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外行人看來很蠢的設計實際上卻是精妙無比?

問題描述:? 有哪些外行看上去很高大上,但在內行眼裡low的不行的東西?
, , , ,
萌爺:

看到這個題目,我腦中蹦出的第一個答案就是它,一項大概讓所有機器人和大部分人類都痛恨的發明:驗證碼。準確地說,今天我要說的並不是廣義的驗證碼-CAPTCHA,而是reCAPTCHA)

說它看起來很蠢我想大家都會同意吧,第一,丑;第二,原理看起來簡單粗暴,一點不「高級」。

那為什麼又說它精妙無比呢?

先從CAPTCHA說起吧,這是”驗證碼”的英文名,然而它並不是一個現成的單詞,而是一個縮寫,什麼縮寫呢?深吸一口氣,跟我念:

Completely Automated Public Turing test to tell Computers and Humans Apart”。

翻譯成中文就是”全自動區分計算機和人類的圖靈測試“,一下變得高大上了有木有?

相比於圖靈測試,在CAPTCHA中,人類和機器的角色其實是互換了的,所以它其實屬於一種反圖靈測試(Reverse Turing test),顯得更高大上了。

典型的CAPTCHA就是像下圖這樣,給你一張包含扭曲文字的圖片,再給你一個文本框用來輸入。

接下來就輪到我們的主角Luis von Ahn大神出場了,CAPTCHA這個名字就是他提出來的。

他出生於1978年,2000年在杜克大學獲得了數學學士學位,隨後就進入卡內基梅隆大學讀博士。

2003年,他和幾個人一起提出了「CAPTCHA」這個提法,但驗證碼本身是由其他人在更早的時候發明的。

驗證碼雖然顯得又「丑」又「蠢」,但在區分人類和機器這件事上非常有效,所以從被發明開始,每天都在被全世界的網站成千上萬次的使用,防止惡意的攻擊、註冊、刷票、抽獎等等。

Louis大神就想了,每天有這么多人要一遍遍地去識別一串串字元,能不能把這些腦力、時間利用起來、集合起來做一些有意義的事呢?

於是,2007年,他創立了reCAPTCHA。

跟CAPTCHA相比,reCAPTCHA看起來區別並不大,如圖:

外觀上最大的區別,就是待識別的單詞從一個變成了兩個,然而這恰恰是reCAPTCHA的玄機所在。

這個玄機就是,兩個單詞中的一個,來自於某個真實文本的掃描,而這個文本,可能由於文本的年代/印刷質量或者掃描質量的關系,很難用OCR技術準確識別出來。

而reCAPTCHA做的事情,就是讓每一個「挑戰」這個驗證碼的人其實都當了一次「人肉」OCR,「幫助」電腦識別文本的內容。

讀到這里你也許發現問題了,既然電腦都認不出來那個詞是什麼,那麼它怎麼知道你輸入的對還是錯呢?

2個單詞中的另一個就發揮作用了,這個單詞是reCAPTCHA知道答案的,如果這個單詞你的輸入是正確的,那麼系統就認為你輸入的另一個單詞的也是正確的,當然,還會通過把詞條分發給多人等辦法來交叉驗證保證準確率。

通過這種牛B的眾包(Crowdsourcing – Wikipedia),reCAPTCHA在短時間內幫助紐約時報數字化了從1851年至今的所有文章,共計1300多萬篇,非常完美地詮釋了當時reCAPTCHA的slogan,”Stop spam,read books”,也就是上面reCAPTCHA的截圖中右下角的文字。

就問你,酷不酷,妙不妙?

參考資料:

CAPTCHA – Wikipedia

reCAPTCHA – Wikipedia

Reverse Turing test

Luis von Ahn – Wikipedia

關於 reCAPTCHA 驗證碼

一個神人創造了驗證碼,又讓驗證碼做出了巨大貢獻


Aorqu用戶:

嘿,原文後面更新了依據。

Windows操作系統內置的四款經典遊戲——紙牌、掃雷、紅心大戰和空當接龍,每一款都有其特殊的目的與作用,不是什麼「鍛煉大腦」與「放鬆心情」,而是為了讓用戶接受與習慣 Windows系統更新之後出現的重大改變。[1]

微軟時任產品經理Libby Duzan 在1994年接受《華盛頓郵報》的採訪時說:「將紙牌遊戲放進Windows里是為了安撫被(新)操作系統嚇到的用戶。」 [2]

1990年,紙牌出現在Windows 3.0中。在這次的更新中,鼠標的使用開始大範圍取代DOS命令行(鍵盤操作)。對於適應了命令行的那一代電腦使用者來說,微軟希望用紙牌這款遊戲來讓他們熟悉拖動和釋放鼠標的動作,以達到下意識就能進行的程度。

咦,好像放錯圖了。

同年,掃雷出現在微軟發布的「微軟娛樂包1」[3]中,為了訓練用戶使用鼠標進行精準的點擊,並掌握左鍵與右鍵的區別。

1992年,掃雷正式出現在Windows 3.1中。

同年,紅心大戰出現在Windows 3.1的拓展版本Windows for Workgroups 3.1中。WFW是Windows推出的第一個可聯網的操作系統 ,而紅心大戰則是為了鼓勵用戶使用網際網路——這款遊戲里玩家可以在局域網中與其他玩家交流。

緊接著還是同年,空當接龍出現在「微軟娛樂包2」里,隨即立刻捆綁出現在系統附加組件Win32s中,用於測試安裝了該組件的Windows 3.1是否能正確運行。

名為Win32s的附加組件允許一些32位應用程序在16位的Windows 3.1和3.11上運行,即如果用戶無法打開空當接龍,就意味著Win32s沒有正確安裝。

1995年,空當接龍正式出現在Windows 95中。

從2012年發行的Windows 8開始,系統不再自帶這幾款經典遊戲,引起了不少用戶的極大不滿。

而2015年,紙牌重新出現在Windows 10的應用商店中——是的,就是為了讓用戶學會使用應用商店。

——更新——

有的評論對事情的真偽性提出了質疑,現於原文後添加說明並補充消息來源,同時已糾正原文中關於空當接龍的一些錯誤說法。

關於游研社在B站發布的視訊「Windows自帶遊戲《紙牌》的秘密」(av997240):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972409/?from=search&seid=3905798687925316958
原視訊由Great Big Story於2017年4月12日發布在YouTube。[4]

在視訊里,開發紙牌遊戲的程序員Wes Cherry說:「微軟官方聲稱設置紙牌遊戲是為了教大眾使用鼠標,但事實上這就是一個讓人找點樂子的東西。」

「Microsoft officially said that Solitaire was there to teach people how to use the mouse, but in reality it was just something to have fun with.」

其實這里因為視訊剪輯而被斷章取義了。

2016年1月4日,Wes Cherry在Reddit上發表了一篇文章,針對紙牌遊戲進行了一些說明[5]。同年3月4日,Mental Floss對這件事情還進行了報道[6]。

Wes Cherry表示,紙牌遊戲是他於1988年在微軟實習時,為了Windows 2.1寫的程序。當時他在Mac上玩了一款與紙牌類似的遊戲,便想自己寫一個可以在Windows上運行的版本。(商業化電腦鼠標於1981年便出現了,首先於Mac上被廣泛應用。)

「那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代碼…唯一稍微有趣的是我做的一個優化,可以讓卡片被拖動得更加順利。」

後來,一位Windows 3.0的項目經理髮現了Wes Cherry做的這款遊戲,並決定將它內置於即將推出的Windows 3.0中。當時微軟就向Wes Cherry說明,除了可以在他在校期間內為他提供IBM XT外,不會再支付其它費用。

「我完全同意這一點,並且現在也是。」

看懂了嗎?Wes Cherry寫這款遊戲的初衷的確是for fun,但這與微軟在Windows 3.0中內置這款遊戲的本質原因——訓練用戶習慣使用鼠標——並不沖突。

說到初衷,當時Wes Cherry之所以寫了這款遊戲,有一個很重要的誘因是——他不想準備學校的final。

是的,你沒看錯,紙牌遊戲是Wes摸魚的產物 🙂

但是,從推廣新系統的角度而言,它的確被微軟賦予了十分精妙的實際價值。不然為什麼在當時這么多粗糙的遊戲里,微軟獨獨相中了它呢?

P.S. 我並沒有找到Wes Cherry在Mac上玩到的類似紙牌的遊戲,有心人可以補充,謝謝:)

注釋

[1]本文資訊主要來自Mental Floss的一篇文章,「The True Purpose of Microsoft Solitaire, Minesweeper, and FreeCell」: http://mentalfloss.com/uk/technology/32106/the-true-purpose-of-solitaire-minesweeper-hearts-and-freecell

[2]出自《華盛頓郵報》官網上的一篇文章,「Office Minefield」: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archive/lifestyle/1994/03/09/office-minefield/3b74132a-5f0a-455f-a04e-6171d023149b/?utm_term=.ec9ef2e5152d

[3]「微軟娛樂包」是由微軟的「入門工作」團隊設計的遊戲安裝包合集,他們的工作是使Windows更加吸引家庭用戶和小型企業。前微軟產品經理Bruce Ryan表示,公司這樣做是因為「擔心操作系統的高硬體需求使得人們只將其視為大型企業的工具」。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icrosoft_Entertainment_Pack#cite_note-2

[4]youtube原視訊鏈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x5VAg1HJIg

[5]https://www.reddit.com/r/todayilearned/comments/3zfadv/til_that_microsoft_solitaire_was_developed_by_a/

[6]How an Intern Developed Microsoft Solitaire: http://mentalfloss.com/article/76427/how-intern-developed-microsoft-solitaire

其它補充閱讀材料請參閱維基百科,詞條名稱分別是「Microsoft Solitaire」、「Microsoft Minesweeper」、「Microsoft Hearts」和「Microsoft FreeCell」。


威克·艾斯:

18.1.15破3K紀念
————————————昏哥線————————————
算是第一次認真答吧,突破1K了,還是很開心

評論區很多人在說執勤不打領帶

其實勤務不同著裝要求也不同

要是沒機會深入了解大家可以多留意留意平時哪些

場合或者哪些情況下穿的是常服,也就是所謂西

服。具體場合就不羅列了

還有就是問從後面襲擊怎麼辦

身後一般都有固定崗樓的,所以暴徒要從後面襲擊

必須繞過一個柵欄或者翻窗

而且領帶一般是和外套配套使用,所以後面會有外

套把領帶壓著,不容易扯出來。

另外圖是網上找的,忘註明了

然後應該是感謝後勤部,感謝錯了

————————原答案·真·分割線————————

部dui和警cha的配發領帶都是拉鏈式的

而且後面還有一個黑色的小揪揪

就這個樣子



再來個揪揪的特寫


因為訓練穿作訓,平時穿常服,所以換衣服和穿戴領帶的次數特別多

後面那個黑色的小揪揪容易被扯壞

揪揪一扯壞領帶就系不緊,甚至只能再買條新的

一開始很不能理解為啥要整這么個東西

要是直接做成一個整的帶子的話不光經久耐用

而且成本也更低

後來一想才明白,部dui和警cha在執勤的時候穿常服打領帶

要是帶普通領帶或者沒有這個黑揪揪的話

遇上暴徒扯著領帶一勒,執勤人員很難掙脫

配發的領帶也就成了索命鎖

但有了這個黑揪揪就不一樣了

他是個活扣

就算被人勒住,只要執勤人員往後一使勁這個扣就開了

自然就不會被勒住,掙脫後立馬就能反擊

其實上面處處都在為我們考慮,為裝備部點贊!


Edward Chung:

當過消防員都知道,出動有兩種,一是出警(真正去幹活),二是拉動(領導檢查出動時間)。

如何縮短出動時間是大家都認真考慮的事情。
一般利用不同的鈴聲次數表示不同的出動。
(每隊情況不一樣)
比如一聲火災,兩聲救援,(出動穿的衣服會不一樣)三聲領導檢查等等(有些領導會親自按,他可能會不知道該隊的鈴聲規則,或者故意按成出警的鈴聲次數)。

還有就是在電鈴按鈕旁寫明按鈴方法,避免新手按。

我去過一個隊,該隊的電鈴按鈕位於一個普通電燈開關盒上,該開關盒有六個一模一樣的按鈕,其中一個是電鈴按鈕,其他的沒有接通任何電路。據說是當年安裝時,有個隊員跟裝修工人說『以後可能會裝很多電子設備』,工人就給裝了六個按鈕的開關盒。

我問隊里的好友怎麼不改成只有一個按鈕的開關盒,或者在電鈴按鈕上貼一個標簽?

他說,領導檢查時,如果想故意用出動的鈴聲來迷惑人。但他看到這六個按鈕,不知按哪個好,就只好叫我們的隊員來按。

我問,你不怕新手按錯嗎?

他回答,我們教新隊員會說:如果實在想不起來是哪個就六個一起按!

我又問,你們就不怕領導六個一起按?

他回答,正常人看到這六個按鈕的第一反應都是『萬一按錯了,不小心把通訊系統關了怎麼辦?』

。。。。。。。。
有評論說出了重點

正常領導,不會問顯得自己業務水準不紮實的東西。。。所以,多數領導只會說,「去,小李,你按一下」,而不是「小李,按鈴是哪個健?」


Aorqu用戶:
高中物理競賽集訓,在北大物理樓,樓里有個廁所,門的正反兩邊都寫著「拉」,事實上那個門也確實可以從兩邊拉開,一開始我和同學都覺得是裝修的人智障寫錯了。
直到有一天,我在想進廁所的時候,被裡邊出來的人推開的門撞到了鼻子。
那一刻,我才明白,這是一個多麼人性化的設計。


開槍手傑克:

我們廠中飯時間是10點半,晚飯是17點(包2餐).

而一般工人都是早上7點吃早飯.(早飯自己解決)

有沒有發現問題?

早飯到中飯只有3.5小時,中飯到晚飯卻要6.5小時.

我就問老闆,為啥中飯不設計成12點,這樣前後都是間隔5小時吃頓飯.

“因為不少工人,為了省錢,早飯特么的都不吃,一天就吃兩頓,12點吃中飯能餓死了”


努力郭:

警報

以前看電視,警察出去抓壞人,大部分都要打開警報鳴笛。

當時就想,這也太傻逼了吧,警車鳴笛不是提前告訴犯罪人,好讓其逃跑嗎?

後來有一次我一個女性朋友和我講了一個事。

有次她下夜班回家,在經過一條沒有路燈的小路時,曾遇到過兩個攔路搶劫的。

兩個搶劫的劫完錢,又想劫色,雖然事情過去了很久,但聽她講起,能深深的感受到當時的她是多麼的絕望。

就在兩個劫匪要對她實施暴行時,突然從遠處傳來警報聲,劫匪聽到警報聲,以為是我這個朋友報的警,留下幾句狠話,就匆匆逃跑了,我朋友也算逃過一劫。

其實那天她根本就沒報警,那天的警報是警察去處理一件打架鬥毆事件,碰巧從那經過。

她告訴我,以前她也覺得警察老遠就開警報鳴笛特別傻逼,可是經過那件事之後,她在也不那麼認為。

其實警察出警時拉警報鳴笛,主要是起到優先通行的作用,提醒社會車輛避讓,還有對想要違法犯罪、正在違法犯罪、已犯罪人員的一種震懾。

因為減少對於無辜者的傷害比捉到一個罪犯更重要。

可能大部分人都覺得出警拉警報鳴笛很傻逼,但對於那些處於危險中的人,可真要稱之為天籟之音了。


蒙古族小伙1987:

坐標內蒙古包頭市,包頭是50年前設計的,當時最寬的鋼鐵大街有8公里長,一頭是包鋼一頭是工人俱樂部,中間除了市政府啥都沒有,當時人們說這太不方便了。。。結果現在才發現沒有這條街城市交通早癱瘓了

還有就是出了火車站的阿爾丁大街,50年前就是8車道,路面結實的詭異(從來沒見過路上有坑陷或者裂紋),兩邊在2000年前最高也就是5層樓,超長,後來才知道打仗時去掉中間護欄,就是一個大型的戰時機場

還有就是最早一批的三層老樓房,我姥姥家就住過,特色是有一個牆有60公分厚的廁所,牆里全是鋼筋混凝土(曾經為打一個眼打斷了3根鑽頭,後來放棄了),之前一直感覺蠢透了,占房屋面積不說還不實用,窗戶死低還矮(不拉窗簾外面人正好看到肩膀對視超尷尬,站起來提褲子除了腦袋,胸和屁股外面正好能看見),偶然和阿公說起來(今年94歲,曾經是8級瓦工,年輕時是地下黨),阿公說都是有原因的,兩棟三層的老樓房間,把坦克或炮靠住前一棟,然後炮台抬起來,炮彈剛好能從後一棟的房頂飛過去,挨打的還看不見在哪,就算知道了炮彈也只能打到後一棟房子上,而那個廁所鋪上沙袋架上槍就能當碉堡用,正面抗兩發普通炮彈完全沒問題,上樓樓梯也是螺旋的回字形,進樓門的地方在正中間,像山洞一樣需要走一截,最多兩人一起進,這讓裡面人好守,外面進來只能幹挨打(心好黑)。。。後來拆遷時,好幾家樓都沒了廁所的一塊還是完整的。。。

說了這么多,只是希望大家知道,為了防止蘇聯當年侵略我們,老一輩做出了多少準備,喜歡就點個贊吧。

評論區有小夥伴提出戰時機場是一系列配套設施的集合,這里我補充下。
阿爾丁大街兩側支路上,我所知的加油站就有4家,最近的一家就在阿爾丁大街路邊(包鋼一中東牆),我們這里油罐車也很多,所以戰時加油不是問題。至於維修廠,不知是不是巧合,在阿爾丁大街中段偏南的校園南路上,有一大排大概4層樓高的大型廠房,看結構裡面大型吊車肯定是有的,估計戰時只要拉進設備作為臨時維修點也不是問題。。。至於儲備彈葯的地下掩體或者隱秘倉庫,說沒有估計都沒人信。。

還有很多小夥伴好奇說不是蘇聯人援建的包頭嗎?那防蘇聯人不是傻么?

在此說明下,以前老蘇聯人真心很好,只要是允許的,確實不摻水分的幫你,答主的小夥伴有維修大型工業機械的,15年曾拆開蘇聯援助的大型風葉保養,50年沒保養過的機器,拆開後裡面的機油還是完全透明的。。。記得曾看過二毛子科學家的一段話,大意是我已經把我所學所知都交給了你們,希望這些技術可以幫助你們保衛你們的國家,我唯一希望的是你們強大後,不要用這些武器攻打我的國家。

7/17補充:

補充一下最近發現的一個亮點,包頭市分昆區,青山區,東河區三個區,以最上圖中三隻鹿的地標為中心,分別位於西,北,東南,中心區反而是空閑25公里的城市通道,隨著人口的增多,包頭不必像大多數城市一樣建立郊區新區,而是不斷充實著三區之間的空閑地塊,讓三個區不斷向一個區統一(青山區和昆區之間已經連成一體),另外因為三個區之間水電煤氣學校配套已經齊備,新建小區不但建設便捷,且配套齊全,政府不必要的投入也大幅減輕。


Fireman A:

絕對不吃棕色M&M朱古力豆的范.海倫(Van Halen)樂隊。
原文來自此處:snopes.com: Van Halen Contract Required No Brown M&Ms?

美國著名重金屬搖滾樂隊Van Halen的演出契約中有此一條:演出後台必須提供M&M朱古力豆,但是絕對不許出現棕色豆。如有違反,根據契約,樂隊可以取消演出。實際情形中樂隊甚至會藉此發飆,砸後台,主辦方也只好承擔所有經濟損失。這一條款長期被媒體用來作為搖滾樂隊耍大牌的典型例子,有傳言指某次由於主唱在後台發現了棕色M&M豆,大發其飆地砸了後台,造成損失高達八萬五千美元(當時是八十年代,八萬五千還是不少錢)。Van Halen樂隊對此從不回應。

多年以後,主唱David Lee Roth 在自傳中揭示了這一無厘頭條款的來由:Van Halen 樂隊在當時是把大型搖滾現場演唱會推向高校及二/三線地區的先鋒,由於常常會遇到沒有處理過這種大場面的承辦者,因此契約里有大量條款來確認演出承辦者把場地,器材,工作人員安排等等細節都嚴格按要求準備好。契約里有成章成章的技術細節,包括場地的承重要求,各類出入口的寬度,電源要求,以至於插座的數量和插座之間的間隔。因此,樂隊把棕色豆條款夾帶在契約里,以確認承辦方是否「仔仔細細閱讀了所有條款」。David說:「如果我在後台的M&M里找到棕色豆,我就會立馬知道承辦方(十有八九)是沒好好讀完全部技術要求,我們肯定會碰上技術問題。某些技術問題絕對會毀了這場演出,甚至害死人。」

回到上文,八萬五千美元的損失是怎麼來的?某次在某大學體育場辦演唱會,主唱來到後台,發現了棕色M&M豆,當即發飆,砸了後台化妝室,財物損壞大概值一萬二。但實際上更糟糕的是,主辦方沒有細讀演出演出場地的承重要求,結果整個舞台壓垮(似乎是壓穿)了體育場地面,損失高達八萬多。

事後媒體的報道是,由於主唱看到棕色M&M豆後發飆砸了後台,造成高達八萬五的損失…

有興趣可以看原文:
snopes.com: Van Halen Contract Required No Brown M&Ms?

—– 補充說明:感謝一夜之間兩百多的贊。需要聲明的一點是,關於棕色豆條款是特意設置的用來檢測承辦人的手段,消息來源主要是主唱本人。至今我也沒有找到其他人(比如隊友,經紀公司)的旁證。因此,不能排除一種可能性,那就是這一條款確實是用來惡搞/耍大牌的,只是在事後David才創造了這種說法,為自己製造一種「貌似瘋癲實在精明」的形象。但是這個反轉確實是挺令人信服的,解釋也合情合理。在某些商業課程里甚至引用了這一故事,作為運營管理的一個正面例子。

無恥個人宣傳手段: 借這個熱帖宣傳一下另外兩個我精心回答的答案:
女朋友說結婚的話必須買 10 萬元的鑽戒,該怎麼辦? – Fireman A 的回答
程序員的情趣在何處? – Fireman A 的回答


蔣學駑:

做遊戲的,說個事兒吧,朋友以前干過的。
商城裡有個東西比較雞肋,於是朋友把它標10塊錢,實際買的時候只扣了5塊錢,玩家以為是BUG,結果你懂的。


Aorqu用戶:
火車站(北京)的自助換票機器,放身份證的地方是有斜度的。
看似有些不方便,不用手扶住身份證會滑下去,不能順利讀卡。
亮點在於提示用戶要帶走身份證,試想一下若是平整的放卡地方,一個趕火車的人找急忙慌換了票,一看錶,要晚點了,急急忙忙走了。
結果….卡落下了


紅花木棉:

寫一個我小時候遇到的一個產品:
咳葯水。
你們喝的估計是這種:


而我從小喝的咳葯水是這種:

顏色差不多。
那個是我母親工作的醫院自己製作的。
小時候都記得每次喝一口都需要極大的勇氣:因為它聞起來又酸又臭,和人的嘔吐物一樣,一陣酸腐的味道;喝一口又酸又咸又甜又苦。往往要用大量的白開水服用,把那股味道壓下去。否則人很容易喝吐了……而且喝完葯的副作用就是整個早上明明很餓,就不想吃飯(被惡心的)。一打嗝那味道又竄出來。
當時年紀小,總看到香港那裡說青少年濫葯問題,沉迷咳葯水,上癮,嗑藥。拿起一瓶咳葯水就一口悶。當時我看著那節目我自己腦補那畫面都想吐了:我喝一口都反胃得要死,鬧騰得如同暈船一樣的葯物,怎麼想也想不明白為何這那麼難喝的玩意會有人上癮?還一口悶一瓶?一天喝幾瓶?我可是咳得嗓子破了音了都不想喝那種葯。
等後來,母親醫院的葯劑科不生產這種葯了,到外面買咳葯水。鼓起勇氣喝一勺——「誒?!怎麼這么好喝?!一點也不難下咽。」特別是那個「佩夫人」咳嗽藥水,喝了一勺清涼甘甜還有點橙香味道,真讓人想喝第二口。一點也不抗拒吃藥了。當時就實在想不明白為何不把葯物弄得好喝點,讓孩子不要對吃藥那麼反感嘛。
後來,偶爾和一個醫院負責製藥老員工聊起來,和他說了我的童年陰影。並且問他知道不知道那「佩夫人」和他們產的葯比那簡直就是糖水了,他說「我們知道,故意的。」
我就覺得奇怪了,為何你們要把它弄得喝一口都把人整到七葷八素的地步啊?!至於嗎?
那個老員工說:這些葯物容易成癮,有依賴性。如果弄的很好喝,不知不覺就容易過量從而上癮。如果弄得難喝點,成年人是理性懂事的,會按量服用,一旦好了肯定不想再喝。至於小孩子么,難喝的又不止這玩意,家長有很多方式解決問題。但是小孩自製力弱,要是順口了就很容易上癮。
————————
有人說是甘草溶液。甘草溶液我喝過,可是那種咳葯水和甘草溶液比起來,甘草溶液是好東西了。聽說是加了可待因再加了一些其它的怪味進去。具體是什麼就沒問了。
————————
評論區有人提出可能是氯化銨混磷酸可待因。網上看了看氯化銨的服用反應。覺得可能性非常大。
————————
老媽又從醫院里拿回來了那熟悉的味道的玩意。看來評論區有大神,果然是氯化銨加甘草液。



包裝高大上了很多,問了老媽,還是那觸及靈魂的味道………


蘇曠:

我來說個妹子們肯定不知道的設計吧。

前不久在某個酒店赴宴,酒過三巡,人有三急。告了個罪出來噓噓。然後我發現酒店的小便池是這樣的:

沒錯,有隻蒼蠅!

男同胞們應該能夠理解,這種微妙的感覺。

於是我掏出了我的敏感詞,對准了這只蒼蠅,準備怒而將之射飛。

自然地,我的敏感詞都射向中心處,自然地,尿液濺射的也就少了。

你沒猜錯,這只蒼蠅其實是衛具生產商故意蝕刻上去的。乍一看這個設計很蠢,增加了成本不說,加個蒼蠅還讓人惡心。

但是精妙的地方就在這里了。這個設計巧妙地利用了男性的微心理,有意刺激男士只對准一個方向」射擊」,」將蒼蠅活活沖死」,從而避免尿液四處橫流。

搜索了下,這個設計在國外也被使用:
仔細看,蒼蠅變成了蒼蠅形狀的黑色輪廓,蝕刻在陶瓷上。這誘使人們瞄準。如果一個男人看到一隻蒼蠅,他會瞄準。「小便池裡的蒼蠅」這項研究發現(外國科學家也是夠無聊的),由於這只蝕刻蒼蠅,飛濺出來的小便減少了80%。大大降低了清理的難度。

其效果比任何貭素教育、標語宣傳,人員勸誡都好。

抓住心理,引導目標,調整過程,達到自己想要的結果。我想,只要能做到這些,即使是看起來很蠢的設計,其實都是精妙無比的吧。

四兩撥千斤,這裡面的用戶體驗真是有大學問啊~

下面是廣告可跳過:

原創碼字不易,歡迎關注我的原創公眾號:蘇曠曠寫字的地方(skkxzddf)

魔幻時代,值得記錄,不定期帶給你一點思考

(希望最後這個廣告不要引起你反感QAQ)


Terre:

經常看youtube的人應該都知道它的廣告是可以選擇跳過的,比如看一個視訊廣告時長75秒,但是當廣告放到5秒後右下角就會出現一個選項可以讓你跳過廣告直接看視訊。
如圖所示~(在主頁隨便點開了個視訊
左下角顯示了廣告總時長還剩2分14秒,右下角提示你再過4秒就可以跳過廣告

過了4秒時候你可以隨時點那個Skip Ad來跳過廣告直接看視訊

剛開始天真的我還在想還是youtube仁慈(換句話說就是蠢。。),不想大陸的那些視訊網站一樣強迫你看完特別長又無聊的廣告。

直到有一天youtube的一個高管來到我們學校做演講,恍然大悟這是一個多麼精妙的設置。

在這個大數據的時代,youtube會定向的向不同的人投放特定的廣告,如果你5秒之後就把這個廣告pass了就說明你不是(或者不太可能)成為他們公司的潛在客戶。如果你是在之後pass掉的,你觀看的時間也會被記錄下來,越長說明你越有可能成為客戶。如果你很多次pass一個類型的廣告之後,它就會給你投放不同類型的廣告。這個精緻的機制可以對客戶進行特別細致的劃分,通過大數據分析出你有興趣的公司和產品,再反饋給廣告商。

這真是個三贏的設計。
youtube通過這個分析服務和定位分析可以收取更多的廣告費。
商家也能更有針對性的投放廣告,吸引更多客戶。
用戶首先是可以不用忍受那麼長的廣告了,5秒就直接看視訊。其次由於有這項設置,廠商會把廣告做的越來越吸引人,讓客戶自己自願地去看廣告。同時廠商也可以放心的去拍長時長(例如圖中那個兩分鐘多)的廣告~(只有你有信心我們會看下去。。)

我還記得有兩個廣告,一個是拍的跟大片一樣超級震撼,最後是個汽車的廣告。
還有一個也是印象深刻。。。開篇就是一個男的站在一個車庫里,身後一輛蘭博基尼,第一句話就是(原話記不住了,類似於):你想有錢能買一輛蘭博基尼么,你想知道我怎麼掙錢么balabala。。。我知道這個聽起來跟安利傳銷一樣,,,但確實吸引了我繼續看下去。。最後好像是個金融產品的廣告~


浮生貴適意:

這個算不算,「荷式開車門Dutch Reach」。

原文來自:新荷蘭http://www.myzaker.com/article/58a081569490cb972f000052/

如今馬路上跑的各種車是越來越多,車來車往,一不小心就釀成事故。因開車門不當而導致的事故,十分常見,而且一旦發生,就可能是慘劇。最近一個被叫做『 Dutch Reach 』的開車門方法在網上又火了起來。

雖然開車門只是個小小動作,卻有著殺人的致命危險。開車時如何做,司機們往往瞭然於胸,但是很多人在開車門下車的那一瞬間就會忘記檢視車外的情況貿然開車門,導致慘劇的發生。

最應該擔心的是這種高速行駛狀態下的情況,一旦有意外發生根本來不及反應! 一個個慘烈的事故讓人觸目驚心,開車門引發的悲劇,我們該如何避免?

被稱為單車王國的荷蘭,是一個腳踏車比人口還要多的國家,因此道路上幾乎隨處可見腳踏車的蹤跡,然而卻很少有開車門而引發的事故發生。因為在荷蘭這種據說是荷蘭人發明的叫做 Dutch Reach 的開車門法是被廣泛普及和使用的,從駕校里開始就會要求學員遵守這個開門法則。

荷蘭的駕駛員們總是用距離車門較遠的那隻手開車門,這是避免這種意外的最佳開車門方法,也就是左駕用右手開,右駕用左手開。


這個動作可不是隨便做做的,當你換成離車門較遠的那隻手開門時,你的上半身會自然而然地轉動,頭部和肩膀就會很自然地向外看。首先,眼睛會通過後視鏡觀察,然後轉身的時候向後看,這一個完整的動作就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事故發生,無論後面來的是單車還是機動車。

如果用距離車門較近的那隻手開門,駕駛會很自然的將車門直接往外推,沒有檢視後方來車的突發動作,很容易嚇到後面的人,甚至引起嚴重的事故。

雖然許多國家都把安全開門的方法加入汽車考照的項目之一,不過仍有很多車主並沒有嚴格執行。只需要轉變一個思維習慣和行為習慣,既不需要開銷,又能高效解決和避免道路傷亡事件,何樂而不為呢?

Dutch Reach!你值得擁有!

為了自己也為了他人好,請一定要將這個開車門方式告訴更多人,願馬路上都能少點危險。快把這個開車門的方法分享出去,讓更多人都知道吧!


rrrRoar丶:

學校的食堂的小黃機!!!
學校的小黃機就是用來付錢的
校園卡一刷 錢就扣掉的那種

但是問題來了
這坑爹的小黃機一次只讓刷20大洋
你要是吃個22的麻辣香鍋得刷兩次
對我這種頂級吃貨+強迫症簡直就是羞辱

直到…
食堂大媽把5塊錢的鴨胗點成了50…

這設計是有多人性啊QWQ


周琪禹:

這兩天搬家
置辦了個小床頭櫃
打開是這樣的
把手一定在扔掉的垃圾里讓我來找找
1分鐘後
沒有。
剛才手欠合上了抽屜
嗯打不開了。
傾斜抽屜讓他滑出來。

??
???
搞事情???
11點剛加班碰見突如其來的小雨,
打開淘寶準備慰問店主家人…
願世界和平。


Aorqu用戶:
說一件貌似有些跑題的事情ヽ(*·ω·)ノ
小區樓下有個小超市 有一天我發現所有的易拉罐飲料都是倒著放的 覺得很不理解 問店主 店主說 正著放容易落上灰塵 顧客買了再喝就會不衛生 頓時對這家店的好感度提升到正無窮大


好羊羊:

某商廈的衛生間提供廁紙。但是放紙的捲軸卻不是一般的圓柱體,而是橢圓的柱體,而且紙筒上面的蓋子是固定的(很多紙筒都是活動的翻蓋),樣子如圖:

我一開始還沒注意,直到抽紙的時候,發現如果拽的紙較多(超過5格),紙卷就會死死卡住(如圖)

於是我趕緊把拽出來的扯掉,用完了再去拽。扯完鬆手的瞬間,因為重力的原因,橢圓較重的一側向下,廁紙剛好留出一部分在外面,方便別人再次取用(三四格的長度吧,如圖)

我開始還因為紙筒不能順利轉動而不爽,然後發現這個設計真是太棒了,避免一些不文明的人浪費紙,保證一次只能抽取合理的用量,而且重力因素影響,紙筒留在外面的紙總是恰到好處的長度,拽取非常方便。

公廁文明大家有責。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