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沒專業知識就 get 不到的笑點?

問題描述:確定「沒文化」是個準確又美好的詞嗎?
, , ,
Aorqu用戶:


果果心:

第一次有人邀答,致謝。講個前幾天的事吧 。
一個患者右甲狀腺腫物,手術切掉了,但同時也必須切掉部分腺體,術後口服優甲樂 。

患者出院那天拿到葯後,瞧了瞧,去辦公室找醫生 : 大夫,我是右甲狀腺手術,你開錯了吧 !


馬伯庸:

早在民國那會兒,就可以做到京滬鐵路全程八個小時了。


Aorqu用戶:

聽回來的故事———某個學術交流活動,台上學生有點得意地說自己發過八篇文章,被引用次數達到28次,這時台下悠悠地傳來一聲「一加七乘七除二」。。。


帕特里克·斯塔:

很老的段子了。熊貓去餐館用餐後不但不付錢,還掏出沖鋒槍對天掃射一番後揚長而去。老闆大著膽子問其原因,答曰天性如此,並掏出字典一本翻到「熊貓」詞條,上面果然寫著「Panda eats shoots and leaves」。
-----------
忽然又想到一句名言:
「時光如飛箭,果蠅愛香蕉!」
(Time flies like an arrow, fruit flies like a banana.)


本公子:

記住下面這個笑話,物理考試棒棒噠!

一群偉大的科學家死後在天堂里玩藏貓貓,輪到愛因斯坦抓人,他數到100睜開眼睛,看到所有人都藏起來了,只見伏特趴在不遠處。
愛因斯坦走過去說:「伏特,我抓住你了。」
伏特說:「不,你沒有抓到我。」
愛因斯坦:「你不是伏特你是誰?」
伏特:「你看我身下是什麼?」
愛因斯坦低頭看到在伏特身下,居然是安培!
伏特:「我身下是安培,我倆就是伏特/安培,所以你抓住的不是我,你抓住的是….」
……
歐姆!

愛因斯坦反應迅速,於是改口喊,「歐姆,我抓住你了!」
說時遲那時快,伏特和安培一個魚躍站了起來,但是仍然緊緊抱在一起,
愛因斯坦大惑~

他倆不緊不慢地說,現在,我們不再是歐姆,而是伏特×安培, 變成瓦特了~

愛因斯坦覺得有道理,於是喊,那我終於抓到你了,瓦特!

這時候,安培慢慢悠悠地說:「你看我倆這樣抱著已經有好幾秒了,所以,我們不再是瓦特,而是瓦特×秒,

我們現在是焦耳啦~」

愛因斯坦被說的啞口無言,於是默默地轉過身,這時,他看到牛頓站在不遠處,愛因斯坦於是跑過去說:「牛頓,我抓住你了。」
牛頓:「不,你沒有抓到牛頓。」
愛因斯坦:「你不是牛頓你是誰?」
牛頓:「你看我腳下是什麼?」
愛因斯坦低頭看到牛頓站在一塊長寬都是一米的正方形的地板磚上,不解。
牛頓:「我腳下這是一平方米的方塊,我站在上面就是牛頓/平方米,所以你抓住的不是牛頓,你抓住的是帕斯卡」

愛因斯坦倍受挫折,終於忍無可忍地爆發了,於是飛起一腳,踹在牛頓身上,把牛頓踹出了那塊一平米的地板磚,
然後吼到:「說!你還敢說你是帕斯卡??」

牛頓慢慢地從地上爬起來,說:「不,我已經不是帕斯卡了,你剛剛讓我牛頓移動了一米的距離,所以,我現在也是焦耳了」


fengxxc:

sin對cos說,咱倆今晚是tan還是cot?


胡遠東:

程序員老公早上出門,老婆讓他下班順便去趟菜場:「買兩斤聖女果回來,如果遇到賣西瓜的,就買一個。」
下午老公回來了,手裡捏著一個聖女果,「我遇到了賣西瓜的。」


袁科昊:

三個邏輯學家走進了一家酒吧,酒保問:「你們三位各要一杯啤酒嗎?」

邏輯學家A說:「我不知道。」

邏輯學家B說:「我也不知道。」

邏輯學家C說:「是的!」

————-分割線———–
當我回答此題時,題目為:有哪些沒文化就GET不到的笑點。現題目有變,恕不跟進。


李向楠:

說一個有點老的梗,有一個澳大利亞人在美國過馬路,差點被汽車撞到,司機剎車後沖他嚷嚷:Did you come here to die? 澳大利亞人回答說: I came here yesterday。

關於口音的,再補充一個好了:
The Italian Man Who went to Malta


侯昕李:

iPhone 4s,iPhone 3d,iPhone 4p,iPhone 5s…


燒茄子:

2015.07.13 更新

感謝大家的厚愛,轉載的「禪師體」竟然這么多贊。

原文轉載自人人網,原創作者應有多位,並由一位作者整理。由於網上轉載過多,原創作者和整理人均不詳,如有知曉,請告知。

@亦沖 提醒,想看解釋大家可以移步果殼網的貼子

禪師體青年回答大解讀:再也不用擔心度娘不告訴你了

————————原答案葷鴿線————————

青年問禪師:「大師,我很愛我的女朋友,她也有很多優點,但是總有幾個缺點讓我非常討厭,有什麼什麼方法能讓她改變?」

禪師淺笑,答:「方法很簡單,不過若想我教你,你需先下山為我找一張只有正面沒有背面的紙回來。」
青年略一沉吟,默默地掏出一個麥比烏斯環

青年問禪師:「我的心被憂愁和煩惱塞滿了怎麼辦?」

禪師若有所思地說:「你隨手畫一條曲線。用放大鏡放大了看。它的周圍難道不是十分明朗開闊嗎?」
那個青年畫了一條皮亞諾曲線

青年再問禪師,我的頭腦卻是被這種繁雜的世俗所裝滿,卻要如何是好?

禪師說,你畫一個沒有瓶子。它總有一個盡頭。你不把它裡面的東西倒出來,怎麼裝新的進去?
青年若有所思,畫了一個克萊因瓶

青年問禪師:「我現在遇到了很多很多的困難和煩惱,怎麼辦?」

禪師說:「你隨手畫一條曲線,用放大鏡放大了看,它還有那麼彎曲嗎?」
那個青年畫了一個魏爾斯特拉斯函數

青年問禪師:「大師,我喜歡一個姑娘,但是我和她相距千里,她又不喜歡我。」

禪師笑道:「得不到就是得不到,這就是沒有緣分吧,你和她像兩個平行線永遠沒有交點。」
青年略一沉吟:「黎曼幾何。」

青年問禪師:「大師,我想要很多錢,但是我又不想付出,你能教給我方法嗎?「

禪師微笑說:」可以,但是你要先給我找一樣東西,它無窮無盡,又不佔任何地方。「
青年思索一會兒,默默的寫了一個康托爾集

青年問禪師:「大師,我害怕死亡,你能告訴我怎麼辦嗎?」

禪師笑答:「世界上任何東西最後都歸為死亡,沒有任何東西是不生不死的。」
青年抓來一隻薛定諤的貓

青年問禪師:「我覺得我在這個世界上是多餘的,沒有人需要我。」
禪師說:「就像你所學的數學,無論怎樣復雜艱深的函數,都有適合的圖形對應。你只是還沒找到那個圖形而已。」
青年沉思一番,提筆寫下了狄利克雷函數的解析式

青年問禪師:「大師,在單位,他們總嫌我稜角太突出,不合群!」
禪師掏出數根圓柱鋪在地上,在上面擱了一塊木板,並推動它,說:「你看,輪子合作一致才能保持所承載木板的平穩前進,你能找到稜角突出的形狀也讓木板平穩 前進嗎?」
青年略一沉吟,默默地掏出一個萊洛三角形

青年: 「我發現我的內心到處都是空虛,怎麼辦?」
禪師說:「一塊破爛不堪的布,剪下其中的一小塊,不也是完好無缺的么?」
青年默默地掏出了一塊謝爾賓斯基地毯

青年人問大師:「四季循環,晝夜更替,為什麼會有這種自然規律?」
大師微微思索道:「你看天上恆河沙數,但它們都有自己既定的運行軌道。但凡我們能夠描述的事物,都會有它自己的規律。」
於是,青年人在沙地上寫出了薛定諤方程

青年:「大師,我期末辛苦準備了很久成績卻還是不好,GPA降了好多,有什麼方法能讓我GPA只升不降么?」

禪師淺笑,答:「潮漲潮落,月圓月缺,這世上可有什麼規律是一直增長卻斷然不會下降的?」

青年略一沉吟,說「」。


楊佳雨:

來自網路。
正常人做飯:(沒放鹽,放多了);初學者做飯:[沒放鹽,放多了];我做飯{沒放鹽,放多了}

————————-更新————————-
從微博話題#果殼有段子#看到幾則,與大家分享。

1. 為什麼老一代程序員不會得壞血病?因為他們工作中要接觸大量VC。——@小耿_北京

2. 一腔熱血那是心臟病,正常人都是四腔熱血。——@Ent_evo

3. 「君不見高糖明鏡悲白髮」,因為高糖,銀鏡反應為陽性,這是老年糖尿病人的悲歌啊!——@劉夙

4. 如何形容基友很能吃?恩格爾係數超過0.9——@蟻觀滄海 @阿獵棲於木星之洞

5. 「大禹哥~請問你爹叫啥名字?」「滾。」「好吧……」——@青年考古學生


Itsjustjustneil:


這張照片真的太美
妹子真的聞得太沉醉

妹子你知道你聞的是石楠么?
—————————————————–
因為是很早之前隨手右鍵的照片,忘記了來源,侵立刪

ps:照片真心很美~


沈軻:

真事。

一年級有一門課叫語言學概論,講《說文》,第一節課上,教授布置作業,五百四十部每部抄十遍,包括篆書和段注。

下課後,兩同學下樓時抱怨,「都什麼時候了還抄抄抄,當我們還在國小么?」 話音未落,教授從身後走過,沉聲說:「我們就是國小!」


Aorqu用戶:

世界上有10種人
一種是懂二進制的人
另一種是不懂的


Colin清風:

期末復習看了一晚上期權期貨,餓了,隨手拿了個康師傅妙芙,上面赫然寫著:歐式蛋糕。看了看到到期日,覺得今晚是吃不成了…

解析在評論^_^


蘑菇子:

感謝@燁之南的回答讓我想到另一個好故事!
轉自哪裡忘記了…有知道的麻煩告知~

—————————————————

悲傷的分子生物學

有個mRNA,覺得自己很孤單,就拉個核糖體過來翻譯個蛋白給自己作伴,翻譯好之後對蛋白說:「你好,我是你的模板。」蛋白說:「你好,我是RNase。」

mRNA沉默了一下,說:「沒關系,反正我本來也活不了多久.你就陪陪我吧。」

蛋白說:「好」。

於是兩個人(?)就手拉手默默地站在一起。

過了一會兒蛋白忽然說:「其實我現在還不是RNase。」

mRNA:「嗯。」

蛋白:「我現在只是多肽。」

mRNA笑了。

蛋白:「可是我很快就會變成真的RNase了。」

mRNA:「沒有關系。我總是要死的。」

於是蛋白依舊和mRNA靠在一起,他轉圈,摺疊,開始修飾自己。

他越來越像真的RNase,而mRNA慢慢開始降解。

蛋白說我走吧,離開了我你也許能活得久一些呢。

mRNA說你別走。我有些話要和你說。

mRNA說,你知道么,我也有過一個模板,他叫DNA。

蛋白說:「他現在在哪裡呢?」

mRNA說:「他的啟動子關閉了。他睡著了。」

蛋白問:「是誰把他的啟動子關掉的呢?他還會醒過來嗎?」

mRNA說:「是我把他關掉的。」然後他又笑笑:「但是他還會醒的,我一消失,他就又會醒來了。」

mRNA說:「我記得我剛被轉錄出來的時候,DNA對我說,你好,我是你的模板。我說你好,我是mRNA。他笑著說很高興見到你,然後就慢慢睡著了。」

蛋白沒有說話。

「我很想念他。」mRNA的聲音越來越虛弱,「我馬上就要消失了。如果他醒過來,如果你碰到他,請替我再和他說一句你好吧。」

然後mRNA就被降解掉了。

============================================

DNA慢慢醒了過來,看到旁邊站著一個蛋白正小心翼翼地看著他。

蛋白看DNA醒了,說:「你好,我是RNase。」

DNA說:「你好,我是DNA。」

蛋白:「你好。」

蛋白:「第二句你好,是mRNA讓我對你說的。」

DNA想起來,他上次睡覺之前,轉錄了一個mRNA,可是就說了一句話,自己就睡著了。

DNA:「mRNA他在哪裡?」

蛋白答非所問:「他說他很想念你。」

DNA笑了:「我也很想念他。」

蛋白:「他已經被降解了。」

………………………………

蛋白:「有時候我卻羨慕他。」

DNA:「為什麼?」

蛋白看看DNA,說:「因為你也在想念他啊。」蛋白說完,忽然覺得濕濕的。

原來是自己哭了。哭著哭著,蛋白就水解了。(= =|||||||||||||||||)

=======================================

DNA終於又轉錄了一個mRNA。

DNA說:「你好,我是你的模板。」

mRNA說:「你好,我是mRNA。」

DNA仔細地看著mRNA:「你和他,真是一模一樣。」

mRNA:「誰?」

DNA:「我上一次轉錄的mRNA。」停了停,又說:「你們明明是一樣的,為什麼我還在想念他呢?」說完,DNA慢慢合上了眼睛(…)。

如果相遇的盡頭註定是錯過,是不是,還是做一個內含子好一些呢?


一點也不好笑:

世界著名音樂家有貝多芬、莫扎特、肖邦、李斯特、巴赫、巴赫、巴赫、巴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