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好看到讓人渾身顫抖、無法自拔、久久不忘的電影?

問題描述: 有什麼好聽到讓人渾身顫抖、無法自拔、久久不忘的音樂? - 藝術 有什麼好看到讓人渾身顫抖、無法自拔、久久不忘的書? - 生活
, , ,
匿名用戶:
《瑪麗和馬克思》
看完一直想寫點東西。


Aorqu用戶:
The Hours 《時時刻刻》


歐陽十三:

《小孤星》是我看過的,關於生死題材印象最深的電影。

記得母親去世時,小侄子才三歲。從火葬場出來,他皺著眉問,什麼是死?

大人沉默良久,告訴他,死亡就是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等合適的時候,我們就會再相聚的。

什麼是死亡,對孩子,對我們來說,都是一個沉重而令人費解的問題。中國人向來忌諱談論這個話題,真正面臨生死離別,才發現自己根本沒有準備好接受它,理解它。

其實早在1996年的法國,就有人拍了一部電影,探討什麼是死亡,我們該以何種力量來度過這段悲傷?這些問題在成人的世界中,會以各種復雜的知識和理性去探討,而本片卻以一個孩子的直覺去看待。

影片一開始,就把媽媽因車禍去世的事實放在一個四歲的小女孩身上,爸爸試圖向女兒解釋發生了什麼:「媽媽死了,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小女孩強忍著眼中的淚水,用力點點頭,她爬到車頂上,告訴爸爸:「她乘著魔鏡飛走了」

她真的不知道死亡意味著什麼嗎?不,險些失去愛女的爸爸讓她吐口水發誓,絕對不會死掉,不會離開他。小女孩一邊吐口水一邊發誓,不會死掉。馬上她又重重地朝地上吐口水,問爸爸:我也幫你發誓,你不要死掉好不好?

在她心裡,顯然已經明白死亡是一場漫長的告別。這個告別,不是媽媽日常出門買瓶飲料,不是她出趟遠差,也不是站在校園門口的揮手。在這些告別中,媽媽總是很快就會回來的。

可是死亡呢?也許死亡就是很久很久的,再也不見。但是孩子心裡,對這個很久並沒有很深的概念。小女孩潛意識里,以為這個「很久」之後,媽媽還是會回來的吧?

所以在媽媽的葬禮上,小女孩心不在焉,她覺得總有辦法等到媽媽回來的,雖然這次可能比以往都要困難一些。

而對於成年人來說,這場葬禮便是一個結束,活著的人總要重新開始。爸爸在葬禮完後要外出工作,於是將小女孩委託給親戚照顧。

正是從這里開始,小女孩用自己的方式,等待媽媽「很久」之後的歸來。

親戚為了安慰小女孩,告訴她媽媽去了天上,跟上帝在一起。每個人以後都會去到那裡,到時就可以團聚了。

小女孩深信不疑,她認為天堂就是一個地方,既然去了那裡,自然可以從那回來,就像耶穌復活一樣。

但是小夥伴卻直言不諱地戳破她的幻想:

「你的媽媽死了,不會再回來了!」

小女孩不信,她覺得「媽媽在天上,身邊有七彩的牛羊,媽媽有座城堡,金瓦紅牆,我晚上和媽媽住在那裡,白天才在這里……我更喜歡晚上。」

小夥伴說,你騙人,為什麼我的阿公,死了就沒有再回來。小女孩告訴他:因為沒人等他。

一開始,她整天躺在床上,因為在夢里「可以見到媽媽,跟她一起玩」。為此她拒絕小夥伴們的邀請,離群索居,希望媽媽出來。

她躲到沒人的地方,對媽媽說:

大家都走了,你可以來了,為我而來。

為了讓媽媽高興,她去採集松果跟鮮花,給媽媽當禮物。在空曠的荒野,小女孩舉著自己精心準備的禮物,大聲呼喊:

「大利大,古米!」

這是馬可福音中的一句話,小夥伴騙她這是耶穌復活時的咒語,翻譯是:「閨女,我吩咐你起來!」媽媽沒有出現,小女孩倒在草地上悲痛欲絕地大哭。

大人都以為,小孩的注意力總是很快就會轉移的。小女孩總會忘記悲傷,做回快樂的孩子。他們編織很多美麗的故事和童話,本欲安慰她,沒想到卻給了小女孩更多的期望。

她覺得自己必須做點什麼,讓媽媽重新回來。於是一次次嘗試,卻一次次失敗,她的每一次努力和失望,都令人心碎。

爸爸看不下去了,他告訴小女孩,媽媽永遠離開我們了,再也回不來了。他說「回到活人的世界!自己騙自己,就能消除悲傷?」

憂心忡忡的爸爸決定將小女孩送去寄宿學校。在那裡,她聽別人說媽媽沒辦法聽到她的聲音,但是「你可以向上帝祈禱,讓上帝把你的媽媽帶回來。」

於是她等大家睡著後,悄悄來到「上帝的房間」(祈禱室),向上帝祈禱,渴望上帝聽到她的心聲。

全能的上帝

你知道我的媽媽死了

她在你那裡了

我想跟媽媽說話

我試過,可是不行

她都不回答

讓她跟我說話吧

全能的上帝

希望你已經

告訴媽媽我的祈禱

我沒事,我在床上等

那樣就沒人能看見了

多日的祈禱,依然像以往的嘗試一樣,最終以失敗告終。小女孩疑惑不解,她問同學,為什麼我跟上帝祈禱那麼久,他從來不跟我說話,也不答應我?

同學說,除非你變成上帝的女兒。

為了成為上帝的女兒,小女孩必須經歷一系列對她來說殘忍無比的考驗。比如戴上眼鏡穿過「地獄」的烈火,獨自在漆黑封閉的垃圾桶里呆上五分鐘……

通過層層考驗的小女孩,卻沒有等來媽媽的擁抱。一個小男孩跑過來告訴她,一個人的媽媽死了,是因為小孩太壞,就是因為你太壞了,你媽媽才會離開你。

小女孩終於忍不住哭了,她委屈地辯解:

「如果我媽媽還在,你就不會這么說!」

夜深人靜時,小女孩喃喃自語:「我想死,我想從此消失,去媽媽那裡」。

第二天,她獨自跑到墓地,用稚嫩的小手扒著墳上的土,匍伏在冰冷的地面,喊到:「媽媽,我來了」

看到這里,我的心揪成一團。死亡這個詞,從來都不是針對死去的人,它是活著的人必須面對的冰涼。無論成人或是孩子,我們都需要經歷一個失去,等待,再次失去,最後重來這樣一個過程,在這之後,才是真正的告別。

這個過程或長或短,對於我們的影響或深刻或膚淺,但無論如何,人活一世總會有不得不面對這一課的時候。

最後,小女孩是怎麼上完這一課,從媽媽死亡的陰影中走出來的,也許你可以從影片中尋找到答案。

也許很多人都像我年輕時候一樣,從沒想過死亡的事。就好像死亡從來不在我們的人生計劃內,就好像我有足夠的底氣跟它商量,什麼時候來臨一樣。

一直到媽媽過世了。我把腳步停下來。

死亡到底是什麼。

有時候走在路上,我會忽然想到,哦,媽媽沒了。就是把一個長在你身上、很熟悉的東西,生生挖走的感覺。

死亡就是你失掉這種熟悉感了。有一樣對你很重要的事物,永遠的消失了,再也見不到了。那個洞卻一直在,永遠的空虛著……

然後我腦子里就會電影碎片般閃過那些陰暗的畫面:枯瘦僵硬的身體、火葬場、熱氣騰騰的骨灰、墳墓。 哦,這就是死亡。

痛苦,絕望,困惑,就像海浪。它從每一個意想不到的角落突然翻卷而出,撞擊著鮮明的記憶,朝我撲來。我以為我會淹死在裡面。

但是我並沒有。在過去的每一個日日夜夜裡,我把自己的破損一點點修補起來。這些不幸和和艱難,不管是過去或將來,一定會發生在我們身上。

我們沒辦法避免,也無從避免。

我想更重要的是,我們怎麼從這些艱難的日子裡走出來,從這些苦難和不幸中汲取希望和力量,修復自己,修復這個世界。

我以為那些悲傷會對我整個人生造成巨大的影響,永遠不會消失,甚至從此身心殘缺,再也沒辦法快樂。

但是時間教會了我,怎樣修復這種殘缺。那些艱難的日子,並不是要奪走我繼續生活和享受快樂的權利,恰恰是它們,教會了我發現並且珍惜眼前的生活。

所有的殘酷,只是為了更好地懂得美好的珍貴,並且拼盡全力維護它。就如影片最後,媽媽告訴小女孩:

「我回來就是讓你承諾,

不再哭泣,不再悲傷

我女兒不會害怕生活

大地就踩在你的腳下

嘗試每一樣事情

所有事情,能漠不關心么

不能!要在乎生活」

註:小孤星的扮演者維克托埃爾·基維索爾,在1995年威尼斯電影節獲得最佳女主角,獲獎的時候年僅4歲,是史上最年輕的影後。


Aorqu用戶

《V字仇殺隊》,什麼製作班底、演員陣容的都是瞎扯淡。直接去看!不同的人能解讀出不同的東西。劇本的功力、導演的掌控、調度、演員的台詞功力、剪輯的功力都在裡面。好好看看,保證一哆嗦。


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甜蜜蜜


normansu:

對我來說是鐵甲鋼拳。
not now。


椅子:

《你丫閉嘴》

看的時候半個教室都在顫抖。


Aorqu用戶《戰馬》
我從Joe犁地時就開始哭。
《戰馬》的看點不在於人物刻畫,而是看工作動物怎麼樣成為人與行雲流水的生活間的情感紐帶(它本身是動物題材的兒童小說)。
它對動物的描寫非常真實。


Aorqu用戶:
大叔,閏年


落花人獨立:

《控方證人》
這個就不再多說,說的很好了。看完久久不能自拔。對人性,對愛情,都有了新的領悟。
《小森林 》(Little Forest)
看完一遍還想再看第二遍。也許是大城市的車水馬龍帶給人太多的厭倦。小森曲徑通幽,超然世外,彷彿與現代文明絕緣。

田間地頭是村民們交流忙碌的場所 ,時不時上山採摘時令山貨,生活自給自足,同時對大山滿懷感激之心。夏天有岩魚鹽燒,秋天則有美味的栗子飯,市子耐心地做著這些不起眼的美食,享受著大自然的饋贈。

小森林清新的風景,簡單的食物,與大自然和諧的共處讓我覺得無比放鬆。嚮往那樣與自己的靈魂近距離接觸,與自己的存在近距離接觸的生活。




Aorqu用戶:

蘇珊薩蘭登和詹姆斯斯帕德演的電影《白色宮殿》。以美國式的隨性甚至露骨的挑逗開始,卻逐漸莊重,嚴肅起來,揭示現實的殘酷與人性的弱點,典型的寬進嚴出,從肉體上升為精層面,但是也不否定肉體。既有基督教精神的拯救,也有對肉體的自然態度,達到了一種很好的藝術的平衡。覺得美國電影真的才是寓教於樂,兩手都硬。


原矢囗乎吳彥祖:

臘八的時候在東北看的露天電影,渾身顫抖


Aorqu用戶:
俞飛鴻的《愛有來生》


徐達:

肖申克的救贖,驚呼信念的力量


阿澤加西亞:

黑暗中的舞者 至今不敢看第二遍


恰空:

《色戒》
我看到一半就不行了,當鄺裕民帶領同學們第一次親手殺漢奸,每個人憤怒又害怕自己第一次殺人時的表情。一把刀像扎海綿一樣一次一次扎進那人的身體里,想著電影里的他們都是和自己同齡的學生,那種可怕無助的代入感。

同時,王佳芝為了殺易付出了自己最寶貴的處子之身,而且給了一個他不喜歡的人,只因為一群學生只有那人有經驗。可還沒有行動,易默成被調走,所有努力白費,她眼神中透露的絕望,點著一支煙靜靜地看著同學在家裡殺人,那種絕望與無助,直擊心靈。


褚宏鵬:

v字仇殺者


小小小番茄:

說兩個 《美國田園下的罪惡》

以及《夢之安魂曲》

兩部都是在半夜看的

先說An American Crime。其實片頭不斷閃過的虐待傷痕片段就已經擊到我了,差點直接放棄後面的觀看。各色的傷痕,受虐後的痕跡,還有那句I’ m a prostitute, and proud of it.
上個圖這個是之後的。
整個影片中最讓我恐懼的是兩個地方。
第一個,當西爾維婭被關進地下室的時候,附近的孩子們都過來用各色的方式虐待取樂凌辱她。用水澆,用煙頭燙,每一天都這樣並以此為樂。審判之時,曾經參與過虐待的孩子都在被問及為什麼對西爾維婭那麼做的時候,回答出奇的一致。

「I don’t know.」

他們不知道為什麼施虐,因為他們是孩子。
正因為他們是孩子,這樣的虐待才更加的恐怖。

一旦進入群體,你便不再是你自己了
群體中的個人不再是他自己,他變成了一個不受自己意志支配的玩偶。孤立的他可能是個有教養的個人,但在群體中他卻變成了野蠻人—即一個行為受本能支配的動物,他表現得身不由己,殘暴而狂熱。 ——《烏合之眾》

在孩子身上也沒有倖免。無論是懦弱的妹妹還是喜歡西爾維婭的男孩,最後做出的貢獻只有將她推向更絕望的處境。

第二個是在結尾對格特魯德夫人的審判。即使在孩子們對罪惡全盤拖出的情況下,夫人依然否認自己曾有施虐行為。她發髻高盤,端莊。

引用片中一句話。她曾經為了保護她的孩子而犧牲我。現在她為了保護自己犧牲她的孩子。

人性醜惡,不過如此。

再提下夢之安魂曲。
一句話總結就是我不想看第二遍。

片中不斷不斷重複注射,吸粉,瞳孔放大的片段。而主角們的反應隨著劇情推進從沉醉享受變成為了緩解毒癮發作的痛苦而不得已為之。看著男女主漂亮的臉漸漸變得顯瘦,曾經堅貞的愛情因為弄不到毒源而不再。

導演很聰明,知道怎樣的剪輯手法能觸碰到觀影者能承受的底線,又不越過它。結尾四個人交錯的場景——電擊,截肢,荒淫的表演,監獄里的施虐。讓我難以忍受卻又不忍放棄。

而最讓我絕望的地方卻是Harry醒來,第一件事是呼喚Marion的名字。而最後護士安慰他「她會來的。」 Harry卻是絕望的喃喃「不她不會。」

我還是相信二人的相愛,只是不可能再相見。


Danny王:

翻了一遍沒有人提《薄荷糖》還有《歲月神偷》!!這不科學!!!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