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我們覺得荒謬的事,卻有著合理的經濟學解釋?

問題描述:本題已被收錄至Aorqu圓桌 » 經濟課堂 101,歡迎關注討論
,
彩雲:

吸煙有害健康……

但每年有1,000,000,000,000多的稅……

而且還給國家節約養老費………

PS:有人說是不是我多打了幾個0,沒有多打,就是有12個0。

而且為了取整,我還少算95,000,000,000

部份朋友表示懷疑數據的真實性,那請看新華社的報道:


改之理zcw:

為什麼我們會做一些明明對我們有害的事情?

傑拉德 戴蒙德在《第三種黑猩猩》中發現了這個問題,他發現人類的消費文明是如此荒謬和不合理,人們去吸煙,喝酒,而這明明損害了我們的身體。
然後他認為,這種現象在自然界也在發生。
例如,雌性的天堂鳥喜歡拖著大尾巴的雄性天堂鳥,然而這尾巴嚴重阻礙了天堂鳥的運動,大大提高了他被吃掉的可能性,是個累贅。雌性天堂鳥喜歡這種對個體有害的特徵。這豈不是很奇怪?
在這本書里,作者給出的解釋是,這種累贅釋放了一個信號:我有這個累贅我還能活下來,可見我多牛逼!

例如,羚羊遇見了獅子,如果羚羊奔跑的很快,獅子是追不上的,但是獅子不知道哪個羚羊跑得快,所以它還是要追,結果追了半天都追不上,浪費了體力,還不如一開始不追。這就要求跑的快的羚羊能釋放一個信號,讓獅子知道不必追它。
這個信號又必須是激勵相容的(原諒我在復述的時候過早使用這個詞),也就是跑的慢的羚羊沒有能力釋放同樣的信號。那麼羚羊應該怎麼做呢?

跑得快的羚羊遇見獅子了,非但不跑,反而一邊慢跑一邊彈跳,故意浪費逃跑的時機——反正即使這樣浪費,一旦獅子追過來還是可以輕松跑過獅子。這樣獅子就知道,這個羚羊牛逼,有恃無恐,看來我是追不上它,所以算了。跑的慢的羚羊呢?如果他們也敢這么做,獅子過去就把它們吃了。

所以這些動物故意做一些有害的動作,是想釋放一個信號,我都這樣了還活著,可見我有多牛逼,你不服,你敢嗎?

這和經濟學有什麼關系呢?這其實就是不完全資訊博弈里的信號釋放模型。而這種模型也大規模出現在經濟學中。例如斯賓塞討論了文憑作為信號釋放的功能。
我們都知道高學歷能夠帶來高工資,這是因為學歷能提高人的生產力水準嗎,還是高學歷的人本身生產力就高?斯賓塞證明,即使學歷本身不能帶來生產力的提高,它也可以起到把高能力人和低能力人分別出來的作用。
前提是學習是一件有害的事情。就像天堂鳥的大尾巴和羚羊的彈跳。
邏輯也是一樣的。如果學習是有害的,那麼能力高的人比能力低的人能夠承受更大量的學習,就像跑的快的羚羊比跑的慢的羚羊能夠承受更長時間的彈跳。這樣能力高的人總能選擇一個學習量,使得能力低的人選不起——即使他為了假裝自己能力高選擇了這個學習量,學習帶給他的負效用如此之高,以至於他由於假裝而獲得的高工資也彌補不了因為學習而帶來的損失。

這樣的現象在經濟學里是非常普遍的。例如一個廠商一旦獲得了壟斷地位,就想要阻止其他廠商的進入,一個阻止方式就是打價格戰,也就是威脅說,一旦你進入,我就降低價格,從而整個市場價格也就降低了,讓你進來也無利可圖。
然而這種威脅有可能是不可置信的,有可能新廠商進入了,老廠商發現,我打價格戰的成本太高,還不如和它共存呢。這取決於什麼?取決於老廠商的成本,如果老廠商成本低,就有打價格戰的餘地。
人們觀察到,現實生活中壟斷廠商的價格,要遠遠低於壟斷廠商理論上的最優價格,這是為什麼?為什麼這些唯利是圖的商人要做明明對自己有害的事情?答案是這些廠商要給想要新進入的競爭者釋放一個信號:我是低成本廠商,我有跟你打價格戰的餘地,你可千萬別進來。

另外一個例子是高質量的企業往往有較高的負債率,但是企業的負債率越高,破產的概率也越高。企業為什麼要做這種明明對自己有害的事情呢?原因仍然是信號釋放。由於企業質量越高,破產概率越低,那些低質量的企業已經有很高的破產率了,如果你讓它再去提高負債率,破產率就更高了,它們玩不起。投資人不知道企業到底是高質量還是低質量的,高質量企業為了獲得投資,必須釋放一個信號,讓低質量企業無法模仿,而負債率顯然就是這樣一個信號。

上述現象廣泛出現於不完全資訊博弈中。在這種博弈里,一方有不同的類型,而另一方並不知道他面對的是哪種類型,只能給類型賦予一個先驗的概率分布,也就是信念,博弈的結果可能是分離均衡,也就是不同的類型選擇不同的策略,也可能是混同均衡,也就是不同類型選擇相同的策略——低質量的參與人也打腫臉充胖子。在看到戴蒙德那本有趣的書之前,我還真不知道博弈論的思想已經應用在對動物的研究中了。


王瑞恩:

在我上中學的時候,賽百味(Subway)剛開始在中國開店。那時候,動輒二十多塊錢一個的六寸三明治還是中學生咬咬牙跺跺腳才能去嘗一下鮮的奢侈品,還好有「每日特價」,每天都有一款15塊的。(現在還記得,金槍魚在周二)

我很快發現了一個看起來非常不合理的現象:純蔬菜的三明治16塊一個,而帶肉類的每日特價15塊,後者照樣可以按自己要求免費添加各種蔬菜。

也就是說,想吃純蔬菜三明治的顧客,需要多花一塊錢讓店家把每日特價品種里的那塊肉拿掉。

這解釋不通啊!而且非特價的含肉三明治比蔬菜的貴,也說明肉類成本比蔬菜更高。

我還專門問了店員這件事情,他們也表示很困惑,有次我還故意去開玩笑:可不可以別把每日特價火腿三明治裡面的火腿加進去,直接遞給我好了,然後照樣放蔬菜?店員想了想,覺得也沒問題,所以我就成功花15塊錢,吃到了一個16塊的蔬菜三明治,外加一塊火腿。

大一的時候,上了幾節經濟學原理,恍然大悟:這不就是價格歧視嘛!

價格歧視,是指針對收入水準、年齡、性別、生活習慣不同的消費者區分定價,從而最大化利潤的銷售策略。上述各個因素只是表象,其最核心的區分依據只有一點:支付意願。這里的「歧視」是個中性詞,沒有道德評判的意思,只是指「區別對待」。

舉個經典的例子:電影學生票。

假設放映一場電影,電影院的成本是50塊,影廳里最多能坐兩個人(則當然是一種抽象簡化了),潛在的觀眾有兩個,窮學生王瑞恩和國民老公王思聰。王瑞恩表示,我最多隻能出20塊看這場電影,再多一塊錢都覺得不值;王思聰則表示,花200塊也無所謂。如果所有的電影票必須統一定價,那影院肯定會選擇200塊賣一張票,凈賺150塊。

但還能不能再多賺一點呢?

於是有了一種新的定價策略:鑽石至尊VIP豪華票200一張,學生票20塊一張,需要持學生證才能買學生票。這下,王思聰還是要花200塊,但王瑞恩只花了20塊就坐在了至尊豪華VIP專座的旁邊,最後影院賺了170塊。這就是價格歧視帶來的改變。

要成功進行價格歧視,必須要確保「王思聰”型消費者不會偽裝成「王瑞恩」型消費者 — 如果全部人都買20塊錢的票,影院就虧大了。檢查學生證,這是一種比較直接的方式,但還可以用更微妙的方式加以區分,比如不同類型消費者在收集資訊方面願意付出的成本。一個例子是優惠券:「王瑞恩」型顧客願意花費更多時間了解優惠資訊,從而用比「王思聰”型顧客更低的價格買到同樣的商品。

Subway的定價也是出於這個道理:王思聰並不會刻意關注自己想吃的三明治輪到哪天特價,而王瑞恩則原因花時間等到星期二去吃自己喜歡的金槍魚。王思聰哪天要是想吃素了,想都不想就會開口點16塊的蔬菜三明治,而只有一分錢掰兩半花的王瑞恩,才會思考要不要點個15塊特價的然後把肉去掉。通過制定每日特價,商家就能按照不同的價格把同樣的三明治賣給不同類型的消費者,擴大客群範圍,提升利潤。

諸位,即將到來的雙十一不也是如此嗎?願意花時間收集優惠資訊,制定剁手計劃,其實已經暴露了您不是王思聰這一點事實。

不過,還是要大聲說:請盡情地歧視我吧!

有朋友指出,由於不存在市場的分離,所以subway的做法不屬於價格歧視,這里我認為有以下三點解釋:

  1. 價格歧視有多種表現形式,並不一定要求市場分離。例如,在第二級價格歧視中,商家根據購買數量的多少區別定價,針對的依然是同一個市場,只不過根據消費者的行為模式做出區分,至少在這一模式中,市場分離不是必要條件;
  2. 如果按照經濟上的一般理解,以是否存在「套利」可能作為市場是否分離的標準的話,可以認為三明治市場的套利是非常困難的 — 我該怎麼轉手把subway的三明治擺攤賣給別人呢?
  3. 即使三明治這種食品本身可以專賣套利,但背後的就餐環境,服務,和品牌符號等無形因素還是無法套利的。

感謝大家提出的質疑,現實生活不是「真空中的球形雞」,經濟學理論在適用到具體事實的時候必然會有爭議,同一個現象完全可以用不同的理論給出解釋。當然,也完全有可能是subway自己定價混亂導致了這種情況,可能是我自作多情了吧。


李佳飛:

我完善了之前的答案,增加了圖片和備注。

很多時候,人們會發現一種現象:當某種資源的使用效率上升時,人們對於該資源的需求卻也隨之上升。仔細想想,這其實是很荒謬的一件事情。

圖1:駕駛小排量汽車可能使得家庭在汽油上的支出增多,而非減少。

舉個例子。一個家庭換了一輛小排量的汽車,百公里油耗比上一輛車低很多。根據常識,這個家庭每月在汽油上的花銷應該更少了,不是么?可實際情況可能是,家庭所支付的油費可能比之前還要多,因為每月駕駛的總時間變長了。

相似的例子還有很多。比如,生活用水的單價下降後,人們增加了用水量,每月的水費賬單反而金額更多了。再如,電子產品的製造成本逐年降低,可是消費者每年在電子產品上的花費卻越來越多。或者,安全帶的發明使駕駛更加安全,減少了交通事故的平均死亡率,可是交通事故的發生率卻升高了。

圖2:英國經濟學家傑文斯。傑文斯困局(Jevons Paradox)即是以他命名。

英國經濟學家傑文斯(William Stanley Jevons)在他1865年的書《煤炭問題》裡面提到一個類似的例子。瓦特改進了蒸汽機,提高了煤的使用效率,可是市場對煤的需求不降反升。傑文斯在書中寫道:『有一種觀點認為,有效率地利用能源和更節省地消耗能源是等價的,可實際卻恰恰相反。』* 這也就是所謂的傑文斯困局。

  • *原文為:It is a confusion of ideas to suppose that the economical use of fuel is equivalent to diminished consumption. The very contrary is the truth.

這個現象看起來荒謬,在經濟學里卻有很直接的解釋。技術進步降低了商品的成本和單價。根據需求定律(Law of Demand),商品的價格下降導致需求上升。如果商品的需求彈性大於1,那麼上升的需求會超過下降的單價所帶來的影響,導致總花銷上升。

  • 註:什麼是需求彈性?粗略地講,如果商品價格上升1%時,需求下降了x%,那麼需求彈性就約等於x。

  • 嚴謹的定義是:如果Q為某種商品的需求,P為該商品的價格,那麼該商品的需求的價格彈性(Ed)為:

下面用具體數字舉例。

圖3:當需求彈性大於1時,燃料價格下降導致燃料總支出上升,出現傑文斯困局。

如上圖。假設每次開車出行的油價從100元降至80元,下降了20%。因為出行變得便宜,人們傾向於增加出行的次數。假設人們的出行次數從每月10次變成每月14次,上升了40%。在這種情況下,需求彈性大於1。我們計算總成本的變化是:

原來:100*10 = 1000 元
現在:80*14 = 1120 元

總成本上升,傑文斯困局出現了。

圖4:當需求彈性小於1時,燃料價格下降導致燃料總支出下降,未出現傑文斯困局。

現在我們分析另一種情況。如上圖,假設每次開車出行的油價依然是從100元降至80元,下降了20%,可人們的出行次數不是從每月10次變成每月14次,而僅僅變成11次,上升10%。需求彈性小於1,我們計算總成本的變化是:

原來:100*10 = 1000 元
現在:80*11 = 880 元

總成本下降,符合人們的直觀判斷,未出現傑文斯困局。

你看,這個道理很簡單,不是嗎?

參考網站:

英文維基百科:Jevons Paradox

Jevons paradox


桃源君:

中秋節這一天自然少不了月餅,而如今,有的月餅商家不生產月餅僅賣月餅券,竟然也能很好的運轉;有的酒店不要任何月餅實物,竟然也能正常進行月餅銷售?

這一切,在往常都會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甚至有些荒謬,其實裡面就有著合理的經濟學解釋:月餅成了「期貨類的金融商品」。

關於月餅券網上曾流傳著一則段子:

月餅商家印了一張票麵價值100元的月餅券,以65元的價格賣給經銷商,經銷商以80元一張賣給消費者A,消費者A將月餅券饋贈給B,B以40元的價格轉賣給黃牛,月餅廠商最後又以50元一張的價格向黃牛回購。

在這里,只有消費者A真正花費80元,但送出了人情 ,商家賺取15元 ,經銷商賺取15元 ,B賺了40元,黃牛賺了10元。整個過程看上去,大家皆大歡喜。

在這個利益鏈條里,購買月餅券的消費者可以實現低價購券的目的,而最終得到月餅券的消費者又可以把不想享用的月餅兌換成可使用的現金,月餅券因此多次循環,廠家、經銷商、黃牛黨紛紛從中獲利。

月餅券轉了一圈又一圈,月餅商家卻並不用賣出一個真正的月餅。即便是仍然有小部分人拿著月餅券去兌換成了月餅,「月餅商家」只需找代加工的工廠去生產就可以了。就這樣,月餅從實物演變成了「期貨類的金融商品」。

那麼,酒店或經銷商是怎麼操作的呢?

前段時間,寧波各大酒店的「2018年月餅價格清單」傳的比較火。在這份清單里票麵價值數百元的酒店月餅最低55元起,有的酒店竟然放出了低至2折的抄底價,讓人目瞪口呆。

在這張「2018月餅價格清單」上看到,寧波大部分知名酒店的月餅都包含其中。此外還有歐文、元祖、哈根達斯等知名的月餅品牌也內,折扣從2折到8.3折不等。

這裡面有個神操作就是,酒店以月餅券的形式促銷,但實物需要量大才能以「優惠價」拿到,然後再通過各個通路低價回收月餅券。整個流程中,大部分月餅券都沒有兌換成月餅,酒店根本無須準備等同於月餅券數量的實物。

這些沒有兌換到實物的券大致有兩種流通方面:一是有些拿到別人送的月餅券的人不想吃月餅,沒有找酒店兌換實物;另一種情況是有些券經過市場流通後,又迴流到酒店,酒店根本不需要提供實物月餅。這部分券賣出去後,經過幾次轉手,甚至黃牛倒賣,最後回到酒店手裡。

所以,之前的月餅都是現貨,現在的月餅卻成了期貨。現實中荒謬的是,市場上的月餅卷,永遠都比月餅多。最後坑的還是那些,拿著月餅券去提貨卻被告知無貨可提的真正的食客,以及實實在在出售月餅的品牌商店。

參考資訊:

1)我們送的月餅,最後都被誰吃了?!醍醐灌頂!(搜狐財經)

2)月餅券利益鏈:廠家不做月餅只賣券,黃牛加價30% 客戶無貨可提(財經證券)


兔子獵人:

曼昆經濟學有一道很經典很簡單的習題,
你和你女票花了大價錢在一家高級餐廳訂了一頓特別好的二人套餐,但是你吃了一點你就吃不下了,是吃回本還是不吃呢?
經濟學原理告訴我們,你花在這頓飯上的錢已經是沉沒成本了,決策的時候不需要過多考慮沉沒成本。如果你繼續吃下去,你可能會胃疼,還有可能送醫院,那就會造成更大的筍絲。
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但是大多數情況下大家還是會說「來都來了」……


上校:

一個地方遭災了,國家開辦粥廠賑災,和珅去視察粥廠隨手抓了一把沙土灑在粥里,同行的大臣問和珅你這是幹什麼,和珅說,真正的災民飢腸轆轆是不會在乎粥里有沙子的,來蹭吃蹭喝的就不來了,這樣才能讓最困難的人活下來。


Aorqu用戶:
接下來我要講述的這件事情,騙子高超地運用了統計學和概率學手段毫無破綻地獲得了一些人的信任並成功騙取他人錢財。

以下來自真實新聞的轉述。

在2014年巴西世界盃期間,在西班牙對陣荷蘭的比賽前一天小王郵箱收到一封郵件,郵件里說:我們是專業的博彩預測公司,預測資訊都是來自內幕消息,保證100%預測準確。
我們今天已經得到了世界盃內幕消息:
預測明天凌晨西班牙對陣荷蘭的比賽,荷蘭將會獲勝。
小王晃了一眼這份郵件,笑著說:呵呵,又是騙子廣告。
然後就刪除了這封廣告郵件。

第二天,小王看見新聞報道西班牙1比5被荷蘭屠殺。想起了昨天的那封郵件,想了想,估計是騙子胡亂猜的運氣好而已猜對了。

第二天晚上比賽開始前3個小時,小王又收到了來自同一發件人的比賽預測資訊:明天凌晨,烏拉圭將會輸給哥斯大黎加。
小王笑了笑說,烏拉圭實力那麼強,怎麼會輸給哥斯大黎加這個弱旅,早上起床看見新聞報道哥斯大黎加爆冷贏了烏拉圭。
小王心想,這騙子運氣也太好了吧,兩次猜都能猜對。

第三天沒有收到郵件,第四天,又是一場實力相當難以預測的比賽,伊朗對陣奈及利亞,郵件又來了,預測伊朗和奈及利亞打平。
小王覺得這比賽他都能猜中的話,那就真神了。沒想到明早起來看新聞伊朗還果然和奈及利亞打平了。
這時候小王不得不佩服這個人的預測能力了,並且開始逐漸相信這個人的預測資訊。

第五天,郵件沒有發送比賽預測資訊,而是這樣說的:見證了前面三場比賽的預測,相信你已經相信了我們公司的實力了,世界盃接下來的比賽我們還會繼續提供內幕比賽消息,現在交5000,就能夠得到世界盃接下來所有比賽的內幕消息。我們將會在比賽開始前幾個小時發布內幕消息給您。
小王之前也對足球比較感興趣,也偶爾買足球彩票,不過中獎率都很低,看到這份郵件小王便動心了,認為這是一個發大財的好機會。
於是通過郵件提供的聯系方式聯繫上了對方,對方提供了一張銀行卡卡號,小王便匯了5000元的預測費用過去。期待著今天晚上比賽的預測消息。。。然後根據預測消息去買彩票。
郵件終於發來了,預測明天凌晨,俄羅斯將會輸給韓國。
小王二話不說,馬上在網上買了幾千塊的彩票買韓國勝。
然後看比賽直到主裁判吹響比賽結束的哨音,最終俄羅斯和韓國一比一打平了。。。
小王這才意識到自己被騙了。。。
然後去公安局報警,沒想到同樣的詐騙經歷不止他一個人,還有幾個受害者也是同樣手段被騙的。。。

為什麼騙子之前那三場比賽會預測地那麼準確呢?

這里騙子靈活運用了概率學和統計學,幾乎不費任何成本便騙取了錢財。
具體操作手段是這樣的:
通過郵件群發發給任意的一些人,比如發給了6000個人,一場足球比賽有勝平負三種結果,每種結果平均發2000人,這樣一來一場比賽不管出現任何比賽結果,通過統計學就會淘汰掉4000人,剩下符合比賽結果預測資訊的2000人,繼續通過概率學引誘上鉤。同樣的概率學手段,再通過統計學淘汰掉三分之二的人,剩下三分之一繼續騙。
預測了三場比賽之後,剩下的人,都應該是騙子真正下手的對象。這些人,也是最容易博取信任和交錢的了。

這,是我目前為止見過的最高明的詐騙手段。
比那什麼群發簡訊說賬戶被盜需要轉移資金或者是兒子被綁架需要打贖金否則撕票的這些手段高明多了。
(手機碼字,求贊~(≧ω≦)~~~)


老鵝:

保護大象的好方法

作者:常青

選自《應該讀點經濟學》

對於共有地的悲劇,我們已經清楚了,那麼該如何保護那些瀕臨滅絕的鯨魚和大象呢?

人們採取了各種方法,其中有些確實令我們感到不可思議。在辛巴威,原本大象是屬於全體國民的,村民們僅僅通過向觀看大象的遊客收費來獲得收入,但是後來,他們提出了一個新的保護大象的方法,把大象分給村民,並且允許向那些捕殺大象的獵人們收費。

「這太荒唐了,簡直太惡心了!」,這幾乎成了人們面對這項政策的第一反應。

質疑的聲音不斷傳來,況且,打獵不可能保護大象,因為這會鼓勵人們對大象的獵殺,「傳統智慧」再一次佔據了上風。

可是,經濟學家們發現了其中的奧秘並給出了正確的解釋。事實上,雞的存在就是這個道理,人們喜歡吃雞肉,這就給了另一些人們飼養和照顧雞的動力,聽上去的確有些矛盾,甚至不可理解。辛巴威的村民們可以從活著的大象身上得到更多的好處,而不是無助地面對死象。

在辛巴威,人們的行為的確發生了變化,人們更多地關心大象,他們希望大象越多越好,這樣就能夠向遊人們收取更多的費用,於是他們積極地為大象留出生存地帶,積極配合警察阻止那些企圖偷盜象牙的捕獵者。

可是這個方法,太可怕了,並且,偷獵和捕獵之間有什麼區別呢?因為無論如何,結局都是大象被殺死了。經濟學家說出了兩者之間的差異,偷獵者會拚命地捕殺他所遇到的每一隻動物,可是如果大象的所有權歸村子所有,而不是歸國家所有,人們保護大象的努力會明顯地提高,因為獵殺大象畢竟只是一種短期致富長期崩潰的道路。

在辛巴威,70年代中期人們開始實行這樣的產權分配政策,盡管允許捕獵,可實際上,辛巴威的大象數量一直在上升,1979年,這里的大象最少的時候僅剩下2萬頭,5年間減少了70%,然而隨著實行新的政策,到1989年,辛巴威的大象已經有6.8萬頭,盡管同一時期非洲所有的大象總數都由於偷獵而下降了一半,可唯獨辛巴威的大象在增加,而且掙扎在貧困線上的村民,已經用大象賺來的錢修建了學校和醫療站了。

當然,盡管辛巴威的村民們非常開心,可是,有些環保主義者卻無法忍受這種政策,他們認為捕殺是不道德的。也許這樣的政策並不完美,可是它讓我們在辛巴威看到了更多的大象。


Aorqu用戶:
比如我們會經常收到一些假的不能再假的詐騙簡訊,有時候自己都會笑出聲來,這麼假的中獎資訊或是銀行催款等消息,怎麼可能會有人信啊,這些騙子也太傻了,他們就不能出一些高明的資訊來發嗎?事實上,這恰巧是騙子的精明之處,用極為簡易的騙術來從茫茫人海中挑揀出最有可能受騙的人,從而大大減少了後期進一步實行詐騙的難度,極大地降低了操作成本。
話說這算不算?


萬門大學:

敲黑板敲黑板,知識點哈。中國的光伏行業,發生了一件有趣的事。

首先告訴大家一下,啥叫光伏行業?嗨呀簡單來說就是太陽能了……

如果大家關注過光伏行業的話,會發現中國的光伏行業雖然相對其他發達國家起步較晚,但產能及產量卻短時間內迅速攀升,並遠遠甩開其他國家成為世界第一(如下圖所示)。

如日中天的中國光伏行業

但同時,迅速的產能和產量的擴張,也帶來了了光伏電池板的價格、毛利率都快速下降。

到了2011年,美歐又啟動了了對中國光伏企業的雙反調查,原本如日中天的中國光伏企業⼀一下墜入寒冬,甚至破產。

那麼問題來了:

——難道這些企業都是傻子嗎?

——難道這些企業在擴張產能的時候,無法預料到價格和毛利率的下降嗎?

——如此擴張和競爭下去,豈不是很危險?

這里,小萬從博弈的角度,為大家介紹一個描述企業產能擴張行為的模型,算是一個猜測,希望能提供一些啟發。


如果學過微觀經濟學的話,大家一定記得下面這張圖:隨著企業規模的擴大,我們通常認為,企業的平均生產成本會先下降再上升——

企業的平均生產成本會先下降再上升

此外,在一個競爭相對強的市場中,企業間的競爭主要體現在成本競爭。而成本、產量和利潤如下圖所示——

那麼,基於以上兩幅圖所示的內容,我們可以想像:對於還在發展的初期,處於規模經濟有效區間的企業來說,考慮是否擴張產能時,如果把其他所有企業歸總當作一個對手,則面對著一個下面這樣的博弈——

四種策略略組合及結果如下:

  • 結果1:其他企業擴張,市場總供給增加,導致產品價格下降。這時,企業A也擴張,自己的平均成本下降,產量增加,單位利潤和總利潤變化不確定;
  • 結果2:其他企業擴張,市場總供給增加,導致產品價格下降。這時,企業A不擴張,自己的平均成本不變,產量減少,單位利潤和總利潤均減少;

結果3:其他企業不擴張,市場總供給不變,產品價格不變。這時,企業A擴張,自己的平均成本下降,產量增加,單位利潤和總利潤均增加;

結果4:其他企業不擴張,市場總供不變,產品價格不變。這時,企業A不擴張,自己的平均成本不變,產量不變,單位利潤和總利潤均不變。

綜上可以發現,如果其他企業擴張產能,導致價格下降,所以企業A應當擴張產能,不然會面對虧損;如果其他企業不擴張產能,企業A依然要擴張產能,自己的成本下降,產量上升,導致總利潤增加。因此有:在這種情況下,擴張產能是嚴格優勢策略。

以上這個邏輯在中國很多行業都看得到,尤其是鋼鐵、光伏、玻璃等若干已經呈現產能過剩的行業中。有時候一些報道提到這些行業時會說,「企業的非理理性投資」雲雲,但從上面的分析來看,這個過程其實是非常理性的。那麼問題出在哪兒呢?關鍵有兩點:首先是「短視」,企業只看下一期中的收益,而忽視了了未來因為產能過剩、價格下降,導致無法回收投資的危險;

其次是「運動式擴張」,這在中國很常見——企業和政府一拍即合,一面投資,一面融資輔助+補貼+政策開綠燈,導致大家都迅速擴張,市場來不及反映就已經產能過剩了。

在一個健康的市場環境中,企業的產能擴張行為應當是受投資和抗風險能力制約的,因此,整個行業的投資應當是相對緩慢,來得及看到市場反應的。但如果大家全都搶先投資,市場來不不及反應,就直接投到產能過剩的程度,結果就很尷尬了。

所以,無論能不能賺錢,我們都要擴張啊~


藺且:

王寶強的老婆和宋喆一起坑王寶強,荒謬嗎?

翟欣欣把婚姻變成詐騙,荒謬嗎?

寧願在寶馬里哭,也不在單車上笑,單車和「笑」有仇還是咋地?

玩累了就找老實人,老實人問候你全家了?

這些現象之所以荒謬,惹人詬病,都是因為婚戀的市場化,都可以用經濟學來解釋。詳見下文:

答主按:許多人理解力堪憂,說這篇文章三觀不正。實際上,這篇文章是批判現實的,不是支持,而是反對婚戀市場化。是現實冷酷,而非作者三觀不正。說黑的是黑的,並不意味著作者贊成黑,也不意味著作者黑。「夫以利合者,迫窮、禍、患、害相棄也;以天屬者,迫窮、禍、患、害相收也。夫相收之與相棄亦遠矣。且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淡以親,小人甘以絕。彼無故以合者,則無故以離。 」《莊子-山木》

引言:

「資產階級在它已經取得了統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園般的關系都破壞了。它無情地斬斷了把人們束縛於天然尊長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羈絆,它使人和人之間除了赤裸裸的利害關系,除了冷酷無情的「現金交易」,就再也沒有任何別的聯系了。資產階級撕下了罩在家庭關繫上的溫情脈脈的面紗,把這種關系變成了純粹的金錢關系。」 (卡爾-馬克思)

「只有在消滅了資本生產和由它所形成的財產關系,並把對選擇配偶仍有巨大影響的經濟因素消除以後,結婚的充分自由才能真正實現。」(弗里德里希-恩格斯)

作者:白雲先生

鏈接:透視當代婚姻危機:白頭偕老真的很難嗎? – 至道學宮

來源:至道學宮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獲得授權,非商業轉載請註明出處。

一、流動性是市場的靈魂
在市場經濟中,婚戀也是市場化的。在這個龐大的婚戀市場中,女人是天然的空頭,男人是天然的多頭。對於多頭而言,都想低價買;對於空頭而言,都想高價賣。從純粹的市場角度看,婚配男女之間,是對手盤的關系,而不是戀人的關系。
對於女人來說,她們最美的時候,就是20歲出頭的那幾年。那也是她們最值錢的時候,而對於同齡的男人來說,20歲出頭,則是他們一事無成的時候,他們能給出的報價,在同齡的女孩子看來,簡直低得讓她們覺得丟臉。
適婚男女青年中,多頭的報價,和空頭的報價,出現了嚴重的交叉。男人的報價在跌停板那裡掛著,女人的報價在漲停板那裡掛著。所以註定這樣的對手盤,是不可能成交的。
誰能成交二十歲出頭青春貌美的女人呢?女方的報價是要有房子要有車要有存款,男青年要想在二十齣頭找個同齡的女青年結婚,除了靠父母來幫他們出錢沒有其他辦法。所以,同齡的男青年之間的競爭,就變成了他們背後父母財力的競爭。這就造成了拼爹的現象。
拼爹的本質是什麼呢,從金融角度看,有爹可拼的人,就意味著可以拿到一筆無抵押的不需要償還的長期債務融資,這種競爭優勢大的簡直像作弊。沒爹可拼的人,除了從零開始踏上原始積累的血汗之路,沒有其他辦法。
而有爹可拼的人,相對於社會整體的同齡女青年而言,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也就註定了,這些富二代官二代們,只能吃掉很少一部分女青年的賣單。大多數女青年的賣單,註定都不會被同齡的男青年成交。
於是,這時候市場上出現了另一群多頭力量,他們是一群已經事業有成的已婚中年男人。女青年們的報價,對他們而言,幾乎沒什麼難度。所以,很多女青年選擇和這些已婚中年男人成交,這就是包二奶現象。
中國當前社會,小三為什麼這么多,已經成為普遍現象,因為能靠拼爹和同齡女青年成交的男青年,只佔一小部分。女孩們想把自己在最值錢的時候賣出去,能供他們選擇的買得起他們的同齡人,不是很多。
那很多人可能要說了,給人二奶不可恥嗎?在當前的婚戀市場,金錢才是唯一的道德,非物質的倫理道德,則回被人恥笑為迂腐。如果對此有困惑,請復習黑貓白貓之論這一條市場箴言。市場本身,就是反道德的。
年輕漂亮的女青年在流動性上是充裕的,問題出在,年輕富有的同齡男青年在流動性上是稀缺的。所以這就導致了婚戀市場上多空雙方的力量,出現了嚴重失衡和交叉的現象。
當一個市場出現流動性枯竭的時候,那麼要讓這個焦渴的市場重新活躍,只能引入做市商機制。購買力比較高的已婚中年男人群體的加入,就充當了這個做市商的角色。只要有女青年急著拋售自己,他們就毫不猶豫的買入。
等多頭一方的男青年們的購買力漸漸成長,有能力報價成交一名女青年的時候,中年男人做市商再把手裡囤積的女青年平倉,賣給下一梯隊的男青年接手。從做市商手裡買入女青年的男青年,則被稱之為接盤俠。
很多女青年往往認為,做二奶很容易會轉正,中年男人也對他們有感情不會拋棄他們。這是他們對做市商制度的無知,而產生的幻想。對於做市商而言,他們的職能就是提供流動性,而不是長期持有或交割。這些天真的女青年們,或者說,這些二奶們,對於事業有成的中年男人來說,只是無風險表外資產。
一個交易員,如果能對做市商產生感情,那簡直就是對市場的侮辱,也是對自己的侮辱。
對於做市商來說,他們更不會和自己經手的大量的女青年產生感情。因為做市商的天職就是提供流動性,哪裡有賣單,他們就會買入;哪裡有買單,他們就會平倉賣出。認為做市商會對經手的女青年們產生感情,就如同認為證券交易所會對韭菜們產生感情一樣荒誕。
做市商的收益,在於手續費點差。反映在婚戀市場上,那些頻繁更換二奶,不停買進賣出的已婚男人,他們的收益在於,女青年青春與肉體價值貶值額,減去他們所付出財務支出的價差。
二、被實際剝奪交配權的大齡剩男剩女們
從上面的流動性分析來看,我們發現,婚戀市場的流動性出現了大問題。但是作為市場參與者,很多適婚男女青年,都沒有深刻意識到這個問題的根源。
每一個女青年都認為,她要嫁一個有房有車的配偶,這是在現今社會理所當然天經地義的事。不然她就會被社會恥笑,不然人們就會認為她的報價太低,賤賣了自己。因為年輕漂亮的肉體,這種東西不具備階級屬性,任何階級的女青年只要足夠年輕和足夠漂亮,那麼她的估值就高。
在一二三線城市安家落戶,買房買車,婚禮酒席彩禮生孩子養孩子,等等,所有的結婚開支加起來,平均需要200萬左右。假設中國有3億家庭,如果每家都有200萬元的存款,那麼中國家庭的全部購買力就是600萬億,換成美元就是100萬億美元。
而全球GDP總額才80萬億美元不到。所以,中國男青年和他們的家庭不可能有如此高的購買力,來滿足讓全國所有的女青年都能在大城市嫁給一個有房有車的男青年。
多空實力不對稱,這是一個很嚴酷的現實。並且適婚男青年的估值,和他們在婚戀市場上的購買力,則嚴格的與他的階級性所掛鉤。階級的不平衡,又加劇了婚戀市場的多空實力的不對稱。
在多空頭寸的力量嚴重失衡的情況下,大量的賣方空單,年輕的女青年們就出現了激烈的競爭。空頭開始掃單,她們首先要吃掉多頭買入報價最高的那個群體,又年輕又英俊家裡又有錢的富二代,也就是被稱之為高帥富的那群人。然後開始成交有錢年輕但是長的丑的富二代。
等同齡的優質對手盤都被吃掉,天量的賣單,開始繼續往下成交,在流動性出現枯竭的情況下,他們就會選擇與做市商成交,也就是給有錢的已婚中年男人做二奶。通過觀察,個人估算,中國現在可能應該有超過20%的女青年,給人做過二奶。甚至,這個數據還是很保守的。
有的女青年,因為自身的道德自律,她們不會選擇與做市商成交,但是在第一波的掃單中,又沒有搶到高富帥,那麼她們的掛單就會一直處於委託狀態,期待零零星星多頭的成交量,可以砸中自己。
有的等不下去了,就會牙一咬心一橫,冒險賭一把,去找個自己喜歡的人但是沒錢的男青年結婚,對外則稱,自己成交了一支潛力股,要和男青年共甘共苦共同奮斗。
但在很多女青年看來,這是一個高風險激進策略,大多數女青年寧願做二奶,也不願意選擇和沒錢的同齡男青年結婚。對於很多隻看賬面數字不看未來增長的女青年來說,現在沒錢就是一無是處。至於未來有沒有錢,現在看不到都等於白說。
沒有成交到優質同齡男青年,也不願意做二奶,更不願意下嫁給沒錢男青年的女孩子,她的賣單,只能一直孤單的處於委託狀態。她只能一直等一直等,等到她越來越老,越來越不好看,那麼她的價值就會越來越低。
年紀一大,富二代看不上,做二奶沒人要,自己又不甘心嫁給窮光蛋,還一直渾然不覺的沒發現自己的價值在走低,報價還一直那麼高,這樣就會越來越無人問津,於是就淪為了剩女。
有錢的人家,不可能給自己的兒子找個30歲的媳婦,那些事業有成的已婚中年男人,也不可能給自己找個30歲的二奶。而剩女自己則認為,她依然還是20歲時候的那個價值,所以她依然認為自己奇貨可居,高高在上看不起跌停板上的窮光蛋男青年。
作為空頭,適婚女青年的價值,是隨著年齡的增長一路往下跌的。而作為多頭的男青年,他的價值,則是隨著年齡的增長一直在增長。
一無所有的男青年開始奮斗,大概到30歲左右,可能會小有所成。這時候,如果已經奮斗出頭的男青年,他們依然不會選擇一個已經30歲以上的女青年作為結婚對象。他們會努力的傾向於和未婚的20多歲的女青年結婚。對於20多歲的女孩子來說,如果嫁不到富二代,也不肯做二奶,那麼選擇一個事業看到曙光並且前途無量的人,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但是對於從零開始奮斗,到了30多歲依然還沒有成功的男青年,這時候他們的購買力,不足以讓他們成交足夠年輕漂亮的女青年。就連長的丑的女青年也看不上他們,於是他們就淪為了剩男。
從生物學上講,任何生物,它們演化的最終目的,都是為了盡可能多的,盡可能在品質上優良的,繁衍自己的後代。但是從社會學上講,尤其是從資本主義社會來說,人類演化的目的,居然變成了怎麼變的更有錢。為了能更有錢,斷子絕孫也在所不惜。所以斯賓格勒和馬克思都說過,資本主義會讓人類絕種。
文明的演化,開始走向了生物機能的反面。現在全球範圍看,文明程度越高的地區,生育率越低。文明程度越低的地區,則生育率越高。如果從文明社會關於物種成功的定義看,文明社會是成功的。但是從生物學角度看,那些文明程度低的民族,他們才是成功的。
文明演化和生物演化走上了背離之路,這種背離,表現在中國當前社會,就是剩男剩女們,被實際上剝奪了交配權,也被剝奪了繁衍權。
許多飽經滄桑的女青年經常感慨,大不了最後玩夠了,找個老實人嫁了。其實這是多空雙方兩邊的競爭失敗者,最後湊合到了一起。女人的價值貶從漲停板那裡一路跌到跌停板那裡,在跌停板上,很多老實人的購買力就只能在那裡報價。
所以他們互相成交,老實人也不在乎他們是破鞋,反正能生孩子就行了。女青年也不再介意這些老實人沒錢,反正最後能有個歸宿就行了。
三、離婚率就是市場的換手率
如果以改革開放後出生的年輕人來取樣分析,中國現在的離婚率,已經超過了三成。並且連續12年遞增,離婚率同比增長率的標准差也在放大。在成都,80年以後出生的人口,離婚率超過了4成,在南京,去年離結比是2.1:2。也就是說離婚率快到了五成。
從純粹的金融市場角度看,離婚率過高,就是說這個市場的換手率一直處於高頻狀態。
換手率過高,說明什麼問題呢?說明市場的參與者投機過度,說明市場參與者對於交易標的物的價值判斷,分歧很大。也說明,多空雙方的博弈十分激烈。
我們剛才分析過,女青年的價值,在婚前取決於年齡和美貌,而在婚後呢,則取決於孩子。而男青年在婚前,因為奮斗階段剛起步,一無所有,所以在事業成功之後,存在著一種補償心理。
在他們看來,配偶的價值,人老珠黃已經不能再和自己的身家般配,這時候他會把家庭和妻兒當成表內資產。把價值溢出部分,尋求匹配表外資產,以實現自身利益的最大化。所以,他就會去婚戀市場上充當做市商,頻繁包養二奶。
這是中年人的婚姻里,最大的不穩定因素。作為做市商,已婚男人喜歡向二奶說,自己和妻子已經沒感情了,喜歡的人是她。其實這個階段的男人,對任何女人都不會有真心,因為感情這種事,違背做市商的屬性和天職。
而那些同齡男女青年之間的婚姻,也不穩定。他們吵一架,就會鬧離婚。吵架的理由則五花八門,有的是為了吃一碗麻辣燙吵架,導致了離婚,有的人因為對方晚上睡覺磨牙,就選擇離婚。也就說,這些男女青年,他們作為個體的人都不能生活自理,身心不能自理。所以由兩個不能自理的人結合的婚姻,自然不可能穩定。
他們實際上,是雙方的父母,在幫他們完成婚戀交易。而自身並沒有能力籌劃和經營自己的生活和未來。自身的行為,一切都靠情緒和腺體所分泌的激素來支配,充滿了巨大的隨機性和不可預測性。一點風吹草動,就會釀成一次黑天鵝事件。
而大部分離婚當事人,他們所認為自己選擇離婚的理由,都是感情不和。居然沒有人意識到,在婚戀市場化時代講感情,是不合時宜的事。
炒股賺錢了,難道是因為和交易所感情好才賺錢的嗎?炒股虧錢了,難道是因為和交易所感情不好才虧錢的嗎?顯然都不是。在交易行為中講感情,是不理智的,也是幼稚的行為。都是買賣,講感情多業余。
婚戀市場的參與者,在報價和撮合成交階段,講的是靠交易說話。而在成交之後,也就是婚姻階段,依照路徑依賴的慣性,他們依然是靠交易思維來經營婚姻。婚姻破裂後,最後才高舉感情的名義討伐對方。
在市場上,一筆交易之所以能夠被撮合,在於在當時的那個瞬間,多空雙方在價格上的分歧,達成了一致。而婚姻生活,是由無數的事件和瞬間所構成,那麼以交易的思維來判斷對手的行為,就會神經質一般的不停詢價:他/她現在還能不能配得上我。
當婚姻中的男女兩方,繼續進行多空博弈,那麼一旦有一天,兩人在價格分歧上不能在達成一致,不能在消除分歧,婚姻就會破裂。
證券市場上,有創業板,有新三板,婚戀市場上也是如此,存在著一個二婚板市場。離婚後,有過婚史的人,便重新掛牌入市交易,繼續為婚戀市場貢獻流動性、換手率和成交量。
四、當幻滅來臨之時
既然婚戀高度市場化,那麼一切就要按照市場的交易規則來運行。有兩條基本規則是,只要女人長的漂亮,一定能賣個好價錢,婚姻一定會幸福。只要男人有錢,一定能娶到漂亮女人,他的婚姻也一定會幸福。這是婚戀市場的基本法。
所以,女人們為了能讓自己變的更漂亮,讓自己更值錢,他們奮不顧身的通過傷害自己的身體來追求各種刻意的和膚淺的美。今天瘦了,明天胖了,今天這個款的包明天那個款的衣服化妝品。甚至,有的女人,還對整容產生了上癮癥狀。
以交易行為來看,整容上癮,過度的關注體重,都是一種很業余的過度交易行為。這是婚戀市場里,十分典型的散戶心態和習慣。
男人們,也是如此。他們為了變的更有錢,飲用各種心靈雞湯,追隨各種青年導師,沉迷於各種成功學教育,今天拜個佛,明天參個禪。十個男人九個禪,都試圖哪天腦袋被雷劈了一樣,突然頓悟得到某種致富真經好一夜暴富。
他們竟然不明白,那些光頭要飯團伙真懂得發財門道,他們也就不會靠要飯騙人來當社會寄生蟲了。口口聲聲要學佛參禪,拎個盆子去大街上要飯,這種簡單的近乎低能兒的技能,也需苦大仇深的死磕一輩子的去學去參去悟?
可見,一個人在精神上的廉價,才是他最不可救藥的地方。
也就是說,在婚戀市場上,大多數的男人女人,都是急功近利的散戶心態。這種散戶心態,會催生一些現象級事件。比如玉鳳玉龍那種人,之所以被那麼多人關注,就在於他們的行為,代表著散戶圈裡的極客精神。
醜女居然想嫁到上流社會,蠢男人搞傳銷居然可以奮斗到上流社會,這的確都代表著婚戀市場里男女散戶們的「理想主義」精神。他們既是這個社會的笑話,也是反諷,也是「理想」。一個反常的社會,才會出現這么多千奇百怪的怪物。
股市存在著韭菜,婚戀市場也存在著韭菜。股市的韭菜們,喜歡津津樂道的消費各種股神式的神話,婚戀市場的韭菜們,也同樣喜歡消費各種婚戀市場婚神的神話。
而婚戀市場為了炮製這樣的神話,就會包裝出來很多偶像。男的要怎麼有錢怎麼有錢,女的要怎麼漂亮怎麼漂亮。如果正妹加入了豪門,郎才女貌,這就是兩個婚神的結合。
而如果一旦他們離婚,婚戀市場上的散戶們就無法接受這樣的打擊。就好比哪天突然巴菲特爆倉了,索羅斯爆倉了,那麼股市上的一些韭菜,感情上和心理上都會崩潰,難以接受這樣的事實。
有錢的男人,漂亮的女人,婚姻居然不幸福,居然還離婚。那麼這種行為簡直就是違法了市場法則和精神。這是對散戶信念上的摧毀,在婚姻中,金錢居然不是萬能,美貌居然不是萬能,這讓他們感到幻滅。
他們恰恰誤解了市場的精神。市場存在的最高目的是金錢,不是幸福。我們社會當前的婚姻危機,問題也出在這里,很多人發現,他們有錢了,貌美了,但是卻沒找到幸福。幸福到底在哪裡呢?

摘自白雲先生 透視當代婚姻危機:白頭偕老真的很難嗎? – 至道學宮


溫義飛:

從多年前剛剛接觸經濟學起,我就盡可能的用理性來對待生活。

日常購物會進行效用計算,與人交談會用到行為分析。股票走勢不符合價值規律令我深感煩惱,在老婆煩躁時要立即露出諂笑。

理性如斯,我在經過彩票站時卻常常忍不住要買上一注,Aorqu上的朋友們稱之為交「智商稅」。

我自問智商尚可,應該還沒到納稅額度,計量和統計我都學的還行,知道買彩票是負收益的投資行為。即便是去年8億美金的那次樂透,每張2塊的彩票實際價值也只有1.25塊。大多數時候,買彩票暴富的幾率要比去兌獎路上出車禍的幾率還低。

但是由於『可得性法則』,人們常常會錯誤的高估中獎概率。大腦總是會更多地記憶特殊事件,比如讓你覺得超市排隊時自己的隊伍最慢,等車時馬路對面的車先來。然而,我清楚的計算過博彩勝率,所以我的大腦應該騙不過我。

另一種解釋是,買彩票其實是在買一場幻想(Forrest, Simmons and Chesters)。在開獎前的幾天里,你可以想像自己一夜暴富的精彩人生。白日夢帶來的快樂心情才是真正的產品,彩票本身只是贈品,這是博彩動機的主流解釋。

好心情有價值,確實是一種合理的經濟解釋。就像有人花錢看電影,有人花錢去聽演唱會,彩票雖然是一場虛幻,但是它帶來的體驗是真實的。

但這並不能說服我,因為我不但不會幻想中獎,有時連開獎都會忘記。畢竟,真的要幻想的話我也只會幻想自己外表平凡樸素,不像現在。

那是不是因為我喜歡風險呢?

人群中確實有人偏好冒險,他們有的喜歡蹦極、酒駕、過山車,有的喜歡挑釁、試射、研究核。

我呢,至今也不能理解為什麼會有人願意在遊樂場付錢讓人折磨自己。我很討厭冒險。

排除了上面這些可能,『損失厭惡』是剩下唯一合理的解釋了。

損失厭惡,指的是有的人會在遭受損失時感到格外的痛苦。工資漲了10塊錢無所謂,但是如果在街上丟了十塊錢,你會非常懊惱。在路過彩票站時,我想到的不是中獎後的狂喜,而是萬一錯過會非常可惜。促使我買彩票正是這份唯恐失去機會的心情。

更讓我擔憂的是,研究表明,如果是鄰居中了獎,那就更倒霉了。由於人性中的攀比心理,你的鄰居每多中獎1000美金,你本人的破產概率會增加2.4%左右。(Messrs. Agarwal, Mikhed and Scholnick)這一數據在貧富差距大的社區更加顯著。

人類的心理真的很奇妙,如果馬雲多賺了三五個億,你的內心毫無波瀾,如果是隔壁老王忽然發了橫財,你的心情多少會有些酸。而如果前女友劈腿隔壁老王之後又中了彩票,我們可能會在下一期的法制進行時見到你。

所以如果你討厭你的鄰居,就可以開始試試買彩票了。

References

1. Forrest, D., Simmons, R., & Chesters, N. (2002). Buying a dream: Alternative models of demand for lotto. Economic Inquiry, 40(3), 485-496.

2. Agarwal, S., Mikhed, V., & Scholnick, B. (2016). Does inequality cause financial distress? Evidence from lottery winners and neighboring bankruptcies.

個人微博:Blake老實人


荷蘭彩繪風:

為什麼很多A女嫁給了B男甚至是C男?
麻省理工大學一個經濟學家做的小實驗。很簡單又犀利的解釋了在戀愛中自身價值是如何體現的。圖片有點長,不過很有意思。


Wong Ng:

落難之前,總是多事之秋。

在經濟開始由盛轉衰時,表面上的繁榮還會維持,但各種小安全事故的發生率會有一個明顯的上升趨勢,發生災難性事故的次數也會提高不少。這是因為生產資料的更新換代、日常的維護保養,在預防事故發生的角度看都是一種保險性質的花費。在經濟發展準備到達頂部時,越來越多人會覺得經營困難,他們中理性的人會減少支出,這往往就有通過延長舊機器的使用周期,削減檢查維護機器的經費,只保留維持運行所必不可少的基本維護保養,辭退一部分維護安保人員等途徑實現。這就導致了由於維護不善或者缺乏保養等原因所導致的安全事故發生率開始上升,經濟景氣時極少發生的災難性事故也多了起來,而且往往更嚴重。


Aorqu用戶:

嬰兒半夜哭鬧除了生理反饋外(飢餓、排泄、溫度不適等),還是一種基因本能:讓母親太累而無法懷孕從而獨占更多的生存資源。

產婦在生產後需要充足的睡眠,半夜起床哺乳會延長女人的閉經期並延後排卵,因此嬰兒半夜大哭就是為了避免媽媽太快生下一胎,先前就有研究指出,喂母乳可以使女人產後6個月內,避孕程度高達98%。
還有研究顯示孩童出生時會比較像父親,然後慢慢才開始像母親,就是為了獲得父親的歸屬認領得到撫養支持。

具體文獻未能找到~~~自私的基因擁有天然的陰謀論屬性啊!


梁田:

政府廉租房配公共廁所——茅於軾


我也很凌亂:

舉一些教科書上的例子。

城市化的生活往往比在鄉村更加環保:(鄉村生活的負外部性)

環保主義者喜歡梭羅的獨居生活,但他們在做飯的時候不會想到他燒掉的300畝樹林。在倡導低碳生活的當下,很多活在都市的人都很嚮往鄉村的田園生活,在很大一部分環保者眼中,城市化被視為敗筆。然而事實上,城市生活是綠色環保的,而住在鄉村有時候卻更加損害環境。

經濟學家通過計算在不同地區建立一個新家庭所產生的碳排放量,發現生活在市中心的居民的碳排放量都比郊區居民要少。造成這個看起來荒謬的結果有一部分在交通工具上,由於城市的高密度,人們需要的交通距離也就越短,並且城市的公共交通狀況也更加完善。而高密度的郊區主要依靠汽車出行,也就意味著更多的碳排放和尾氣污染。取暖和供電是另外兩個因素。這也就意味著,想善待環境,就應該遠離自然而居住在城市。

吉芬物品:隨著價格的上漲,需求反而增加的物品。

乍一眼看上去可能會覺得奇怪,因為這違背了需求定理。人們自然印象中對於漲價的反應都是減少購買。但是當一種物品的收入效應大於替代效應的時候,上述現象就成為了可能。19世紀愛爾蘭土豆災荒時期,土豆就是一種吉芬物品。土豆作為當時的主食,價格的上漲引起了人們對於這個信號的反應是削減奢侈品——肉,從而更多的購買土豆這種主食。因此土豆價格上升又引起了它需求量的上漲。在某些情況下也引起了顧客「買漲不買落,買跌不買賤」的消費心理。


Zhi Li:

為了解決家長接孩子遲到的問題,幼稚園 希望通過罰款手段降低家長遲到率。按照正常猜想,遲到率應該降低,但是實際經濟學試驗中,遲到率反而提高了。
這個結果來自於U Gneezy 和 A Rustichini的文章A Fine is a price J. Legal Stud. 29 (2000): 1.
作者給出了兩種解釋。

第一種解釋基於傳統博弈論。作者認為引入罰款制度改變了家長的預期。罰款是家長們能夠預期的最糟結果。相比於沒有任何懲罰,罰款的引入改變了博弈的資訊結構,進而改變了博弈的結果。

第二種解釋基於社會規范(social norm)的改變。在沒引入罰款之前,家長將教師課後的照顧行為解釋為一種慷慨(generous)的非市場行為(nonmarket activity)。引入罰款之後,家長將罰款解釋為一種價格,所以可以像購買正常商品一樣進行購買。 『『When help is offered for no compensation in a moment of
need, accept it with restraint. When a service is offered for a price, buy as
much as you find conveni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