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学术性强的笑话/段子?

问题描述:你知道哪些专业性较强的笑话or段子? 学科不限、专业不限。
, , , ,
坂上丁丁:

通过标志重捕法诸葛亮发现巴蜀盛产孟获。


深喵:

清华有个爱心标语挺逗的: 微分忧伤,积分希望。

乍一看挺有道理的,忧伤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希望要慢慢积累,积少成多。

不过你仔细一想,我去,你这忧伤是可微的啊,那它得具有多少好的性质啊!首先它是连续的,我去你这忧伤都连续了,此愁绵绵无绝期啊。退一步,广义的说,即使不连续也得仅仅具有有限个第一类间断点。那您这忧伤在定义域上都稠密了……


渔火沉钟:

三人漫步,一人曰:“春雨如油。”第二人曰:“夏雨如馒头。”第三人曰:“周文王如炊饼。”

好像是在《舌华录》上看到的。第一个人想表达的是“春雨贵如油”,第二人却理解成了“春雨像油”,所以接了“夏雨如馒头”,第三人则将“夏雨”谐音为“夏禹”,所以接了“周文王如炊饼”。歪楼界鼻祖啊您二位。


小铜雀儿:

在你的胸部任意画一个三角形,内角和都是180度


Slowly Coming:

从前有一个健康的男孩,爱上了一个患有红绿色盲的女孩。他的家人都反对“色盲可是遗传病啊!”可他不管不顾,因为他相信有爱就能化解一切。
最终他们冲破重重阻挠结了婚,第二年,女孩有了身孕。这时家人的警告在他耳边响起。
“色盲可是遗传病啊!”
“不,即使我的孩子也是红绿色盲,我也会好好爱他的”男孩暗暗发誓。
终于,孩子降生了,是个漂亮的女孩。两人都非常开心。可是随着女儿的成长,两人逐渐发现了他们最不愿意接受的事实:女儿也是红绿色盲。
“请不要离开,丢下我和孩子”女孩哭着央求。
曾经深爱着女孩的男孩毅然决然地与女孩离婚

——来源于网路


Suez.张:

今天早上,嫌弃我碍手碍脚的老公说我是楞次定律。。。。。

————
万万没想到,这竟然成了一个很污的段子。。。

————
他的原意是想表达我总是阻碍却不能阻止他,在评论区点赞的你们真是够了。。。


William Boss:

一个历史学界流传的笑话:
老蒋去世后,在天堂遇到孙中山,壮志未酬的孙中山问老蒋:“我死后,民国有没有行宪啊?”
老蒋马上回答:“有的!”
孙又问:“第一任总统是谁啊?”
蒋说:“我。”
孙又问:“第二任呢?”
蒋:“余又任。”(于右任)
孙中山高兴地说:“不错,书法家当总统,文学治国。那第三任呢?”
蒋:“吾三连。”(吴三连)
孙:“舆论界有人出任总统,也好。那下一任呢?”
蒋:“照原任。”(赵元任)
孙:“很好,语言学家当总统。第五任呢?”
蒋:“照例连。”(赵丽莲)
孙:“太好了!教育学家也能做总统了。第六任呢?”
蒋咕噜道:“吾子续。”(伍子胥)
孙:。。。。。。。
感谢桃花源段二提供了续集。


justjavac:

当一个人听不懂另一个人在说啥的时候,他会怎么发牢骚呢?

英语:“It is Greek to me!”(“简直就是希腊语!”)
南非语:“Dis Grieks vir my!”(又是希腊语)
拉丁语:“Graecum est; non potestlegi.”(还是希腊语)
葡萄牙语:“E grego para mim.”(继续希腊语)
波兰语:(仍然希腊语)
但是波兰语也有另一种说法:“To jest dla mnie chinszczyzna!”(汉语)
荷兰语:“Dat is Latijns voor mij!”(拉丁语)

那么被大量民众围观的希腊语又是怎么来表示这个意思的呢?
希腊语:(“听着就跟汉语似的”)

希伯来语:“Nishma c’moh sinit!”(“它听起来像汉语!”)
罗马尼亚语:“Parca e Chineza!”(“看着像汉语!”)
俄语:“Это для меня китайская грамота.”(“对我来 说这就是个汉语文献。”)
塞尔维亚-克罗埃西亚语:“To je za mene kineski.”(“对我来说这是汉语。”)

据说汉语还被另外的语言围观了,但是找不到具体说法,包括:爱沙尼亚语,弗勒芒语,匈牙利语,瑞士德语,塔加路族文。

还有些语言同时围观了汉语和其他语言:
芬兰语:“Onpas Kiinalainen jutuu!”(“这都什么汉语似的玩意儿啊!”)
芬兰语:“Se on minulle taytta hepreaa.(“这对我来说就是希伯来语。”)

希伯来语也经常被围观:
法语:“C’est de l’hébreu pour moi.”(“对我来说这是希伯来语。”)

德语和捷克喜欢围观西班牙语:
捷克语:“To je pro mne Spanělska vesnice.”
德语:“Das kommt mir spanish vor.”

那么西班牙语围观谁呢:
西班牙语:“Para mi es chino.”(又是汉语……)

义大利语围观土耳其语:“Questo e turco per me.”

那土耳其呢?
土耳其语围观阿拉伯语:“Anladimsa arab olayim.”(“我能听懂的话我就是阿拉伯人了。”)
阿拉伯语围观波斯语:“Kalam ajami.”(“对我来说像波斯语。”)
波斯语围观土耳其语:“Turki gofti?”(“刚才你说的是土耳其语?”)

然后有一些语言实在不知道围观谁才好了,就:
保加利亚语:“Tova za mene sa ieroglifi.”(“我看这些像象形文字。”)
丹麦语:“Det er det rene volapyk for mig.”(“对我来说这纯粹是沃拉普克语。 ”)
这句话太强了,我去google了一下才搞清楚:沃拉普克语(Volapük)是人工语言较成功的第一个,是世界语的先驱。)

最后是最强大的一个说法:
汉语:“简直就是听天书!”

只有上帝才能制服汉语了……

补张图:


愚.蠢才:

1. 我的义大利舍友长得很矮。上粒子物理课的时候,老师说LHC里最小的长度单位是10^{-21} m,叫做Zeptometre。从此义大利舍友就把自己的备注改成了Zepto。

2. 于是义大利舍友自嘲自己是个量子态的粒子,回房间的时候,他可以同时从门和窗户进去,并且和自己发生干涉。

3. 回家的时候,我们把他堵在了门口,于是他没法穿过门口。他说,不要逼着我衍射过去。

4. 当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时候,他说自己在一个三维的无限深势阱里面,他在里面以驻波的本征态叠加。当他打飞机的时候,处于第一激发态。

5. 他在路上把人撞了,他说那个人已经感受到了他的动量,所以不可能再知道他的位置。

2017.1.16添加: 今天我们考高等量子力学,他说他非常害怕这场考试,因为试卷上到处是算符,算符会把他的量子态改变。

————————-

舍友的其他故事

—————————福利分割线————————————

我舍友看到这么多中国人喜欢他,感到很高兴,让我放张他的照片,企图吸引一些中国女生。

我照办了。

至于下图哪个是他,你们自己判断吧。(坏笑)


梁枝:

据老师说某个师兄去美国交流的时候,首次做实验找不到各个实验工具的位置,因为要用到移液枪,在大陆说惯了“枪在哪儿”,开口就问:“Where is the gun?”实验室老外们都蒙了,好小伙儿,一来就要上枪。。

后来。。
该实验室竟然也习惯了称呼移液枪为“gun”了。。。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