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稍一改動,馬上意境大變的詩詞?

問題描述:有哪些稍一改動,馬上意境大變的詩詞?
, , , ,
流離:

我達達的馬蹄,
是美麗的錯誤,
我不是歸人,
是個嫖客。


厭之恨:

鳥宿池邊樹,僧砸月下門。


橘緋影:

這是我腦洞大開的產物

(一)

楚王好細腰,單於夜遁逃。

深院驚寒雀,空山泣老鶚。

(二)

卷旗夜劫單於帳,人蹈衣歸馬亦嬌。

樂和春奏聲偏好,芙蓉帳暖度春宵。

一聲低了一聲高,嘹亮聲音透碧霄。

平陽歌舞新承寵,簾外春寒賜錦袍。

(三)

錦衾襞不開,端坐夜及朝。

麝煤熏寶鼎,綺袖籠金貂。

是妾愁成瘦,非君重細腰。

自笑鏡中人,白髮如霜草。

(四)

長安遙在日光邊, 憶君不見令人老


狸狌子:

其實就是煉字吧,大多也有套路可循。

動詞。

比如:

原:紅杏枝頭春意

改:紅杏枝頭春意(或:紅杏枝頭春意,或:紅杏枝頭春意,或:紅杏枝頭春意;或:紅杏枝頭春意,或:紅杏枝頭春意,或:紅杏枝頭春意耀,或:紅杏枝頭春意;或:紅杏枝頭春意。皆在韻中,意也大抵相近,但或土或俗或平,終不如一個「鬧」字)

形容詞。

比如:

原:應是綠

改:應是綠。(考慮押韻,更應該改成:應是綠,或:應是綠。或:應是綠,或:應是綠,或:應是綠,同樣皆在韻中,但都遠遜肥瘦二字。)

虛詞。

比如:

原:視死如歸。

改:視死如歸(或:視死如歸,或:視死如歸,或:視死如歸。或:視死如歸,或:視死如歸,或:視死如歸。同樣皆不如「忽」字。)

介詞。

比如:

原:醉後不知天水。

改:醉後不知天水。(或:最後不知天水,盡不如「在」字乾脆。)

附帶幾句題外話:醉後不知天在水,滿船清夢壓星河。這是典型的網紅句,莫名其妙就火了,其實我個人覺得,這句的水準很普通,特別是放到原詩里,更是和前兩句完全是斷的,根本就是強行粘上去的感覺。

順順便吐槽一下現在網上的一些所謂詩詞愛好者對詩詞的賞析,不知道是啥習慣,總喜歡單把某一句拆開來讀,然後往往就是只講某一句的精緻工整清奇。不考慮整首詩的構架問題。就比如上面的那首醉後不知天在水。

這這就好像你吃甜湯一樣,非要從裡面撈一個雞腿出來,然後啃完之後說,哇,好鮮好香,但你沒有考慮過你吃的是甜湯啊!你把一個新奧爾良雞腿放在甜湯里一起吃,就不覺得別扭嘛?

又好像一個穿著漢服的人踩了一雙奢侈品高跟鞋。看到那個鞋子贊嘆不已,說哇好好看,卻沒有考慮過這個鞋子穿在一個身穿漢服的人身上,到底會有多奇怪。

在這里掛個答主 @安使君 先生的某個答案

如何快速知道一個人的詩詞基礎?​图标

我覺得這個觀點可以引為一家之論,對詩詞作品的多方位解讀當然是好的。但我個人還是覺得這個觀點還值得商榷。最大的問題就是這個觀點將這句詩強行的從整首詩中剝離了出來。強行考據。將進酒這首詩,通篇洋洋灑灑,大開大合,直抒胸臆。結果非到這一句就如此雕琢精緻了,這布局和框架合理嗎?感覺不就像是一個穿漢服的人,卻踩了一雙奢侈品高跟鞋嗎?

再者,李白的這句「古來聖賢皆寂寞」本就是化用句,出自南北朝鮑照的《擬行路難》,鮑照的詩對李白影響極深,連杜甫也評價李白是的詩「俊逸鮑參軍」。杜甫贊賞李白的歌行體:「近來海內為長句,汝與山東李白好.何、劉、沈、謝力未工,才兼鮑照愁絕倒」(《蘇端薛復筵簡薛華醉歌》)。指出李白的歌行體深受鮑照的影響,這是後來人們所公認的。

李白的「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本就是化用自鮑照的「自古聖賢盡貧賤,何況我輩孤且直。」

由此可見,聖賢就是聖賢的本意,卻非要引一句「已聞清比聖,復道濁如賢。」來把所有的聖賢都解作酒字,難道不可笑嗎?

何況你不要忘了後面還有一句「賢聖既已飲,何必求神仙。」最後還是落到聖賢的本意上來的。

最後,最讓我不能接受的就是原答案在最後的那種莫名的自我優越感。1000個讀者有1000個哈姆雷特。對於詩詞的賞析本就是各有觀點,自然不會也不該以一人為綱。

況且這個人還不一定是對的。


匿名用戶:
發一個剛才我家女王的。@明玦


魚輿君:

怎麼看來看去都是搞笑的?我來說個正常點的。

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尤奏別離歌,垂淚對家國。

不過,李煜要是真的這么寫了,他就不是李煜了。


匿名用戶: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關終屬楚!
苦心人,天不負,卧薪嘗膽,三千城管可吞吳!


鄭偉鵬:

當一個人沉入海底,當一艘船成了謎


匿名用戶: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

寫這詞的東坡先生,情真意切,少時感動不已。

後來,男人嘛,該納妾納妾。
也不應腹議。
文人。嗯,改一個字。

不思量,自然忘。

這題不是評價蘇先生如何。
而是藉機對自己說的話,感情的事,過去就過去吧,不要想了。
有些朋友可能誤會了,說明一下。
盡管我說了這話,依舊老樣子放不下,哎,自作孽不可活。


從不毒舌可達鴨:

從前的日色變得慢,車,馬,郵件都慢,一生只夠愛一個人

卻能娶幾房妾。。。


白羽書:

停車做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


馬前卒:

說一個「略」變的。

羅隱:

鍾陵醉別十餘春,
重見雲英掌上身。
我未成名君未嫁,
可能俱是不如人。

這首詩,我看的第一個版本是錯的,「俱」字被錯印成了字形相似的「真」:

我未成名君未嫁,
可能真是不如人。

按照上面的版本背了十年,一個偶然機會我才發現自己背了一個錯誤的版本。但反過來說,十年我才發現問題,說明錯版也有錯的道理,起碼字意通順,沒有前後矛盾的地方。

進一步說,錯版雖然偏口語化,略俚俗,但傳達的沉痛之感、憤懣之意比原詩似乎更深。「真是」意味著對自己的才華和審美觀產生了深刻懷疑——到底是世界錯了,還是我錯了?比原文只用「可能」傳達的懷疑感更刻骨,更能反映否定前半生的痛苦和決絕。30歲以後,我更喜歡的反而是當初背下的錯版。


從另一面說,有了上一句「我未成名君未嫁」,這里就算不用「俱」字,大家也明白是同時感慨2個人的身世,所以不影響原意。

直到今天,這首詩還是以兩個版本並行的方式存在於我的記憶里。將來給下一代教詩的時候,我多半還會把這份錯版帶來的記憶傳下去。

如果《靜夜思》是當代人寫的,會得到什麼評價? – 馬前卒的回答

讓孩子背誦古詩詞、古文有什麼意義? – 馬前卒的回答

為什麼語文老師要求多看名著,不讓看網路小說? – 馬前卒的回答

從國小到高中你最喜歡的語文課文是哪一篇? – 馬前卒的回答


AndrewWong:

鋤禾日當午,清明上河圖。
造血幹細胞,復方草珊瑚。


Aorqu用戶哈爾濱工業大學 化學工程與技術博士:
相逢一炮泯恩仇


布爾卡托夫斯基:

忽如一夜春風來,意甲流行三後衛


一成:

山村水郭酒旗風,人面桃花相映紅。商女不知亡國恨,只緣身在此山中。


HirosueRyoko:

李清照的《一剪梅》中 「才下眉頭,卻上心頭」中寫相思愁苦,剛剛從面部消失,卻從心中生起的愁,稍稍變動一下,改為「才上眉頭,卻下心頭」,可以想像為歡樂之情,剛剛從臉上表露出來,卻已經消失在心中了,意境未大變,但這番愁苦又是另一種滋味了。
李商隱的《夜雨寄北》
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
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
李商隱以自己角度,寫漂泊在外,夫妻分別的羈旅之苦,同樣楊稍稍變動順序,改為:
問君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
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
我們又可以發揮想像,是李商隱想像妻子收到來信,想到自己這邊「巴山夜雨漲秋池」,就想起曾經「共剪西窗燭」,信中所得卻是「巴山夜雨」。這樣感覺還是略妙。


荊棘鳥:

小豬佩奇身上紋,我輩豈是蓬蒿人。


Kiwi:

我自橫刀向天笑。
笑完我就去睡覺。
睡醒我就拿起刀。
我又橫刀向天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