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在中國很普遍,在發達國家卻行不通的商業模式?

問題描述:有哪些在中国很普遍,在发达国家却行不通的商业模式?
, , ,
小約翰:


陳風暴烈酒:

「外國人代報案」。


哈sea:

上國道攔車,每輛車開票罰200扣2分,不開票100不扣分,讓車主自己選。領導幹部的家屬除外。
圖片來自news.cntv.cn 的頁面
如果車主不了解行情,以為自己車況良好而且空車警察就找不出毛病要求寫明白,派一幫人出來,把尾燈線扯斷,把大燈打壞,之後以車燈不合格罰款2K,扣6分。
配圖與本回答無關,只是為了展示意境,他們會保證拍照的人無法帶走照片。來自山西交警查扣陝西法院車輛
山西:神池交警逢車必罰 司機不知罰款理由
交警罰款不開票
僅限無攝像頭,無記者拍照的情況。


趙公平:

網秦(禽)
360
百度全家桶

還有這種跑居民區發傳單的牛皮癬式惡性競爭。

還有這個


鍾文:





眠眠:

謝邀。太多了,隨便說說罷。

總體而言,中國的商業模式還是屬於發達國家的過去時。所以有些並不是說發達國家行不通,而是人家已經進化到更成熟的階段了。而中國的很多商業模式則囿於人口基數太大、發展不均衡、底子薄資金缺乏等因素,依然在成長中。

咱們居民區附近的早點攤子,發達國家就幾乎見不到,大城市街頭倒是有些賣熱狗快餐的小車,但也往往在商業街區。換言之,想晨跑完了,街邊來頓豆漿油條就別指望了。同樣的,居民區附近的小賣部、理髮店、小飯館,發達國家也沒有。他們的規劃,商業區就是商業區,居民區就是居民區,涇渭分明。但一般而言,每個居民區(neighborhood)會配備一塊比較完備的商業廣場,所有店都開在那裡。
(本文以西方發達國家,北美、歐洲為主。而亞洲,比如日本的情況有些特殊,以下例子中可能會不符合)

大陸的小區附近常常是這樣子的:
而國外的小區附近大都是這樣子的:

大陸的早點攤:
國外的早點店:

其實個人很想念大陸那種熱氣騰騰的早點攤。接地氣不談,種類也多啊。況且,每個地區還都有自己的特色早點。不像北美,吃到哪都差不多,反正都是標准化的。
但國外並不都是這樣,不發達國家和中國就很相似了。
比方說墨西哥的早點攤。

嗯,類似小區周邊的棋牌室、檯球室、KTV、街機廳、歌舞廳、洗頭房,在發達國家也是基本沒有的哦~
所以論業余文化生活的豐富性,真是得看我大天朝。。。

此外,大陸那種無所不包的老式百貨大樓,國外也極少(比如評論區提到的梅西)。在國外,要麼是非常專一化的超市,比如主營家裝的Homedepot,主營商務類的Staples,主營葯品和食品類的CVS,還有一些門類比較齊全的超市如Target、沃爾瑪、家樂福。要麼就是那種大型的shopping mall,但是其構造和中國普通的百貨大樓也不盡相同,一般不會超過兩層,佔地面積大得多,裡面也是一家一家的門店,而不是一個一個的櫃台。當然,現在大城市新興的商場,(還有包括萬達、蘇寧、恆隆等)賣場結構,就是類似於國外的。

大陸的老式百貨大樓:

國外的shoppin mall
因為國外的shopping mall都是攤大餅式的,佔地大樓層矮,所以啥都可以往裡塞。

補充下,差點忘了中國喜聞樂見的夜生活了。這一點對比上,國外的夜晚就顯得格外的寂寞和冷清。店鋪傍晚就打烊了,凌晨的路邊燒烤攤、大排檔,也是不存在的。只有酒吧和livehouse深夜開張。
(私以為這種景象,對於海外遊子來說簡直是不可抗拒的存在。。。

光是靠一個通宵經營的平價量販式KTV,大陸的夜生活就能秒殺大部分發達國家。(北美的那些華人KTV我就不說有多坑爹了。。)

再看看發達國家常見的夜晚景象。。
sorry,we are closed~

除了這種具象化的商業模式,在大陸由於人力成本遠遠低於發達國家,所以很多依賴於廉價勞動力的商業模式,在發達國家是搞不起來的。

最顯著的一點,大陸廉價的裝潢公司、裝修隊,發達國家僱傭不起。因為人力成本實在太高,所以很多人都會自己做家裝,包括裝修個地下室,做個後院等等,都得親自上陣。他們的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精神,是從娃娃抓起。
家裡也是各種工具齊備。

再比如大陸常見的搬家公司,打個電話分分鐘搞定。老外只能自個兒吭哧吭哧租Uhaul自個兒搬家。有朋友曾經計劃在美國開一家搬家公司,結果算了下勞動力成本和市場前景,還是決定放棄了。。
北美最常見的搬家工具。。

再然後大陸盛行的旅行公司,團體旅遊,老年人旅遊,發達國家也不流行。人家都喜歡自駕,自己一家人出去happy。當然,在發達國家旅行公司模式還是可以做起來的,但針對的客戶95%都是中國人。

老外們旅行喜歡一大家子租一輛RV自娛自樂。所以旅行社模式,跟著導遊走,他們基本不會考慮。

此外,基於低價勞動力的O2O網際網路服務,比如上門做菜、上門推拿、包括廉價又迅速的城市快遞,發達國家都很難做起來。

除了人力成本外。發達國家的版權意識、智慧產權意識很強,大陸的免費下載電影、免費下載歌曲、免費線上觀看各種出版物,依賴廣告掙錢的網際網路模式,在發達國家都基本行不通。要享用別人的,你就得付錢

然後呢,因為智慧產權和專利保護氛圍濃重,在發達國家走我朝常見的山寨模式,也是行不通的。所以經常會看到很多新興網際網路創業公司被大公司重金收購,而不是一看到你這小公司創意不錯,我就山寨你一個,靠我的資金雄厚和技術實力,把你硬生生給擠破產。

最後,一切以法律漏洞和法律灰色地帶為藍本的產業鏈,在發達國家也很難生存。比如高票答案的僱人醫鬧,還有盜版、仿冒、假證、劣質食品、偷賣動物等等我朝尚未能根治的非法產業,都難以堂而皇之地存在。

所有的商業模式發展都是有一個趨勢的,也是有自己的文化傳統和習慣的。作為一個中國人,很多商業模式(不含非法的),我常常會覺得自己國家的更親切,更便利。而國外的商業模式,往往提供的質量更高,當然,代價也更高。


Aorqu用戶:
結婚


硅兔賽跑:

舉一個可能你每天都在用的一個商業模式為例子。

比如現在最火的移動端第三方支付。在中國的一二三線甚至四線的城市,大家出門帶個智能手機就可以在餐館超市商場進行二維碼支付,雖然在滲透率上,三四線城市並沒有一二線城市大,但是至少手機支付這件事情已然是街頭常態。

另外根據 Analysys 易觀報道的數據指出,2016年第4季度,中國第三方支付移動支付市場交易規模已達128146.1億元人民幣,如果從交易規模和覆蓋城市上看,第三方移動支付這個商業模式已經可以算是稱得上是成功普遍,但在像美國加拿大還有歐洲,雖然有paypal這類的網上支付工具,但移動支付方式仍然沒有得到普及,銀行卡仍是支付的第一方式。

為什麼移動端第三方支付在中國崛起成功,在發達國家反倒連苗頭都無?

這可以從國家本身的傳統壁壘,轉換代價,國民習慣三個維度去看這個問題。

1. 傳統壁壘:市場發展高度成熟,傳統支付產業利益鏈堅挺穩固,若沒有巨大的社會變遷帶來的生存威脅等特殊情況,傳統利益鏈條很難去主動自我變革。

2.國民習慣:一代代消費者已習慣使用銀行卡進行支付,當下的消費方式也並沒有明顯的痛點讓消費者覺得需要改變。

3. 轉換代價:若無明顯痛點,其轉換代價之高讓創業者也難有動力去尋求解決方案。

一方不想變,一方懶得變,一方沒動力變,三老大「難」造成了第三方移動端支付模式在國外難以成勢。

但在中國剛剛改革開放39年,銀行卡使用習慣也僅粗淺的輻射了一兩代人,所以傳統習慣並不根深蒂固,傳統利益鏈條並未完全形成。加上2000年後網際網路的蓬勃,到2011年後移動網際網路以及其各類應用的高速發展,迅速佔領了消費者網際網路時代生活方式的認知,形成了一系列的生活習慣。其中移動第三方支付已然成為當今中國網民們最牢固的習慣之一,使用粘性巨大,也使得第三方移動支付這個商業模式短短幾年中國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這是如今發達國家很難以想像的。

成功商業模式的最基本要素就是它所提供的服務產品能否成功解決某個規模市場的痛點。所以換到我們這個例子來說,並非第三方移動支付的商業模式在發達國家一定走不通,只是在當前階段,在傳統服務無功無過,七平八穩的情況下,發達國家市場目前還沒發出那個「絕對痛點」的信號,去吸引創業者來要覆蓋傳統方式的過。說不定未來當痛點形成,自然也會有敏銳的創業者來搶這個商機,去用上這樣的商業模式。

也許沒有絕對某個商業模式在哪裡可以做,在哪裡做不成的說法。也許是時機未到,痛點未成,或者各類微妙的原因。

*感謝作者:硅兔賽跑創作者 周行藝

歡迎關注 @硅兔賽跑 (微信ID:sv_race)

你的矽谷透視鏡

也許你還想看其他文章:

矽谷風雲錄 | Youtube創始人陳士駿:創業是「癮」,死神來了也戒不掉!
谷歌I/O大會:身價340億的佩奇,人工智慧夢想成真?
每個矽谷程序猿都有一雙臭襪子
圓臉大叔創千億美金SaaS市場,蓋舊金山第一高樓,還說要終結軟體,我服了!

0到4000書販子到美國第二富豪: 亞馬遜CEO玩轉AI


若愚:

江南皮革廠!江南皮革廠倒閉了!王八蛋老闆黃鶴,吃喝嫖賭欠下了3.5個億,帶著他的小姨子跑了!我們沒有辦法,拿著錢包抵工資!原價都是一百多、兩百多、三百多的錢包,統統二十塊!統統二十塊!!黃鶴王八蛋!你不是人!我們辛辛苦苦給你幹了大半年,你不發工資!你還我血汗錢!還我血汗錢!


Aorqu用戶:
微商面膜(我說的不是導數啊喂)


沉潛:

不說別的,僅快消行業中國就有一套自己的規則,尤其是各種鑽空子打擦邊球的、各種形式的竄貨,從來都是禁不住的。
竄貨如商界貪腐,千里之堤皆可潰於螻蟻。
要是必須找個理由的話,就是銷量壓力了,老美高管來了也無能為力,因為他也有KPI,拿腳趾頭一猜就知道銷量比重不小。商場如戰場,誰慢一步就要被過去的千軍萬馬踩死。誰也不想在任期內冒那麼大的風險整頓市場。

發達國家社會商業法律體系嚴密,通路管理較規范,集中度高,很少發生竄貨。連科特勒大神的《營銷通路》里都未過多提及。
但人家也有銷量KPI,為什麼人家願意踏實推終端拿通路呢。

因為我們太怕吃虧,太愛走捷徑佔便宜,少干多拿了。

又或者說我們看見一兩個鑽空子佔便宜的人之後,八九成的人都不肯踏實幹了,都要去等餡餅。不能吃虧啊。

竄貨是快消頑疾,有時候也和銷量還有千絲萬縷的關系。很多中國高管對竄貨深惡痛絕的同時又會有曖昧不清的愛。

存在即合理、不肯吃虧、愛佔便宜、努力追求熵值穩定而不講原則—如此中國特色似乎一直影響著各行各業。


Aorqu用戶:
國外一開源 大陸就自主


Meow Demi:

淘寶:撇開假貨不說,國外物流中轉成本和租金成本低,網店不能佔到很大的價格優勢,小規模經營更是對人力資源的浪費。
戒網癮,嗯……


Eidosper:

「網際網路模式」在發達國家被稱為《反傾銷法案》。


Aorqu用戶:
靠人傻又多搞起來的各類網際網路項目 順便還帶了一波人傻又多的風險投資和孵化器行業


臭寶他爸:

都讓開~都讓開,認真答一題!(請給寶寶手動點贊,么么噠)
看了前面幾個答案,多少有點惡搞的成分。這個題落腳點在於商業模式與大陸外異,我就說說網購電影票。

中國線上電影票市場已經至少有 7 家公司相互廝殺, 而建立起好萊塢體系的美國,線上購票市場只佔了20%。

今天的我們正在步入一個消費社會,經濟價值的觀念成為我們社會里一種強烈的文化影像,使消費文化蔓延到我們生活的所有領域,電影逐漸成為日常消遣的重要手段。

中國是電影業的新興市場,電影節目、電影院的增加都是這兩年的事。很多人近幾年第一次看電影,或者將看電影真正融入到自己的社交活動中,人均觀影量今年才突破人均一年一次。面對這樣一批新手,網票平台更容易引導他們養成線上購買電影票的習慣。中國電影市場正在高速發展,擁有 40 多條院線,這樣相對分散的通路也給了線上訂票網站互相競爭、整合和發展的空間。所以中國網上購票可以說是腥風血雨。

而對於美國而言,通過APP預定爆米花都是一件「大事」,為了幫顧客節約買零食的時間,美國最大的兩家院線 AMC 和 Regal Entertainment 相繼推出了新招。

Regal 和獅門旗下的 Atom Ticket 訂票應用合作, 觀眾在 app 上預訂爆米花後,到了電影院就可以馬上取走。AMC 也已經在堪薩斯州的 4 個電影院試行這項服務,計劃 1 月份擴展到全美的其他城市。

而今年的內地電影市場有一半以上票房是通過線上通路購買的,但美國觀眾卻並不太買賬。

美國也並不是沒有像中國的貓眼、格瓦拉這樣的網票平台,最大的兩家網路電影票網站 Fandango 和 http://Movietickets.com 都已經成立了十年左右,從 2012 年開始所有 AMC 影院的電影票都可以在 Fandango 上購買,但「他們加起來的銷售份額也只有整個電影票務市場的 20% ,而中國已經達到了70%」。

美國 100 億美元左右的電影市場非常穩定,最大的三家院線 AMC, Regal Entertainment 和 Cinemark Holdings 佔了美國 42% 的熒幕,長久形成的穩定的產業鏈條很難被輕易打破。

不僅如此,美國線上網站如 Fandango 的電影票價不僅不比線下便宜,還更貴。觀眾只有在擔心像《飢餓遊戲》這樣的電影可能買不到票的時候,才會提在 Fandango 上訂票。這類電影能達到 50% 的網上售票率,但大多數電影的購買通路還是線上下。

Fandango 的票比線下貴的原因是它會收取 1-4 美元的手續費。中國觀眾看電影選座位,而美國觀眾卻不然。通過 Fandango 這樣的平台,可以讓美國人提前預定喜歡的座位,當然得支付一定的傭金。中國電影票收入的 43% 給片方,57% 留給院線,而美國院線只能拿到 50% 的分成,本來院線經營的利潤就相對低了,線上購票網站就更無法提供折扣了。因此,線上票價根本無法和線下競爭。

另外,美國購票還出奇的麻煩,一系列繁瑣的程序想讓人放棄,而中國移動端支付非常方便,貓眼、格瓦拉的電影票價還比線下低了近 30%。

「正是因為中國的產業、行業沒有像發達國家這么成熟、這么沒有漏洞,反而誕生出很多利用移動網際網路來推動改善他們的巨大機會。」 騰訊 CEO 馬化騰在上周舉行的網際網路大會上說。就跟任何新的技術在新興市場都更容易被擁抱一樣,中國在電影數字化方麵包括線上發行、線上售票及線上營銷等都領先於美國。

2015 年 Q1-Q3 季度,中國線上電影票出票量市場份額前三是:貓眼電影(50.1%)、百度糯米(11.2%)和微票兒(10.3%)(前微信電影票)。緊隨其後的是淘寶電影(9.6%)和大眾點評(9.4%),格瓦拉(3.7%)和時光網(2.2%)墊底,格瓦拉上周和微票兒合併。
而且線上購票一改往日一張電影票60+的局面,網票新用戶甚至可以新用戶更可以1元看大片,9.9的現在也迭出不窮。
推出低價電影票,因為線下的原價電影票一般普通消費者買不起。如果拿中國月收入 4000 人民幣舉例子,喝一杯星巴克咖啡 25 元,看場原價電影 50 元。在美國,平均月收入 4000 美元,喝杯星巴克咖啡 2 美元,看場普通電影 15 美元,就算在一線城市,3D 票價也只要 17 美元,最貴的 IMAX 3D 20美元。

對於普通美國人來說,就算電影票不打折,也看得起一場電影,無需使用網票平台。

中國人對價格非常敏感, 電影票打折更是成為了刺激消費的重要手段。片方和網票平台一起把價格抬高,然後用打折的方式刺激消費者的購買欲。讓消費者覺得有便宜可占,但其實就算打折,商家還是有利可圖,同理,院線和片方就算打折也不會吃虧。

加之各位網票背後都有自己的金主,百度、阿里、騰訊這三個網際網路大佬的支持,網票 app 擴展也更快了。「用低票價燒錢,搶佔市場份額。 」就成了新的規則。而美國的電影市場沒有這么多「暗箱操作」。首先,網票 app 背後沒有金主,推行線上支付的意願不高,即便 Paypal 也不強勢。而電視仍然是最重要的電影宣傳通路,網際網路公司進入電影業的積極性很小。

在這個遊戲規則下,人們養成的消費習慣也很難被改變。美國人平均每年看 4 次電影,線上下買電影票的習慣也早已形成。

最後送點眾所周知的福利, 買電影票沒必要總是用美團,糯米和微信活動多且價優。糯米每周六早晨10點都有6.6搶票(大家一般都是周末看電影吧),微信的話活動很多,自己多留意就好~

最後吐槽一句,雖然網購電影票 便宜,但是爛片也越來越多了,一樣少些《惡棍天使》 的出現吧


秋原:

電影「制發放」一條龍,在中國很主流。在美國,因為反壟斷等因素,完全行不通。

最近十多年,隨著中大陸地票房市場的突飛猛進,大陸電影製作公司集團化發展,最普遍的形式是追求「A製作—B發行—C放映(院線)」一條龍模式。

比如最近因為崔永元聲討馮褲子而導致負面新聞比較多的華誼兄弟,他就是從A出發,向B、C發展。華誼最早是1998~99年前後,投資馮小剛的賀歲片,以電影製片公司起家。本世紀初的2002~2003,國家向民營企業開放電影發行審批,華誼在2003年底獲得電影發行資質,成功由A涉足B,09年上創業板圈錢後,又開始向C院線投資方面發展,但發展的不夠好。

方向相反的是萬達。他最開始是依託其房地產(商業地產)的院線電影院,從C放映開始,然後向B\A發展。

這些公司實現完整的ABC後,就可以自產自銷,自己拍電影,然後在自家的院線放映。那麼,在實際操作中,哪怕製作質量再爛的爛片,只要說服了萬達製片來投資,涉及到他的利益,那麼萬達院線就可以給這個爛片保證一個起碼的放映排片量,讓這個爛片有個保底場次。

類似的,中影作為國營電影企業集團,旗下也有目前中國最大的加盟院線。爛片的製片人和導演,只要誘騙中影投資,基本就能讓中影給自己安排一個基本盤的放映場次排片量。不要小看這個基本盤,雖然這種爛片在賀歲檔、春節、國情小長假三個金銀檔期沒有競爭力,但是在暑期(每年4周的「國產電影保護月」主要在此期間,不放映進口片)、五一小假期等時段,只要發行看準時機,打個時間差,一錘子買賣騙些錢還是可以的。

但是這套玩法在美國行不通。美國早在1930年代,就規定電影製作公司不許投資院線,製片和放映兩個環節不能被相同的資本勢力控制。


Doraemon:

我來說一個,字幕組。各種美劇日漫的字幕組。甚至在 Youtube 上搜索日文的「ドラえもん」都能找到含有中文字幕的字幕組作品。沒辦法,體制下的產物。而且有比較才會發現,字幕組的作品往往比廣電引進的作品質量高,廣電引進的嘛,各種中文配音聽得頭皮發麻,還是原汁原味的配音最地道。


太陽你好嗎:

村村通工程
政府強制要求,中國每個村都必須通電,必須通路,必須通電話,必須通自來水。
在此方面,別國的由利益為主導的私有企業與中國由政治主導的國有企業存在天然的差距。
目前,中國基建不能說是最好的,但絕對是最廣泛的,受益人群最多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