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我们觉得荒谬的事,却有着合理的经济学解释?

问题描述:本题已被收录至Aorqu圆桌 » 经济课堂 101,欢迎关注讨论
,
大元帅:

看到很多人说茅于轼的廉租房政策都没有详细解释,我在这里试着说一说。

茅先生早先建议廉租房不应该有独立卫生间,这一观点很大的冲击了低收入人群的心理底线,茅先生的在微博上也被骂的非常惨,而事实上,这是一个非常明智的政策建议。

廉租房作为解决低收入打工者的暂居方案,是政府的福利项目,因此租金必须低于市场租金,比如说廉租房月租1000,商品房月租2500。但如果廉租房和商品房是一样的家具设施配置,那么廉租房和商品房就没有什么本质的差别,两者的租金差就形成了一定的套利空间。比如说我1000拿到的房子,转手2500租给其他人,套利1500/月。

有人可能说,那你自己不是没地方住吗?幼稚,你怎么知道我是低收入人群?我可能连房都买了。而且我手里的廉租房不止一套哦!

哪里有利益哪里必有钻营,租房监管也是一笔财政投入,而且不可保障监管方不会利用职务之便进行套利活动,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一方面,廉租房的很多名额被一小撮人把控,然后以等同于市价的租金出租,或者略低于市价的租金出租,那么到那时低收入人群的保障何在?另一方面,那一撮人对于租房名额的挤占也让真正需要的人难以申请。

所以,与其加大力度监管,不如从根本上杜绝这种苗头,降低住屋品质,直接扼杀套利空间,才能保证低收入人群的普遍利益。

众所周知,廉租房解决的可是“有地方住”的问题,只要提供的设施保障基本生活需要即可。不给厕所只是方案之一,还可以限制供电,限时供水,等等等等。只要降低住屋品质,让廉租房品质与低价租金对等,为商品房高租金让出空间,才能规避商品房高租金需求,进而破除套利空间,从而把廉租房真正给到需要它的人的手里。

当然,如今的媒体节操低到没有底裤,不断的用骇人听闻的标题来吸引眼球,请各位在探明一个政策建议之前,最好多了解了解背景原理,而不是靠“拍脑门一想”就断言好与坏,政策首先没有好坏之分,只有利弊权衡,再者,也不会被舆论牵着鼻子走。


蜥檬粥:

说个发生在虚构的故事里的“荒谬”吧。

《进击的巨人》里出现过这样一个悖论:“拥有越多力量来对抗巨人的人就能越远离巨人”,这句话被主角艾伦用来讽刺故事里训练兵团的毕业分配制度:毕业考核评分在前十位的学员,可以获得加入宪兵团的权利,前往最安全的内地生活。

有趣的是,这个看似荒谬的制度,最大的受益者实际上却是看起来最大的受害者,调查兵团。

尽管其初衷是要挑选并抽调出最精英的力量来护卫内地的贵族,但实际上故事中巨人已经有一百年未曾威胁人类。在超大型巨人再临之前,贵族们身边的卫兵强不强,根本不造成实质上的区别。同理,驻屯兵团战斗力的强弱,对其所驻扎的区域的居民的生存状态没有任何影响。除了调查兵团以外可能的实际受益者,也许只是成为宪兵的人本人了,因为内地的生活要比边境更安逸。

在这漫长的百年时间里,唯一用得到对巨人战斗技巧的,只有调查兵团,而团员的技巧又都是以训练兵团所教为基础的。加入调查兵团的训练兵质量直接决定了调查兵团的质量和存亡。

如果我们假设不存在前十名入宪兵团的优惠制度,且不论宪兵团人员从何补充,这样带来的结果是训练兵中除调查兵团志愿者外其他人不再有努力训练的动机,因为他们一定会加入驻屯兵团,而驻屯兵团是不需要和巨人战斗的技巧的。

调查兵团志愿者也许会认真训练,但大多数人不会有一定要成为最优的动力,因为无论如何结果都是一样加入调查兵团,第一名和第一百名不到真刀真枪上战场的一刻看不出任何区别。即便真有像艾伦这样较真的人,因为训练兵的绝大部分并不参与竞争,他们为了获得好名次需要付出的努力也是较低的,训练质量并不能得到保证。

在这个假设下,尽管表面上看不存在“拥有越多力量来对抗巨人的人就能越远离巨人”的现象,但是“为了对抗巨人而磨练技巧”的人,却也没能磨练出真正足够强的技巧。

而当出现了“加入宪兵团”这一选项后呢?一方面,一大批本来只能去驻屯兵团混日子的人就开始心思活络了,为了能当上宪兵过上好日子而拚命挤进前十。另一方面,尽管故事里只有艾伦说出了那句话,但是真心志愿加入调查兵团的人一定都会对以前往内地为目标而刻苦训练的人心怀不满,因此他们也有把宪兵团志愿者挤出前十的动机。

此时更激烈的竞争出现了,双方都想要赢过对方,结果就是,允许“拚命远离巨人的人”存在的制度,反而激发出了“拚命接近巨人的人”更强的实力,提升了调查兵团新兵的整体质量,也就提升了调查兵团(未来)的整体质量。

考虑到故事中调查兵团超低的生存率,也许艾伦实际上应该感谢只收精英的宪兵团的存在吧。


胖猫咪scofield:

颜值中值定理。
1、在一些会所,常常会发现小姐的颜值都是差不多的。既没有美得出尘绝艳也没有丑得惊天动地,这不是由于伦理道德等等的因素导致的,而是由于价格。
试想,如果一个特别漂亮的正妹却取得平均的工资和报酬,那么肯定会流失;而特别丑的丑女却因为低于平均值而丧失市场的竞争能力,最终留下的都是受市场价格调节下的平均颜值。此称为颜值中值定理。
你问我怎么知道的?我不知道,都是张五常老先生在《新卖桔者言》里说的。

螃蟹平价定理。
在菜市场上,常常可以看到被粗粗的绳子绑住的大螃蟹。初略估计其绳子吸水的程度可能达到几两净重,任谁看见都觉得小贩坑人。
但是经济学的解释是,假如绳子吸水是资讯对称,又引发购买的话,那么绳子的净重已经算进了交易成本之中。也就是说,假如不加绳子,不绑绳子螃蟹的价格要比绑绳子螃蟹价格更贵。
当市场中已经存在都是绑粗绳的螃蟹,按照价格的决定因素,那个价格一定是公平的,这就是违反一般人认知的地方。

第二杯半价定理。
曾几何时的微博、朋友圈曾经卷起一股“第二杯为何半价”的讨论,然后那些根本没学过经济学的人总是会貌似很懂的解释:“是因为第一杯已经承当了房租、水电和人员的成本,第二杯就不必承担这些成本了。”
但是那只是不懂经济学的人的臆测而已,房租、水电等成本虽然是价格的构成因素,但却根本区分不了第一杯和第二杯,更谈不上给他们定价了。真相是边际效用递减定理(the law of diminishing returns人对于喝第一杯的效用(方便理解考虑,可以想成对第一杯的评价)是很高的,但是第二杯的评价却会递减。高的效用配较高的价格,而低的效用就只能半价才能争取到消费者了。
即使是和朋友一起买饮料,我们的潜意识也是:“第二杯不值第一杯那么多钱”的评价的。

评论的回答:
1、会所的正妹价格肯定是有高有低的,《新卖桔者言》的原文应该是“走进来10个女人”,是对走进来的十个进行评价,在这样的标准下讨论。

2、第二杯半价不适用边际成本递减定律。因为第一杯和第二杯不能构成边际成本的下降(可能要第1000杯对成本才有影响)、另外对于劳动密集型的奶茶行业,边际成本应该是先递增后递减的,甚至能不能减少也尚未可知。

3、即使对于男女朋友来买两杯,支付还是由一个人的,所以我觉得潜意识上第二杯的评价会低于第一杯。故而这种营销是有效果的,营销本质上是对用户需求的把握。

4、螃蟹的绳子是市场交易的结果,反映到价格上是有原因的,那就是已经被广泛接受了“螃蟹应该被绑粗绳”这种观念。如果这种观念没被接受,就不会充分反映到价格中。


Aorqu用户:
火车上吃的卖的贵

如果火车上吃的卖的跟其他地方一样,那么就不会有人上车带食物了,然后为了让每一位乘客都能吃上饭,火车上至少得加两节车厢专门做餐车,就成本而言,这对铁路部门是不可接受的。当然,如果分摊到票价里,乘客又不能接受了。

于是提高火车上食物的价格,但是允许自带食物,那样,大部分人自带食物,能吃得上饭,忘了自带食物的也可以通过高价买到食物解决刚需。


Zenan Wang:

更新:增加了数学的推导。在写的时候,我又认真想了一遍,发现之前写的不严谨,并不能说商家在各种情况下都卖学生票。可以证明的是,假使按垄断价格单卖给某一人群可以售罄,商家依然会提供学生票。如果按垄断价格定价的正常票需求量远大于容量,而学生的支付意愿又过低,商家是可能一张学生票也不会卖的。
—————————————————
为什么影院,剧场,体育比赛愿意出售低价学生票?

我们常说无商不奸,难道商家真的是为了照顾学生特意赔钱出售学生票吗?你也许会说学生票座位都是边边角角,需要降价出售,这是价格歧视。但是,要知道,剧场,体育场都是有容量限制的,多卖一张低价票,就意味着要少卖一张高价票。如果只是因为座位的品质原因,应该降一些价就能卖出去了。对于想看剧/比赛的人,边边角角的票也是票,应该用不着打半价也会买。更何况学生票限制了只卖给学生,所以显然不是因为边角票卖不出才打半价卖的。怎么想都觉得商家这么干是不想赚钱。

但是一个简单的经济学模型可以解释这种行为。模型可以证明,假设容量有限(capacity constraint),且容量较小使得商家不可能使用没有限制的时的价格歧视最优解,商家仍然会一定保留一些学生票。即使在商家只定高价也可以售罄的情况下,商家也会提供学生票。

道理很简单。我先用语言描述一下,数学证明之后再补充。道理是,因为学生票的存在,商家减少了正常票的供给,所以可以提高正常票的票价。

我上面描述的是三级价格歧视的一种特例,也就是Third-degree price discrimination with capacity constraint. 三级价格歧视的概念是指,将客户按照可见/可验证的特点区分,区别定价。商家愿意这样做的原因往往是,不同的客户群可能有不同的消费能力,用经济学的语言表达就是需求函数(Demand Function)不同。

我们假设现在有两种消费者,需求函数分别为,P_1(x_1)P_2(x_2)。现在有一个剧院,最大观众容量为K。我们假设剧院有Monopoly Power(垄断力?), 可以自己定价。

那么,在没有容量限制的情况下,剧院会对两个客户群分别定一个垄断价格,P_1(x_1^*)P_2(x_2^*),对应的销量分别为 x_1^*x_2^*,满足下列公式:
\max_{x_1,x_2} x_1P_1(x_1)+x_2P_2(x_2)-C(x_1,x_2), C(x_1,x_2)是成本。

假设边际成本为0, (多卖出去一个座位几乎没有成本),得到P_j(x_j^*) + x_jP_j' (x_j^*) = MC = 0,  j=1,2

下面在有容量限制的情况下,我们不妨假设剧院要解下面的公式:
\max_{x_1,x_2} x_1P_1(x_1)+x_2P_2(x_2)-C(K) \\
s.t.  \text{     } x_1+x_2\leq K
因为很明显,剧院想要尽可能的卖出所有的票,Constraint binds(不会翻译), 我们可以用拉格朗日直接求解。得到:
P_1(x_1)+x_1P_1'(x_1)-\lambda=0
P_2(x_2)+x_1P_2'(x_2)-\lambda=0
\lambda>0.
观察发现,等式成立条件其实是MR_1(x_1)=MR_2(x_2),而与实际的边际成本MC无关。此时商家给某一人群多卖一张票的考虑与运营成本无关,而是要考虑对比从另一人群的可以获得的票价收入。

如果按垄断价格单卖给第一人群可以售罄x_1^*=K,从没有容量限制的情况中我们知道P_1(K) + KP_1' (K)=0,因此P_2(0) =MR_2(0)=\lambda> 0 =P_1(K) + KP_1' (K)=MR_1(K)
所以将票全卖给第一群人不是最优解。卖给第二人群一些票可以增加剧院的收入。


高翔:

一件事儿荒谬意味着它不合常理,常理就是标杆。那么怎么定义这个常理?在经济学框架中应该是指所有人的生活需求都能够在现有条件下得到最大的满足。这其实就是“帕累托最优”所描述的状态:即给定消费者的偏好和生产者的能力,在均衡条件下每个个体都不能在不伤害其他人的情况下变得更好了。

但现实世界却不是这样的,最多算个次优,人们的需求往往不能得到最大可能的满足。这主要是因为现实世界不满足经济模型中理想情况下的假设,尤其是本回答所聚焦的完全资讯假设(另外两大类假设分别是完全市场和完全承诺履行)。现实中,人们获取的资讯是不完全的、且获取资讯的成本是很高的。所以,大家在通常情况下只会基于数量有限的、易观测到的寥寥几个特征指标来对整个经济体的表现和个体的行为做出预测,这种做法集合起来就会导致荒谬事件的出现。

大家别绕进去了,就记住:荒谬意味着现实和理想不一样,不一样的根源可能是人们由于决策时资讯不足,就用某个指标来以偏概全了。例如,一方面,我们可能仅会用产量这一指标来衡量工人的努力程度,仅会用速度这一指标来衡量员工的工作能力;另一方面,我们可能仅会用阶层、种族、性别或外表等非经济指标来预测一个人的行为。

下面我举几个悲惨的故事作为例子(插句题外话,大家有空去看看西班牙电影荒蛮故事,Wild Tales,Relatos Salvajes蛮有意思的)。每一个例子都说明:在给定利用某个单一指标作为价值观念的社会里,非帕累托最优作为均衡结果是完全有可能出现的。这些指标甚至能够以扭曲价值观念的形式存在。比如,夸口特尔族印第安人的酋长是如何获得尊重的?指标就是该酋长是不是在节庆期间用火烧了很多珍贵的毛毯,很荒谬。这个族群里,摆阔或者炫耀性消费竟能代表荣耀。现在我们何尝不是?

第一个例子,土地制度中的佃农分成。佃农要比地主穷多了,而且佃农因为没有可供抵押的土地而缺乏流动资金,风险承担能力也低。在理想情况下,不是应该由地主来承担农作物歉收的风险吗?地主支付给佃农固定工作,然后自己去销售农作物,不是要比地主和佃农对总产出进行分成的形式更加合理吗?但为什么佃农分成比工资支付更受欢迎?

很简单,佃农的投入由两部分组成:时间和努力。时间指标很容易被观测到的,但就努力程度而言,如果地主没有对佃农进行仔细的监工,这一指标是很难被观测到的。所以,我们不得不拿农作物的产量来衡量佃农的努力程度。尽管这种设计不完美,但能够有效地规避掉偷懒的行为。这就导致了理想状态下均衡的扭曲,因为你再努力,也可能会出现一场自然灾害将农作物收成毁于一旦。但这种不均衡的好处就在于:辛勤的农民通常能够收获远远超过偷懒农民的报酬。这就是大锅饭背后的原理。

第二个例子,老鼠竞赛。即一群老鼠争相跑向终点,因为终点处摆着乳酪,跑得越快的老鼠吃的乳酪就越多,虽然就算跑出了光速,乳酪的总量也不会增加。在现实生活中,小朋友们拼了命地去补习和超前学习,就是要加快自己的速度。优质教育(也就是乳酪)的增长是极其有限的,教育优劣的差异会诱使家长和孩子在更为艰苦的环境下纠结,当然这样做也会激发小家庭提升自身教育水准的动力。

所以,优秀学校的选拔机制就是:相比于差劲的学生,优秀的学生更能够容忍恶劣的环境(也有例外,比如棋类的国手就反而会要求一个很好的训练环境,这是另一种极端情况)。因此,你说让不适合奥数的孩子去学奥数恶劣不恶劣,超前学习知识残酷不残酷?选拔者不管你学了什么,你只要能忍受住这份残酷,那么我们认为你就是优秀的。我们觉得用这个东西作为指标来衡量无法观测到的优秀程度,挺合适。这就是鸡血教育背后的原理。

第三个例子,地域歧视和性别歧视。在找工作的时候,雇主常常会根据候选人来自于哪里和候选人是男是女来预测某位职位候选人的综合貭素。如果所有雇主都普遍使用这种指标的话,对于该类群体中的个体而言,他们就没有激励来改善自我了。这一点很容易理解,因为该类群体内的所有个体都被认为是完全相同的,那还努力个屁啊。无论个体具有怎样高的能力都会得到相同的报酬。

给定人们对某个种族的人持有偏见,并认为该类雇员普遍无法胜任某种工作。那么,该群体中的成员便没有人有动力去奋斗成一名超出预期的人了。最终的长期结果就是:这一预测居然应验了。这就是破罐子破摔背后的原理。

第四个例子,接着第三个例子,在一个歧视横行的社会中,可能会出现以下两种结果:

  1. 打破歧视和习俗的人。这些所谓的离经叛道者可能会拥有更多的机会去获取经济上的利益。伴随经济利益提高而来的是他们自身社会地位的提升、以及社会对歧视的削弱。比如,在日本,随着商人在经济方面的日趋成功,日本社会对贸易和制造业设立的禁忌就会逐渐减少;即使是在种姓等级森严的印度,种姓的社会地位也会因为该种姓经济能力的增强而逐步提高。尽管如此,新近取得经济成功的人群也会适当地调整自己离经叛道的行为,以期能够与其日愈升高的社会地位相适应。这就是原先盗版书商变成了教育家、原先搞低俗玩意儿的变成了艺术家背后的原理。
  2. 但如果打破歧视会导致自己后续无法再做生意,那麻烦就大了。举个极端的例子,如果印度婆罗门种姓(印度四种姓中排位最高的)的一员在明知一名厨师是被婆罗门种姓放逐之人的情况下还要雇佣他,那会产生怎样的后果?这个离经叛道的婆罗门雇主就会被其所在种族剥夺其种姓的地位;这名厨师也会发现,自己以后几乎不可能再找到工作了。也就是说,打破歧视不仅不能够获取投机的利益,还要承受种姓被剥夺的耻辱。因此,如果人们预先知道对一个种姓被剥夺之人的惩罚是极其严厉的,那么不论个人的偏好如何,经济上的激励足以保证种姓制度将被维持下去。这时候,人们对种姓制度的预期也就变成了一个会自行实现的预言。这就是某些糟糕现状无法被改变的背后原理。

你在觉得一件事情荒谬的时候?是不是也犯了用某种指标或体系来评价的错误那?


云掌财经:

经济规律的作用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生活中总有一些事情,看似违背“常理”,背后却有着合理的经济学原理。

为什么趁火打劫的黑心卖家也有人赞扬?

为什么保护大象的方法是允许猎杀大象?

为什么迟到罚钱后迟到率反而变高了?

为什么诈骗简讯总是那么低级?

……

下面,带大家一窥究竟~

为什么趁火打劫的黑心卖家也有人赞扬?

假设你居住的地方飓风来袭,灾难过后纯净水特别稀缺,而你的小孩已经口干舌燥很久了,你担心你的小孩会缺水。

于是你找到一家便利店,因为店主认为趁人之危是不道德的,所以他并未在灾难之后涨价,依然是1块钱一瓶,可是你却没法从他这买到水,水都被买光了。

于是你去到另一家黑心店里,这里一瓶矿泉水50块,但为了让你的小孩在灾难中活下来,你支付了这个价格。

你对这个黑心老板特别不满,但是如果他不要价50,他的水早就卖完了。正是这个黑心老板救了你的孩子!

在1块钱一瓶水时候,哪怕不急需用水的人也会买很多水囤起来以备不时之需;在50块一瓶水时候,人们会更加谨慎地购买,通过50元的“天价”,黑心老板把水卖给了真正需要它的人。

其实这个道理可以用经济学中的“供需理论”来解释,价格提高,需求随之降低,能够付得起高价格的人一般都是需求较大的人,水自然到了最需要之人手里。

为什么保护大象的方法是允许猎杀大象?

对于保护动物,人们采取了各种方法,其中有些确实令我们感到不可思议。在辛巴威,原本大象是属于全体国民的,村民们仅仅通过向观看大象的游客收费来获得收入,但是后来,他们提出了一个新的保护大象的方法,把大象分给村民,并且允许向那些捕杀大象的猎人们收费。

“这太荒唐了,简直太恶心了!”,这几乎成了人们面对这项政策的第一反应。

可是,经济学家们发现了其中的奥秘并给出了正确的解释。事实上,鸡的存在就是这个道理,人们喜欢吃鸡肉,这就给了另一些人们饲养和照顾鸡的动力,听上去的确有些矛盾,甚至不可理解。辛巴威的村民们可以从活着的大象身上得到更多的好处,而不是无助地面对死象。

可是这个方法,太可怕了,并且,偷猎和捕猎之间有什么区别呢?因为无论如何,结局都是大象被杀死了。经济学家说出了两者之间的差异,偷猎者会拚命地捕杀他所遇到的每一只动物,可是如果大象的所有权归村子所有,而不是归国家所有,人们保护大象的努力会明显地提高,因为猎杀大象毕竟只是一种短期致富长期崩溃的道路。

在辛巴威,人们的行为的确发生了变化,人们更多地关心大象,并且辛巴威的大象数量一直在上升,挣扎在贫困线上的村民,已经用大象赚来的钱修建了学校和医疗站了。

也许这样的政策并不完美,可是它让我们在辛巴威看到了更多的大象。

为什么迟到罚钱后迟到率反而变高了?

为了解决家长接孩子迟到的问题,幼稚园 希望通过罚款手段降低家长迟到率。按照正常猜想,迟到率应该降低,但是实际经济学试验中,迟到率反而提高了。

经济学者给出了以下两种解释:

第一种解释基于传统博弈论。引入罚款制度改变了家长的预期,罚款是家长们能够预期的最糟结果。相比于没有任何惩罚,罚款的引入改变了博弈的资讯结构,进而改变了博弈的结果。

第二种解释基于社会规范的改变。在没引入罚款之前,家长将教师课后的照顾行为解释为一种慷慨的非市场行为。引入罚款之后,家长将罚款解释为一种价格,所以可以像购买正常商品一样进行购买。

为什么诈骗简讯总是那么低级?

我们会经常收到一些假的不能再假的诈骗简讯,有时候自己都会笑出声来,着么假的消息,怎么可能会有人信啊,这些骗子也太傻。事实上,这恰巧是骗子的精明之处,用极为简易的骗术从茫茫人海中挑出最有可能受骗的人,从而大大减少了后期进一步诈骗的难度,极大降低了操作成本。

为什么牛奶卖不完宁可倒掉也不低价出售或免费送人?

在每当供过于求(严重点说通货膨胀)的时候,奶农就会将牛奶倒掉。

从常人认知中,牛奶都是有价值的,即使这价值很低,为什么奶农宁可倒掉牛奶,也不愿意低价出售或者直接送人呢?

因为牛奶如果供应过多,则会导致奶价下降,奶农的整体收益率会降低,当这个收益率为负的时候,奶农就会持续处于亏损状态,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持续亏损,就必须将牛奶浪费掉——因为无论送人还是低价出售,都是在供给!倒掉牛奶的本意是为了恢复供需的平衡!

为什么廉租房不应该设有独立卫生间?

曾经流传过一个有趣的故事:和珅视察赈灾粥厂时随手抓了一把沙土洒在粥里,同行的大臣很不解。和珅说,真正的灾民饥肠辘辘是不会在乎粥里有没有沙子的。只有那些蹭吃蹭喝的人不来了,真正的灾民才能活下去。

相同,茅以轼先生提出廉租房不应该设独立卫生间,仔细想想道理也是一样的。廉租房因为是解决低收入者的暂居问题,租金肯定低于普通商品房,如果家具设施配置相同,两者间的租金差就形成了一定的套利空间。所以茅先生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而提出如此奇葩理论的。

为什么城市化的生活比在乡村更加环保?

柴静的《穹顶之下》之所以这么火,是因为包括北京在内的很多城市人们每天都生活在雾霾之中。所以,环保主义者主张大家都搬去乡村独居,他们认为这样的生活才是最环保的,其实不然。经济学家通过计算在不同地区建立一个新家庭所产生的碳排放量,发现生活在市中心的居民碳排放量都比郊区居民少。造成这个看起来荒谬结果的原因很大一部分在交通工具上,由于城市的高密度,公共交通状况反而更完善,人们实际需要的交通距离也越短。在郊区人们出行主要靠汽车,也就意味着更高的碳排放量和尾气污染。

为什么价格上升购买者反而增加了?

如果此时有个超市打折,大家是不是也想去捡个便宜呢?19世纪爱尔兰土豆灾荒时期,土豆作为当时的主食,价格上涨后人们对这个信号的反应是消减奢侈品—肉的购买量以购买更多土豆。因此土豆价格的上涨使得它的需求量也随之上涨,这种心理是不是和深圳、上海买房者“买涨不买跌”一个道理。

我们常说无奸不商,为什么商家还会推出学生半价的优惠呢?你要知道,剧场、体育场容量是有限的,多卖一张低价票意味着少卖一张正价票。对于想看比赛的人,边角票也是票,商家这么做不是自减收入么?其实道理很简单,因为学生票的存在,商家减少了正常票的供给,所以物以稀为贵正价票就可以正大光明提价了。

故事未完待续……

看到上面这些小故事,是不是感觉恍然大悟,世界观几乎被颠倒?很多人认为这些都是谬论,强词夺理,对此嗤之以鼻。其实不然,这些事情真真实实地发生在我们身边,看似荒谬,常理无法理解,却有着合理的经济学解释。人们的思维是感性的,经济学理论却是理性的。不知不觉,经济学已经渗入到我们的日常生活。

最后,为大家送上一张有意思的图片:


小星星叠罗汉:

“妈妈,天好冷,为什么不生火?”
“因为咱家没煤了。”
“为什么没煤了?”
“你爸爸失业了,没钱买。”
“爸爸为什么失业呢?”
“因为煤太多了。”


留学生日报:

延禧攻略刷屏,抖音拼多多火爆,背后可能有经济学的原理:这或许是“口红效应”的体现(又称“低价产品偏爱趋势”)。

人们乐衷于沉浸廉价的娱乐,通常是经济萧条的前兆。

今年夏天,一部《延禧攻略》火了起来。

女主为了寻求长姐死因,进宫调查。但是女主人设却反套路变身“黑莲花”,一路打怪升级,人挡杀人佛挡杀佛。观其本质,其实还是把大女主遇到各路贵人男主的爱情线,变成了各路贵人女主的友情线。换汤不换药。

但是那又怎样,观众就是爱看呀。

今年春天,最火的两档选秀节目,《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尽管是学的韩国的节目模式,却为大众输出了一波新鲜可口的小偶像。甚至两档节目的冠军都入围了福布斯精英青年榜单。

因为他们:

帅!

美!

???

但那又有什么办法,观众就是喜欢。

甚至像抖音微博这些手机社交app,也在为全民娱乐注入新鲜的“网红血液”。人们的娱乐生活越来越丰富,娱乐产品的选择也越来越多样,越来越多的人也愿意为娱乐行为花钱。

电影票买起来!视讯网站会员冲起来!偶像周边买起来!主播礼物刷起来!

但是在娱乐行业一片繁荣发展的背后,中国却像在温水中的青蛙,好不自知。

在这些背后,是中国面临的巨大危机。

上世纪30年代,美国经济大萧条,但是以外的,化妆品销量却出现了上升。

后来这种现象被称为“口红效应”,也叫“低价产品偏爱趋势”。

大牌口红通常不贵,用低的价格就可以拥有奢侈品牌,在经济不好的时期成为了一种奇特的消费模式。

口红等等化妆品作为一种“廉价不必须”的产品,便受到喜爱。

另外,口红鲜艳的色彩,丝滑的之地。化妆的时刻,可以为使用者带来极大的愉悦感,从而得到自我安慰。这也是口红受到欢迎的原因。即使有经济危机的存在,消费者购买奢侈品的意愿并不会减少。当消费者对经济形势的预期值下降时,消费者会购买对其可用资金影响较小的商品。

经济不景气可能会造成消费者的消费能力下降,无法攒钱去做一些“大事”。这样就有闲下来的小钱供大家买一些让自己开心的小玩意。虽然买不起房子,车子,爱马仕包包,但是省下来的钱想买多少口红就能买多少口红。

2000年下半年,美国结束了为期十年的高速增长期,2001年经济开始衰退。而9·11恐怖袭击更是给了美国经济致命一击。之后,在一片哀鸿中,当年的口红销量却翻了一倍,而化妆品产业相关工人数量明显上升。

2008年的世界性经济金融危机,又一次给“口红”带来了市场。

美国媒体称,口红、面膜的销量开始上升,而做头发、做按摩等“放松消费”也很有人气,这与其他大宗商品和奢侈品的低迷销量呈现出鲜明的对比。

上世纪30年代,美国经济大萧条的时候,却是丝袜化妆品和电影大发展的时代。比起其他昂贵的消遣,人们更愿意花钱在便宜的娱乐项目上。

全球几大化妆品巨头的销售额证实了这一观点,其中包括法国欧莱雅公司、德国拜尔斯多尔夫股份公司以及日本资生堂公司等。欧莱雅公司2008年上半年销售额逆市增长5.3%。

现在,大陆越来越火的美妆博主们,每天被种草的猪猪女孩们,不仅仅是因为大家对自我投资的意识提高了,更是因为经济不景气下的“口红效应”。

大家有没有感觉到,现在的娱乐圈火的特别轻易。似乎流量小生小花层出不穷,综艺上线不断,随便拍个ip电影电视剧就能赚钱。

正因为娱乐产业是“口红效应”这一经济效应下最大的一只“口红”。

美国经济崩溃了,世界经济崩盘了,而好莱坞就在这个时候发挥他强大的造梦功能。20世纪二三十年代经济危机时期正是好莱坞的腾飞期。连好莱坞自己都表示,只要美国经济不行,就是好莱坞的黄金时代。

经济不行的美国人,没钱去消费,就去看电影。而那段时间却是创造了几部名留青史的电影。譬如1939年的《乱世佳人》。

伍迪·艾伦拍过一部影片《开罗紫玫瑰》,讲的是金融危机中人与电影的故事。

故事背景是上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时的美国。片中主角西塞莉娅是个典型的劳动妇女,白天在餐馆洗盘子,晚上则要面对毫无情趣的丈夫。

她唯一的精神支柱,就是看电影——一遍遍地看一部名为《开罗紫玫瑰》的爱情片。

忽然有一天,奇蹟出现了:片中男主角走下银幕。他与西塞莉娅相爱了。只可惜,他是个虚幻的人。这个世界没他的位置,最后,他只能飘回片中,淡出人间。西塞莉娅呢,继续坐在银幕下面,看他表演,笑中含泪。

或许,这就是电影的魅力,即使它是一个精心包装的梦,和现实世界有着无法突破的距离,人们还是甘愿沉迷其中,不愿醒来。

尤其是在一个信仰没落,颓废喧嚣的时代,电影最能给人安慰,成为逃避现实风浪的港湾。

那个时代也造就了当时美国的“国民偶像”秀兰邓波儿。

明星也是一样,明明遥不可及,粉丝们却还是紧随身后。追星或许不是为了明星,而是填补自己内心的孤单。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美国经历了7次金融危机,而其中5次让当年的电影票房反而强烈攀升。美国经济萧条,永远是好莱坞的创作动力。无论是疗伤系的治愈歌舞片,还是反映现实的严肃剧情片,好莱坞总能从不安的时代中发掘灵感。

最著名的,当属派拉蒙公司在上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中拍摄的《教父》系列。1972年《教父1》上映,这个充满了“玫瑰血腥”的黑手党故事,几乎成了之后全世界“黑帮片”的代名词。

经济不景气的时候,生活压力会增加,沉重的生活总是需要轻松的东西来让自己放松一下。

2008年经济危机时,《歌舞青春3》《马达加斯加2》这种轻松愉快的喜剧片,也大受欢迎。相比于严肃的电影,更多人选择轻松愉快不用费脑子的电影。

“口红效应”给了娱乐作品一个火的机会,但是,真正能被观众喜爱的作品还是需要用心。就像今年用心制作的《我不是药神》。中国电影这张大饼人人都想分一口,但现在分食的人也越来越明白,只有好作品才能被市场留下。

满足如下三个条件的产品也可以充分利用“口红效应”:

首先是所售商品本身除了实用价值外,要有附加意义;
其次,商品本身的绝对价格要低;
再次,商家要充分利用情境来引导消费者、引爆消费欲望。

在经济萧条时期,奢侈品、高档品的需求和消费无疑将削减,而生活必需品则不然。经济危机对房地业是一场灾难,对轻工业、纺织业却可能是最大的福音。

吃点好的,买点好看的衣服,买点小家电,花销虽然不大但是提升了生活品质,这也就是拼多多如今大行其道的根本原因。

此前火起来的拼多多,就是看上了这个商机,利用消费者的心理,把自己做成了奇货可居的大口红。对于在拼多多上消费的人来说,买到了什么可能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用少量的资金得到了消费的心理安慰。

金融危机时期,日本市场调研机构发布的消费统计数据显示,虽然其他行业走冷,游戏机行业中的任天堂和索尼PSP,却销量大增,其中很大一部分将作为圣诞节和新年的礼物,成为日本玩家迎接新年的伴侣。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打游戏,而“打游戏”的方式也多样起来。

除了游戏本身,游戏主播和网红也成为“口红效应”中的一环。粉丝的追捧给网红们带来了经济效应,让网红逐渐成为一种职业,也在萧条的大环境中促进了资金的流动。

没有钱消费,在家上网也会是一种不错的选择。经济的低迷反而丰富了网际网路文化。在这样的温床上,社交网路,线上购物的兴起是必然的。同时网路上的广告投放所带来的资金,也促进网际网路相关产业的发展。

“口红效应”是一种在危机中诞生的文化效应,甚至有学者将这一效应和人类心理学联系在一起。但是,深处其中的消费者们,面对危机却不自知。如果只看到蓬勃发展的产业,而忽略了暗藏的问题,而盲目自信,将来只会自食恶果。

如今世界各国都面临极大的压力,这时候人们更要从眼前娱乐产业的繁荣景象中清醒过来。

毕竟,抖音短视讯刷得再多,没法养活14亿人啊。

推荐阅读:

哪些瞬间让你发现贫穷限制了你的想像力?​图标你见过最震撼的自然现象是什么?​图标在中国留学的外国留学生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图标什么才是真正的恶?​图标


bai rui:

看了这么多好玩的答案,想起上过的一门课:生活中的“高级微观经济学”。拿两个价格歧视的例子和大家分享。

一个 印度火车的8种级别。其中最差的unreserved 2nd class条件恶劣,座椅是硬木板凳,车厢环境混论,还常有扒火车的,据说可以看到印度最最混乱的景象。

详情见http://article.yeeyan.org/view/21202/11464

其实如果印度火车卖挂票,经济学原理也是一样的。
另一个 某酸菜牛肉面12桶整箱装的价格42.9元,一碗装的价格4元,为什么这样设计价格?真的是因为厂商节省了成本吗?

==================================
以下是魔豆
考虑两类消费者 效用函数u(q,p,\theta )=q.\theta-t
q表示消费品质量(数量也是可以的)
t 表示为消费q所画的钱
\theta 表示消费者类型\bar{\theta} >\underline{\theta}\theta 表示边际效用
这意味着\bar{\theta}类型的消费者比\underline{\theta}类型消费者有更陡峭的无差异曲线
拥有市场势力的垄断厂商利润\pi=t-c(q)
厂商面临的问题是:
max
t-c(q)
s.t
q.\theta-t\geq 0

(\bar{t}^*,\bar{q}^*)\bar{\theta} 高水准消费者“大熊”的first best choice
(\underline{t}^*,\underline{q}^*)\underline{\theta} 低水准消费者“小兔”的first best choice

当给两类消费者这两种(价格,质量)组合任其选择。
\bar{q^*}>\underline{q^*}时,聪明的大熊会不会选择伪装成小兔呢?
聪明的大熊显然有动机伪装成小兔,因为\bar{\theta}.\underline{q}^*-\underline{t}^*>\bar{\theta}.\bar{q}^*-\bar{t}^*
但对垄断厂商印度铁路而言,大熊伪装成小兔,损失可就大了,厂商损失的\bar{t}^*-\underline{t}^*远大于降低产品质量节省的成本。

聪明的印度铁路就想到不如把unreserved 2nd class质量降得再低点,比如把软凳换成让大熊不能忍受的硬木板凳,要不把门拆了,把车顶卸掉也可以试试。
It really works!
这使得大熊的效用发生了变化\bar{\theta}.\underline{q}-\underline{t}<\bar{\theta}.\bar{q}-\bar{t},大熊这时就没有动力伪装成小兔。这个变化当然会降低从小兔们身上获得的利润,但这部分利润的减少远远小于大熊伪装成小兔时的利润损失。两害相权取其轻。
此时印度火车就会保证大熊们的first best choice\bar{q}=\bar{q}^*, AC1空调头等舱的看着还是不错的吧。而给小兔们提供的产品质量\underline{q}<\underline{q}^*,所以unreserved 2nd class就只能坐硬板凳咯,而事实上,社会最优的产品质量可能是有门有车顶的软凳。
在此机制下,大熊不会伪装成小兔,小兔不会伪装成大熊(因为伪装提升的效用很小而增加的成本却非常大),激励相容。

下面假设大熊小兔坐上了印度火车,到了饭点,大熊小兔要开始吃快速面了。
大熊喜欢吃快速面,快速面给他带来的边际效用大;小兔不喜欢吃快速面,边际效用小。如上图所示,两类消费者的first best choice,\bar{q^*}>\underline{q^*}。厂商为了甄别出消费者的不同偏好,就会保证大熊们的社会最优消费,收取低价格;而对小兔们收取高于社会最优下小兔应该支付的价格,以防止大熊们减少消费量,而导致某酸菜牛肉面厂家利润损失大于歧视小兔损失的利润。
结果小兔又被价格歧视了。

如有错误,请指正。


项校长:

熟人不可信


guo tony:

牛奶倒入大海啊。

简单的解释就是,卖者无法做到市场区隔,因此宁可减少销量,只是以高价销售给富人,也不愿意降价出清全部存货。至于多余的牛奶为何不送给穷人呢?因为无法防止穷人倒卖给富人,对自己形成竞争


涵航:

廉租房方案


念缺一Miracle:

把牛奶倒到密西西比河里


lme:

《吕氏春秋》记载一则故事,鲁国有一条法律,鲁国人在国外沦为奴隶,如果有人能把他们赎出来的,回国后就可以到国库中报销赎金。有一次,孔子的弟子子贡(端木赐)在国外赎回了一个鲁国人,回国后不接收国家赔偿金。孔子说:”你做错了,从今以后,鲁国人就不再愿意为在外的同胞赎身了。你如果接收了国家的补偿金,并不会损害你的行为;而你不肯拿回你抵付的钱,别人就不肯再赎人了。又有一次,孔子的另一个弟子子路救起一名落水者,那人为了感谢他就送了他一头牛,子路收下了。孔子说:“这下子鲁国人一定会勇于救落水者了。”
-————分割线
课堂上,我老师为了使同学们上课都认真,采取只惩不奖的措施 ^_^


松糕:

我们都知道,由于象牙具有商业价值,导致大象被猎人过度捕杀而大量减少,濒临灭绝,许多国家都已经将猎杀大象并出售象牙作为违法行为。

但有一些国家,如波札那、马拉维、纳米比亚和辛巴威,同样也是为了保护大象,却采用了这样的政策:允许人们猎杀大象,不过只能猎杀属于自己的大象,也就是将大象变成一种私人物品。

你一定会觉得很奇怪,为了保护大象,难道不应该直接用法律将它列入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啥的来保护它们吗?反而要将它们变成一种私人物品,这是为什么?

其实这里面是有经济学原理解释的,在整个历史上,很多动物都因其商业价值而惨遭人类的捕杀濒临灭绝,同样是具有商业价值的动物,像奶牛就不会灭绝,但大象野牛什么的就会灭绝呢?这是因为大象是公共资源,而奶牛属于私人物品。

大象这种动物,不属于任何人,是公共资源,每个偷猎者都有尽可能多地猎杀他们所能找到的大象的强烈激励。由于偷猎者人数众多,每个偷猎者很少有维护大象种群的激励。

而奶牛却恰恰相反,因为奶牛是私人物品,生活在私人的牧场上,每个牧场主都尽极大的努力来维持自己牧场上的牛群,因为他能从这种努力中得到利益。所以奶牛不会遭受灭绝,而大象却是越来越少。

在经济学原理中,由于不能对使用公共物品的人进行收费,人们有过度使用公共物品的激励,想想也对,免费的公共物品,都巴不得多占点便宜呢。

将猎杀大象并出售象牙列入违法严惩这些法律,一直很难实施,惩罚越严,象牙的获取成本越高,利润越高,越有猎人愿意为了利润铤而走险,从而导致政府与偷猎者斗争愈发激烈,结果就是大象越来越少了,很难保护。

而将大象私人化,就是让大象避免是公共物品而遭到偷猎者的过度“使用”,土地所有者有了保护自己土地上大象的激励,结果就是大象的数量开始增加了。利用私有制和利润动机的作用来保护大象。


CATTT:

奶农的牛奶卖不出去所以倒掉 不能送给人 因为会更卖不出去


Aorqu用户:
非邪教的宗教

禁止自杀。


Chongchong Zhang:

2017.8.16

@天刻 对其中边际效益能否最终出现负值,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其主要认为理性人是不会让边际收益变成负值的,反应到米饭问题上,是吃饱了就不再吃了,不会出现吃撑的情况。

我的边际效益图线中出现了MU为一小段负值,在米饭的问题上表现为有人会吃过了,再吃一些,吃撑,吃得胃难受,那么此时总效益是下降的,见那个图纸。下降一点后及时止损.生活中的例子就是很多吃自助餐的人,明明已经吃饱了,但是看到还有其他的美味,就会继续再塞一点,结果是撑得难受。

2017.8.15 二更

2017.8.14 一更

=====================================================================

以前有个故事,是这样的,一大家子人吃饭,比如有10个人吧,儿媳妇在做饭之前,淘米的时候,会从这堆米中抓一把放在一个大桶里,每次都这样。

如此的结果就是每个人的1碗饭最后变成了0.95碗,而儿媳妇也每次累计了0.5碗饭.

经年累月,越积越多,终遇荒年,儿媳妇拿出那个大桶,成功地度过了荒年。

以上只是一个例子,但是真实的情况是在以前的确有很多家人这么做。

通常人们会把这个例子作为勤俭持家的Benchmark来看,说明这个儿媳妇是多么会过日子。

但是也有人认为现在这么做是很不合理的,因为现在物质极大丰富了,谁还需要每天省那么点大米啊!

这不是亏著自己了吗?不合理

========================================================================

现在让我们来从经济学角度来看,是否合理

1.边际效益递减

一家人吃饭的时候,每个人的饭量是固定的,并且随着吃的饭越来越多,从吃第一粒米到最后一粒米的边际收益,也就是食物的满足感是逐渐递减的。

注意划红圈的地方,此段随着数量的增加,效益递减,导数为负值,也即MU为负值

实际最后的0.05碗饭对于每个人的幸福感是大大低于前19份0.05份饭的。因此少了这一份,对这个家庭的收益的影响是较低的。

也就是说基本不影响这家人的生活质量

因为之前的存量是固定的,因此灾荒年的时候,每个人能够分到的食物则是较少的,但是对于每个人而言也是收益很高的,因为这有限的几份,是最前面的几份,因此收益最高。

2.弹性

我们再进一步分析一下,如果这个儿媳妇把每天的粮食都扣除0.1碗,然后在灾年除了0.05碗给自己家人吃以外,再把剩下的0.05碗卖出去。

我们知道粮食属于弹性极小的物品,因此即使儿媳妇把这些粮食卖高价,还是有人会买,需求量基本不变。

这种现象在国共内战时候,商人囤积居奇,把一些必需品囤积,然后乘火打劫,发国难财如出一辙,也的确能赚大钱。

===================================

尽管上面只是一个例子,但是我们却可以把这个例子扩展到很多方面,

稍后待续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