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對個人氣質毫無加分的技能?

問題描述:比如會蛤蟆功,鐵襠功
, , , ,
以後不做仙女了:

世界上最厲害的技能莫過於屌絲必備之抓蒼蠅。

我一般正對它頭部——因為蒼蠅起飛方向整體向前——獵捕蒼蠅的手掌,要略高於蒼蠅所在平面,屏氣凝神,緩慢逼近,忽然大喝一聲,收!蒼蠅受驚飛逃,卻正好撞上我五指山內的老繭,那蒼蠅頭破血流,萬念俱灰,心想我蠅王半世神武,玩弄人類於股掌之間,曾飛進帥哥的飯盆里覓食,落上姑娘的胸脯產卵,一旁的母蒼蠅見我如此英姿,早已芳心暗許,你揮我走,我空中轉個圈,又分毫不差地落回你身上,你高級動物的人類又奈我何?你奈我何?……唉,當年勇呵……如今落入這黑漆漆的萬劫不復之地,也算……哎哎哎,空間大了,他鬆手了!我跑!我……怎麼跑不了呢?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捕蠅秘籍的第一條,收手要快!但想要活捉這蒼蠅,以便後期讓它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為騷擾過人類而付出慘痛代價——便不可用力握拳,能空包住是最好。此時緩慢鬆手,鼓起拳頭,給它更多空間,它求生心切,瘋狂地到處亂撞,此時你只要等它撞進你某個指關節處,然後用你靈活的關節鉗制住它,能到了這一步,一雪前恥的計劃已然勝利在望,你大可放心鬆開其餘手指,另一隻手捏住了它的翅膀,它在一番掙扎過後,第二次感受到什麼叫萬念俱灰。

忘不了那個炎炎夏日的中午——直到那個中午之前,我還是有女朋友的人,整天抱著小女友虐狗為樂。多年以後,別人問起,我們怎麼分的手,我總語焉不詳,握緊拳頭說,我……我總也管不住我這手……,對方反應一會兒,會心一笑說,「你個淫棍,你活該」。
那天中午,我用午休的兩個小時捕了數十隻蒼蠅,此番之後,我的手法愈臻其妙,基本上宿舍里倖存的蒼蠅,一見到我向它伸出手掌,便嚇得昏厥在地,不省人事,而我要做的,只是把它撿起扔進玻璃瓶。玻璃瓶黑壓壓一片,耳朵貼上瓶底,聽到了來自地獄深處的颯颯風聲。終於上課了,我把瓶子揣進口袋去了教室,坐到我小女友身旁。

「你聽過地獄里的聲音嗎?」

「什麼?」她可愛的小臉滿是困惑。

「有一種蒼蠅是沒有腳的,它的一生只能夠一直飛翔……」——斷其腳掌,是我對蒼蠅實施的酷刑里我本人最中意的,我還沒說完就被她打斷了。

「有一種鳥吧,不是蒼蠅,這話我男神說的,你別想蒙我。」說完她哈哈大笑。

我見跟她說不清楚,便故作神秘地伸手進口袋,掏出我的瓶子。她問我是什麼,我告訴了她,並瀟灑地示範了那個動作,行雲流水,滿分。

她哇的一聲吐了我一腿,我忙拿紙給她擦嘴,她推開我的手,說了句讓我得以把上述整件事記憶至今的那句話:你的手洗了嗎?別碰我。

有一種愛情是沒有腳的,它的一生只能夠一直飛翔。


scaa:

特別會開瓶蓋?

剛開始只是可愛的妹子找我幫忙

後來竟然發展到漢子們也找我幫忙開瓶蓋?!

我做錯了什麼?

我不是一個可愛的小天使嗎?

還有高贊說的學狗叫!哇,我超會的!(ps:和我們家狗狗學的)

還有特別能吃………

一人吃四人份的食物,輕輕鬆鬆

我媽逢人便說「這孩子特別能吃!」
我……………………

自我麻痹:我是小天使*n


代碼家:

會開鎖算嗎…


Azul:

轉筆!

不知道有沒有人提到這個,高中的時候養成了轉筆的習慣。現在拿著筆,不自覺就在轉。

再嫻熟的轉筆技巧,筆也難免掉到地上……

好幾次和外國友人談合作,筆啪地掉到地上,尷尬極了!


塞西菜恩:

哦媽蛋這個答案讓我不禁想起自己所掌握的一堆無用技能:
「不會西班牙語等任何優雅西語語種空口搓出來的大舌音」——而且施法時間是任何時間任何地點,想必大街上的凡夫俗子一定把我當神經病
「通過鼻腔共鳴等一系列我自己都無法解釋原理的手段吸出的豬叫聲」——講道理國小里玩過那時候啊我還以為豬是可愛的動物不是用來罵人的
「發出高低宛轉的’er’音模仿出如泣如訴的二胡聲」——個人認為比大街上那些不走心的叫花子拉出的鋸木條聲音好聽多了
「以幾乎能夠出現殘影的速度做出如下動作:左手小指右手拇指——左手拇指右手小指」——而我的整體協調性依然差的一逼#順便一提我還會一槍打四個和左手搓腿右手砸,超快的#
「B-Box之我只會一條『Boom qige ci qige qige boom ci』」——是的滿嘴口水噴這個讓我看上去特別像個傻嗨
「響指」——問題是基本就是悶響一聲的水準還時不時喜歡打…媽的丟人啊
卧槽我究竟把學習能力用到了哪兒


令狐:

劃拳。國中的時候,課間十分鐘學校不讓做劇烈運動,除了上個廁所以外能有的娛樂實在很少。過年的時候走親戚,家裡的大人總要喝兩杯,劃個拳,所以學校里就算女生也會來兩下。所以有一段時間,下課的時候,整個年級的樓門都是一片五魁首,六六六,八匹馬的喧囂聲。


還敢多情:

學狗叫 學得很像

為此我曾經是我們小區的狗王 狗看到我就跑

因為它們叫不過我


Julyly:

順便說一句,我還會數據結構,操作系統,各種漏洞掃描工具……….


La Valse:

可以在任何時候任何場合(不論是開燈還是有噪音)迅速睡著。

好吧其實是太忙太累了,只能用盡碎片時間充電啊!


七燭:

搓澡。

這里的搓澡可不是兩個人互搓後背那種小兒科,而是東北澡堂子里穿褲衩大叔的全套服務,尤其是使用搓澡巾前後把全身敲得啪啪響,我都會。

事情要從我爸說起,我爸是一個狂熱的澡堂子愛好者,每次去至少要洗一小時,有很多次直接晚上睡在澡堂子里了。俗話說日久生情,他漸漸對自己動手搓澡產生了強烈的興趣,於是等到我長到可以去澡堂子的年紀,他每次洗澡就都拉上我,在我身上磨鍊技藝。

這么多年下來,我爸的手藝有了極大的精進,如今我一回家,他都是把我請到附近澡堂子的皮革蒙面大鐵床上,白醋紅酒一澆,拿起毛巾就開干。。。我常常覺得自己是一隻待烹飪的鴨子( ≖_≖​)

享受完我爸比很多專業人員還要好的服務後,沒錯,就該我給他搓了。我一邊搓他還一邊指導我。。。我爸真的是言傳身教的典範啊。

下面把時間線調到大一下學期的一次街舞課。
一套連招下來後老師讓我們兩個人一組互相按摩放鬆。看著趴在地上的同學我靈機一動,直接擺出類似於千年殺的手勢,在同學後背來了一套搓澡的敲背熱身動作,啪啪啪的歡快聲音頓時響徹了整個教室。。。

我正敲得起勁,手勢變幻莫測,頻率漸漸加快,回過神來才發現同學們看我的眼神是這樣的:

女生是這樣的:

同寢的基友是這樣的:

老師是這樣的:

。。。

回到寢室他們紛紛表示:

並讓我給他們每人服務一次。


茶茶茶貓:

嚼口香糖 往裡吸 會發出啪啪響 嘴巴里一直不停嚼 不停吸 不停啪啪響 然後一直不停循環下去

還有 把手指的關節掰得噼里啪啦地響 這還不夠 腳趾頭也可以掰得噼里啪啦響~

還有 下樓梯的時候可以一次性跨兩個台階 我看著都肝顫 嘖嘖

反正以上三種我都不會


常德德山山有德:

吃蝦的時候一人頂三個。


匿名用戶:
做一個好人(沒有心機,不會修飾自己)。

有愛心(容易被賣慘的人騙)。

樂於幫助別人(替別人做事)。

寬容(容忍別人侵害自己利益)。

仕為知己者死(為不相乾的人送命)。

正義感(多管閑事,惹禍上身)。

寧折不彎(自尋死路)。

不服就干(易激惹)。

講道理不講人情(認死理兒/沒有人情味兒)。

奉獻精神(自我犧牲,自己挖坑自己往裡跳)。

痴情(自我感動、自欺欺人)。

這些品質,都是好品質。

我知道,你們希望你們身邊朋友,或者異性朋友具有上述技能——並沒有跑題,可以學會的就是【技能】,上述舉例哪個學不了、哪個訓練不出來?

那麼你們為什麼不學習、你們為什麼不希望自己孩子學會,而希望別人會?

別問我怎麼想到這個回答的。

——————洗地專家


蛋炒飯我蛋炒飯:

國中一個男同學有一門絕技,從牙縫往外呲口水,口水呈一條拋物線源源不斷。經常表演給他的同桌也就是他他明戀的女孩看,他洋洋得意,我們惡心不已。可以肯定他這一項技能絕對對個人氣質沒有加分的。


李起帆:

不脫褲子穿內褲


夕廣Ximing:

李施德林漱口水能含2分鐘,然而這並沒有什麼卵用。在ktv玩兒骰子,沒買酒,剛好前一天我拔完智齒,隨身攜帶漱口水,我提議,誰輸了誰含漱口水吧,差點被打死。

上個月換了佳潔士的漱口水,比李施德林更耐含ヽ( ̄▽ ̄)ノ


路德維希聖:

大叔當年上學的時候,一輛飛鴿單車玩的飛轉,一路上撒著把,拐彎,鑽人逢,上橋下橋溜著呢,要不是等紅燈那就能一直不扶把。
是不是很二。


不易:

拳頭塞嘴裡,一個鼻孔塞兩個手指


王岳川:

自邀

我看到這個題主貼的圖,再看到迄今為止最高贊的答案中對於快板的蔑視和嘲諷,抱歉,我真的忍不住了。

首先是最高贊的回答,
部分原文如下

就說快板
至今我身邊人都不知道我練過快板
我也不想,更不會告訴他們
說實話,現在真想匿名
都怪那個賣洗衣粉的死光頭把我引上這條路,這條不歸路。
現在想,他春晚哪怕敲的是三角鐵也行啊!
時光回到高三時候,藝文演出,作為班級的活躍分子,我自告奮勇的舉薦自己,看著大家一臉茫然的眼神,我拿出了我那古香古色音色醇厚福建老竹快板
同學們第一次見那個稀奇啊 面色沉重的依次傳閱。心裡略得意,這就鎮住你們了?
如果說,看板的時候大家還一臉的莊重,那麼我一起手,底下瞬間炸了:哎,你的長衫呢,你怎麼不是光頭,你打的這是什麼Jb玩意……
最後,名額被一個吹簫的女生搶走了
轉眼間大學了
同樣的場景
剛入學,班會上班代統計學生特長
我說完我會快板之後
班代當著全班人的面,繪聲繪色的講了個笑話:
媽媽帶著兒子看藝文節目,台上快板演員一遍打快板一邊說唱,精彩極了
兒子:「媽媽,媽媽,這位叔叔打的快板太好聽呢,我也要學」。
媽媽:「這有什麼呀,你阿公打的比他還好呢,回家讓你阿公教給你!」
兒子:「媽媽,我阿公以前也是演員嗎?」
媽媽:「你阿公以前要飯的!」
兒子:「……」
我當時就崩潰了,沒忍住:怎麼滴,學了你們家祖傳手藝,搶了你家飯碗?
好吧,這不算什麼。
班裡會手藝的人不多,為了湊人數,我被拉進表演的隊伍里。
院里表演前,班裡先預演一遍,並請輔導員過來點評一二。
當我拿出板兒的時候,我明顯看到輔導員嘴裡略帶抽搐的笑容,估計憋的很辛苦。 果然又被斃了。
那次以後,直到現在,我再也沒跟身邊人說過我會打板兒了。
作者@Wuen Ge

這是引用的部分,雖說禁止轉載,我也確實沒有得到作者的授權,但我實在是等不到那個時間了。

我不清楚作者到底是男是女,如果是妹子的話,打起快板確實有點奇怪。

但是這並不是重點。

從原文可以看出,作者一開始確實對自己會打快板是十分自豪的,當遭到周圍人鄙視的時候還奮力回擊。對此我只能說:「罵得好!」

然而當周圍的人又一次對於作者的快板能力表示鄙夷的時候,作者卻動搖了,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學的技術,也不願向別人提及。那麼憑什麼再要求別人來尊重你。

是,我確實從小就學習快板,而且我周圍從來沒有任何一個人對我會打快板這件事表示鄙夷。當然,如果有人像文中那樣地來鄙夷我,我一定用快板里的大板來抽他臉,阿姆斯特朗式來回抽,直到抽到他媽都不認識他。

然而事實是大家都很尊重我的這項能力,因為快板,我可以上台表演,報菜名,報地名,講相聲。每每見到大家的笑容我也很發自內心的高興。

畢竟是中國傳統的藝術,會的人少,又上過春晚,還給人快樂,大家憑什麼看不起我,我又怎麼會看不起自己。

無意冒犯,或許是作者自己學藝不精,因此逗人發笑的不是有意義的藝術,而是拙劣的技巧。因此才被別人嘲諷。

再就是里八神的微博,也就是題主給的圖片

我就想問一句,吹嗩吶怎麼了?吹嗩吶怎麼就不能給氣質加分了?如果你能倒著吹,翻著跟頭吹,甚至上著天吹,照樣有人喜歡你,照樣有人覺得你有氣質。

反而,就算你練了個你自以為有氣質的技能。鋼琴談不準音,拉小提琴拉的像鋸木頭,彈吉他彈的像彈棉花。我並不覺得有誰會因此覺得你有氣質。

正所謂熟能生巧,更何況是嗩吶,快板這樣的中國傳統的藝術,如果練的爐火純青,為什麼就不能給自己的氣質加分?

不是不美,技術未到。

嗯。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