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瞬間會讓你覺得對方情商高?

問題描述:請眾回答問題答主請先查閱情商含義。
, ,
十萬個外:

絕大多數人自以為的高情商只是長期在復雜的社會環境下所鍛煉得到的一種在特定場合下的行為模式。所以經常有那種在對外名利場下自認深諳人情世故的人,當換到另一種環境下毫無招架的能力。學到的只是世故,並非人情。自以為擁有一把人際關系的金鑰匙,實則是給自己又加了把鎖。


Aorqu用戶:

我要說的事情,準確地說,並不是發生在一個瞬間,而是整整三年。

高中時同宿舍有個女孩子,因為是外地隨父母調動搬家過來的,對於本地方言會聽不會說,加上本人性格又是比較宅,愛看小說,沉默寡言,當整個宿舍嘻嘻哈哈用方言交流的時候,她總是顯得格格不入;別人呼朋引伴去鍛煉去玩,她也不參與。

她長相平平,學習中等,再加上性格孤僻,是不是很像校園欺凌故事裡被欺負的那個?

但是她用了一招:打開水,就幫助她正常地融入了集體。

當時那個高中,只有下午放學後1個小時供應免費開水,大家都是這時候拎著暖水瓶去打開水回宿舍。如果有誰去體育鍛煉了或者去排練節目了,就沒水喝或者只能找人借水喝。每個人都是只有一個暖水瓶。而她每次去幾百米外的開水房打水的時候,都一口氣拎上4個暖水瓶,誰的水瓶全空了她就拎誰的。天天如此,整整三年。

她說不覺得自己吃虧,因為她的體育也不好,主要靠著投鉛球拿高分才達標了,而打開水是她鍛煉臂力的方式。

宿舍總是保證有開水喝,舍友對這一點很滿意,集體活動都帶上她一起玩,比如大家一起分享食物、一起抽背功課什麼的。也是其樂融融。

打開水一件小事,能做到雙贏,不花一分錢,既不需改變自己沉默寡言的性格,也能跟集體和睦相處,我覺得也算有情商了。

補充一句:是我沒說清楚,一個宿舍住十二個人,她只是打了四壺開水。很明顯4壺水是不夠十二個人用的,向別人討水喝也不如用自己的舒心,所以大多數人都會自己去打水,只有真的有事的同學沒來得及去打水,她才會在自己打水時順帶幫忙。而且整個宿舍從來沒有孤立她,是她不喜歡跟別人玩,但是大家對她的善意她是知道的,所以才用這種方式來回報別人的善意。


杜嘟嘟:

我家的狗!我家的狗!我家的狗!

它是個天生的萬人迷型銷售!

帶它去我老公上班的地方,人家從前台到老師到學生,全部撩了一遍,各種友好。

會看臉色,對方明顯很喜歡它時,會進一步蹭蹭舔舔甚至主動跳到人家懷里撒嬌。

對方有距離感時,也不會迎頭上臉。禮貌友善地看著對方搖尾巴。

有看家屬性,外面有人來了,會叫。

但是你告訴它沒關系,是送快遞的叔叔,它懂,且立刻友善下來搖尾巴。

仍然不放心時,會搖著尾巴送人家出門。

我媽前段時間來我家,住幾天。

期間因為它尿到墊子外面而揍過它。

當面不記仇,繼續跟我媽和平相處。

等我們回家了,委屈地在我們懷里流眼淚嗚咽告狀。把我老公給心疼壞了。

幹壞事了主動夾著尾巴跑窩里。

認錯態度非常良好。不頂嘴不推卸責任。

我們小區最凶的一隻狗,經常追著金毛咬的那種,都對它很友好。

因為它見誰都激動歡快搖尾巴且表達友善。

不喜歡吃的東西,也叼走,但是在你看不見的時候悄悄不吃,絕對不當面甩臉嗤之以鼻。

不想訓練做遊戲了,就蹭蹭你,再回自己的窩假裝睡覺。

有些不開心的事比如剪指甲。

知道這么回事後,就記住了。一見指甲剪就跑回窩里假裝睡覺。

我婆婆原來怕狗怕得要死,我就回個娘家,回來後就發現狗子已經混到在人吃飯前先得到一碗我婆婆親手煮的沒鹽的肉開小灶了。

我婆婆說這狗太好了,時刻陪著她,哪怕看它一眼,狗子就搖尾巴,太招人心疼了。

我公公一天遛狗三小時,一大早就爬起來遛狗,已經練成了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秒撿狗屎扔垃圾桶的神技能。

總之特別特別友善,脾氣極好,不正面沖突。

小狗不會說話,但是這種純真溫柔和友善的表達方式,比大部分人類都好。

如果它是個人類的小姑娘,可能就是那種運氣絕對不會差的愛笑的女孩吧。

想進屋,在門口唱百鳥朝鳳

教了點小技能,超受歡迎……


謅謅:

補充:

小女孩平時懂禮貌有規矩,家教很好。

也許她現在做的還不夠好,評論里某些大人自覺一眼就能看穿,覺得女孩有心機。但一個小朋友能夠開始委婉的表達自己的需求,至少說明她開動了她的小腦筋了。

不是說直來直去不好,我也很欣賞直爽的人。只是情商高不就包括怎樣控制自己的情緒、說法方式來達到最優溝通效率,讓雙方都舒服嗎?假以時日的練習我相信她以後能夠更有技巧更合適的表達自己。

———————————————————-

聽四歲的乾女兒親媽轉述:

某天半夜她和老公睡不著覺聊天,

後來女兒也醒了,

估計是餓了,

和她媽媽說:「媽媽你泡的nei nei特別好喝。」

還怕她那個傻媽媽沒聽懂,又加了一句:

「媽媽你知道我什麼意思嗎?」

然後傻媽媽就默默起來給她泡nei nei去了…

我四歲的時候,估計泥巴都玩兒不明白吧。


豈月:

有一次跟我老公逛商場,一個妹子走了過去,我多看了幾眼,覺得挺好看的,於是就跟我老公說,剛才那個妹子挺好看的。

我老公回頭看了一眼,說,一般。

我說,哎你這人怎麼搞的,我覺得挺好看的。

他說,女人好不好看,我們男人說了才算,一般你們女人覺得好看的,我們男人都覺得一般。

這時我就想故意逗逗他,刁難他,就說,可是我覺得我自己長的也好看啊,你的意思是說男人都覺得我不好看咯?

結果,他不假思索的回答,這個情況只是針對普通好看的女人,而有些人,比如你,特別的好看,那不管男人女人都會覺得好看了。


帥de被人砍:

令人窒息的操作


老八:

老叔武藝高強,在他那殘霸不羈的面具之下,卻隱藏著極高的情商。

我年少時,常常與他飲酒。

幾杯酒下肚,他便將其人生智慧傾囊相授。

我還記得,他給我講過一件事,體現出很高的情商。

這件事,發生在他二十歲那年初夏的傍晚。

老叔帶領著鋼門衚衕虐狗幫(五人)與喪彪帶領的肥長街極霸教(十人)約架。

這是小鎮上史無前例、曠絕古今的奇觀,所有人都知道這一戰的意義,勝利者不僅可以改寫歷史,還能掌控整個鎮子的邪惡勢力。

紛爭即將成為過去,未來卻猶如綠茶婊的心思般飄忽不定。

老叔像個視死如歸的狂徒,大步走上前去。

喪彪抽出匕首、叼著煙緩緩走向老叔。

四目相對,肅殺之氣侵入骨髓。

喪彪開口了,

樸素的話語中夾雜著宛如教科書般標準的三字經:

NMB……CNM的,你丫亭的是不是找TMD削?NMB……CNM的,你丫TMD知不知道TMD我NMB的是TMD誰,NMB聽沒聽過TMD我NMB.TMB的名號?

(總結起來就是五個字:「你認識我嗎?」)

老叔的回答只有一個字:

(不,不不不,

這不是一個字,而是個偏旁,

它是華夏大地上,傳頌數千年的魔咒,

是古人智慧的結晶升華、非物質文化遺產之最,

是正派人士深惡痛絕的禁忌、

是說過一次就畢生難忘的快感,

它可以表達憤怒、恐懼、抑鬱、悲觀等負面情緒,亦可表達出截然相反的意境。

此時此刻,老叔說出的艹,表達了憤怒、激怒以及難以言表的殺意。)

話音剛落,老叔便從腰間抽出一柄大砍刀。

嘖嘖嘖,這刀可不一般,我懶得寫了,請讀者自行腦補。

喪彪冷笑,嘲弄道:「有種你砍一下試試?CN……」

沒等他念完三字經,老叔手起刀落,正砍中喪彪腦袋。

喪彪倒地,一動不動,生氣不明。

極霸教眾人壓雀無聲,瑟瑟發抖。

老叔說:「滾」

極霸教眾人就滾了。

……

卧槽……

一個大活人就這么被砍死了?!!!

……

我聽到此處,不禁打斷他問道:

「喪彪死了嗎?」

老叔說:

「我用的是刀背。」

那一瞬間,我感到他情商很高。

生死關頭,他不僅能夠自如地控制自己的情緒,

還能將他人的情緒玩弄與股掌之中。

有勇有謀,實在是佩服之極。

.


匿名用戶:

兒子以前三歲多的時候,邀請一個漂亮的同事到家裡玩,旁邊一個平時和我很要好的同事聽見了,開玩笑說能不能也邀請她,兒子猶豫了一下,說,阿姨,我那天不在家,下次請你吧……現在兒子快十歲,有一次,我帶著他想蹭我老弟的車去父母那,讓他打電話給他舅舅,接通電話後,他不是首先提蹭車的事,而是告訴他舅舅,外公上個星期眼睛生病了,現在已經好了,問他舅舅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去看他外公 。我覺得我兒子在這方面比我強多了。


抱成一團小企鵝:

emmmm想起了前段時間我在參加主持人比賽決賽的時候的男搭檔小哥哥。

小哥哥新疆人,聲音非常好聽,笑起來聲線蘇炸少女心那種。主持起來也非常厲害。
然而更令我佩服的是他的情商。

我們第一次見面約在咖啡館,當時因為我的緣故記錯了我的課程時間,最後定的見面時間變成我剛剛好而他會很趕時間才能到的尷尬局面。
但是當我按時到了的時候,他還是比我早到。
進咖啡館,他幫我開門,讓我先進,為我拉開椅子,搶先付了帳。
很小的細節,但是很溫暖。
在討論搭檔事宜的時候,我說話的時候他會很溫和很認真地看著我的眼睛,即使不說話也不會玩手機。
後來我拿出我的筆記本要查參考資料,彈出輸入密碼界面的時候,他立刻把頭扭向另一邊,待確定我輸入了之後才扭過頭。
最後把我送到宿舍樓下。

如果說這些都不算什麼
覺得都可以做到的話

他最讓我觸動的地方
是決賽成績公布的時候,我得了第二,而他只得了參與獎的時候
我正局促不安不知道怎麼安慰實力明明很強的他的時候
他扭過來,溫柔一笑:「你表現得非常棒哦,恭喜你~」

明明是自己很失落的時候
卻可以祝賀自己身邊的人
不得不說情商真的很高。

期待和你的再次合作!
(我知道你玩Aorqu但是我不知道你的賬號)
算了手動假裝艾特dx

…………………………二更…………………………
迎新晚會搞到了小哥哥的Aorqu賬號
小哥哥讓我艾特他
好叭 @杜九木

………………………再更……………………………
表示都被評論嚇到了233333
有人說這是很平常的行為
唔 怎麼說
這個問題本來就是 「有哪些瞬間覺得情商高很重要」
可能只是一個瞬間
我的高中同學裡面,有不少同學情商或許比小哥哥更高
但是之所以看到這個問題第一反應是他
是因為 他是我大學目前為止接觸到的男生裡面
相處起來最舒適最輕松的
或者說他身上的品質恰好是我為人處事非常看重的
比如說秒回
比如說不遲到
而這些或許是有些人不看重的

當我在因為工作原因在qq上戳一些同學,他們很久不回復我而點贊了我的說說的時候
當我等一個遲到的同學20分鐘以上的時候
當我上交任務卻被要求一遍一遍改的時候
當我和其他部門交接對方卻對我的勞動成果毫不尊重的時候
我覺得很心寒。
大家都是大一新生,都是剛剛開始,誰都不容易。我自己也是這樣。所以我理解也努力體諒。
我也為了不拖別人後退不去麻煩別人而努力工作努力處理很多事情很多關系。
但是也請他們尊重我。不論是同學還是學長學姐。
寫這個回答的時候,我剛剛結束了一段很繁瑣的工作,中間自己也確實悶悶的生了不少氣。
體會到了處在負面情緒時由衷地保持溫柔禮貌是多麼的不容易。
我覺得這就是情商所在。
不一定非要有什麼妙語連珠的神回復,不一定要令人贊嘆不已。
把平常瑣碎的事情做好
我覺得一樣令人嘆服。

還有評論說什麼 在一起啊情人眼裡出西施啊之類的
真的不存在的
我們是會互相幫忙的好朋友或者說好兄弟啊哈哈哈

而且我一直認為
友情是比愛情更長久的感情
或許是因為在愛情這方面不斷滑鐵盧吧→_→
對戀愛早已不抱有期待

小哥哥他本人可是很受歡迎的hhhhhhh
最後
請你早點脫單還我奶茶 @杜九木


廢魚:

在我國中的時候,英語口語不是很好,家裡人給我報了一個口語班。

在那裡有要出國的學生,也有成績不好被家裡人送來學習的學生。雖然是國中吧,但是大家都喜歡跟那個要出國的有錢學生玩,那個成績不太好的學生性格比較內向,也不愛和大家接話,所以我們對他也一直沒什麼印象。

後來有一天下課我們一行人坐電梯出去(我們樓層比較高),我先進去按樓層,一不小心按多了(當時好幾層樓都被我不小心按到了)。當時我就感覺特別尷尬了,和他們道了個歉,一直期盼後面樓層沒人進來,不然我可能要被罵了。


那個出國的學生也不說什麼,把我擠到門口,自己站裡面和別人聊天了,而那個成績不太好了則站門口按鈕那兒。

後來到了後面的樓層,還是有人進來了…還是一大群成年人QAQ 這對於當時還是國中,有著強烈羞恥心的我無疑是暴擊。

我這在想怎麼辦的時候,突然那個成績不好的男生伸出手靠在了按鈕上,對那幾個成年人說不好意思身體有點不舒服…把那幾個亮著的按鈕遮住了…

我當時就覺得他帥爆了QAQ!!!救命恩人啊


後來就平安無事的下去了,那麼短的幾分鐘硬是感覺過了一年…每次一個樓層開一個的時候我差點心跳出來了…一路我的心情都是很忐忑的。
後來終於下去之後,那個出國的男生調侃我說幸好沒被發現,那個成績不好的男生什麼也沒說,直接就走了,後來我有事沒事就找他聊天,慢慢發現他真的是一個情商很高的人。
這就導致了我很長一段時間以為我是暗戀他的…可能這是所謂的弔橋效應?反正我覺得情商很高的男孩子真的很帥啊!!


對世界滿是好奇:

想起前兩天看奇葩說,馬東問李誕,蔡康永和高曉松只能選一個人做朋友,你會選誰?李誕說:「高曉松。因為蔡康永已經是我的朋友。 ​」

我的天,我們總是遇到二選一的難題,我怎麼就沒有想到這個解題思路呢!


謹七:

朋友給別人講題,
講完第一句話不是「你聽懂了嗎」
而是「我講明白了嗎」


文珊:

我們公司一次開會,老闆在說最近他促成一個單子挺開心的,和大家分享慶祝一下,但是他又不好意思的說,本來這個單子是在一個女同事手上,不過客戶直接找上老闆買了。重點來了,這個女孩說「沒關系,只要是公司賣出去的,我都很開心。」當時我和其他同事都被她這話震住了,這對她來說確實是很可惜,之前做的都沒有功勞,卻還能控制住情緒說這么給老闆面子又讓老闆覺得自己把公司利益第一的話。
感覺就是情商高的同事,非常有心機,在公眾場合懂得討老闆喜歡。

——————
補充一下,老闆在會上又說了還是要發發紅包給她,我們之前也有遇到單子最終是老闆促成,老闆依舊會發紅包意思答謝下我們的努力。這里就看出老闆也是一個很厲害的人。說實話,遇到這樣的同事,你根本不敢和她交心,她也從來不會和你說私事,在老闆開會說話時,經常點頭,嗯嗯的表示贊同老闆的話,發表意見前,會說「雖然……有道理,但是我個人覺得……,我是建議」。很多次老闆都很期待她的意見。

以前經常和我家裡的長輩提起這個厲害的女生,長輩說,就是要學她這樣。我是體會到,在職場,要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PETERRABBIT:

同事夫妻都在本司工作。

某日下班一群同事聚在一起約飯。
人妻說到:我家老林最近好喜歡和莉莉吃飯。我一在微信上說你加入飯局,他老開心了
莉莉:果然老夫老妻就需要電燈泡調和氣氛


小孩:

Aorqu首答,,,
國中時候有個同學,她叫甲魚。平時玩的很嗨,學習成績也挺好(在我們學校應該算作學霸了),此人情商頗高。
國中天天餓得慌,大家平常會帶一些小零食,課下或者放學啃(還有一些作死的上課把腦袋放到課桌里吃東西)。有一天放學我和她和另一個人三個一起去車庫拿車,還有兩個人在車庫等我們。甲魚同學拿出一包餅干,一人分了一片,還剩一片。另一個小夥伴說:「分給他們吧。(車庫里的等候者)」甲魚當場就把最後一片餅干塞進嘴裡,目瞪口呆看著她吞咽後,她說:「你傻呀,這只有一片了,我分給一個人,另一個人不是很尷尬?」當時就覺得她情商超高的。
ps.餅干比較小,分一半未免太寒酸


柏柏貝:

我一直很耿直,情商偶爾高一回。

有天跟閨蜜還有男朋友一起散步,因為南方城市,路上有青蛙在叫,就隨口打趣男朋友說:你看這是你兄弟哎。說的太突然,感覺不太妥當,就補了一句:哎,你看你都變成王子了,它還沒有變哎。然後大家都很開心,哈哈哈哈哈。


悟空:

今天是個好日子,好多人結婚,包括我一大學同學。昨天我和另外仨同學四個從北京趕到濟南,因為沒買到合適的票,坐的普快。
普快上面的環境不知道大家是否都了解,擁擠嘈雜、空氣污濁、桌椅臟膩、異味刺鼻,躺在過道上、蹲在洗手池上、脫鞋的、吃方便麵的、光膀子的…人生百態。
檢票排隊我們靠後一些,走到車廂時候,廂里已經擠滿了人。我們擠到自己的座位旁,四個座位都坐了人,包括一位發色灰白、面目滄桑的老人,穿的油污破爛,眼睛矇著一層病態的白色,耳朵也聽不太清,看面相應該是勞苦一輩子的農民老阿公。
我們出示票據,說這些座是我們的,包括那位老阿公也再三要起身讓座,我們沒捨得答應,四個人輪流坐仨座。就這樣聊著天過了兩站,旁邊有一人下車,空出來一個座位,這位老阿公於是坐到空出來的座位上,我們四個都坐上自己的座位。

到了下一站,上來一個女生,拿著票找到老人,說那是自己的座。
老人回應:「誰說是你的座?這是人家原來那個婦女的座,人家那個婦女下去了,沒人我才坐這里的」
那個女生拿著票:「這就是我的座,不信你看我的票,上面都寫了…」
老人著急了,直接打斷姑娘「你別給我neng這個,我不識字,別給我來這個,這個是原來人家那個婦女的座,人家走了我坐這里的,你憑什麼不讓我坐…」
這個時候已有不少人的目光被這邊的吵鬧吸引,周圍一堆看熱鬧的,姑娘也急了,估計這會兒,姑娘也不在意坐不坐了,被一堆人圍著看笑話才更讓她羞赧,於是很氣憤的「你這人怎麼這么不講理,這明明…」
老阿公仍舊聽不明白「我今年八十二了,你欺負一個八十二的老頭子,你要臉不?我就問你要臉不?我上來人家那四個小夥子自己不坐讓我坐,我看見人家婦女下去了,才坐的人家婦女的坐,人家小夥子才坐的,我腿有毛病站不了,你還給我一個老頭子搶座位,你說這是你的坐,你還要臉不…」
老阿公旁邊坐著一大爺,看這事兒要鬧大,趕緊起身勸那個小姑娘不要吵,並且表示讓小姑娘坐自己的座位。
小姑娘再三推辭,最後還是坐下了。不知道她是越想越委屈、還是覺得坐大爺座位不好意思、亦或是無緣無故被一老人罵了一頓心裡不舒服…過了一會兒,她起身去車廂中間把乘務員找來了。
乘務員也是個小姑娘,聽被搶坐的小姑娘說完事情的原委,拿過來車票檢查了一下,確認是小姑娘被搶了座位,於是對老阿公說「這個座位是人家的…」
「你別來騙我老頭子,這個座位是我坐的…」
「那您把您的車票拿過來給我看一下…」
……
「您這是站票,您沒有座位…」
「你別給我說那個,這是我見人婦女下車,我坐的人家的座位,你要臉不,你欺負我一個老頭子,我今年八十二了…丟人不?你丟人不?」
這時候一個腦袋大脖子粗的胖墩兒站起來了,隔著老遠指著老人罵「草泥馬的,你TM才不要臉呢,老不死的,丟山東的人。」
他同夥兒趕緊把他手扒拉下來,他還兀自罵罵咧咧。
看到這兒我心有點難過…混雜著各種情緒的難過。
這時候,同學里平時尤其不好說話的W,起身走去找乘務員「這種老人根本不會在網上訂票,所以他們一般買的票都是無座的,他可能一輩子也沒坐過幾回車,不明白火車的規則,以為只要有人下車這個座位就沒人坐了…」
但是他平時尤其不善於社交,聲音很小,輕易被人群的起鬨聲淹沒。
老人還在絮絮叨叨,眼看講理不成,乘務員大聲說了句「你閉嘴」老人家仍舊喋喋不休,乘務員大聲的「噓~」了一聲,場面暫時安靜下來,乘務員開始叫上一級的領導。
W也只好悶著頭回來坐下。

過了一會兒來了一男乘務員,照例檢查了雙方的車票,然後開始給老人解釋。
老人家也有一肚子的委屈,把上面說過的如何坐在這個座位上重複了一遍,末了加了一句「你是有身份的人,你來…」
「有身份」這三個字一下子刺激中了周圍看客的G點,終於有一個可憐巴巴的老人,通過這土到掉渣的詞匯,向社會底層的他們展示出來一種更加匱乏的落後,所有人哄然大笑起來,有幾個年輕人笑得尤其誇張,以此來表現自己相對於一個弱者的優越。
我被這陣笑聲弄的惡心,覺得周圍的臉孔太可怖,想起身把那位老人拉過來,帶他逃離被眾人圍攻的絕境。
這時W漲紅滿臉走了過去,平時內向過頭的他,估計第一次面對這么大陣仗,有點害怕和慌亂,不過還是站在男乘務員身邊,大聲的解釋起來:
「這樣的老人不會上網,不會提前訂票,他們買到的票一般都是無座的,雖然他們需要座位,並且這位老人穿的這么破,很有可能是第一次坐火車,他不明白火車上的規則,你用這種規則來約束他沒用,讓他坐我那兒去吧。」
這種解釋我絕對相信,因為那個老人家臉上分明寫著恐懼、委屈和倔強,他的衣著形態也顯露出他絕對不是一個慣於矯飾自己表情、在爾虞我詐的環境中存活的「體面人」。我不知道這些人是沒有識別情緒的能力、還是根本就是想看一場熱鬧、甚至是在這場鬧劇中收穫一次「正氣凜然」的名譽…所以他們根本沒有人注意這個老人最本真的表達。
老人家很倔「我麻煩你們了,不能再坐你們座位,不是我不願意讓,他們憑什麼欺負我一個老頭子,我明明看見人家坐這個座位的婦女下去了,我先坐下的…到哪兒都得給我講個理兒出來…」
最終確認,那位老人的票是別人救助的錢買的,為了讓他早點回家,他確實沒有坐過火車…乘務員把老人安排到了餐車。

W平時悶聲不響,面對女生都說不出話,更從來沒有面對群體講出觀點的勇氣,照這些表現來看,情商可謂低到極點,但為那位老人解釋的瞬間,情商簡直要爆表,首先他要戰勝面對群體嘲諷的恐懼,其次他還準確理解老人哪些表達部分是真實的,最後他在正義的行為和正義的動機之間,做出了我認為正確的抉擇。
有時候我想對這個世界的好壞做個定義,總是那麼難。小姑娘錯了么?肯定沒有,她不過是想得到自己應該得到的;乘務員錯了么?他們也是在維持正義;小夥子錯了么?他的動機可能沒那麼純粹、方式可能過激,但對目的的訴求,是沒錯的;老人錯了么?他不肯沾我們便宜、對我們的幫助表現出深切的感恩,說明他是有自己的原則的,他不肯讓出那個座位是因為他本身覺得這個座位就是他的,而不是他有什麼舍人利己的壞心思…
都沒有太大惡性的一堆人,怎麼就把事情攪作一團,搞得大家都不舒服呢?

我覺得一味地對人好不是情商高,不會對別人好也說不上情商低,只不過是社會經驗淺而已。能在餐桌上照顧人,我也是畢業以後學會的,這頂多就是商務經驗豐富…

真正的情商高,能夠辨別人的真誠虛假、能夠理解他人堅持自己立場的環境、能夠無論周圍人的看法做出正確的選擇,能夠迅速抓住隱藏在語言之下的問題核心,並且為了讓環境更好,捨得割肉喂鷹。

願你也同樣,

有溫柔也有冷酷,

有妥協也有堅持,

有理解也有不屑,

有一顆讓大家都互相諒解的善心。

————————更新————————

沒想到這個回答招來這么多罵我的哈,之前無論在評論區、還是私信罵我的,一概揭過,再有罵我的,統統舉報了哈。

這個答案,到目前為止的所有爭議,我在這兒統一回復一下,以後再有人看到答案,看的過給點個贊,看的不好,我也沒匿名,把我拉黑順便給我全部的答案點個反對,也顯得你有自己見識。你有不同意別人看法的權利,我也沒限制你對我的反對,你非得千里迢迢過來罵我,讓我按照你的意願行事,到底是誰在綁架誰?

上面這個故事原文5000多字,因為Aorqu上有幾個朋友之前說我每次發的內容太多,所以我一再刪減成2000多字,雖然有些細節略去,但絕不是造成這次誤會的主要原因,因為有沒理解錯的,估計歪曲我意思的,要麼是沒讀完就開噴,要麼是閱讀能力有障礙。

第一個問題:買了票的女生得罪誰了?我從頭到尾沒有說過一句買票女生做得不對,我描述的態度也從沒站在道德高地上對這個女生有一絲的不屑,請仔細閱讀全文。

第二個問題:說我是聖母,損害別人的利益去幫助別人,並且還以為自己有道德。我沒有在文章里描述老人佔座不還的部分,表露出一絲道德上的優越感,你怎麼樣理解出來我的道德優越感,我很懷疑你的智力水準。我也沒有通過任何行為、語言,損害小姑娘的利益去幫助老人,這個地方我對老人的描述一點不遮掩其粗俗,也一點沒有修改小姑娘遭受的窘迫,我覺得這種描述足以證明,在座位被占這件事情上,我是站在小姑娘這邊的。所以事情發生中的一些語言細節略去我覺得沒問題。

第三個問題:說我玩雙標,老人不佔我們的便宜是有原則,沾小姑娘的便宜小女孩兒反而是有錯的那個。我再說一遍,我從沒說小女孩兒的行為有錯誤,並且我文中還專門說明小姑娘沒錯,不知道您視力是不是有問題,或者小時候三鹿奶粉喝的比較多傷著大腦了。我說老人不佔我們的便宜,說明這個老人本身的動機是沒有問題的,並且他當時對我們四個的謙讓可以看出不是出於畏懼,而是滿臉的打擾你們了不好意思。再說他佔據小女孩的行為,我也從來沒說這個老人佔位置的行為沒錯,我只是說可以諒解,因為他不是為了一己之私刻意的損害別人,只是堅持了自己理解錯的規則,並且沒有造成特別嚴重的後果。

第四個問題:說值得尊重的是行為不是年齡。服氣,這句現在都爛大街的話,還以為就你掌握的真理?我哪兒說這個老人值得尊重了?回去再閱讀一遍好嗎?我從頭到尾對這個老人的情感,除了一點不明顯的排斥,全部都是可憐和可以理解好嗎?就好像你看見一個人因為不懂的科學而被迷信欺騙,我覺得他可憐,我就是尊重迷信了?你這邏輯牛逼,我給你全家點贊。

第五個問題:說老人只知道欺負小姑娘,不敢欺負我們四個大老爺們兒,老大爺很聰明,本心就是壞的,就是想佔便宜。這句話真心牛逼了,因為這個故事的成立前提條件之一,就是我相信自己對這位老人的判斷沒有問題,他是一個沒有隱藏自己、偽裝自己能力的糟老頭…你可以去任意一個落後的地方看看,我不是說那裡的人都很善良,而是說那裡的人所能夠擁有的計略能力都很有限,即便是他們壞所能夠採取的技倆也非常簡陋,因為他們生活的環境中根本就不需要他們有太高的計略水準、也沒有鍛煉他們計略的環境。當然,我可能學藝不精、判斷不準,但是最後我也說了協調結果,你看了么?老人最後被斷定是第一次坐火車沒經驗,你覺得是怎麼斷定的?是不是有一個溝通過程?這個過程是不是能夠了解一些基本情況?並且為什麼最後安排他到餐車?你覺得是不是有一些特殊情況確實可以理解?

第六個:說老人叫人家「有身份的人」巴結,不是善茬。要不是怕舉報你全家現在都被問候一遍,我描述的時候很明顯了,這個老人的詞匯有限,這不過是已經被淘汰的一種尊稱,就好像你稱呼人家領導一樣,怎麼就成巴結了?這不是一種尊稱么?哪像你們坐個火車覺得自己是大爺,整天「乘務員」叫的和服務員一樣,那倒是沒顯出來您巴結。

第七個,說我不敢公開評論,這是什麼道理,我連不聽你說話的權利都沒有了?我之所以不公開評論,那得多虧您這樣的人世上太多,我關注的人是可以評論的呀?我覺得你沒有在我面前說話的資格行么?

第八個,說我鍵盤俠,我不想解釋什麼,這件事情一些和W無關的細節刪除太多,因為當初要發的時候,我想最終突出的人物就是他,至於我們有什麼表現和行為,就全部略過了。您覺得我是鍵盤俠,平時無作為,您覺得是就是了,那沒什麼,您說的話對我一點作用都沒有。不過我倒是很好奇您,這么一篇文章,您沒有合理的提出意見、也沒有講出道理給人指明方向,看到事情不將事情引導更好,反而專門給我私信說我懦弱…您平時是一個什麼樣兒的人,很是讓人惋惜。

第九個,說這個和情商無關的。這個只能說理解不同,沒什麼好解釋的。您覺得不對您別理就成,點個反對我也歡迎。我在最後也說了,情商高不高的標准不是對人好不好,很多人根本無法拒絕別人,總是討好別人,這就叫情商高了?很多人沒有學會一些社交技巧,不會敬茶倒水這就是先天情商不足了?情商這個詞被用爛了,本身概念就有爭議,我理解的情商是能夠理解別人表達,並且理解這種表達背後的動機,能夠對人的情感採取爭取的方式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

我把評論開了,你們隨意留言,沒看完就評論的,祝您全家好。


Aorqu用戶:

微信上的一個微友向我諮詢一個問題,我回答後,對方的表現是這樣的:

當時我覺得這個人的情商很高,做人很到位。
為什麼這么說呢?
因為很多人向我諮詢過保險,但是常見的只是個謝謝。如下:

甚至還有少數人,你辛苦回復後,對方連回復都沒有,更不要說謝謝了。

情商不是口條,不是取巧,也沒那麼玄乎,它指的是有一顆心裡有別人的心。
心裡有別人的人,感恩的人(有行動),下次在我這里會獲得更多東西,而那些沒什麼表示,甚至沒說謝謝的人,下次在我這里就只剩下應付了。畢竟,這個世界上誰都不傻,付出還是要遇到對的人。


Cheryl:

高三
從早上8.40到晚上11.30都在學校
前段時間天氣特別熱壓力很大
在一個晚自習突然就崩不住了
默默的哭個不停
旁邊的同學都問我你怎麼了為什麼哭之類的
情緒失控嘛要讓我說我也真回答不上來
只有一個男生 平時班裡也是比較活躍的
跑到我跟前說xxx 是不是天氣太熱眼睛流汗了 然後放我桌子上一張紙
就呢一瞬間 比起刨根問底問我為什麼哭
這樣的做法真的讓人很感動我也不至於很尷尬 很感謝他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