有種人就是平時毫不起眼,一旦在關鍵時刻爆發出來的一剎那真的是光芒四射,亮得簡直讓人不敢直視!
  可以說有多少人在電視機前那一刻都忍不住熱淚盈眶,使勁地搖頭,真心希望這不要演變成一場悲劇……
  又有多少女性在電視機面前本來打算見識一場公主嫁平民的喜劇,結果見證了一場名為生死的愛情,那一刻,那一對身影真是賺足了眼淚!」

大家可以看看這種場面感。

除了對於愛情的描寫外,

作者更是對國際政治給出了自己的看法,美國是強大的,

但是美國的根本問題在於它的戰線過多,他必須維持它在全球的霸權,維護美元的絕對地位,對於國際政局的控制能力,而這就迫使他樹全世界為敵,朋友也是表面兄弟。

而在美國的內部有兩個問題,

一,州權主義根深蒂固,一旦美國不能維持美國的霸權地位甚至出現了政治動亂,就可能會像蘇聯一樣解體!

二,憲法精神與國家實踐,美國憲法可修訂,但憲法精神神聖不可侵犯,假如國家出現了顛覆性的問題,可是解決方案卻與憲法精神違背,那麼他的問題解決必然僵化。

作者就是通過對這兩個問題的描寫,描寫了主角控制下美國解體的全過程!

網路武俠小說(去掉金庸古龍這類作家)

只推一本《高手寂寞》,這本書有個話題了,可是只有218人關注。

《高手寂寞(一/二》——槽點:被綠——特色:意識流描寫,講幾個偏執狂的江湖。

亮點:天庭攻防戰,

天庭攻防戰

「大帝!」白龍妃悲聲呼喊,無論神獸還是妖獸,這一刻都明白麒麟大帝是在燃燒桀驁內丹的力量,超負荷催動桀驁之心的跳動,以自殺的方式,用燃燒生命的代價不惜一切的瘋狂爆發力量。
「嗷嗷――我是大帝,我不會逃,我要保護天庭!」爆發的黑色能量中,麒麟大帝飛沖上天,撞碎了大日如來的第一掌……火焰焚燒著他的身體,他的胸口因為超負荷催動力量,機體無法承受體內的力量而裂開,皮開肉綻的血肉下露出折斷的,連著血肉的骨頭。黑光的爆發的力量讓鷹翼拍動的更快,讓麒麟大帝的飛移速度更快!
交叉的雙臂,跟麒麟大帝的頭顱一起飛撞第二面大日如來掌……火紅色的大日如來掌應撞而消散,麒麟大帝的雙臂被爆發的力量從內部撕開了血肉,震碎了骨頭,火焰焚燒著他那扭曲變形,多出斷裂白骨刺出的雙臂血肉,他腹部被體內失控的能量炸穿了一個大洞,背後的鷹翼折斷了一對,無力的下垂著……
「嗷嗷……媽媽,我長大了!桀驁,依韻,我一定要保護天庭――」
飛升的麒麟大帝,撞碎了大日如來的第三掌……
白龍妃,金龍妃……以及天庭的仙人們,都留下了悲痛的淚,凶獸們嗚咽低吼,但是,無論人獸,誰都沒有閉上眼睛,誰都沒有挪開視線,他們要看著,看著麒麟大帝施放最後的光輝……燃燒內丹的力量,強催桀驁心臟的力量,這樣的做法就是自殺,而且是絕對無法持久的自殺。每一個神獸,凶獸都知道這么做的方法,當然也知道這么做的後果。
桀驁之心在麒麟大帝的胸口爆炸,帶著血肉,帶著麒麟大帝身體里抽吸出來,噴射灑滿一片天空的血花……黑光消逝,麒麟大帝的身體再也沒有了任何力量,巨大的身軀突然沒有了動靜,就那麼從天空飛沖一段,然後自由翻旋著,毫無力量的摔向大地,他那背後的鷹翼,全都沒有了撲動的力氣……
大日如來的第四掌,追上下落的麒麟大帝,剎那吞沒了它那巨大的身軀,猶自下落之勢不絕的壓著被烈火爬滿的麒麟大帝的身軀一併墜向天庭……
三百里的掌印,壓落大地,粉碎了範圍內的一切建築,火焰爬上所有非西天極樂佛門眾人以外的生物身體。一掌,緊跟著第二掌……七掌盡數落地……
「阿彌陀佛……」蒼穹之下,大日如來的身體漸漸變淡,變淡……最後,消失在了蒼穹之下的虛空。
天庭周圍的眾佛,緩緩睜開了眼睛,看著周圍,熊熊燃燒的火海……
天庭周圍五百里範圍內的大地,群山崩塌,樹木,石頭盡皆化為焦土,大地上,重疊的掌印形成半徑五百里的、凹陷的地坑,坑的邊緣倘若從高空看下去,分明是掌形。
天庭,沒有屍骸,白龍妃,金龍妃趴倒在麒麟大帝的身上,熊熊燃燒的火焰吞沒了他們的身體,在火焰中他們的身體漸漸變成了一堆變形的焦黑,伴隨火焰的熊熊燃燒,漸漸的,變形的焦黑體積越來越小,越來越小……最終,火焰熄滅的時候,化成了風中飄揚的黑灰……
火紅色的大日如來掌墜落天庭,一襲青袍的暮色在那強大的壓力下,仰面注視著頭頂上的巨掌……火焰在她身體周圍蔓延,跳動,周圍的大地崩塌,碎化,又迅速在火焰的焚燒下變成了焦土,黑灰。周遭幾十丈的坑地之中,只有暮色立足的地方,孤零零的豎立著一方圓柱形的土地,火焰沒有一點燒上她的身體。
「阿彌陀佛,這里已無爭殺之戰,無血仁者去吧。無血仁者之道,西天極樂眾佛欽佩,大日如來不願傷了仁者,實屬是為眾生得救贖的一番慈悲。」在大日如來掌的攻擊下安然無恙的不是只有暮色,還有所有西天極樂的佛和佛門弟子。大日如來掌猶如長了眼睛,落下的時候,單反有西天極樂佛和佛門弟子的地方,都總有恰到好處的缺口。
於是入眼的周圍遠處,到處都能看到一片片聚集著西天極樂佛門弟子的,沒有塌陷的土地。
「是……沒有了。」暮色輕輕的,喃喃自語般的說著……
佛們,在金光中,消逝,遠去;西天極樂的佛門弟子們,神情虔誠,悲憫的念誦著超度的經文,撤離……
風吹起火焰中那些灰黑的飛塵,迷濛了暮色那襲孤獨的青色身影……
麒麟大帝死了,白龍妃,金龍妃以及天庭秘境里的所有大帝的妻子,凶獸都死了,都在烈火中變成了黑灰……仙人們死了,他們的兵器和他們的身體一起,在火焰中也變成了黑灰……
四面八方的河流,瀑布,順著地勢的形態,流入掌印的湖中,很多年後,大地上的幾道佛印變成了佛手湖,不知就裡的江湖中人看不到水底下大日如來掌留下的佛手印,只是為這篇連綿千里的湖水地而驚嘆。
不過那是,幾個月後的景象了。
這一刻,在飄滿天空的黑灰中孤獨站著的暮色,能夠看到的,只有無數在火焰中化成黑灰的,壯烈的感動。

男主殺女主

就在紫霄說話的時候,依韻出手了,在深紫色的太極特效光圖推動下,劍出鞘,刺出。根本不容任何人反應的時候,北落紫霄劍就已經貫穿了喜兒的心臟!
這是致命的一擊,無論怎麼看都是致命的一擊,可是,太假了。
喜兒沒有反擊,竟然真的一動不動的,任由依韻一劍將她殺死……
風,再吹。
風中飄擺著的,喜兒的長髮包圍著的之間,傳出依韻那把,淡然的聲音,內力灌注的聲音,那麼清晰的傳開,讓很遠的人都能夠聽到,可是,又那麼的不響亮,因為聲音太淡然,淡然中透著一股子,陰冷的氣息。
「靈鷲宮的至尊,你們眼裡不敗的神已經死了。從今天開始,正義聯盟的未來就是靈鷲宮的未來,殺戮傳說喜兒肩負的責任由我依韻扛起。從此刻開始,你們就是正義聯盟的人,誰想為她報仇,都可以。不管是誰,只要是靈鷲宮弟子,只要認為自己超越了她,超越了我,能夠為靈鷲宮創造更好的未來,很簡單,殺死我依韻,就能得到正義聯盟和靈鷲宮!」
風停了。
北落紫霄劍,緩緩抽離喜兒的身體,血,跟隨著,流出的越來越多。
無數雙眼睛看著,看著那把劍,看著中劍的喜兒。
風停了,喜兒的長髮落下。
她的臉色,一如往常,掛著妖美的淺笑,迷離的目光,彷彿如同平時任何時候眺望遠空一樣……她不像是一個即將重生的人。「呵呵呵呵……依韻,我,毀不了你……」
依韻的臉色,一如往常,面無表情的望著面前的喜兒,北落紫霄劍,在緩緩的抽出。而依韻的身上,卻覆上濃郁的,深紫色的護體真氣。「我不會讓任何人的眼淚滴落在自己的屍體上,同樣不希望讓任何人的眼淚滴落在你的屍體上。」

男主殺超級對手大舅子,另一位女主黑化。

六柄劍,四對拳腳,齊齊追上退走中的小劍――
在意境劍意力量被破的狀態下,誰能夠接下這樣的合擊?
江湖中,沒有人能夠接下,只有人能夠接下!
誰也不行――
青光,在小劍身上綻放。
青光綻放的同時,原本急進的人,同時後撤。
驟然強大的,爆發的內力,讓經驗豐富的他們都很清楚的知道,那是,自爆!
狂暴的內力,瘋狂的四面蔓延擴散……
眨眼之間,吞沒了周圍一大片的空間――
沒有人能夠接下,所以,小劍選擇了催動同歸於盡的自爆功決――天魔解體!
系統公告:武當聖地的聖主小劍將聖主之位傳給紫衫。
沒有人能夠接下,所以,以小劍的理性,得出這種結果,自然不會徒勞的掙扎抵抗,他只有一個選擇,在可能的情況下,同歸於盡。
「別多說了。撤退。小劍已死,聯盟傷亡慘重,大日如來現身。喜兒重出江湖。」傷心斷腸簡短的一番話,無不是讓人震動的消息,眾人誰都沒有再多問,毫不猶豫的跟著傷心斷腸調頭離去,他們離去遠了的時候,零兒也撤退了。
是啊,這是一個讓人多麼難以接受的現實!
威名江湖幾百年的不敗傳說,重生了……
群芳妒抽身撤退的時候,紫衫沒有追擊。
紫衫一動不動的,任由群芳妒從容撤走……
「哥哥死了?白色黃昏,不敗傳說,白色黃昏,不敗傳說……霄雲喜曾經殺死了哥哥,正義聯盟又殺死了哥哥。白色黃昏,不敗傳說――正義聯盟!白色黃昏是不會敗的,擊敗白色黃昏的人,都必須以更慘重的失敗作為白色黃昏雪恥的祭品!」白色的能量,洶涌的,在紫衫身體周圍,或高或低,時強時弱的,不斷變換……
一時間,空曠的山地,只有紫衫那孤寂的聲音。
山頂上,大日如來看著遠處山林中紫衫孤獨的身影,還有那變幻不定的白色能量,長長的,嘆了口氣……
不存沉默不語,她還沒有完全從小劍的死亡打擊中恢復過來,但並不表示她對小劍沒有信心。獨孤劍經的四階段擁有破境式的力量,到時候,毫無疑問依韻意境場攻擊不會再有效。但小劍說過,曾經就說過,他如果能夠戰勝喜兒,就無法戰勝依韻。這是他計算的結果,喜兒跟依韻看似一樣,其實是殺道、速度極端流路線上的兩個有微差的高手。但這種微差,卻足以決定一些關鍵性的問題。那就是小劍無論怎麼調整自己,也不可能同時面對喜兒和依韻都沒有劣勢。
紫衫本來是可以辦到的,但萬法全通的意境一直存在一個問題,精力消耗過快,盡管經過這么多年的優化,仍然沒有辦法達到跟別的意境同樣的消耗,而面對喜兒,總是一場難以短時間內取勝的戰斗,這樣的現實讓紫衫至今為止都無法辦到本來應該能夠辦到的事情――戰勝喜兒。倘若紫衫能夠辦到這一點,小劍就能夠以針對依韻的方式調整自己。
否則,小劍不認為不被紫宵意境場剋制就代表能夠取勝。
最合適的方式不存一直知道,那就是,紫衫戰勝依韻,依韻沒有如喜兒魔滅那樣的絕技,只要讓紫衫有機會施展天罰,幾乎不會有勝算。但不存一直沒有說過,小劍也沒有說。因為都知道,除非紫衫自己決定,否則這是一個不可能的事情。
因為紫衫過去總是說,依韻是最強的,跟白色黃昏一樣強。
「正義聯盟的殺戮傳說,由哥哥戰勝;正義傳說,由我白色戰勝!」
紫衫是第一次這么說,無論前半句,還是後半句,都是第一次,這么說。
血刃的臉上,也是第一次,流露出,激動的神態,因為他知道,白色終於真正的,回來了…… 依韻覺得,他的命大約就是如此。

過去跟喜兒經常廝殺,在兇險中彼此流血。

如今跟喜兒不會再廝殺了,卻又跟白色戰上。

江湖……

雲霧散去,夜空中,繁星閃爍,明月高掛。

圓月。

圓月是一種相聚?

那麼,這算不算是一種相聚?

這是一本講高手的小說,這是一本講寂寞的小說,高手都是寂寞的,去品味寂寞,才能活下來。

主角依韻,忘我殺境無上北落紫宵極劍尊。

曾為心性純良小帥哥,卻不想因為過於沉迷於修鍊,而且夫人被人設計,被綠了。

而第二任銘記愛他,但是安排他的那個人要銘記殺了他,銘記照做了。

主角連受打擊,悟透忘我意境,隱居江湖,練就忘我殺境,成就超一流高手。

他冷酷,他刻板,他強大,他寂寞。

超級對手小劍,江湖第一高手,不敗傳說,

他的心裡只有修鍊,無時無刻不在修鍊,

他冷酷,他刻板,他強大,他寂寞。

超級反派喜兒,殺戮傳說,江湖第一瘋子,

修鍊忘我殺境,平時喜歡無差別殺人。她愛上了主角,安排主角夫人出軌,

毀滅主角,讓他走上可怕的忘我殺境,

最後把自己賠上了。

她冷酷,她刻板,她強大,她寂寞。

超級正派暮色,無血傳說,立誓一生不殺一人。

因為她沒有剝奪他人生命的權利。

一人對抗整個武林。

她善良,她刻板,她強大,她寂寞。

還有神話傳說紫衫,GM,做什麼都能做好,

武林第一美人,同時兼職武林第一高手,兼職正道盟盟主。

主角夫人。

系統公告:紫衫成功領悟西天拳典,成為江湖第三個修成典籍武功,第一個領悟四種典籍武功的人,鑒於紫衫克服重重困難,成為江湖中人第一個領悟四種典籍武功的人,個人聲望大幅度提升……紫衫的天降神兵北落紫衫力量提升,劍魂力量得到加強;天降神兵武神兵器的兵器魂力量得到加強……
系統公告:紫衫成功領悟西天掌典……
系統公告:紫衫成功領悟西天鞭典……
系統公告:紫衫成功領悟西天刀典……
系統公告:紫衫成功領悟西天劍典……
系統公告:紫衫成功領悟西天錘典……
系統公告:紫衫成功領悟西天搶典……

(說實在的,喜兒變宵紅妃的那段真的好看!)

(還有永歲飄零和雪舞天下,寫配角太出彩了)

(十一點熄燈了,先不寫了)


戴維瓊斯:

第一次親密接觸,這個算不?
劇情老套,但依然能打動人。


凌宇宇:

地獄公寓
宣傳是說 開創了地獄流 也就是 魔鬼給你一個任務,你和其他的一些人組成一個團隊去某個地方探索,一旦達成某個條件 比如知道誰是鬼了,比如知道怎麼破解當地的詛咒了什麼的,就算完成任務……
寫的真的是蠻給力的,就是作者讓人無語,據說後期有兩個無解的詛咒,本來是有解的,偏偏在貼吧叫讀者猜中了,結果就給改了………雖然也給圓上了,但是………………略蛋疼……

哦對了作者叫 黑色火種 還寫過一本叫 異悚 的恐怖小說,也是地獄流吧,這本應該是他寫的最流暢!最恐怖的一本……個人感覺,個人感覺……


特不深沉:

必須是羅森。
如果只推薦一個網路作者,我可以捨棄烽火,再捨棄煙雨,最後考慮一下,捨棄三天兩覺,咬牙推羅森。


蔣琮珉:

搞議會之前的宰執天下
赤色黎明
滾開的神秘之旅巫師世界
三渣的基本也非常好

H的太多了,重點推一下桃次郎的卡卡,H的裡面有一些屬於去掉H依然是神作的,卡卡就是其中之一


浩然意氣:

我覺得莽荒紀的精神力不錯

後面就是雪中悍刀行,還特地為次寫了個人物話評

倒騎驢,桃花枝,十二飛劍走,天下做雷池。——鄧太阿

執黑行,仗劍走,三尺論天下,三尺論仁義。——徐家渭熊拉 離陽,撒春秋,種三寸黃土,收天下氣運。——黃三曱

著青衫,侍棋詔,國士無雙屬風流,西楚八斗曹官子。——曹長卿

走離陽,闖北莽,心似清江水,東流至此回。——徐鳳年

居廟堂,處江湖,會三尺棋盤,道心憂天下。——范長後

綉黑鞋,補白衣,一劍入離陽,一劍出北涼。——吳素

劍飄逸,人瀟灑,雙袖無人敵,天門為我開——李淳罡

騎黃鶴,開天門,斬魔台羽化,武當山兵解。——呂洞玄

二十年,女兒紅,人生苦不苦,良人歸不歸。——軒轅敬城

奸胖子,大惡人,八叉成韻手,千騎開蜀功。——褚碌山

白衣郎,梅子酒,問知否知否,道知恩圖報。——陳芝豹

北涼苦,裹寒骨,百萬頭顱京觀築,陽間人屠為誰苦。——徐驍大柱國

王仙芝,一甲子,武帝城外觀淪海,聽潮亭里論江湖。——王仙芝

著青衫,侍棋詔,國士無雙屬風流,西楚八斗曹官子。——曹長卿

大金剛,李當心,才破色戎走,又開殺戎來。——李當心無禪可參

鸝珠含,白衣妝,八百年前秦失鹿,八百年後共逐鹿。——洛陽

大逍遙,高樹露,立一品四境,成九重天人。——高樹露

大魔頭,劉松濤,唱無用之歌,等無用之人。——劉松濤

牽瘦馬,喝黃酒,一劍六千里,風緊扯呼走。——黃鎮圖老黃

路邊灘,擺棋譜,兩眼己通天,兩手已落子。——陸詡

紅花女,騎牛郎,七百年雁還,三百年人歸。——記徐脂虎與洪洗象

東越池,宋念卿,走提燈照燈,看大好河山。——宋念卿

棋樂府,劍氣近,妝問我何求,一曲定風波。——黃青

黃蠻兒,萬人敵,龍虎山上修,龍象沙場現。——徐龍象

武當山,青竹林,任風吹雨打雪飄過,我自一心以劍為生。——王小屏

白狐臉,佩雙刀,胭脂評第一,武評無第二。——南官僕射

觀音宗,出南海,不問我來自何處何世,且思我要去何方見誰。——傻大個呦

盡人事,看天命,算謀僅探花,喝酒只綠蟻。——李義山

北涼兒,虎頭城,試問將相幾po土,攻守兼備劉寄奴。——劉裕

蓮花峰,王重樓,武當大黃庭,一指斷滄江。——王重樓

父母在,不遠游,故遊必有方,故名苟有方。——苟有方苟不理

兩遼線,顧劍裳,月華刀如水,方寸生天雷。——顧劍棠

吳家冢,素王劍,九十年九劍,我自成一劍。——素王

道德宗,大真人,一氣化三清,閑遊走春秋。——麒麟真人

挎木劍,遊俠兒,當下不憂郁,相忘沒江湖。——溫不勝,溫華

楚台館,庚樓月,聲色李雙甲,閑陽煙塵絕。——李獅獅

承霸秀,位工部,仁義禮智信,溫良恭謙讓。——盧劍仙

過河卒,江斧丁,武帝城打潮,長安城觀禮。——元本溪之子

白玉手,美人傍,看納蘭左慈,冠書畫雙甲。——納蘭左慈

半寸舌,元本溪,京城白衣案,離陽摹後手。——元本溪

一斷臂,兩長眉,吃天下名劍,問天下至高。——隋斜谷

一碗水,兩條龍,看西蜀南詔,蜀氣蛟化龍。——謝觀應

大第子,於新郎,修至明劍心,擋城外半劍。——於新郎

兩禪寺,大金剛,問世有何音,雲間大悲咒。——龍樹僧人

自在觀,觀自在,吾六相生佛,觀天下世音。——觀自在

這是以前看到一半左右寫的,那時的雪中,那時的江湖


Aorqu用戶:

《無限裝逼》不要被名字欺騙了,我個人覺得這名字沒取好(有些低俗,不夠好高大上),但書確比絕大多數無限流小說好。

可惜被某些別有用的人舉報致使關小黑屋了。
我看的網路小說不少,傳聞中的禁書也有幾本,但這本真不知是哪裡踩紅線了?
(此書的三觀不算歪,內容基本無政治、情色、暴力和邪惡等不和諧內容,結果卻被小黑屋了,太讓人意外。)

小說的構思、文筆皆是上上之選(特別是構思超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