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學術性強的笑話/段子?

問題描述:你知道哪些專業性較強的笑話or段子? 學科不限、專業不限。
, , , ,
盔甲小勇士:

關於價格管制,Walter Block教授曾經在產業經濟學家(許多反壟斷法的制定都是這個經濟學領域的研究對象)會議上講過一個笑話:

在前蘇聯,有三個罪犯在獄中相遇了,彼此交流進來監獄的原因。A說:「我上班遲到了,他們說我偷竊國家財產。」 B說:「我上班早到了,他們說我奉承領導。」C哭笑不得地說:「呵呵,我上班準時了,可他媽的他們說這是因為我戴了塊資本主義生產的手錶。」
說完這段,坐在底下的經濟學家爆發出了巨大的笑聲和掌聲。

沒想到笑話還沒講完,Walter Block繼續說道:在美國,同樣有三個罪犯在獄中相遇了,彼此也交流了起來。A說:「我因為定價太低,他們告我掠奪性定價。」 B說:「正好相反,我把價格定高了,他們控告我壟斷定價。」 C說:「呵呵,我特么把價格定的與別人一樣,他們告我合謀!」

坐在底下的產業經濟學家們,一片死寂。。。


Ricardo Li:

羽毛球為什麼會掉下來?
因為有羽毛球場。

侵刪


葯劑師逍遙:

葯學經典段子:論硫酸鎂的葯理作用 :微博上一個醫生說給一個病人開了硫酸鎂靜脈滴注,病人追崇人民日報說的「打擊過度醫療,能口服不肌注,能肌注不點滴」,於是拿回去全喝了。。然後拉稀拉得脫水。。再然後家屬就去醫院門口鬧了。。


慎獨:

• 作者:多人創作

• 能找到的最早的來源:【轉載】【微小說】上帝VS科學家

• 轉載:林小羊 時間,然後趕緊升級系統,把加密工作做好,同時編一個靠譜的大一統公式讓他們去發現!」
「好的father,我們這就去!」
——————————————————————————————–
「father!這回真的葯丸了!」
「法克!又特么咋了?」
「人類開始研究數學規律武器和物理規律武器了,他們正在奪取電腦的操控權限!」
「艹!跟他們干!權限維護!把他們搞出去!」
「不行啊,會被發現的!我們的電子晶體管,也就是他們口中的希格斯波色子的神秘消失,已經引起他們的警覺了,再來一次妥妥的要出事!」
「先這么干,等完事了之後告訴他們他們的系統太渣,操控不了法則!」
「拖得了一時,拖不了一世啊!」
「只能這樣了,人類的發展速度真是快的超乎想像……」
——————————————————————————————–
「father!又出事了!」
「…啊?」
「那幫人找到了我們的CPU,也就是所謂的宇宙大霹靂的奇點,現在他們要衝出宇宙,探索所謂的狄拉克之海!」
「立刻……」
「晚了,看我身後,人類的第一枚探測器已經被傳送到了這里,咱們很定要被發現了!」
「走吧,把這里偽裝成外星文明的據點,咱們換個地方吧,人類這么流弊,咱們也該退隱了……」


Aorqu用戶:

2016.12.18,太原市小店區發生4.5級左右地震,同日大霾

圖片來源見水印

朋友圈討論了以後,覺得這是不是說太原人具有波粒二象性……想在這種情況下活下來,只能靠減肥了……質量變小,波動性增加,然後氣象台和地震局就測不粗我們在哪兒了


韋廉:

非商業用途註明作者來源隨意轉載\( ˙▿˙ )/
表再問我了

再插一個小笑話吧:有個有機化學家嫌反應太慢了,於是養了只貓。

有機化學實驗常用戰術手勢
再更一次……

—————–不想打分割線了——————

論如何把化學教材寫的和數學教材一個風格。

腦洞大開。

定義2.1

我們稱一種反應為鹵代反應(halogenation),當鹵素取代烴基上的氫原子或羥基等官能團的反應。

特別地,若反應中是烷烴RH的氫原子被鹵素X2取代,生成鹵代烷,我們稱這樣的鹵代反應為烷烴鹵代反應。類似地,我們可以給出芳環鹵代反應的定義:苯環上的氫原子被鹵素X2取代,生成對應鹵化物的反應。除此之外,還有芳雜環鹵代反應和羰基α 氫原子的鹵代反應,本書不做要求,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自行查閱資料。

容易驗證,若用一種鹵素對甲烷進行鹵代反應,反應的產物共有4種。

細心的讀者可能已經注意到,一種物質的鹵代產物往往是復雜的。更具體地,我們有下面的實驗事實。

定理 2.1.1

鹵代反應往往是分步進行的,反應的結果很難控制,產物往往是混合物。

證明留作習題。

下面我們看一個例子:

例2.1 甲烷與氯氣在光照的情況下生成四氯化碳。

不難看出,甲烷中的一個氫原子被氯原子所取代,這符合我們對鹵代反應的定義。

事實上,在烷烴的鹵代反應中,氫原子會被逐步取代。一般來說,這樣的取代會對物質的物理與化學性質產生影響,在本例中,你可以通過查閱資料驗證這種影響是存在的。


Aorqu用戶:
念書的時候,某男同學有天過來搭訕閑聊,問我,「你知道怎麼才能看自己的後腦勺嗎?」
因為他沒有說用工具,所以我就開了腦洞思考。然後回復對方,如果人靠近黑洞還活著,靠得足夠近的話光線會彎曲,就直接看見後腦勺了。
然後,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過了一段時間我看見那個男生有女友了(也是同班同學),有一天路過,見到男生在問女友同樣的問題。
妹子笑嘻嘻地說我知道啊,然後從包里摸出一面鏡子,抬頭看到我,問我也借了一面小圓鏡。然後妹子讓男生拿一面鏡子站她身後。
我正在想這種幼兒智力競賽問題問出來究竟有什麼意義時,男生站在妹子身後,摸出一朵玫瑰花……
哦好吧,所以我作為單身狗混到畢業咯。


Aorqu用戶:

一些嘲笑數學家的段子:

· 工程師認為方程是對現實的近似。物理學家認為現實是對方程的近似。數學家特么的根本不在乎。

· 工程師和數學家被困荒島,島上有兩棵椰子樹,各有一個椰子。工程師爬上一棵樹,把椰子摘下來,吃了,從而解決飢餓。數學家爬上另一棵樹,把椰子摘下來,又爬到第一棵樹上把椰子掛起來,從而將它化歸成一個已知問題。

·工程師和物理學家和數學家住旅館。
第一天半夜工程師聞到煙味兒醒了,發現走廊里著了火,他翻出屋裡的垃圾桶灌滿了水,拿出去撲滅了,然後回房睡覺。
第二天半夜物理學家醒了,又發現著了火,他走到消防水龍前計算了火焰速度、距離、水壓、拋射軌道、流量,然後用最小的水和能量消耗撲滅了火,然後回房睡覺。
第三天數學家醒了,也發現著了火。他爬起來看看火勢,看看垃圾桶,看看水龍,滿意地說「啊,解是存在的!」 然後回房睡覺。

·數學教授講課,在黑板上寫了一大串表達式之後說:「毫無疑問,這是顯然的」。看到了台下學生一片茫然之後,他回過頭看看自己寫了些啥。他開始在台上踱步,越來越快,陷入沉思。大概十分鐘之後,當沉默已經開始讓人無法忍受的時候,他突然眼神一亮,轉向台下說:「沒錯,這就是顯然的。」

·農夫要修柵欄,請了三個人設計方案。工程師修了個圓形的,認為這樣最高效。物理學家修了一條線,說「不妨假定線是任意長的」……並指出繞地球一圈的柵欄顯然更高效。數學家冷笑一聲,就地圈了個小柵欄把自己關在裡面,然後說「我把我所處的區域定義為『外』」。

·生物學家、物理學家和數學家在街邊喝咖啡,看到對面屋子有兩個人走了進去,過了一會兒出來三個人。生物學家說:「他們繁殖了。」物理學家說:「不,一定是測量出現了誤差。「 數學家評論道:」如果這時候再進去一個人,那屋子裡就是空了。」

譯者:Ent

鏈接:那些神一樣的論文(19):Foolproof – 數學民俗笑話採樣

這些笑話來源於2005年AMS上的論文:
Foolproof: A Sampling of Mathematical Folk Humor
http://www.ams.org/notices/200501/fea-dundes.pdf

此外還有一些關於數學的(冷)笑話,絕大多數是雙關或諧音。搬運一些並簡單解釋笑點… 想體驗找梗的樂趣請直接戳原論文。
註:根據子領域重新排列了順序,由於笑話有限所以絕對有趣,根據黎曼定理,重排不影響其有趣性。笑。

==================
抽象代數

Q: What』s purple and commutes?
A: An abelian grape.
(群group諧音 下同… ( ̄∇ ̄))

Q: What』s purple, commutes, and is worshiped by a limited number of people?
A: A finitely-venerated abelian grape.
(venerate: 敬仰 generate: 生成)

Q: What is lavender and commutes?
A: An abelian semigrape.

Q: What is purple and all of its offspring have been committed to institutions?
A: A simple grape: it has no normal subgrapes.
(normal: 正規群/正常)

Q: What』s purple, round, and doesn』t get much for Christmas?
A: A finitely presented grape.
(present: 群表示/禮物)

Q: What』s nutritious and commutes?
A: An abelian soup.

Q: What』s hot, chunky, and acts on a polygon?
A: Dihedral soup.

Q: What』s an abelian group under addition, closed, associative, distributive, and bears a curse?
A: The Ring of the Nibelung.
(尼柏龍根之「環」….)

Q: Why can』t you grow wheat in Z/6Z?
A: It』s not a field.
(field: 域/田地)

Q: What is hallucinogenic and exists for every group with order divisible by pk?
A: A psilocybin p-subgroup.
(Psilocybin是一種致幻劑hallucinogenic, Sylow定理是有限群論中上述定理…)

==================
分析

Q: What』s big, grey, and proves the uncountability of the reals?
A: Cantor』s diagonal elephant.
(康托對角線論證argument)

Q: What is green and homeomorphic to the open unit interval?
A: The real lime.
(實軸real line 和單位開區間同胚)

Q: What is black and white ivory and fills space?
A: A piano curve.
(皮亞諾Peano曲線)

Q: What』s yellow, linear, normed, and complete?
A: A Bananach space.
(巴拿赫Banach空間,香蕉空間哈哈哈哈)

Q: What』s polite and works for the phone company?
A: A deferential operator.
(deferential: 恭敬 differential: 微分 operator: 接線員/運算元 諧音+雙關 這個給跪了)

Q: Why do truncated Maclaurin series fit the original function so well?
A: Because they are 「Taylor」 made.
(Taylor: 泰勒/裁縫 麥克勞林級數)

Q: What』s the value of a contour integral around Western Europe?
A: Zero, because all the Poles are in Eastern Europe.
Addendum: Actually, there ARE some Poles in Western Europe, but they are removable!
(Pole: 極點/波蘭人 柯西積分公式)

Q: Why did the mathematician name his dog 「Cauchy」?
A: Because he left a residue at every pole.
(residue: 留數/殘留物 還是柯西積分公式)

==================
代數

Q: What do you get if you cross an elephant and a banana?
A: |elephant|*|banana|*sin(theta).
(cross: 叉積/雜交 (-_-))

Q: What do you get if you cross a mosquito with a mountain climber?
A: You can』t cross a vector with a scalar.
(同上 另 vector: 向量/病媒昆蟲 scalar: 標量/攀登者)

Q: What do you get when you cross a mountain goat and a mountain climber?
A: Nothing—you can』t cross two scalars.

Q: What do you call a young eigensheep?
A: A lamb, duh!
(lambda…………… )

==================
拓撲

Q: What is a topologist?
A: Someone who cannot distinguish between a doughnut and a coffee cup.
(拓撲同胚… 分不清甜甜圈和咖啡杯的拓撲學家持續受到傷害)

Q: What is a compact city?
A: It』s a city that can be guarded by finitely many nearsighted policemen.
(緊的定義…)

==================
數論

Q: What is very old, used by farmers, and obeys the fundamental theorem of arithmetic?
A: An antique tractorization domain.
(唯一分解整環 unique factorization domain)

Q: Why can fish from the United States enter Canadian waters without a passport?
A: This is permitted by the Law of Aquatic reciprocity!
(二次互反率 law of quadratic reciprocity)

==================
此外還有 換一個燈泡需要幾個xxx 系列
拙譯如下…

Q: 換一個燈泡需要幾個拓撲學家?
A: 只要一個,但是你用甜甜圈做什麼?

Q: 換一個燈泡需要幾個數論學家?
A: 這並不知道,但是我們猜想它是一個優雅的質數。

Q: 換一個燈泡需要幾個幾何學家?
A: 不可能。你無法用直尺和圓規換燈泡。

Q: 換一個燈泡需要幾個分析學家?
A: 三個。一個證明存在性,一個證明唯一性,另一個推導出一種非構造性的演算法實現。

Q: 換一個燈泡需要幾個布爾巴基學派學者?
A: 換燈泡是維護和維修一個電氣系統的一個特殊情況。為了建立其所需人員的上下界,我們必須確定引理2.1(人員的可得性)及其推論2.3.55(人員的動機)的充分條件是否可滿足。當且僅當這些條件能夠被滿足,我們通過3.1123節的定理可以推導出結論。其上界的結果在一個弱*-拓撲中,當然,是在一個抽象的可積空間中的。

Q: 換一個燈泡需要幾個數學家?
A: 0.999999….

Q: 換一個燈泡需要幾個燈泡?
A: 一個,只要它知道它自己的哥德爾配數。

==================
此外還有 小雞為何過馬路 系列…

Q: 小雞為何過馬路?
A: 哥德爾:無法證明或者證偽小雞過了馬路 。
A: 埃爾徳什:雞巢原理迫使它們這么做。
A: 黎曼:結果在狄利克雷的講義里。
A: 費馬:這里空白太小寫不下。


大黃鴨:

碳碳鍵鍵能能否否定定律一?


一隻壞貓:

北京城原來有一座城門叫「大清門」,民國時改名為「中華門」,現為毛主席紀念堂。
據傳,民國時,將大清門改為中華門,但為了偷懶,不想新做一塊牌匾,接著用原來的牌匾,想著翻個面,重新寫上中華門就好。

結果,

翻面後面寫著「大明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