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細思恐極的短故事?

問題描述:看到好多朋友分享了靈異故事,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無奈呀 還有評論和回答里好多人認真且執著地解釋著「盲人也有光感啊blahblah」,我也很絕望啊【別再解釋「盲人有光感」 「開燈為你考慮」了】 還是希望能看到更多 【細思恐極】的【小】的故事 【最好非靈異】 —————————————————————————————比如這種:我有個盲人朋友,每次到他家做客,總有一種異樣的感覺揮之不去,卻又說不出是哪裡不對。直到那一…
, , , ,
左靠譜:


圖片來自微博@妖妖小精


不老神話:

逛Aorqu這么久,也看過這個題目下的很多答案,思前想後(因為文筆不好,怕寫的前因不搭後果),決定寫下我在Aorqu的第一個手打答案!
我學歷很低,只有國中畢業。因為念書的時候迷上了電玩遊戲,故從初二開始成績就一落千丈。導致我最後中考的時候名落孫山!
畢業後無所事事,一來年紀還小隻有16歲,二來家裡條件也確是很不好,實在無力支付我自費高中或其它職教類學校的學費,我便成天待在遊戲廳里打電動,確切的說是看別人打電動,因為實在是沒有錢去買那一塊錢4枚的「幣子」!當然,偶爾也會有小夥伴很大方,會給我一兩枚讓我來玩!
有天,我跟一個夥伴玩了半天後一起回家,路上他邀我去他家,想想自己回家也無事,便隨之!
我們都是農村的孩子,家裡住的都是那種平房或瓦房,一般的都在房正門的左右兩側開兩扇窗戶。到他家以後我只見他熟練的打開靠門鎖那一側的窗戶,手伸進去一下就開了門,見他家裡沒人,我便問他,「你家裡人出門就這樣啊?鎖門不鎖窗,這不是毫無意義嗎?」
他回答我,「家裡本來也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而且左右鄰居家都一直有人在,沒事,不怕!」
說著便引我進屋,我剛坐下,他便轉身拉開了電視櫃的一個抽屜,拿出幾元錢遞給我說,「你跑一下吧,去買兩袋方便麵,兩根腸,我倆煮點面吃吧!」
我接過錢說,行,心裡卻是一驚,「他有這么多零花錢呢!!」他拿錢的時候我眼角剛好瞟到抽屜里散落著好幾張十塊和五塊的紙幣,好像還有幾張一塊的紙幣和幾枚一塊的硬幣!
在他家吃過以後我便回家了,一路上心思就活了!
「怪不得在遊戲廳的時候他手裡幣子總是不斷,原來他爸媽給他這么多零花錢,他家裡也不是很有錢,是他爸媽給的嗎? 管他呢! 我要是有這么多零花錢就好了,不需要這么多,只要十塊就夠我在遊戲廳玩好幾天了,不,只要五塊也夠我玩了,那種在旁邊看別人玩,自己乾著急卻沒有錢買幣子的滋味,實在是太不好受了。他有這么多零花錢,能借給我五塊就好了。嗯,借了還是要還的,我可沒有錢還給他,我爸媽也絕對不可能一次性給我五塊錢讓我零花,一點點攢?沒等攢夠早就買幣子玩了。看來不能跟他借!等下,他家是不是總沒人? 那道形同擺設的門和窗!我若是悄悄地只拿走他五塊錢,他應該是不會察覺的吧!! 不行,他說左右鄰居家裡是常有人的,要是被發現就完了! 大概也沒問題,我只要說我來他家找他玩就好了,誰能懷疑我是來偷東西呢? 偷?不行,我怎麼能偷呢?很小時候我媽就教育我,『人窮志不窮』 我咋能幹這種事?嗯,不行!!!絕對不行!可是沒有錢買幣子玩,啥時候能才學會八神的必殺技連招?啥時候才能把遊戲里的每個人物都體驗都玩到?嗯,我只做這一次,就一次!! 」
第二天上午,我特意選了上午這個時間,這個時間他家裡應該沒人的,他爸媽上班,他也早該跑出去玩了。 我不禁也佩服自己的心思縝密,畢竟這不是很光彩的事,如果事情敗露那對我來說影響就太大了,我也就沒有臉在面對我的小夥伴了!所以我必須要小心小心再小心,謹慎謹慎再謹慎!
我在街頭轉了好久,由於街上不斷有行人走動,所以我一直沒敢進一步行動,只是在遠遠的觀望,拖得太久,沒辦法我只能放棄了這次機會,只能等明天上午再挑時間來執行我的計劃!
沒能等到明天,我中午吃過飯以後又忍不住想起遊戲對我的誘惑,再一次行動!這一次也不管街上有沒有人了,我只看沒人注意我,便悄悄地溜進他家院子里,趴窗戶一看,家裡確實沒人,正準備動手,不巧這時正好聽見隔壁院子里有人說話,我極度心虛,雖然知道即使被人看見我,也不可能立即斷定我是來偷東西的,但也沒有敢動手去打開那扇關乎我命運的窗戶。只得灰溜溜地跑了!
可能是因為太刺激了,也可能是因為我跑的太快了,寒冷的12月我竟出了一身冷汗!
到家以後我一直在思索今天的行為,真是讓我心驚膽顫,也不住罵自己沒出息,就差那麼一點就得手了,卻臨陣脫逃了!明明沒人看得見我的……
晚上躺床上無聊,隨手翻起關門時在大門縫里夾著的男科醫院廣告雜志,我在最後一頁看到了這樣一則笑話
大致是這樣。
「縣官讓偷牛者和偷針者一起遊街,
偷針者很不屑也很委屈,手舉著偷的那根針,尖聲道『我只是偷了一根針,就讓我同這個偷牛的賊一同遊街,這對我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偷牛的冷哼一聲道,『嚷什麼,當初我也只是偷了一根針』 !」

如何優雅的打敗一隻啄人的大公雞!!希望你能喜歡!

如何優雅地打敗一隻啄人的大公雞?​图标


ShimmyHe:

童年時候特別特別要好的玩伴,鄰居,小夥伴,要好到恨不得天天吃喝拉撒都要在一起的那種,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搬家、拆遷、上學,隨著成長全部憑空消失在了時間的灰塵里不留一點痕跡。

那時候沒有手機沒有電腦,沒有qq微信,沒有任何聯系方法,也不知道他們還在嗎?還在嗎?在嗎?嗎?

我前兩天突然想起我二十多年前的鄰居,小時候幾乎天天混在一起。我問我媽:」你還記得那誰誰誰家嗎?」 我媽說:」當然記得,你那時候天天去他家玩,兩人要好的不得了。」 」你說他們現在怎麼樣了呢?」 「真不知道誒……」

兒時純粹親密的小夥伴,就這樣莫名憑空消失了……你都完全不知道他們是生是死……


有名用戶:

「爸爸,這個世界上有沒有鬼啊?」
「兒子,別亂想,沒有那種東西的。」
「可是保姆和我說有啊。」
爸爸臉色瞬間陰沉下來。
「兒子,我想我們該離開這里了」
「爸爸,為什麼?」
「我們家沒有保姆!」


邢二狗:

在我的粉絲群里發生了一件小事。
在群里相聊甚歡的時候,說要去找女粉絲去玩,女粉絲就開玩笑的說 「反正你又不知道我是哪裡的~」

結果3秒過後,男粉絲直接在群里發出了女粉絲大學的名字。

女粉絲說了一句卧槽就直接退群了。

男粉絲事後和我道歉,沒想到這個玩笑開大了。我也知他並無惡意,也去找那個女粉絲道歉說明了情況,但是女粉絲再也不加群了。

阿西吧,可憐我本就為數不多的女粉啊!!

但我就比較好奇。他是怎麼知道她的大學的,還有其他一些個人資訊?難不成他是個黑客?

結果他說。

「沒有啊,我就是拿她qq號在百度里搜索了一下…」

細思極恐。

我們到底在網路上暴露了多少個人資訊?得到一個人的資訊竟然如此簡單?

事後我也把我的qq號放到百度上搜索了下…發現我的國中、高中都在上面…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資訊…
別人想得到,真的是太容易了。

之前看過一個國外的視訊。
一個人偽裝成算命大師,隨機邀請路人進大棚里算命。「大師」只需要隨便看看路人的手掌,馬上就能精準的爆出一系列資訊。

「你有幾個孩子,養了一條什麼樣的狗,你什麼時候買的車,車是什麼牌子。」

這還是初級的。

過了一會還能爆出路人的銀行卡號,甚至一些更私密的資訊。

凡是被測試的路人無不大吃一驚。信以為神。

最後,「大師」自己揭開了謎底。在他的身後是幾台電腦,電腦上的界面都是路人的各個社交軟體主頁…

即便不需要黑客或者個別特殊手段,我們在各個社交平台上暴露的資訊也足夠多。
希望大家也能夠引以為戒,別把一些重要的資訊公布到網上。住址啊手機號啊微信號啊銀行卡號啊等等…

雖然如此,但在這場網路資訊戰的洪流下,我們的個人資訊也毫無隱藏,我們的努力,也如螳臂當車。

6.24更新
發現有的人真的是不懟不行,你搜不到就搜不到,那就祝賀你唄
關鍵你說搜不到,說我騙人,說我編故事,說我鬼話連篇什麼鬼?

是不是事實,你敢跟我賭5塊的么?嗯?
開玩笑~賭100萬也行啊我是怕你輸不起哇。

就是更加細思極恐的是,就是有些人真的瞎jb說不要負責任的。我懟回去估計還得噴我沒貭素…

那怎麼樣呢
那我還是得懟
不然你以為你贏了呢。


hoshi:

忘了在哪裡看到的。
"酒店貓眼是反的"


端木賜:

大約在20世紀20年代,有個小女孩和阿么一起去鄰村吃席,天黑了才回家。

路過一片小樹林的時候,小女孩突然看見路邊草叢裡有兩點光一閃。她就問阿么那是什麼,阿么牽著她說:別往那裡看,走你的路。

到家了,小女孩還是很好奇,纏著阿么繼續問。阿么說:那是老虎的眼睛。

這個小女孩就是我媽媽的阿么。

我小時候聽媽媽講這個故事的時候只是覺得很傳奇以及很惋惜現在華南虎都快滅絕了,現在想想真特么恐怖,當年那隻大蟲一念之差,也許就永遠不會有我存在了。


芋米糕:

聯考前,朋友說她媽媽買了好多鉛筆給她,她用不了,說給我幾支,這樣我就不用買了,就是那種2B鉛筆,填答題卡用的,我欣然接受了

聯考結束後,聽說她和她家人每天都很忙,因為教育局那邊通知說,不知道為什麼她所有答題卡都掃不出答案

我想這世界上除了她和她家人,只有我知道為什麼吧,因為在聯考前一天,我發現我那幾支鉛筆上有很多小孔,像是被人用圓規扎過,我覺得不好看,但是扔掉又可惜,所以悄悄放回了她筆袋裡

後續是省上教育系統採用人工閱卷方式為她解決了這個問題,她沒說她到底考了多少分,上了什麼學校,總之我們之間什麼都沒發生就漸行漸遠了

其實從一開始我就覺得那幾個小孔很奇怪,如果那天,她筆袋裡那幾支筆也有小孔就好了,我也不會覺得自己很恐怖很可怕

可惜沒有

真實故事,非虛構,不接受抬杠

答案掃描不出來是因為筆芯不是正規2B芯,也就意味著鉛筆是假的

感謝Aorqu,我想我找到了真相

就這樣吧,與我與她都是最好 ~ 一個有點尷尬的誤會 ╮(︶﹏︶)╭ 我們都以為對方要害自己,或許正如這位親所說,那些筆都有問題!至於圓規扎過的小孔,也許是劣質產品呢,也許是圓規成精了,總之,讓這個故事隨風吧 ~

這條答案不再更新,謝謝大家點贊啦

關於小孔,我想破腦袋也想不出原因,不過現在我已經不會去琢磨了

如圖所示,我們當時用的就是這樣的鉛筆,其實小孔是很難發現的,因為扎在有字的那一面,很少有人會去仔細看,也就我這種閑得蛋疼的……

她不再跟我聯系,因為她覺得是我在搗鬼,畢竟聯考前那段時間我們在一起複習來著

世事無常,如果沒有這幾支筆,我們現在應該還是好朋友吧

評論已關,謝謝大家點贊!


hero運動啦:

這件事也不算細思極恐,但是算比較巧合。

國中時,我和A、B三個人是好朋友。有天他倆約我去爬山,因為家裡有事,我推了。於是同學A跟同學B相伴一起去。

山不是什麼旅遊勝地,就是一個土山,附近的村民在上面種些果樹,春秋時節附近的市民偶爾去郊遊。因為附近是村落,村裡的人去世,都是就近葬在山上,所以這座山七零八落的總有些大大小小的墳頭。

A、B在上山時,在半山腰看到了一座孤零零的墳,沒有墓碑,就像北方農村大部分的墳頭一樣,墳頭上面蓋著一塊石頭。本來都要經過了,A忽然福至心靈,跟B說想采些花獻到墳前,B也欣然同意,於是倆人在附近摘了些野花,紮成一束,擺在墳前。然後動身繼續往上爬。

爬山的過程比較順利,中午前到達山頂,吃過午餐,玩了一陣,下午就準備下山。但是下山時,她們迷路了。繞來繞去的,眼前的景物都差不多,那些樹、那些石頭、那些墳,感覺像在繞圈子。眼看傍晚,天快黑了,兩個人都有點害怕了。後來不知怎麼的,兩個人走到了一個墳頭,墳頭前立著一束花,憑借這個標記,他們總算慢慢摸索著找到了回去的路,順利在天黑前下了山。

事後A、B講給我聽的時候,都覺得,幸好當時給墳頭獻了花,不然兩個人想順利下山,估計要費些功夫了,如果到了晚上,路會更難找,兩個小姑娘,也許會發生什麼意外也說不定。瞬間的靈機一動也好,善念也罷,總之,還是挺玄妙的。


劉小歪:

說一個真實的事情。
我一個朋友能看到亂七八糟的東西,用他的話來說,是沒有人的模樣但是有半透明的影子之類的。
他跟我說過一個特別恐怖的事情,我半夜想起來就睡不著…這件事我跟其他朋友驗證過,人確實是莫名其妙的死了。
我朋友稱作a,另外一個a的朋友稱為b。
當時ab是很好的朋友,都是體校畢業的,倆人都喜歡踢足球,有一次b踢完足球回家,發現家裡鑰匙沒有帶,就打算從平台翻過去,b家住四樓,他以前經常翻平台到家裡去,可是那天他翻平台的時候居然掉下去摔死了,a死活不信憑借b的身手能從那個地方能掉下來,這事不了了之。
過了幾天,a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變成了b的視角,看到一個男人把自己的手從窗檯掰下去,但是那個男人是誰a也不知道。
這事我問過我們相識的幾個朋友,大家都說是真的,並且那幾個朋友說b不太可能會摔下來,而且是在四樓,摔下來也不至於摔死吧。
OK,講完了!我朋友a身上還發生過一些詭異的事情,以後有機會再說。


匿名用戶:

樓主女。
兩個月前搬了新家。

某一天在家樓下碰到房東(男),房東照常很熱清得打招呼說:「吃飯了沒啊?」

我:「吃過了呀,下樓買點東西。」

房東:「那麼巧,哈哈,為什麼你洗澡怎麼會邊洗邊跳舞啊?」

然後我呆了幾秒:

房東:

回去後我在浴室找到了攝像頭。

——————————————————————————

1.大家說這個故事不是真的,其實是真的。並且故事是發生在兩年前,受害者是我的閨蜜,那會兒我們剛畢業,閨蜜是一個人租房住,我以第一人稱陳述出來方便大家理解;

2.有人說房東智商太低,難以置信的低,我也不明白當時房東是幸災樂禍還是怎麼樣,我相信這個方面的問題,學心理學的同學可以解釋一下;

3.加表情包我也是想更形象一點,而且也想表現出是個段子的樣子讓大家「細思極恐」一下就好,大家看成是段子也無妨;

4.報警了嗎?當然是報警了,因為我住的地方離她不遠,當天晚上陪她一直處理到凌晨五點,我第一次進派出所就是因為這事。我也不懂當時那個派出所是不是護著房東是本地人,他們給我們的解釋是「證據不足」,最後賠了一點錢就完事了(我們當時真的太傻太年輕)。

5.女孩子注意保護好自己。

6.這是個段子,散了。


小明可能是位詩人:

2015年年初做的全年計劃,發現現在還能用,一字不用改。
2014年年初做的全年計劃,發現現在還能用,一字不用改。
2013年年初做的全年計劃,發現現在還能用,一字不用改。
………………..


貓神:

一.

室友的鬧鍾每天凌晨三點響起,吵得人睡不好覺

我實在忍受不了

勒令他以後關了這瘋狂的鬧鍾

室友一臉驚訝:"我根本就沒設鬧鍾!」

室友這置身事外的表情恨的我咬牙切齒

第二天我氣憤地和同事談到室友不知羞恥

同事一臉驚訝:「你不是一直都是一個人住嗎?」

二.

最近睡覺時總能聽到地板上載來彈珠掉落的聲音

朋友笑我沒有常識

這是因為鋼筋和水泥的熱膨脹係數不同

晝夜溫度變化就會有這種聲音

半夜驚醒,可是這聲音也太像了

我趴向床底想要探個究竟

只見一個男孩手裡拿著一顆滴血的眼珠

你在找這個嗎?

三.

最近網上瘋傳

凌晨時你如果看見一隻黑貓

直視它的眼睛

你就會時來運轉

身邊的朋友都說相當靈驗

我看著不遠處的那兩點綠光

再過兩秒鐘就到凌晨了

我突然感覺腦子一陣眩暈

不一會兒

只聽前方傳來異常熟悉的聲音

這回終於輪到我做人了

四.

第一次去女朋友家,心裡很緊張,不停得跟基友發資訊。

「你在哪呢?」基友問道。

「候縣。」我答。

「別鬧,那兒不可能有人!」

「你才別鬧,我現在就在我女朋友家,可熱鬧了。」

「真沒鬧……候縣五年前發生瘟疫,人早就死光了……」

我抬起頭,看見所有人都在向我招手。

六.

我家後山的小樹林里有一個小房子,父親從不讓我去那裡,他說那裡有一個專門蠱惑人心的老巫婆,我的母親就是被她害死的。

十八歲的前一天,我終於鼓起勇氣走向那幢小房子,我馬上就是個成年人了,我要向父親證明我不再是那個會輕易被妖言蠱惑的小孩子。

巫婆看起來比想像中慈祥,只是房子里孤零零的只有她一個人,顯得分外冷清。

問及她為何獨居在這山中時,她突然就哭了起來。

「我在等我兒子……」

「你兒子?」

「山下那房子原來是我的家,那畜生十五年前想要殺我……我當時跑得急……竟把三歲的兒子落在了家裡……」

七.

最近家裡的電視機好像發生了故障

半夜總是發出一些奇怪的話語

「老張,你一個人多少年了,你孩子都不過來陪你啊?」

或許是我沒睡醒還是聽錯了

那分明是我已故的父親的聲音

然而幾天之後我又聽到了那奇怪的聲音

「嘿嘿,老徐,我兒子今兒晚上就過來。」

半夜我被人群的吵鬧聲驚醒

出門一看

只見父親的故友老張家裡正冒著滾滾濃煙

八.

「我從來沒見過鬼,我才不相信世界上有鬼這種鬼話!」

「那你看到過月(自)球(己)的背面嗎?」

九.

「能給我一張你的照片嗎?」

我偷偷一笑,這小妞肯定對我有意思。

我拍了張自拍,發了過去、

」輪到你了。「我笑道。

發來的照片赫然就是我剛剛發去的那張自拍。

十.

下班路上看到一條新聞

一名輕生男子站在十三樓的窗戶外欲跳樓

坐標正好是我所在的那幢大樓

就跟我差一層樓,真是世事無常

回到小區發現事情已經結束了

聽說跳樓者最後被勸了回去

一如往常,按了十四樓的電梯,打開房門

我心裡突然湧出一個念頭——這幢樓根本就沒有第十三樓

十一.

最近總感覺家裡的東西被人翻過了

為此我特地買了一套監視設備

安裝起來卻費了我不少力氣

打開電視

好在畫面看起來似乎沒什麼問題

正欲出門

只見熒幕上自己拿著一套監視設備走進了門

(於 8.24 凌晨更新)

想看更多的故事?點贊告訴我


王若楓:

原答案刪去了,因為原答案里有一句擔憂:

5、會不會有罪犯看了那個部落格或我的這個回答,反而學會了負隅頑抗的技巧從而逃避處罰?

某朋友在評論區也提到了同樣的擔憂。

我覺得這朋友說得對,還是刪了好。


鳩爾:

我媽媽口述,她年輕的時候做夢,夢到在晚上獨身一人騎機車回家,當時還下著大雨。有個人在往回走,看到我媽後對我媽說前面過不去,我媽沒聽,依舊向前騎,結果陷在泥裡面了,我媽還看到路旁的樹林裡面好像有鬼火,她當時特別害怕,就拚命把機車推了出來原路返回,途中遇到一個騎著機車的女人,我媽好心告訴她前面過不去,她沒聽。夢完。

關鍵是,若干年後我媽媽在晚上下班回家的時候,發生了和夢一模一樣的事。


無意義:

這件事對你們各位看官來說聽上去不驚悚,但對我來說已經夠後怕的。

我媽跟我講,在我特別小的時候(也就一歲左右,當時我完全沒印象)她曾經帶我去趕集,當時她的錢包被人偷了,我坐在她單車後面安的兒童座椅上(當時這種東西挺普遍的,隨便一個修車子的店就能安),當時就有幾個老人看我媽特著急在找東西就問她怎麼了,我媽也就把事情告訴他們了,然後他們就慫恿我媽去追小偷,他們幫我媽看孩子(也就是我),後來我媽想了想覺得追不回來了也就沒去。
等到回了家之後我媽把這事跟親戚朋友一念叨,朋友就說:「幸虧你沒去,那個集市上凈是人販子,搞不好等你回來孩子就沒了。」把我媽嚇得一身冷汗。
現在想想當時如果我媽要是去追那個小偷,我沒准已經在窮鄉僻壤嫁給一個男人當老婆,然後看著自己的四五個孩子了。


Edddddie:

被告人鄧傑威,因涉嫌犯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計算機資訊系統程序、工具罪被逮捕,被告人鄧傑威在其家裡通過手提電腦創建網站出售「飛越SS」扶牆上網代理軟體賬戶,獲利1萬被判刑九個月。

希望未來不會沿著這個新聞折射的方向發展,世界這么大,還想去看看。


三瞎:

我ball ball各位大佬了,你們都看過原結局好吧,就我沒看過,這就是我合計出來的,別來杠我了。你們那些一直評論原結局怎樣怎樣的煩不煩啊,要不要給你們建個群啊。這是我看到的釜山行,我倆眼睛在熒幕上看到的釜山行,你們說的那個和我半毛錢關系都沒有

說一個吧
前一段時間,有個挺火的韓國電影
《釜山行》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電影最後的一個細節
歷經劫難後
原來列車上的乘客
只剩下一個懷著孕的女人和一個小女孩
這兩個人走進一個黑漆漆的涵洞
被另一端的士兵錯當成了喪屍
在扣動扳機前一瞬間
小女孩唱起了歌
最終兩人被救
但細想起來
其實兩個人做的是自殺的行為
因為你想啊
前面情節有表現過
喪屍在黑暗中看不見
但是聽覺異常靈敏
此時在涵洞中
一個孕婦,一個小孩
可以說是一點戰鬥力都沒有
而在不知道裡面有沒有喪屍的情況下
唱起了歌
無疑就是想把喪屍吸引過來
結束這噩夢

不知道會不會有小可愛翻到我這篇答案呀
留個贊唄

可能每個人get到的恐懼的點不一樣吧,反正我覺得這個細節越想越覺得揪心。評論里,你們說的都有道理,我就不一一回復了。


東京小嬌嬌:

讓我想到我國中時發生的一件事,那是在一個悶熱的夏季,爸媽去姥姥家串門兒留我一個人在家,當年的我典型的宅女帶著耳機開著超大音量就開始打遊戲,大家知道玩兒遊戲的時候人的精神力是有多集中恐怕後面有個人蹦出來都不會察覺吧,打著遊戲時間過的也是飛快不一會兒爸媽就回來了,當時爸媽進門眼神不太對我過去一看發現我家大鐵門被人撬了一半,是用工具敲到門變形差不多能從外面鑽進來一個小孩子的縫隙,當時果斷就報警處理了,過了一段兒時間這伙盜賊又竄到了別的小區作案被警察抓了,聽警察說他們這伙兒人手裡都有命案…

這伙兒人是蹲了我家好幾天才行動的,那天以為我家三口人一起出去才決定犯案的…如果當時我爸媽不早那麼幾分鐘回來可能這世界上又少了一個長得好看又會寫Aorqu的人了

發表迴響