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细思恐极的短故事?

问题描述:看到好多朋友分享了灵异故事,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呀 还有评论和回答里好多人认真且执著地解释著“盲人也有光感啊blahblah”,我也很绝望啊【别再解释“盲人有光感” “开灯为你考虑”了】 还是希望能看到更多 【细思恐极】的【小】的故事 【最好非灵异】 —————————————————————————————比如这种:我有个盲人朋友,每次到他家做客,总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挥之不去,却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直到那一…
, , , ,
高慧君:

我为什么要手贱点进来看。


Dr.赵先生:

谢邀,皮肤性病科医生。前几天跟骨科同事吃饭,谈及一起医疗纠纷。
一名40岁女子右手colles骨折,医生手法复位成功后,打上石膏让其一月后复查。
到了复查的日子,女患者在医院门口用铁棍敲断已经正在愈合的骨折断端,然后去告这位骨科同事。
后来骨科同事一打听业内同行,这位女子是惯犯,已用此办法获得两次赔偿。
有这样的患者,真是让人细思极恐。


捷豹打王:

补充一厦(南方人口音),算是为评论答疑:
1、小姑娘是南方人,还挺信鬼神的,耳机线不能放歌那一刻其实还是第一反映是耳机坏了,只是多次尝试后歌声断断续续的才开始瞎想哈。
2、后话:自那天以后耳机线正常使用了,惊恐…..

—————-南方人分割线—————-这么久了,估计这个故事也石沉大海了。
首先在讲述这个故事之前,我先说一句话: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小姑娘晚上应邀出去ktv唱歌,大约凌晨一点半左右回到了自家小区门口,因为没唱过瘾,小姑娘拿出耳机线一边听着歌一边往自己住的那一栋走去,大约百米距离,走着走着耳机线突然没有歌放了,这个耳机线已经用了1年,可也没有坏过,小姑娘尝试了旋转耳机头或者拔出再插入歌曲还是播放的断续,慢慢地,小姑娘想起朋友玩笑中说过的话:每个人呐都有一个守护灵吧,背后升起了一股寒意,小姑娘没多想,拔掉耳机,快步往家走,原来配的楼下钥匙因为没打好一般要旋多次才能打开门,然而这次异常顺利,旋转一次就开了,小姑娘家住6楼,疾步走,一步两梯跳,没一会就走到了家门,在关门前她听到了楼下"嗒",有人进来了。小姑娘很冷静的悄步走进房间,拿了衣服,洗澡洗脸刷牙躺倒床上,一气呵成。闭上眼睛,6层楼,10多秒的体验,最终,她呼了口气,侧头对着空气说了声"谢谢"沉沉睡去……


匿名用户:

强烈建议【租房】的人看一下我的答案!!

有可能的话让需要租房的朋友也看到。

正题开始。
我说的这件事,可怕的不是经历过什么,而是后知后觉发现的时候回想起来,会后怕到整个人窒息。

背景:
我其实要去租房实在是一个迫不得已的决定,因为在学校住宿条件很好,我们一个套间里只有四个房间,每个套间配套一个很大的卫生间,有淋浴和厕所,还有很大洗漱台,每天有宿舍阿姨打扫,很干净很整洁,而且我们两人间的阳台正对东边,绝对的优势坐向。
而且我回宿舍的时间比较短,就晚上回去睡一觉,中午都不怎么回来,按理来说,其实没必要花力气去折腾租房的事。
然而,我还是下定决心出去了,为什么?我花了很久终于得到一个给自己的解释,我和一个一直在【消耗】我精力的人住在一起。每天过得很痛苦,具体情况不多说了,有兴趣可以私聊。反正最终决定出去住了。

租房经历:
初次出来租房,真的没有经验,还好有女票陪着去找了一家中介,几经折腾,找到学校附近的一家房东,去看了房,一个卧室带小阳台,独立卫生间,加一个厨房,很简陋,不过还能住,最后谈了价格,1200一个月,押一付二,租过房的都懂的。简单安顿了一下,就住下来了。因为东西不多,所以收拾的也快。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也适应了,虽然空间小了点,但也过得舒服自在。

简单介绍下这个房子的格局
一个住户的房子被分隔成五个房间,所以每户人手上有一把套间门钥匙和自己的门钥匙。我的那间在进门左手边,我看过我的走廊墙,是明显用木板做的,刷上了白漆。另外四户分别是二房东,一个中风的老头,还有两户周围打工的居民,还剩一户是一个妈妈和她女儿,女儿在这边工作,她过来跟女儿住,顺便照顾她。平时我跟这几家人都没太多来往,只跟这个妈妈聊了聊天,这些情况也是她跟我说的。

奇怪的事情
1、我搬进来一周左右的那段时间里,因为我本人喜欢睡前看看视讯,一个人住就开灯直接外放。有一天,到12点左右,我的门突然响了一下,推了一下松动的那种声音,我凭经验判断,这个声音绝对是人为的,就关了声音,静静听,没声音了,过了一分钟,我打开再看,不到两秒,又有人推门的声音,我打算看看是谁,就慢慢凑过去,看了下猫眼,但看不到外面,可能是坏了,我就放弃了,慢慢打开门,留了个门缝,然而一个人都没有。难道是幻听了?后来我把它解释为,门比较松,可能开空调以后产生气压差,门就松动了。后面只要我看视讯,基本上都会有门发出的声音,我也没管了,因为看过两三次都没人。

2、居委会查出租房应该是时有发生的事。我住了一个多月的时候,那天中午居委会的人来查出租房,他们进套间以后先敲了我对门的门,敲了十多秒没人开门,他们就过来敲我的门,我那会儿还在睡觉,就打算不理他们,但是一直敲了三分钟,后面边敲边喊,快开门!我心一虚,把门打开了,他们说这边房屋结构划分不合理,要把我的房间的墙拆掉。。。我心里真是一万匹***反正最后胳膊拧不过大腿,毕竟居委会是我党的地方代表,我和房东就协商退钱了。我就纳闷了,为什么居委会的人那么执著把我的门敲开呢?

尾声:
我既然和房东协议好退房了,就和女票去收拾东西了,这会儿墙已经被拆了,屋里一片狼藉,门也被放在一边。收拾好东西就准备走了。
Aorqu的朋友们肯定要开始骂脏话了,你这个故事细思极恐在哪里了?

不要急,正要走的时候,我突然想起前两天跟学妹聊天,因为我看了全季酒店那个视讯,就跟她说了,她条件反射一般说了一句,有些酒店会装 【透视镜子】就是那种一边看得见镜子,另一边看得见里面的人那种镜子,很可怕,不过,有些酒店还会装【反猫眼】,也是很可怕。。。

我不知怎么就想起这段对话,于是跟女票开玩笑说,你去外面看看这扇门的猫眼,能不能看到我在里面,于是她出去看了一眼,过了几秒之后,进来吃惊地跟我说:能看到。。。

我之前那些奇怪的事情我就不解释了,我更细思极恐的是,还有多少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全部都能在外面看到。。。


咸蛋超哥:

说一个我妈给我讲的,关于我的事情
小时候,大概七八个月的时候吧,我高烧大概40度不退,好几天了,人都快糊了,而且那么小的婴儿,根本要死了受不了了好么。我妈当时就在医院照顾我,终于第四天的时候吧,我退烧了,缓过来了。然而我妈给我说的是,第三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到我的外公,她的外公外婆,以及我外公的两个亲兄弟在一个房间里面(这些当时都是早就去世了的人),每个人都表情严肃,然后,我妈抱着我就进去了,然后我妈把我递给了我的外公,我外公看了一下,递给了下一个人,传着看了一大圈,最后把我还给了我妈,然后我妈就从那个房间出去了,第二天我的病就好了。
或许是巧合,但是我妈给我讲这个事情的时候,说了一句,当时要是哪个长辈抱着我不还给她了,我可能就熬不过来了。想想还是有点恐怖。
幸好我小时候长得不可爱,长辈都不喜欢。


伟伟伟大魔王:

以前上高中时候,有一次在学校上课呢,班导突然跟我说让我赶紧给家里回个电话,也没说太明白什么事,我就去打了。原来是我妈接到了诈骗电话,大概意思就是一个人自称是我,跟我妈说,妈我在外面赌博输了钱,人家把我手砍了,快给我打钱来……我妈说她当时脑子就嗡一下,然后赶紧问欠人家多少钱,骗子说三十万,我妈说没有,最多两万(估计这时候我妈也差不多冷静下来觉得不对了,当时她说最多两万时候我笑死了感觉像买菜一样讨价还价)后来就是我妈打电话到学校求证我的安危了。

说了这么多,还没有说细思极恐的地方。

那就是,那个自称是我的骗子,开口第一句是,妈,我是大宏伟。这个大宏伟,算是我的小名,同学朋友都不知道的,只有在家里爸妈有时候叫一叫,知道的大概也就是一些亲戚。而且我家的座机平时也不怎么用都是用手机。

这个骗子,要知道我的大概资讯,最主要的是同时知道我的小名,和我们家的座机号码,这样的人如果仔细想想,范围真的太小太小。


想过好很难:

昨天发生的事,现在凌晨两点想想还会觉得可怕。 7月17号下午两点多我在家打lol,打着打着我阿么在楼下叫我说家里的门打不开(我爸很早就分家了从阿么搬出来),然后我开车送她回家拿了钥匙确实是开不了,一楼的窗都关了装有防盗网,进不去,阿么家和我二婶家两幢房子是合在一起做的(像这样合在一起,每层都一样高,共三屋) 二婶今年起了新房子所以旧房子是没有人的都搬去新房子好,问了她拿了二楼的钥匙从阳台跨过去我阿么家,我阿么家阳台的窗口是没有关的 下去开门我惊呆了为什么门的保险关着的(门保险就是你在屋里面把保险关了,你拿钥匙在外面怎么开,都是开不了的)
我一看事情不对劲,我拿个棍子从一楼搜查到三楼每个柜子床底下,检查哪个窗口没有关,你能想像一个二十二岁的小伙子大白天会起鸡毛疙瘩吗?我阿么说这小偷来过几次这次又不见了几十块,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了,你们说万一小偷来了,又被我阿么发现了怎么办?我阿么一个人在家,你们可能会说老了可能会糊涂,哪门的保险她在外面可以关吗?


梁思成: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随着耳边响起时钟摆动的声响,我缓缓睁开双眼。

襁褓中的我想要拚命呼喊,却只能发出“哇~哇~”的声音。

这边上熟睡的女人,应该就是我这辈子的妈妈吧。

她的睫毛黏在一起,眼睛又红又肿,估计是哭了一晚。

我本不应该来到这世上,我逃过了追杀,躲过了巨债,却最终败给了自己的内心。

孟婆说我来世本应做牛做马,但因为还有尘缘未解,让我再做一回人,可我不配。

本该一死了之的我,阴差阳错的成了这个女人的儿子,不知该喜还是该忧。

我的啼哭声渐渐变弱,到最后彻底失去力气,合上双眼的一瞬间,她醒了。

这是我最开始,也是最后的记忆。

我从小没有爸爸,名字是母亲给我取的,叫梁思成。

梁是栋梁的梁,我跟我妈姓,意寓栋梁之才。

思成这两个字我一直都不理解,每次问到,母亲也闭口不提。

直到上了国小,常来家里做客的郑姨不经意间说漏了嘴。

至此我才知道父亲叫陈成,我的名字是取自思念陈成之意。

母亲正值三九年华,却并没有二婚,想必是极爱父亲的。

随着年龄的增大,我逐渐表现出建筑与美术方面的惊人天赋。

见过的房子结构仿佛一目了然,我的画作连美术老师都自叹弗如。

母亲看到了我的天赋所在,花了大价钱送我去艺术学校读书。

我也争得一口气,十六岁考上了清华大学建筑系,开始了长达七年的求学生涯。

大学部清华,硕士MIT,随着母亲一天天老去,我也拿到了自己的Master学位。

我准备回国发展,回家的那天,母亲做了一桌子好菜。

她从厨房冲出来,抱着我的腰,激动地泣不成声,又把眼泪和油渍抹在我的胸口。

乘着市局的“人才引进计划”这条大浪,我水涨船高。

没用三年,就升上科长,六年局长,十年进入省委。

四十五岁,我成为了史上最年轻的建设部长,数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虽然官居其位,但我还是经常造访基层,聆听民音。

有一次出差到M市,看到一片荒地,周围都是商业和楼盘,我不解。

该市委书记解释道,这是多年前一起事故的发生地,开发商不愿接盘。

这得多大的事故,几十年都没被人忘记?我命人去查明此事。

秘书小刘给了我一份名单,题目是《M城临水家园项目受害人名单》。

这个项目是当初一个无良老板做的,后来地基垮塌,死了三千多人。

这个老板逃过了追杀,逃过了银行债款,最后却选择了自杀。

于是这事故不了了之,无人负责。我哀叹一声,决定为民做主。

安青,包云云,常德仁。。。。。陈成,董韩明。。。等等,陈成?????

我打开详细档案。

陈成:建筑师,享年二十六岁,死于临水家园事故。。。。。

原创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


匿名用户:

为什么有那么多感谢?
———————
很多年前,一次很晚了,我坐电梯下楼,进了两个男的,但接下来好多层,电梯停了,开门却没人。

…于是我冷哼一声:“好多人……”(我的原意是好多人恶作剧……然而不知为何 恶作剧三个字没说出来)
然后我就看见那两男的惊恐的对视了一眼……电梯再也没停过,到了一楼……
……
我真的没有吓他们的意思……我以后说话一定说全……过了段时间,我居然在网上看到了这样流传鬼故事……这锅我背……我的锅

不过有时候想想,那次有没有可能误打误撞?


养猪老王:

《夜雨秋灯录》记载过一个关于阴间冤鬼索命的故事,叫做《玉红册》。

故事讲的是一个叫朱鉴和的人,晚上睡觉时老说梦话,怪声怪调的。

他老婆很担心,就找了县令夫人去听听,她老公到底胡说八道些什么。

结果他却说,他不是朱鉴和,而是一个叫做赵三的人,是城隍老爷手下的勾魂使,要来拘捕他去阴间了。

大家大吃一惊,赶紧问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啊,怎么好端端的,就要去地府啊?这是犯了什么王法啊?

结果赵三就说,前世啊,朱鉴和把寡嫂给玷污后抛弃,造成了寡嫂自杀。现在寡嫂把他给告了,现在要让他去阴间对质。

官太太还挺镇静,果断抓到了一个漏洞,说:那个女人说的事情,都是三十年前了,为啥她三十年前不告啊?

阴差就说:我们阴间是这个规矩,凡是自杀的人,都要在枉死城呆够30年,才能放出来。她这刚呆够,就开始闹腾了,其实我们也烦得很。

(所以千万千万不要自杀啊同学们,自杀一时爽,三十年火葬场)

阴差赵三告诉大家,只要在朱鉴和头上点一盏油灯,他就能把朱鉴和的魂带到阴间去,等对质完了,再给他送过来还阳。

但是大家很担心,说你把人的魂给带到地府里,时间长了,这人的肉身腐烂了可怎么办啊?

这个阴差倒是个好说话的,说有道理!那这样吧,你们把这个朱鉴和送到苏州去,我当天晚上就给他魂魄拘走,半个晚上就回来了,肯定没问题。

然后这样走了一遭,最后又回来了。

因为朱鉴和前世固然犯了大罪,好在今生做了两件好事,被记载了功德簿上,所以两相冲抵,就没事了。

这个故事其实比较一般,这种故事,在《聊斋》、《阅微草堂笔记》举不胜举,其实没什么特别的。

我之所以提它,是因为它讲到了两个比较特别的地方。

第一,它提到了一个很特殊的东西,叫做《玉红册》。

《玉红册》是什么呢?

这是阴间记录人间行善积德的簿子,就是人在阳间做了什么善事,就会被记录上去,用泥金字记录的。

然后每个月初一、十五,地府都会将这些汇报给天庭,天庭就按照这个给人打分,建功德,所谓鬼神不可欺,就是这个意思。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簿子里最大的善行有两个:一个是不受女色勾引,一个是救人性命。

第一个说法有点儿扯,我觉得应该是作家故作清高了,第二个倒是好理解。

第二个,就是它提到了阴间。

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阴间?阴间又是什么样的?阴间的规则和主宰又是谁呢?

这些问题,我一直很感兴趣。

这个故事,就写了一些。

这个故事很清楚写了,朱鉴和到了阴间之后,发现是一个很大的衙门,气象森严,非常威严,底下也有站着两排衙役,然后堂上坐着官老爷。

它这里专门提了几个细节,一是衙门里点的蜡烛都是绿色的火苗,一个是衙役都是牛头马面等小鬼。

这样我们就能看出来,原来阴间和阳间其实差不多,也都有相关的官府,审判机构,甚至还有击鼓鸣冤的地方。

而这些衙役是哪里来的呢?

阴差张三也在故事里提了一下,说他生前是县衙的衙役,后来死后就继续在地府做了阴差。

你看,还是老本行。

不过阴间和阳间有些不同。

故事里,官太太听说阴差要带走朱鉴和的魂魄,就和他老婆商量,要不要行个贿什么的,让阴差开开恩,放他一马。

结果阴差就冷笑了,说我们阴间不吃这一套,要是都这样,那阴间岂不是和阳间一样混乱了?

这句话自然是讽刺当时的吏治腐败,但是也不好说,毕竟老话讲“天理昭昭,日月可鉴”,说不准阴间真有记录人间善恶的簿子,也说不定。

不过这个故事最让我感兴趣的,还是这个府衙上做的官老爷的身份。

我们都知道,地府有阎王爷,阎王好过,小鬼难缠嘛,所以大家都认为,掌管地府的,肯定是阎王。

但是,这个故事明确说了,并不是。

这个大堂上的官员,是城隍。

大家肯定听说过城隍庙。像上海城隍庙,就是鼎鼎大名的小吃街,大家可能没进过庙,但是应该都吃过,蟹黄汤包、迷你粽、素菜包、三丝眉毛酥等。

大家应该也知道城隍,大小应该也是个神,但是到底是个什么神呢,到底属于道教还是佛教,不清楚。

实际上,城隍算是阳间守护神,非常亲切,也非常实用,有点儿类似土地。

这个事情说起来就话长了,有人看的话,我再讲吧。


梦娜丁丁丁:

说一个我的事情吧

由于是一个人在市里工作就租了一间那种自己家里盖的楼房一间一间对外出租的那种,屋子里有卫生间就和宾馆差不多

我也是每天早上上班晚上回去,所以除了隔三差五我男朋友晚上过来没有人来

可能房东只见过我自己吧,就起了色心

在此说一下房东是五十多岁的夫妻两个人住一楼,他们儿子儿媳妇住三楼,我也是住三楼

有一天下午我回去睡懒觉,大概下午三点钟的样子,就在我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我听见有人拿钥匙开门的声音,我想不可能吧,没人有钥匙啊,结果门打开了男房东说:闺女没去上班啊我说没去(他一开门看见厕所的灯亮着应该就知道我在家没去上班,然而门口是看不到我在床上躺着的,并且我习惯裸睡别管什么时候只要躺床上就要脱衣服那种)然后他说:你厕所灯开着呢我给你把灯关上吧。我说行,然后他就出去了,之后我就继续睡但感觉还是不对劲就没睡起床上上班了,然后我打电话给我男朋友我男朋友说让我去问,但是我觉得那么大岁数了这样问人家不太好,也就不了了之了

因为我是自己开店,店里有服务员所以也不用准时上班,然后有一次我去上班的时候下楼梯的时候发现他正拿着钥匙开了一个二楼的门刚出来的画面,我当时想这样不太好吧,但又一想可能也是怕损坏屋里的东西来检查一下吧,上次去我屋里应该也是这个样子吧

然而我把人想的都太善良了,直到有一次,我屋里网线有点问题,我去找房东他老婆在家我说屋里网线有问题叫她找人看下,她说好的,明天吧,因为当时已经是擦黑的天了,之后我就去遛弯了,然后在路上碰到了房东跟着个男的,我礼貌的打了招呼就继续走了
晚上回家后照常跟我男朋友打电话,回家一直觉得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哪不对劲,大概是九点多十点钟的样子,然后我收到了一条简讯也就是下图
当时跟我男朋友打着电话我还说:我操有变态给我发简讯骚扰我!但我说完这句话我就觉得不对劲了,这个人肯定知道我的个人资讯,他肯定认识我,如果只是那种骚扰人的变态他不可能知道我手机号的同时还知道我是一个人,我就蒙了,我就害怕了,然后我就想查他是谁,然后我就复制了他得手机号,在微信里查找添加好友,这一搜不要紧,乍一看头像名字就真的以为是一个变态,名字好像是水中月然后头像就是那种花草类型的,我对这种头像名字类型的人是反感的,但是仔细一看发现不对,我就点开了头像,这一点不要紧头像照片就是照的他们家一楼客厅茶几上的花,我还怕我弄错就打开她儿媳妇的朋友圈(交房租家的微信转款方便)她儿媳妇发过客厅的小视讯结果一模一样连遥控都是一样的,我一下就慌了,然后我打电话给我闺蜜她离我近让她先过来,跟她打电话的时候我猛然的发现我脚下的垃圾桶的垃圾没有了,两个垃圾桶的垃圾都没有了,而且地上的垃圾也被扫了,瞬间我就恐惧了,原来一直觉得不对劲的地方一下就想通了,他今天趁我出去的时候来过我的房间,然后对我早有觊觎之心,我闺蜜安慰我别慌她马上过来,挂了电话我就报警了,然后警察说这单凭一个微信构不成证据,而且他也构不成猥亵,这么大岁数了也不能怎么着他,劝我搬走,然后在楼下跟警察谈话的时候他出来了问我闺女怎么了,我说大半夜有人给我发简讯,然后他也不说话 按正常道理都会问发什么简讯啊怎么还报警了呢

后来就不了了之了,当天我就跟闺蜜去宾馆睡了,之后联系房子租房子搬走

之后让移动大厅的朋友帮查了手机号只显示中间的那个字,就是他名字中间的字。

我不在家的时候他偷偷来过我房间吗?
如果来过他都做了些什么?
如果我还是傻乎乎的没有太注意简讯那会发生什么事?


易相濡:

木子最近失业了,只能搬到一处廉价公寓里。

一天,小区停电了。

木子只有徒步走上八楼的出租房。

出了一身的汗,洗了个澡就躺在床上睡了。

半夜,有人敲窗户,听声音像是一个中年妇女。

“刚搬进来吗?这里经常停电,我给你拿了根蜡烛。”

实在是太困了,木子没有理她。

第二天一早,木子看着床头的蜡烛,忽然想到了什么,立刻收拾东西搬走了。


小姑娘:

高三的时候,每天写作业到很晚
老妈从老家拿来一个台灯,已经一年没用了
那天晚上我写作业,拿它照明
忽然里面开始掉出很多细小的黑色颗粒
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我想可能是里面的灯丝老化了
碎裂成小颗粒掉出来
就开始各种观察,然后摸、捻、压……
越来越确信应该是碳粉
然后拚命拍台灯,小颗粒就哗啦啦往外掉
直到…………

台灯里面掉出来一只蟑螂

我立马用尽全身力气把台灯扔的老远老远
那天晚上,我吓到什么程度:全身哆嗦,哭了有半个多小时,半夜还心有余悸,写了日记

其实我不怕蟑螂,只是想起我曾这么仔细地观察它的屎,还是忍不住哆嗦


喜欢睡觉:

有段时间洗完澡身上会很痒,于是我上网查了一下原因,发现是因为皮肤比较干燥,导致洗完澡后皮肤上会出现无数细小的裂缝,触发了痛觉神经,但又因为裂缝太小,于是人会把这种痛觉误认为是痒。

光是想想我就觉得自己的密集物体恐惧症要犯了。


义乌大嫖客:

这个就细思极恐


Aorqu用户:

高三毕业后比较闲,于是去镇上的面包店找了个兼职。

晚上回家的时候,一个人走在路边慢慢悠悠地,直到旁边开过来一辆黑色奥迪。

开头的理由是不认识路,要指路,接着借口小镇夜晚灯不好,要我上车直接指路顺便。

再走几分钟就到家了,我想,算了我要回家看动画呢(真的是看动画,我很急)

于是我婉拒了他们。

实际上我看到后座上面有毛巾,这奇怪,毛巾一般我没见过直接放在后座上的。而且他们看我的眼神不是问路的,说不出的怪异,我全程跟车保持一米距离。

有时候你的感觉会救了你。

因为过几天我们市传来消息,有两个开黑色奥迪的人绑架孩子并且杀人了,我当时听见直接愣住。

毕竟我耳垂大。

是不是(๑¯∀¯๑)

我没编故事哦,你们都是这样看见我爆照就质疑

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但是现在我怀疑你没有小鸡鸡,快脱裤子


含笑半步癫:

高中的时候遇到的想想就后怕的事情,当时高二,老觉得自己胖,想减肥,就每天晚饭后在楼下跳绳,此为背景。
有天在跳绳的时候遇到一位老大叔,感觉比我爹还老,穿着保安服,走过来,盯着我,看着我跳,脸上还带着微笑,我被看的浑身不自在,就停下了。
他问我“小姑娘多大了?” 我说17。
他就开始夸我,夸我长得好看,跳绳一蹦一跳看起来充满活力真可爱等等…
我全程尴尬,也特别不好意思,他继续说看到我想起她闺女了,闺女常年在外上学,家里就他一个。听到这儿我开始同情他了,觉得这位老大叔真的很不容易很可怜。
然后他继续,问我能不能和他交个朋友,还强调了时下流行的“忘年交”,虽然听前面的我有些同情他,但是听到跟他交朋友,我还是深深的膈应一下,我也不好意思say no,就尴尬的笑。
他又继续说:“咱俩做朋友,你别跟你爸爸妈妈说,这是只属于我们俩的秘密,有空我们可以一起去玩,去逛逛公园啊看看电影都行,你没零花钱了给我说,我给你零花钱花”。
我说:“我上课呢,平时很忙,没有什么时间,我爸妈给我的零花钱也够花”。
他说:“平时忙可以周末啊,周末出去我带你去逛逛”。
我对他尴尬的一笑说:“我周末要补课”,此时内心极度崩溃,特别渴望我妈能正好下楼救我,我的性格有点软弱,不太敢正面拒绝别人。
他又继续说:“留下你的手机号吧”说著掏出了他的手机,我说不好意思我没带手机,他说:“没事,你说就行了,我回去给你打”,我就给他报我电话,故意报错了一个数字,输完后他直接拨通了.. 边播边扫视我,我裤子口袋的手机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他说:“你看你带手机了,还骗我”。
我露馅了,内心超级紧张,就装不是故意“诶,带了啊,我忘了”说着我看了眼他的手机,然后装不经意,纠正了刚才我故意报错的数字,嗯,这次拨通我手机了。
有点害怕,满脑子都是赶快拉黑他,等下赶紧告诉我爸妈,拉黑你拉黑你拉黑你!
然后他可能准备要走了,走之前还问我晚上有没有时间,非要晚上带我出去散步,我说我晚上还有作业要做,没时间。不死心的老东西说,那握个手吧,说著把手伸出来了,我犹犹豫豫充满恶心的哆嗦着手,他拉过去,还亲了我手一口,结束这一系列恶心的行为,他走了。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上楼,好好洗了个手,然后把这事情告诉我妈,接着立马拉黑他的电话,我妈把这事告诉我爸,我爸非要找人打他,我怕出事儿,就劝下了。
后面有天早上我去上学,我阿公习惯早上送我到车站,我阿么习惯扒著窗户目送我消失在她的视线,那天竟然发现有个黑影尾随我,根据我阿么的描述,大概十有八九是那个猥琐老大叔,阿么吓得一段日子日夜担忧,我爸就每天接我上下学,过了好一段日子,才把这段风波过去。


这就是昵称:

你哪个身体部位最重要?

一般人都会回答:大脑。

那么,是谁告诉你的?

是大脑

——————————————————

重大消息,模拟生物已经知道了自己是模拟生物。

—————————————————

“亲爱的阿道夫,十分遗憾,我们艺术学院无法录取你”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