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吃西餐時非常 low 的行為?

問題描述:有哪些吃山東煎餅時非常low的行為?吃中餐有哪些行為特別low? - 美食有哪些喝廣東早茶時非常 low 的行為?
, , ,
音樂小蟲:

沒有什麼事low不low,想怎麼吃就怎麼吃,只要不影響別人,一頓飯那有什麼臭規矩,在我看來西方的刀叉極其不方便,所以我都是自備,牛排從來不切直接加起來用嘴撕,我吃披薩從來只有兩種吃法,先吃完上面的食材再吃下面的麵餅,或者直接整個捲起來或者折兩下啃,味道更好。特別討厭那些先開胃後主菜甜點什麼的,想怎麼吃就怎麼吃,就像我經常給我女義大利室友做餃子包子,她從來都是先吃餡兒後吃皮,我覺得沒毛病啊,所以吃法是一個人的自由,那些所謂的規矩在我看來很可能是歐洲古代上流社會有意顯示自己社會地位的一種方式,就是裝B,找自我優越感。一套套吃頓飯磨磨唧唧,真正牛逼的人,趕緊吃完去工作為社會國家做事情了誰跟你在這比誰吃的更優雅更高大上?


軒轅糖酥:

說到這個,想起來一件有趣的事情。
我去荷蘭玩的時候,合作過的教授V招待我去她們家吃飯,一起去的還有另一個合作者,是V教授的PhD學生M。因為合作的時間挺長的了,所以大家都很熟。
正餐上來之前V教授先給了一盤麵包吃,我看M用手撕著吃就聊起了西餐禮儀。M就說了一堆比如麵包要用手撕不能用刀切啦,刀叉要怎麼擺啦,先吃啥後吃啥啦反正說了一堆。這時候從廚房過來的V教授非常震驚地問:「你這都是從哪學的?」
「爸媽教的嘛。」
V教授翻了個白眼:「這些玩意我聽都沒聽說過……」

不過荷蘭人特別不拘小節就是。比如西方傳統上參加婚禮不能穿上次穿過的衣服,至少不能讓人看出來,荷蘭人才不管這一套,經濟實用就好。V教授說她去比利時參加親戚的婚禮,親戚大媽震驚地說:「你這是上次穿過的那件吧!怎麼又穿?!」
「是啊,那有怎麼樣,晚禮服很貴哩。」


Aorqu用戶:

閃開!留學狗當事人現身說法!

答主在美帝某頂尖院校,這兒吃的是 真·西餐。作為廣東人,學校的飯堂很難滿足我深不見底的胃口。就算能吃得飽,也經常是肚子是滿的,心裡是空的。偶爾食堂開恩大赦,會給我們吃雞腿,每次我都會裝兩大盤準備開吃。但是問題來了:用手吃不方便,飯堂也沒有手套提供,而且用刀叉吃雞腿也不太輕松。

但是這又能難倒機智的我?我拿起了兩把刀,放右手倒騰倒騰,倒也能像用筷子一樣夾起雞腿。於是乎就有了我一個人用兩把刀吃雞腿,想像著周圍人用看傻逼的眼神看我,但是再尷尬也攔不住我廣東人的食慾!

後來有一次,我跟美國的同學一桌吃,碰巧那天有雞腿,我習慣性地裝了兩大盤,拿起刀就開啃了。我的美國同學驚訝地看著我說:「你這是把刀當筷子用嗎?」

我略帶羞澀地點了點頭。

她說:「怎麼這樣子呢!飯堂居然沒有筷子提供?這對習慣用筷子的同學來說確實不太方便吧?」

我懵逼了,只記得我回應了幾聲「啊?啊。。。」

她接著說:「我覺得食堂應該提供快子才好的吧?我可以去意見箱那裡幫你提一下這件事。」

我:「啊,不用了吧?謝謝你啊但是我自己沒事的,不用麻煩……」

她已經幫我提交了建議,然後回頭給我豎了個大拇指。

過了兩天,飯堂出現了快子。


豬哥靚:

自以為懂得很多鄙視或者一臉鄙夷的指點別人最low。


油菜尖兒:

搞得跟祭祀一樣循規蹈矩鄭重其事。


姜小白:

看見有個答案,嚇一跳,Aorqu現在講「政治正確」已經有點矯枉過正了。

甭管哪國的朋友,來中國,如果進了一家地道的川菜館兒,點菜要求廚師不放辣椒,廚師也只能把鍋一扔,讓你自己做。你拉著店長講歧視外國人,硬要求廚師炒菜一點辣椒不放,也是可以的,畢竟你是花錢的顧客。但這樣,何必要選川菜館呢,要求川菜系的廚師炒菜不放辣椒,特別踐踏人家的技藝。

我大學在一家西餐廳做過兼職,偶爾周末當班,傳菜。店不大,廚師不錯,生意還行,菜品不多,但沒有焗飯這些,主菜都是牛排、牛扒這些,冰淇淋、沙拉自助。

每一個西餐廳的服務員,都會遇到「不好服務的客人」。

客人花錢了,自然要求我們提供服務,有權利讓服務員幫忙切好了再端過來。可這樣的要求真的合理嗎?

你讓我給你切好了端過來,一個月就能碰到這樣一位客人,初次肯定懵逼狀態。服務員特別尷尬:切多大塊、切什麼形狀……不是服務員內心戲多,被提這樣的要求,服務員腦子里的第一想法是完了,下一步肯定是要找店長,到底是那一步做錯了讓客戶要如此責難我。切好了送過去,客人讓服務員再拿一雙筷子過來,服務員可以哭了,店裡沒筷子。可客人不能得罪,趕緊去隔壁店裡借一雙筷子回來(有些西餐廳沒有筷子不是裝b,是因為筷子要額外用一個消毒櫃,沒必要)。

顧客的角度,花錢了,你們滿足我的要求,天經地義。可其實飲食有自己的文化,沒到「規則」的地步,吃日料讓服務員上秋刀魚之前把內臟幫忙除掉是合理的要求,吃西餐服務員把菜上了讓人端回去切好了再送上來——即便一切友好,下班開會的時候店長也要調查一下這位服務員到底如何怠慢客戶以至於發生了這樣的事。

是誤會。
是誤會,可有人要為誤會承擔責任。

我們常說入鄉隨俗,外國人也講when in Rome do as the Romans do,自己拿刀切肉吃,左手拿刀還是右手拿刀都沒關系,但默認的規矩是要自己切了吃的。

我有一個外國朋友,叫帥弟,美國人。
我經常跟他出去吃飯,他以前有個不好的習慣,要用手的時候就把筷子橫著放在空碗上面。
或許是沒人教過他,他心裡想著這樣放著能不臟筷子。我就仔細的給他講了,中國人對這樣擺筷子的忌諱,不禮貌,尤其是盛米飯了不能把筷子插在碗里。
他想橫著就橫著,他想插碗里就插碗里,吃飯嘛,自由。可是他的目標是當一個可愛的外國人,這樣放筷子就不合適。

餐飲禮儀是一種文化,可以不同程度的參與,但實在沒必要為了抵觸而抵觸。我以前特別煩日本料理那一套,什麼時候能沾醬油,什麼時候該直接入口,特別繁瑣,煩死人。我直接醬油芥末放小碟里攪拌好了想沾就沾多舒服。可後來朋友說服我了,他給我講日本料理店的廚師要經過多久的學習,才能做這些料理,可以嘗試按他們的規矩來吃。畢竟很多日本人也怕吃壽司,它本來就是繁瑣的。

我記得我第一次帶我媽去吃牛排,我提出要幫她切好了方便她直接吃,可她偏不,她要自己切,她見我是右手拿刀,她也換右手,然後她說了句”難怪你要用右手拿刀割的,使力些哈”,這是真的不自卑。為所欲為,並非就是不自卑。

在西餐廳,給服務員額外添麻煩的行為,能自助就自助吧。


奈何橋邊店小二:

管你西餐中餐,你吧唧吧唧得隔了一桌都能聽到,絕壁low到不行。


月昔:

更新答案

說我話沒邏輯是編的,生活中的對話最沒邏輯,我想編故事,也不會編一個這么爛的故事,不信你看其他答案!

說人家請我吃牛排,我該嫌東嫌西挑三揀四也不是綠茶婊的,最後兩人的牛排錢是我付的!

說人家請我吃牛排,我還問價格,也不是好鳥的,我的表達可能有點凶,因為當時編輯的時候正好有事,為了趕時間打字得很快。

說兩人都是傻逼的,我感謝您,福爾摩斯先生,您的才華簡直毫無用處,用來判斷傻逼!

說八駿圖的有點不懂,你們能不能解釋一下???

說我留白多,也要來罵我的??。。。。。這個我真的不知道回什麼,只能說你開心就好!

我不會撒嬌,不會用這種 ,不會用這種╭(╯ε╰)╮⊙﹏⊙,不會用噗,嘻嘻,討厭這些詞,所以顯得一點都不可愛!

雅俗共賞表達了我的處境,本來我不會回答這種問題,但是解釋這么多,我還是回答了,總之其他的問題沒人在意,反倒是這個最俗的答案有人翻牌!有高雅的人喜歡高雅的東西,但是高雅的人也會喜歡俗氣的東西!

……………………分割線………………………………………………

某某縣長的兒子請我吃牛排,點了個最便宜的!(微笑臉)

接下來的對話有趣了

我:縣長的兒子這么節儉真是難得,要不別吃牛排了,找家便宜的吧!

他:你別擔心這個,我爸爸是縣長,還怕沒錢嗎?

我:哦,那為什麼要點最便宜的呢?(真心只是好奇)

他:因為我怕兒童套餐,你吃不飽!(還有個兒童套餐,也是最最便宜的)

我:哦,吃完飯我就回家了(因為有點反感,舉手投足之間都一言難盡)

他:你羨慕我嗎?

我:??????????,我幹嘛羨慕你。

他:我爸爸是縣長,我的車牌尾數都是001,002,003的。

我:每個人的出生不同,但是我為什麼要羨慕你呢?只因為你爸爸是縣長?

他:你去考公務員,我可以安排一個很好的位置,而且錢我出。

我:我為什麼要你幫,我自己就不行嗎?況且我也不想考。

他:那你去考國編,這個縣里的高中隨便挑。

我:我不想當老師。

他:你不考,我爸媽就不會答應我們結婚

我:????????第一次見面,???????我在哪,我在做什麼,對面是誰,垃圾!

我:我想上個廁所。

他:我陪你去(其實根本就想圖謀不軌,因為吃牛排的時候,多次往我身上撲)

這真的是我見過最最low的人了。

雖然我真的不在乎你有多少錢,可是你說你家有八輛寶馬,為什麼要騎個立馬電動車。

關鍵他還真是我們那縣長的兒子!


vczh:

通過聲波呼喚服務員。正統做法是隨緣等他剛好路過,他不來你就耐心等。


cicileo:

我千頌伊在富豪雲集的豪華游輪上點名要吃炒海腸,也不會有觀眾覺得low啊~~

多少老外吃中餐時什麼都不懂的狼狽被認為笨的可愛………

擔心會low很大程度上其實真是不自信的表現……


pony:

我記得剛來上海的時候,我父母特意來看我,因為在窮鄉僻壤,父母沒有吃過西餐,於是我帶著我的父母一起去吃西餐,在去往餐廳的路上,我父親說,到時候點一瓶82年的拉菲刷刷牙什麼的,我母親還說讓他低調一點,別再這里丟人現眼。。。。

到了餐廳,我們一人點一份牛排,一些甜點,然後服務員說,要先點什麼開胃菜,要什麼什麼的,具體我也忘記了。到了牛排的時候,我父親嫌他比較麻煩,就直接讓服務員送筷子上來,然後用筷子夾著牛排啃……

周圍有幾個服務員再笑他,甚至還有一些食客說,現在鄉下人也可以吃得起西餐了……

然後我覺得這個事情很搞笑。我的父親那個時候,養著差不多200號民工兄弟,包了差不多五六個工程,他兩年的收入應該可以買下這個西餐廳,居然會被一群窮逼嘲笑……我覺得這是十分搞笑的。。。

所以我認為只要不影響別人,什麼行為都不low逼,你甚至可以用筷子吃牛排,用手抓著鵝肝吃。。。那有怎樣,我樂意,你們管不著!!

你不用擔心服務員會嘲笑你

你也不用擔心路人嘲笑你

你甚至不用擔心任何人嘲笑你

因為嘲笑,才是這個世界上最LOW的行為。。。


方方:

「你應該左叉右刀。」

「牛排沒有八分熟。」


Kane讀作卡呢:

吃個飯不好好吃,光顧著琢磨別人low的行為非常low.


Ocean Lt:

個人感覺:

  1. 別灌酒

我鱉的某些領導及中老年同志在外事場合的餐桌上跟日系變態殺人狂差不多,不喝酒可能話都說不出來,稍微來兩口就進入代表月亮消滅你模式。這一點在國外尤為嚴重,畢竟在他們眼裡可能下了飛機後吃什麼味道都不對,但酒還是酒。

每當這種情況發生,如果是我方出錢宴請我一般會附耳過去「首長,這邊酒挺貴的宴請預算不夠了再喝得自己掏錢了」,屢試不爽。

當然,凡事都有例外,比如在東歐和老毛子的地盤,那就真是酒風等於作風,真能把對方喝趴下了反而好辦事。鄙司某副頭就曾經喝得東歐某國把總部家屬院里的一條路以他的名字命名。另外如果對方自己作死,那就只好人若犯我我neng死你了。比如某真·薩摩藩海自中佐,他摔進衛生間的樣子要是我拍下來了絕對會放到有什麼明明很悲傷看著卻很搞笑的視訊或故事?里去。

2. 別勸菜

我鱉的個別領導則喜歡量中華之物力看與國敢不敢不服氣。說真的,我們誓死守護的領土及領海里實在是長了太多好吃的,其中相當一部分足以令友邦驚詫莫名。盡管安排宴請菜單時會盡量普世,但沒有中國特色也絕對說不過去。於是個別情況下我們還得擋著過分熱心的領導”不吃就是看不起中國人”。

比如某次在廣東,席間有乳鴿一味(其實也不算什麼特別讓鬼子們驚悚的東西),端的是油光鋥亮皮脆肉嫩。瑞士武官放懷大嚼,以為善。同桌的德國空軍武官卻硬生生把面前那份放涼。在座一不大不小的領導見之不悅,直言爾等蠻夷暴殄天物,並反覆強烈要求阿德一定要試試,我在中間拚命玩委婉苦不堪言。好在那日耳曼的漢子居然還有點幽默感,來了一句「我是飛行員出身,不可能吃比我飛行時數長的動物」,其怪遂絕。事後想想,估計我當時要是蒙他這是鵪鶉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3. 別起鬨

說話聲音稍大一點,或者豪邁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此處應@Friends里的Janice),其實毫無問題。吃飯又不是上墳。問題在於有時你根本想不到會發生什麼…

慶豐初年左右,駐北歐某國大使館搞招待會,該講的都講完了,菜卻沒上來。某二貨遂手持筷子極富節奏感地敲酒杯催上菜。

「叮,叮,叮,叮…」

同桌老外們開始以為他要發言,後來一看並無開口的意願,且狀甚急迫,再一看還沒上菜,想當然地以為是某種中式傳統,類似「不投進第一球主場球迷不能坐下」一類,遂紛紛抄起叉子…

「叮,叮,叮,叮…」

於是鄰桌,鄰桌的鄰桌,整個宴會廳…

「叮,叮,叮,叮…」

半月後,二貨被打發回國。


青榕:

前兩天去吃牛排剛好碰到一對奇葩!

男的應該是個農村拆二代吧,瀋陽附近口音女生是吉大的。

男的文化水準明顯不好,上來點餐女生說不想喝酒他非要點一個叫西班牙之戀的酒哈哈哈哈,服務員推薦一個天使只手那個甜酒他說名字不好聽哈哈哈哈。女孩子說有酒精喝完了臉紅,男的說沒事臉紅更好看,嘔嘔嘔…

然後就開始他的表演了,全程裝逼,直接鄙視我們這桌拿筷子吃飯的,說什麼牛排就要用刀叉。對不起我還是覺得筷子順手。

然後女孩子問他你在大學里都處對象了為什麼還來找我?女生對他很有點滿意了。他說我不能接受小花,我還是愛你還是想你每天都想你,我接受不了別的男人牽你的手娶你。我本來想退而求其次但是我做不到,我就是愛你,想給你幸福…我在旁邊都無語了,就這水準還表白呢!要多土有多土,感覺國中沒畢業啊!而且人家妹子已經開始厭煩了啊!

這種藉著西餐牛排把自己扮的像上流人士一樣的男人,滿嘴的油腔滑調,姑娘您可擦亮眼睛看好了。那個1號在長春人民廣場萬達樓下食間牛排吃飯的姑娘,那男的是個大豬蹄子。

不過我在吃完飯的時候,碰到了一桌頭發花白的夫妻,看起來很恩愛。老阿么牙不好老阿公就給他切小塊牛排吃,老阿公走路慢老阿么就等他。雖然沒有那麼多話,但是那才是愛情


有個老外叫馬紹飛:

我在西安工作時很少吃西餐,不過有一天我真的很想念我們美國的漢堡薯條等那種垃圾快餐。為了解饞,我去了單位樓下的小店裡打算買包薯條。

小店老闆是個很樸實的老太太,她一邊炸薯條一邊和我聊天。聊著聊著她忘了問我要加什麼調料,於是她就隨便加了一些孜然粉。我當時沒有說什麼,但我在心裡認為在我的寶貴薯條上加孜然粉是一種褻瀆神明的行為,就像有些美國人偶爾會在中式雞腿上加番茄醬一樣low。

不過,我突然發現了在薯條上加孜然粉其實還蠻好吃的。我好像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從那天起,我每周至少會去一次那個小店買這種神奇的中式美餐。現在我在家裡做西餐的時候也會頻繁地使用孜然粉,不管是雞蛋、炸雞、還是漢堡等。這樣我在美國也可以享受這種帶有中國特色的美味。


沒破殼的大娃:

難道不是對服務員吆五喝四
以及每上一道菜都要別人別動,自己拍照片、嘟嘴自拍發票圈嗎?


Aorqu用戶:
認為西餐和蓋澆飯有區別,就是一種非常low的行為。


班德爾城國小生:

我覺得在西餐廳最low的人,莫過於對別人品頭論足的人了,經常看到一些文章里將吃牛扒吃全熟的人歸類為屌絲,嗯,你在家吃牛肉有本事別弄全熟?怎麼吃是我個人愛好,吃全熟牛扒也好,要服務員拿雙筷子來也好,錢是我自己出的,也沒影響到你們,不知道為什麼就一直在那裡刻意的透露出一股子優越感,反而不知道自己是最low的,而且沒有一點的選擇判斷能力,人家幹嘛就幹嘛,沒有任何理由的跟風,搞得好像進了西餐廳不吃全熟的牛扒成了一種定型一樣,我發現在西餐廳里,笑話別人拿筷子和吃全熟的人都是自己國家的人,反而外國人一臉淡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