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細思恐極的短故事?

問題描述:看到好多朋友分享了靈異故事,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無奈呀 還有評論和回答里好多人認真且執著地解釋著「盲人也有光感啊blahblah」,我也很絕望啊【別再解釋「盲人有光感」 「開燈為你考慮」了】 還是希望能看到更多 【細思恐極】的【小】的故事 【最好非靈異】 —————————————————————————————比如這種:我有個盲人朋友,每次到他家做客,總有一種異樣的感覺揮之不去,卻又說不出是哪裡不對。直到那一…
, , , ,
是塊朽木:

【20170629第一次更新】床下的呼吸,「鬼喘氣」和其他。
【20170630第二次更新】一些遺漏事件的補充
【20170929第三次更新】後遺症

【20190516第四次更新】兩年後的一點後續

————下面是原答案,未修改————
我也講我的一些親身經歷吧,可能也算細思極恐,不過我從來不細思。
1,我家的房子裡面,只有我的房間鋪的是瓷磚,家長和妹妹房間鋪的都是木製地板。夏天算涼爽,冬天簡直冷得像冰窟。這是背景,我一直都是一個人睡,一直睡到上大學住校。
2,房間的構造是衣櫃,床,床正對著一個半面牆的大書架,門正對著我的書桌。我有一張裝在牆上的環形書桌,原本用來做電腦桌的。
3,接下來是我在這個放房間碰到的一些恐怖的事情。也不算細思級恐,本身就比較詭異。
————————高能預警線——————
4,每次我躺在床上的時候,夜深人靜,隔著枕頭可以聽到一個中年男人的呼吸聲。不是每晚都出現,但一出現就非常明顯,清晰的就好像在我耳邊。
5,半夜我的衣櫃頂上的小櫃子會自己發出響聲。(這個其實不恐怖,跟我其他經歷比起來)
6,高三一年我沒在床上睡過,就是趴在書桌上寫試卷然後趴在書桌上睡到早上五點去學校。晚上在書桌上睡覺的時候,我的椅子側對房門。晚上每次趴在桌上的時候可以聽見嗚嗚的風聲。我後來在《盜墓筆記》裡面看到一個說法覺得很貼切我當時的感覺。它叫「鬼喘氣」。意思是指在封閉環境裡面的自來風。
7,還有一個我至今的心理陰影,也是我當年夜晚完全不敢睡覺的直接原因。故事很曲折,和詭異,要不我放在最後講。
8,另一個相對不常見但也發生過不少次的事件(畢竟以年為單位來發生的怪事……次數自然就多了),一切的一開始是一個噩夢,我感覺我醒了,但是起不來(這種情況現在已經有醫學解釋了,只是一種正常的生理癥狀),然後我感覺到有一個長長的黑影走,到,我,床,頭,櫃,旁,邊。然後就坐在床頭低著頭看著我。黑影個子很長,很瘦很長,我只是感覺到它在看我,但是我抬不起頭。也不是說我抬不起頭,是每次我盡力想把頭抬起來,目光從它下半身慢慢移到上半身,它就會伸出一隻手按在我的胸口,不,緊,不,慢地把我按下去,我嘗試了很多次,最多看見它的脖子,怎麼都看不見臉。我意識里嘗試了很多次,是從我迷迷糊糊到意識清醒,但是完全抬不起頭,我越來越怕,後來怎麼樣我不記得了,只記得最後猛然乍醒,房間裡面沒有任何人或者其他東西,我簡直嚇瘋了,拿著枕頭就沖進隔壁我妹妹的房間。
已經時隔3年,這件事的每一個細節我都記得清清楚楚。
早上起來,我跟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去上學,就是住了一個星期我妹妹的房間,後來又住回了。
好在這種事情不常見,後來也就發生過幾次。跟我房間日常「鬼喘氣」和男人呼吸來講,實在是挺少的。我也沒像第一次那樣那麼恐慌,只是沒法睡覺。
9,心理陰影事件以後再更吧,要是有人看再更。主要是那件事持續時間長達幾年,從我小到大,講起來非常非常長,碼字碼的很煩。等有人看,或者我心情好的時候,再來更。
——————這是可能更新的分界線————
10,碼一下後續,你猜我在哪?

————第二次更新的分界線————
看了評論才發現我有些東西沒說清楚,可能給大家造成了一些誤解。
11,我是個妹子,我以為我的昵稱已經可以說明。
12,第10條是抖個機靈,碼著碼著突然想嚇你們一下。
13,不信你現在回頭看?
14,鬼壓床這種情況我已經查過資料了,我知道是一種正常的生理狀況。我遇到的這件事我自己個人感覺不算靈異事件,是不是鬼壓床也說不好。因為鬼壓床我也遇到過,那是另外一種感覺。第8條我只是描述了我遇到的那種情況,可能帶有我自己的心理因素和主觀色彩。至今為止我也不知道那是怎麼回事,它只是發生了。僅此而已。
15,再解釋一下高三一年睡桌子的原因。寧願頂著「鬼喘氣」和不舒服在桌上睡了一年,根本原因是我不敢睡床,這個就關繫到第7條心理陰影的問題。下午我在火車上理了理思路,等會專門更新這個事。另外,當時我有一件超級厚的軍大衣可以把我全身包起來,冬天我家人還給我買了烘腳器,還有毛毯,兩張有靠背的椅子,環形的書桌可以讓我想怎麼趴就怎麼趴,其實還是很舒服的。每次我都是把自己團成一個球只伸出兩只手來寫試卷。總是雖然因姿勢問題肯定有點難受,但是是可以睡的。
16,暫時就想到這幾條需要補充,晚一點我繼續更心理陰影的情況,高能預警!高能預警!高能預警!

最近家裡出了點事,暫時不會再更了,大家不用往下看了。

————第三次更新的分界線————
之前有一次更新過心理陰影事件,結果辛辛苦苦碼了大半個小時手機突然抽了全沒了。
暫時不太想更那事。
更新一下後遺症。

17,因為噩夢的持續發酵,不分時間不分場合地出現。我長時間無法入睡,時間長達三四年,最嚴重的是高三高四那年。
18,高三那年我每晚都無法睡覺,不是不困,是不敢睡。
19,後來我終於摸索出來一個睡覺的規律,晚上11點之前一定要入眠,到了12點死都不能睡,問題是高三課業重我常常做作業到十一二點,所以常常就是做完作業躲在床中間,把窗簾都拉開,讓路燈照進來,等到三四點再睡,或者乾脆不睡。
20,順便補充一點,我高三不緊張,常年在學校睡一整天,最後聯考沒考好,又讀了個高四。在學校的日常常年是「早上去學校,睡一上午,中午吃飯,睡一下午,晚上吃飯,晚自習寫試卷,放學回家」。原本我一直以為是自己「放蕩不羈愛自由」,現在想想才覺得果然是睡眠嚴重不足的表現啊。
21,在我房間里,11點半有自來風,這個點睡覺會有鬼來。躺床上聽得見有人喘氣,偶爾床頭櫃上會坐個什麼東西。三四點櫃子會響,門會莫名其妙地震動。一個又一個的夜晚,我困的眼皮都睜不開也不敢閉眼,不敢躺下來,不敢伸直腿,不敢去看門,每晚睡覺都要鎖門,晚上一兩點,萬籟俱寂,窗外一棟一棟的樓房,大家都睡了,有一段時間路燈也壞了……我已經有些記不起來是怎麼度過那些日子的。

————第四次更新的分界線————

重新下載了Aorqu,翻了翻以前的記錄,兩年未見,感覺挺有意思的。

1,說一點後遺症,現在我一般晚上3點左右睡,早上起不來,半夜兩三點的時候會喜歡穿著高跟鞋在走廊里走來走去。

2,感謝室友不殺之恩。

3,神經衰弱和心理問題應該都有,但是沒敢去醫院看,因為我每天都頭疼眼睛疼肚子疼,如果真的檢查出什麼問題我沒有錢治病。

4,已經不怕鬼或者別的什麼邪門的東西了,我曾經半夜沖進教學樓三樓,在每間黑漆漆的教室里找我的鑰匙。後來在摸黑下樓的時候碰到開著手電筒巡邏的保安大叔。

5,感覺自己膽子很大了,最不怕的就是無人深夜。

6,當然看到屍體的時候也沒有很緊張。

7,挺有意思的是我妹妹現在膽子非常小,而且好像越長大膽子越小,隨便說點什麼都會嚇到她。

8,過去的事情已經很多都不太記得了,我記性很差。


布恩布恩:

我家的老房子好像建於唐山大地震之後沒多久,五層的磚樓代表著那個年代的流行趨勢。可能因為時間久遠,家裡屢屢出現怪事。
比如隔壁去世已久依然在誦經的老太太
比如沒有床腳的床下傳來的手機鈴聲
比如空無一人的陽台上有人在大聲咳嗽和笑
比如午夜走廊窗戶上趴著的白色人影
諸如此類的事情很多很多,作為一個共產主義接班人的好少年,從小到大已見怪不怪
唯獨那年暑假髮生的一件事情讓我至今想起都會冷汗不已,噩夢連連

那是一個很普通的夏天傍晚,我為了不久後的漫展在做衣服,和我家在一個家屬院隔一棟樓的阿么家有一台縫紉機,我就在那裡每天每天趕著我的cosplay服裝
這時,我媽打來電話,說沒帶鑰匙,讓我回家給她開門,她在樓下等我。我連忙穿了鞋就跑回家,大概只用了不到5分鐘就出現在我媽面前。
我倆一起打開單元門上樓,發現我家的大門微微開了一條縫,地上還落著一張名片大小疊成四方形的小卡片。後來我才意識到小卡片是幹什麼,當時只當做是一個小廣告,跨過它就推門進去了
進門的時候還問我媽是不是我爸回來了?我媽說她沒看到,剛才敲門家裡也沒人開門。
說著我倆就進了屋,一進門赫然見到鞋櫃上放著一把菜刀,我還傻乎乎的吐槽說我爸中午走的時候把菜刀放門口乾嘛?
這是我媽已經隱約覺得不對了,說家裡可能來小偷了…
因為一進門左邊是鞋櫃,右邊就是客廳,然而客廳乾淨整齊,一點被翻過的痕跡都沒有,正前方的飯廳也是和出門的時候一模一樣

那就只剩下從門口的角度看不到的卧室了

其實我媽說完家裡可能進小偷之後我就心裡一緊,看到幾個房間都沒人的時候更是怕小偷還藏在屋裡…那種你最熟悉最放鬆的家裡,不知道哪個角落卻藏著一個懷有惡意的陌生人的恐懼
卧室門虛掩著,裡面黑洞洞的,我倆手拉手走了過去,感覺每走一步下一秒就會有人從裡面跳出來,那幾米的路走得無比漫長

終於來到了卧室門口,推開門打開燈,除了一地狼藉以外什麼都沒有
這時候才想起來打電話報警,很快警察叔叔就來了,勘查了現場,踩了指紋,安撫了我和我媽,並指出這是一個有預謀的入室盜竊,因為隔壁單元也有一家在下午稍早的時候失竊了,很可能是小偷事先踩好點後實施的。

但家裡失竊並沒有接下來的事情讓我恐懼,成為我以後大部分噩夢的根源
那就是鞋櫃上的那把菜刀
警察叔叔說,我媽下班回家,萬幸中的萬幸是沒有帶鑰匙
因為就在她敲門的時候,小偷正拿著菜刀站在門後,後來趁她出單元給我打電話的時候小偷出來躲在了樓上,再趁機從樓上溜走
如果她帶了鑰匙開門進來了…

後面的話警察叔叔沒說,我當時就抱著我媽哭了…家裡丟了我媽的幾條項鏈和戒指,但沒有一個人心疼,東西丟了可以再買,人沒有出事才是最好的

然後我隔一段時間就會做一次噩夢,每次的內容都是一樣的:
我回到家,家門是虛掩的,我推開門,一個男人從門縫里看著我,咯咯咯地笑著
這個噩夢一直陪伴我到現在,就算是後來警察叔叔抓到了那個吸毒的小偷,我也還在做這個噩夢

我至今也不敢細想,那天如果我媽帶鑰匙打開了門會發生什麼…


阿九:

本人女生,不久前做的一個夢。

家裡有個地墊,類似於榻榻米的那種,睡起來很舒服,一度導致我放棄其他寢具沉迷睡地。
於是這天晚上我把墊子鋪在客廳,挨著電視機睡下了。只有我一個人。

夢的開始我和我姐坐在沙發上,正在看電視。

她搜了一個電影,跟我說,「我們看個恐怖的吧?」

我同意了。

電影的名字好像叫做什麼風,大概是颶風、颱風這樣的吧(但真的不是破風(╯°Д°)╯)。

鏡頭從一條黑暗的街道開始,兩個人走在街道上,大風呼呼地刮著。隱隱約約可以看到路的兩側分別有微光。

女人和情人說要去下洗手間,叫男人在原地等著。她先朝左邊的光走過去,過一會兒,回來和男人說那是一家超市,裡面沒有一個人。

她又向右手邊走去,是一間公廁。

這時我姐叫我別害怕,告訴我這其實不算恐怖片,頂多是驚悚,劇情里根本沒有鬼,只是講了一對情侶合起伙來捉弄一個年輕人的故事。只是等下有個怪沖出來的時候比較嚇人,害怕的話就捂住眼睛吧。

我把臉埋在抱枕里不敢看了,但還能聽到聲音,甚至能想像出清晰的畫面。(我也不知道怎麼做到的反正跟真的看沒什麼區別的恐怖orz)

女人從公廁里出來了,後面還跟了另外一個男人,好像也是個剛上完廁所的路人。

這條黑漆漆的路上就只有他們三個人,一時無語。

突然,有個什麼東西從後方沖了出來,扯住了A的脖子。A大驚,反手把女友推開,和那東西廝打起來。

那是一個穿著和服浴衣的女鬼,披頭散髮,臉上戴著慘白的般若面具。

情侶中的那個男人,我們就暫且稱他為A吧,兩手握住般若的兩支角,慌張地向左右一撕,面具裂開,從女鬼的臉上滴滴答答地滲出了血…

A驚慌失措,轉身牽起女友就跑,那嚇傻的另外一個男人,也哆哆嗦嗦地拔腿追上他們。

女鬼就在後面窮追不舍,她腳上踩的一雙木屐,踏出詭異的聲響,還有她腥臭的喘息,不遠也不近。
跑著跑著,夢里的我不知不覺地代入到了那另一個男人身上,緊追著前面的情侶不敢落下,唯恐落入虎口。

我們三人跑進了一棟爛尾樓。

是那種到處都灰暗的,生澀的一棟樓,門窗還沒有修,樓梯也沒有扶手的,全毛坯的一棟樓,往往是開發商建了一半就破產所以丟下的。

不知跑到幾層時,樓道中間,對,寬敞的樓道正中間,突兀地出現了一個蹺蹺板,顏色鮮艷的,小區健身中心的那種設施。我嚇了一跳,但機靈地跨了過去,而體力畢竟不足的女人落在後面,被那詭異的東西絆了一跤,直接摔在地上了。我和A往前跑了很久,照例要從盡頭上樓梯時,才發現她已快被那女鬼追上。她強撐著站起來,跑到樓道中端的樓梯處,向下跑去了。

女鬼果然跟著她下去了。

帥A扯住我的手(對,夢里我也是性別男啊我還有點飄飄然的臉紅心跳),「沒時間下去了」,就拽著我上了樓梯。

我們一陣狂跑,暈暈乎乎到了頂樓,不知道什麼時候,那女鬼又追了上來。

我當時幾乎是,嚇得要抽搐了,這個夢的感覺真實到無法想像:我們跑的方向盡頭是一扇門,破爛的木門,虛掩著,而通過那一點點縫隙,能看到外面什麼都沒有!!!是高空!!!!

好在從遠處就能看到左右還有拐彎,我拼了命狂奔,向右一拐,卻直直地剎住了腳步,大口喘息。

因為那是和另外兩邊一樣的,一扇虛掩的,外面什麼都沒有的,破木板門。

我扶著門板站在邊緣,大口喘息著轉頭看見女鬼已經向我這邊沖來了。

這時候時間好像凝固了,我的身體僵硬得發麻,頭皮一跳一跳得真實得要命。

我把她推下去了。

我不知道自己怎麼有那麼大的力氣,愣是在我們都站在邊緣的時候穩住自己,把她狠狠地按下去了。

她下落的時候卻是面朝著我的,落得很慢很慢,慢到我能看清她臉上做工良好的瑩白色面具在黎明前的微光下顯出高級的質感,很像日本舞台劇里的演員,戲服嚴謹考究,面具整潔美觀。

就這樣落下去了,到一片迷霧里。

我大口大口呼吸著冷澀的空氣,胸口滿是劫後餘生的喜悅與緊張,這時我才想起了A。

我轉身撐起虛軟的身子,發現他還在最初的正前方的那個門那裡站著。

兩扇門板被他完全推開了,他站在那裡,左手扶著木板,直直望著前方。

A好像真的很好看,我走到他身旁,也向前看去。

對面是一個大樓的平台,有一座小銅塔。

在夢里,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知道的,但我就是知道:

這個辟邪的純銅塔,能讓百米內最近半個時辰死去的,不管是人是鬼是妖是魔在這個平台上顯現影子。

而在那個平台上,只A女友一人的影子,再無其他。

也就是說,我殺了那個鬼,而去向不明的A女友,卻死了。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過這種體驗:在閱讀或觀影時,最開始即使有人劇透了一點什麼,隨著後來的深入人心會慢慢忘記,跟著劇情的走向,到最後發現那一點時,才會恍然大悟。

這時我想起來了,我姐告訴我:「你別害怕,這裡面沒有鬼,只是講了一對情侶合起伙來捉弄一個年輕人的故事。」

那個年輕人,就是我。

我瞬間就嚇醒了。在醒的那一瞬間我渾身冷汗,但還沒逃離那個場景,反而絲毫不敢挪動身體。我的大腦還在飛速運轉,推斷著什麼。那女人最初被絆倒向下跑去,恐怕根本就是自己去扮成鬼了,所以怪不得最後她的面具那麼完整而沒有A撕出的裂痕了。我殺了A的女友,而此時此刻,我站在「懸崖」旁邊,A就在我身旁,那麼接下來,他到底會對我做什麼?

————————————————————————我是超級愛做夢的,每次的夢都有點情節,而且基本上都可以記得比較清楚,包括細節之類的。這一次是真的嚇到我了,我跟小夥伴、包括我姐講這個夢的時候,還是會汗毛倒豎,渾身發冷,因為真的太真實了。如果這是發生在現實中我的身上的話,我可能就已經嚇死了(膽子真的小)。

後來和室友分析還有別的情況,之前的結局只是我一瞬間在夢里想到的。

一、鬼=A女友(50%)

⑴鬼就是女人,A和她一起捉弄我,我卻失手將女人殺死,A在我的身側,隨時就可以把我推下去。(我所料想的就是這樣)(20%)

⑵鬼就是女人,A和她一起捉弄我,卻實際是想借我之手殺了女友,捉弄了我們兩人。(20%)

從⑵又會有兩種結果產生:

⓪A利用我後,擔心我將他出賣,殺人滅口。(10%)

①A放我一馬【畢竟之前還拉我的手長得那麼帥讓我有點臉紅心跳呢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有同樣感覺呢】(10%)

⑶鬼就是女人,但她沒有死,兩人聯手捉弄我,利用類似於全息的機器製造投影的死亡影像讓我恐懼。(10%)

從⑶又有四種結果產生:

②兩人有意殺我,我死了。(2.5%)

③兩人有意殺我,我逃脫了。(2.5%)

④兩人無意殺我,我被嚇死了。(2.5%)

⑤兩人無意殺我,放我離開。(2.5%)

二、鬼≠A女友(50%)

⑴情侶本意是捉弄我但鬼和他們並不是一起的,從那時起事態就不受他們控制了,最後雖然我將鬼推下去但是A女友卻被鬼殺死了。可這樣一來銅塔平台所顯示的結果就告訴我們鬼還沒有死,我們還面臨危險。這種結果雖然可以解釋「情侶捉弄人」一設定,但基於「本片沒有鬼」,還是不太可信,畢竟人從那麼高掉下去應該是必掛無疑了。(20%)

從⑴能產生兩種結果:

⑥鬼沒有死,但也沒有來追我和A,或者來抓我們了,但我順利逃生。(10%)

⑦鬼沒有死,來追我和A了,我死了。(10%)

⑵情侶和鬼三人一夥捉弄我,鬼也是活人所扮演,被我推下去並沒有死,但A女友卻在捉弄過程中不慎死去,不知情的A在前最後時刻才發現。(30%)

從⑵又能產生兩種結果:

⑧A或鬼將女友的事遷怒於我,殺死了我。(15%)

⑨A和鬼沒有將此事遷怒於我,放我一路,或我順利從他們手下逃生了。(15%)

至此⓪—⑨共十種結果,只有標星號的四種結果時我倖存了的,共計可能性為37.5%,不到一半,還是凶多吉少啊!

附上渣手繪建築平面圖一張

所以??

晚上不要和陌生人走夜路,特別是情侶,咳咳。就算沒有歹心,也會被秀一臉好吧( ・᷄ὢ・᷅ )

好希望可以我能把這個拍成電影哦

但我這么懶( ̄∇ ̄)

蒜啦!_(´ཀ`」 ∠)_

大家多討論更多結局吧!

x禁止盜用x


Jeffersli:

《3D面膜的故事》

從網上買到了一盒面膜10張,3D工藝,貼合很好,質地柔軟透氣,營養液潤滑,使用過後,效果也很好。用完的也捨不得扔掉,被我洗了曬干,想以後買點營養液可以重複使用。

用到第9張,想再去買一盒,發現網店已經關了。

想搞清楚這個面膜的營養液配料,就把剩下的一張送去哥哥的法務實驗室。

檢測結果:水、無機離子,中等分子的脂類、氨基酸、核苷酸,大分子的蛋白質、核酸、脂蛋白、多糖。

重要的是,還檢測到了一個2年前失蹤女人的DNA……

《萬能的故事》

在北京打工的時候,最怕孤獨了。好在有你陪著我,我上班你也出發,我回來你也剛好到家,晚上還和我一起吃飯,我對你笑,你也對著我笑。

有一天,我們約定比賽,互相盯著看,看誰堅持不住先眨眼睛。

結果你輸了,我笑了。

除了我,沒人知道這場勝利的意義,因為你將永遠消失在鏡子後面……


匿名用戶:

(一)

夜路很黑,我掏出手機一邊照明,一邊和她微信。

『加班到現在不說,路燈居然也壞了。』

『別怕別怕,有我陪著你吶~』

她是我剛剛在附近的人里認識的朋友,這種來自陌生人的溫柔總讓我十分受用。

可終究是個無聊時的過客罷了。

我再次刷新了一下頁面,卻驚訝地發現:

走出了這么遠,離我最近的那個怎麼還是她?

『你看你看,我沒跟你開玩笑吧~』

(二)

半夜,我猛然驚醒。

是鬼壓床。

老毛病了,不過這次的感覺似乎不太一樣。

就是,鼻子有些癢。

不知多久,我終於恢復知覺,結果發現枕套上有幾點新鮮的血跡。

『抱歉,剛才不小心坐你臉上了。』

一個略帶羞怯的聲音說道。

(三)

男人一上車,就突然哭了起來。

晚高峰的捷運上,他爆發而出的苦痛讓本就狹小的空間顯得更加擁擠不堪。

沒人知道,也沒人關心他到底經歷了怎樣的一天。

我剛想上前扶住他的肩膀,捷運卻恰在此刻開動。

十幾秒後,只剩下我還留在原地,望著他們離開的方向發呆。

(四)

直到開始兼職淘寶客服,我才知道一家網店的生意原來可以這么火爆。

尤其是到了晚上,客人總是越來越多。

今天更是非比尋常,我至少接到了百來個訂單。

好不容易捱到換班時間,我掃了眼手機:

『本市一居民區昨夜突發重大火情,傷亡人數不詳。』

閉上眼睛,我腦子里全都是剛剛訂出去的那幾百個搬家用的紙板箱。

(五)

最近註冊了網約車司機,打算賺些外快。

昨晚有個拼車的單子,我繞了點路去接他,上車地點卻沒人,電話也打不通。

車上畢竟還有其他客人,我只好作罷。

今天早晨,我發現賬戶中多了一筆車費。

我趕緊拿著錢去買了包煙,點上三根,恭恭敬敬地立在了路邊。

(六)

我是一個程序員,最近遇到了件怪事:

睡覺前寫好的代碼,醒來後總會不翼而飛。最蹊蹺的是,那位從未見過面的總監卻告訴我,已經收到我的程序了。

難道我患上夢游症了嗎?

搖搖頭不再胡思亂想,我喝了口水打算繼續工作。

那麼,今天的任務是……

把這些名字按照壽命在數據庫中批量刪除是么?

(看不懂的話可以去評論中留言/同時還能收到更新提醒)


Aorqu用戶:

說一個顛覆我三觀的真實故事。

一個朋友,叫她S吧,女生,人挺好的,家境優渥。高中的時候遇到一位某四線城市來的男生,在他猛烈的追求下在一起了。

男生的家境不好,砸鍋賣鐵才供他出國讀書。男生會跟S說一些他們家的事情,比如他們那個城市沒有肯德基,他父母都是國中老師,etc。

S有一天翻出了一本男生的病歷之類的東西,其實也沒看懂,就去問男生。哪知道男生突然就急了,跟S坦白了一切:原來他們全家都有乙肝,父母都是大三陽,他自己是小三陽。

S嚇壞了,趕緊去檢查加打疫苗。所幸的是她並沒有被傳染。之後男生的媽媽特意加了S的QQ(當年還沒有微信),給她發了一篇將近一千字的文章,大概意思:1.小三陽不會傳染;2.某保養品很管用,她有個親戚腿斷了就是吃那個吃好的。所以多吃點那個保養品就沒事了;3.要求S不要去看醫生,以免留下記錄影響他兒子移民。

當然,以上都只是不要臉,以下才是細思極恐:

S清楚地記得男生跟他說過,他父母都是國中老師,在家裡搞了一個全寄宿制補習班。就是招了一些國中生,白天在學校上課,晚上就住他們家,包吃包住包補習。聽說生意火爆得不得了,連沙發上都睡滿了人。

我19歲聽到這個故事,從此對該城市的人有了心理陰影…

updated on 3/10/2017
想到了三件事情來更新一下:

第一件:
辦理紐西蘭留學簽證需要體檢,那麼這位生病的男生是如果通過體檢的呢?(我本人並不知道乙肝能不能通過體檢,但男生家庭顯然認為是不能的)
男生親口向S承認,自己當年體檢是花錢請了一個替身做的。男生和該替身的血型不一致,男方家庭打算在移民體檢的時候再請一次替身。

第二件:
男生說自己有個關系好的兄弟。該兄弟為了移民跟一個毛利女孩假結婚。結婚之後不給錢還是沒給夠錢,被毛利女孩舉報賣盜版碟後被遣送回國。輾轉之後又找到一個特別老實的有綠卡的女孩(形象不好)結婚。婚後出軌,但女孩還是執意等該兄弟並為其辦了綠卡。

第三件:
男生最後找了一個有綠卡的女孩,成功移民。
現在單身。

我無法形容第一次聽到這些事情的時候的感覺,很長一段時間我都很難相信身邊每一個人。人為了慾望真的可以喪心病狂。


我是無殼的蛋黃:

女:我們分手吧!
男:這是最後的了。
女:謝謝你給了我那麼多。
……………………………………
3日後,電視新聞上,一男一女被困雪山上未死奇蹟,據說還有一個人失蹤了。


Gonjouroney:

不用細絲都極恐的親身經歷。

來澳洲後交往了第一個男朋友,在一起兩年,後來因為他父親生重病他要回國無奈分手。交往的兩年中每周我都會去他家,所以對那個房子有很大回憶,有好有壞。

前男友離開後兩年,我在去小劇場看錶演的時候認識了一個不錯的男孩,是心理醫生,之前他一直在英國工作,才回澳洲半年,開始約我出去逛街看電影。大概交往了三個月,對他有好感但是因為還沒有完全走出上一段感情,所以心中還是有所猶豫。剛認識他的時候他就告訴我他住的地方在哪裡,和我前男友住同一個區,但是也沒多想。後來有次他做了晚餐,約我去他家吃飯,當時下了車我就想哎,以前我也是坐車來這里,但是都是前男友接我。

後來跟他往家走,越走越不對勁,最後來到和前男友住的那棟樓,心裡覺得怪怪的,但是來都來了,就咬著牙跟他上了樓,結果走到三樓,他拿出鑰匙,就這樣我又回到了前男友的家。

站在門口半天我都說不出話了,他說我當時臉色蒼白,問我怎麼了我也不說話。確實,兩年的回憶全都湧上心頭。後來我實在呆不下去,就跟他說我身體不舒服先回家了。

這段感情自然不了了之。後來我們還是成為好朋友。再後來過了好久我才告訴他這件事,他也完全被嚇到了。我問他這個房子怎麼租到的,他說就是隨便找到的,當然,我跟他說了這件事沒多久他也搬走了。

我也和前男友通過一封郵件聊起這件事情,前男友說完全不認識這個男孩子,然後笑著說「可能那棟老房子太喜歡你了吧,所以即使我走了,房子里的靈魂還捨不得離開你,所以又把你帶回去了」

最後想說的一點是,我住在雪梨,有大概700多萬人口,雪梨和北京差不多大吧,公寓也是幾百萬計算的,我竟然和兩個租住在一個公寓的人認識並交往,這件事的概率不用細絲也是極恐的…

———————————————————-

補充一下: 這件事過後我試圖想用科學的方法理解這件事情發生的概率,於是接觸到了6 degree of separation (六度分隔理論),此理論認為世界上任何互不相識的兩人,只需要很少的中間人就能夠建立起聯系,感興趣的朋友可以搜索一下。


Oren:

阿公去世那年我讀國小,姐姐讀國中。

阿公生前就不喜歡我們家的孩子,而喜歡姑姑家的孩子,有好東西都留給姑姑,家裡燉個排骨(2000年初生活水準不比現在)都要打電話叫姑姑一家來吃,還不讓我們知道(我們家和阿公家住的近,事後聽街坊說的)。而我和姐姐去就把好吃的全藏起來,讓我們找不到。

阿公身體一直不好,去世時才六十齣頭。阿公生前很怕死,重病住院那些天,總疑心父親和叔叔要關掉他的氧氣瓶,好讓他快點死,省下醫療費。

記得阿公去世的前幾天,我去醫院看他,阿公把我叫到他的床邊,小聲說:

「你爸爸和叔叔都狠,他們夜裡悄悄關掉氧氣瓶,不給我輸氧,盼我早死啊……你去叫護士來看看……瓶里還有沒有氧氣,我憋得慌啊……」

阿公入土後不久,我做了個很詭異的夢,想想都後怕。

我夢到一天晚上,家裡沒人,我在看電視,忽然聽到卧室傳來一聲又一聲沉重的咳嗽聲,我鬼使神差地跑進卧室,卧室空無一人,聲音是從床櫃里(家裡的床是中空的,掀開床板可以放雜物)傳出的,我好奇地掀開床板,赫然發現阿公竟躺在裡面,全身浮腫,臉色蒼白,歪著頭,擰著脖子,眼珠子被擠的往外突,就像去世前的樣子。

我嚇得退後一步,說:

「阿公,你怎麼躺在床里?嚇我一跳!」

夢中的感覺就像阿公本來還活著一樣,所以當時並沒有害怕,只是很詫異。

阿公的頭突然扭了過來,白岑岑的臉浮出了笑容:

「噓——我在玩捉迷藏呢,快別說話,讓人家發現我就死定了。」

我說:「阿公您別鬧了,快出來吧,這裡面這么亂,像個棺材板似的,您躺在這做啥嘛!」

「這里安全,你爸爸他們找不到我,孩子,你聽話,進來陪阿公好不好,阿公一個人躺著好孤獨……」

我搖搖頭:「我不要。」

「乖孩子,快進來吧,和阿公一起捉迷藏,快點,不然就來不及了!」

「孩子……快進來陪阿公吧……快啊……」

阿公不停地招呼我,我有些猶豫,覺得阿公一個人在裡面太可憐了,於是就說:

「那好吧,就玩一會兒,不然媽媽回來要說我了……」

正當我想要爬進床櫃時,無意間瞥到了阿公的目光——那是一種笑里透露出的猙獰,眼珠瞪得很大,正望著我,浮腫讓阿公的臉變得越加扭曲……

我一下子被嚇到了,感覺很害怕,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阿公你別這樣瞪我,我害怕!我不要進去了……我……」

然後我被自己的哭聲驚醒,渾身上下都是冷汗,心跳個不停,才發現原來是個夢,還好是夢,我記得當時眼淚止不住地流,可腦子很沉,特別困,就這樣哭著哭著又睡著了……

第二天我開始發燒,一連燒了幾天,都是低燒,沒有食慾,也沒精神,打針吃藥不見好,也沒有更嚴重,就是病懨懨的……

我的病在門診看了一周不見好,真是急壞了爸媽,正當他們準備送我去大醫院檢查時,我的姐姐突然說她昨天夜裡做夢,迷迷糊糊中好像聽到阿公隔著窗戶叫她,一聲一聲地叫,她想阿公都死了怎麼還叫她,嚇得沒敢答應……

爸媽聽了一愣,我聽後也立刻記起了那天夜裡詭異的夢,哇的一聲又哭了,說:

「我也夢到了,那天阿公一直叫我,叫我陪他去,我不敢進去……」

於是我說了那個夢的經過。

媽媽立即明白了什麼,趕緊打電話給老家的舅舅,讓他們帶我去老家很有名的一個神婆那「看病」。

神婆聽了我和姐姐的夢,給我們燒了香,對媽媽說:

「還好這倆孩子聰明,沒答應你公公,這是你公公作祟,想讓你倆孩子陪他去呢……」

我媽嚇得臉上當即沒了血色,趕緊問該怎麼辦。

神婆說:「以惡制惡,以毒攻毒。」

後來我媽在神婆的指點下,買了紙錢和供品,帶了我和姐姐的衣服,跑到老家阿公的墳上破口大罵,大意就是說阿公怎麼這么狠心,活著欺負我們一家子老實,死後還要欺負孩子,有本事你去欺負別人啊,別窩里壞啊……要是以後再敢回家折騰孩子,就把你的墳給起了,骨灰摔了之類的粗話……

在這以後,我的病果然就好了。

也許是湊巧,也許冥冥之中真有未知世界,總之,我就是這么好了。

我不相信迷信,可我到現在始終無法解釋這件事……

後來也沒有再夢到死去的阿公。

看來欺軟怕硬在哪裡都是一樣,以惡制惡,以毒攻毒在哪裡都能奏效。

連鬼怪都不例外。

直到現在,每每想起神婆的話,都覺得很恐怖,很後怕……

還好當初我和姐姐沒有答應……

還好還好。。。


天下無羊:

上國小的時候有一門課叫《自然》,裡面經常有一些有意思的東西,我記得有一節課內容是:一節2號乾電池,正負極接上電線,了解到一根細鐵絲上,鐵絲會發熱,可以切割一些泡沫之類的東西。
當時我就想,如果電量大了,應該就能切更厲害的東西了,所以我找了一個插頭,把電線兩頭接在一根鐵絲的兩端,後來我想鐵絲切東西時肯定太熱了拿不住(幸虧我這樣想了!),所以我在鐵絲上插了一節木頭,用手拿著木頭。
我就這樣堅定果斷的把插頭插進了插座里,然後眼前一個巨大的火球,一聲巨響,鐵絲炸了,我的眉毛也沒了。。。
那個時候沒有漏電保護器,整個衚衕用一個老式的電閘,巨響之後整個衚衕的人都跑出來看,印象里還有人說自己家電視鼓了,而我怕賠錢給別人,所以一直保存了這個秘密二十多年。。。


匿名用戶:

上國小四年級時候,夏天很熱,吃完午飯喜歡去鐵路邊的池塘里游泳。

這些池塘是附近磚窯廠挖的大坑,時間久了,積水多了就成了一個池塘。

一般我到那兒的時候將近1點,遠遠就能聽到有人嬉戲打鬧的聲音,走近一看,1千多平米的池塘里,至少幾十個孩子們在那兒嬉戲,好不熱鬧!
我幾乎是跑到水邊的,邊跑邊脫衣服,然後使勁一跳,躍入水中,渾身的燥熱從腳底開始被涼爽代替,沿著後背蔓延到後腦勺,那感覺比吃冰棍還爽!

一般我們會洗到2點左右,然後走路十幾分鐘,到學校大約兩點半,正好趕上上課。

有一天中午媽媽做飯晚,吃完飯都快兩點了,那天就沒去。

第二天飯做得早,吃完飯才12點多點兒,我從沒去這么早過,但是也迫不及待跑去了,天太熱了!

快到的時候,沒像往常一樣聽到嬉戲打鬧的聲音,走近一看,一個人都沒有,很安靜。

我這人對水底有點兒沒安全感,因為水底都是泥巴,我總是擔心踩到玻璃什麼的,或者哪兒出來一條蛇咬住我,一般有人在這兒玩兒我才敢下水,人多熱鬧,蛇估計也被嚇跑了吧。

可是天實在太熱了,走了一路已經出了一身汗,我就壯著膽子,脫了衣服,慢慢下了水。
水很涼,居然不由得打了個機靈

在水裡泡了一會兒,還是沒有一個人來。我腳沒敢沾地,遊了幾個來回,也沒敢潛水,游的時候感覺怪怪的,那天的水比平時涼多了,涼得腳快抽筋的感覺。

約摸著「玩」了十幾分鐘,還是沒有一個人來,上岸看了下時間,12點40多,平時這個時候至少也有十幾個人了。
忽然,聽到遠處有人走過來,我心中一喜,終於有人來了,轉頭一看,原來只是個路人。

我又在水裡待了一會兒,實在待不下去了,就上了岸,腳離開水的那一刻,有種死裡逃生的感覺。
有個玩伴家住學校旁邊,我們沒關係的時候都喜歡去他家,我準備找他問問。離他家遠遠的就看到一群人在那兒,正是平時一起游泳的那一幫人。
然後我就問他們怎麼不去游泳,他們用震驚的眼神看著我說:「你不知道!昨天下午那裡YS了個人,撈了一下午都沒找到ST呢!」
我一聽就感覺腦袋好像被電了一下,感覺有一股冷汗從額頭冒了出來,後背直發涼!

從此以後,再也沒有去池塘游過泳了,也沒見過有人在那兒游過泳,直到上高中的時候,有次上學,路過的時候,看到至少幾十個孩子們在那兒嬉戲,好不熱鬧!


褚軒leon:

深夜無眠,翻答案,看到幾個講新疆的故事,有的編的很不錯,有的也多半是道聽途說。

差不多都是反應民族問題,人群隔閡,再說多了就都是敏感詞了。

不過這些故事在我看來很假。
偶吼哎……假的么邊兒了么……佛撒的呢都。

09年過後,很多事兒就只能當故事聽了。
兩個原因,一個是各民族同胞之間原先存在的隔閡被放大了,另一個是恐怖事件給大家埋下了更深而黑暗的種子。
大家都開始相信壞人在自己身邊,大家不願意再互相信任了。

光這事兒就挺細思恐極了。

—————

回溯一下2009年。

接下來的,你就當故事聽吧,別信我,我挺怕有人當真的。

當年高三(准高三),也算是經歷過恐怖襲擊的人了,因為特殊事件好久沒上課,大家開玩笑說這課都耽誤了,聯考都得給加分!——最後也沒加。

事件發生後,得知父親同事的老母親,當天去醫院做檢查,二醫院嘛,在二道橋附近,做完檢查回家,時間正好碰上了。

然後人就沒了。

這大概是離我最近的一個受害者了,聽了心裡很不是滋味。

當時事件發生,很多人是沒反應過來的,夏天的烏魯木齊,街上還挺熱鬧的,夜市,賣乾果水果的小推車,小商販嘛…自然是各民族都有。

然後就發生了那件可怕的事。過程如何慘烈,每個人估計都有自己直觀的感受。

我不去講那些可怕的畫面,心理的恐懼才是最可怕的,所以我只說一個小插曲。

有個目擊者的朋友,家在南門靠二道橋附近,樓房,比較安全的距離。
他家樓下當時有個賣瓜的推著小車,當時突然人群四散而逃,歹徒接踵而至,而這個商販好像並沒有反應過來,就站在原地。
直到能逃的都逃了,躺下的都起不來了。
老闆還在車邊上張望。

然後,他上前給一個紅著眼的歹徒,切了一塊瓜。

這是我聽過最最恐怖的恐怖故事。你不能信。嚇人的。

——————

再往前倒個十年,大概是新千年初,我才二年級。
我記得一次放學回家路上,一個人傻滋兒滋兒樂的跑著,然後突然被一個陌生的少數民小孩兒一把推倒在雪地上,我起來又被推倒,再起來再被推倒。
我記得那個欺負我的人跟我說的是:我就討厭你們這些漢人,搶我們的東西。

我就哭了,然後那個人就走了。莫名其妙的,褲子里還灌了一褲子雪。

我後來告訴我爸媽,他們都笑著說「怎麼可能」「你那時候才多大點兒」「你還能記得這么清楚啊?」
這個我真的沒記錯。

所以啊,有些東西,是有前兆的。

——————

消除隔閡永遠不是喊口號就能成功的。不過我還是要說——

現在的新疆已經好多了這樣的事情已經不會再發生了我們一定要珍惜來之不易的美好生活堅持三個離不開思想和我們的同胞們永遠堅定的團結在一起共創祖國新疆的美好未來。

我其實不太喜歡總是宣傳的那句「各民族要像石榴籽一樣緊緊的抱在一起」,我覺得比喻不錯,只靠一句話宣傳,美化的太死板了。

但是就我的經歷來說,這句話又很貼切。

因為它告訴你,如果將石榴籽們切開,石榴是會「流血」的。
這是血淚換來的教訓,所以這句話它是對的。

和平和安定都來之不易,只能說珍惜現在吧。多的不說了。


她說我是妖怪:

人體的細胞每七年更新一遍,那豈不是一個全新的身體?我與七年前的自己確實有很多不同,包括外貌、性格、愛好、一些觀念,以前的我到哪裡去了,被現在的我殺死了嗎?現在的我應該也會在七年後消失吧。

那麼所謂的「七年之癢」可能與此有關?


伊不拉稀莫為奇:

初二那年在學校重點班,在當地也算是不錯的一所學校。班上班風很好,部分原因班上都是好學生,主要還是班代帶了好頭,班代在同學心目中就是榜樣,在老師眼中也是無論成績、人品都無可挑剔的人物。

我在班上總體成績一般,但數學比較突出,甚至老師都會跟我一起討論問題的解決辦法。平日里與班代關系也不錯,她的座位就在我前面,經常會向我請教數學問題,每次她都彬彬有禮地說謝謝,看著她的笑我會想乖乖女大概說的就是這樣。

在控制紀律方面班代也做的讓所有人都服服帖帖,一旦有遲到的或者上課說話的情況出現她就會站出來教育同學,在大家心目中她就是權威,無懈可擊的人設。

一次期中考上,第一科考的語文,大家像往常一樣作答、結束後對答案、有的嘆息有的開心,以為是再正常不過的一次考試。

第二科考的數學,也是我最拿手的一科,做題速度比較快,這點同學們也都是清楚的,很快我就把試卷做完了。監考重點班是一件無聊的事,基本上沒人作弊,老師也經常出去走廊望望,伸伸懶腰。

接下來發生的我怎麼也沒想到,坐在我前面的班代遞了張紙條。。我很緊張啊,畢竟之前沒試過考試還能和同學互動的。拿到紙條我趕緊塞在試卷底下,生怕有人看見。

我瞄了一眼門口的老師,顯然是沒發現的。趁沒進來班上我小心翼翼地從試卷底下抽出紙條,打開。劇情很明顯了,神經病才會想到是表白信,肯定就是一張「求救信」。我不敢相信這是在我心目中完美無缺的班代做出來的事情,但因為平時也挺熟的而且就坐我前面抬頭不見低頭見,這忙就幫了吧。

考完試了,自然是波瀾不驚的過去了。但班代的形象已經沒那麼高大。

第二天考試也到了我不拿手的語文,每次考試都頭大,特別是第一題選擇題永遠做錯。

還是跟往常一樣聽到開卷鈴後老師給第一排的同學發下數好的試卷,一個個往下傳。拿到試卷的我習慣性看第一題,熟悉的感覺,還是不會選。

這時傳卷還沒停止,班上還有動靜,刷刷的試卷聲充滿整個教室。我抬頭一看想起我前面不就坐著一個救星?而且昨天幫過她一回禮尚往來我也問她一題心裡愧疚感沒那麼強烈。

鼓起勇氣用筆戳了戳她的背,她轉過頭來。我小聲地說第一題一邊環顧四周確保沒人看到。接下來一幕讓我記到現在。

她站了起來,舉起了手,像是正義的自由女神。然後正義凜然地報告老師我作弊,問她問題。唰地一下我臉紅了,全班的目光也聚焦在我身上,我要燒起來了。尷尬的氣氛開始蔓延,而班代再次打破了寂靜,她說:我希望大家都可以自己完成自己的試卷,做到問心無愧。

那以後,老師和同學們都不太看得起我,而班代還是像往常一樣有不懂的數學問題還是會問我。

我也沒做太多辯解,因為我知道,我和她不是一個段位的。不過過了這么久我很想知道,在社會上的她會是怎麼一副模樣。

—————————————–
手動分割線。。網友眼睛好銳利,第一天對答案的是綜合,理綜還是文綜我忘了,畢竟後面發生的印象比價深刻。


造夢小姐:

不請自來!!!
真的太恐怖了
我自己是工作日自己一個人住,周末回父母家。
_______________這是背景_______________
今天!就是今天下午的時候!!!我開門的時候,突然!掉了一個這樣的小紙條在地上!!!

剛開始我以為是催我繳天然氣費的!然後就撿起來看了,打開一半的時候發現是手寫的字!!!

這樣的!!!!
我每天回家也不晚,被塞這樣紙條,真的很恐怖!!!而且是在我不在家住的時候塞進來的,連我的作息時間都知道!!!無論他是善意的還是惡意的,我都覺得這樣的方式會讓人脊背發涼!!!

事隔8個月!這個人又出現了

還是從通訊錄發起的會話,這意味著他有我的手機號!!!這樣的人真的太惡心了


中二病騷年:

我父親有個壞了好久的手機,是一個金立的智能機,維修的說電池燒壞了,沒boom就是好事,是那種打開後蓋就能看到電池你卻摳不下來的機型。然後今天晚上我弟弟拿去玩的時候,手機又莫名其妙自己開機了 。我好奇打開後蓋看到那鼓包的電池的瞬間,熒幕滅了!滅了!然後再怎麼嘗試也開不了機了!
想一想劉慈欣的《球狀閃電》,細思極恐


無所謂:

有一天我告訴我的手機智能說:「發條簡訊給我女朋友就說我愛她」

簡訊發送成功,內容:「我愛你」


鼓搗貓寧:

說個真事。
在學校的時候,宿舍在五樓,晚上我經常站在四樓到五樓的樓道里打電話,因為有很多晚歸的同學,我怕嚇著人,所以聲音比較大,並且走來走去晃動手裡的鑰匙,提醒過往的人這兒有人,別突然看見嚇著。並且我注意看走過的同學,遇到熟人就打招呼。
宿舍里一姑娘因為打工,天天晚歸,姑娘很活潑,所以我打電話的時候經常看見她和一起打工的同學嘻嘻哈哈打打鬧鬧上樓梯,看見了就擺擺手打個招呼。
有一天,我打電話打到了十點多,想了想,咦,今天怎麼還沒回來?結果回到宿舍,一眼就看見她坐在桌子前玩手機,我吃驚地問她:「你是不是走了另外一個樓梯?」她說:「沒有啊,我還在奇怪你去哪裡了?」我告訴她我一直在樓道里打電話,並且注意看了來往的人,沒看見她。她說她確實走的就是經常走的那個樓梯,沒看見我還覺得挺奇怪的,一起走的同學可以證明。然後宿舍所有人(⊙o⊙)……!!!∑(゚Д゚ノ)ノ


啊啊啊啊啊:

1曾志偉是香港演藝協會會長,

而且是第六屆,第七屆,

接著又是第九屆,第十屆的香港演藝協會會長

2曾志偉60大壽去了大半個娛樂圈,

曾志偉60大壽 兩岸三地700明星名流道賀[高清大圖]

金像獎改時間,因為曾志偉大壽

3藍英潔出事被強奸後,

整個娛樂圈,媒體報道出來的幫助藍的只有2個人

1個是劉德華,1個是曾志偉

曾志偉未打算幫藍潔瑛籌款 稱她希望能自力更生

劉嘉玲談藍潔瑛眼泛淚光:只有曾志偉能勸她

律師呼籲曾志偉為藍潔瑛示威遊街 好友曝:他好關心她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